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說因為PTT上某篇文章差點和朋友吵起來--說「差點」,只是我們沒有互相羞辱而已,實際上確實是衝突,但就像駒子說的,其實爭執不代表關係變差,就是大家觀念不同;只是我個人很難去認同別人的觀念(性格問題,你不給我邏輯我沒辦法信),所以要說吵架也無誤。

  基於這項個案,朋友一說:女朋友根本上應該要洗碗、傳統家庭就是這樣;朋友二說:到主人家作客應該要給feedback。

  這兩項論點,其一我完全無法認同,其二在本個案不適用,因為女方有帶伴手禮,feedback早就已經給人家了,這顯然不是「禮貌問題」可以解釋的狀況。

  總之我想說的是:我去你的,問題根本不在洗碗

  全世界都把重點放在洗碗上面是怎麼回事啦!(掀桌)

  今天的問題是「女孩子被交往才半年的男朋友的家長使喚去工作」啊!洗碗當然是小事,但洗誰家的碗、為什麼去洗,這個問題很重要啊!交往才半年,認識也不深,你長輩憑什麼指使別人家的女兒工作,然後自己一家人(包括兒子,男朋友本人)在客廳翹腳看電視?何況女孩子才大三而已,未來日子長著,會不會嫁進去都還不知道,你這麼早把人家當媳婦使喚是怎樣?
  (當然不是說做人媳婦就可以被使喚,本文大部分論述是選用傳統家庭的角度,因為個案顯然是傳統家庭心態;若要從一般現代家庭的角度論述,有前提上的矛盾--連論述都不用,就是個荒謬絕倫)
  (不過現在所謂的傳統家庭大多是已漸漸從傳統走入現代,結果適應不良的怪物:只留下「男尊女卑」的印象,卻忘了買人家女兒要合八字、要請人說媒、要重金禮聘、要敲鑼打鼓(現在都改用汽車和鞭炮)、要宴請親友,而在經過一切必要動作把別人家女兒請回家之前, 就把「女朋友」變成「自家媳婦」來糟蹋。這種家庭的心態是「女性=奴工」,絕不誇張,因為他們忘了「別人家的女兒」和「買回來的媳婦」的差異,或者假裝開明的讓自己兒子交女朋友還帶回來看,其實心底認為這女孩是隨便跟男人回家的殘花敗柳就隨意作踐糟蹋--這就是行使現代行為模式卻被傳統觀念套牢產生的認知錯亂--請不要把這種妄尊自大的暴力家庭通稱為「傳統家庭」,這太對不起傳統,真正的傳統家庭就算對現代化行為模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自己家女兒在外面跑),在待人處世上還是有規矩的。以下論述自然是照規矩來。)
  (沒規矩就沒有道理了不是?既然打根本的沒規矩,哪有什麼應該不應該、合理不合理。)

  才交往半年,第一次被男朋友帶回家,這女孩子今天是來作客的(今天不管你對這個女孩的地位有怎樣的見解,你要把她貼上傳統女性的標籤也好、缺乏社會地位的卑微女性也好,只要她是以「客人」的身分被請到男方家吃飯,她就是客人),當主人的卻把第一次見到面的客人趕到廚房去,自己則在客廳裡一家團圓和樂看電視,這不是把客人當傭人是什麼?朋友一說:「讓主人自己在廚房洗碗,是把主人當傭人,阿捏扛丟?」但我請問一下:把客人當傭人就是正確的嗎?你也知道大家都在客廳和樂只有其中一人在廚房洗碗,那個其中一人的地位就跟傭人沒兩樣,那讓客人去站這個位置,難道就是正確的待客之道?
  若說「女朋友就應該在這個位置(傭人)」,我想這不只是傳統家庭與現代家庭的觀念衝突問題,這是很嚴重的民智未開,兄臺您還活在極端的父權時代,認為女孩子根本上不應該和男人平起平坐(和血緣或個案無關,這裡指的是全天下的女孩),否則我想不出「身為女朋友就應該在男朋友家當傭人」這件事的合理性,就算在傳統家庭的規矩裡找也沒有。不要忘了,那女孩不只是兒子的女朋友,她同時也是別人家的千金我花費千金養出來的女兒,你在付聘禮之前就這樣對她指頤氣使,這不只是對女孩本身的侮辱,甚至嚴重羞辱了女孩的家門
你招待我家未婚配的女兒去你家吃飯,結果你把我女兒當傭人使喚,一是兩家槓上了(說好是當客人的,你把我女兒當什麼?得寸進尺!),二是女孩下四下賤(未婚配還跑到男人家吃飯?丟臉!被作踐了活該)要洗門風

  我認同其他朋友說的「洗碗是第一步」這項論調,這是要讓對方家長對自己有好印象,是正確的策略操作,但我一定要堅持:主動洗碗是女孩子的心意(想嫁進去,想在對方父母眼前表現),但由對方父母要求,這完全是兩回事情,尤其個案女孩根本沒有要進入這個家庭的打算,雙方也沒有熟到可以考慮這件事。

  問題根本就不在「洗碗」這項動作上,這個碗可以被其他任何家事替待,包括掃地洗衣倒垃圾,這種家庭不誇張,他們會因為一家人要出去玩,把兒子的女朋友叫來家裡打掃然後連謝也不說一聲。但這個「對這種家庭而言不誇張」的事情,在道理上確實是「很誇張」,無論是傳統家庭的道理還是一般家庭的道理。放到這個個案來說,就是「女孩子還不是你們家的人,你到底憑什麼要求她無條件為你工作」?雙方父母連見都沒見過,價格還沒講訂金還沒下,就這麼急著試用喔?

  最簡單的問題是:你到底把兒子的女朋友當作什麼?她不是媳婦,不是領薪水的庸人,你卻沒把她當客人尊重,也沒把她當家人照顧(也不熟),到底是憑什麼這樣使喚她還覺得理所當然?當然在哪你倒是說說。

  這樣怎麼會沒有問題。

--

  其實本文有個最簡單的論述方法:女朋友≠媳婦。但經過這陣子的討論,我赫然驚覺這件事情竟然要透過論述才能辨明,光前述公式無法做結。發什麼神經病啊……老娘都還沒嫁你就開始覬覦我的嫁妝和各種附加價值,這種家庭未免也太醜陋。

  娶了才是真的啦!

  至於傳統家庭的媳婦和一般家庭的媳婦之間的觀念與責任差異,如前文所述,有違題指,本文不詳加討論。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哭得一蹋糊塗,夫妻吵架也是我的死穴。總之這種東西都是我的死穴啦!我看「真愛旅程」也超入戲的。

  --把這部電影定義為「夫妻吵架」搞不好又有人會有意見。(煩躁)但我,就是,不喜歡,男主角,和這所謂的,快樂結局。

  我不介意劇情出現外遇、夫妻分手、甚或虐待動物(這裡大概是真的會有人有意見,你知道動保團體跟十字教會一個樣子),但不介意不代表不會感到難過。比如說吧,最近新聞說有位貨運業者殺了一條狗,我無感,但我不會覺得這位先生「做得好」。

  解釋的部分,言盡於此。

  至於這部電影是不是好電影,我覺得技巧方面沒話說,除了走向結局的某個關鍵跑太快,讓我覺得輕重不太協調之外,純就「電影」層面他真的不錯。
  但我不喜歡劇情。

  我看得很投入,所以我可以說我「不喜歡劇情」。但這不代表我「討厭這部電影」,至少我願意為他寫心得文而不是吐槽文……儘管有很多想吐槽的部分,比如說我差點以為我在看BACCANO!(火車+禁酒令XD),還有康乃爾先生你為什麼不把期末考和證照考完之後再上路,還有你們夫妻調情幹嘛要個第三者在旁邊看,最重要的是:人家只是問問馬戲班為什麼會結束營業,你怎麼能拖拖拉拉講這~麼長一個故事,主角根本搞錯了吧--諸如此類的。XD

  以下捏他。

--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既然寫了,幹嘛碼掉?--雖然我也滿想問自己這種問題的,但就是……唉。(盡在不言中)

  是說,我……好像是大學的時候,曾經看了目錄的第一集,當下吐槽到天邊,讓幾個朋友笑完之後斷絕對這部作品的任何好奇,自己也對「這種東西到底為什麼可以動畫化而且還寫到二十幾集還出新章(第二部)?」這個事實感到不可思議;然後有一天,嗯,都是論文的錯,我在屁踢踢輕小版某活動中看見有人推這套書,基於「對不同意見的好奇」,我很仔細看了內文與推文,才重新燃起對這部作品的好奇--就是,給個「改變觀感」的機會。

  但當時我在趕論文,嗯,也沒有多趕,但總之不是基於「對大眾評價的好奇」這種無聊事看大長篇小說(而且還是被自己棄之如敝履的小說)的時候,當時我連《戰鬥司書》系列都捨棄了--雖然不代表我沒有看閒書,但真的沒有「全力投入」的能耐。所以,一離開學校,看到家裡附近難得有租書店肯進輕小說,而且竟然有這套書(但沒有替身伯爵,我悲傷),只好立刻加會員,等待優哉時刻來臨。

  --藉口什麼都多餘,我最近有點疲於解釋。

  總之,有人說了:這個故事沒有當麻和目錄的時候最好看。

  這代表:第一集滿滿的就是當麻和目錄,難看得要死是當然的!(腦補)(不,有人認同,不是只有我這樣解釋。XD)

  然後,看到現在第七集,我……完全認同這項推理。

  所謂的目錄,就是偶爾有需要時拿來查閱用,不是拿來欣賞的,若我執意要把目錄當作內文,自然會錯失故事的真實價值。
  (翻譯:女主角影薄,請把她當背景)

  --先不考慮什麼右手哥打臉,那邊我開了遮罩碼掉了,看不見。輕小說就是要選擇性閱讀選擇性記憶還有選擇性喜歡。雖然這項能力只有自我感覺良好技能高的人才能有效發揮,但碰巧我就是這種人,不礙事。總之,這個故事果然有他好看的地方,而且是可以讓人忘記他不好看的地方,也想繼續看下去的那種好看。

  不好看的地方我大致上吐槽完了,沒吐槽到的就是不知道該從何吐槽起的部分,那個就請有興趣的讀者自己碼掉。(絕對不是稱讚)

  好看的地方,就是作者敘述從主角方轉移到敵人陣地的時候,於我來說,就是設定說明。(對別人來說是什麼,我不知道。不用告訴我也可以,我沒有很在乎)

  index,毫無疑問(?)是部戰鬥類型的輕小說,而所謂的戰鬥,不該只是理念上的嘴砲,也不是什麼刀光劍影旁人難以追上之後沙塵飛揚結果已然決定這種撲朔迷離。某種程度而言(就是能接收到的程度),作者將戰鬥畫面說明得十分清楚,不僅是「誰砍了幾刀,誰又躲過了幾刀」這種說明,而是包含招式的展現、對打的過程與施展的原理都精準展示的那種明確--因為他寫的是魔法的肉搏技,不是一般DLL檔可以協助腦補的。

  我們常見的魔法,大約就是將魔法師放在大後方,轟一個火球影響前線那種,屬於遠程範圍技的破壞力,這也是為什麼魔法師如果不是肌肉男或變身美少女,就很難當上主角,因為遙攻型的戰鬥缺乏閱讀上的緊張感;但作者所寫的魔法戰鬥,大部分都是力量對決型的接近肉搏戰,或者巷弄鬥毆型的瞬間反應戰,以魔法容量或招式學習為勝敗關鍵的狀況幾乎不會出現--這和男主角不能施法應該有很大的關係,若必須比容量比智慧比努力程度,他就只能乖乖念書過著不幸的人生,現在這樣,他總算有個不斷被牽扯進怪事件、每隔幾個禮拜就住院、作業總是寫不完的不幸人生。(……)

  作者使用了很有趣的設定:科學與魔法的並存與相抗。以人體實驗創造出來的力量,通稱為科學的超能力;以陣式、符文、儀式所創造出來的力量或影響,則通稱魔法的奇蹟,其中又分為魔法師與教會(始於「魔女狩獵」)--也許科學側也有道德與人體改造兩方面的對陣,但這應該打不起來--超能力者無法施行魔法,原理不明,但發展出來的「成果」,便是超能力者(被改造者)被隱瞞了「魔法」存在的事實,過著「科學理論為世界根基」的日子,選用的生活方式為「學校」:最為閉塞、容易控制的環境。

  科學存在於封閉的世界(學園都市),魔法存在於隱藏的世界(教會之後),地下世界的對抗除了暴力之外貌似沒有別種方式(政治力那個排除,通常是底下打完之後上面才要收拾,或者上面搞了問題之後底下再來打),所以,很奇妙的,主角有事沒事就會被(作者)派去打架。

  被派去打架的過程、打架的理由,這些想吐槽的可以盡量,我很累,這些都開遮罩(到底),但打架本身的過程,也就是「敵人」的能力設定,倒很值得一看--當然也有讓人看不下去的情況在,請參本人對第一集的吐槽……算了,不要看也好。(不想附連結意味)

  明確地說,作者花在敵方角色的心思,包含對方集團所使用的力量儀式、能力演算與成效表現,很值得讀者去品嘗;基本上大部分的神道之作都會有這樣的內容,但該作者對這方面的聯想與描述遠勝於其他單一系統的故事,在複雜程度與創意成度上,很有煥然一新的感覺。至於囉嗦的程度,因為沒人比得過羅伯特喬丹,這我就不提了。(XD)

  總之,因為我覺得有趣的地方是設定,對於理念、角色等等沒什麼感覺,儘管要看完全部不是問題,但要說期待……嗯,大概就是這麼回事。(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覺得要寫一下這樣,因為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我好像真的滿厲害的嘛?(不要自戀,噁心死了)

  總之,這次能拿到佳作,實在覺得很不可思議……是從1,201篇論文中選出來的74篇之一喔?比我當年大學轉學考的錄取率還低(其實我選了錄取率最高=報考人數無敵少的科系這樣,然後分組競賽的錄取率也不能這樣算就是了),當初接到通知說入選,還覺得只是隨隨便便選一篇出來的恰好的運氣,但總量有1,201篇,就偷偷覺得自己也很厲害了起來。

  其實我在寫論文的時候,也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寫的東西根本是神作(其實是神經病的作品無誤),但全部寫完之後,就開始覺得自己到底在寫什麼東西,陷入莫名其妙的低潮中。是說,低不低潮也無所謂了,畢竟學術這條路已經和我無關了,但總之就是這樣。所以入圍的時候才覺得,嗯,搞不好跟大學入學一樣,因為報名人數少,才讓我好運矇到入圍……

  但仔細想想,我也滿厲害的嘛!畢竟這論文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湊出來的,從研究方向到範圍設計,然後問卷設計、程式分析、結果解釋與推論,從頭到尾不曾假他人之手,連內文字句都沒有旁人插手的餘地,從無到有完全是自己填出來的東西,然後,這篇獨立程度很像大學報告的東西,嗯,得獎了。
  (也不是說都沒指導老師出場的機會,只是他對我很放任,採取所謂「關鍵性指導」--就在很關鍵的地方隨隨便便說個幾句話,瓶頸就掰了那樣的神奇。怎麼會這麼神奇我也不知道,搞不好我在寫論文那段日子真的很瘋狂)

  就是說,我自己胡搞瞎搞弄出來的東西,內文充滿了「本研究推論」而被口委認為「很特殊」的論文,某種程度而言,受到肯定了。

  都到這種程度了,我還是老實一點覺得自己也真的有那麼一把半把刷子好了。

  --不過都過去了,從今以後我要在家當菜蟲。

--

  頒獎典禮過程滿有趣的,因為一般管理佳作群是第一批上台領獎的,頒獎人就是必須第一個走的大官,於是我握到了前教育部長曾先生的手。其他人都只能握某某大學校長、教務長、學院長之流(←人家再怎麼說都是學術界第一線的英雄,說這什麼話)的手,但我握到了前教育部長的手啊哈哈哈哈哈!沒去報告沒機會爭取優勝只能拿佳作的我們這些一般管理佳作群,某種程度而言也是勝組啊哈哈哈哈!

  咳,廚到這理也該結束了,總該說點正常的事。

  是說決審當日我因種種事故不克參加,頒獎典禮本也想讓學長陪同(或者乾脆叫學長頂替),但學長臨時跑去看醫生,我只好像孤兒一樣自己前往從來沒去過的徐州路,怯生生地報到,孤獨地選座位,裝作毫不在乎落落大方地翻閱《龍紋身的女孩》。我的後面坐了三個學術人,是某位得獎者的親友或老師,我的隔壁坐了兩個同校系的得獎者(後來才知道是跟我同組的佳作群,因為我的名字先被念到,必須跨過他們走向舞台,孰不知我後腳才走,他們前腳就跟上來啦!真好玩)。開幕典禮長輩在台上說著沿革與期許時,聽著隔壁與後座分別聊得歡快,內心慢慢泛起的真的是無限寂寞。
  雖然這不代表我希望老師陪我來(嗯,我真的不希望他來,翹掉決選的學生有自覺知道沒臉見他),但聽理事長拐了一個大彎就是想說句成語,這個發現卻不能與任何人分享,無限寂寥。但我真的很能裝得很淡定,
做出女王姿態,聽著台上人一句接一句。(喂)

  不過不是每件事都這麼悲慘,一直到頒獎典禮快結束,才發現另一個家族的老師有帶著學弟妹來。看到熟識的老師、可愛的學妹,突然變得好開心,拿到手的獎狀與獎牌也終於有辦法當場和佈景來個合照--早點發現他們,也許就能在頒獎同時來個實況了說。但最後不是悲涼的結束,而是盡情地聊了天,像個小孩一樣坦率地在會場表達喜悅,真覺得一切仍然如此美好。果然好事一定要找到機會與人分享,不然再好的東西,也會覺得根本沒有意義。

  但孤獨地來的並不是只有我,許多優勝者非常幽默,竟有本人因為各種理由無法到場,而指派指導老師上台領獎這種事--當典禮提供時間讓優勝者發表感言,我們聽到「大家好,我是某某某……的指導老師」時(他還真的故意語氣中斷XD),全場歡笑的氣氛讓台上台下一片和平輕鬆;本來以為放指導老師一個人上台領獎已經夠過份了,最後還有人請學弟代為領獎:「大家好,我不是某某某,我是他學弟,學姊要我幫忙轉達……嗯,先這樣。」--先你個頭啊!沒有後了啊!你學姊要你轉達的東西你到底有沒有完整說出來啊?XD
  就這樣,好好一個頒獎典禮竟有一堆笑點與吐槽點,讓人覺得年輕的學術界真的很可愛,充滿了活力與希望。

  默默地我覺得大部分人背後都有一點故事。像那個代學生領獎的指導老師,當年也在這個舞台領過佳作,結果學生帶一帶就拿了個優勝回來;而有位學姊,於論文途中遭逢父喪,在各種坎坷中完成論文而取得優勝,這些都是他們人生中值得記住的一頁。

  至於我可以記住的,除了我握到了前教育部長地手以外,大概還有驚覺自己已經成為「穿習慣高跟鞋之後,穿平底鞋就不知道怎麼走路」的那種人,以及拿大腿襪替代褲襪的自己真的好聰明這種事。嗯。(從套裝穿回短褲,老師就說:喔唷,突然又變回小孩子啦--這種說法不知為何讓我很開心。w)

--

  獎狀與獎牌,指導老師也有一份,但竟然要由學生填寫獎牌的寄送地址,獎狀更是必須學生自己先帶回去。是說,大家都畢業了,誰還想回學校找老師啊?(囧)於是百年的教師節餐敘,我只能跟學姊要一個位置了。想也知道同屆的那兩屆(聽不懂啦XD)絕對不會來陪我,我只好跟下一屆的小朋友一起裝無辜惹。(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