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很虛無,工作一直沒有進展。沒有產出也沒有精力去產出。腦袋裡想著「不工作不行--」然後繼續睡覺,和當年準備轉學考的心情一模一樣,或者說從那時候起我就沒進步過。沒進步的日子太久了就根本不打算進步了。

  之前一直說「執著就是入魔」,可是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懸念的話,人生也就沒有意義了。每天這樣懶懶的過日子,簡直比入魔還糟糕。這才是墮落。我簡直是沉淪在虛無之中。
  沒辦法振作。總覺得一切都可以這麼順其自然。以推甄來說好了,落榜我也無所謂,所以一直沒有打算很拼的去準備。所以當陶老師和文督學長很盡力提供我許多協助時,我感到惶恐與不知所措。當然我也不想落榜,對自尊心來說太傷,但上榜可能比落榜還要令我害怕,因為等著我的可能是過度的期待。叫一個把自己弄得和行屍走肉相去不遠的傢伙拔腿狂奔,不太人道吧?

  我真的是被同學問到才想到要推管科的,和那些很認真的以入學為目標的人不一樣,我沒有心。儘管我的推甄資料上顯示的好像我很有企圖心,但實際上我沒有那種東西。我對人生沒有太多執著。譬如盈如同學是「很認真的想念研究所」,筱可同學也是,她甚至認真到四處探查敵情;但我準備研究所書面資料的心態和準備報告差不多,就只是想把東西交出去而已,面試也只當是一般考試。所以文督學長說「要幫我訓練口試」我很不知所措,當然我很感謝他,非常,問題是我很墮落,想隨便應付這個口試,所以想到要把東西準備好來去「練習」口試,就覺得「很麻煩」。對於這種懶散的自己,我覺得非常討厭,但沒有所謂的覺悟要擺脫。
  但我也不想讓文督學長失望。不想讓陶老師失望,不想讓盈如同學失望,不想讓家人失望(雖然我不曉得他們到底是不是真心希望我繼續攻讀管科),也不想讓自己失望,只是「不想」和「要去做」對我而言相去還太遠,我習慣「盡力去做」,但還沒習慣「努力」。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得來得太過容易,所以覺得失去也無所謂;因為不是努力而得來的、或說沒有想要努力去取得,所以覺得沒得到也沒關係。

  我不太確定這是否就是「恬然自得」,但「放著等爛」應該是一定的。

  沒有執著、沒有熱情,相對來講就是沒有競爭力。但我如果有競爭心的話,有多少人會失業啊?光想到這裡,就覺得有退路的我不應該太過認真,或說想到自己明明有退路,就不覺得認真是必要的。非常爛的心思,但我已經是這樣了。

  我不太確定該怎麼辦,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停滯不前。總覺得很多人應該和我有一樣的想法,覺得自己像攤死水一樣停滯不動。但董大哥曾經跟我說:「經過一個階段然後進步,那是故事裡才有的情節。」而我相信了。我不想把自己沒有覺悟這件事推到董大哥頭上,但這種說詞確實成了一種隱含的藉口。我自己中斷了自己的人生,所以甘於平凡。縱然不喜歡蹲辦公室,但也還是會去,如果有必要的話。

  我也不是放棄自己,但就是墮落。

  我羨慕有可以執著的事物的人。對某種東西的不想放手。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抓著什麼。

  入魔和墮落,入魔應該比較幸福,至少是有目標的。
  墮落到連自己是誰都不想去堅持,這樣的人生未免也太過可悲。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