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叫俺阿兄傳簡訊這麼通知我。亂感動一把的,但我卻一個失手把簡訊刪掉了。(默)

  是說今天晚上出門為外婆慶生,回程的時候大家坐捷運,我到淡水所以在民權西路和爹娘阿兄分道揚鑣,揮手道再見的時候還奇怪爹的目光怎麼有點遙遠,然後感覺坐到旁邊的男人的視線有點討厭,就拿起書來專心看(我覺得清醒但投入自己世界的人應該很有阻隔力,總比昏睡或恍神的好很多),過一站就收到簡訊:「爹說坐你旁邊的人不好,快撤」不過那時對方的站也到了,所以我回了「他下車了」便不了了之。但很開心爹有注意到,明明都下車了。
  是說我收到簡訊的時候有抬頭看起身排隊等下車的那個男人一眼,沒錯,他的確還在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是說都站到門邊準備要下車了,還轉頭看一個女生難道不覺得太超過?(正常人都看著門,我和門是兩個方向)到底有什麼好看的啊?事實上我覺得他從上車開始就在看了,爹娘阿兄下車後也是「目標明確」地往我旁邊坐,這些我都有感覺到,當時是覺得「大概只是想找座位然後順便觀察一下鄰坐的人」,沒什麼,但最後根本明顯到下車的人和同車的人和被注意的人都注意到了。這種男人真是太糟糕。

  遇到這種事都覺得男人很噁心。像這樣把人盯到不舒服對他有什麼好處?我也沒有把自己弄得花枝招展供人欣賞(拜託我是跟長輩出門耶),這樣也會被人視覺強暴?為什麼女孩子做什麼都要去擔心會不會被男生怎樣怎樣?譬如穿裙子走樓梯要防止走光、晚上不能單獨出門、夏天不能只穿背心……諸如此類的,為什麼男生會這麼糟糕?一點點小事就想佔女生便宜。如果是欣賞的看那也就算了,但那種眼神讓人一點都不能「算了」,應該要拖去廁所爆打一頓,讓他學會什麼叫禮儀。
  其實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我好像國中還五專上台北的時候在公車上有遇到癡老伯,當時是把他推開直接下車(早了三站),要說吃虧什麼的也還好,畢竟我夠警覺,只是多少還是有點被嚇到。當時的心情是「搞什麼飛機」的一團混亂,到了今天還好就只是「搞什麼鬼你欠揍」的不愉悅。(笑)(防禦力變強了)

--

  是說今天在筵席上被兩個舅媽追問有沒有交男朋友,啊說沒有就是沒有啊,什麼「我不帶出來給人家看」……淡江大學男同學在我眼裡一個個都是小鬼頭是有什麼可以交往的啊?大概只能分類成「工作夥伴」、「可以溝通的朋友」、「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人」和「討人厭的男人(知之為知之)」這幾類(親近等級由三到零到負分),要當成對象是一個也沒有啊。

  總覺得談到男人我會想倒退三格。大概就像宗一大哥對同性戀的態度……不,其實我有好一點,宗一大哥那簡直太超過。(默)
  其實現在我都不把身邊男同學當男人看,大概是「男同學≠男人」這種模式……所以,要交男朋友還很早,慢慢等啦。(把親戚推開)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