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些人就是會在奇怪的事情上認真。有些時候,說這種話的人通常是惹人厭的,那代表這個人不在乎別人所在乎的一些事,若是我被人這樣說搞不好會不太開心,可有些時候,某些人就是會讓人除了這句話之外無話可說。

  記得我小時候,有一部我其實沒有很喜歡,但看看也無妨的青少年卡通(以一名紅髮青少女為主角的美國青少年故事,應該是迪士尼)。劇名以及角色名字我都忘了,只記得主角是個有點遜的美國high or junior high school 學生,簡單而言就是大部分美國青少年的縮影。當時那個女孩臉上長了顆超大青春痘,讓她覺得無比丟臉沒臉見人(說實在,還真的是。哪個女生希望頂著個大痘子出門?)為了拯救自己的顏面,她決定去賣場買條除痘凝膠,卻又懼於拋頭露面,於是把自己包得比某區國家女人還要密不透風。當然她也知道自己形跡可疑,走在街上,總覺得從陌生人到動物,那眼光那行動無一不是對自己的質問--妳為什麼打扮成這樣?妳的臉怎麼了?妳是不是長了顆大痘子?

  當時我覺得這女孩的慌張/緊張相當有趣,劇裡誇大了女孩所遇到的一切:當然不可能每個路人都緊盯著她瞧(咳,包得這麼密不透風確實滿值得瞧的),動物更不可能質問她臉上是不是長了痘子,全都是她自己心裡有鬼的過度反應,搞不好她臉上的痘子根本沒有她眼裡看見的那麼大。是說,誰不是這樣呢?若突然惹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兒,自是想躲躲藏藏的總覺得每個人都要來發現這回事;卡通只是讓事情變得誇張,帶來一點共鳴和笑料。但正當我覺得有趣、又有點同情女主角的過度反應時,在我身邊一向不喜我看卡通的娘親突然發言:這女孩一定有神經病!哪可能有動物會說話的。

  當時的我沒辦法跟娘親回嘴什麼,她的反應實在是強悍到我無話可說,那可能是我永遠也無法到達的境界。當然,現在的我可能就知道要說什麼了,就是這個聽來讓人刺耳的標語:why so serious? 對個卡通也要認真,這樣的人的人生我實在無法想像。

  會提到why so serious,是最近上了莫老大的部落格(其實是他過年後終於發網誌,循著google reader連過去),聽他提到討論區有「小小的筆戰」,就想看看到底是什麼議題讓莫迷們一時激動了起來。仔細一瞧,不過是有個T兄情緒激動意圖引戰,不是什麼值得看的對談。簡而言之,這傢伙對莫老大筆下一個人物異常不爽,覺得這個智障害得主角群屢屢陷入團滅危機(但能突圍--扣掉主角的外掛--大部分也是他的功勞,只是麻煩大都是他自己去找的這樣),實在是十惡不赦,他極討厭他,並恨屋及烏地認為替這傢伙說好話的讀者也一樣罪該萬死,非要扭轉大家的思想偏差不可。
  若不是這個討論並非最近一、兩天的事,那我倒真想回他一句:你是想木頭心怎樣?難道要白宗大義滅親所有人圍攻木頭心那你就爽了?我真的不曉得這個人到底為什麼要對這個角色的這些決定這麼認真,畢竟若沒有這些事件,故事也演不下去啊,何必這麼急著怪罪?我論之後一定會發生些事情,讓整體白宗因為賴一心的單純天真正義好事而面臨重大危機,到時自會有人興罪,沒必要在當前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上計較;何況大家現在看得開開心心,實在沒道理陪他循著不是道理的道理對劇中角色動氣,自然是沒人要陪他認真。

  另一件事更好笑,其中有個討論者戲稱主角是「畜生年」,說實話,沈洛年這傢伙你要罵他是畜生倒也挺合搭的,畢竟他沒人性嘛!對大部份討論者或讀者而言,其實都看得出來這不過是帶點戲謔性質的玩笑外號,根本也無傷大雅,但他T兄就是要義憤填膺地為主角抱屈,認為他人也沒殺壞事也沒做,憑什麼要叫他畜生?說得好像他就是沈洛年本人並且非常不欣賞這個外號似的。鬧一鬧帖主也只能攤手攤手,畢竟人家鐵了心來亂根本不可理喻(對T兄而言搞不好是自覺有理),爭下去也不可能有個結果,只好讓步pass掉「畜生年」這個外號改稱「外掛年」。雖然同樣貼切,卻少了份喜感,有點可惜。
  這時我比對賴一心恨屋及烏到連旁人出來說理都一律(貧弱地)嗆回去這個動作還要困惑:不過是個外號嘛,人家是不是辱罵難道從言談中還看不出來?何必連這種事情也要認真罵?說真的,why so serious? 不過就是部小說嘛!(攤手)

  好期待第七集啊~三月上旬是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鑑於本網誌的「熱門文章」第一位一直是我幾年前的哀號(而且人數持續增加中),這種丟臉的事情實在讓我感到無比困窘。為了拯救諸多誤入歧途的少年少女們,我學長提供了一個不錯的網址來給各位解惑。

  推薦信資料庫

  推薦信怎麼寫,看以上範例夠了。

  ……希望不要再有人用「推薦信」這種可怕的關鍵字點進我那不堪入目不知所云的哀號篇章中了。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門吃飯,帶著一個月沒使用的筆電出門,想說到研究間查查東西。帶著買好的中餐去,一時之間不想裝電腦,便開了研究間的電腦來用,結果網路慢到個不可思議的境界。這不是學術網路嗎?怎麼有本事這麼慢?Orz
  吃完中餐,想說終於有手了我來裝電腦,結果發現原來我沒帶筆電電源線。果然是太久沒用了。想說反正我只是要查個小東西,用電池撐一下也罷,結果我筆電電池根本就沒電(或者電池早壞了)根本不能開機……

  心灰意冷,我就回家拿電源線,然後提早到上課教室用電腦好了。結果拿了電源線,卻發現上課教室貌似有人在上課。(是有沒有這麼衰)距離他們下課看來還有二十分鐘,想說順便就先去教務處蓋註冊章,到了我才發現當時才十二點多,行政區還沒開始上班啊啊啊--(兩棟大樓距離有點遠,而且我還白跑了!)
  身心俱疲,想說去電算中心用電腦,是說,明明就帶著可以用的筆電卻必須上計算機中心用別人的硬體,真是浪費資源!但正所謂禍不單行,到了計中才發現老娘根本沒帶錢包沒帶學生證,不能進去。= =

  我到底在幹嘛啊我……

  整整一個小時,提著電腦滿校園走來走去,卻啥都沒做到。找網路嘛,有電源的沒網路、有網路的沒電源;找電源嘛,有電源的沒座位、有座位的沒電源。

  怒火攻心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老想著:啊,一點放了假的感覺都沒有,很不想開學;但開了學上了課看了同學和老師,才驚覺:這寒假其實並不短。看著老師竟有種恍若隔世的陌生感。(自己的論文也是)

  但若要說這長長的寒假我到底做了什麼去,卻也說不上什麼。我只知道我剛放寒假新放在白X洞的500在前幾天用到只剩下4塊錢,興許這個寒假我是看了不少亂七八糟的東西的吧?但仔細想起來,也只記得田終的《金烏扇》(就文字敘述與場景考究而言,力推,喜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阿七的倒楣系列(結局太隨便了吧!于鏡是壞人啊你這笨狐狸!)、風聆的《馬桶上的阿拉丁》兩本(pm 12:00是中午啊啊啊啊!第一本搞錯我還能當作是失誤,到第二本還執迷不悟是怎麼回事!)、killer的《青春待續》(我哭了!楊捲毛你青春無敵啦!),這些CWT前後才看的書--是說,看了《妖精鄉》(這應該也是寒假看的)與《馬桶上的阿拉丁》,《罌籠葬》即便文字敘述長成那樣卻成為輕小說金賞,至今我終於覺得當之無愧了。久遠同學你的書真的很好看,拜託多看點古典文學讓文筆更流暢些如何?(菸)
  嗯,也許《盜墓筆記》也是寒假看的吧,這麼說來應該還有《黑白館》。看東看西,我就是沒把《龍族II》借回家。要我跨越這堵可怕的敘述障礙,恐怕真要等我非常非常有空之後。不管這故事包含的底蘊是如何精華深厚,長成這樣就是叫人敬謝不敏唄。啊對了,我應該還借了狼辛XI,看了狼一般的女人從幼崽成為狼的故事。這麼說來我果然看了不少。

  這個寒假,要說印象最深刻的,興許是剛結束的CWT24。該死的有夠忙。我之前去的時候應該沒這麼忙的吧?結果第一天到了一點多快兩點隊伍還沒排完--看時間的時候我都傻眼了,到了下午三點多快四點,場內的盛況一如往年的一點快兩點,弄到後來我滿心只想著:搞啥啊快結束吧!為什麼還有X個小時啊~~~
  結果清點的時候發現第一天賣了一千多本。難怪我到了下午聲音就啞掉了……雖然我因為說明繁複(服務業的堅持)而處理人數應當少於前面櫃檯,但我說的話應該還是比較多吧哈哈。後來隊伍沒了,我還充當人體錄放音機,宣傳詞隔個五六秒就重複一次,心裡也想著:會場不能帶大聲公,但能不能用錄放音機啊……雖然有規定不得大聲叫賣干擾他人啦。(羞)不過最丟臉的是我把畫家的名字搞錯,因為我有從來不把字體看清楚的壞習慣,當年就把ㄌㄥˊ看成ㄌㄧㄥˊ,這次果然很順利把柳ㄕˋ看成柳ㄐㄧㄢˇ。沒辦法我和這人不熟啊……後來被好心的路人叫過去修正,但真的為時已晚,我已經喊了好幾百次出去啦!對不起啊柳大正妹。Orz

  是說CWT第一天於我而言應該是盛況空前,光我家水主這攤這邊的大門就擠了四條隊伍(很榮幸有一條是自己攤的,如果半條都不是,真是情何以堪),因為總受先生一次拉四個人過來,言蒦玄(避免錯誤進入拆字處理)那條隊伍一次拉一整條經過我們的時候,我都不曉得該先跟自己客人問好,還是關心一下跟我擦身而過的隊伍請他們不要掉隊--因為我必須提醒我的客人「可以過來跟我結帳」,而那邊隊伍有些人聽到這句話就一陣慌張科科。其他隊伍聽說有奇妙的雜誌預購、口苗四郎的小七公關本諸如此類的。但能搞得會場人龍四處,恐怕不只因為這些大手接連出新刊,還有這次台大搶錢很成功,新館舊館都出借,還一次塞了兩個主辦單位進同個館這個原因吧。聽說舊館入館隊伍是排整天的,真是佩服這些年輕人的熱情啊~
  果然所謂的同人誌即售會,是個充滿創意、熱情、浪漫和慾望的活動啊。

  然後我家水主的新刊終於在第二天下午完售。賣到剩最後兩本的時候我還忍不住大喊:誰啊快把他們帶回家啦~~(笑)(我喉嚨真的很痛啊,兩條腿也酸痛到有如參與運動會的境界)所以,能單場完售真是太好了。是說我昨天上拍賣看,那個轉售的價格實在是……害我有種把手上的也丟上去賣的衝動。(不過我是特地挑了被退回的瑕疵書回家,也不方便賣就是了)搞什麼啊你們這群暴利!Orz

  是說新刊完售後,我就枕著圍巾趴在桌上蓋起外套與世隔絕去了。這麼冷的冬天,我家水主的烏龜好歹也要冬眠一陣子嘛。何況我要聲音沒聲音、要體力沒體力,就算能拿出可親可愛櫃姊招牌微笑,不能服務就是不能服務啊。(菸)何況場上也只剩下資料夾和紙袋,感覺上賣不賣都無關痛癢……(欸)
  所以,看他家烏龜一副累到HP=0的模樣,我家水主四點多就放我歸山回淡水了,但我看捷運人多,先搭到新店再搭回淡水,往來一折騰鬧到六點才到捷運站,到老街吃個晚餐再走上山,拿出鑰匙進門時也十點多了。(默)(晚餐非常好吃,雖然不飽,是不錯的店科科,中途還有「家庭」帶著吉他來現場彈唱「天國之門」,我睡得很愉快(←送餐太慢折騰我太久))

  於是我星期一、二就在睡眠中度過,昏睡時間超過24小時,說真的我也覺得自己超強,星期二晚上九點才起床吃飯、相隔四小時就上床睡覺,星期三早上還能神清氣爽地出門上課。

  老師說,KM講座碩班生的課堂提報就是自己的論文,當作口試練習,所以排在最後一週。
  嗯,希望我陌生的論文能快點強壯起來。

  最後一年了。下次寒假可以好好放了吧,至少不用再每天醒來就擔心問卷數量。我真的為了這問卷發放的事兒困擾了一整個寒假。

  說到問卷,有件事頂好笑的:我家水主的好碰有水泠這麼說:我一個朋友傳問卷給我,我一看想說這題目怎麼這麼眼熟搞半天是你的問卷啊!(笑)
  到底是我哪個網友和你的朋友重複到啦?我真想知道知道。咯咯咯--這也代表水泠同學妳沒把我的問卷傳給你這位朋友,哼哼,快點幫我多發幾份,還不到500人啊我要當千人斬耶--(奔)

--

  上KM聽老師閒聊才想起我今年還沒到廟裡拜拜。(望天)

--

  開學第一天其實也還好嘛。妃妃姐的組織行為看起來應該不是太累,我相信研方應該一如傳說中的輕鬆才對--或者說,對研究生而言,上課什麼的根本也不重要,重點還是自己的論文有沒有內容吧。唉。

  真要找一天去廟裡拜拜才對。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因為工作家庭的關係,只要不在學校,幾乎每天就是跑郵局跑銀行的命,不知不覺也和銀行員有了小小的默契,譬如今天是今年第一次跑銀行,上次前往已經是上學期初甚至暑假末尾的事了,在座位等待叫號的時候,平時在一號櫃檯執位的健談大哥今兒個不知為何不坐櫃檯,反到跑到我旁邊同我打招呼:怎麼這麼久沒來?

  很久了大哥,我真的很久沒去了,銀行一天千來人出入,你怎麼還記得我……(其實他在我跑第二次的時候就記住我了,不過我猜他的記憶術倚靠的是銀行收支票本)

  一號櫃檯換人了,坐的是之前二號櫃檯的漂亮小姐,那個每次幫我們輸入金額時我都會盯著她的漂亮手指看的那個漂亮小姐,她原本坐二號櫃檯,現在那位置是給之前五號櫃檯我一直無緣接觸的小妹妹。但我今天還是抽到四號櫃檯,那個冬天長袖襯衫外套V領毛衣(全櫃檯只有他這麼穿)、夏天長袖襯衫看起來不錯帥的大哥。他真見鬼的從沒換過座位,連銀行換地址了也還是那個位置。

  然後,去年漂亮姊姊不肯幫我換超過額度的新鈔,這次出門前父母還耳提面命:如果不給換就打電話叫爸爸(母曰),或者請經理出來(父云);不過今年不錯帥大哥很阿莎力地幫我換了,我天兵天將我一個都沒請到,還因為超過額度,他得跟旁邊小姐抽屜借。據說去年我換鈔不成,隔天老爹親自去跑的時候就被眼鏡女經理確認:你昨天是叫你女兒來喔?(推眼鏡)
  --所以我今年能順利換鈔,這都是靠父母的庇蔭。(望天)這絕對不是炫耀文,我只是感嘆所謂權勢之無孔不入。據說我哥在等待期間還被請過茶……幸好我家小孩都是二愣子,搞不懂怎麼回事,一直天真到長大。

  不過,郵局就不是這麼回事。當然我要說的和特權沒關係。

  郵局裡,我半個人都不記得,因為全部都是上了年紀的歐巴桑。連帥歐吉都沒有啊!(崩潰)

  這時候公家機關和企業的差異就可以看的很明顯。所謂的公務員到最後都會有個歐巴桑的氣勢和平淡,最年輕貌美的也絕對談不上容光煥發;相對商業銀行,做櫃檯的絕對都是年輕漂亮的小姐先生,年紀稍長的八成都是經理、查帳、支票櫃檯乃至外匯櫃檯,絕對不是一般業務。
  附帶,農會銀行也是死板沉悶無朝氣,最慘的是流動人次貌似也比郵局少。

  所以,商業銀行的金光閃閃絕對不只表面上,郵局機關的古老也差不多融進骨子裡了。

  最後,我不想和這些銀行行員混一輩子。(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在這個價位水準的)牛排館中,我比較習慣、也比較喜歡西土是,但我家人就是喜歡陶木反屋。不是因為有多好吃,純粹是因為。但對我來說,既然都是要出門,我會比較願意跑遠一點去吃西土是,至少我心情會比較好,也更有飽足感。--和份量是沒關係的,兩邊的份量其實大致上是差不多的,但吃起來的整體感覺對有顯著差異。

  至少,西土是的餐點不會像陶木反屋這樣,從前菜到後謝都充斥著地雷和毀滅性的搭配,每個部份都有讓人絕望的不及格的選項。

  今天又被爹娘叫回家,理由是今天是本小姐的農曆生日(唉唷喂呀),我本來以為回家吃吃豬腳麵線剝顆蛋就算了,(當然我會把豬腳丟給爹吃,我不啃那玩意兒的)想不到搬著一箱書回家還沒休息夠,娘親就問了我:想去哪裡吃?
  啊喔,原來要出去吃喔?那我可以去吃西土是嗎?真的好久沒去吃了、上次和陳大姐他們出去路過一間起我就好想吃喔喔喔--

  結果爹親娘親都嫌遠。(= =)一開始娘親還認為重慶X路的那間比較近,但我一看路線:唉唷,根本沒車到,搭公車要轉車、搭捷運也要先搭公車再轉線,這哪叫近啊?就跟他推薦中山站那間,一班車就能到了很近的,結果店家跟我說沒位置……那我去敦化總成了吧?也是一班車就到了只是久了點,但我爹娘都不愛搭公車啦--

  所以就去吃老地點陶木反屋了。聽到這個決定我臉都黑了,因為每次去我每次都吃得很痛苦,可是之前在決定吃哪間西土是的時候就和我娘親溝通了非常久她貌似來氣了(她就堅持重慶X路的比較近還認為中山店已經關了……這種看地圖看官網就知道事實如何的事情竟然也能跟我「溝通」這麼久……),老爹又是必須定時吃飯的人,餓起來脾氣比我還糟,於是咱們就晃到三重陶木反屋,一路上我直在心裡求神拜拜:拜託讓他們換菜單、拜託讓他們換菜單……
  結果老天有眼啊,沙拉和湯的選擇和上次去吃時比起來,真的換掉了一半的菜色,還剛好把我願意吃的東西全部換成我死也不敢碰的東西--這樣換菜單有意義嗎!(囧很大)

  所以沙拉部份,我必須從海鮮水果沙拉(這什麼虛翻了的配合)、蘆筍山藥沙拉(這什麼黏稠到不行的組合)和香蘋鴨胸沙拉(過敏體質退散)中選一樣,看得我快吐血,扣掉我真的不吃的東西(黏稠物和過敏物),我只能選虛到我要掉淚的海鮮水果,結果那海鮮的那一個腥啊--配上甜膩的百香果醬我當場就陣亡了;是說,好好一間牛排館,第一道菜就毀掉客人所有的食慾是怎麼回事?這是名店的水準嗎?王品就算主餐再難吃,上配餐的時候我還是歡喜過的啊--(抱頭)
  接著湯品也不惶多讓,四種選擇中有竟然有兩種屬於真菌類(草菇濃湯和菇類百匯清湯)!他們前菜就已經是烤杏鮑菇了,湯品又是菇菇菇的我真想抓著配菜單的傢伙的領子問他到底在想什麼?扣掉菇類就是牛肉湯和人參雞湯……我咧拜託,主餐就吃牛排了,再喝牛肉湯是怎麼回事?主餐配餐重複性這麼高是可以的嗎!加上人參枸杞當歸這些東西是個人過敏物所以當然不能點,這刪除法一扣下去我看著湯品清單整個人絕望:沒得吃!根本不能選!
  最後我選了聽說奶油味很重的草菇濃湯,期待它就像普通的奶油濃湯不過配了點草菇在裡面,結果是我又失望了,那菇味的一個濃郁啊--配上前菜烤杏鮑菇的餘韻就讓我當場爆氣了。吃到這裡我都沒力氣吃主餐了。(絕對沒有飽)
  接著他們上來的蟹肉御飯糰更是讓我確信這間店和我八字多不合:聽說很軟的御飯糰的飯芯竟然是硬的,整坨飯莫名奇妙又乾又黏味如嚼蠟,蟹醬呢你跑哪了?蟹肉飯團的蟹肉味呢?當我挑兩口決定放棄這一餐的時候,我家阿哥看我不吃就貪嘴截走,吃兩口後給我晴天霹靂的一句話:唉唷,你的比較難吃耶。

  每個人都點每個人都吃每個人都稱讚的唯一可以期待的配菜,偏偏就我手上的被造成地雷了嗎?GJ啊陶木反屋!你是知道我今天過(農曆)生日,所以想給我驚喜的是吧!我感覺你真的成功了啊!

  到了這個地步,要我不從雞蛋裡挑骨頭實在太為難我了,所以我拿起顧客問卷開始寫寫寫,連飲料忘記幫我去冰、刀子前端毀損歪斜諸如此類的巨細靡遺通通寫在單上以表達我所有的不滿--當然包括了選項重複性過高還有沙拉過腥等等的抱怨。真吃這個悶虧林爸我這個林字給你反著寫
  一頓飯七道餐吃下來,被打到四個「差」我看也曠古絕今了。這時候要感謝這間店的主餐沒換過菜單,讓我順利避開很久以前吃到過的大地雷(瓦片蒜味),否則這間店究竟還剩什麼價值我就不知道了。

  (啊,主餐我點牛魚海陸。是說,我終於吃到讓我滿意的魚排了啊啊--肉質軟綿卻不鬆散,味道鮮美而不腥,搭配酸甜得宜的醬料說是珍饈也當之無愧;香煎牛排熟度適當、軟硬適中,不需靠海鹽提味那香美的牛肉味便能綁架你所有味覺!啊,我勾了「非常滿意」。陶木反屋就只有這道主餐好吃啊--(痛哭))

  最後大家扒完甜點吞完飲料(我相信大家也差不多都是食不知味的)付完帳落荒而逃,走到半路突然被店員叫住:

  「小姐,聽說您今天生日,本店準備小禮物贈送,也很感謝您給了我們豐富的意見--」

  告非,都走這麼遠了還追出來做表面工夫!(抖)雖然我很想說句「不用了謝謝」拒絕掉那個所謂的禮物,但我老哥人好,擔心小妹妹追這麼遠卻「無功而返」會被罵,就代我收下了;事實證明這除了讓家裡多個垃圾外也沒多大益處,因為那傳說中的小禮物是塑膠製的透明小杯,外型醜不說,材質和大小也讓他的可利用性大大減少。我說你陶木反屋就算表面功夫做再好,也不能掩蓋你們餐點充滿地雷、搭配起來很世界末日的事實啊!送的禮物這麼詭異,更不可能阻止我在網路上宣傳這次「慶生」經驗有多差啊!我都已經下定決心,下次如果還要被爹娘拉來吃,我要跟點餐的小姐/先生說「除了主餐之外我啥都不要請算我便宜點」了啊!

  這整個讓我想起來,有一次他們送錯餐,明明是香煎卻說成地雷瓦片(你們家地雷是有多受歡迎……),真正的瓦片送上來之後還是錯誤的熟度,被我們抱怨之後送來的表面功夫是一人一杯又臭又難喝的酒……我咧拜託!除了這些送不到心裡的表面功夫外,你們就沒辦法安撫客訴了係?(好歹也送調味酒或甜酒吧?)雖然說禮輕情意重,但一副送個小東西客人就會開心,把所有客人都當貪小便宜的貨色,這只是讓本小姐感受到被看輕而感到更加不悅啊。Orz

  總之就是我想吃西土是啦……不是說是我(農曆)生日嗎?所以果然我如果想吃什麼,還是得自己出門自己付帳才最實在啊。(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