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算是滿喜歡吃巧克力的,但這次覺得,覺得,太誇張了。(掩面)吃東西會有罪惡感,這樣的人生實在太糟了!囧

  是說從上次浪上朋友開始聊杜樂麗,我就很想跟同學和買一個來吃吃看--畢竟自己吃掉一整個實在太貴也太多--但其中一個學長因為現金不足,希望把下單時間延到月底,於是就延了,突然浪上友人又開始聊亞曼金,剛好TKU TALK上在處理十口味綜合團購,一時腦衝就跟了,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我一天內就下了三個生巧克力產品。當初我是為什麼認為這兩個同一天下單的產品,收貨時間可以分開,實在是個不解的謎。

  事實是,這三項產品都在24hr之內前腳後腳地到了。

  十口味大滿貫團在面交時讓我等了一下。盒子乍看之下超級完好,但其實底下有些巧克力醬……
  感覺得到某種黏膩的不舒服。@@

  打開之後還滿精彩的。XD
  只是這樣弄得爛爛的,送去給阿酷當生日禮物,好像、好像……XD"

  不過我滿期待把它一個個切開一個個品嘗的瞬間啦。:P
  只是我把它放冰箱時側著摔到了,不曉得會不會變得更「精彩」。Orz

  且不論一開始就說好9/29晚上收貨的亞曼金,其實我在星期三下午接到杜樂麗的電話,跟對方約定了10/01(五)上午收貨,但我今天早上九點零五分就被電話鈴聲吵醒,說宅配送了一個冷藏包裹給我們警衛室,也就是杜樂麗就這麼提早降臨。Orz

  事實上,因為最近在追看Blassreiter,總是拖到三點多才睡覺,早上九點真的讓我非常神智不清,那一瞬間我還以為是鬧鐘,但拿出手機後看到號碼,才發現鈴聲和平常的鬧鐘不一樣。這到底是第幾次被宅配業者進行錯誤的起床號?為什麼宅配總是不懂什麼叫準時……Orz

  杜樂麗價格滿高的,但拿出生巧克力的時候我有點傻眼,因為真的非常非常小。囧(我好擔心被博班學長追殺XD)

  可是打開之後我就覺得小也無所謂了,因為真的非常香,香到我好想直接拿一顆來吃;但總覺得約好了星期五分食那就星期五吧……XD

  相較之下,松露巧克力還滿大顆的。www
  但因為包裝的關係,其實聞不到味道。

  好期待星期五分食巧克力的那天,但在那之前,我今天晚上才要和阿酷進行「麵食+六吋巧克力蛋糕」的吞食競賽。我、我……(艸)

  這樣狂吃,再好吃的巧克力都會變難吃啦!>皿<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基本上這部卡通是我老哥一直推薦我看的,看到第16集的時候,雖然眼鏡傲嬌宇白徹底打進我的好球帶(其實這凶暴的寡言眼鏡一開始就很得我好感),我還是覺得這個個性和作者想賦予他的不太一樣,感覺卡通一定是搞了什麼原創手法或如何如何的鬧崩了,於是當天卡通一整套沒看完就衝去漫畫店把整套租回來看。

  租回來看之後,才知道卡通和漫畫根本就是兩個平行世界……甚至有少年的死法和家庭背景設定完全不一樣的狀況,由其宇白和寬治之間的姦情變得完全不一樣(誤)--基本上我覺得這是卡通劇組深思熟慮後的結果,少年們一個個死去的狀態,也是卡通的方式比較有衝擊性和渲染力,但主播女、鋼琴女孩還有契約的矛盾,當然是漫畫作得比較恰當。我當然也比較喜歡漫畫裡面的宇白。
  --這和傲嬌程度沒關係,事實上卡通裡面的比較有嬌羞味道,漫畫就只是個性格很差的男孩。

  先不管這個。總之,我在漫畫裡面找到了卡通裡並不存在的腐點,一時間有點錯愕和冒小花。基本上卡通裡面只是普通的傲嬌而已(對妹妹),但漫畫裡面實在腐得很深,害我很想快點看到結局。不過我猜到下個地球延續戰鬥的應該是那個變態老師吧?XD

  以下當然有雷。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錯,就是中秋節烤肉。去年的中秋夜烤,我最後跑去和五專同學吃momo(然後被嫌棄弄的肉太鹹),沒真的烤到什麼肉也沒有夜衝,整個失敗,今年就跟大家一起認真烤肉看月亮,但還是沒有夜衝就是了,是說大家好像都烤得很累了。(從下午四點烤到晚上十點 囧)

  這次烤肉,我一如以往地將生火、食材處理與各種工作大方地交給其他人--是說反正工作站就這麼多,既然人手夠了,何必去給他們添亂?--於是就東晃晃西晃晃,默默地等食物熟了端盤子過去等人餵。像我這樣等人餵的人也是不沒有,甚至有個傢伙從頭到尾都坐在離烤肉架很遠的椅子上,等別人把肉都給他;相較之下,只是端著盤子到各個烤肉架隔壁「汪汪」叫的我,應該是好一點……吧?……(XD)

  只是一趟烤肉能說的東西幾乎完全不存在,只是發呆等肉熟然後吃掉然後繼續發呆--重複這樣的循環,倒也真是難得。

  也不是說和碩班棚有烤肉不愉快,但這就像一般的聚餐,就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吧?所以沒有特別留下什麼。
  真要說哪裡印象深刻,就是烤給我的香腸,咬了一口發現沒熟退回去,過了幾十分鐘回來還是沒熟。(默默吐掉)還有就是吃了很多青椒和筊白筍,和平常死吃肉的活動不一樣。但其他人大概就真的死吃肉了?
  --但這種飽而不撐的烤肉,這輩子倒真是第一次。

  在烤肉過程中,我一直懷念著那天在白爺家烤肉的時光。那火堆是真的暖暖的,肚子也真的是飽飽的,月亮也真的是圓圓的。那天好像什麼都很美好,到最後根本動都不想動,很想就這麼住在白爺家。不過最後還是被老爸罵回家了就是。XDDD

  差別大概真的是相處的方式和聊天的內容吧!昨天真的就一直討論食物熟了沒、什麼時候要烤什麼這類的話題。很當下,就只能停留在當下了。好平常、好平常的一個晚上啊!

--

  不知道下次用烤肉架在路邊烤肉,會是什麼時候?搞不好十幾二十年後,搞不好不會有了。不過反正我這種現代人也真的很不習慣這種完全的路邊燒烤就是了……(撥劉海)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說,之後就因為種種意外,突然發現家裡社區那裡的中秋晚宴是辦在今天。本來以為是中秋節當日的,所以規畫了星期一回家諸如此類,結果是馬上就被家人撿回去吃飯了。= =b 一堆計畫被打亂的感覺有點糟。


  然後花了我們一家子200的參加費,以及我本人一下午的精華時段,得到的新玩具是這種東西:

 



 

 

  是不是很令人吃驚?(掩面)這一套叫「委員賞」,是大樓管理委員提供的禮品,他還一次買了八組,我們家兩戶就好死不死抽到兩組。= =


  是說我還在驚嘆:委員長太有才了啊!竟然買骰盅當中秋節贈禮,是很清楚中國人的習性就是好賭又賭?--結果驚嘆沒多久,馬上發現事情不對勁,基本上大家的直覺應該是對的才對。



 

  沒錯,這玩意的確只是普通的杯子,我們誤會委員長了,他真的只是一般的凡人。但身為B856元老之一,雖然我不打電動,但拿到兩只平凡的杯子是能幹嘛?

 

 


  當然是拿來比大小嘛!

 

 


 

  這種東西我才不要把它當杯子用!


  總之,恭喜B856、賀喜B856,以後不曉得吃哪家店的便當的時候,除了海盜桶之外,又多了一個可以做出公正廉明的決策的好東西。(遠目)總而言之,這種鬼東西還是捐出去請別人處理比較恰當,總會找到懂得怎麼用他的人嘛。(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小孩不吵架的,因為我們都是水瓶座,一個一月底一個二月初,生日近、感情好,想法大致上也共通,曾經我覺得家裡面唯一能溝通的人可能就是哥哥,因為爸爸對很多事情都不瞭解,媽媽又是那種人。
  所以和他產生爭執的感覺非常差。覺得他很討厭的自己也很令人討厭。

  我現在真的在哭。

  其實長大以後,兄妹之間的話題也漸漸兜不上了,男孩女孩的差異也終於明顯了。不是誰的錯。

  其實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他在讓我。現在是我漸漸不想領他的情了。他樂於跟我分享發現、興趣以及科技產品等等等等,我卻會覺得煩。
  而我不曾分享他任何東西。

  絕對是我有錯,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不知道要怎麼讓自己不難過。我沒辦法在這樣的難過當中繼續寫論文,我一直在哭。也許哭完就好了,但情緒就像海浪那樣一波波,平息一陣又洶湧一陣,終究平復不了。

--

  昨天的月亮很大一顆,但不是滿月,而是比一半再多那麼一點而已。但看起來非常大。
  顏色也不是漂亮的銀色或柔和的黃色,而是有點詭譎的銘黃。

  搭在漆黑的夜裡,那麼悚然。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PTT淡江透可上又興起商管學會的負面討論,雖然當初參與的時候有很多不愉快(也不是啦,就是人手太少、大家經驗學識又太太夠、加上莫名其妙的非社團式的專制獨裁,感覺很可怕又很討厭),但當外人以自己莫名其妙的反感加以批評的時候,還是會想出來說些什麼;雖然自己真的已經和這個社團毫無關係了。

  要說這個義剪券,其實是商管學會的北區義賣活動中的鐵飯碗。因為不管怎麼在外招商,會答應參與的廠商就只有那幾個,更多的廠商心態就是:啊,學生來拉贊助,一點用都沒有,不要理他們,或者乾脆把自己賣不出去的庫存品丟給我們處理(印象超深刻的,打了折我們也賣不出去);加上人手和人脈真的很少,所以這事做起來或說要做到好,非常困難。因為這義賣找廠商是這麼困難的活動,所以淡水一些固定願意提供義剪的廠商,對我們而言就像貴人一樣--至少我們不用煩惱這方面的合作廠商。
  基本上,公益活動這種事根本不可能是不求回報,很多鄉民並沒有真正搞懂。

  「公益活動」在企業管理意涵中,稱作「社會責任」,但為什麼要付這社會責任?主因是社會觀感與企業形象,也就是說,公共活動不過是企業公開行銷的手法之一,所謂的行公益、做好事,通通都是不直接的行銷手法。今天商管學會舉辦公益活動,而企業則利用這份公益活動進行公益行銷,這其實是完美的互助,也是供需平衡。而在這之中得到好處的,除了商管學會的同學可以藉機取得辦活動的經驗、商管學會本身可以在學校進行足夠的宣傳與名聲、廠商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曝光或取得潛在市場外,淡大的學生也能利用這份義賣活動撿到便宜(每樣商品都打了市價的五折到七折不等)。所以這其實是一場多面互利的活動。若不是可以增加這些好處,確實商管學會不需要做這麼多自找麻煩的事,乾脆像鄉民提出的,直接丟個箱子跟同學說:想捐款的丟進來,我們幫你們送給各基金會。

  但說真的,這反而會有名義問題吧!所以商管學會若要做公益活動,義賣果然是最好的選擇。事實上,義賣活動之所以會成為商管學會的傳統,一來是他利益最多(並非金錢上的利益,經驗和人脈上的更是),二來,是不知道幾屆前的學長姐提出了這項活動的企劃,然後一年年進行、一年年改進,加上商管學會人手逐年遞減(驟減),這項活動就變成了唯一可稱為慣例的大型活動,自然變成無法割捨的傳統。

  而說得更清楚點,這些活動與其說是商管學會的傳統,不如說是ISG的傳統,商管學會只是我們的名義;加上前幾年商管學會倒會(人都跑光了),只剩ISG撐場面,這兩個系統是否正式合併,就是他們裡面的事了。但從年曆手冊、新生手冊都沒在發的這個狀況看起來,嗯,他們真的不好過。

  回到義剪券。今天最讓人不舒服的,是有人說商管學會與廠商「交相賊」。其實只有對商業活動瞭解不深的人,才會說這種「供需平衡」是一種交相賊的心態;若要這樣說,哪一個商人沒有賊心?不都想從消費者手中拿到消費價值;而哪一個消費者沒有賊心?不都想從廠商手中撿到便宜。這不過是互利互惠的事。尤其對廠商而言,沒有利益,他們怎麼可能願意投資?這種「你是廠商你有錢你能賺錢所以你理所當然要掏錢做公益活動施行社會責任」的心態,就是消費者的賊心。今天商管學會進行義賣活動的真意,並不是單純的「取得虛名」或「捐助弱勢」什麼的,而是一個教育心態:就算是公益,也必須合情合理。不是弱勢團體窮,就能無條件得到廠商或一般民眾的捐助,唯有廠商本體、民眾本人都有利可圖,這公益募捐得到的款項才能真正的最大。這是義賣活動的內涵。

  今天加入義剪券的店家服務態度不好,為什麼會是商管學會的義剪券的問題?為什麼會是義賣活動的問題?這加廠商的評價本就在平均以上,並不是亂七八糟的小店,學會確實有做好篩選廠商水準的工作;今天廠商另起異心,那是廠商的算計與決策,讓消費者觀感不好,是他們不會做事、不會做人,活動只是一個中立的媒介,到底要學會為義賣場中賣出的商品負責(至少服務轉介這種類型),才是沒道理的事。要舉例,就像某企業每年會捐助某學校幾百萬,企業的目的是節稅,但學校也確實從中取得金錢獲利;換算回商管學會的義剪券,今天廠商的目的是以義剪券為餌,讓消費者上門消費,除了「試用他們的服務」之外,還順便推銷其他產品,讓義剪券發揮「帶路貨」的功用,有何不可?這之中沒有道德問題,因為廠商捐助了印卷的費用、廠商提供了免費的人力物力,而讓學會得以將學生支付的義剪卷費用捐助給弱勢團體;今天不論加入廠商的目的是什麼,事實是:學生所掏出的錢全數都交給弱勢團體了,廠商(包含義剪參加者)並沒有從中獲利的機會,這義剪券的爭議性(就學會的責任而言)就根本不存在。

  有個人說:不該把義賣當作行銷活動、不該把拉客源看作社會責任的等價交換;那是他不懂,所謂公益活動的經費,在企業界確實是算在行銷預算裡的。只有天真到過頭的傢伙,才會以為所謂的企業公益中沒有對企業自己的利益。誠然,絕對的公益熱心,能換得的觀感會比明顯有利益要求的來得好,但就結果論,公益與形象與行銷,絕對是分不開的。做公益絕對不該忘記現實,不該忘記廠商要獲利,不該忘記善心人士也要吃飯。今天這個人的說法,直接弄臭了商管學會辦義賣活動的美意,也把單一廠商的醜陋行為放大為所有廠商的慾念作為,但他忽略了,義剪券中還有其他參與廠商是帶著正面的心態來服務每一個持義剪券消費的學生,也有許多捐助物資的廠商,直接將獲利全數捐出,而那些商品可能是學生在生活中並不輕易可得、但絕對希望取得的,對廠商而言,這個活動並不能為他們帶來什麼客源,就是純公益,而從中獲利得只有消費者和弱勢團體而已。明明有這樣的美事,對方卻要用難堪的言詞來否決這一切,就是讓我覺得無法原諒的地方:廠商服務態度不佳,應該去找消保會吧?罵學會是想怎樣、又能怎樣?根本其心可議。

  事實是我也去吵了。(菸)真無聊啊我。但就是不爽有人搞不清楚狀況胡亂謾罵,搞得好像商管學會人手有多充足錢有多賺一樣,都不曉得那些都是汗水與血淚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其實我本來是想看《藍與黑》,但一時腦殘換到了《黑與藍》,想說反正橫豎也是一本書,就來看看,才赫然驚覺這玩意是一本推理小說。(前面還有台大推研社時任公關的讀者推薦唉唷喂)
  我覺得虛擬街頭就算了,反正原因很多,但這麼陰錯陽差的上書版換了一本推理小說來看,實在讓我覺得人生有夠可笑。是說我在書版上換到的書,好像都不是我真的很想看的那些……不過想想也算了,真的很想看的書我都嘛買了。(專業敗家團)

  但說實話,看了兩本推理小說,好像我對推理小說的印象稍微有點改觀了。我一直以為推理小說是一種冷硬的派系,但其實也是有這種充滿感情與感性的內容。若我說雷博思系列不「冷硬」,應該會有書迷想打爆我的頭,但就算雷博思是標準的硬漢,也不影響我對這部小說在「硬度」方面的評價。和我所認為的推理小說比較,這種手法應該是比較軟性的吧!

  沒有任何詭計,就只是命案、命案兇手遭逢不測、死者的朋友失蹤、有人說謊、線索被隱藏……然後抽絲剝繭得到真相並破案的故事。不是那種偵探在命案現場反覆遊走、思索兇手詭計、列出嫌疑犯再一一查訪、最後一口氣衝破真相的潰堤似的破梗,而就只是雷博思警探的查案過程--一點也不迂迴、一點也不離奇,就只是一套辦案小說。

  就只是把線索全部串在一起罷了。

  也許我看過的推理,都是像金田一柯南福爾摩斯那種東西,所以就認定了所謂的「推理」其實就是看破詭計,而當他們拿出「你是兇手」的決定性證據之後,剩下的就是兇手的自白。對我來說,詭計怎樣都無所謂,動機才是命案中最引人入勝的東西,因為那是故事,是說明兇手與死者甚或第三者的關係與情感的故事。但這種類型的推理故事,會把太多篇幅耗在其他嫌疑犯的關係上,所以我不喜歡。我就是那種喜歡看故事的小女孩。

  但雷博思系列就不是這種風格的。這種類型的偵探系列,會把重心放在自己的偵探上:偵探的生活態度、偵探的辦案風格、偵探的朋友互動、偵探的麻煩困境,以及推動這一切的偵探的追案過程,最後,從各種線索拼湊出兇案的動機,再一層一層更接近真相。這是完美的利用故事來表現人物的手法,隨著故事中時間的流動,我們會對角色產生認識、產生情感、產生共鳴或不認同,但又不失「解謎」所帶來的好奇滿足。所以這樣的故事我看得下去,我不但看得下去,還覺得內容不錯。

  但我不可能再看第二次。那太累、太累了。警察也不會反覆推敲已經抓到兇手毫無懸念的結了案的案子吧?就像這種感覺。

  自然,我對這本書最欣賞的部分,絕對不會是推敲線索的部分。那對我來說太過複雜,何況許多人名幾乎只是曇花一現,根本無法記住,我看到一半時還覺得自己是不是該畫個人物表--儘管這故事並沒有真的麼複雜。所以,能讓我對這本書這麼印象深刻,作者的敘述功力功不可沒。你可以看到這是個「人」的故事,雷博思的故事,但所謂人的故事,當篇幅擴增為這麼一整本書的長度時,就不會只是他的性格他的朋友或他的工作內容這麼簡單,要從劇情寫活一個人,得把他生活的場景與他去過的地方寫得足夠立體,角色才有活在其中的能耐。
  作者並沒有花太多的篇幅刻意去描寫城市,但透過雷博思的移動、雷博思的感觸、雷博思的想法,他所來往的警察局、都市、黑巷與酒吧甚至酒鬼或黑幫份子,一個個躍然紙上,讓故事中的場景活生生地展現在讀者眼前,真確到讓我們對蘇格蘭對愛丁堡對亞伯丁甚至對班那克產生情感。

  他只要一句「天真的很藍」,我們就能感受到天空是如何的藍得過份。他就是能營造出那種讓讀者也錯以為自己活在其中的氣氛。

  這會讓我想要看看雷博思經手過的其他案件,想一直看到他退休的那一本--但這個想,應該只會是「想」而已吧。拜託,這可是推理小說耶,我不看推理小說的啊!

--

  其實,這本小說若要嚴格的討論,是還有很多缺點的吧!但推理過程的缺點(就是很多巧合的部分),我不是推理迷我不談我只說再見,但身為一本書,有些缺點顯然是出版社的問題,譬如當席芳找到關鍵的「聖經約翰」的身份線索時,書籍在那裡翻譯成另一個兇手「聖經強尼」。我當下以為是我沒看懂故事,但和當初三采文化的《最後一場畫展》狀況一樣,我很快就發現這是編輯或翻譯的問題。這個是比較嚴重的錯誤,除此之外還有語意不順、錯字錯詞等,臉譜身為歷史悠久的大出版社,推出這本著名作者的成名系列時,難到就不能更小心一點嗎?何況會讀這種小說的推理迷,應該會更要求精確吧!他們應該是不能忍受把約翰誤植為強尼,讓關鍵線索變得莫名其妙的這種失誤。

  經過這麼一回,我可能會把臉譜默默地放在和三采差不多的地位了。但應該會比三采好一點,至少這本書的許多段落有帶給我足夠的渲染,註解也寫得恰到好處,代表翻譯的功力、編輯的審核,多少還是有一定的水準,不像三采那時像根本沒看過《最後一場畫展》就盲目出書那樣的無可救藥。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發現在許多照片中,我幾乎都是以這種狀態出現:


宜蘭-親水公園1

  也不是我刻意耍帥,只是距離遠了就想表現出誇張點的姿勢,讓自己覺得和鏡頭很接近。(胡扯)像這樣的照片,還有森林裡的觀光客、新寮瀑布的頑皮鬼等等,都不懂為什麼我獨照就不能正常點。(其實就是天性如此)

  然後,攝影師的照片圖檔都好大,我不會縮圖所以如果這樣那樣都與我無關喔科科。

  以下可能有同班同學的臉,為了大家的隱私,我就意思意思藏一下。大家也不想看路人文吧?畢竟一群陌生人出去玩的札記是有啥好看的真是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波三折好不容易收到的書:

陸短篇集1


  這種東西沒必要來個開箱文吧--雖然這麼吐槽自己,可是照了又不寫出來,就覺得我幹嘛浪費那幾秒鐘的相機電池和雙面膠。

  總之,因為印刷廠不斷出包,導致寄送延遲的陸鳥俠同學的短篇集從約定好的CWT後至昨天才送到我手中。昨天同時到手的還有我家水主的沉月七(這次的約會有夠短暫,回淡水後我還是論文進度零鴨蛋啊都想死了我),約定了大約下個星期交感想,事實是卷七注定要躺在我家紙箱上生個幾天灰塵……但拿到短篇集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啊!我馬上拆封啊!我對自己的好奇心絕望啦!

  拆開郵包,看到的傳說中很有梗的包裝是那個!你問哪個?就那個嘛!那個!(沒圖沒真相)(硍你這不是開箱文)(我、我為了還沒收到的小捧油幫陸同學守個秘……)(冠冕堂皇)總之,當我看見那個包裝紙,我內心想:這就是版上讓大家笑開懷的梗嗎?點在哪?(大惑)(欸沒禮貌)

  總之我帶著懷疑的心態小心翼翼地拆開寫著未來日期的包裝紙(是九月底和十月中呢,是說我以為會兩個數字一樣或怎樣怎樣(硍也太要求)),將包裝紙前前後後瞧個仔細,嗯,除了某賤狗印章之外真的沒梗了,就默默把包裝紙放到紙類回收箱上頭。(菸)
  不過在那之前我有把那隻奸笑的狗(?)從包裝紙上割下來,貼到整片白得很有質感的《後童年》封面上,來破壞它整體的美感。但我覺得這個封面材質和包裝紙的紙質異常的合拍啊!

陸短篇集3

  然後我就開心地把《罐頭》看完了~當下除了滿心罪惡感外還是罪惡感,因為我不但沒和我家水主續攤、論文沒寫、筆電帶回家也沒拿出來,就是看了一本BL短篇集就到1點了啊啊啊--(想死)但我覺得陸同學的短篇集就是很有趣,首先人物的魅力不用說,人物特質是小故事的精華,也就是「梗」的運用與銜接,也就是哭點或笑點的靈魂;就這個面向,我覺得陸的短篇集裡的人物,在那些短篇裡面是帶有靈魂的。而人物之外,我特別欣賞的是陸同學的敘述風格,不是正統嚴肅的小說文體、也不是刻意搞笑的無腦輕鬆,而是獨樹一格的自然的獨特。那種樂趣與力度不是刻意強求而來,而是在想著故事進行的時候就這麼自然而然蹦出來的吧!有點接近鄉土文學的憨厚,卻又有現代人獨特的輕靈跳躍。很生活化的文體,讀起來相當舒服。

  所以我很喜歡陸同學寫短篇。但他的長篇……我不能說看不下去,但恐怕依然不會收藏什麼的。不過我不知道他的問題是否和我家阿穎被說過的問題類似,基本上我也忘了那是啥問題了。(阿穎你不是被哪個編輯相中了嗎?後續呢?)但反正我的好球帶本來就不是帶狀的,就不深入探究原因吧。(菸)

  另外,我只看完《罐頭》而已。(掩面)後童年等到我卷七感想寫了再說(搞不好不會說)。卷七感想等到我這星期咪完再說。咪聽進度等到我把宜蘭遊記寫完再說……(去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我是個死窮鬼(之前才說了些囂張話好像,但我本人實際上是很窮的),所以很多舊東西會用到完全不堪使用之後才丟棄它,比如我那雙會進水的耐吉慢跑鞋,就是從基測穿到現在還在穿的典型好例子。(雖然有破洞但畢竟還沒真正開口笑)
  然後,我那把撐過淡水風風雨雨的小折傘,在上次去宜蘭走半封閉的草嶺步道時,終於宣告毀滅了。雖然他本來就有一、兩支傘骨是斷的,但畢竟一直都還能撐過這些大風大浪,但那天,其中一支傘骨被風吹的轉了一圈,粉碎性骨折,再也撐不直了,我只好換把傘。

  在學校附近的雜貨店,花了200買一把傘,我默默覺得內心在滴血(赤貧魂),但把傘撐開的那一瞬間,我忍不住覺得:啊,果然新的傘不一樣啊。那種滑順俐落的感覺,是我在那把舊傘身上完全找不到的。簡單說,就是一個舒服。

  用新東西,會有這種滿足感。但看到越來越瘦的荷包,我可能還是寧可原本那把傘健壯頑固依舊吧。

  所以,今天弄系所徽投票得到的工讀金終於拿到手時,我那種無言以對的感嘆實在言語無法形容。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