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考慮到有把無關人士活動彰顯出來這個問題,設了密碼。請寫出我噗浪顯示的「暱稱」。五個全形。
  • 請輸入密碼:


  昨天半夜,HitoFM夜貓DJ丹尼士說,對音樂就可以腳踏兩條船,於是乎唸了一整排的華人R&B歌手,我噗哧一笑。喔我真的好愛丹尼士和HitoFM。不過我花心的對象和R&B歌手可能比較沒關係,雖然我對王X宏、陶X等人勉強算喜歡,但畢竟不到愛的程度。

  我深愛蔡健雅,又迷戀劉力揚,我的劈腿大概就是這種程度。要說我獨專誰來愛,身為博愛座水瓶子,大家都該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蔡健雅 -- 達爾文

 


劉力揚 -- 拍寫


  其實在這兩首歌之前,廣播放的女神陳綺貞,但蔡健雅的聲音一出來我就陣亡了。人的偏好就是這麼絕對而明顯。

  是說,下次去KTV,我一定要挑戰達爾文成功。(握拳)(每次都很失敗意味)

--

  研究間連線系統又爆了,所以我好不容易寫出的11頁進度都沒辦法印出來。反正咪聽是一點半,到時看要不要去遙遠的工學大樓處理一下……(喔真遠,管科B856真是中看不中用\\>皿<#)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6 Mon 2010 17:45
  • 練習


  每次換台電腦就要重新習慣他的鍵盤。當然不是指我換了一台PC,只是研究間的座位從甲台換到乙台罷了。自從我想起我五專的ftp除了太過孤單之外其實還在那裏活得好好的,換電腦工作於我而言就算不上什麼了。至於為什麼不繼續用筆電……

  大螢幕和標準鍵盤理所當然樂勝啊不是嗎!(激動)

  至於我為什麼不用家裡的PC而硬要跑到研究間這種龍蛇混雜的鳥地方做事……除了免費冷氣之外,大桌子、音響和網路都是我不想待在家裡的重大因素。尤其是桌椅這回事,我受夠了不對的高度造成的身體痠痛了!根本不能做事!Orz
  --但待在熱鬧的研究間也不太能做事啊,何況我昨天東X衛今天張X京明天X蕙,根本不能專心寫論文。(何況我明明就在部落格)

  我現在一肚子悶氣,冷氣房其實不太適合我,我果然是自然風派的。(狀態:缺氧低血壓頭昏腦脹)

  昨天腦內外星人很雀躍的時候,搞不好其實效率很高。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覺得直接睡去對進度也不會有影響,因為這麼想睡根本不可能有進度。(目死)

  是說今天早上之所以起床(≠醒來≠清醒(絕望)),是收到簡訊通知:您的商品已到店,請至全家XX店取貨;我花了一點時間思索:我是買了啥東西配到這間店啊?然後就錯以為是某某同人誌寄出了(人家說是CWT前一周會寄,差不多了啊),就想說應該不重,買早餐的時候順便拿好了,就出門了。
  所以一開始我跟店家說是「店到店」,店家幫我找了一下,臉上出現驚疑的神情,才語帶肯定地問我:是金X堂的書吧?反倒是我以疑惑的語氣說了「大概吧」……因為我真的以為是別的東西,但店員還是快速地幫我把書拿來了。沒錯啊,當然是金X堂的書,是我預定的九江X曉嘛。Orz(和同人誌同一個作者也是同一套作品,我可以說這是雖不中亦不遠矣嗎?Orz)

  那一瞬間我腹誹了金X堂一下。人家博X來寄簡訊來的時候都會好好的報上姓名,金X堂卻自稱什麼kingstone-EC,我還以為是什麼王國之心(喂)。知道謎底之後當然可以理解那代表「金X堂電子商務」,但既然該書店在台灣登記的名字是中文,簡訊幹麻變成英文啊!自己的品牌商標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嗎?囧(其實是消費者不知道)(但金X堂的折扣系統比博X來的有誠意,可能還是會繼續用就是了……)

  總之,人在想睡覺的時候,連預約的書貨到也提不起勁。應該說我的熱情已經被澆熄了……我對白老二越來越沒愛,東方家家主又是個怕太太,膩得我我渾身不舒服。果然情侶太超過是會有殺傷力的。(我的死死雷達連BL也納入範圍內了嗎?我得意的閃光遮罩呢?囧興)

  人在想昏厥的時候,連買早餐都是個錯誤。(買到大型的漢堡,熱量攝取正在侵蝕我的精神)
  是說我在結帳的時候,有個國小男童跑進便利商店裡問店員要廢電池,店員無法理解狀況(我也是),想搞懂對方是要拿電池來換茶葉蛋、還是真的要跟店家討廢電池,小鬼回答了後者,說是「學校開學時要拿廢電池換抽獎卷」……我說小鬼,
不要給店家惹麻煩啊!學校搞這個活動,是要你注重環保,你拿毫無關係的別人搜集來的廢電池去換這抽獎券,不是本末倒置嗎!
  店員臉上也寫滿了囧,但她是好人,還是進工作區要拿廢電池來給他。我說店員,不要婦人之仁啊!那些電池和茶葉蛋等價就這樣給了死小孩你的帳務能平衡嗎?

  一個早上,我就昏昏沉沉的想著這些事進了研究間。(進度:零)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閒來無事的時候,會看一下痞客的「誰連結我」,然後就會看到一些很有趣(?)的關鍵字,讓我充滿了「荼毒後生」得無謂罪惡感。(菸)

  之前一直進來的是「推X信」、「Faxeb00k」,今天看到了比較少見的叫「X願卡」。這才想起:啊對喔,學測成績出來了,孩子們要選學校了。(←和這些事無緣的傢伙)←五專、大學、研究所都是推甄招考進來的,X願卡根本沒用到

  仔細想想,我當年真的非常、非常對不起朝科大。(默)(應該沒人志願填了朝科大還不去的吧……有夠莫名其妙)
  我真的不是有意侮辱朝科大,如果我淡江沒上的話是會很想去的那時候……(都什麼時候了說這些有屁用)

  總之,我真的很想在連結上公告:和升學(由其是升大學)有關的資訊,從我這裡通通拿不到喔~我的人生就是一團混帳,怎麼念到研究所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喔喔喔--(雖然聽人說我的人生其實是有梗的,謝誌也早就想好要怎麼寫了超有梗,但混帳就是混帳啦!)

  不過用「史考特不知道」進來的孩子,我真想跟各位give me five。(笑倒)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王大人在噗浪上說:明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喔耶!(其實不是這句話)我看了笑笑,覺得全天下的人都能睡得安穩幸福那真是最好。

  我這周的生活作息依然是不正常的,簡單講,我已經沒有昨天以前的任何記憶了,只知道醒來就已經是下午,等吃飯時間到就出去吃飯,東摸摸西摸摸,然後是該睡覺了。真要說哪兒是正常的,大概是入睡和醒來的時間:三點睡三點起,12小時真的很像我。
  結果今天一睜眼就是六點四十八,而且一睜眼就沒想閉眼了。簡直見鬼的清醒。

  我昨天沒有很早睡,大約快兩點。睡到不知道幾點,還因左胸口的陣陣刺痛而醒。不知道痛的是心臟還是肺,但反正是同一個系統,我也還沒死,痛的過程可能也沒想像中久,睡醒的時候一切正常--那這份疼痛就當作稍微做了個噩夢,日子可以一如既往。

  但大清早自然醒的感覺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好,好到我都要哭了。(這句話沒轉彎,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真要說和前陣子有什麼不一樣的,是我昨天終於又去跑步了。打放假以來一直沒去跑,我強烈感覺油脂在我腰腹堆積,感覺起來相當噁心。那種反胃的感覺簡直像強迫症,我充分理解我的精神是不健康的,但又覺得這樣其實真的很不錯,因為事實是我的體型也是不太健康的。

  早上的廣播讓我記憶了兩首歌:早安台北(錦繡二重唱)、耳機理的新浪潮(1976)。前一首歌讓我驚嚇:天龍國竟然真的有國歌!(對啊我是天龍人我們有國歌怎樣哇哈哈),後一首歌讓我想起我真的其實很喜歡1976,雖然這屆金曲最佳樂團沒給縱貫線而給他們的時候我極為震驚。

  「玩音樂玩了十三年,我們還是很愛音樂;我們雖然都三十幾歲了,但看起來還是很年輕。」

  這麼老這麼老的一個樂團,能歷久彌新奪得肯定,倒真是不得了。那首「耳機裡的新浪潮」我真的不是第一次聽,但這次聽著又一次被感動。和「早安台北」一起在腦中迴響的時候我就又差點哭了,這種情緒都是麼突然沒有道理,但既然有這樣的影響就會有它的理由在。

  「我曾驚醒來、我曾經睡著,我曾經也做過許多夢」是我記憶非常清楚的一句歌詞,當初也是因為這一句而記住這首歌。配合假振奮真奴役的「早安台北」歌詞,嗚哇,我幹嘛醒來。

  但其實我突然熱淚盈眶時腦裡閃過的是被「故鄉」殖民地背叛的M計畫成員,靠「活著」來給敵人打擊的「鋼彈駕駛員」。(默)我腦袋裡閃過的是他駕駛里歐協助聯合(?)打OZ基地時的那個段落。這真的超沒道理的。(掩面)

--

  歌詞請自己咕狗。

早安台北 -- 錦繡二重唱

耳機裡的新浪潮 -- 1976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我這輩子第二次參加喪禮,兩次都算滿近的親人(祖父與舅舅),兩次我貌似都只是「參加」。

  舅舅的喪禮非常簡單,因為我娘親娘家那邊人少,入殮、上香、蓋棺,程序不知道有沒有半小時,大舅就被二舅和三舅送去火葬場了。(其實我一直很不懂,為什麼天主教醫院協辦的喪禮也要上香……)

  入殮的時候我震驚了一下,這輩子第一次見到:原來人真的可以像冰棒一樣,僵成一整束,讓另兩個人搬進棺材裡。那一瞬間外婆哭了,我第一次看見外婆拿下老花眼鏡,那眼睛其實和我很像,沒拿下我都沒察覺。我明明生得一副他們林家的臉,但原來還是有地方像溫家;雖然我外婆姓崔。
  外婆的哭泣方式非常秀氣,靜默著流淚、顫抖,間或帶著喘息般的嘆息。想她之前發現舅舅往生、直到喪禮這段期間,也哭得夠慘了吧!我都不敢想像她老人家要怎麼在沒看見大舅起床、進房叫人時,發現自己兒子離世時的場景。那實在很教人崩潰。幸好二舅一家住得近,二舅媽又是極為傳統的女性,加上外婆本就是個明事理的人,所以不至於一直沉浸於這不幸的場景。白髮人送黑髮人,到底多麼不堪,我總算是見識到了。這種見識真希望只存在於書本之中。

  我們這些子女三跪九叩完畢,天主教醫院才總算有個像天主教的程序,叫瞻仰遺體。我們幾個小輩沒膽子上前,但他們溫家人都去了。三舅舅拿出準備好的稿子,在小小的禮堂中唸著替他哥哥寫的祭文:國中畢業、當過海軍出過海,在演藝公司跑龍套,「和一班友人順應天性,四處遊歷,悠遊自在」。三舅真的很會寫,三言兩語間道盡六十多年來的闖蕩,倒真是文情並茂。

  祭文,真是要人回憶往生者一生的。

  散場時,聽著外婆仍在淺淺地抽噎、嘆息,我忍不住摟住外婆,想她別要那麼難受了,可她究竟仍能與我談笑風生,問我念書情形等日常,畢竟是我堅強的外婆。

  隨後我就回淡水了。不過一個上午。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標題的意義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同久違了的白爺阿酷吃烤肉。

  真的好久,久到他們都已經是騎著機車穿梭台北市了,我還在學校當井蛙。剛才在處理投票統計時,覺得上班好像比做研究簡單多了。論文寫作中的研究生大概都會得個「前三章不耐症」吧我猜。我剛發現我已經忘記我論文在寫什麼了。

  大家工作都換得很勤。和白雪小古聚餐的時候,會聊到班上同學現在交了什麼男女朋友;和泡泡珠兒聚餐的時候,大概是聊著大家做了什麼工作或誰還在上學。和阿白阿酷聚餐的時候,聊的是社會體制工作安排人生計畫。
  這當然和聚會人數有關係。主要是我本人,嗯,沒什麼生活瑣事好聊的,人數少時就只能聚焦大範圍的東西。範圍大到我都忘了跟阿酷說聲生日快樂,雖然還一個月。到時再吃一餐好了我看。

  這次的吃飯組合,少了學姊。因為人家結婚才一年正濃情蜜意,聽說在懷第二胎。

  地點是樂平方(當然店名不是字面上這樣),阿酷推的。剛好在我本人碩一上學期和97級的同學去吃慶功宴的烤肉店比鄰,據與白爺閒聊時取得的資訊,那區域貌似非常多烤肉店。這間,我覺得肉很鹹,不配飲料有點難受,冰淇淋是冰棒,讓人覺得有點遺憾,但那個放了洋蔥的牛肉和那個醃過的牛肉和那個圓圓的豬肉,很好吃。店員還店長在快結束時幫我們多上一份麻糬,在麻糬烤完之後還幫我們烤被遺忘的柳葉魚。柳葉魚的烤法很妙,是烤到黏在網子上後,直接翻網子烤另一面。翻過來的時候我真的少見多怪的想把那景象照下來,但礙於相機能力……這真相要羅生門了。(欸)
  但我最興奮的時候不是看著粉紅色的生肉變成咖啡色的食物,也不是和烤網合而為一的柳葉魚,而是噗噗噗的烤麻糬。(拇指)基本上去吃烤肉的時候都會上麻糬,但我覺得那天是我第一次看到麻糬膨脹爆氣的瞬間。我都興奮了我。(每天都是情緒激動)

  炭爐烤網的烤肉,好像店員會比較願意來幫忙烤。以前在吃的時候就沒怎麼看過有店員來幫忙。但曾在烤肉店工作的白爺的說法,好像其實店員本來就是可以主動利用的,貌似每間店的店員,在累積一定的經驗值後,各都是個烤肉能手。
  所以當天的夾子應該要拿給白爺才對啊,我幹嘛荼毒阿酷。(→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組XD")(連飲料都是白爺服務的喔喔喔XD")

  這次出來,很難得很難得,是白爺約的。因為星期三有排休、阿酷公職剛考完,就約了出來吃。他能這麼自由自在,貌似是因為把那個託給誰、把這個託給誰,整體而言大家就都由心了(至於放在心上的莫可奈何的就先別看著)。我聽來聽去還有點弄不懂那關係,但總不好打破砂鍋問到底,那是私事。反正我朋友看起來還過得去,那我也沒必要關注朋友以外的人的心態。

  過了幾年,大家真的從年少輕狂的熱血青年長大了。也不是說大家變得沒有熱情了,只是對現實的眼光看得更清楚了。白爺大概不再推崇共產,我也不再想著體制,換過許多工作的阿酷則選擇考公職。那大概是個即便每天碎嘴批評卻仍是每天準時上工的工作。

  和他們聊天會特別發現自己的消極,但不會厭惡自己的消極。應該說正面反面的是都能講,想法的交換總比現況的交換來得舒服。這麼說來,終究還是談理想的青年做的事啊!像群剛下班的男人般的喝酒聊社會聊現實聊體制聊生活規劃聊未來理想。我不會承認自己有副男人的腦袋,因我有實在的女人的性格。

  當天有個一閃而逝的有趣議題,一個問題三個人回答各異,這不知道是性格使然、經歷而生,或是只是目標差異。不知道是聊了什麼而我說了什麼,白爺忽問:「妳想活到幾歲」,她自己的意思是「目標完成之前都不想死」,阿酷倒說了個明確的數字,我則回答「可以的話乾脆連出生都不要」。
  阿酷說我太消極,但我覺得這只是我現在沒有目標,也沒有動力找目標,活著,當然會繼續活下去,但能選的話最好連出生都免了,省得徬徨省得煩。也許將來我能感受到「怎麼活都不夠」、追求目標的積極,只是不是現在。

  我不知道他們從社會大學中真正學到了什麼,但我覺得我是學到了隨波逐流,我說:我目前的生活方式叫「見縫插針」。那兒能鑽便朝那兒去。這倒是真正的消極,因我說:若不能真正進了體制裡做事,那便不需要對體制有什麼盼望,看能怎麼生活就怎麼過。當天我沒聽到相對的論調。

  每個人都有過熱血的時期,在學校裡該是最能展現熱血的時候。當年看《未央歌》,感受的就是那份熱情那份理想。那種激情的熱血之所以感人,是因在學青年們產生了共鳴、社會人士則興起了感懷。每個人都曾熱血過,那天,我真是感受到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是把「跑步」這動作也從晚上移到早上來做。(菸)

  其實我本來是要騎腳踏車的。我覺得一、兩年沒做這個動作,好像就不懂自己之前是怎麼處理的了;不過我當初是搭公車下山,這次的打算是直接騎下山,路線不一樣,起腳的那一步就不能相提並論吧。當初是「上了公車=上了賊船」,想逃都沒辦法,一定得騎,現在這招,什麼時候想停就都停了。

  其實我本來很堅定的。但我用生命瞭解到:準備不充份、工具不適當,不應該冒險。事實上,威X送的大英國協名牌小折應該是爛到出名的--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的那種--一個小顛波,我人就從腳踏車上彈起來了,加上前車輪貌似和龍頭有心結,怎麼也不肯配合我調配的角度做出適當的反應,和公車擦身而過的瞬間,我只有一個想法:會死,騎這台車下山絕對會死

  於是我騎到操場就下車了。(默)背袋裡放著的手機、錢包、水壺、相機瞬間都成了累贅,我本來真的滿想去看看久違了的淡水-關渡腳踏車道的。

  因為太過缺乏運動,看見操場還有不少人在運動,便想趁操場整修計畫推展到跑道之前,好好地再利用一下,就穿著騎腳踏車用的硬底鞋去跑了。這真是個錯誤的決定,因為回來之後我的腳好痛。= = 而且因為熬夜的關係,體力其實一點也不充沛(還妄想下山咧這孩子),跑半圈就氣喘吁吁了。憑著耐性跑完五圈(加走四圈,共九圈),我汗也沒流多少,上看台照幾張操場滿目瘡痍的現狀後,又騎著那台準奪命小折回家。

  很沒有運動到的感覺,然後又很想睡,感覺全身上下由裡到外都是廢物。唉。

  至於說我整個晚上在幹什麼……其實白爺他們載我到公車站後,直達學校的公車等了一下就來了,只是他開到TK大,也……十一點了,想到我還沒跟老師回報最新投票進度,就花了一個小時處理三個Excel檔、把一整天沒上網累積的訊息消化掉(這樣就兩個小時……)然後我就看起網拍了。(菸)

  事實上,我最近一直很想買雙夏天也能穿的短靴,又要大到能讓我裡面穿雙襪子的。因為我這人不知道是腳板很畸形還是皮膚太嫩(我本人堅持是後者,但我得給各位看官一個客觀的選擇)(去史),就算是真的合腳的鞋子,穿著走沒幾步腳跟就一片血淋淋、再多走幾步,整個小指都覆滿了水泡,害得我的腳現在坑坑疤疤的有點醜。(每晚勤奮敷面膜)(面膜應該沒有強效修護功用,請推薦我美腳產品T_T)
  當然我也想買大半號的鞋子,但市面上的鞋,咳,不太有我的腳的size,也就是說我的腳雖然不是驚世駭俗的大,但也是稀奇少有的長,加上本人我並沒有削足適履的癖好,也就是非40號而不可穿,所以能買到剛好40號的就要謝天謝地謝祖宗了。

  然後我就在X天拍賣上踢到非常多的鐵板--想買的鞋子沒有40號、有40號的不想買。因為很絕望,我就賭起氣來把可以看的都看了,卻仍是一無所獲。接著想:也許我的腳只適合有品牌的鞋(這是在自捧什麼),才絕望的上24hr購物商城找所謂的「品牌鞋」,但這個購物商城的搜尋與分類真他X的有點爛,所以我還是沒找到我可以買的鞋子。
  人在絕望到一個境界的時候,好像什麼都會嘗試,於是我移駕到幾百年沒上的Y拍找鞋子。於是我又用性命學到了:人家能搞到市佔率第一,自然有它的道理,千萬不能憑藉個人偏好或偏惡進行通路取捨。

  沒錯,喵啊讓我找到了!我想賣、同時我可以穿的鞋子!只是這雙鞋不是百來元的那種理想貨色,更可怕的是,還得支付海外運費。一整個就是貴到爆炸。(至於是不是品牌鞋,咱們就放一邊別管了,畢竟我也不認識什麼品牌不品牌的……)
  這讓我想到小時候,外婆說我的腳應該要去國外買鞋子,歐美地區譬如一大粒什麼的,才會買到我是合的Size。事實證明,我娘親她娘家的人都是真知灼見、慧眼獨具(曾外祖父畢竟當過高幹,外祖父還是外派美X堅合眾國人員候選咧,這麼好的血統是怎麼嫁到林家來的真是家道中落……),Y拍上的歐美品牌最大做到10號,也就是囂張的27公分。所以我可以開心的買到大半號的鞋子啦--我可以說是台灣遺棄了我、逼迫我崇洋媚外嗎?XD"

  不過我還是在X天拍賣買下平底涼鞋了。(菸)繼續穿高跟涼鞋我會死。(特別提一下,賣家在充滿少女風格的「關於我」中註明:對了,我是男的。笑翻我了。Orz)

  然後就天亮了,我就出門騎腳踏車去了。(找史)

  這些都是題外話,我現在的身體狀況顯示為:熬夜不支中,整顆腦袋和上下眼皮都跟我吵架說要睡覺。(菸)不過我真心的覺得我該好好整理房間清空垃圾啊……(為難)

  算了,睡覺。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是沒東西寫,是可以寫的東西都忘光了。但又默默的覺得有些煩悶,就覺得應該要來開個網誌怎樣怎樣他(怎樣?)

  寫這篇的時候,我娘正在看昨天我們從命租來的「攻其不備」……因為劇本問題,我藉口要跟老師回報投票過程而心不在焉地陪看。我對美國種族問題和美式足球員的過去一點興趣也沒有,就算是珊卓布拉克也沒辦法讓我認真看這種「勵志」片Orz(我討厭美國白人)--好吧,珊卓布拉克演得很像一個很棒的女人。(遮臉)(↑寫這串話的期間就被迷過去了這樣)(珊卓布拉克限定)(之後就轉頭的意味)(啊但我不喜歡這位媽媽的自信,好像帥媽的發言就是魔法咒語一般的)(不過「把球員當家人一樣保護」這句話和想到這句話就爆氣的麥可萌到讓我要哭了--TAT)(是怎樣)

  總之,我當初選擇回家是覺得:我該花點時間把《魔法活船》看完了。但實際上我只看了第一本的第一章的一半,然後我就睡著了。

  突然發現我像個老人,或對自己好些,說我像個大人。

  「小時候的偶像是XXXX,還加入過歌迷俱樂部,現在卻成了個無法分辨早安少女組的大人」。

  永井篤這串(意義不明)的自白(in 停馬主你心門,超好看的BL漫……對不起),嗯,讓人非常地印象深刻。仔細回想,我應該也是這樣的大人了,對那些小說故事提不起衝勁--仍然有興趣,但不會像年輕時那樣衝動地看完他們。想我「刺客後傳」系列,貌似是一天兩本,夜不眠、日不止地燃燒生命啃完的。果然過了那種時期,就是青春不再。

  然後我就熬夜把「新白雪姬傳言兌」看完了。(就那種一女多男而且是美少女變身卡通……)(不是才說自己已經變成那種大人了?)(所以你知道我看得有多不舒服Orz)
  啊,之所以看這個卡通,是很久以前不知為何看到有人說這部「正義的角色背叛到敵方了喔~」於是產生興趣,但看了漫畫發現完全不是這回事而感到困惑,結果板上就有人聊到卡通這回事,於是就耐著性子上PPS掃完了。(菸)

  我得說,我真的從頭到尾看得很不舒服,但我更得承認,反目男和他暗戀已久的BOSS放閃光(?)時我整個心花怒放了。ww(欸)

  喜歡這種明知不會有回報,但還是要背叛同伴、跟同伴兵戎相見的故事!如果是因為單純的對同伴的恨意而謀反,結局通常不是逆跳槽、就是慘敗而亡;但若是為了對敵人的情感而背叛,實在很有志向堅定、犧牲成全的毀滅性的美好--尤其在明知對方根本不在意自己、卻甘願被利用的情況下。(拇指)(這招男性限定Orz)

  基本上反叛後的敵陣談情場景都很深得我心,尤其連甜蜜場景都不過是道具的壞心眼實在讓我看得好滿足。=w= 我真的覺得這對的扭曲非常棒啊!而且這麼扭曲的愛也有讓人感動的橋段,譬如說反目男從BOSS出現起就從來沒笑過、順利成為BOSS的騎士後也還是(基於對BOSS的內疚)滿臉悲傷,但他笑最開心時竟然是領便當前啊!因為幫BOSS擋掉攻擊、覺得有救到BOSS,他就開心的去死了!然後就追到BOSS了!(心花怒放)(至於結局就別提了……
  所以雖然我對男主角從配色、外型到衣著都厭惡不已(到他出場就轉頭看旁邊的程度),但因為反目男後期表現得到一百分,這部卡通我才吃得下去。=3=
  另外有個中肯自戀娘砲男我也滿喜歡的--自戀男的自戀不是我在講,竟然在電腦桌面上放自己的照片、辦公桌隔牆上也貼自己的照片、還有自己的公仔吊飾!還大方地把這些東西送給女主角說是護身符!!!!!!(噴笑)而且這傢伙從配色、髮型、服裝等各種設定,要說他其實是御姊我也信啊!XDDDDDDD
給他加到九十九分。ˇˇ

  所以我《魔法活船》一點進度也沒有。(跳拍)因為卡通是熬夜看、而且看完之後就拆了《噩盡島》Vol. 11來看(這集好精采!)、看完之後就體力不支地一路睡到下午了。Orz 如果不能在睡覺前看完一本,我真的不想翻開它--我不想好好一個覺也要翻來覆去地擔憂他的劇情發展--所以我真的看著那本書好頭疼。

  除此之外,兩天內看了四部電影(三部是租DVD )也是時間如此飛逝的理由之一。

  「龍紋身的女孩」電影播放時,我們全家(除了我老爹)都一本正經地盯著電視,中間不泛我和老哥針對劇本和導演刻意流露的線索的驚叫、猜測謎底時的激烈討論,以及對劇情和角色選角的滿意讚嘆。應該說我們對這部電影的評價非常好,雖然說實話是可以不怎麼動腦、一路看到底自然能找到結局與答案而不至於困惑萬分的驚悚型推理,但電影的手法能讓觀眾投入於線索的追尋,在運鏡的引導下「認為」自己有參與其中,並因此感到滿足與成就。
  雖然電影最後的結局(也就是男主角在調查的真相)有一開始就猜到就是了……這種推理戲碼,重點就是不可以先入為主,沒有證據的推論通通都要保留,才不會被吃得死死的。ww

  「娘子漢大丈夫」則是一部讓我驚嘆不已的笑片。諸君!你們有聽過笑片的結局不是Happy Ending的嗎!就連「我愛上流」這種劇情嚴肅的片子,都能夠輕鬆搞笑快樂結尾了,為什麼這部擺明了是既搞笑又故意的片子,要在結局放這麼重的槍?或者說,明明是這麼病態、這麼扭曲的故事,為什麼要用笑片的手法來經營,收尾時卻要弄的觀眾笑不出來?
  但不管如何,片中那對Gay情侶的表現讓我驚嘆得無以復加,伊旺的演技和長相讓我這輩子第一次對娘砲有好感:金髮藍眼、儀態漂亮的小娘砲真的好可愛!(「冥王星早餐」裡的派派是女人不是小娘砲,我堅持)
  是說看了這部片,我有種自己繼耽美小說→BL漫後,又晉級到Gay電影的錯覺。(默)

  「攻其不備」的感想最前面那段說過了(欸)雖然我對於會說出「那是你的選擇」的母親的數量感到無比的絕望,但反正這種片子我是要期待他什麼?珊卓布拉克很帥,那就夠了。是說我還想看裘莉大姊新拍的那部特務片。ww

  最後是剛才在電視上看的「竊聽風雲」。我在十分鐘內完成把上列DVD還給租書店並回家的動作,就是為了避免錯過這部電影。打從在轉台時掃到這部影片的廣告與演員名單後,就就覺得自己肯定要準時坐在電視機前。事實證明,我的選擇是正確的!(跑去睡覺的我老哥就是錯太大了)這部片好看到讓人嘆為觀止,好看到眼淚都要流下來了。(沒哭意味)
  是說這部片的劇情也是不需要多花腦袋,但自然就是會跟著角色的行動而思考;這次用的不是運鏡,而是角色的言談與劇情節奏的安排,讓觀眾理解並不自覺推敲他們的下一步動作。是說我一直以為主角三人終會伏法,但結局卻不是那麼一回事,那種更上一層的悲傷疼痛,讓人把心揪得無從言語。
  另外我不得不讚嘆吳彥祖,雖然我在他以前的影片中感受不到他的演技--我猜是劇情問題,沒心思欣賞演技--但在這部片中,他開頭給我的乖巧臣服印象太深,以至於後期和人講價時,一百萬一百萬的加還自信滿滿面不改色,讓我感受到這角色前後差異之大,以及對錢的態度的始終如一。至於古天樂最後的那抹笑容,配上明哲保身的劉青雲的淚眼,兩相對照下我痛心疾首。金錢、親情與愛情,三人努力追求的身影是那麼令人傷感。

  我真的覺得電影、卡通等看著看著人會自我圓滿。(欸)和這些聲光效果十足的休閒娛樂比起來,看不見畫面的小說確實是略遜一籌;雖然小說能說明的東西是更加細膩深入,但投報率就是不如影劇來得高。
  但僅管如此,我還是會把「魔法活船」看完的。絕對不是「總有一天」。

  ……不過我這學期(不是這個暑假XD")的書單好威:「魔法活船」系列、「千禧年」系列、「歌門鬼城」、「迷霧之子」系列,加上一直在排隊中的「黑暗精靈」和「項塔蘭」……這些一本比一部厚到底是怎麼回事。Orz

  啊,這個暑假的進度是論文的第四章。千萬不要問我這個星期都幹麻去了。(遮臉)我真的一回家就肥了一、兩斤。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輩子第二次的夜衝,人數擴大為13人,七輛車,到了擎天崗之後暴增為9輛,還被路人(半夜爬擎天崗的情侶)笑稱是「校外教學」,還撞見貌似有情侶在擎天崗旁的公廁這樣那樣。我覺得我應該要對夜衝時會發生的各種事件見怪不怪,比如說我本人鬼上身一般地貌似發酒瘋這件事……我當然沒喝酒也不是血糖醉,純粹是剛好瀕臨昏醒之間的西塔波釋放,讓我接到宇宙電波之類的才漸漸不正常,過了那段時間我就是平常的我了。(沒人知道她曾叫周小柔的周小柔:不會啊,妳本來就是這樣不是嗎←和平中肯槍)

  那天是可親可愛的7/5星期一,隔天7/6是我老闆生日兼暑假期間的第一次咪聽日,我因為處理系徽(旗)投票系統和網頁建置,以及出清卡通庫存(最後流亡、食靈Zero、DuRaRaRa!!、大振二期……大概就這樣吧?),該處理的咪聽進度真的是一毫米也不曾前進,本想說星期一來好好寫寫,但一整天在研究間的成果,大概就只有「醞釀」行文的「方向架構」,真正的內文還是一微米也沒前進。不知為何就是缺乏了拼命趕稿的動力。
  在這個模門特!坐隔壁的Mickey辛突然接到電話、突然就詢問我和周小柔:要不要夜衝?

  髒話!

  我內心的掙扎大概僅止此。畢竟錯失這次,天曉得有沒有下次?說不定我到畢業為止都看不到陽明山助航站觀景台的夜景了……兩害相權,我還是決定衝一下,反正玩完之後回來還有時間寫。

  只是,Mickey辛本來說九點半,後來貌似遇到一些意外(據說是人員突然增加……),等湊齊足夠的車輛也十點多了。是說這次因為人多,分車方式採抽鑰匙制度,這動作對我而言真不知是何等的新奇!所以儘管我得到新手好運(?)猜拳猜到第一個抽鑰匙,我還是抽到已經搭過的傑米的車--大概是他鑰匙太大把了,不管怎麼撈都只能碰到它吧。
  這輛車不是我要說,後座真不知在高個什麼勁兒,第一次夜衝在休息站改乘他的車的時候--據他後來私下與朋友透露--我那不成熟的上車方式貌似害他差點翻車(噗);這次為了避免重蹈覆轍,我上車之前都請他自己做好準備、努力以不撼動車體的方式,以迴旋踢的氣勢上他的車;但我的國術練得不是很好,不成熟的迴旋踢也讓我倍感艱辛,好幾次都得收腳重來。聽說她女友是嬌小體型,又聽說她上車總是順利如常,對此,我萬分欽佩。

  但大車隊上山,其實還滿有趣的,在押後位置往前看,那種「九星連環」的景像讓我覺得非常值得記憶。不過喜歡飆車的蘋果大、蘆葦喂等人可能覺得不是滋味,因為前段上山的時候,大家車速不過30,我感覺壓後的傑米「噗噗噗」地很像要超過前面的車了,只是他很盡責,說了押後就不超車,只在前面車感覺要落後車隊時上前壓迫一下;但下山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大概是之前押後太悶,最後一段路傑米本人根本是用飆的,雖然我覺得四五十的車速正涼爽正舒暢(所以我作了鐵達尼號的動作XD),但有將近兩分鐘沒辦法看到其他車輛的影子時我還是慌張了一下。好在蘆葦喂不甘居於下風,很快就衝上來了(這個飆車鬼XD),只是傑米為了超過她,把車速飆上五六十,那時我就不太能讓我的手臂感受風速的涼意,只能乖乖抓著車桿避免失衡。(嘖)
  至於我們後段車在上山時還是出現脫隊(我的說法是「掉車」,沒人聽得懂)、被其他車隊「腰斬」的情形,就不再贅述。(噗哧)只是我一路上都很盡責在數車,我覺得我也是好乘客。(自我感覺良好)

  其實巴拉卡騎到一半,就知道今天看不到夜景了。想到上次是到了停車場,才知道霧太濃夜太深景不見,這次甫上山便讓人興嘆:台北市豈有一日晴?但明明這幾天都是豔陽高照。只能說我們運氣不好,一想上山就是高壓已過境,往日景不再。
  但山上的涼意還是讓人感到通體舒暢,尤其後來移師擎天崗,風大的某些少女長裙翻騰,連秋天的厚外套都能拿來當風箏放--我電波錯亂的時候就在那邊放風箏,還好沒人注意我/太暗了也看不見,清醒了就趕緊穿好。

  是說,下山那段路更能體會到山上的涼爽舒暢。本來穿著外套也覺得舒適,騎到一半就能清楚感覺到悶熱汗黏,迫得我不得不表演特技,在某人時速開始上升的時候在後座脫外套。這時候就不得不稱讚大車的好,後座非常穩當,不管駕駛要蛇行要加速,都不會有小車的那種不穩定的驚慌感。(拇指)高速風壓穿過手臂帶來的涼意,讓人覺得待在後座實在太好了。(傑米:如果只有我一個人騎,我也很想放開手--抱歉啦,現在放手是後座的專利)

  回到淡江領土也差不多快三點了,大家回到TKU夜衝人的終點站吃豆漿,我卻只能辛酸地到對面的便利商店買咖啡,等散會後再回研究間進行孤獨一人的奮鬥。是說當天方既白,我有種自己根本是夜衝完順道看日出的錯覺……當下有一種絕望感。幸好我在早上八點完成該完成的各種事務,不用真的在研究間沙發補眠,還來得及回家洗澡睡覺(雖然只能睡三小時)。

  至於後來咪聽還算順利,但光聊天就聊了三個小時多這件事,也……不消多提。希望他喜歡他的生日禮物

  是說,這兩次上山都沒有看見所謂的美好風景,真希望在我畢業前能成功一次。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