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純粹論文寫煩了。

--

  有些組織,做事滿迂迴的,以為只要把規定弄的模糊一點、標語弄得好聽一點,手法就可以霸道一點、觀念就可以無理一點。但說穿了,不過就是預算問題。

  本校本學期開始推廣所謂「蛋漿無菸城」計畫,於是撤掉吸菸區,希望蛋漿學子全部不要抽菸。這對多數不想吸到二手菸的同學而言,無疑是個德政(這句話我好像在哪裡說過科科),紛紛為學校這個維護同學健康福利與維持校園環境清潔的有骨氣的動作拍手叫好。然後,失去「吸菸區」這個國境的癮君子們,只好像某國家幾世紀前國破家亡時的狀況一樣,顛沛流離到其他國家,隨處圍個地方就當自己家。而因為癮君子只能處處為家地找個偏僻的地方假裝附近沒有外國人就開始解饞抽菸,擁有地權的一般不菸者聞到菸味時就會憤怒:不是說了無菸城嗎?是哪個白癡智障這麼不尊重人,膽敢在我國抽菸!於是菸與不菸就開始真對彼此的尊重問題開始戰了。
  雖然透可版上並沒有真正的戰文,大家都盡量理性面對,但行文或回文或推文的角度,大部分仍是單面的,讓人看了有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讓不想接觸菸害的人吸到二手菸,這無疑是癮君子的錯。誠如每次討論菸害時一定會提到的:二手菸對健康的問題之論述,在公眾場合隨性抽菸絕對是不適當的;但「抽菸」本身,卻沒有對或不對可以或不可以的立論,有的只是「觀感」問題。在這樣的基礎下,沒有人有權力要求其他人「不要抽菸」,至少單憑學生組織不行。若學生組織可以,那搞個學生義民團,看到有人抽菸就衝上去圍勸,那癮君子在學校犯戒的情形絕對可以有效減少,問題是學生們沒人進行這樣的組織,暫不討論是否怕麻煩,主要原因是他們自認沒有這樣的權力,害怕自己的立場反被受譴責者顛覆,所以不會這麼做;但說真的這樣做並不是不可行……至少比在網路上嘴砲有用多了。
  總之,本文的基本假設是:抽菸或不抽菸,是個人的選擇,絕對不該阻止或強迫;而需要討論的是:抽菸者要不讓不菸者吸到二手菸,該怎麼做。

  基本上抽菸與二手菸害是個絕對互斥的議題,因為有人抽菸就絕對有菸害、有菸害就等於有人受害,但在「抽菸自由應當被尊重」的前提下,無論如何都必須有協商的空間,於是學校曾經設立吸菸區,讓有菸癮的同學能在自己的領地內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而不願接觸二手菸的健康寶寶們則退讓一步,不要進入那道國界;為了在滿足癮君子的需求的條件下,讓不菸者必須做的退讓達到最小,學校將吸菸區設置在一般人不管有事沒事都不會去的校舍屋頂,以及雖然有可能會經過但不管有事沒事都不會走進去浪費時間的福園迴廊等幾個地點。吸菸區的設立,對癮君子來說無疑是個德政,但很遺憾,部分癮君子不曉得感激,弄得吸菸區隨處菸蒂,嚴重破壞校舍美觀與校園環境,於是學校對這群不知感恩的白癡們施以懲處:取消吸菸區,讓蛋漿大學走上頂尖無菸城的高道德之路。

  乍看之下貌似很合理,但不知是否有人看出其中矛盾的端倪?沒錯,在這則線性規劃的案例中,因為增加「維護校園清潔」的限制式,學校求取最佳解的方法是把最初的條件式--讓癮君子得以排解抽菸之生理需求--整個給砍掉了。就線性規劃的邏輯,這根本不合道理,畢竟若兩條限制式就讓題目呈現無解狀態,直接砍掉條件式並不是解題的正確手法,正確應該要調整資源,或者是對各個最接近最佳解的解決方案進行多準則評析,選擇「最接近最佳解」的「最適解」。
  為什麼我說「取消吸菸區」並不是最適解?理由很簡單,有個限制式的要求完全不滿足,即學校沒意願滿足學生的需求。這種規劃無疑是錯誤的。若要滿足所有限制式(環境與吸菸v.s.不菸者的權益),個人認為在吸菸區增設菸灰缸及清掃人手--就像垃圾處理區因為垃圾數龐大而增加垃圾桶與清潔員工的清掃次數--將可有效滿足兩道限制式,以達到最佳解;也就是增加「吸菸區消費」這項人工變數。

  但基本上,吸菸區設立當初就該規畫足夠的菸灰缸及清掃人員,之所以缺乏規劃、甚至問題出現後仍不願增加,我可以想到的原因,只有「吸菸區消費」這道人工變數,在學校的資源規劃中,恐怕是「≦0」,在求不菸者最小退讓的目標式下有規劃違背,所以學校乾脆直接改解,將目標式改為「預算最小」,而限制式為「支持學生-反對學生(癮君子)≧0」,最佳解會變成「取消吸菸區」。這完全違反當初規劃吸菸區的初衷,無視部分學生需求,讓蛋漿大學自身成為「不吸菸者才能就讀」的道德學校。
  但學校不願自己在他人眼中的觀感是「拒收吸菸生」的大學,於是僅在校園內宣導「本校政策為『創造蛋漿無菸城』,所以請同學不要在校內吸菸」,而非直接告示「吸菸者勿入」,但實際上卻以硬體措施張顯自己對吸菸者的排斥與不尊重,並任由邏輯不周的反菸道德魔人與不菸正義魔人對癮君子發揮他們的魔性進行強詞奪理的論述,將罪責轉嫁於吸菸者,而非規劃失當/不願增加開銷的學校。這就是學校進行「規定模糊化」,以隱藏自己施政不周全的錯誤以及想降低預算的本心。

  在弄不懂學校的自私政策、也看不透自己根本不懂什麼叫尊重的情況下,不菸者在學校的隱性操控中成為校內大黨,義憤填膺且自以為是地以「尊重」及「權利」為論點,譴責校內所有的癮君子同學以及願意接受癮君子習性的其他人,甚至對他們進行人身攻擊,無視他們所需要的「尊重」與「權利」。我真不懂他們何以認為自己的立論言行站得住腳。

  在我看來,要完成「蛋漿無菸城」,應該進行校內立法:吸菸者當以死刑(退學)論處,亦即直接無視癮君子有人權、可自主操控身體、有利用菸品慢性自殺之權利一事,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當然,此行有個更大的法條擋在前面而宣告不可行(自然是我們偉大的憲法),據此,要求校內全面禁菸不也是根本的不可行?但不願回歸最初的求解問題的學校,只能選擇以最模糊的方式模糊所有不合理的作為,再藉由根本沒發現這一切不合理的不講理的反菸人士們的盲目掌聲來驗證施證的正確與否。只能說,學校這不合理的政策確實是政治正確的政策,畢竟歸根究柢,就是不把吸菸者當人,事情比較簡單啊。

  據此擴大解釋:當你發現自己的權益受損,不要意外,因為對那些主動行為人而言,你不是人

--

  不要問我這篇文章是啥小,我也想問。(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有一天,我們一群碩二老人跟隨碩一小學妹進行永康街湯包滿貫大作戰(失敗告終,很撐)後,我們(我)約定了隔一周的周一都要找個好吃的來出團。於是我們幾個人就號稱美食團,每天都在想「下次星期一要去哪裡吃什麼」。雖然此活動不過辦到第二次,但希望能第三次、第四次得這樣辦下去。至少在我最後這一學期,能好好的把台北想吃想玩的好好走一遍。

  這次的行程長這樣:咖啡弄→阪急百貨→誠品→迎新夜唱。

  其實主要是因為有迎新夜唱,才會把百貨公司和百貨書店放進行程裡面,如果沒有這回事,應該會有第二攤的美食地點才對(大概啦)。咖啡弄還不錯吃,雖然大家都說很飽,但我和周小柔……應該還有裝個餛飩湯的潛力(菸)畢竟不過是兩片四分之一的鬆餅和一個半的三明治,到底是能多飽啊你們?囧

  一行八人,隔壁四人是兩兩分攤(A組好朋友(其實是母子(被陳大姊打爆))與學長學弟),我們四人因為顯然其他三人在點菜方面非常猶豫不決,我稍微問問隔壁要點些什麼,就把他們沒點的聽說是推薦商品的都給點了。(喂)反正我們有四個人、又什麼都想吃,慢慢分一定分的完啊~事實是我們四人的餐點也清空得很快,聽說菌言同學誤以為我們是餓死鬼。w(但我和周小柔的人生態度也是死也要當個飽死鬼……)
  --不過話雖然說成這樣,其實平攤下來,大概就是一人點了一種鬆餅或三明治的程度。並不是真的爆多超多非常多啦。只是我們這邊一盤有四個人吃,清空的速度當然快。

  咖啡弄吃完之後就去逛阪急。雖然之前一直聽了很多阪急的消息,但主要都是女王大人在噗浪上轉達對台北人癡癡排U牌的隊的嘲笑以及NTCB女青們貼的一些點心圖,何況我本人本就不太習於逛百貨公司,所以這一路下來多是走馬看花。不過阪急很多衣服專櫃充滿了夢幻少女氣息,一時間有種少女心全開的感覺。另外也看到好想買但好貴的鞋子(鞋子荒←除了靴子沒鞋穿了的窘境,幸好最近天寒),要不是其他在前面走很快,我可能當場就試穿那雙鞋就想帶走啦!(拍額頭)
  --等我娘親回國後,真想把她拉去阪急讓她替那雙鞋付帳。不過她回國也是約兩周後的事,加上調養什麼的……鞋子都下架啦!>皿< 這是逼我星期五就去故地重遊、先買鞋再和老哥吃牛排的意思嗎!我很窮耶混帳東西!

  儘管在阪急可以發揮無限少女心,不耐走的周小柔和對人潮感到不適應的小學妹其實半途就累了,但因為迎新夜唱的時間還沒到,不能入場,就只好晃到隔壁的誠品去。結果我們在阪急逛半天,靠過高的單價守住的荷包,最後卻在誠品失守;但也只有陳大姊和張Vickey手上有戰利品,其他人還是一毛不拔很吝嗇啦。XD

  之後就是歡樂愉快喧嘩熱鬧的迎新夜唱。聽陳大姊說我被分到研究室領導團體所在的那間包廂,但思考了整體包廂分配狀況,我決心跑到有陳大姊在的那間包廂。我覺得事實證明我是對的,因為隔壁包廂一開始就灌酒,又熱鬧又吵,總覺得待著會非常痛苦(大概就是小圈圈問題,事實上包廂分配充滿了小圈圈衝突問題都不知道怎麼分的←對,這是抱怨)。聽說後來還把學妹灌到喪失行為能力,把廁所吐得亂七八糟不說,一直到第一攤散場了還連如廁也不太能自主行動。真搞不懂那些學長姐怎麼照顧人的。= =(對象還是我心中的那朵花唉呀呀,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
  --不過我們這間包廂也把碩一班代灌到吐就是了,阿彌陀佛。(合掌)

  是說一群醉鬼全都是碩一學弟妹,兩個班代一個倒了一個嗨了,歌王龍貓先生也醉到語無倫次……我想碩一之後應該很多話題可以熱鬧講。但我衷心希望醉倒的學妹能平安回家,你們有好朋友帶你回去真是太好了。其實應該要由學長姐陪同送回去,但這屆大家(包括我)應該都沒人想負責就是了--因為負責人(主辦人)們通通要續攤唱到十二點,提早走的也都零零散散地走,是能怎麼負責啊呼哈哈。反正大家都多大歲數了也不用整隊齊步走,安心安心。(翹腳挖鼻孔)

  啊,我沒有在不高興。事實上我因為希望能讓自己這個包廂嗨一點,還努力模仿蘆葦喂,有人唱歌叫幫叫囂、唱完就帶拍手,只差沒學葉蛋蛋(俺國中同學)帶波浪舞了,但因為我本身不是嗨咖而是自嗨咖,當然就半途而廢自己抓Mic來唱爽了。(喂)不過因為人太多,唱的都不是自己點的歌,當然就沒有唱到爽。我們下次去私揪吧?(啊你不是很窮?)

  總之,因為發生過這些那些事故,整個班級的團體活動我還是會覺得不太舒服。(攤手)但這不代表我玩的不開心,只是和朋友在一起的玩跟團體中的玩還是有感覺上的差異。而因為這種差異感,我儘管已經走了一天、唱了好多首歌,回到家之後還是換衣服出去跑步了。總覺得不跑跑身體怪怪的。這大概就是熱鬧過後的空虛感吧,所以才要用汗水來模糊一切。

  不過我這星期的行程很滿。等一下要幫論文家族裡的男同學慶生、星期四要和美食團成員去上星期約定好的麵包吃到飽餐廳晚餐、星期五要和老哥吃Chili's、星期六就是NTCB女青們的手術前祝願聚餐……唉唷,唉唷唷。我看我還是多跑幾圈才是上策。(扶額)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度焦慮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至於一焦慮就開始看沒用的東西、做沒用的事,更不是一回兩回的事。今天有人邀我出去玩的話我去的,儘管明天就要出去玩了。

  昨天花了一天的時間把「戰鬥司書」的卡通版看完……很可怕,不要看。(掩面)我不承認那種尤莉那種尤奇納佐甚至那種沃肯。(淚)那到底是哪裡來的搞笑角色啊!統帥全軍掌握全局的英明冷靜、一夫當關的萬夫莫敵、大後方的指揮若定,這些帥氣與威儀都死哪去了?最後大戰的沃肯分身甚至很噁心!

  咳,那已經不是重點了。(菸)

  總之,繼我星期四於操場跑步後,讓正要關門的飲料店請了一杯芭樂之之後,這次去跑步又讓我好像解決了這半個月來的困擾。是說我一直覺得行銷地圖很難畫,但我突然感覺:把第五章第二節寫完之後,行銷地圖應該就畫得出來了,只要這樣那樣大概就有經有緯有世界了--這些都是肉體在跑步精神在神遊的途中受到大宇宙啟發突然有的感想。

  總覺得今天也該去跑一跑。昨天因為下雨,其實沒有怎麼跑,只是撐著傘快走罷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覺得最近(?)會覺得很厲害很想繼續看的,多是這種類型的輕小說,但要說最近,也不過是我個人的最近,實際上這些書都已經出過好一陣子了。

  以前幾天才終於看完的《戰鬥司書》為例,完結篇根本是暑假的東西,更別論第一集到底是多久以前了。這部已經連卡通都沒人要討論了,我卻是這星期才終於看完。累格的藉口要多少有多少,倒也不用特別找個合理的說嘴。總之,除戰鬥司書以外,還有差點要看的《DuRaRaRa!!!》與《Baccano!》,貌似都是以非單一主角構成的故事。
  不是說這種故事很少,但「角色多」和以「非單一主角為架構」,對我來說多少還是有些不同。不論「角色多」或「多主角」,在構成上面,多多少少都會有個一以貫之的存在,讓讀者知道「他就是主線」的主角;但以我看過的《戰鬥司書》,和稍微看過的《Baccano!》,都會讓人陷入「到底誰才是主角?」的困惑中,後者在這方面更有難以匹敵的成就,就是看著《Baccano!》,根本不需要考慮「主角」這件事,你只要跟隨事件的條件與發生狀況來感受結局的撞擊便可,至於誰在其中擔任什麼角色,等你能從那個混亂的故事中取得絕對客觀的角度後,再慢慢思考也未嘗不可;但《戰鬥司書》和《Baccano!》的狀況不同,這故事幾乎每一本都有一個主角,每個主角寫的是不同的故事(也就是屬於主角的「書」),但這些不同的故事,到最後卻能串成一個結局。
  能作到這件事,也是到後來,才瞭解一切都是石劍的功勞。因為它想看完成為魔王的救世主的故事,於是把與之相關的人物的故事(書)傳遞到有可能延續這個故事的人手中,並看著他們的行動與結果,於是讓救世主的故事能走到結局,也就是「成為書」。

  我覺得《戰鬥司書》很精彩,一來是文字閱讀的感覺很好,有種日本小說(更尤其輕小說)中少見的扎實感,二來是這種「主角與故事」的關連性。主角們有自己的故事,但囊括這些故事的母體,卻與主角們沒什麼關係,但結局卻無庸置疑的是母體的故事。看完的瞬間我有種可笑感,卻又不得不佩服作者在安排架構上的能力。雖然要說是他出人意表,不如說以「死亡」為故事寫下續篇的作法,真的太少人願意嘗試、甚至是從來沒想過的吧。啊,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出人意表。所以我上面的形容詞到底該改成什麼?(喂)

  總之,當我在研究間看卡通,而同學問我「這個人(哈繆絲)是主角嗎?」的時候,我真不知如何回答。

  沒錯,代理館長確實是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但以故事的角度而論,她是主角嗎?但要說她不是主角,那這些失去了她就無法完成的故事,又算什麼呢?可縱然如此,我也沒辦法說哈繆絲是故事的主角,畢竟從「戀愛爆彈」到「世界之力」,只有在她能力發動前後,故事說明了她身為道具的來由與作用,以及使用這份能力的舉止之外,就沒有以她為重心的敘說了;但話說回來,從「戀愛爆彈」到「世界之力」,只除了「神之石劍」、「草繩公主」、「虛言者的宴會」與「絕望魔王」這四本作為中繼或背景/設定說明的篇章外,每一本書的成立,都是仰賴哈繆絲之手。幾乎每個部份都是以「殺死哈繆絲」為重心而產生的。

  所以同學一個普通的問題,就讓我陷入了苦惱。這真是個有趣的故事。

  會這麼有趣,一定是因為這故事總是把「已死之人」與「將死之人」作為主角來述說之故:行動的總是活著的人,但行動的因由卻也總是已死之人,所以會死的人和已經死的人,才是故事的主角。
  而在故事的最後才得以幸福的哈繆絲,因為在過程中根本不會死,自然無法以「主角」應有的待遇出現在各篇章,反而是以完成故事的最後推手,以一個殺手的身分出現在每本書中。但她終究是成就故事的女人。

  就一個「死後會化為書、成為供人閱讀的故事」的世界而言,讓死人/準死人當主角,實在是個非常恰當的選擇:讀者在讀的,就是這個人身故而化成的書--也因為故事的走向與撲梗的方式行就得是這種教條,畫家才感嘆「封面有很大的機率成為遺照」吧,因為,在該篇章擔任主役的人不可能不上封面,而擔任主役也與死相距不遠。也許就是有這麼個比美田中芳樹的殺人魔作者,這套故事才格外地有趣味。
  但和田中芳樹不同,我覺得作者非常仁慈。至少死者們是身為主角、或者有所作用而死的。就算是在戰爭中力盡而死,也只會讓我們肅然起敬,不至於向楊某人那樣讓讀者驚恐。

  而我讚賞戰鬥司書的表現,主要在於:明明每一本都是不同主角的故事,也就是讓讀者感受到每出一集便換個主角的難以適應感,但最後結合為一個結局的時候,卻不顯突兀;就算有覺得「根本不影響故事進程嘛」的人,卻因為這個人死了,而成為達成結局任務的最好用的工具。太作弊了這招,但也非常讓我感動。嗯,因為死人總是令人懷念不已,而夥伴們的合作無間也總是令人振奮激昂啊。
  這種感覺就像一篇篇的短篇集,突然之間匯流為大長篇的感覺。把之前的內容看作短篇的自己,就像沒發現自己的步伐對積雪結構的影響,然後突然就被掩埋了的山難者。自以為活在一片祥和中,卻突然就被天災滅頂,大概沒什麼事比這還要突然驚愕的吧?且不論山難的驚悚程度與悲劇性,《戰鬥司書》大概就有與這種衝擊比美的潛力。所以我覺得這整套故事是個非常厲害的故事。

  更重要的是,雖然每過一集就會換個主角換個角度換個事件,但因為有足夠的連貫性與目標感,可說是故事性很足,加上敘述手法足夠扎實、劇情進展足夠緊湊,結局的感動也還算夠,寫了十集這樣我可以原諒,還覺得相當充分飽滿。像《超人家族一家和樂》寫到第四集我就覺得好煩了,何況像《魔》系列那種從未拉近與結局的距離又沒有重心與動力的大作。(喂)

  至於要說這故事裡誰讓我印象最深刻,不得不說我真的覺得沃肯是個好男人。(掩面)看卡通(第一集)的時候,只覺得他是個天真到該早點領便當的無能者,但一看到小說,只覺得「哇靠哪來這種頂天立地的好男人」而感動不已。他可說是我既東尼斯之後,唯一感到「啊,竟然死了」然後衝擊了好一陣子的男人;而對東尼斯會有這種感覺,更主要是因為那是系列的第一本,完全被作者耍弄而掉入陷阱之故……雖然我也對他和絲柔的牽繫動容。但沃肯的離世,真讓我有種「天妒英才」的萬般遺憾。(菸)
  因為這種衝擊太深,以致後來哈繆絲怎樣我都不太想管了(反正好男人都死光了(誤)),又因為曾帶著這種隨便的心態看到最後一集,作者大作弊那邊我又再度受到衝擊。Orz 真有種不甘心的感覺,但又很高興作者願意這樣安排。所以,如果沒出什麼短篇集之類的東西,真的很難弭平我內心的憾恨不平……什麼DVD初回特典,是把國外讀者當作什麼啊!(淚奔)

  然後,以上說明與「神之石劍」與米蕾波可與阿梅爾沒關係。在那本的時候我因為煩躁而中斷了對《戰鬥司書》的閱讀,直到上次交了進度萬般焦躁才又重啟續作。我本來以為我不會看完的說,但真多虧了沃肯,我還是看完了。(菸)

  不管如何,我還是建議各位有機會可以看看這個從「預知能力者與人類爆彈的遠距離戀愛」開始的故事。其實,雖然這是個充滿戰鬥與廝殺的故事,但說穿了,這竟然是個穿梭千百億萬年的愛情故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兩個真的把上一篇那個亞曼金蛋糕啃光了……雖然最後是有剩一些,但真的都差不多吃得很乾淨。(扶額)
  不過我們約七點半吃飯,等到吃蛋糕的時候也快十點了,應該算是有休息吧。

  --之所以從吃飯到吃蛋糕花了這~麼長的時間,不是因為本烏龜吃飯慢(這次我比較早吃玩而且吃得很乾淨),而是我們吃完我覺得非常好吃的義大利麵之後,還是請了塔羅牌占卜師幫我們算算命。是說到了離開時我們才知道今天來算命的貌似就是老闆娘本人,我還一直跟人家問「時間到了沒」……真的,早知道是老闆娘,應該可以繼續聊下去才對,她人超好而且超用心的啊。XD

  是說這次聚餐,本來只是想挑個小餐廳兩個人吃個飯敘個舊就算了,但在找九月打折的餐廳的時候,猛然發現這間「夢見地中海美食坊」有附設「塔羅牌占卜」,說實話,我本來是覺得星期五的現場演奏比較吸引人,但阿酷看見占卜就覺得很有趣,所以要挑個有占卜的日子去--但後來才知道,其實周一到周五都有占卜師駐店啦,就算當天輪班的占卜師請假,也還有親切的老闆娘頂著。(拇指)--加上因為我搞錯吃飯日期,為了配合亞曼金十口味大滿貫的到來,這次聚會又延後了一星期,所以阿酷的生日從「當天慶祝」、「早一天慶祝」到變成「晚了一個星期慶祝」……
  但好在昨天去的時候狀況還不錯:雨小小的、幸運的還是有人現場自彈自唱、讓親切老闆娘親自占卜,加上上星期四貌似台北市下大雨,不是什麼好日子,最後我和阿酷都覺得「有延期真是太好了」。

  這間店的菜單非常有趣,長得很像卷軸!不過我們兩個顧拍照,都沒認真看菜單,店員要來點菜的時候我們才剛照完而已……就只能笑笑請店員晚點再來。

  本來想試試主廚特餐,但想到我帶了一個十口味大滿貫巧克力蛋糕來當點心,套餐類的東西我們就決定不碰,只點了主餐、飲料和嘴饞想試試的開胃菜。主菜的名稱很法式中譯,長到很好笑:我點的是「香甜白玉干貝杏鮑菇青醬義大利麵」、阿酷點了「北海道奶油帝王蟹腳肉義大利麵」,點菜的時候我們和店員都有點口語障礙。XD

  但若不是我有自備甜點,我覺得不點套餐很難吃飽。畢竟義大利麵的份量和普通比起來應該是再少了那麼一點,雖然我個人吃起來是剛好,但要推給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干貝看起來頂飽滿的,而且醬和麵很難得的不是貌合神離的失和夫婦,感情好得很,一捲麵嚼著嚼著感覺又香又鹹又有層次,完全滿足了我這幾天食不知味的煩悶。很有NTD220甚至超越它的水準,我吃得很開心。
  不過阿酷的奶油帝王蟹腳肉義大利麵因為放的真的是帝王蟹腳肉,他和蟹殼搏鬥的時間有點久,奶油麵涼掉之後說實話很難不噁心……不過我熱熱吃的時候覺得頂香的,不是會讓人很快就厭膩的那種白醬。只能說帶殼的食物真的不容易吃啊~(翹腳)

  不過前菜的脆薯就不曉得該說什麼了。我推義大利麵,但這個脆薯……錢太多、胃容量大的時候再點吧!(遠目)←這兩人還是吃完了

  感光度沒調回來就照了所以雜訊很多,當作給他馬賽克好了。(喂)

  是說我們一坐下,這位男孩也在差不多的時間就座,開始彈彈唱唱。因為我一直以為現場演奏是星期五才有的節目,所以和阿酷兩個人語帶驚奇地說自己幸運。說實話他唱得很不錯聽,是有技巧的唱法,但因為是在這種小巷子裡的小店,我還以為是哪個有星夢沒機會的人來打打工,結果出了店門時,才發現店門口有貼個「星光二班某某某現場演唱」的手寫佈告。我先驚奇於「星光二班耶!好神奇」,接著阿酷看見了時間就是我們剛剛的用餐時間,也就是我們剛才偷偷討論的那個聲音輕柔好聽唱技純熟有變化的男生。

  那一瞬間我們臉上的表情應該很怪異。畢竟我們算是坐在他的斜對面,要觀察他應該是最方便的位置,也有盡量注意他的演唱、不要不小心忽略成背景音樂,如此自以為尊重他的用心,搞半天根本是在汙辱。我們應該要尖叫:某某某耶!星光二班的!但事實是我們不但沒認出來,連他的名字也記不住,完全就是有眼不視泰山。XD"

  不過我真的沒感覺到有誰在他唱完一首後給個鼓掌之類的,任何駐唱應得的待遇,甚至在離開時還覺得貌似滿店都是駐唱男孩與老闆娘的友人,除了我們兩個之外到底有沒有普通客人啊那天?囧 可見宣傳真的很重要啊男孩。(拍拍)

  且不管駐唱男孩的辛酸,我們在吃飽麵後向服務生徵詢了占卜的計價方式後,就決定以包小時的方式請占卜師幫我們算算命。基本上,這是我第一次自主性地花錢算命,要算什麼根本也沒個底,倒是阿酷很快就想好了自己的問題。雖然說本來就是她說想玩玩看算命的,但這樣毫無準備的出現,現場才想問題也實在很有我的風格(不對)。

  但不管如何,算塔羅要問的類型真的就只有那幾種。阿酷是先問工作再問愛情,我是先問愛情再算工作。阿酷的算命內容我不方便隨便說(唉祝妳能度過這關,撐過去就是你的了),我這邊倒滿好笑的,占卜師好幾次露出難解的笑容說我的牌面好玄,我也好幾次倒在椅子上一邊笑一邊唉唉叫。XD" 是說其實好像我所有的問題最後都會串在一起,但其實我沒搞懂真正糾結的東西是什麼。(聳肩)

  算愛情的時候,對方說其實我應該有滿喜歡的對象,但因為各種現實問題而選擇觀望,還奉勸我:不好好把握這次機會,換了環境你就和他無緣了喔……

  噗!那個他是誰啊!我想問的是桃花運沒錯,但算出來的結果是我喜歡人而不是別人喜歡我喔?XDDDD 不過就算我努力把所有認識的人通通list起來,認真思索下去的結果卻是大筆一劃全部叉叉,我有種世界很崩的感覺。對方看我笑得一副不明就裡的模樣,跟我說:你可能會因為工作或學業問題而忽略這個人(指指某張牌),但妳對他肯定是有好感的!

  到底是誰啦!自己給我站出來!XDDDDDD

  最後我放棄思索這個問題,反正既然換個環境就不會連絡了,那一定很不重要。(喂)所以我就接著工作話題說:「這是我的下一個問題,我想知道我現在想的工作會不會成為我的下一個工作。」基本上算塔羅牌很麻煩的地方,在於一定要指定一個短期的期間,三個月六個月啥的,問題是我一月就畢業,環境變動性如此之大,算這些東西都很不方便。但工作問題算出來,占卜師笑得無比深奧。我看到牌面一堆數字牌也覺得無比深奧,但占卜師說的牌面很玄和我覺得深奧的地方不一樣,她說我這一算把剛才問愛情所得的結果完全推翻了。

  「你可能在工作之前先跑去談戀愛。」占卜師要解釋之前先是噗嗤一笑,一臉玄奧地說出和剛才完全相反的論調:「有個年紀比你小的人一直很喜歡妳,而妳可能花過很多心思跟這個人培養感情,但你們現在都在試探、觀望。」

  ……我問的明明是工作啊這啥小結論!(笑死)那個暗戀我的到底是誰,給我站出來,讓我賞你一巴掌!(XD)而且說到花很多心思培養感情,我對每個人都很好啊!這樣哪知道是誰啊?XDDD
  事情走到這個地步,要說到年紀比我小、又花了心思相處照顧的,我從學長姐到學弟妹乃至同學網友通通都可以在清單裡面耶啾咪!(去死)

  看我躺在椅子上抱著頭哀嚎一副很想知道工作問題的樣子,占卜師看著和算愛情時差不多的牌們(但正逆位全部反過來,到底在搞什麼笑)皺眉,和我一起嘰嘰呱呱囉哩叭唆好一陣子,得到的結論是「你這傢伙根本無心工作,所以你問的這段期間應該都會待在家裡」這種不知道是絕望還是理所當然的答案。我也覺得我這半年內根本不可能找到工作啊。但那個先跑去戀愛是怎樣啦!XD(很在意)

  但其實不管是工作或愛情,反正我真的也沒什麼企圖心,她怎樣說我怎樣笑,最後只好改問家庭:我一月就畢業啦,之後就要回家啦,這次回家到底會不會跟以往那樣戰戰兢兢擔心受怕呀?
  和愛情或工作那種虛無飄渺(咦)的東西不一樣,塔羅牌親身告訴我:你父母不和不是妳的錯覺唷啾咪時,讓我覺得塔羅算命好踏實!(欸)至於不和的理由我也覺得說得很有道理,真的就是彼此都很任性,失去了與他人共同生活時必須有的包容與溝通。所以當牌面用權杖ACE正位跟我說:「不管世界、魔術師如何逆位,你都可以高枕無憂」時,我真的覺得可以繼續鴕鳥好安心。(喂)不過占卜師的意見也滿受用的,我覺得我家人真的吃這套--只是我不曉得怎麼處理就是了。(決定無視)

  至於愛情和工作,既然反正我這半年肯定是當個家裡蹲,那我也就不用想太多,用力地給他XD下去就對啦!

  事後覺得差不多該收手時,占卜師一邊收牌一邊認真跟我討論我要怎麼發現我那謎樣的戀愛對象等等話題,雖然我覺得不管有沒有好感但反正絕對不會有結果的狀況下,我絕對不會去認真思考這類問題,但還是覺得占卜師的誠懇實在非常令人窩心,以至於阿酷結帳後回來時告訴我「剛才幫我們算命地其實是老闆娘」時,我真覺得我幹嘛一直跟她問時間啊沒禮貌!XD"

  算完這些有的沒的之後真的很晚了,但我們還是請店員把剛才收起來的蛋糕還我們,很努力的靠兩個人稍事休息後的胃把整個亞曼金吞掉。說實話,他們的生巧克力又甜又膩又苦,吃得我們臉很囧,但幕斯類、布丁類和水果類實在是一級棒。如果是紅酒洋梨口味的,應該會願意買一整個吧!但不管如何,十口味大滿貫時在是非常聰明的作法,阿酷對我的衝動行為表示非常肯定。(得意)(喂)

  之後就慌慌張張的回家了。(超級晚)聽說阿酷家那邊雨超大,但我回到淡水時就還好,走上山都沒問題。敗筆是我沒直接回家,反而跑到研究間上網收信,結果就是回家的時候爆大雨……囧 看來上帝(神之類的)要教導我的東西除了「孜孜不倦堅持到底」之外,還有一個東西叫「乾脆俐落」。(攤手)

  喔BlassReiter還有六集才演完,我好想準時睡覺啊……昨天看電視時我甚至恍神到連窗外的打雷閃電都無視了說。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