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點神經過敏--好吧,非常神經過敏。因為這個熱潮還不算消退,老師上課的時候偶爾也還是會提。我覺得夠了,不要再提了,尤其讓我看到金馬獎名單之後我就不想再聽到這部電影的名字。

  有多少負債中的台灣導演看見海角熱潮,會為自己的遭遇痛哭流涕、悔不當初,並怨恨台灣這塊土地?我想到這點,就不得不一起跟著他們對海角又恨又妒。
  這不是心眼小,而是不甘。那些電影有比海角差嗎?或者,不迎合市場而讓自己負債累累,會有太多人說那是他們的選擇,可這種假藉藝術與本土但過於俗媚的片子……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其實我對這電影本身不反感,但他的票房與價值落差太大,讓我不得不提高規格來省視它,然後對這現象萬般鄙夷。

  這個社會太奇怪了。我不理解台灣人,我不理解我以外的人。

  也許就是這樣吧。要推廣一個行業,一定要商業化。再商業一點、再媚俗一點、再討好一點。只有這樣的人、這樣的內容才能賺錢,也才能繼續推廣。
  但就像政治一樣,政治人物為了迎合大眾的需求,提出超短期的政策方案,將選舉由手段模糊成目標,最後忘了什麼是政治。

  好萊塢就是商業化的極致。賺錢、培養好多明星,但半點內涵都看不到。星光熠熠,耀眼奪目,卻什麼也不能看清--看清了,就會發現不過是一堆灰塵。

--

  最佳導演只是為了鼓勵吧,最後八成還是張艾嘉或別人的。音樂、攝影我都能接受,這部電影與其說是藝術片,不如說是音樂電影。攝影也是,很多畫面是非常、非常漂亮的。劇情就不予苟同。哪有劇情?至於傑出電影……(大默)只有票房傑出吧?
  但阿忠同學提出了我最討厭的一句話:就結果論,海角是很傑出的。

  究竟要單一、膚淺到什麼境界?這個世界如此廣大,才能如此多元,我們的評斷方式卻只有最後的單一面向、絕對成敗?好你個結果論,這些人都沒學過多變量就對了。講到結果論我不只是想罵髒話,而是絕對暴怒。評價不可以只看結果,完全不行。
  --要我討論為什麼不行?說行的人通通不要來跟我講話!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