但是一樣冷。

  總之,老師在白板上寫了某些意象化的東西,然後看著我們說:「這個東西,你們是不是認為應該用黃色的底、黑色的筆來寫才對?」當下我們沒一個人聽得懂,難得他老人家開始解釋:「就有時候,人家大門前都會貼一張黃色的、用黑色筆寫上的,嘿嘿。」

  符紙。當他講「門上貼著」我就瞭解他想說的是:「我白板上寫的這些,你們一定認為是鬼畫符吧!」

  這彎拐的真的好遠啊……我可是很專心想等他的解釋,結果他先花個幾分鐘講笑話。(菸)

  不過他後來就開始認真了啦,提到了事件研究法對某些公司玩弄自家股票的步路的揭露性等等。是說,商情預測是我這學期修的課中唯一真正聽到東西的課。知識管理多少也聽得到一些有趣的案例,但管理個案對我來說一直都很乏味,因為那些東西差不多都是「聽完就算了」,不是每間公司、每件事情都能利用該個案進行典範轉移,行銷管理更不用講,這些管理學門的東西都有這樣的缺點:太好懂又太容易想像,要得到那種「體會」和「升級」的感觸相對的就太難。
  至於資訊管理,林老師似乎有意思要提到資料庫智慧和系統導入等等的議題,但上課內容滿滿的是系統名詞和資料庫邏輯,這種東西學起來只能拿來唬人,一點效用也沒有,聽得很痛苦(決定聽從柚子學長[其實是同學吧?]的建議:帶翻譯小說進去啃);多準則在進入數學模型之前都和大學學過的有太多相近性,截目前為止我都還把它當多變量來理解。

  所以,今天賢賢在Meeting時問我:「研究所和大學很不一樣吧?」的時候,我沒辦法說出同意的話。我還在把研究所當大學來過。可能,研究所要看的「補充」資料和大學比起是多了些,但儘管看的東西不同,學的東西和得到的成果沒兩樣的話……但也可能是,我大學時過的就是近於研究生的生活,才對研究所的生活這麼習慣?畢竟,放眼周邊同儕,到底誰會為了學期報告這種東西發過近千份的問卷、用李克特量表做市調、靠SPSS跑過多變量?(大概只有安哥吧……)

  我不畏懼商情將來要跑的RAT和ARIMA(總覺得和SAS很像,就寫程式等結果、看圖解說然後再跑),老師提的東西我也算聽得懂,在真正的「作業」下來之前,大概就像賢賢說的,我會繼續「無憂無慮」一段時間。

  ……我只希望行銷快點分組定題目。(遠目)不過沒關係,大家春假先好好玩吧,相信大家玩夠了就會回來工作了。是說其他人到底還修了什麼課,怎麼一副很忙的樣子呢?……真的是我太悠哉了?(驚)

  啊,還有,今天聽到我還不能「被登記為研究生」之類的事情,因為我在體制上還是「下一屆」的學生,所以就算報到了,好像也不能請指導老師簽單之類的。基本上對我沒什麼影響,反正工作還是照做(反正也還沒什麼工作),只是賢賢這學期不管怎麼帶我都是做白工。(笑)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