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網友這種東西,自然而然的會有「時間到了就要出來見個面」的想法。這某種程度而言可能是人類的天性,所謂天命難違,什麼藉口都別找,說走就走便成。

  --其實也沒這麼便給。說真的,實在不想承認自己就是燒起那把火的火把,所以我要堅稱「放火的絕對是居子」,死也不改口。

  這一切都要怪河道遊戲。有一天不甘寂寞的就跟了:如果可以出借一天,你想要和我做什麼?--基本上出借什麼的根本不可能,我只是開放河道給大家嘴砲,想不到突然居子一句:咦,你不知道我這陣子在台北嗎?(大概會待到CWT28結束吧這位小精靈)就突然神經病覺得機會難得就決定出來約個會了。

  好奇心果然會殺死貓,一隻貓突然就攪進這淌混水,也真的就差點被水害死。(印象深刻)(連結是貓a店長的網誌)

  因為我和貓a店長都對台北的玩樂不熟,加上都有一點推卸責任的劣根性,行程安排與僑時間這檔事通通推給貌似很可靠的居子。由於本人對日文卡啦完全障礙,於是居子祭出的行程竟然是執事咖啡廳早午餐+迪化街布市/蜜餞/乾果/裝飾品+女僕咖啡廳晚餐這種違和感極高的驚奇行程。由於驚奇度極高,我歡樂鼓掌叫好,店長隨波逐流,於是7/26當天我們就去進行突破恥力的宅歸和溫馨洋溢的觸手之旅--嗯,你說哪裡很奇怪?這一切都是錯覺,絕對是你誤會了。

  然後天龍地下街到底是什麼東西啦!我只知道站前地下街!我一直以為以前去補習的那條路就是我們的約會地點,但看到路標說「他們雖然是兄弟,但終究是不同人啊嘿嘿嘿」,我立馬傳簡訊給店長尋求幫助。是說天龍國這什麼邪魔歪道,地下路網弄得跟蜘蛛網一樣複雜,難道真的有什麼機關在這裡嗎!(跳腳)

  經歷一翻辛苦掙扎,在我朝某個可疑對象移動時終於被店長捕獲--至於電話聲音和人類臉部肌肉不同步這件事我決定暫時放棄研究。然後店長把我帶到形同士林夜市的陽明戲院的地下街廣場,驚覺超過時間了,雷達還沒掃到貌似居子的人物,便強迫店長花電話錢和居子連絡,結果得到了另一個迷失消息。這是怎樣,迷走地下街?天龍國很不親切耶!(錯)

  我對於我和居子竟能同時在同個地方表示迷路感到心情複雜,但我更驚訝是居子本人竟然是治癒系。

  治!癒!系!平常那個嘴砲鬼竟然是治癒系嘎啊啊啊!雖然早就知道這個人性格很多面,但那個優雅穩定的動作是怎麼回事,你是哪來的貴夫人!

  居子就算了,平常跟神經病沒兩樣的吵得要死的店長現實中竟然是略為內向的拘謹少女!有沒有太過分!神經病呢?性格開朗活潑難搞的神經病到哪裡去了?

  現場竟然我最神經病!渾蛋我可是血型A的龜毛鬼耶!讓我這麼凸顯水瓶座的特質這樣對嗎!根本就是一群神經病!(到底是多希望遇到神經病)

  然後就去充滿少女心的執事喫茶了。真的,就是,充滿少女心。撲鼻而來的玫瑰花香氣、擺在店頭廚窗的玩偶和毛巾蛋糕、雕花的餐具瓷器,大叔我都抖了。Orz(不過店長貌似抖得比我厲害哈哈)是說,執事喫茶的cosplay度和晚上的女僕餐車比起來,完成度高了不知道多少,這大概和餐點性質有點關係,執事喫茶的餐點大致上都做出「請讓我為你服務」的適度複雜(明明就是簡餐,加了麵包就能互動了實在是無限神奇),女僕餐車就是「請讓我為你上菜」這樣,所以互動度少,cosplay萌就只剩下那件衣服,略為可惜。

  --但我覺得客人的恥力遠比服務生的同步率重要許多。執事喫茶因為面對的是各種大男人(普通男x1,有點帥x1,普通眼鏡x1,帥眼鏡+鬍渣(店長)x1),演起來我整個安然自在。當時居子說:這裡的情境cosplay是給客人「回家」的感覺,然後貓a店長不知道說了什麼,有點帥執事立馬反應「大小姐不可以酗酒」--我瞬間把手上拿來用餐的小叉子丟到盤子裡裝震怒:都回到家了還不讓喝酒是怎樣!(一切都是連續動作)
  然後有點帥趕緊安撫他家大小姐(我):特別活動的時候我們會準備含酒精飲料芭樂芭樂(喝酒可以可是有配額的意思),聽到有安排喝酒日,我突然覺得這個家既溫馨又有紀律,一個瞬間我毛就順了……我覺得這樣的互動根本100分,完全滿足了客人與工讀生的天生戲胞,除了執事先生說話大部分都含在嘴巴裡不肯吐出來以外。(身為服務生就扣分了其實)

  如此這般,執事喫茶玩起來就能很開心,破壞形象做出令人困擾的要求什麼的,也不過是入戲而已;女僕餐車就真的只能是上菜、吃飯、走人,中途並沒有跟女僕遊玩的機會,對像是女孩子也不適合糾纏胡鬧(正妹就是正義,大家記得千萬不要讓正妹困擾,道歉要露出XX什麼的絕對說不出來的)大叔我只好找到機會就目光緊追女僕們的絕對領域(當他們彎腰服務別的客人的時候被無限擴大的絕對領域實在是……(鼻血)),但現場莫名其妙只有我一個腿控,害我嗨得很不自在只好自重。(可惜)

  但就餐點而論,女僕餐車真的比較像餐廳--扣掉居子收集到的一套地雷,我覺得我吃進嘴裡的東西都還滿好的,非常扎實。w

  至於中途治癒用的布市,實在讓我眼界大開。很有舊市場的氣氛,裡面的空氣充滿了溫馨(?),排放的商品在柔軟度與觸感上根本無限治癒,不論是滑順的布面還是柔軟的毛料,手黏上去就根本不想放開,我數度對各種布疋施展我LV只有1的觸手技能上下其手,但總覺得需求不滿足,實在很想乾脆抓一綑軟綿綿的布就地躺下安眠。

  在布市期間,我甚至興起乾脆租個攤位,擺上我家各式書籍,跟附近店家買布組合成床榻,然後就一輩子住在裡面的衝動。馬的,那裡的氣氛和味道真的很好睡。飾品材料店裡面的毛皮圍巾(16k)圍起來也很好睡,扎實柔軟又治癒。雖然途中我因為居子的胸部(?)和又誇張又可愛(又貴鬆鬆)的首飾稍微醒來了點,但那件圍巾根本奪魂掠魄到萬惡的程度,如果我有信用卡,應該會喪心病狂地刷個一條走吧……喔,那件白色的,喔……(居子一直叫我趕快放回去,但我反正買不起讓我多摸兩下嘛!)

  至於我們到底對居子的手臂和胸部如何如何這件事就讓我們藏在心裡別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下吧。(掩面)

  離開迪化街、吃晚餐之前,我們大略有一個小時的自由時間。因為上周末去阿里山顛了一天,我的小腿和腳底Pretty不舒服,看到有腳底按摩的店,嚮往了許久終於勇敢提出要求:陪我去~~~

  然後居子和店長竟然就坐在旁邊看我被師父懲罰腳底。你們就按摩個頭頸肩三十分鐘會死啊?竟然對我放置鋪淚!?--但在按摩途中根本沒機會抱怨這些,因為師傅在按摩的同時也會公布事實:欸小姐妳肺不好齁?欸小姐你胃有點傷喔,還有大腸小腸這些都一氣的。欸小姐你容易緊張,心臟那邊不太有力喔。左心肺右肝膽,小姐你肝也不是很好捏,肝都不會說話的要小心捏……一趟下來就是「整組壞光光」,到最後與其是討論「內臟哪裡有問題」,不如說要深思「到底還有哪裡是健康的」這樣。居子說心肝膽俱喪的我根本喪盡天良,是說我的人生評語就是個無法無天,喪盡天良剛好而已。這就是我的正義!

  但總之,從按摩店出來,我的小腿基本上已經恢復正常了。下次有機會我要試試上半身放鬆,我的背啊腰啊也有很多怪聲音呢哼哼哼。呼啊。

--

  下次見面是CWT28,嗯……應該不能玩多久吧。w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扣掉我因為某奇幻大系的缺梗心得的回應方式(果然沒被特別感動就不要寫心得),最近的我真是和平到不行,儘管每次吃飯配新聞的時候都會稍微(?)動點氣,但無論是部落格還是噗浪卻都是一句也沒罵--也可能是吃飯時罵夠了就不需要寫文論述了吧……

  這樣怎麼可以!

  其實我不知道這是台灣新聞的常態,還是只是選舉到了(在學校時都不看電視,回到家被新聞轟炸整個不耐),每次看到新聞結語說什麼「政府應該想想辦法」我就惱怒。

  想你個屁辦法!法辦還差不多!製造社會動亂兼愚民!(這只是為了效果,絕對不是我挺摁稀稀,請各位看官明察)

  我最近看到得吵比較久的新聞,大概就是農民物產跌價活不下去、ㄅㄅㄐ(躲文字獄的馬賽克)小孩升高中被迫高分低就、某人家裡小孩被夜市攤販燙到、和某市酒店工程意外這種新聞。升高中的規則我不熟暫時不罵(雖然我覺得申請=我就是想念這間,那和成積若改成分發能去哪間學校有個屁關係?念哪間學校是自己決定的,竟然也能怪到規定上頭?)(這不是還是罵了嗎),工程意外這茲事體大需要公家機關=有力第三人協助評析論斷我也沒尛意見(畢竟這裡面有很多工地不為人知的秘密(淦)),但自己管不住小孩,和自己投資失敗這種事,跑去找政府索賠系安怎?身為一般善良老百姓(?)我看得很不爽啊。

  首先是農民,「種到熟成之後才發現商品跌價」和一般商人「進貨之後才發現商品沒價值」兩者,除了會計周期不一樣之外是有哪裡不同?好的商品賣不到好價錢,要檢討的環節一大堆,包括通路、包裝和行銷,甚至一開始要種多少產量、可能收成有多少,全都是生產方為了賺錢有義務要思考的事情,為什麼首要檢討項目會是政府施政方向?
  (當然認為「調高公糧收購價就天下太平」這種想法很值得檢討沒錯,你以為你是哪一國的王公貴族,丟丟鈔票就能解決事情?農糧署你從經濟學概論開始重修算了,順便把你老大拉去重修,沒過就下台,不准作弊)
  若產品賣不好要怪政府,那是不是要把一級產業納入公營事業範疇?中盤商要買農穫一律跟政府批購,價格談好了再去產地運貨;這樣好產品還賣不好那就是政府無能,大家要彈劾誰就去彈劾誰真的無話可說。
  但今天不是這樣嘛!產業機制變成中盤商說了算,歸根究柢是農民自己力量不夠,農民自己身為當事人都沒立場彈劾中盤商了,政府這個局外人是能從哪裡下手?產地有產地的市場,政府出手干預就是不公不義=獨惠農民,這種情況下,中盤商為了獲利便會提高最終市場價格,造成大幅度的物價上漲(這你看看是害到了誰--沒錯,就是本少爺!)政府為維繫社會安寧,絕對不可能出手要求中盤商該以多少金額收購農穫,於情與理都不可能。
  若說「農民沒有要求政府干預中盤商」,那農民是希望政府怎樣?歸根究柢就是希望有人能以「他們所希望的」金額來購買農穫嘛! 這個對像不論是政府還是中盤商,只要有人來買就好,只要能賺錢就好,只要能活口就好--這種事情誰不想?你看看那精美的血汗工廠,你以為老闆喜歡讓他的員工變奴工?他完成一單位產品平均獲利就是兩塊錢!這兩塊錢要支應事務開銷聽起來簡直可笑,怎麼沒見工廠跟政府叫屈?--很簡單嘛!老闆都知道這是自己的問題,他知道自己沒力量跟中盤商(客戶)談價錢,他只好改由跟員工談價錢、跟生產線談生產力、跟市場談多角化經營,他當然也考慮過跟政府要求補助,但他一叫就會有莫名其妙的「社會觀感」,好像他當老闆的都吝嗇,硬要拿別人的錢轉投資;這種話你怎麼不拿來罵農民,說自己投資失敗竟然要政府、全國納稅人民買單,我就很想罵。

  啊?沒農民種稻天龍人就沒飯吃?笑死人了,有人想吃飯卻沒飯吃就等於有市場,你還不種稻?(這種情況下,到了隔一年米價就會跌了科科)

  至於那個小孩子被炒鍋砸臉一事,沒錯,小孩子真的很可憐,這炒鍋應該要打在他父母臉上才對。夜市這麼危險的地方你還放小孩子亂跑,被打到剛好而已!要政府管制攤販規劃設定,要不要你出錢啊?人家員工就老闆一個,你要他在後面炒菜做飯給你吃,前面客人吃完沒付帳就跑的風險誰負?你入座後老闆因為忙著做飯給別人吃,沒看到你而沒來幫你點菜,這時你又要怪老闆沒用了嗎?這種人就是會幹出隨便闖快車道,被車撞了就說是駕駛沒看到他,是駕駛的錯,要駕駛賠償他醫藥費的鳥事!自己找死就不要怪別人砍嘛!

  這與其找政府負責,不如請家扶中心出來要政府法辦這對父母,告他們虐待兒童才對。(這是氣話,畢竟小孩真的很無辜,新聞上的父母又不見反省,實在莫名其妙)(美國搞不好就會這麼幹……)

  然後,說了這麼多,平民百姓就是希望政府能拿出LP來管管事情嘛,結果你看看政府管了什麼?他們要速食店不得推出晚上十點過後薯條買大送大的促銷方案!

  你知不知道大薯買一送一,對我們這些熬夜鬧飢荒的窮苦研究生而言究竟多重要啊!我去你的健康啦!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再不寫七月就要過去了,我會變成有了噗浪就荒廢部落格的那種無能傢伙。(不管哪邊都是無能)(我現在只會說這種冷笑話了,真不想成為大叔啊……)(然後我現在旁邊放的書竟然是銀魂。是銀魂啊!你能了解我對自己的絕望程度嗎!超級絕望啊!)(到底要囉嗦到什麼時候)

  總之,空知猩猩在閒聊的時候提到了上完廁所都不關燈這種事。

  為什麼有人上完廁所都不知道要關燈啊!?我真的不懂隨手關燈這種習慣到底有多難養成,離開一個地方,就把那個地方所有會動有反應的東西通通都變成死屍這樣很難嗎!?(會覺得簡單的我倒想看看)
  --會這麼介意是因為我家剛好就有一個這種人。全家人裡面就他會這樣,我真搞不懂他怎麼能這麼優哉,每次忘記關燈後都會有人唸他,但他每次離開廁所就是會忘記要關燈這件事。

  到底為什麼會忘記啊!上了幾百次幾千次廁所,就等於被念了幾百次幾千次耶?為什麼還是會忘記!

  我超介意的,上完廁所不關燈這種事,還有開冷氣就吹到天亮這種事,還有離開座位不會把椅子收回去這種事。雖然我從來不打掃、從來不整理房間,但我完全不能忍受東西被移動之後竟然沒有主動歸回原處。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有「物歸原處」的習慣,所以就沒有定時打掃的習慣了(不要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啊啊,罵出來之後爽多了。大家!書看完之後一定要放回書架上,然後書架上的書要照作者和類型分門別類放置妥善喔!(妳到底是有多龜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