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晚上,問卷設計一半(好吧,是十分之一不到),焦慮症整個發作,於是開音樂自殺。

  劉妹妹告訴我的經典曲當然必放(聽不膩嘛畢竟),只放一首歌有點虛,於是把Country Road、Viva La Vida也放進去,然後掃到昨天聽到的We Are Golden。一開始,我只聽懂「青少年的夢在青少年馬戲團~」和「我們是金色輝煌的~」兩句。
  查了歌詞後,才發現,這首歌可能真的和我第一印象想到的「一群人歡天喜地推擠蹦跳地下油鍋炸的奇異慶典」很類似。

  "No givin up when you’re young and you want some."

  這句話給我滿大的衝擊。「Want some」大概就是我個人最大的缺陷。

  是王文華吧?「我們之所以得不到我們想要的,不是因為命不好,是因為我們沒有想要到發瘋。」

  "I'm not young any more...any way." 我這麼想。

Mika - we are golden

  以下歌詞。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不是男子漢,但我也遇到了長達一個小時的逆境。

  首先是商管大樓的進出口,系統不讓我刷學生證進去。雖然商管大樓的門口確實有開,但我很害怕到了晚上會被關在裡面出不來,所以我移動去圖書館。結果周日的圖書館要9:20才開門,我早了足足十分鐘(我還東摸西摸才出門的說),於是先去工學大樓計算機中心印上次沒印出來的生管投影片。

  說到上次,還真辛苦阿忠同學了。我其實有一點(好吧,不只一點)女人特有的歇斯底里。

  本來印得很順利,結果在印到第四章的時候系統說無法使用印表機。問了櫃檯之後,得到「重新開機後方可使用」的回答……我承認櫃台美女的態度很好,可是重新開機之後我檔案要重新抓,我就是不想重新開機才去找櫃檯的啊--
  所以我把資料放進所謂的I槽(學校磁碟機的命名讓我好錯亂,不能乖乖地說「D槽」就好了嗎?)再重新開機,結果檔案還是被看門狗洗掉了--T_T 沒事分割這麼多個硬碟要幹什麼,一點作用也沒有啊!

  所以電腦問題消耗掉我五到七分鐘的時間。不要以為五到七分鐘很短,這段時間足以讓一場可以不撐傘混過去的毛毛雨變成傾盆大雨。害我女人專屬的歇斯底里毛病差點發作。

  走回圖書館之後,本來想去六樓討論室(下午好同學要來教我作業研究),結果討論室沒開。心裡想著「沒有討論空間的圖書館算什麼東西!」一邊跑去二樓問櫃台「哪一間討論室現在是開著的」時,其實已經開始歇斯底里了,加上第一時間櫃台在處理外部人士入館問題,剛好我想起之前跟學校預約的書還沒領,就先上圖書館資料庫找通知,結果系統疑似沒有記錄相關訊息,一定要跑到外面開信箱……結果得知在三天前過期的時候我真痛恨自己。
  然後櫃台很貼心的先問我:你是要借(討論室)嗎?

  「咦,要借才能用嗎?今天可以借嗎?」

  「今天可以借啊,你是要做什麼?」

  我、我只是要和同學在圖書館唸書而已啊--借什麼討論室!

  然後旁邊在填資料的館員笑著告訴我:「七樓和八樓的討論室現在是開著的,可以使用啦。」

  我不就是在問這個嗎!為什麼要拖我這麼多時間!(歇斯底里)工讀生你給我重新職訓!(欸)

  進了八樓討論室,喔,這時候我心情已經很糟糕了,結果插上的第一個插座竟然沒電(懷疑是被螞蟻咬壞了,祝他們食物中毒),找到有電的插座後網路又上不去,花了我好多時間才終於連上學校無線網路,這時候我已經很需要紓壓來排解我的歇斯底里了。

  現在心情好多了卻又很想睡覺。這就是男子漢的逆境。(錯太大)

  唉唷,到底要怎麼寫啦。(←這是真正的逆境)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網誌理已經有一大半都是生活雜碎唸和Time is really flowby(歡迎糾正我的英文)的抱怨了,現在又開一篇內容差不多的,我自己也很煩。

  總之,昨天晚上聽說航太胖達約社團老朋友吃飯,聽說本來只約財金小方一個,結果財三小、會計地獄中、電機二老和管科混帳就都聞聲而來……所以把喜樂洋溢的三張桌子坐滿了。說起來也不過八個人。
  本來可以湊到九個,可是法文閃光女跑去和她家閃光男買家具(咳,這是胡謅的,人家只是去買家具,和誰買、買什麼以及為什麼買都是空格任意填)原本說五點半後到,吃飯吃到快七點人也沒來,就算了我們散夥。

  會計地獄中之所以要這樣說她,是因為她正在準備考會研所。我光聽就覺得噁心。
  財三小據說被學弟們篡位,榮升為「財三老」。
  航太胖達現在跑到中興去當航太貓熊做引擎,電機二老當然也還是窩實驗室。
  管科混帳從過完年就待在管科當混帳了,這個自然也不用提。

  當初,還只是小大一的青春小女孩們,現在一個個不是在準備研究所,就是準備公職考試。
  聽她們討論推甄資料繳件期限這件事,赫然驚覺:時間過的真快。

  真的不是只有我會為了推甄資料忙到瘋掉,學弟妹們也會遇到這種事。他們還要考試呢。

  但我覺得我趕資料趕到焦慮症發作的那段日子不過是不久以前。

--

  電機二老中的大哥哥閃光很嚴重,就算老婆沒到也有辦法放閃光。

  「她就打來說,我有時間陪朋友都沒時間陪她。」

  嗯,嗯……有點想跟在四大上班但很閒的小君君講:他陪的朋友也是她的朋友耶。(遠目)(不過感情可能不是多好啦)

  我本來開玩笑說,沒事被老婆這樣逼應該很煩,結果他說不會,還一臉很開心幸福的模樣。喵的,這不是閃光是什麼呢?有人就是心甘情願嘛。

  話又說回來,雖然在寫的時候語氣疑似不太爽快,但其實看到朋友閃光到甜蜜溫馨的模樣,也滿好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水晶說「不是」,因為水餃裡面應該有菜,那那那,我說是「糯米雲吞」總對了吧?XD

  不過味道是不差啦,我喜歡糯米製品。:)(我幾乎是喜歡所有會胖的食物欸。Orz)

--

  昨天晚上回家,為了今天早上去科技大樓資訊圖書館。結果那裏的影印機和學校的一樣爛……喔,我好想念國圖本館的超級影印機,一張紙可以印八面啊!Orz

  處理影印機的時候出現一些問題,所以找了櫃檯男孩很多次。然後,嗯……櫃檯男孩就想在打工期間聊個天了之類的,問了我「哪個學校」、「是不是碩二」、「為什麼不在自己學校圖書館找」這類問題。第一個問題好回答啊,後面兩個我就……我怎麼跟他說我不是剛進碩一也不是剛升碩二,以及我從來沒考慮要在學校圖書館找外校論文這回事吧……(有點羞愧)

  然後是,我家有直達科技大樓的車,不過是定時發車的那種……六點半、九點半、十二點半一班……(到站牌的時候已經八點)
  所以我還是得搭很久的車。
  但至少比從淡水出發來得輕鬆些啦。

  所以就是,因為突然不想繼續待在圖書館,就和原本約好要吃飯的劉同學約正中午,看時間差不多就趕快逃離圖書館。

  喔,我真的這麼少上MSN嗎?碩班學長姐暨同學都說我是「萬年不上線」,劉同學敲我的時候我系統裡的舊訊息疑似是一、兩年前的東西……(當時還因此認錯人了呼呼)所以說我就是被動內向的好傢伙嘛!(好在哪?)
  --總之,就是所謂的五專同學,通通都是久沒聯絡好久不見。

  所以當劉妹妹(我還真的忘記他有這個外號)數號碼告訴我其他人都在幹什麼的時候,我和大弘都忍不住為他的好記性鼓掌。太強了,竟然差不多每個都記得還每個都知道,我連王小黑從中興行銷轉台大農經(而且是繼續唸大學這是怎麼回事)這回事都是第一次聽說。「聽說」這根本不是新聞。(欸)

  在捷運站等大弘的時候,劉妹妹(其實我從來沒這樣叫他過)打電話給小護士說要鬧她,結果她人很剛好也在忠孝復興--想當然耳很想見見她,結果她疑似為了上班死也不離開捷運車廂,於是就這樣咻地又離開了,連讓我見一眼也不願意,嘖嘖。
  下次要再見到我很簡單嗎?(笑)(不反省)不過要見到她可能也不簡單就是了,聽說她做的是全世界跑透透準備展覽的好工作。

  於是就是吃飯聊天。飯都吃完了、帳也結了,我們還窩在店裡聊天,店員也仍很好心地時不時來幫我們加水,讓我們就像在家裡一樣地聊天喝茶。其實到底有什麼好聊的?從五專同學、現在的就學狀況、大學同學、交往概念(在場都是黃金單身漢)聊到家裡的事(原來劉妹妹也是同行啊真是的Orz),再看看大弘同學搞笑,小型的、大部分人都只存在於話題中而呼吸著不同空氣的奇妙同學會大概就結束了。

  但我得說,這樣真的還滿開心的。即使我沒辦法掏出什麼東西來聊,聽人家說話也有趣。

  但某個傢伙說我刀口鋒芒甚弱,疑似生鏽許久,他「很失望」……欸,我承認我不用腦袋很久了,和我家賢賢互開玩笑(?)時也常常應接不暇、只能「是齁」、「也對」的完全打回原形,但中國人(咳)以和為貴,我何必訓練自己嘴皮來和所有人爭鋒相對?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耐接我的刀嘛!池同學那天才說我嘴巴很壞、招架不了之類的,本山人深感對不起世界上所有人、決心韜光養晦,這還不好?不然就常常打電話來互相磨刀啊OK的!(才怪)

  我真的這麼弱了?到底為了世界和平放下屠刀對,還是為了吐口悶氣拔刀亂斬好?(開始困惑)那種所謂的拐彎和雙關的技巧,以我這種單純善良的腦袋是想不到的啦!

--

  在人家餐廳聊天聊到三點半就出發回淡水,跟學長拿了(給別人的)書,窩在研究室休息閑晃上網買書吃湯圓看別人玩格鬥天王,然後就是回家。

  星期一咪聽,東西還沒做完,可是星期六晚上又有應酬。討厭。

  啊,今天還帶從同鄉學長那兒接到的生管課本回淡水,那本書真是重到沒有天理,結果從見到劉妹妹開始那帶東西就都是他提的。真是少見的紳士,所以我要稱讚他一下。你夠了,可以了,快去交女朋友吧。嘴上老說現在的同學太年輕,那就去把你們學校研究所嘛!(欸)
  還有就是,北科工工用的生管課本和果然我們的一樣,只是人家老師用中文版我們用英文版。(轉頭)

--

  又是個沒進度的一星期。看起來認真又怎麼樣?沒成果就沒成果。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一過得很快,大概是因為晚上去吃教師節聚餐,所以心神不寧,時間就溜走了吧。

  聚餐的時候是跟老師一起走下山,不過基本上沒什麼機會跟老師聊些什麼(在後面慢慢走)。餐廳的東西還不錯吃,是水準內的辦桌菜色(就很典型的那套),最後的鹹點我滿喜歡的,只是炸春捲實在很容易胖,所以只吃了一個。甜點也是。(遠目)(非常貪吃)
  餐廳問打包的時候,我看著還剩一大半的鰻魚米糕、金針菇混魚翅,內心哀號:「家裡有道具熱菜我就包了~~~~」我也很認真地跟麗茲表達了這種想法,不過住家裡的麗茲同學也還是沒有打包回家的打算。唉,真是的,好料就浪費掉了。(遠目)

  不過,最好吃的其實是博班學姐發送的豆沙餅。綿綿的餅皮配上細細的綠豆沙,稍微甜了點但幾乎是入口即化,好吃到我想買一盒當備糧!當時不知為什麼我們桌上多了兩個,旻儒學長抓在手上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我爽快地說:「如果是多的就請放我袋子裡」於是就多賺了兩個豆沙餅哈哈。

  這時候就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歐巴桑的貪小便宜習性。我是覺得:既然沒有人要,那給我又何妨?(資源回收的心態)(果然就是歐巴桑心態嘛……)

  說到貪小便宜,在計中印東西時我疑似也給了梅夫人他們這種形象。就我算好紙量、用最有效率(急迫)的態度和行動迅速的把資料能印的都印了,算的剛剛好……(還有很多吝嗇事蹟,譬如死不去影印店輸出,就是要到計算機中心列印之類的)

  教師節餐聚那天其實是要交錢的,我一早就準備好剛好的錢數(又是「剛剛好」不多不少),結果從研究室離開的時候太趕,根本不記得自己錢包塞到哪個位置,看見沒在老地方就以為自己沒收進來,還打了電話問疑似還待在研究室的人、跟培元借錢,結果大勢底定之後才發現錢包好端端地躺在書包裡。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第二次幹這種事。要把錢還學長的時候,我一時還不記得我把錢放到哪了……真是夠了,人糊塗也要有限度的啊!

  ……所以我到底是精明還是糊塗,自己都弄不懂了。

  然後就是星期二管論。上星期分好組,這週就被老師拆組全部大搬風。應該有些人滿不高興的吧,尤其本來只是想跟好朋友一起修課的同學。盈如本來就是A組,沒必要挑管論這種麻煩課來修,本來六個好朋友一組是還OK,拆組之後差點淪落到完全的陌生人中……最後她硬是換到了我這組來,但問過學長姊後,才知道這組的第二個題目是非常複雜艱困的……(嘆息)

  然後我突然想放棄科技管理改修星期二的作業研究了。(菸)

  然後聽說我幾乎每天早上進研究室追進度的生存計劃傳到博班去了。(再菸)(真的還是沒進度)

--

  附帶一提,我真的很討厭聚會的時候喝酒,更怕有人喝醉。
  我討厭被人勸酒灌酒應該不是新聞了(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但這次教師節聚會居然遇到高粱,實在是把我嚇的。

  博班學姐:「你們沒人對『白開水』過敏吧?」
  我:「有,就是我本人。」(●,那杯高梁喝下去,有本事你抬我上山!)

  然後學姐就擺臭臉。我知道那是玩笑性質的臭臉,但我還是不開心,因為她還是倒了我的份。
  於是當然把杯子裏的酒過遞給學長,拿著空酒杯去敬酒。

  拿空酒杯去敬酒到底禮不禮貌?這時候誰管啊。在那之後我情緒變很差,總覺得好好一個聚會突然之間臭了起來。

  學長喝醉之後我就更覺得怕。總覺得學長都已經醉了,為什麼大家還狂開他玩笑?後來在研究室聊天,他們的意思是:就是喝醉了才好玩。但被玩的人到底是否也覺得好玩呢?

  將來遇到真正的上司酒會,我還不曉得該怎麼應付,但在學期間遇到要喝酒的場合,逼我喝酒我應該都會翻臉吧。

  要不能喝酒的女學生喝乾一杯酒,是什麼心態?今天不管對方有沒有惡意,要一個人為了取悅自己與大眾而弄得不舒服,這種不道德的事我不可能接受。

  所以,看,我家賢賢多有道德,後來跟我們一個個聊天時都親口要我們喝果汁就好,和某屆會計系系主任完全不一樣。我永遠記得我回絕多次拖延許久還被逼著喝的厭煩感和不知所措的慌亂,也永遠記得一個吃全素的學長挺身幫我擋酒。
  那天我簡直是看見了人性的黑暗面,也幸好看見了人性的光明面。只是我好難原諒自己,竟然讓吃素的學長幫我喝酒。
  那天如果我真的喝乾那杯酒,哼,別以為城區部回淡水很簡單,搞不好要住在那了。

  我討厭應酬,真的討厭。

--

  真希望大部分的人都能知道我思美洛喝一口昏迷三小時的偉大事蹟,然後好心的讓我避開喝酒這件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有點爛。我有點想歸咎於週期問題,但說實話,其實這也是一種本性。大概就是過度的自大和自我……(我說過了我非常自我中心的吧?XDDD)另外就是約吃飯的時候被玩弄了,大概就是約了吃飯、把我放置一個半小時然後說「抱歉」,等我爆腦到不知如何是好後再來摸摸我的頭說「啊來吃吧」這樣……明明激動到眼淚都被逼出來了,還被人一摸頭就說好的我,果然非常M。(忍不住)
  吃飯時聊天的時候,我因為想睡、心情不好諸如此類的,似乎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譬如明明就沒有出力,卻批評(其實只是說說而已)班代使用的班網是●名小站的網誌這類的……我討厭●名小站,所以聽到這個選擇有點驚訝,但我沒有想要責怪誰啦。QAQ

  整個大腦很渾沌。嘖。

  今天以後我會盡可能的低調。反正該認識的人也都認識的差不多了,該收手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7 Thu 2009 09:32
  • 近況


  下面那篇灰暗到一個境界(也不是灰暗啦……大概就是受到刺激),大概來報告一下近況來把那篇推下去。
  雖然我是希望我這種「受到刺激」的反省情緒可以維持到我畢業啦,總之,我大概是不能忍受讓別人對我失望吧。

  要說近況,其實不過幾天前的事,但感覺起來卻有一點久。
  因為我開學第一周就進入狀況了。嘿嘿。

  這學期的課程看起來都很兇猛,星期一科技管理和星期三講座課是例外,但是管理理論,聽說感覺是「每個禮拜都在搞他的報告」,昨天去上網路心理與行為,才發現原來是非常兇猛的課,每次上課都用原文paper當講義(學生導讀老師問問題)、定期交研究綱要與進度、期末還要交完整的研究計畫。
  星期五的課還沒上(我今天才想起這回事:啊,現在是開學第一周耶),但生管應該還是老樣子的很累人(原文期刊、考試、報告、論文導讀),財管聽說也很瑣碎。

  總而言之,比下學期(唉)累很多。也許這就是研究生的生活。

  自從星期一被老師暗示了「他很失望」之後,我做了每天七點半起床、八點半到研究室的生存計畫。雖然光做雜事可能就耗到十點(欸),但至少我能夠離開充滿電視、小說、漫畫和床的環境。
  說真的,我不是很能習慣在開放空間、而且旁邊有人的情況下專心致志的人,但我想,為了我的尊嚴,這個計畫還是得維持下去。

  另外,老師說的學刊我終於找到了,感謝資管所游老師。

  但老師說的文章我還是沒找到。(菸)

--

  說到資管所游老師,就不得不提我昨天修外系課的經驗。一開始,有種「班上同學、學姊好像很排斥我?」的感覺,老師也一副希望我退選的模樣。那種環境讓我有些慌張,但事實證明,游老師是個好人沒錯,問了我一些問題,還表達說要為了我把課程綱要上列示的文獻改成與我的研究相關的方向。真是麻煩她了。

  面對老師是個好經驗,我們系上滿少這種活潑外向、認真熟練的老師。比較奇怪的是遇到了愛麗莎學姊,竟然問我是不是小登登的學生,而且光說老師的名字就表達「我覺得這門課可能不是你要的」……是怎樣,我的研究對像是網路社群成員,網路心理與行為卻不是我該修的課?(感覺很奇怪)
  那感覺彷彿有種「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個人趕出去」的企圖,而當我慌亂說出「不,我是廖老師的學生」的時候,我聽到了奇妙的抽氣聲。老師和愛麗莎學姊都因為「廖老師」三個字而瞪大眼睛,我則因為她們驚訝的程度感到驚訝並更為慌亂。游老師還問「是不是廖老師要你來上這門課?好可怕。」可怕什麼啊!(慌)賢賢你到底做過什麼讓資管所老師這麼怕你?而身為他學生的我,到底被他們貼上什麼內容的標籤?Orz

  不過當我說出我的論文題目(當然是掰的啊哈哈……)和需求,老師和愛麗莎學姊就都點頭了啦。之後就是社交和發名片。不是我要說,當初跟著碩二班印名片,還真是印對了,自我介紹超方便,不用怕不曉得該怎麼開始,也不用拿出窮酸的白紙寫下潦草的字跡,重要的是,你可以跟老師自我介紹。

  而且,我覺得我變成某種程度的「管科所代表」。真希望有人能指點我與外系老師同學相處的注意事項。

  對老師、學姊應該算可以了(反正我不周到的地方他們會多擔待,畢竟我是學、生、嘛)同學們感覺上也都和善可親,但我得絕望的說,我和該班班代似乎有點溝通不良,我第一次感受到語言的極限。而她寄給我的mail是「你好,我是跟你修同一門課的同學」……我說真的,幸好我的同學之中只有一個這種人,不然我倒很想回信問:跟我修同一門課的同學這麼多,您是哪位?

  但網心的課還是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開始了。不曉得怎麼搞的,最近抽籤總是抽到3。

--

  另外說一下慶生會的事。賢賢想按月舉辦所上慶生會,雖然有點勞師動眾,但我希望他那愛慶祝的個性可以得到回報。至於我在中段跑到老師桌跟老師們坐在一起而不是跟班上同學泡在一起,並不是因為我特別囂張大膽,而是這些新老師剛好是在我四年級個性特別油條的時候就職,都有寄信、聊天過,其他老師則是相處多年(阿倪還幫我寫過推薦信嗚嗚)比較沒顧忌,我看學生團體人多又不熟,處在人堆中尷尬不如跑去找還算熟識的老師聊天。畢竟那裡很空曠啊,而且阿倪小曹怡妃老師也是慶生會的主角。

  所以,辛同學,我一點也不囂張啦,是老師們人很好。

--

  以下記錄我和小曹老師的對話(大要)。

  「你現在怎麼樣,你們老師會監督進度,應該還不錯吧?」
  「呃,我有三個月沒讓他管……(傷口)」
  「怎麼了,你出國?」
  「不是,就,就……」
  「喔,你自己閉關?鎖國喔。」(不愧是老師,真瞭解學生(遮臉))
  「是啊,鎖國三個月開放後才發現跟不上外國的進度。

  老師就笑了。嗚嗚。

  還有就是,我學長嚇到牛老師了。=..=下次要先說自己是誰、研究的題目是什麼、研究對象和研究方法,這些都說明清楚了才能問問卷發放對象的建議啦。

--

  好了我要去看原文paper了。(遮臉)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邊絕對不是在討論宗教上的地獄。所以不要跟我說什麼十八層地獄的十八個名字,我指的地獄絕對不是「刑罰」。

--

  如果地獄有名字,那我的地獄該叫「無知」。無知是我的地獄,無知的我就像陷入地獄,無知會將我帶入地獄。

--

  總之,今天去meeting。距離上次meeting,嗯,足足三個月,又一個星期。
  而老師跟我講的東西,也和三個月前差不多。

  「你把你的筆記本翻一翻,會發現我今天跟你說的以前一定都說過。」

  那傢伙一如以往,說這種傷人的話也面不改色。我說那是皮笑肉不笑。
  我也笑,心裡有點笑不出來但我還是笑。裝傻簡直是我的獨門絕技,和我的初次見面用表面功夫一樣好。

  「老師,不用翻,我也這麼覺得欸。*^_^*」

  今天,終於找到困擾我多日的困惑的突破口。老師親口說了不用在乎「商業模式」(早說嘛寶貝),還告訴我人的分類方式可以從心理學下手。但我找到快餓死了也找不到老師說的那份期刊,後來總算給我誤打誤撞,找到了,卻不是可以瀏覽的那種。

  學校沒買的期刊,我要怎麼看啊?Orz

  勝欽覺得,既然老師找到了那份關鍵資料,那老師就應該提供給我。
  但如果我是每個星期都有把找資料的過程、整理好的內容丟給老師的話,我相信老師會很樂意提供給我這份資料。

  問題是我放置他整整三個月。我活該。

  我也覺得自己該死,所以去meeting之前,雖然在研究室和大家打打鬧鬧,但說實話,我內心是惶恐的。(老師不信,更正,搞不好除了我之外沒人信。嗚)

  「新生座談那天,看到你在台下笑,我真想下去掐死妳。」他的臉皮說這是玩笑話,但他的語氣態度卻讓我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我在想,這個人怎麼一點guilty也沒有。」

  「有啊老師,我在底下慌張的咧!」

  「開玩笑,你們那群都不知道怎麼搞的,笑得這麼開心。」

  嗚啊。他都不知道,我慌張的時候發出的是這種聲音:嗚,呵呵。為什麼要「呵呵」?因為如果有人問「怎麼了」我答不出來。

  嗚啊,呵呵。嗚。

  「當初你來找我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兩個在這個議題上有共識,是在一起的。但是今天,我已經超前你老遠了,而你完全沒跟上。如果這是你對我說的話多好,代表我們教學相長,但你和當初來找我時根本沒前進多少。」

  對不起,我一直在原地踏步。認為這樣也沒關係的我,果然就是無知。

  多找、多讀、多想。但就算整頓了這樣的心態,即便可以每天早上起床時呼籲自己……唉。(抱著兔子滾)

--

  提早入學就像是假的一樣。因為即使一開學就去找老師、一找老師就開始meeting、找資料、規劃問卷,到了第二學期,我的進度還時沒有改變。
  沒有比別人好,一點也沒有。

  我只是比別人多修了15學分而已。

  這就是無知。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像是昨天,東●洋片(大概吧)播了一部電影叫「歐洲派Eurotrip」,插曲、主題曲、主角損友的手機鈴聲,都是這首歌。
  不用說,主角的名字當然必須是Scott。(笑)

  僅以這首歌,獻給全天下的Scott。

  願上帝賜你們平靜!

Lustra - Scotty Doesn't Know

  以下歌詞(真是太齷齪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研究所迎新,我當然是被迎的那群啦!(堅持)而且我還真的得在新生同學間努力堅持這回事,才能順利被認真地當成同學。(事實上,同學不把我當同學,學長姐也不覺得我是學妹)當然這代表大家很熟,可是我就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學妹身分咩。XD"

  迎新內容其實不能說很豐富,但其實本來就沒有要幹嘛。就像根本還沒從高雄趕上來的蘆葦同學說的:新生講座?感覺上就不重要不是嗎?(欸)
  不過,我還是覺得迎新多少要去一下才對,就算新生講座很無聊(但看到系主任上台我驚到差點翹毛,所以其實是很緊張刺激的啦……),之後的迎新餐會真的不能不去,至少我和蘆葦都繳過班費了,這餐搞不好根本也算在自己頭上,不吃白不吃嘛……不對啦,真正重要的是,就算不可能一下子就變得很熟,但至少要把將來的同學、夥伴的臉從「面生」弄成「面熟」呀!這樣可能在路上遇到、在班上看到,會「你你你你你」地指半天說不出名字,但至少不會相見不相識。

  所以,在迎新餐會上,我放著好好的飯菜不吃,一直跑到別桌跟各路人馬搭訕這樣。= =
  而且這當然是把自己這桌的新生都搭訕完了才做的事。

  說到我這桌,嗯,和我一樣是新生(欸)的都是男生,都是A組,只有牧峰學長(牧峰:叫我同學!)和我一樣是B組。不過沒差,都還滿好聊的,熟度正常,帥氣度也都不錯。在大致上瞭解大家的名字背景個性後,我就到別桌去搭訕正妹。(欸)
  不是我要說,管科這次的正妹還真不少,弄得我眼花撩亂,一個人都沒記住。(喂)少數幾個真正把名字和臉記清楚的,大概就一直很聽說的推甄組同學、班代和在座談會搭訕到的同學A(可惡美O子妳姓什麼啊?)和一個一直把我當學姊、讓我費盡心思才肯相信我是同學的辛同學(喔這姓氏太酷了)同鄉應該是簡同學吧……
  除此之外,根據我四處搭訕問來的資訊,整個班32人(扣掉本系上來的五人就剩27人),至少有七個人是銘傳來的(其中一個跟小逼一樣是風保的耶!)根本可以組銘傳幫了吧這個……幸好淡大幫還不至於屈於劣勢啦。XDD(比較這個根本沒意義吧!)

  算了,這些都可以開學後再確認。

  基本上,我是很不會認人臉和名字的人,通常要聊天超過三次而且正式介紹過名字,我才能勉勉強強記起來這個人(所以某天展場上才會三次把御某人當路人嘛哈哈),所以我只好四處跑來別人記得我,還因為跑得太勤,沒有人相信我其實有著纖細的心靈害羞的內在(自己都講不下去)但請相信我,我的本性是害羞的,看起來這麼開朗這麼能跟陌生人聊(而且聊了半天還不報姓名也不問對方這樣),都仰賴淡江給我的訓練啊!都是商●學會的功勞,那一年的時間讓我得到一個超棒的厚臉皮防護罩喔喔喔--

  反正迎新的時候就是發生了這些事。

  至於餐會後,大家到研究間參觀,跟著大夥走的時候突然有個傢伙從後頭拍了拍我的鯊魚夾,回頭一看竟然是我家那個很不閒的新任系主任賢賢……(是說,當系主任有沒有迎新啊?

  「你怎麼回事啊?」他繼續拍我的鯊魚夾,頭髮都快掉下來了。「怎麼暑假兩個月就變成絕緣體?其他三個人(同家族的三個學長姐暨同學)都緊張得要死。今天寄一點東西給我。」

  「欸~~~哪有東西啊?」我想耍賴,但這傢伙根本不可能領情。只見他又擺出那副調子:

  「我管你。」

  於是我在研究間拿出阿牛學長幫我藏在櫃子裡的名片,發給幾個被我搭訕過(但我沒報姓名)的同學後,招呼也不打(場面混亂也不曉得要怎麼、跟誰打這聲招呼)就慌慌張張地跑回家趕東西了。(遮臉)

  其實早在九月九號當天我就有警覺:迎新當天會遇到系主任,所以無論如何都要趕點東西給他才對。所以其實我有把緒論寫了一小部分,也稍微把大綱擬了一下,但星期四外出吃飯,回程途中遇到我那轉到會計系二年級的可愛的五專學妹啊~(立刻被迷惑)帶她和她朋友逛完校園之後我就累了,所以並沒有把缺乏的部分補完。
  所以在迎新當日被系主任拍鯊魚夾,真的是我自己造孽啦。Orz 只是,我補完差不多也快十點了,中午因為四處搭訕所以沒吃很多,晚餐又因為趕論文(而且廢話連篇)而錯失,當下我滿後悔我沒有早一點開始處理它啊。

  在我帶著感嘆,一邊看電視一邊上噗浪的時候,心有靈犀收了一下信,立刻就發現老師的回覆--我寄信過去才不過五分鐘吧?老師你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初看大綱是O.K.的,但我覺得我們先討論問卷比較實在。那我們什麼時候meeting啊?」

  我們什麼時候Meeting啊?
  我們什麼時候Meeting啊?
  我們什麼時候Meeting啊?
  我們什麼時候Meeting啊?
  我們什麼時候Meeting啊?

       ……

  我哪知道啊!你想我怎樣就說啊!(驚嚇)

  於是我只好把我的課表寄給他,讓他自己指定時間。(喔好像指名)發現他沒在短時間內回信我就去吃麥當勞的雞塊了……(很晚了那時)
  然後我剛才看到他說要和我約在星期一下午一點半。

  星期一?914?那不是開學當天嗎!(又飆了)

  我在迎新快結束的時候被拍鯊魚夾催內容催進度,進度交出去之後又被指名在開學第一天咪聽?你好樣的賢賢,我敬佩你。正.合.我.意!(欸)

  總之,我的新生生活就這樣開始了。希望有一天能發展到,可以把住在淡水的好「同學」都約出來吃飯的地步。我很少幹這種事的。
  不過我等一下要跟社團同學約出去吃飯~好久沒一夥人約出去吃飯了~(911迎新那種的不算啦)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什麼特殊意涵,只是想到的時候覺得萬端諷刺。

  「想保持身體安康,就不要和人有親密接觸。」

  我這樣解釋。科科。

  我說了我現在是經前症候群嘛。(攤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星期回淡水,街道還很寂寥,但漸漸地人就多了,給我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一群一群的,和我無關的人。成群結黨地從我身邊經過、擋在我的路徑前方。空氣一點也不清爽。

  跟管理員伯伯打招呼時,他還是笑得很可愛。是什麼讓他笑得這麼開心?

  不,我不要變成戀父情結。Orz

--

  《同棲愛》共十一本,終於到我手上了。好喜歡椿。好喜歡結局。
  但真的不喜歡千里,哈哈。
  我覺得,人只要喜歡自己就夠了。「沒有餘力的時候,不可能對別人溫柔」,但我其實沒什麼煩惱,只是沒有未來沒有夢想。

  《星期戀人》的後續《續星期戀人》也在拍賣上看見了。昨天晚上睡不太著,翻出這本漫畫慢慢看,突然就很急著想看後續。
  冬至好專情,太專情了,所以想知道把「一星期的交往」看作遊戲的弓弦在發現冬至的專情之後會變成怎樣。弓弦的單純讓人看得好心焦。
  就像我喜歡《感情迴路》裡的笨蛋真樹那樣。

  暴君5快出中文版啊~~~~雖然好像看了5會想掐著作者的脖子喊著要6。Orz(分手也好(看來是越來越不可能了,但要大哥開竅真的也太難了吧!),快點完結吧,暴君系列!我真的不行了……)

--

  上面是我的一星期。(唉唷……)

  有啦,我有認真在想緒論開頭了,只是不確定要從民主主義開始扯還是乖乖專寫網路大未來……(搔頭)

  還有大約五天哈哈。(倒地)

--

  現在很憂鬱是因為經前症候群。也許啦,我其實沒在算。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自The game is not over yat.
  (其實我是跑到一樣被G子點名的熾羽家偷(G子家有連結真是感謝),因為上面附的引用連結我開不了XDDD)

  點我名的傢伙是G子。說實話,我這輩子好像只被我家水主點過名而已,所以看見自己的名字(?)被放大處理的時候,我有種被雷轟到的驚奇感。

  至於聽說很傲嬌的回覆……這和傲嬌沒關係,我真的是一邊想著「唉唷是幹嘛」一邊回憶自己比較有興趣的故事。(←?)

  以下是規則。

--

1.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歐美影集/電影/書籍/節目/音樂/動漫/電玩/中的角色或配對。
  阿穎說,自創角也可以(雖然不是對我說)。所以儘管我想找個別人會有共鳴的角色來玩這個遊戲,在文思枯竭的當下,我只想得到我家紅髮姐弟。有著很過份的戀姊情節的弟弟和太超過的戀弟情節的姊姊的這兩人,對不起,我愛得不得了,目前。
  這裡出現的當然是映柳變型前的他們,使用的稱呼是紅姬和格雷。至於本名和家姓,應本人要求,就幫他們保密。(笑)(要查查得到啦……)

2.挑選十道你喜歡的文章類型,等級隨意。

題目全文:
Angst(焦慮)
Crackfic(片段)
Crossover(混同)
First Time(第一次)
Fluff(輕鬆)
Humor(幽默)
Smut(色情)
Romance(浪漫)
Gary Stu / Mary Sue(大眾情人)
Horror(驚慄)
Parody(模仿)
Sci-Fi(科幻)
Hurt/Comfort(受傷/安慰)
Fetish(戀物癖)
Kinky(變態)
Death(死亡)
Episode Related(劇透)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Future Fic(未來)
Adventure(冒險)
Crime(背德)
Fantasy(幻想)
Poetry(詩歌/韻文)
Spiritual(心靈)
Suspense(懸念)
Tragedy(悲劇)
Western(西部風格)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3.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個單字為限,中文以20個字為限。
(若完全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中文部份無字數限定)
(若中英參雜(如人名和專有名詞),一個英文單字算一字中文)

4.寫完十題然後指定下一位。
  本來很想指定我家水主,但我對可能出現的配對都很驚慌,就算了。
  所以,女王大人要寫嗎?(笑)我知道妳忙啦……(抓頭)

5.大功告成,發文。
  我當然不會像G子同學那樣每題都寫,而且我花了也不只半小時。對不起我沒有妄想力也沒有文采。(遮臉)

  以下是遊戲內文。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總覺得我搞錯方向了,PTT絕對不是BBS的代言人(?)。但都九月了,我還是惶惶終日,根本搞不懂要怎麼去PTT以外的BBS站台--老師說的哈雷車主BBS站台真的存在嗎?

  BBS對我來說,還是像原始叢林一樣的難以捉模、難以掌控。我又沒有要走完整座森林,只要這個區域範圍內還能取得足夠的糧食,我就沒有搬遷的理由吧?
  而自然的,因為生存以外的理由要遷徙住居,那一步實在太難跨出了。

  所以,雖然我漸漸了解PTT(某些版)的生態和規矩,但我這個暑假終究不能算是完成老師交待我的事項:了解其他網路社群的相關商業活動。

  可惡,討論版就討論版,商個屁。頂多在最低限度範圍內放個語焉不詳的廣告,太高調還會被版主砍文咧!

  虛擬人脈、資訊傳遞與行為影響!這種東西在BBS上真的能做廣泛討論嗎?那是原始叢林啊!(恐慌)(我真的是小白兔了我)(不對我還是一隻烏龜沒錯)

  不過我要說的不是這種學術性的東西,我還沒開始認真。(找死)

  以下是BL話題所以內藏。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