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看完的當下,並沒有什麼想寫讀後感的宣洩需求。老實來說,就是結局並不受我喜歡、也沒有當初看完後傳那種「終於告一段落」的滿足感動,感想自然不豐;但刺客系列畢竟是讓我堅定西方奇幻領域的領頭羊(以至於對「時光之輪」情有獨鍾),即便活船比較像外傳,和刺客本身沒有什麼關聯,對我來說仍是刺客的一個部分;加上,很莫名的,我非常喜歡的角色在BBS或某些心得區中被大眾當成雷角色,諸此種種讓我頗想為他說些什麼。
  雖然我覺得該等到重看後傳之後,再來寫這部分的感想會比較透徹,但後傳與活船的牽連甚低,又懼於看完整套活傳的內容又要被忘得七七八八,如此說來怎麼堅持也是無用,閒著無聊乾脆就來寫。

  --其實最主要是我懷疑我快要把溫德洛記成溫洛德,或者已經記反了。(掩面)

  我覺得「魔法活船」之所以好看,一來是劇情多軌同步又環環相扣,分散各處的主要角色們在各自的舞台縱情表演,看似脫離軌道、再也無法歸順的行動與發展,最後卻能成為導向結局的關鍵,出奇不意的情節層出不窮,讓人代入後便無法淡出;其二是因為裡面錯縱複雜的人物關係,有許多感人肺腑的部分,不只是兩性關係的迷惘,家族關係的矛盾更是。
  興許因為「活船」是個家族事業--家族活船必須有具血緣關係的子女在船上才得以甦醒、出航--而以貿易為主要商業活動的繽城,擁有「活船」的早期移民自然形成具有勢力的「世家」,當繽城的規則因為「外來文化」而逐漸改變,世家所擔負的家業、聲名等,皆由身為主角的子女們(或父母、祖父母們)傳承與轉化,而成為重要的劇情開展,讓人知道就算是最幼稚的孩子,也能夠比父母還堅強。

  這樣的說故事功力與寫作能耐,真不是尋常可見那種僅能描寫單一人物群、單一立場甚至單一事件演進的故事可以抗衡的。我甚至看不出羅蘋阿姨到底算不算有埋梗,這裡寫寫那裏畫畫,突然間一切都湊在一起,就一切都圓滿了。

  (以下不劇透寫不下去,請自行走避。)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