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魘Dragonsbane》,Barbara Hambly,奇幻基地,2005  花了將近半個學期,總算看完的一本其實不厚的書。

  現在很想把體力耗到極致,不是熬夜的那種消耗,而是運動之類的。現在這種有能量沒精神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對不起我把白天睡掉了。|||Orz 好難得有太陽的說。因為睡覺在我人生中佔了絕大多數的時間,我醒著的時間都是被各種瑣事與工作充斥著的,請不要誤會我很閒。沒錯,看書是工作之一。(巴頭)

  芭芭拉‧漢柏莉(Barbara Hambly)在國外是怎樣我不清楚,在台灣肯定是沒多少知名度,但我覺得她的書在思想上可能不遜於《地海》的娥蘇拉.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至少在讀的時候我會不時地拿兩者來比較--這可能是因為《龍魘》部份設定與《地海》相近,且就故事的深度而言,顯然後者是更深遂更富內容的--不論是龍、巫術或者愛,大家都儘可能地把自己所知所想的寫了個透徹。

  《龍魘》是一本開宗明義說要殺龍,卻又把龍的美麗寫得最為具體切實而深刻的書,我沒看過任何寫過龍的書,把龍的美麗與智慧寫得這麼優雅:《龍族》裡的龍只是力量強大的生命、《龍槍》裡的龍是貪婪而醜惡的生物、《地海》裡的龍是擁有魔法的偉大,但不是美麗。即便這本書在最後因為劇情關係讓我對這份驚嘆打了很大的折(害我一直想到《龍槍》裡的修瑪……),但曾經歷的震懾我是不會因此而當做不存在過。
  而因為這份「殺龍,愛龍」、「救龍,奴龍」的矛盾心思,讓我對這本書產生無限喜愛。

  其實這本書很難介紹,這也可能正是文案寫得如此幼稚而不貼切的原因。但不管是什麼理由,這種與內涵相去甚遠的文案我實在很難原諒。也幸好當年的我足夠幼稚,買下了這本書,而現今的我足夠成熟(?)能看完這本書。

  《龍魘》的主線故事,是曾經殺過龍的龍魘受召去殺另外一隻龍,順便解決國土繼承危機的過程,但主角肯定不是那位「龍魘」,而是他身邊那平凡的女巫。「龍魘」之所以是「龍魘」,恐怕不是因為他曾經殺過龍,而是因為他間接給了龍不該擁有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明明主角是珍妮,芭芭拉卻選擇以約翰的稱號為題。

  約翰是很特殊的人。一如文案所說,這位「龍魘」並不是以殺戮為功績的典型英雄,他只是負起身為領主的責任,為了保護他的領民而不得不拿起魚叉,用最卑劣的方式殺害那美麗而偉大的生物。他不是騎士,而是想要成為學者的鄉下領主。
  這位狀似平凡的領主有淘氣的笑容、睿智的腦袋以及健壯的軀體,他用那份力量保護他的領民、用那份智慧驅策他的行動、用那份頑皮擄獲無情女巫的心。珍妮在力量與愛情、親情間掙扎,每天都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選擇,這看似可悲的情感,因為約翰而變得美麗。

  「蝴蝶飛到你掌中,是蝴蝶自己的選擇。而若你握起拳頭,蝴蝶與牠的選擇終將消失。」

  珍妮便是那只蝴蝶,她接受了約翰,讓約翰與兩個孩子進入她的生命,但約翰沒有資格以孩子或他自己來束縛她。

  這是一個述說掙扎的故事。在力量與平凡之間的掙扎。女巫賽茵失陷於強大的力量,而讓自己本身的美麗變得極其醜惡;約翰甘於平凡,卻因為責任與忠誠而拾起力量,撐起所有人的家園;加雷斯渴望英雄,卻也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沒有這麼多,但也終究知道能做的事與該做的事是什麼;珍妮因為接觸了龍,撫觸到最強大的力量與知識,卻因為那平凡的約翰而放棄那份偉大。這不是犧牲,而是選擇。一如龍所說,「沒有誘惑來自於內心之外」。

  鄉村的老師們曾告訴我:追求知識的過程是孤獨的。取得知識的瞬間也是孤獨的。珍妮在接觸龍的無上美麗與智慧之後察覺到了這點:得到力量與知識是一份自私的欲望,一如賽茵想得到力量的心思,而約翰的一席話,讓「知識」有了最好的去處:分享。這也是為什麼約翰是一位學者而不是騎士,他深知群眾與個人所能的差異--龍是單體,而人是群體,所以龍有偉大的力量與智慧,而人類有使用這些事物的能力。
  約翰用他的溫柔改變了珍妮,而珍妮用這份已知的溫柔改變了龍。龍不再是龍,所以龍魘為龍魘。

  珍妮放棄了力量,但她得到的東西絕對值得--她將有心、有情感、有能力來分享她從龍身上得到的知識。
  而且,約翰不用再傷心了。(笑)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茶
  • 感謝分享啊~
    書封面這麼醜我根本買不下去XD
    但是看完分享之後決心要去找來一讀了~
  • 封面我當初也有嚇到XD 但看完後很能理解為什麼會是這本書被引進台灣,他的確值得(奇幻愛好者)一讀。
    希望你能享受這部作品。:D

    LTMLin 於 2016/09/14 20: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