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再混下去一月就要過完了……二月寫一月的事感覺很糟--但說混,也不過十天而已。

  距離拿到畢業證書,不過十天而已。總覺得恍若隔世啊。

--

  1/10口試後我有多焦躁,好像前幾篇網誌提過了。但讓人驚奇的是,我花了僅僅三天就把這些問題給解決了。只能說,真要做的話,沒有什麼是真正可以阻擋的;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果然有一番道理。尤其在論文皮必須選金黃色的時候。(欸)

  其實寫完到上傳,花了我一天的時間。不是說上傳很花時間,而是寫完的當下,我真的什麼都不想做;但收尾的動作總是要有的,像大部分小說故事寫完之後總得來個後日談,光是當下結束是不夠的。但上傳之後,又花了整整五天的時間--前幾天是系辦辦活動,太忙來不及審核,最後一天是我上傳與登記的內容一直有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來來回回費了好一番功夫,才終於讓系助理幫我按下「通過」那個按鈕。在這段漫長的等待期間,我只能和周小柔一起在研究間看韓劇「還想結婚的女人」,一部一開始還滿有趣的,到後來就覺得很煩的連續劇。(XD)

  而審核通過到領畢業證書,就只花了一天。半天印論文、半天跑程序,畢業證書就到手了。

  只可惜某廖姓教授想早點回家,沒有看到他學生的畢業證書,也沒機會和他學生與他學生的畢業證書合照了。(攤手)(但其實除了我以外,也沒人和它合照過就是了,有夠寒冷)

--

  畢業這件事,稍微有點百感交集。四年半的時間,並沒有久到什麼地步,要說捨不得實在是說笑了。但隱隱約約就是會有些回憶歷歷在目,最可笑的大概就是這樣的事實與這樣的自己吧。如果說會有什麼依依難捨,那為什麼不趁大家還相處得來的時光好好的經營一下呢?但總之,這就是最後的結果。

  大學時期,倒沒什麼特別可說的,社團的朋友們很有趣,你們發的「畢業證書」至今還留在我桌上,不曾丟棄。研究所時期,雖說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外向活潑的一段日子,但還是少不了自閉的本行。一邊直來直往一邊想著「誰會為此受傷」那可真累,所以我是一面梗直一面自閉,所謂歡慶活動大致上都不想參加,慶生會也沒辦法打心底開心祝福。從大學活動開始,那種「目的為慶生」的慶生會我真的吃不消,反而是「目的為聚餐」的慶生會安逸許多。

  天底下每個日子都是一般過,特別要說誰最重要、特別要祝誰該開心,那簡直是不可思議。

  因為這種個性,就像某個和我一樣說話耿直的愛家女孩說的,一不小心朋友都得罪光了。

  有些人好容易受傷。我也是很容易受傷的人,但我盡量讓這個傷害歸咎為「是我自己要這麼覺得」的,畢竟沒有人是要刻意去傷害誰,於是只要轉換想法,很快就能恢復健康。但有些人就不會這麼覺得,反而逼你要改變。那些是想起來還是有些後怕,忍不住要覺得:幸好我已經畢業了,有些事已經不用繼續面對。

  那些假裝自己很真誠,其實一直戴面具做表面功夫的人們。有些是表面上和善,讓人誤會「你們是朋友」,但其實只是偽裝過度的禮貌,在享受自己八面玲瓏的優越感;更可怕的是表面上感情很好,私底下就講你壞話--那真是可怕到不行。那種漸漸藏汙納垢累積淤泥的氣場,再待下去我一定發瘋。我寧可自成一格,也不想為了融入而跟著做作;但生活在團體中,做作卻是保護自己的唯一方法。久了,有些人就透不過氣了。

  那種狀況下,有些人曾經是朋友,卻突然就連陌生人也不如了。

  其實該說的話,謝詞中都寫得清楚明白。真的有過恨開心的時候,也真的覺得能這麼無憂無慮,毫不考慮人際關係的運作便傻楞楞地上山下海,非常非常愉快、非常非常真誠、非常非常青春,非常非常像學生。要說捨不得,就是之後,再也沒有這麼不顧一切的餘裕了。

  要說捨得,就是畢業,真的讓我鬆了一口氣。

  走吧,走吧,總要學著自己長大。

--

  謝謝大家,陪了我半年、一年、兩年、兩年半還有不可思議的四年半,還有可能的未來。

  我先走一步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完稿well done的那天(1/13)就應該寫個記錄才對,但我這幾天實在太想睡(絕對不是熬夜修改論文,我才沒這麼傻,我只是傻到半夜不睡覺在看小說而已(靠)),加上審核與離校程序手續莫名繁雜拖延,讓我覺得這一切根本沒完沒了似的,就沒什麼心情寫部落格。雖然完稿當下我滿興奮的,還跟研究間每個正在拼命準備期末考/改考卷/趕進度的一群同學give me five,弄到他們很煩這樣。XD

  但總之,之前被戳到體無完膚的各種問題點,大致上都算補好洞了吧。增加的頁數只有一頁,但我誌謝就寫了剛好兩頁滿,所以我的論文頁數又朝190P前進。幸好是沒超過這個數字的打算,所以「管科最厚」的名人堂理應該不會有我林某人的名字。謝天謝地。

  另外,理所當然的,我的誌謝詞裡沒有謝父母的空間。我是覺得這樣不太好,但真的就是放不下,想說就算了。倒也不是說不感謝父母什麼的,只是這心情說起來實在太複雜,那乾脆也不用說了。表面的感謝一點意思也沒有,又不能真的寫上「感謝母親大人對女兒的學術之路的百般阻撓,才讓我能憑著一股反骨的硬氣寫完這份論文」這種大逆不道的言論。反正這一整家的人都要為了莫名其妙的對象(也就是自己這一家人)不斷犧牲奉獻啊。家人就是這樣,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重點是他們也不會看。

  我只是在想,不在誌謝裡提父母的學生究竟有多少。

--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兩點十五分時被指導老師說了第一聲恭喜。握了倪老師的手,被他驚呼:「怎麼這麼冰」(對不起月經來手腳冰冷),隔著桌子死都要握到劉老師(主委)的手,聽到指導老師和倪老師隔空開玩笑:「我們家的冰山美人」(美個屁),輪到指導老師時他伸出手,我卻說:「我們應該要抱一下啊」就緊緊擁抱,這時輪倪老師調侃:「我看到經國先生的女兒和父親擁抱的畫面」還啥的……這梗有點難懂,所以我只能靦腆地笑,然後離開教室請EMBA學姊來進行下一場的提報。

  至於提問如何慘烈、修改內容如何兇猛……倒沒什麼必要一一細數,我只能說,我修改的內容,其實足夠再寫個兩本左右了……馬的爆字數爆頁數,我究竟是多有才啊?(痛哭)

  至於所謂「口試完的鬆懈感」……抱歉,不曾存在過。我最鬆懈就是口試前三天狂睡覺租漫畫看小說消耗卡通的這段時光。之後就是糾結糾結糾結,而且為了輸出時程啥的,這修改必須在這星期了結他,但這星期的行程之豐沛……可說是絕望般的幸福又或者是幸福到底的絕望啊!

  說實話,還不到可以恭喜我的時候,收著吧。(眼神死)口試完了之後等著的不是雨過天青的舒爽,而是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進度地獄啊!

--

  僅此記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