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是因為我逛街的習性,滿常聽到有人抱怨基地翻譯不好、尖端翻譯不好,我自己也曾抱怨過《4teen》編輯上的嚴重疏失(角色譯名前後不一),但我從沒想過,我會在一般文學小說上感受到這點。

  大約上個星期,《最後一場畫展》(Notes from an exhibition,派屈克.蓋爾)貨到,當時為了測試該書能提起我多少興趣,而在臨睡前翻閱第一章,但直至今天才開始正式「閱讀」它。非常不愉快,不時會有看了很不舒服的句子。沒辦法立刻理解,或者不曉得寫出來幹麻的句子。
  因為這本書的敘述手法並不藝術,只是談論故事,所以要說那些句子是作者的特色等等,太過牽強。儘管我本著「什麼都不在乎」的一貫精神來閱讀,最後我終於受不了了。

  有一句話是這樣,赫德利告訴哥哥嘉斐爾關於妹妹茉薇娜的消息:「幾個月前她又賣了芮秋一張生日卡片。」那位「芮秋」是他們的母親。這就是我覺得奇異的地方:女兒賣母親一張生日卡片?這是接濟的理由嗎?但那個芮秋哪會這麼拐彎?何況,就算茉薇娜真賣母親一張生日卡,遠在他方的赫德利怎麼會知道?
  看到下一頁,透過敘述中不經意的提示,我才知道茉薇娜應該是「把母親畫給她的生日卡賣給收藏家」。想通的這一瞬間,我的憤怒感連著前面幾個章節的窒礙,一起爆發了。

  我受夠了。三采文化可能是很不大的出版社,至少我之前似乎沒接觸這個出版社的書,但我會考慮把他放進拒絕往來戶。

  這是文藝小說耶!奇幻小說翻譯再差至少還有強烈的故事性、懸疑性和發展性彌補,尚可聲稱瑕不掩瑜,明明是文藝小說,譯者竟連一個句子的意涵都翻不出來,編輯在審閱的時候也和譯者一樣隨便看過去,然後靠著本書在國外的好評和一些我沒聽過的傢伙們的聯合推薦(對不起,應該是我孤陋寡聞)透過博客來煽情式的介紹文宣,就這麼把我騙了。千千萬萬個讀者(可能沒這麼多)都不會原諒這條供應鏈的。
  不管原著是否真如廣告裡說的那般感人,這本中文譯本實在很蹧蹋,糟蹋書也糟蹋讀者。

--

  這個譯者翻譯的其他書籍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穿條紋衣的男孩》以及《黑塔》。
  現在我很猶豫要不要看《黑塔》,我不想管羅蘭多麼吸引人,那個譯者讓我害怕。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