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朋友談論了她彷彿待在瀑布底下的感動經驗,我本來很難意會,畢竟我是個很不受教的傢伙;但今天,我對那種感覺有了親身的體會與體悟。

  主任:「我放上網的資料你看過了嗎?」
  我:「還、還沒……」
  主任:「搞什麼啊,你現在是研究生了,不是大學生了呀!」

  ……(沖走)

  然後,主任還問了我一些問題說「要看看我有沒有用心」,我知道答案在哪裡但我答不出來。所以我說我顯然沒有用心。

  我在想,如果接瀑布水的杯子要讓我來選擇,大概會比德●奈漱口水的瓶蓋杯還小吧。

  這篇是來亂的。(菸)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你朋友
  • 我說的才不是這個啦──!

    雖然想把你一腳踹飛,但我還是很不爭氣的笑了,
    想必是你那篇向消基會買麵包的逗趣發言的餘韻(藉口)

    不過我完全無法理解你究竟是被什麼東西沖走的說實在,
    要一個當研究生沒幾個月的學子立刻擺脫大學思考模式,
    似乎有點太嚴苛,對象如果是你也許剛剛好吧?(笑)
  •   幹麻這樣,我很認真啊。XD(好啦我承認我有惡搞的意思……一半一半吧?XDD)
      把我沖走的是主任的愛和關心。你知道,我就只把主任當主任,想不到他把我當他家的學生。
      神的愛(對我來說)是包容與機會,會被沖走大概是被開悟到吧;主任的愛可能是一種要求,會被沖走是因為無法達到。當然這可能也是機會只是我沒把握到。
      想想看,光是主任的關愛就把我沖走了,遇到你那萌死人的阿爸……我大概真的只能拿德●奈漱口水的瓶蓋杯接吧。

      對象是我沒有很剛好啊,我連養自己都懶,何況去看他那堆英文資料。(死)

      麵包那裏很好笑吧?XD 消基會真愛開玩笑。(搧風)
      如果真的有三元麵包,我一定買來當存糧,要我每天吃菠蘿是可以的!(振奮)

    LTMLin 於 2009/03/09 0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