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所以才會一開口就三台車在十點半時衝上陽明山。

--

  話說,我總是上了研究所,才做這些大一新生會幹的蠢事,譬如夜衝沙崙、淡農夜烤等等,夜烤當天還到東區momo續攤……算小型五專同學會啦,那天真是飽到差點回不了家。

  這次衝陽明山也差一點回不了家,幸好有熟門熟路的蘆葦,還有駕駛技術超好的兩台車。(蘆葦喂在休息站決定上活動長後座,所以原本在蘆葦喂後座的我就改搭小杰的車)

  一開始,陽明山天氣超好,連續彎道一公里(我看得見這個路標卻看不見路名)那邊夜景明亮空氣清新的,可是一到某某公路,就感覺到陣陣雨露,在休息站時便深刻感受到什麼叫山里鄉間:雲霧繚繞、陰雨綿綿、狂風陣陣。連雨衣都穿不上的強風,加上瀰漫的雲霧,迫使蘆葦喂把自己的車留下,改搭活動長的車上去。
  是說,其實蘆葦喂看到山裡起霧的時候,便提議直接下山,我得說不愧是夜衝經驗者,一看就知道這狀況不可能再上去;但與她同行的其他三人(包括我)其實都搞不太清楚狀況,只覺得來了卻不上去太可惜,蘆葦喂不得已之下,拋棄自己貌似馬力不夠強的小機車,只讓兩台車上去。
  如果真是四人三車,下山時一定照顧得很辛苦。

  是說,沒衝上最高點看夜景雖然有點可惜,但在雲霧中騎車的「樂趣」其實也夠了。上山時,小杰還因為活動組車太慢而覺得很難跟,跟到後來他才發現:欸,除了活動長的車尾燈,我們什麼都看不到喔~
  基本上這句話是我說的,當小杰噗嗤一聲說出「加一」我就笑了。怪哉我怎麼一點都不怕摔車或迷路或怎樣?Orz

  其實上山過程該算是險象環生,畢竟看不見道路本身,一路行去都靠路邊白線來確認彎道,還有幾次貌似差點撞山壁。幸好上次活動長上去過一次(雖因人為因素攻頂失敗),加上蘆葦喂熟門熟路堪可帶路,由他們打前鋒,後面這輛車就跟得稍微輕鬆些--我是不知道小杰騎車辛不辛苦啦,我在後座是都覺得沒什麼科科--而當蘆葦喂走到第一個錯誤的岔路後,便趕緊要我們回頭下山。
  感受到領頭人的緊張,大家也認真想著下山了,但轉頭後第一件事,卻是走到正確的剛才應該會走到的路上。

  「剛才是左彎還右彎?」蘆葦喂問我,我在後座沒危機意識真的搞不清楚狀況,何況我也不擅長記路。
  「這條路剛才沒走過。」東看看西看看,蘆葦喂肯定地說。
  「這裡不是只有一條路嗎?」這句話是我和小杰。

  好加在活動組二人搞得清楚狀況,一個知道自己走在哪條路上,一個知道自己剛才怎麼上來的;說實話,儘管我不知道小杰是怎樣,但我真的只注意活動長的車尾燈有沒有離我們太遠,剛才車頭怎麼彎貌似都是另一個世界的事。總之,活動長在疑似彎道的地方用車頭燈罩著某條白線,走著走著就出現另外一條路了。那種震驚感真是無以言喻。

  總之,這一路算是安然順利,但這麼安然順利卻沒看見夜景,大家都不太甘心,於是停在路邊彎道觀賞半個台北市,蘆葦喂和小杰還堅稱他們看到了情人橋,我是看得出來他們言語所指,但不確定那到底是什麼,活動長就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
  我覺得當日笑點是「艾爾普藍星」。當蘆葦喂以飛機光點當成指示標竿,聽過一次的我也花了一點五秒才搞清楚狀況,活動長和小杰就完全狀況外了。我當時還想:這個「艾爾普藍星」是什麼應該要眾所周知的固定星座嗎?……
  不過蘆葦喂感受到的當日笑點,說不定是我安全帽上的那隻蚱蜢。囧

  話說這隻蚱蜢真的很強,其實剛上山,好像還沒到連續彎道一公里,我就覺得我的安全帽貌似被什麼打到;本來以為是飛彈的石子或飄落的葉片,也就這麼算了,一直到休息站大家嘻嘻哈哈照完相戲弄完流浪狗(小杰你壞心啊~要給吃的就好好的給,難得看到這麼傲嬌又帥氣的流浪狗,幹嘛不疼惜一下呢?),蘆葦喂就驚訝地發現我安全帽上立著一隻蚱蜢。
  一開始還以為這隻蚱蜢是我們下車後才凳上來的,當我想起我一開始就感受到安全帽上貌似有偷渡者,才知道原來這隻蚱蜢是山下的生活者,但牠就這樣被我們一路載上山又留在休息站,進入不屬於牠海拔的生態圈,天曉得牠之後會有什麼際遇。(菸)

  總之,在胡說八道好一陣子,用盡心力當一群智障白癡後,我們四個站在路邊,倒數三聲異口同聲朝台北市發洩身為研究生的無比怨氣與焦躁後,就用異常迅速的飆車手法下山回TKU吃消夜。聊勝於無。
  是說在倒數時,我還一心認為第一次一定會失敗,結果這次的怨恨吶喊竟然一氣功成,鬧得我喊沒兩下吼聲就岔氣成了笑聲。真不知道他們哪來那個渾厚的氣量。

  如果真的要看陽明山的夜景,大概會是明年六月期末考後的事了吧我想。入冬再上山就真的太蠢了。

--

  附帶,我的消夜是黑丸的嫩仙草,基本上我沒有很喜歡……@@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又被老師關心了……大家都說我跟到一個好老師。
  可是,我就是無以為報。Q_Q

--

  是說今天中午與陳大姊、梅夫人去買飯,結果他們點的東西來很快,就請他們先走;當我慢慢摸回研究間,發現他們在走廊上喊我老闆話家常……話說,是安怎?

  當我湊過去一起話家常,老師就直接問:欸,妳最近心情不好,為什麼啊?

  我、我哪知道?(沒自覺)

  於是我就開玩笑說「是因為問卷沒進度」,結果他廖老大救法外開恩,說明天「不咪了」,改下星期。

  告非……我一心想快些把問卷弄出來,結果因為隨便開個玩笑就讓我進度又拖一個星期?(掛繩自縊)

  後來回到研究小間,陳大姊和梅夫人便異口同聲地說我跟到一個好老師,只有我還一臉迷糊(因為整個碩二的都說他很兇、是不得已的最後人選);原來,他們之所以會在走廊上和老師話家常,是因為老師叫住他們,問他們「為什麼他家林同學這陣子心情會這麼差、臉色這麼難看」。

  我倒不知道原來我「心情不好」這件事被M大這麼在意、這麼注意、有在注意(最後一項是重點)。我應該也不是心情不好,只是有一點焦躁吧。
  同學當時是跟老師說:「也許是因為報告、作業和期中考,太多事情了吧?」

  確實,八九不離十啦。我的確因為報告、作業和期中考搞在一起事情太多,導致我問卷進度嚴重落後這件事,感到非常、非常、極度地不愉快,加上網心除了該死的論文提報討論外,還要另外附上一份「自由報告」(還是找論文啦,比生管報告簡單),以及莫名其妙星期四補課的時候被「噹」統計方法,心情不好到今天吧。(該老師一直說什麼「妳不是廖老師的學生嗎?」……妳是在酸什麼?= =#)
  我覺得不管考試還上課,都是太花時間的無聊東西,更討人厭的是各科的論文研讀,明明我就確定不是做這個領域的,卻必須花上好幾天的時間讀一篇英文文章,分析、評析、延伸報告……說穿了,干我屁事?
  如果只是花時間看,隨便討論一下也就罷了(譬如財管就比較隨便,只是要求TSSCI,害得我不小心只能挑些很困難的題目就……Q_Q),像生管要搞後續研究(研究個屁)、網心要被莫名其妙的噹統計基礎,心情一整個差。

  為什麼我要花時間在這些事情上?

  只要想到我浪費多少時間在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上,我的心情自然就差了。

  但我真的沒想到,這件事會被老師注意到。我一直覺得他很忙,只關心進度什麼的,完全沒想到他會想關心學生的心情與身體狀況。雖然說我也太常在研究間抓狂了……Orz

  也沒想到說,隨便開開玩笑他會真的這麼當真,一直放在心上。

  啊,我的確跟到一個好老師,但我沒辦法拿進度和內容回報他。

  想想又覺得要哭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篇純嘴砲,若認為內文中含有人身攻擊者,請看作情緒性用字來寬容體諒;若無法寬恕容忍,請回應告訴我,我盡力改正。

--

  看Paper覺得煩來婊一下愛莉莎學姊,一個「英文比中文好,解釋英文名詞只肯用英英字典,但有解釋和沒解釋一樣」的學姊。譬如上上星期,paper裡有個分類叫「Introvert」,我們都翻作「內向」,學姊認為不是,但英英字典裡偏偏有個解釋叫「shy」,但老師和愛莉莎學姊聽到我們翻作「內向」仍是一臉哭笑不得還充滿了鄙視……淦,有本事就翻成中文啊,英文看得懂了不起啊,我也知道他要表達「比較不擅長主動與他人互動」的人啊,重點是「中文怎麼說」?你找一個詞彙給我們理解啊。嫌嫌嫌。
  我最討厭只會說「不對」,但是「不對在哪裡」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的人。這就是沒有根據只會嘴砲的代表嘛。我去你的學術。

  (要婊中英語句,去翻譯系進修啊!來婊我們這群搞數理研究的是有啥意思啊。)

  我今天又看到一個和上次一樣的爭議字:self-esteem,我們都翻作「自尊」,但學姊和老師非常不以為然;到底是什麼也仍是講不出所以然。難道這是個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筆下所無的英文字?我相信他們連小說都比較喜歡看原文版並鄙視翻譯版,更相信他們看不懂論語,搞不好還鄙視文言文、認為詩詞歌賦是無病呻吟……

  英文Paper有比較好嗎?但其實有很多篇都被老師自己批評得一無是處,從假設、架構、研究方法到結論,完全沒個真正的意思。這點老師自己也同意,因為那些文章連老師自己也不滿意,我更因為那無聊可笑的統計方法撞牆多次(看著鬼打牆的文章用頭撞桌子或撲門撲牆壁之類的)。上次也抱怨過資管所的老師搞不懂研究構面與構念,我深深認為許多中文論文(不論是否上期刊),在假設與驗證方面,都比這位老師要求我們閱讀並批評的文章來得嚴謹許多。

  但僅管如此,這位老師仍堅持原文文章、堅持原文用字,並否認學生的一切。(搔頭)

  這感覺就像文人相輕、武人相鬥。學者們都有高傲的自信,認為自己的理解最正確,同時也就不想學習了;而別人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向去思考,導致他們無法理解時,別人就是笨蛋了。
  我在這堂課被當笨蛋滿多次了,但顯然我並不服氣。繼續拿上次被婊的東西(研究構面)來說嘴,就是我一眼就看出人家回歸驗證證明的是什麼,老師還要上白板寫一條回歸式才勉強看出端倪……所謂的線性迴歸,不是一個一目瞭然的東西嗎?= =

  所以,婊我們對英文單字的翻譯,有意義嗎?他們根本連方法都看不懂(沒有看)啊。

  回到崇洋媚外的話題。老師要我們報告的十篇論文中,有不少是談論使用「臉書」所影響的人際關係或社會資本。所謂的「臉書」明明就是美國人的玩意兒,對本國而言,那只是個「遊戲軟體」,亦即「與臉書相關的研究,其驗證性僅只於美國本土,其實研究人口僅只於高中生與大學生」;簡而言之,就是個研究範圍狹小、驗證能力薄弱的一項「國內限定研究」。
  如果是台灣本土做出個「噗浪人際資本」研究,我相信老師與學姊會嗤之以鼻;但憑什麼臉書就這麼廣受歡迎?說穿了,噗浪也是個國內性軟體(因為使用人數最多者在台灣),甚至其使用人口結構還比臉書來得廣泛。

  以此而論,美國人研究美國本土小型案例的文章,憑什麼比台灣人研究台灣本土案例的文章來得優秀?

  而把這種觀念當成真理,硬灌輸給自己學生的老師,以及「非英文不爽」的學姊,是不是重洋媚外到一個過份的地步了?

  說完了,夠爽了。看Paper去。期中考不停課真是討厭啊。(考三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其實我是很討厭●蘭的人。印象中,以前發生過升學考試有特殊身障生報一般生考試,最後因疾病發作被扣分的事,當時洪叫獸想替學生說話,但我覺得就當時狀況而言,監考老師的判斷無誤之類的。
  總之,我就覺得這人偏袒不中立,在乎的都是「自己想在乎」的而非「事實所需」的。

  回到大學生上課態度問題。確實,學生上課態度不佳已經是某種很需要被校正的常態(譬如某系學生老是翹濤哥的課、念書不認真,考試考差了再罵老師如何如何不好之類的),但我不懂這位教授究竟是想表達什麼。

  我覺得,雖然「態度」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水準,但對「解任務(看病)」的態度,不見得要發展到日常生活上。對日常生活很認真的人,不見得真的能專心將事情做好;相對而言,上課態度不佳的人,不見得在待人處事與狀況處理上也是態度不佳,更不代表他無心上進。
  我認真上課、認真學課本上的東西,我在對帶病人的時候就會比較認真了嗎?如果我只是孤僻的很愛上課,我愛課本但我不愛人,這個醫生就是冰冷。那這會是好醫生嗎?那假設我認真上課,但老師講的東西我還是完全聽不懂,這又作何解?

  更糟的是,確實有些課程真的聽了不如不聽。

  說到這點,衛道人士都會說:「不想聽就出去」之類的蠢話,我都想反駁這些人:那我的點名分數你幫我保障好了?
  你以為我很想被點名嗎?問題就在於老師會點名,沒被點到會被扣分。
  你以為我很在乎扣這點分數嗎?問題在於扣了分可能會被當掉。
  你以為我很在乎是不是會被當掉嗎?好吧,我還滿在乎的,因為被當掉就不能畢業,不能畢業我就白繳錢白花時間了耶。

  重點在於:我根本不想聽課,聽了課也只是浪費時間,但這門課不到就是不能畢業;兩害相權之下,我只好選擇上課開電腦或趴下睡覺。好歹我沒打擾到其他想聽課的同學啊。

  那些「教授」聽到這番言論,大概就會認為這是「不上進學生的想法」:哪有不重要的課?
  偏偏就是有啊,我可以請他來聽,只要他有本事不被認出是教授。(你知道,這關乎實驗是否客觀中立)

  譬如我這輩子都學到第四次的報償矩陣了,有哪些方法以及那些方法的意涵都可以倒背如流了,這種狀況下,聽到第四次的時候我趴下來養精蓄銳,以備後來出現沒聽過的內容時可以認真吸收,這種決策到底符不符合這些老師的期待。
  他們可能希望我從頭到尾都專心聆聽,把老師說的每一句話都當寶貝放進寶物箱;問題是如果我在前面耗盡了太多的資源、把同樣的寶貝放進太多個導致寶物箱裝得滿滿的,後來新的寶貝就放不進去,這到底誰要來賠我?

  譬如派大青就一副認真聽課的模樣,問題是她想睡到不行,抄的筆記還不如大方趴著睡覺(最後被老師點名叫醒)的我完整。

  她的態度好,但事實證明了我的決策對。至少老師說的東西,最後是我吸收的比較多。

  嗯,這當然不是說歐陽老師的課不重要不用認真聽,但我覺得「從頭到尾都認真」是一種太誇張做作的態度,畢竟真的太多東西我學過也瞭解。態度要表現在「必要」的狀況上,太過度就不是「態度」可以解釋的了。

  選擇最有效率的學習方式,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學習態度?那些老師覺得不舒服,就認為學生態度不佳,孰不知學生是以最認真、最有效的方式來吸收那些老師希望學生懂的東西。這還不夠?這還不夠?

  我承認我上課睡覺對不起老師,但我坐在最後面,除了老師之外我沒干擾到任何人,而在學習吸收上,我確實沒有對不起老師;所以,關於這件事,我很難去真正反省。
  因為我是這種想法,我也認為其他被責罵的學生很難認真去反省自己。因為每個人的時間有限,而那些課程不是學生「選擇」的,事實而言,是被學校強迫選擇。要人心甘情願地接受旁人強迫來的選擇,我不認為這只能用「態度」來衡量。

  或者,學生們該在表面上尊師重道。老師在上課時覺得舒爽,就夠了吧。在我看來,說這種話的人要的都是這個。

  啊,同理,我遲到時請同學「讓我過去」而不是偷偷摸摸的爬到某個遙遠的座位上,會不會是我想快點坐下聽課而選的決策呢?要不然,我乾脆等下堂課再進教室,何必出現來干擾上課?也許,這就是教授要的態度。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越到考試越想出去玩噢耶!

--

  這個星期日(已經過去的那一個),我寫信跟老闆說「因為這兩星期有報告有作業還有跑出去玩,所以我天窗了噢耶」(不是這種句子但意思差不多),星期一咪聽時老闆就很慈祥地說:「期中考好好考,生管不要被當掉,小心一點」(無誤),然後我就很開心(其實沒有)地乖乖研究好多報告和作業和考試。

  然後,在混完作業研究(真的是混的,譬如說我上課大睡覺被老師點名叫醒。最可怕的是我一點也不覺得丟臉!)、秒殺生管考古題(兩年前看過一模一樣的東西)後,我的心就變成很墮落的那一種。

  我知道我應該把生管課本看過一次,面對選擇題、問答題和名詞解釋才不會慌亂,但我不想看英文課本。

  我知道我應該把財管課本之前沒念熟的部分再看一次,好好超一份老師允許的大抄,臨考時才不會答非所問或一片空白。

  但我一心只想著發呆。

  話說回來,在問卷進度死掉後的一個星期(大約是前天),我在洗頭的時候想到一些貌似可以用的東西。為什麼不在上星期六出現呢這些idea。

  但這樣我問卷題目可能會多到老師要皺眉第三次了。(搔頭)

  網心在期中考週還是要上課,代表我要一邊準備期中考一邊看無聊的原文Paper。拜託,不要再拿統計方法很可笑的文章給我了,而且,如果統計方法很可笑,也請不要在我提報的時候指責我對方法的報告方式。那篇文章可笑又不是我願意的,假設和驗證方法不符合也不是我誤會了他什麼,要說我報告不當,麻煩請先把文章看清楚來嘛!Orz

  總之,我在昨天深深的體認到,原來真的不是所有人(包括老師)都有「構念與構面」的概念。譬如說我明明放的只是構面,但他們硬要說我畫的圖不對。啊就真的是「A與B的關聯」這麼隨意的事,我幹嘛畫迪卡兒方程啊?他的假設是什麼看文字就好,我只負責提出構面(誰連結誰)啊……面對老師和學姊,我要怎麼說「你們搞錯了」?而且是在他們認為「我搞錯了」的時候。(菸)(還說什麼「越講越痛心」,明明是自己沒有看清楚……)←覺得有點不高興

  所以,相較於資管所,我們管科所的統計方法還是比較優秀的喔(=w=)。雖然我被指責了,但當下我真的很想把我家賢賢前幾年指導的論文拿給他們看,讓他們搞清楚什麼是「關聯性驗證」的構念和構面;再不然,我一年半前翻到的某篇企研所好文章也可以借他們參考,那篇的方法真的足夠嚴謹兼優雅華麗!(燃燒)←帶我迷戀上多變量的第一篇,雖然我後來進了資料採礦組……

--

  說到出去玩,上兩個星期真的算本學期玩最多的兩個星期。雖然不過才三攤,但就本人的生態而言,已經算多了吧。

  好想看「風聲」。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我應該可以適應上班族的生活,扣掉我早起都來爬文和發文這件事之後。

  喔,我今天又在七點零四分的時候自動張開眼睛了,我親愛而偉大的鬧鐘(音響)都還沒啟動。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孩子啟動的時候我根本又睡死了聽都沒聽見……(遠目)←自己也覺得超神奇,才不過三分鐘
  然後今天幫三個人moning call,阿牛哥哥叫不醒,派大青掛我電話,所以果然只有蘆葦喂最好,還能跟我聊天和說聲謝。

  以上都不是今日的文章內容。(研究間裡間的網路好慢)

--

  話說盧同學出了新專輯,我理所當然的買都不想買。聽廣播的主打,深覺歌路、曲風和前一張沒什麼差別,更可怕的是歌詞缺乏相當的深度。

  也許這種「普通」的歌詞,正是盧同學廣受學生族群歡迎的主要原因(其實我還是覺得是因為「早安!晨之美」太囂張到很得人喜愛),但以我個人來說,這只是凸顯了盧同學的人生經驗不足,寫不出深得人心的詞句--雖然說,就「被公車輾過」這件事而言,他的人生歷練已經夠和尋常人不同了……(笑)但這不能讓人忽略他歌詞無聊的事實。
  深度和感情不足,聽歌人就很難陷入音樂的氛圍中陶醉迷離,更糟的是直想抽離;而雷同的曲調相似的唱腔,太多次了只讓人覺得厭煩--想聽這種味道,把第一張專輯放進音響裡就成了嘛。

  以我來說,他的「我愛你」是我最喜歡的歌。其次才是「早安!晨之美」。
  歌詞與詩是雷同的東西,後者靠工整的對仗與韻腳詩眼帶出了優雅,前者則仰賴曲調與詞韻的貼和律動引人入勝;但文字本身沒有內容,對仗再工整、韻律再優美,都不會成為千古流傳。

  同樣的花招耍太多次,就沒有觀眾了。藝術圈就是這麼現實。

  就像學術圈,同樣的領域太多人鑽研就沒有價值了……(對網路行為有迷思啊……話說回來,我還是覺得因素分析比較有趣啦……←資料採礦組);若說是(yy)小說圈,頭幾個寫穿越和頭幾個寫網遊的人紅得還不錯,繼續寫就只會被罵了;另外,莫老大寫出了第二個陳信也讓我失望過呢科科。(噩盡島還是照買還沒看,還有就是我到底要不要收狼辛?)

  談到欲望就離題好遠。

--

  相較於有潛力的廣人中,星光幫最近貌似有兩個人出了新專輯……對不起,我總覺得神祕嘉賓好像很沒心……(沒被感染的意味)(突然很希望看見自己同學有什麼新作品,聽來聽去是不是只有一首包廂?)

  話說回來,我這陣子一直瘋狂想聽「匈牙利舞曲」和MamaMiya……Orz(很想買原聲帶,也想買K歌之王的新(?)專輯)←研究間充滿了音樂劇和古典樂XD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