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為某些很廚的原因(不忍說),我選擇了一條沒有任何漫畫店的路,繞去便利商店領CD,想要快點回家。結果我卻在那條路上遇到一隻鳥。

因為他在馬路邊邊,紅線外面,那條小小的巷子車多擁擠,光看著就覺得危險。我注意著牠,當有輛機車超越了我,以那隻鳥為路徑想要超另外一台汽車時,我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我不想看到那種畫面。

幸好機車有發現那隻鳥。那是一位太太,載著他一對念小學的兒女。

我走過去,想用腳把那隻鳥移到不那麼靠著馬路。其實當機車離他這麼近,他也沒有反應的時候,我就該知道事情不對勁,但我真的是用腳觸碰到牠,牠也無力逃走的時候,我才知道他不是受傷就是病了。

當下我真的不想管這隻鳥,但就算我怎麼推牠,牠也不肯再往邊緣移動半分,那時候牠還在紅線外面,擋了機車的路。

我只好撿起牠。牠可能在發抖,也可能是心跳過急,總之我感受到牠的頻率。但牠是隻鳥。

我苦著臉問那位太太:我該怎麼辦?

太太有個天真的女兒,說:往前走有一間動物醫院。

我知道那間動物醫院,他管貓狗,不管鳥。但當下我太無助,只好去打擾他們,而他們看到我在門外捧著一隻鳥,儘管覺得困擾,還是幫我開了門,問我狀況。我照實說了,牠在馬路上沒有反應,但還活著。

大家都一臉為難,我也是,因為我知道他們沒有照顧鳥的專業。但那個醫生還是走過來幫我看看鳥的狀況。他叫我繼續捧著牠,不要動,讓他仔細看看牠。然後告訴我牠愛莫能助。

「如果是車禍,那我還能式一下,但牠不知道是細菌感染還是腫瘤感染,這個我幫不上忙。你得去專門看鳥的醫院,台北市才有,你可以上網找地點。不然就當作你上輩子欠牠的,把牠帶回家。」

這是我聽過最殘忍的話,對我。我捧著鳥很無助,甚至開始思考著,如果要照顧這隻鳥,我該怎麼辦?但我不覺得我有辦法照顧牠。放牠在我家半天然後等天明再搭公車去找醫生?萬一牠中途就死了怎麼辦,這麼沒反應的鳥。

我忍不住就問了:我可以把牠放在路邊嗎?

我不知道自己在問誰,但現場這麼多人,總有一個可以幫我吧。

然後幫我開門的那個在吃麵線的大哥或男孩說,你可以把牠放到公園,而且我看牠也撐不久了。

不知道那隻鳥會作何感想,但我覺得這句話真的救了我。我了解醫生的難處,我不會怪醫生冷血,基本上,動物醫院在拒絕了客人後就沒有義務了,但牠幫我擔了責任給了我意見。我捧著牠,走到一個禁止溜狗的公園,將牠放在最近的樹下。

行徑期間,牠曾經有過激烈的反應,我以為牠嫌我手不夠穩,怕摔了,接著才反應過來:牠怕的是機車的引擎聲。

我只能告訴牠不要怕,盡量讓他離馬路遠一些,不讓那些機車嚇著牠,然後,棄置牠。

「你喜歡這裡嗎?對不起,我幫不了你。」

摸了摸牠的頭,這是我這輩子最靠近鳥禽類的一次。基本上自從國小搞不清楚狀況害死了我娘養的小鳥之後,我真的打從心底不想養鳥。

然後,牠就在那裡了,也許會被人撿走、也許會被貓狗叼走,誰知道。牠運氣不好遇到的是我,只能把牠從馬路上移到樹下。不知道被汽車撞死還是被人棄置不理活活病死,哪一個比較痛苦。

我只能在這裡處理我的無力感。我的理智告訴我:你無能為力;但我的情緒覺得難過。

不要告訴我我應該怎麼辦,我沒車,沒有能在晚上八點能載我到台北市找鳥醫生的親人朋友,我孤立無援,跟那隻鳥一樣,我比牠好僅在於我健康。況且,就算我神通廣大找到了鳥醫生,搞不好醫生也只能給牠打個麻醉針+安眠藥,給牠一個平靜的死亡。

願牠安息。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