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標題純唬爛,口試前幾天跑去跨年旅行的我認識的只有我而已。(但我知道我絕非史上第一人,同樣來這套的歡迎答有哈哈哈)

  是說從去年九月學弟妹進入管科所開始,因為認識了小愷這以食為天的可愛女孩,突然我們辦起了「美食團」這種巧立名目外出花錢的詭異活動,說好隔個星期去吃有名的餐廳,但其實只是找藉口聚餐玩耍。玩耍到了十一月,突然想到還有個終極任務沒玩過,就說好一定要來跑這一趟--於是有了這個跨年之約,成員就是美食團扣掉要準備期末考的學弟妹。即使我把口試日期華華麗麗地選在1/10,12/31~1/2這三天我們還是堅持出遊。

  反正該好的到時候早就好了,沒在怕。事實上,回程經過宜蘭時我還買了名產當口試用的點心,看看我多有心。

  總之,這個跨年不是從12/31出發那天開始算的,在那之前還在研究室裡罔顧進度地研究行程,最後終於決定跑武陵和宜蘭;本來還想殺去台中的,但各種因素交雜下,就決定不要安排這麼緊的行程,大家悠然愉悅地跨年才是王道;確定行程後,連整頓裝備都整團帶去英專路逛夜市,一整個迫不及待。

  因為行程總長蘋果大說,武陵農場到時候會很冷,物資總長陳大姊就買了整包暖暖包作後備物資,我和周小柔還買了手套毛襪各種保暖用品,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是出來玩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想到我今天又作夢了。我覺得這可以歸咎為我看了漫畫,因為劇情的梗是相似的。內容大概是我和某個小精靈同化,我和小精靈都是好人,可是我們有壞的部分。某個貌似賢者職位的同學說,這是少年一分為二,再二分為四,沒辦法,當時我覺得他的形容頂帥的,我和小精靈是一體而又對立,總共有四個。

  總之,因為我和小精靈不一定誰好誰壞,我們應該彼此牽制;於是同學們(從國小到研究所熟識的臉都有出現,我是多想他們)貌似要把我關在某個遺跡內,而這一關好像是四年。四年後我可以出來,到時會耗盡力量,像一般人一樣生活,但最後反正還是要再進去。這也不是第一次關了,把我關起來也只是為了讓我和小精靈能使出全力制衡彼此。這是我本人同意、認可的,而大家(貌似包括我)都覺得很有趣、很開心,有人在逛遺跡,大部分人在準備宴會。但我曾經想逃,裝作「我沒有想逃走」的樣子跳過圍欄出去,但只是到對面的便利商店要杯水補充體力,接著就回去了。

  在遺跡內,有一些女孩子的衣服,可能是一整個更衣室,畢竟是別人拿來給我看的,她拿著的衣服和她身上穿得是同樣的圖案,但她一副沒有發現的樣子,拿著那件衣服過來跟我說她覺得這件好看,另一個人又拿來一件,上面的圖樣和我的一件衣服一樣。我覺得古代的衣著圖案和現代的衣著圖案竟然一模一樣實在很值得研究,一定有什麼內幕,但她們都不在意。然後宴會就開始了。

  其中一個參加者是我父親。我們都很開心,但我父親好像不是,我看不出他的情緒。他中途離席外出,再回來時我堵到他,一與他獨處我就難過了,哽咽著跟他說:「希望我出來時還能再見到你」,他卻跟我說「可能沒機會了」,接著我就抱著他哭,因為我不希望四年後看不到他。我怕他在我閉關期間衰老,而我沒機會陪他。

  然後我就醒了,知道我真的很愛我的家人。一早醒來因為做夢而哭真的很令人難過。

--

  我不想再夢到說長輩會衰老而死去的夢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4 Tue 2011 11:05
  • 作夢


  我從小就是個不太作夢(記得夢)的孩子,總是一覺好眠到天亮,唯一記得的夢是個惡夢,那已經是小學的事了(大概三年級?),裡面滿是現實生活中的同學,但就是很可怕。大概是有個同學的朋友讓我覺得很害怕所以會變成這樣的夢……當時我還從夢裡驚醒,整個人從床上彈起來這樣。當時我就覺得我是個不夢則已一夢驚人的孩子(蝦小)。

  但長大後,就慢慢會留下夢的印象。如果清水玲子的《最高機密》沒唬爛,人類做的夢偶爾會有那種壯烈到難以想像的格局,但其實會留下印象的夢好像都比較生活化,比如我某台大圖資友人體虛殺手丁,他會記得(寫出來)的夢都是有角色有劇情的;但我根本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到的都是在考慮中的問題。

  嘛,不是人生的問題,都是些小事。譬如我這次就夢到跟娘親提起要不要讓我的親親好同學住我家上班(意思意思收個房租這樣),但我娘跟我說我外婆可能天天會來住,還說她來日不多……

  我對我的潛意識稍微有點絕望。

  不過本來就是有邏輯的東西比較容易記住就是了。所謂「有邏輯的東西」大概就是現實中可能發生的合理事件,因為有這種預期心理,才有人能做出「預知夢」這種東西吧。

--

  今天中午過後要回淡水~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