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不管怎麼樣,好像都應該說一下的。
  我上了,而且是他媽的很囂張的正取第一。聽到消息的時候我罵了髒話並宣佈公平正義已死。(喂)去成功嶺懇親兼撿人再回淡水後拿到成績單,面試成績和書審成績一模一樣(媽的是想騙誰啊?),總分也還是多了最低錄取三分多。
  感謝各位鄉親的關懷與支持與指教……是說哪來的鄉親啊?(菸)(真的都不是鄉親)

  預定是星期六放榜,不過我星期五就被通知到了。在慌亂之中跟好多人聊天,最後開始傳簡訊報喜,順便把幾個不曉得還有沒有在用的號碼確認一次,於是找回幾個朋友這樣。是說研究所正取這件事原來還有這個好處。
  學姊回來的簡訊是:「恭喜,目前可以好好玩樂了,英文多讀。」不過我有三個報告今天要完成,根本還不能放鬆。
  親愛的培說這是件很帥的事。謝謝。
  何老師說由衷地為我感到高興,但我覺得好不踏實。

  我很怕星期三遇到眼線密集、人脈太廣的陶老師,應該說這個榜單讓我不曉得該怎麼面對那些說我「一定會上榜」的同學朋友學長姊,因為每次他們這樣講,我回的差不多都是「屁啦」這種話,譬如上星期陶老師說「妳放心,我知道林XX呼聲很高。」我當場嗆回去「哪來的呼聲啦!」因為這個消息只會讓我更緊張而不是放心。是說好險沒罵髒話。
  不過所謂的「呼聲」到底是怎樣?甄選過程到底是什麼狀況?說實在的我怕死了,很不想被一堆認識的人盯著資料評鑑,然後莫名奇妙被灌以過度的期待。

  然後我在思考請客的事。當我為請客煩惱的時候,我家水主在收到我的報喜簡訊之後回來這樣的東西:「喔喔喔好猛不愧是我家大烏烏,請你吃飯慶祝?」
  喔喔喔好善良不愧是我家水主,每個人聽到消息都要我散財,只有這個夠意思說要請我客啦!(痛哭)我心裡脹滿滿都是愛啊!(抱著水主猛親)(髒死了)
  總之我忙到連一塊錢一個的糖果都沒空買,所以請客的事就算了,請大家把消息當聖誕禮物默默收下就好了。(巴)

--

  是說,我還是有點排斥唸研究所。我知道說這種話一定會被打,可是我還是說了,而且還在這種心情之下傳好多封報喜簡訊出去。對不起我真的很爛。
  阿酷同學聽了我胡言亂語兼懺悔快一個小時。真是感謝。罵過自己之後好像可以比較平靜了,儘管「我很爛」的事實不會改變。「煩惱」這種東西大概就是這樣,說出來就好了。儘管其實他一直在。
  對不起沒辦法陪你去看「當地球停止轉動」試映。

  然後,我要說一個事實。「正取第一」這個位置八成是被「拔擢」的,系排第一或系主任、所長等人認識且想收走的同學都是口袋名單,真正厲害的應該是第二名。如果我不是系排第一,依我的面試水準根本沒有正取的可能(英文自我介紹只說了三十秒),這我太清楚了。所以才說那個成績是騙人的。
  也因為這樣,唸研究所這回事特別讓我害怕。我真的不曉得我憑什麼。

  還有就是●江大學保護傘真的開太大,陶老師說「依慣例,會有一半以上的名額給外校同學」但我們「自己人」卻拿走2/3(全是系內前五名),備取前十也塞了兩個,搞到最後六個人都在榜上。不過成功一樣開很大啦,否則我們家(不是)革命烈士怎麼會落榜,聽說他本來跟我一樣會被拔擢第一的。

  我還是不太懂我在做什麼。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忠
  • 再次恭喜

    話說~Sabine & 修有意要辦慶祝會

    一起參加吧

    偷偷的說~我英文只有12分XDD
  •   所以到底什麼時候?(挑眉)

    LTMLin 於 2009/01/17 19:30 回覆

  • 阿忠
  • 天曉得€~倒是比較想去女僕餐廳害羞一下X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