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先說好,這不是推薦也不是介紹,純粹就是觀後碎碎念。XD

--

  我覺得這部作品,目前還不能談漫畫。一來是我沒看,二來是這種小故事型的書,畫到快十本還沒收尾的話,那真的是很可怕很令人厭煩了。明明有想做主線出來的不是嗎?至少也有幾次夏目召喚妖怪出來應敵的場面如何?再不然,所謂的「被妖怪欺騙」也不該只是還了名字後就翻盤,弄更深入一點的陷阱來奪取「聯絡簿」如何?總而言之,出場的妖怪真的都太善良啦!除了牛鬼之外好像就沒看到什麼有名的大妖怪了……何況主角夏目貴志(在卡通裡)貌似整整26話都在同一件事情上繞圈沒成長啊,既沒外在刺激也沒內在震撼的,為什麼能這麼平和地做到兩季?(搔頭)
  不過,至少在「夏目友人帳」時,我對這故事的喜好感還頂高的,畢竟氣氛實在好到連OPED我都沒辦法跳過,完全投入於那種悲傷的完美的氛圍中;只是到「續.夏目友人帳」時,畢竟都已經到第二季了,內容步調都和第一季一模一樣的話,就真的沒什麼期待感。不過,漫畫貌似就是這種步調這種風格,卡通自然不能做多少更改……只能說少女漫畫和少年漫畫不同就在這種地方吧。少女漫畫只要夠萌,大概就可以一直一直畫下去了……(偏見)

  其實我本來打算連「化物語」一起看完後,再看看能不能寫些什麼的(畢竟題材類似),但「友人帳」看到一半,那種「唉呀呀」的感覺實在太強烈,就怎麼也等不到看完另外一部再說了。

  那個那個,「夏目友人帳」的感覺呀,和漫畫《精靈日記》實在好相似。只是和夏目不同,椎奈之所以離群索居,是因為父親常年世界各地到處跑、母親身體弱、加上自己的戀母情結與晚熟、居住地又是英國鄉下,才變成在家唸書的孩子。比較之下,椎奈貌似比夏目幸福多了,不但父母健在,還是鄉親愛戴的「精靈博士」(兼萬事通),受欺負、被妖怪追殺什麼的,根本沒遇到過。(但他確實遇到了更多的貞操危機……XD)
  不過,他們都因為奶奶脫格的言行舉止飽受困擾(夏目要收奶奶的爛攤子,椎奈則被迫「繼承奶奶衣缽」)、都被貓保護、和人類比起來,與妖怪/精靈的相處反倒更為融洽。椎奈差點因為太過親近精靈而「跨線」,是納薩尼耶用了亂七八糟的方法(咳,細節休提)勉力把他救回來的,名取和夏目會不會發展成這種友人關係就不知道了……何況夏目的人類朋友也比椎奈多很多(菸)。大概「像個普通人」的政策確實比椎奈那種「開張營業」的模式好吧,至少夏目還有日常生活,椎奈的人生除了精靈就是精靈……啊,大概還有奶奶和母親。XD"

  但畢竟,椎奈能和最親近的人討論精靈的事(雖然細節真的不提也罷……XD),寂寞感絕對不如夏目來得深刻。這和英國與日本的民俗風情不同也有關係吧,人或精靈都是。(整個想到《義呆利》裡英國跑去日本家過夜的狀況)夏目哪天受不了就搬去英國吧!XDD

  是說我一開始在看「聯絡簿」的時候,默默覺得這應該是個帶著感傷的故事。和日記那種溫暖的邂逅不同,聯絡簿一頁頁都代表著哀傷的別離。日記有近乎一整本都在講椎奈和海精靈的故事,但就算是以「永遠別離」為結局,對方還是能期待幾百年後,有個眼眸眉角與舊友相似、看得見自己的溫柔孩子會出現在自己眼前,以懷念的心情創造新的回憶的機會;每一篇每一篇都是溫馨的。相較於此,聯絡簿就把妖怪與人類的生活範圍劃分得很清楚,即使以友人相稱,擁抱夏目的也只有寂寞,好像不管人或妖怪都不是那麼超然。

  夏目看得見妖怪、和妖怪做朋友、會捲入危險,所以他和人類友人盡量保持距離,不讓他們進入那個危險的世界。所以在人類的世界中,他有口難言、無限寂寞。而這份寂寞感源自於妖怪、源自於玲子,他永遠不能從妖怪身上體會到人類的溫暖,就算交上了朋友,終究有個「非我族類」的問題、可能只是更加寂寞。

  「想找自己能做的事」就某種層面而言,就像是拼死也要在這個世界上找聯繫,就像不這麼做就與世界無關那樣。夏目沒辦法「選擇」自己要站在哪一邊,因為只要是跟他有聯繫的友人,他都點頭;所以這部作品裡才缺乏那種工於心計的妖怪吧!因為他們只能是夏目的朋友。

  所以「妖怪聯絡簿」在開始一直都是帶著淡淡的悲傷與殘酷的故事,因為那時的夏目是悲傷而冰冷的。後期的夏目慢慢感受到家庭的溫暖、朋友的親切,也許能慢慢改善他那彆扭乖張的個性,讓他從獨自逞強而變成懂得依靠朋友的成熟吧。現在的他有了「想一直待著的地方、想一直在一起的友人」,但能依靠的若只有身為妖怪的貓咪老師,就代表戲還有得演呢。

  ……但不代表我能夠繼續看下去。(菸)

  話說回來,卡通裡的夏目還真不是普通萌。可能配音員的聲音很適合,所以才會有那種清雅的美感吧,雖然每個人都說貓咪比較治癒,但我就是偏好夏目呀哈哈;不過我最欣賞兩季的OP,由其第二季那種兩族視界的交錯重疊感,實在是說不出的舒服可愛。(第一季純粹就是畫面萌,所以說近期的少女漫畫根本就是靠萌吃飯。XD)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一個人讓你看不爽了,可能不管她做什麼你都會不愉快吧。我現在就像對分手後的戀人感到怨恨那樣的對待一個曾經的朋友;最糟的是不管是朋友或是「曾經」這件事都是我自己擅自決定的,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會以這種態度對她。對不起我現在就是個怨婦。Orz

  今天的怒點是生份。對不起又是任性的理由。

  她對我說:「對不起,找很久喔?」但我比較希望她對我說「妳來啦」。不過我完全沒預期到她是工作人員就是了……想想也對,這是她指導老師交待給別的老師的案子,只是我一直以為是那個執行老師的學生來當工作人員。

  總之就是今天開「研討會」,因為地點在體育大樓小間會議廳,我就覺得人數不會太多(但我發現他們在規劃時根本沒考慮到會議廳的人員容量囧)。總之我循著正常路線與體育館內的標示順利找到地點,碰到工作人員時對方就跟我道歉了。我整個莫名奇妙。

  什麼叫「我找地方找很久」?第一,我沒遲到(我早了十分鐘到場);第二,我的穿著也不凌亂;第三,我今天有好好整理頭髮才出門,因為那個執行老師的學生前一天特地打電話給我要我穿著整齊;第四,我是從大學開始唸這所學校、連兩年的體育課也都在體育館上、也有參加過社團(社團辦公室都在體育館)甚至也使用過體育館的會議室,整個體育館說不定我比她熟。所以她到底為什麼認為我「找地方找很久」?

  他們的確沒放指示招牌,但若有人希望對此聽到道歉或安慰,應該也是「客人」,不會是我。這叫生份,那種距離讓我感到我們更遠更遠了。

  更糟的是,她像打招呼般地道完歉,就「咻」地跑去忙了。

  我真的比較希望聽到「妳來啦」。

--

  為了平復一下情緒,容我挑剔一下他們的簽到本。他們印出了可能會參加本次研討會的人的名字、任職單位、職務以及一個「簽到」欄,好像這個研討會是要「預約參加」或「登記參加」的,但事實上大部分名列其上的根本不會來,因為這個「研討會」根本沒宣傳,連海報都是昨天才輸出。笑死人了。像我們這些沒被登記(被老師叫去)的,就必須每個欄位都自己寫。乾,就不要哪個行政人員一時興起跑來玩,你們就知道尷尬。

  這不叫貼心,因為那些大人都很有脾氣,絕對不喜歡在那個密密麻麻的清單上找自己的名字。

  天啊我真是尖酸刻薄。快讓我下地獄,快。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然我會懷疑我到底有什麼立場說這個,而在我說這些有的沒的的同時,也思考著是否我也犯了同樣的錯誤,是不是根本沒資格指責這些事;但在我如此思考的同時,我就會自省並思考改善了吧,而這些事情若沒人出聲的話,就不會有改善了。
  但僅管如此,我到底敢不敢真的「說出口」呢?但反正也有人聽見我抱怨了就是。

  我要說的事情是「研究間的私有化」。

  管科所的研究間,聽說和其他學校很不一樣,是全管科所的人共用一間,沒有什麼「某某家族研究間」或「個人研究間」這種事,所以,研究室就像社團的辦公室,每個人配有櫃子,但桌椅、電腦都是公共設施。幸好我們還有配一間小教室躲在裡面,若有人想閉關或有小團體需要討論,都可以禮貌借用(沒人要用的時候就隨便佔領就是了)
  應該有人知道,每次當我佔領小間時,不管我在幹嘛,一年級好同學們就是不敢進來。大概我和海鳴老師一樣有威儀吧?(胡扯)但二年級好同學就不可能這麼臉嫩,看到不過只有我,還客氣什麼?(所以我也不曉得那些碩一的在客氣什麼……好吧,要把我當學姊就當吧,那我就擺個學姊架子)

  基於以上理由,我進研究間時都直接躲小間。因為總覺得若我人在外面,他們會感覺拘束或怎的;但偶爾我也是會想跑出來跟大家搭個話交際交際……以上廢話,總之,今天我真沒打算做什麼,於是我人就在外間,想說在靠門的那張大桌上用電腦,逛逛網路看看卡通翻翻論文畫畫邏輯圖試著操作程式準備挖礦--
  然後我發現,去年還可以伸展到桌子旁的電腦用延長線,被很多奇奇怪怪的沒有在用的電源線束縛在窗邊置物桌上。過去一看,是手機旅充電源線--說了沒在用,usb端當然沒有接手機。

  是誰啊把研究間當自己家了,手機充完電也不把電源線收好?我這麼一碎念,就有人告訴我那是誰的。一個和我一樣明明家就在隔壁,卻比我還常待研究間,忙碌於管科所各項所上活動而被迫荒廢自己休息時光、經常待到快天亮甚至天色大亮才趕緊回家洗澡上課的中流砥柱同學。

  真的,她很辛苦,莫名其妙連管科所研討會的海報也是她設計,我相信送舊迎新什麼的搞不好也少不了她,反正是管科所碩一生全體共用的萬能外掛;反正若她不在研究間,大家會懷疑:咦?怎麼搞的?但以上事項從來沒發生過,她只要沒課就會在「她的座位」上,忙碌著所上事務,甚至因此延耽老師指示的咪聽進度。(該同學指導老師:哭哭)
  譬如今天,我要把借來的東西放回櫃子裡,也得先移開人不在的她的座位旁的充當置物桌的放滿東西的椅子才能順利開櫃子。

  我很想問她櫃子是爆炸到什麼程度,能不能整理一下,人離開了就把放在外面的東西收好?研究間畢竟是公共場所,今天我不討論遺失物品的問題(這也不方便討論,反正目前沒有實例,沒必要特別去懷疑他人),但我身為使用這個空間的人,不小心就被這些「私人物品」打擾到了。

  所以我把那兩條電源線拆掉放回置物桌,才勉強讓延長線回到正常的崗位上,方便我使用電腦做事。我在想,暑假後來了一群新碩一,面對這樣的環境,他們敢不敢拔掉學姊的電源線而讓自己能使用延長線?

  不過延長線就算了,貌似只有我會在這張桌子上使用電腦,其他同學好像不常帶電腦來研究間工作的。(會這麼做的大都是碩二生,看起來啦,而他們會盡量使用靠櫃子(有插座)的大桌子或和我一樣使用裡間)但讓我覺得最莫名其妙的,是我事情做到一半,突然研究電話響起,我報了我們學校名號,來人就說要找「吳小姐」……我當然知道是找誰(還有誰?)但我總是想懷疑:你這傢伙是打錯電話還是怎樣?或者你是要找哪個吳小姐?但反正不管如何,當時在研究間有名有姓的就只有我一個(其他人都去上課了),當然只能乖乖說「人不在請找手機」;但校外人士打到研究間找某個人這種事,不知為何我很有種「領域被侵犯」的感覺。

  我當然知道為公務聯繫使用研究間電話是理所當然的,但「連絡電話」也留研究間電話就怪了--就像今天這樣,你不能保證對方真的會在你人在研究間的時候打來,也不能保證不會被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接到。難道其他人要成為接線生,要找她的人都找本小簿子寫好,等她進辦公室之後再做個總體彙報?也許是她對管科所太重要,多數電話(主要是從系辦)打來研究間也都是找她,對她和其他常和他在同個時間待研究間的人而言,「那隻電話」也約等於她的專線,那是個日常是個慣例是個約定成俗,但對我這個外圍人士而言,就是一個不可思議。

  後來這件事在下午就傳進她耳裡,我演講聽完回研究間,就被她抓著手臂說對不起。不過,跟我道歉有何用呢?我不覺得這需要道歉,因為終究沒有對不起我。某些角度而言,是我沒有容人之雅量--雖然我不過是覺得看不過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奇奇怪怪的知識夠淵博,看到「Let the right one in」,可能有機會猜到這部片的意涵;但我是在看完電影之後才看到英文片名,就只能事後感嘆這電影的一切了。

  昨天晚上,請老哥幫我進行問卷輸入,弄一弄突然產生看電影的欲望,就衣服換換跑去借影片了。本來想借個「福爾摩斯」來看看(XDD),大概是新片吧,家裡後巷的漫畫店沒貨了,我就順手拿了架上的「血色入侵」,感覺上以12歲孩童為主角的血腥片似乎頗有看頭,何況又是得獎片,便未多考慮就這麼借了。

  當然,等我們處理完繁複的問卷資料,也到了好孩子的睡覺時間,大家都昏昏欲睡了;但因為我今天必須一大早出門(事實上我還是太早出門了……),就這麼硬撐著把電影看完。
  開場十幾分鐘我老哥就陣亡了。因為是我挑的片子,總覺得對不起他,而這部片的速度,也確實是這種狀況(本就昏昏欲睡)的我們難以支撐的;但撐到一個段落,突然間我醒了。

  我得老實地說,這部電影雖然安靜而緩和,但在劇情上絕對是緊湊、甚至充滿張力的。好萊塢電影有個好處:運用強烈的音效與樂曲凝造情境投入,至於畫面,留著說劇情就好;但這種藝術型的電影,不知是刻意或不得已,總能利用最簡單的畫面拍出最多層次的氣氛,讓觀眾在寧靜之中投入。

  有那麼一個橋段,年幼的男主角隔著玻璃窗看著女主角搭車離開,靜靜地將手掌疊上窗面,對應著之前女主角向他表明身分、兩人隔著玻璃門似逃躲似追逐實則相互糾纏的觸碰,一種撕裂般的感動讓我近乎窒息。我不誇張,當下我真的沒了呼吸。那種凝聚與灰白的色彩,讓人根本不懂離別的悲傷、卻必須感受離別的悲傷。

  兩人從頭到尾不說愛,卻將那份愛談得徹底。是孩童時期那種懵懵懂懂幼稚的愛,卻更是殘忍的單方面犧牲的愛。不是誰愛誰比較多的問題,而是這愛原本就毫不平等。

  伊萊,說自己「不是女孩」的女主角,一開始便是以「被照顧的一方」的模樣出現的;實則她一點也不弱,也曾在男主角面前展現自己的力量,而那力量絕對是遠勝於軟弱的奧斯卡,但伊萊仍需要照顧。
  興許,對於在全片中幾乎處於絕對弱勢的奧斯卡,透過「照顧伊萊」而獲得生存的意義或滿足也不一定;而這種滿足,也是奧斯卡能從愛伊萊這件事中得到的唯一回饋。

  「你喜歡我嗎?」「是啊。」

  「但我不是女孩。」

  「那也一樣。」

  也許,只有這麼年少無知的孩子,才能說出如此超然的情話。

  我想,伊萊也是這麼一直一直,招惹著像奧斯卡這樣單純而柔弱的孩子,一百年、兩百年的超然地活著。

  這部電影得獎無數,聽說風光了一整年,但我真的在拿起片子前是聽都沒聽過,或者聽了而忘了;但這麼安靜卻完整的片子,於全球大小影展所向披靡,是名符其實,值得一看。

--

  我盡量不捏他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午還在賴床的時候,聽到廣播放的一首歌,腦袋閃過的感想瞬間讓我驚覺:唉呀我真的老了。有種自己是「老女人」的感覺。

  那首歌好不好聽我不予置評,畢竟RAP就算是偏慢版的我也難以欣賞;歌名不太記得,好像是「baby」還怎的;歌手我也忘記了,只記得貌似是以區區16歲未及冠之齡榮登告示榜排行榜。聽見廣播中那尚未變聲的稚嫩嗓音,以RAP的方式唱出" you want my love, you want my hart " 的那一剎那,我有種「這什麼時代啊……」的感嘆感。

  然後我就想到,應該只有到了我這種年齡的人,才會想著「唉唷這死小鬼都還沒變聲呢唱這什麼歌」,而小女生們可能會為他的,嗯,性感?成熟?反正就是那種刻意要創造出來的氣氛感覺而心花怒放吧。(菸)←老派動作

  所以,嗯,年齡真的有差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是說,鑒於昨天十點半起床,摸摸老哥借我的哀鳳+威寶上網,嘗試過各種應用軟體與網站(並確認哀鳳並不適合我,有空再談)後,真正出門進研究間,也已經是下午兩、三點的事,東摸摸西玩玩,時間「咻」地就到了晚餐,買飯看電影就又「咻」的一聲到了睡覺時間--
  就是一事無成,又一日無進度。

  於是我體悟:人若沒在八點前起床,是會荒廢一整天的--但世界是在下午之後才開始運轉,這點不變,就是大家白天做事、下午交件給老闆,然後才有實際運作諸如此類的--於是,我決定今天一定要在八點起床八點半出門早餐然後去研究間認真。

  然後我就被打槍了。= =

  吃早餐看報時還算悠哉,進了研究間一開燈--咦,沒亮?再開另一盞--咦,沒反應?進裡間試試看--啊幹,停電喔?看看配置的電腦印表機--靠,真的停電。

  我想說完了搞笑啊,人都到研究間了卻不能做事,我這該做的事已經拖了一星期了耶?再這樣下去我禮券會來不及發出去(也幸好我有先見之明,當初並沒有說明什麼時候會整理有效問卷發放禮券--咳,這叫商人的智慧。(妳奏凱)),總之我查看配電箱,到其他樓層去按電燈,赫然驚覺電源的配置是部分有部分沒有,讓我感到究級暴怒:既然要切八樓研究室的電源,那就給我們替代的工作室啊!憑什麼認為春假沒有研究生沒有老師在裡面啊?
  於是我東找找西找找,終於在四樓發現工作人員--你們在施工嗎(看起來像在貼壁紙)?是啊。你們有切電源嗎?有啊。可是還是有些地方有電啊(能不能把八樓的電恢復啦)?喔那應該是學校的備用電,妳看電梯也是靠那個動的。喔好吧謝謝--

  既然商館大樓今天不能用,為什麼不在門口貼公告!這樣我就不用早起了啊!再不然你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讓門禁卡不能刷不就好了,幹嘛放人進來又不給電!(氣炸)

  而且這樣時老師的電腦伺服器也掛點,之後要重開的人要哭哭了。(拍小白破鞋)(而且如果有人徹夜工作,在存檔之前被你們切電源的話怎麼辦……(幫哭))

  然後我到圖書館自習室碰運氣(都出門了卻只能鎩羽而歸我會怒),自習室門口就貼了大大的公告:4/7自習室施工停電不開放。阿幹為什麼商館門口不放這張啦!!!立牌是很缺係m!(炸開)
  推進自習室之後,牆邊有插座的座位都被不使用電腦的人佔走,有些甚至只是堆滿東西但沒人,繞了一圈我差點在自習室裡碎碎唸解氣……後來終於找到個堪用的窗邊座位,也幸好我這台電腦的電源線長到不可思議,真是救我一命。

  然後,在寫網誌的這十幾分鐘內,我單手殺了五、六隻蚊子。= = 我覺得自習室應該趁這次不開放的短暫時間噴點殺蟲劑比較實在。

--

  明天的商館拜託要恢復原狀,拜託。(泣)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5 Mon 2010 17:21
  • 春色


  今天下午出門時,看到兩隻白紋蝶在中庭嬉鬧。赫然想起這是我今春看見的第一隻(和第二隻)蝴蝶。

  那一瞬間才有「春天到了」的感覺。不管先前怎樣,那一瞬間真的很春天。

--

  是說,我直到長大了還信著朵貝.楊笙在《快樂的牧民一家人》裡提到的,在春天看到的第一隻蝴蝶可以預測那個夏天過得怎樣的這種占卜。我每年的第一隻蝴蝶都是白紋,每年的夏天也都是這樣過。

  所以我不太習慣卡通叫他們「嚕嚕米」,幸好史那夫金還是史那夫金……(欸)

--

  然後我看見了春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不過看到燕子飛得這麼低,應該要想的是:啊,該不會等一下要下雨吧?
  這才是台灣的民俗呢。

--

  這種時候好像應該放這首歌?XD

萬物初始之風(彩雲國物語OP)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有個純潔治癒又健康好漫畫台灣只有幸引入第一部,而且還是人家畫到一半被迫轉換出版社臨斬的那種第一部……然後作者就跳槽到一迅社啦!長鴻+一迅社的雙重打擊我只想死啊!一個是出了名的任性另一個是出了名的頑固……但最令人絕望的,是連謎版本也找不到啊!(痛哭)我有生之年絕對看不到《コーセルテルの竜術士物語》和《コーセルテルの竜術士~子竜物語~》了……總不是要我為了這種治癒系的漫畫跑去研讀日文買日版來啃……漫畫應該不會有什麼困難的語法吧?……

  事實上,《コーセルテルの竜術士》是我一直想推但不曉得怎麼推的漫畫,因為他的劇情非常簡單,就是說說在某某與世隔絕的地區裡,一群龍術士受龍群所託,養育各種屬性的龍並教育他們魔法與處事的日常生活故事。感覺上和《小紅帽恰恰》或《蹦蹦跳跳的仙太郎》是類似的東西,但溫馨可愛和內涵都是三級跳。看這群「褓母術士」與他們的幼龍的相處模式,不知不覺就被治癒了。

  基本上,那群龍術士貌似都是在「外面的世界」過不下去、無處可去,加上身上有龍術的資質,才被引導到這塊土地(國家?),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養育幼龍的。雖然還是有像風龍術士米流這種出生在柯謝爾德的傢伙,也有像火龍術士伊弗洛夫這樣,因為這份「職業」才不得不與家人分開的狀況,但其他人像木龍術士加迪歐、水龍術士艾蕾、地龍術士藍巴爾斯以及主角馬傑爾,都屬於「在外界已經沒地方生存」的人。就這個面向,《コーセルテルの竜術士》也才有這麼多故事好畫,讓這個通常單回完結至多兩回半的小故事畫到十二集之多--就是,除了與幼龍們的相處之外,加上龍術士之間的互動,牽引出彼此藏在心裡的小小過去……不管是什麼感傷的過往,來到柯謝爾德的人大致上都獲得了屬於自己的新生。

  但讓我無比殘念的是,台灣進的第一部《魔法龍術士》根本沒有把所有龍術士的設定說清楚,某些曖昧不清的東西也沒有好好說明,譬如我好想知道艾蕾和米流會不會有進展、加迪歐和馬傑爾又是怎麼相認的。
  現在正在連載的是第三部《子龍物語》,在人員上有極大的改變:幼龍成長為少年龍、輔佐龍則化為成年龍要離開保母術士的照顧,展現出「時光荏冉」的開拓感……聽說火龍術士會因此替換,迷路父女檔終於要只剩女兒了嗎?又、前風龍術士葉加德黎娜繼「弟弟(馬傑爾)」、「同齡好友(加迪歐)」後,又要送「親生妹妹」這個禮物給被迫留在柯謝爾德的米流?年輕一代每個人都有合宜的對象,所以這個「妹妹」難道要給加迪歐中ㄔ……(言論自律)(不過這樣加迪歐就要年過三十老光棍啦!這樣好嗎?)

  不管如何,就算新版要把米流翻譯成彌留、把加迪歐翻譯成假迪奧,我也都能接受的,我想看後續啊!!!(痛哭)

--

  然後我在白鹿洞發現了我怨念許久的KiKi(木木)的《Love me tender》。關於「木木」這個畫家,一開始我只是喜歡她的畫風,畢竟他的出道作「魔法使系列」在台灣根本出不完全,當時我看的也不曉得哪一本,只感覺劇情錯縱複雜、奇情曲折,所以到底是要說什麼也給忘了(好像是兩個世界跑來跑去的王公貴族權力陰謀的故事),只記得那副乾淨美形的畫技。

  這種美形卻帶點實體感的畫風,在市面上其實滿難找的。基本上美形畫家多少會帶上過多的夢幻(譬如押上美貓?其他少女漫畫家我就不復提了……不要跟我提伊藤潤二(遮臉)),這種「漂亮又實在」的構圖與線條實在讓我看得非常舒服。相同這種感覺的,除了之前好喜歡的水城雪可奈(啊我說出來了)、最近(?)在台灣還不錯紅(?)的中村明日美子(感謝瑪朵)(啊我又說了)等人也還不錯,但前者實感少了點、後者的膝蓋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在脫臼,所以畫面上我最喜歡的還是KiKi。

  在那本奇怪的魔法師系列後,我又找到了《1/2奇幻雙胞胎》,深深肯定這個畫家的畫風與畫技奇妙的穩定度,也對她在劇情編排與發展的步調有了相當的認識--就是微型搞笑、非常溫吞,到一種讓人受不了境界。以至於這套《Love me tender》(=溫柔的愛我)這幾年五本看下來,和金田一蓮十郎的《變裝俏老爸》一樣,讓我打從內心深處呼喊著:快給我後續和完結--(尖叫)(被悶得很煩)
  有趣是有趣啦,我真的很喜歡這故事裡的每一個問題成年人(與變態),也喜歡看他們亂七八糟的日常同居生活慢慢推進的甜蜜與溫馨順便揭露他們過往的孽緣關係與變態成因諸如此類的,但我還是很想揪住沙因的領子要他好好跟一樹說清楚自己的感覺,不然那個愣木頭哪可能知覺到什麼……不對,一樹你這大白癡,快點自覺到自己對沙因的種種變態行為不只是你很變態而已啊!!Orz(不是變態是什麼?)

  不過,出版社是長X,貌似我真的得好好練習一下日文……這樣搞不好《魔法使》系列也可以拿來看個透徹了這樣。(目死)(到時候我連亂七八糟的RPG電玩也玩得起來了吧?)

  ……在那之前,我應該先把五十音回憶起來才對。這大概就是新春新希望了吧?Orz(這人現在平假名、片假名還分不太出來)

--

  《幸運女神》連載21周年了。(目死)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一直覺得「處罰」並非僅有「遏阻」的意涵在--發然後抑,則扞格而不止;這實在是沒什麼好說了。對,我會談到自己對死刑存廢的看法,但那只是一部份,畢竟我金盆洗手不當政魔(也盡量不偏激)已經很久了

  是說昨天上OB,因為授課老師的辦公室室友帶著她家的研究生去竹圍吃燒肉,而導致當天有幾位學生OB課必須請假,我們慷慨可愛的妃妃姊,於是一時興起,決定「輸人不輸陣」,請我們這些「剩下來的同學」吃比薩。因為大家在課堂上吃東西,這堂OB也上不了多少正課,於是便開始閒聊--說是閒聊,畢竟是研究所的課,不可能真的是話家常,只是延續環境與個性的討論,從職場環境討論到性格養成最後是孩童天性。
  蘆葦是個博學多聞的好傢伙,雖然她會在課堂上播放柳丁擱來亂湯匙殺人魔的詭異影片,但這只是她「多聞」的一個面向。當時她向老師提出一個既有實驗:由實驗者觀察一群孩童,要這些孩童在「大人不在」時,端坐在椅子上不得往後瞧,卻在他們後頭準備了聲響極大的玩具軌道火車;當大人都出去了,不知道自己被觀察的孩童們自然會忍不住回頭看火車繞圈圈,但當大人進來時,他們則會「說謊」表示自己並沒有違背大人的要求。
  我沒聽過這個實驗,蘆葦的意思是:這研究證明了「說謊」是孩童保護自己的方式,同時也是天性。

  我個人覺得「說謊」並非天性,「誠實」才是。所以孩子餓了就哭、開心就笑--如果「說謊」是天性,那些純真的笑容就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實驗裡,「保護自己」才是天性,而「說謊」不過是個手段。老師覺得,這定然是大人表示出了「不聽話的人會被處罰」的氣氛給孩子,孩子為了逃避處罰而選擇說謊。

  正在修教育學程、將來要去中小學當老師的廖大哥說,他現在也遇到了類似的問題:說謊的孩子可以逃避處罰,這樣的機制簡直就是鼓勵孩子說謊。

  也許就事實而言是這樣,但理論上應該要有更複雜的內容存在。重點在於「孩子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處罰」?回去剛才那個實驗,老師的意思是,如果大人讓小孩覺得「誠實表明自己的行為」並不會被處罰,也許那些孩子就不會說謊,而是會勇於認錯。這就是教育的難題:他的確做錯事了,承認並不代表什麼,他還是得受應得的處罰,這樣才有教育意義,但為了逃避處罰,孩子就只能學會說謊。(就是學不會「不犯錯」。)
  問題的癥結在於,誠實和認錯是兩回事,處罰和反省也是兩回事。大人要教育孩子懂得反省,而不是不明就裡的懲罰他。不然他遵守的只是平板的規矩,而不是內心的道德與價值觀--他會知道做了某些事會被處罰,但不曉得「做錯事」的真正定義。(我萬萬想不到我竟然在這裡推崇「愛的教育」……Orz 但我相信愛的教育絕對不是不處罰!要教育的觀念是「我打你是愛你、我打你是為了讓你知恥反省所以我真的很愛你」……頭好痛)

  法律規定了權利、義務與責任。做錯事,代表你侵犯了他人的權利、違背了自己的義務,處罰,則是你做錯事所必須承擔的責任。所以在我的理解,所謂的「刑罰」並不是「遏阻」,而是「代價」。

  一個人選擇做錯事所必須支付的代價,他購買「做錯事的機會」所必須支付的代價

  這就是我一直不滿於廢死團體的某項理論:死刑並不能遏止犯罪,所以沒道理行使這種不人道的刑罰。我個人認為遏止根本不是重點,「付出代價」才是刑罰的真意。

  若把「犯罪」當成是商品,而「刑責」是該商品的價格。「加重竊盜」的價格就是「無期徒刑」,「殺人」的價格就是「償命」。這聽起來還滿對等的,我就不曉得廢死團體主張的「人權」到底長什麼樣。他們的意思是死刑犯有改過向善的機會,但他們到底要不要支付他們購買犯罪的代價?
  以蘋果來比喻,今天大家都只看到殺人犯吃剩的蘋果核,無法以殘渣判斷原本的蘋果有多大,就認為殺人犯只要付出「他能力所及」的代價就好。但這樣對得起培育蘋果的果農嗎?當初就說好了是以對等的代價來交換這顆大蘋果,但今天因為殺人犯不想付了、其他人也認為那個代價超出了殺人犯的支付能力,於是要果農忘記他們本來約定好的東西,要他接受殺人犯這近乎「賴帳」的結果。
  如果今天,那些所謂的人權團體能提出賠償果農的方案,也許果農可以稍微作罷,問題是沒有,因為大家眼裡看不見那個簽好的契約,大家都只想著倒帳,說真的,果農何辜?

  今天法律是這麼規定的:殺人償命。這是檢方代表提出的要約:你要殺人,你就得償命。而殺人犯執行了殺人這個動作,則代表他接受檢方的報價接受這份要約,於是契約成立,兩造雙方不得另行異議。人權團體認為檢方提出的這項要約不合理,但這是為什麼他們沒有殺人。這是殺人犯在殺人時所願意承擔的責任,和他是否後悔、是否從良沒關係。

  不是道歉就不用負責、不是反省就不用被處罰。身為大人,要逃避處罰已經不能只是單純的說謊,所以我們在這個場合安排了名為「辯護」與「審判」的關節,而「判決」的關鍵在於「舉證」,唯有罪證確鑿的情況下,檢方才能宣稱契約簽定,這是大人的說謊機制--各人說各話,唯理而已。

  所以,問題不在於刑罰的存在,而是為什麼會被施與刑罰。問題不在於死刑是否是惡法,而是為什麼會被判處死刑。究責於規矩是毫無意義的,教育的目的在於道德與價值觀的建立,而不僅僅是教條的遵守。如果行得直、坐得正,人人良善合理、世界大同,那刑罰再嚴苛再不合理,都不會有問題。

  「死刑存廢」是個可以得到結論的問題,所以大家想在路燈底下找鑰匙;但事實上鑰匙根本就不是掉在路燈下啊。大家搞錯了刑罰(死刑)的意義,怎麼談存廢都是空泛可笑的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