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說到哪?對了,咱們偉大的技術長、諾/貝/爾/獎得主(假的)(聽說加個斜線可以避免被Google到)李先生要和他同學參與義大利薄餅跨年派對,所以不跟我們這群人下山。總之,十點半,本公司餘下五名成員確實在圓形廣場集合,踩著克難坡,一路聊著走到淡水河畔去。當時天氣好的不得了,比稍早暖和些;應該說,只要雨停,溫度大概會差個兩、三度吧。淡水只要不下雨就很舒服。
  中途經過英專路,因為鼻子不通而把自己包得像穆斯林的CEO,奇妙地像個老人一樣東晃晃、西晃晃,我們這群「小孩」也奇妙地跟在他的屁股後面,一條馬路兩邊跑,一會兒看看關東煮、一會兒看看烤肉,最後每人買了一點烤肉攤的肉、CEO好像多買了一點包子、大家抱著滿手的章魚燒(咖哩口味的好吃!)坐到捷運站後頭廣場上看煙火。

  路過甜甜圈前面遇到奇妙的擁抱團,猶豫一陣子(另外花了很多時間說服唯二兩位男士趕、快、出、手[笑])後,我率先撲向其中一個可愛妹妹,把人家塞進懷裡抱緊緊順便關懷一下人家凍得跟冰棒沒兩樣的雙手;既然有我當了開路先鋒,另外兩外男士也拋下矜持(說得好像我很沒節操),分別和某個姊姊來個團圓抱抱。不過那位姐姐和CLO是舊識,兩人擁抱不知是否會很尷尬。然後我也抱了那位姐姐,大喊「新年快樂」後很嗨地離開。
  說真的,抱抱是件很舒服的事,擁抱對象是比自己小隻的軟綿綿生物時尤其。(所以我喜歡小熊布偶)

  在廣場前吃完章魚燒,CEO認為廣場上沒有活動,一定會錯過倒數,於是我們便起身沿著淡水河畔走。事實上我並不知道大家要走到哪裡,但反正玩玩鬧鬧,跟著走也沒差。期間財務長妹妹拿著相機拍了很多東西,大概是我們的背影、擁抱的照片、接連不斷的煙火之類的,嘻嘻哈哈間我發現個好東西:自助棉花糖。
  可以自己捲棉花糖耶!這輩子沒玩過!(笑)所以我丟了二十塊下去,捲出可比邱/毅/假/髮的一團棉花,完全沒有黏在棍子上

  棉花糖捲完、大家嘲笑一番後就扒一撮分著吃,吃到一半就到對面河堤邊等倒數,據CEO所言,什麼時候跨過年,看著八里就知道!所以我們就這樣一邊看著河岸一邊猛聊瞎叫,笑話別人的天燈順便討論續攤事宜。是說我去年也是在淡水河畔跨年,但今年不知為何就是有比較開心,也許是大家在一起的時間夠長、對彼此夠熟悉,但又沒有聊到沒話題的空閒吧?所以喧鬧程度很誇張,總覺得在我們前面的那對情侶內心一定不太開心。(笑)
  聊著聊著,我們左手邊,原本吃章魚燒的地方突然猛烈地炸開,接著對面也不甘寂寞地接連不斷地放砲,就在大家看著傻眼的一瞬間,婉柔同學大喊:啊!過了啦!!!
  什麼過了?剛才看時間不是說還有五分鐘、然後隔壁炸開的時候還說人家早放不是嗎?怎麼突然就過了?囧
  是說去年也是這樣,看著丁噹說要倒數,結果根本沒聽到什麼五、四、三、二、一--煙火就放出去了。半夜不睡覺跑來淡水河畔人擠人吹冷風還沒倒數到實在有夠瞎,唯一能做的補償就是自嗨倒數:五、四、三、二、一--呀!新年快樂!(好瞎)

  接下來是續攤時間。對於續攤要去哪裡,男人都提議要去打個麻將,但剩下三人對麻將都沒多少研究,突然我提:釣蝦吧!聽說TKU學生不能不做的三件事就是社團、麻將和釣蝦!(其實是眾說紛紜)比較起釣蝦和麻將,大夥兒對釣蝦的興趣也比較濃厚;搞半天,即使大家都知道淡江學生不可以沒去過釣蝦場,但在場的釣過蝦的也只有一人!

  決定了續攤地點,我們就沿著淡水老街繼續走,在釣娃娃機附近對機器裡的玩偶指指點點、在轉蛋店對有年分的卡通玩偶尖叫認名(限我和承達兩個宅叔),最後又走克難坡上山,一陸前往大忠釣蝦場,那時候也已經快凌晨兩點半了。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