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我沒有上班。(笑)

  今天(照大培的話,只要我人還沒睡,就仍是「今天」!)和我家水主上Tasty共進晚餐,好久好久以前,從我研究所放榜開始便說好的要請我客當慶祝的那餐。中途說了一些糟糕事(?)和感覺上很令人討厭的事,嗯,加油,然後我覺得亞美喋和馬帝克達塞其實也是個好名字(住手!);總之,算是很快樂的一餐。雖然說要「帶路」的我是被我家水主拉住才知道原來店到了,而且到的店還不是我原本印象中的那間。(羞爆)

  飯後拿了參與幕後作業(?)當藏鏡人(?)的工資n千元。我真的拿了,我跟年紀比我小的人拿了錢而且還毫無罪惡感,我終於和我家水主出現金錢往來了……(心情複雜)

  然後,扣掉因為社團協助學校班桌椅拿到的工資和系上學業獎學金,這是我成年後第一筆正常收入好像。我終於有現金可以去銀行開戶頭了。(掩面)←到現在還只能用郵局帳本領零用錢(只是現在銀行定存利息少得可憐。Orz)
  說到系上學業獎學金,我娘聽到有這筆錢而且我還拿到了之後是這樣的嘴臉:嗯嘛……
  我說了,她就承認了。沒錯,她覺得靠成績拿到獎學金不踏實也沒意義。反正我用智力和認真和精神賺來的東西對她而言毫無價值,人生就是要靠勞力賺錢才叫踏實……離題了。

  總之,雖然說所謂的寵物就是在主人有需求的時候過去裝裝可愛(?)、聽聽苦水順便幫點忙,其他時候只要等人餵養就可以閒閒美代子沒錯,但晚餐讓人請之後還拿錢,就覺得自己實在很糟糕;雖然它們其實是兩回事。我對「錢」真的過敏到一個極限,過敏到覺得自己就是卡特爾說的那種蛋白質聚合物,爛到連朋友的錢也收了。

  然後我突然想到,被請客然後拿錢,不就是尾牙順便領年終獎金嗎?(炸)

  一這樣想,心情就舒坦許多。嗯,我讓老闆請了一客尾牙--雖然所謂的員工當下只有我(雖然那是為了替我慶祝推上研究所一事,但時間距離太久有點不太真實)--然後領到年終獎金,象徵明年繼續努力和多多指教。嗯。(嗯個屁)

  唉,新年快樂,我親愛的,和全部。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