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打嘴砲,總是嘴巴上講講,其實一點建設性也沒有。有人說看我的格子就會很開心,我倒想知道到底是哪一點讓他們開心了--快告訴我吧,我的人生就建立在讓別人開心這上頭--總之,純粹意識的東西太多,引據的東西越來越少。不學無術的感覺真討厭。

  譬如我討厭青木瓜四物飲的廣告,覺得「以胸部大小取決人生一切」的教育很噁心,可是我說不出什麼鏗鏘有力的言詞,我只知道胸部大不方便的部份多於方便的。
  譬如我還討厭最近那個稅率與經濟比較的那個廣告。根據我以前所學,稅率與經濟有個平衡圖,稅率不可以太高更不可以太低,要有適當的稅制才能創造經濟活力(因為政府支出、環境建設和稅收成正向關係),但我不記得是哪張圖、哪個理論,只知道在課本的黃金索羅前面。
  不過我知道瑞士的稅率有40%↑。瑞士還是很適合生活啊。

  俺兄長聽了我對那則廣告的想法,說那些人後來一定還會有大動作,不可能只是打打廣告、煽動民眾就算了。我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但這些都是說說就罷。說說就罷。

  一輩子都要當個說說就罷的人嗎?

↓↓↓是啊,我為自己存在的價值感到憂慮。我可以只求自己的快樂嗎?不能認可自己又有何快樂可言?為什麼我要靠別人的情緒來認可自己?--為什麼明明這麼想了,卻還是希望那個人能在回頭的時候就發現我還在,然後因此感到開心?
感覺: 憂慮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