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問我要不要念博士,認為我這個人待學術界是很適合的,有驕傲、有敏感、有自由度需求。
  然後發現原來時主任會關心我,是因為他把我「視如己出」。對不起我沒有想走決策線,我還是奔進行銷線裡了。

  然後,跟欣樺學姐講的一樣,Meeting完就有題目了。之前那個根本看不懂的題目,因為資訊型實體商品的存在度在台灣尚屬疲弱(有花錢買MP3檔的舉手?花錢買電子書檔的舉手?另外是老子不喜歡網路遊戲所以不討論),最後回歸「某人很宅」的這個關鍵因素,以部落格為研究主體。所以終於有研究功課了。

  和老師聊天兩個小時,結果把很想研究的「資訊型實體商品」與「消費者分享行為帶來的體制破壞」這樣的議題,改為普通的商業模式建構。一如詹執行長那天說的,進了研究所做的研究,和研究計畫上所寫的根本不一樣。在E-mail聊天過程中,本以為終於有機會對這方面做個通透的研究,結果還是沒得玩。
  原因和我自己知道的一樣:這個市場、產業、模式都還不成熟,不是碩士論文能寫的東西。因為沒有模式,分享者的行為又太心理太社會學,不適合管科所也不適合碩班生。

  我都知道,在討論前、討論中都清楚的知道,討論後對此的理解又更是深刻,但我還是覺得心情複雜。

  個性、網路與行為,幸好最後還沒離開這些。

--

  另外,我要講我范統式的人生。怎麼說?就是,以前被我丟掉、怎麼也不想用、不想要的東西,一個個地都跑回來了。范統只有一個武術一只拖把,我是每一個都跑回來了。

  我進五專時喊著不想唸大學,但最後我進了大學;我唸大學時說不想唸研究所,但結果我以正取第一位的可怕位置推甄錄取還早畢早入;我在選課時想逃避掉所有的行銷課,但最後我的研究方向卻是行銷線;我寫研究計畫時表示了我不太想做資料探勘想走多變量,但Meeting完就確定要以資料探勘為研究方法了。明明老師有幫我設計多變量式的題目的,但因為前面說過的原因被我們兩個共同否決了,然後我還自己覺得資料探勘的題目很有趣。
  另外,我之前做過覺得很無意義的ISG要求的「網路資訊提供平台之研究」,現在又跑回來成為我的研究主體,我下星期的功課就是交出「各學派對網路媒體的定義與其分類」;然後,根據這個主題,我很不喜歡的BBS(PTT),好像我無論如何都要接觸它、使用它、沉迷它、研究它了。
  還有,我昨天才在課堂說「Web 2.0沒有一定的商業模式,因為這只是生活型態的延展」,今天就決定要在這個生活型態中找到一個商業模式。

  --把俗語當真的話,我的兩隻腳一定都是嚴重的複雜性骨折。

  我唯一該慶幸的,就是范統覺得武術是他的剋星、拖把是他的噩夢,而我目前為止還算很開心。

--

  時主任那裡很令人擔憂。賢賢在聽到我有修多準則後這麼說:「通常修他的課的都是他自己的研究生,」也難怪會視如己出,或者:「把想帶來當自己的研究生的學生拉去上自己的課。」

  我是被時主任拉去的沒錯。但我以為那是因為開班人數太少。

  「他有沒有常對妳笑呢?」

  他對每個人都笑。因為人數少(六個人而已)

  「他有沒有常問你問題呢?」

  ……是之前那個「……(沖走)」嗎?我以為這是因為人數少而我又是唯一一個大學部直升的……咦,咦,咦?

  「賢賢救我--」
  「不要供出我喔,妳就說妳進來之前就已經有研究方向和研究目標了這樣就好了。

  當然我不是這樣喊的,但老師是真的這麼說的。

  唉唷喂呀。

--

  博士那裡。雖然老師只是根據學生對未來的規劃來決定碩士論文的內容方向才問的,但那些話他也真的有說。另外還說了一些讓人聽了很爽也很害羞也搞不清楚是真是假的好話。

  他說了有趣的東西:「你對整體的東西想的很多,相較之下,對自己的事情就想的比較少了。」

  我其實對自己的事情也想得很多,就因為想得太多了才決定放棄不想的。這個我沒對老師說。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