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正在思考,這個「系所八卦」該怎麼寫,想著想著,竟然就哭了。
  我好難過,非常難過。

  也許我就像賢賢說過的他的那個親戚,一旦知道職場的黑暗面,便會崩潰到無法進入新的職場。

  開始難過於自己沒有像阿葉那麼聰明,聽著聽著便可以躲開這些是是非非。八卦不是那麼好聽的,這些都不是好玩的事。
  而且,因為某些事情,我再也無法對某人推心置腹;雖然本來就沒有到這個地步,但我知道,我絕對不會讓我倆跨過那條界線,成為什麼所謂的無所不談。不可能,絕對不會。

  現在我正在情感和興趣兩方面掙扎著,會哭就是因為想到他,想到他遇到的事、將來要面對的局面,再想到這件事和我對他做過的事和他對我做過的事。

  我很感謝他,但說不定我重重的傷了他。天啊。

  等我好些了再說吧。

--

  上面是寫在分部的,因為底下的東西不可告人。有點自戀,但我真的為這件事哭了。

  我要說的是,今天我和阿時攤牌了,在國際研討會的時候。我在問期末報告的時候,「順便」告訴他我在跟賢賢,在做虛擬社群。他想了一下,告訴我「那個唸碩專班的……他對這方面很了解。」

  但那時候我們是在談期末報告啊。

  後來,我說,「老師,你可以把我當哥兒們」,他說,「喔,不不,妳跟妳的指導老師才能當哥兒們。」

  我說了,我覺得他比較親切,他說:「謝謝妳的抬愛。」

  感覺上好像什麼都沒變似的。但是,為什麼,我跟我的指導老師才能當哥兒們呢?

  為什麼?

  我想到了一件事。我的入學,其實全是靠他的幫助,甚至我能甄試成功,八成也是靠他護航(我說了我英文面試很爛)。上面寫的「他對我做過的事」就是指這個。他幫了我這麼多啊!
  有沒有可能,他之所以會護我的航、把我放進甄試的口袋名單,是因為他想收我這個學生?
  所以他要我去上他的課,不是怕課開不成,而是「希望」我去上他的課;所以他在課堂上常問我問題,不只是因為我在大學修過他的課,而是認為我「應該」回答他的問題?

  這個想法,一開學的時候就跟賢賢、跟派大青、跟愛狗、跟學姊,跟好多人問過聊過了。我們都覺得:啊,可能是這樣,他可能真的想收我。

  我為了逃避這件事,在經過和平的相處、熱情的互動的一個學期,選擇一個彷彿很普通的場合告訴他「我早就背叛他了」的事實,完全不給他任何心理準備與建設,而且是在他說出「不要跳槽」這種話的一星期之後。
  這是慈悲?是善良?還是自私自利?

  這兩年、三年來,他在系主任風波中,幾乎可說傷痕累累;碩一的學生對他也很不客氣,這樣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師,今年碩班竟然完全沒有任何人跟著他做研究,沒有,
  可能是因為現在碩二的同學,有幾個因為他當系主任而無暇協助、甚至剝奪那些學長處理論文的時間來幫他進行系主任必須的一些工作--尤其是系所評鑑--而導致一年級的學生對於「成為他的學生」這件事感到畏懼,加上總是有流言:當他的學生很累、他的報告很多、他的考試很麻煩……許多許多,這些參雜了許多個人情緒的流言,也許是深深的傷了他。

  賢賢說,他之所以選擇遠距教學,是因為被學生傷的太深。

  我想起,他是個只見過一次面,就能把學生的臉孔和姓名完全記下來的一個老師。這樣的老師,為什麼在跟我說話的時候,會突然忘記一個,像壯輝這樣獨特的學生,而只能以「碩專班」來回憶他?
  有沒有可能,是我在說出時的那一瞬間,他太震撼?
  有沒有可能,他一直認真的以為我會跟著他做研究,而我這次的「告白」,對他而言太具衝擊性?
  那是不是,我這個和他感情很好的學生,才是真的讓他感受到背叛,真的傷害到他的人?

  如果是這樣,那接替了他、成為系主任的賢賢和他之間的感情會不會也因此而有裂痕?就像他之於婁老,這個賢賢不但接替他成為系主任,還搶走了他一路保護、想收之為徒的學生,未來,他要怎麼以「前主任」的身分面對這位「系主任」?

  這次賢賢當系主任,幾乎可說是為了鎮壓管科的覆巢之危,所以,據本人所說,幾乎所有管科的大老都去信告訴他,希望他能撐過管科的內部攻擊、希望能當很久很久的系主任。

  那麼,做了半任就下來的時主任,現在的他會是什麼心情?

  這是「我對他做的」,殘忍的事;也是我「想到的」,管科的系主任之爭的事。想起了其他老師怎麼對他,「他遇到的事」;以及卸任之後,「他在管科未來的局面」。

  他真的是非常好的老師。那天,行銷老師的面試那天,他對我說:「我要幫你們選一個好老師。」不是為了系上,是為了「我們這些學生」。

  我們,不管是大學部還是研究所還是系上老師還是學校長官還是哪裡,真的對他很不好。很不好!但他還是努力幫助我們,努力幫助系上,努力做事,努力笑,為了我們這些學生!

  我愛這個老師,很愛,很喜歡!在心理情感上,比起賢賢,我一定更愛時老師!我沒辦法對賢賢推心置腹,但日子久了,我說不定有辦法跟時主任無話不談!

  如果我沒有任何題目,在上完這一學期的多準則,我一定會想跟他的!因為我也著迷於方法的研究和使用,我喜歡學習、使用工具,我喜歡用分析方法取得結果並解釋,我喜歡這些動作!比起自己建模,資料探勘的成就感,低了好多、太多、致命性的多!我要挖什麼礦?就算我挖出了金礦,那些金礦是本來就存在的--我只是發現它,我沒有創造它!
  但那時的我更想研究人類行為,想也不想的,在一開學就去找了賢賢,跟他報了題目,跟他meeting了一學期,甚至做到進度超越學姐,一路往問卷跑去了。我是這麼認真在做研究!

  我知道我愛什麼,可是,我也知道我想做什麼,我真的想研究這個虛擬社群,這真的是我的興趣所在,即使現在這個時間點,有著一窩蜂的人往這個領域鑽,即使我在短短一個月之內填了兩個噗浪的問卷,即使、即使,太多個即使!

  「我愛妳,但我已經有佩蓉了啊!」

  即使小唯的眼神傷心欲絕,王坤,也還是要佩蓉。那才是他的妻!

  我愛他,也愛他的領域,我簡直為之著迷,連想著期末報告要做層級分析敏感度分析,也會覺得興奮;但是,但是!我已經投身進入另一個場域的研究了,那也是讓我深深著迷,甚至主動提出寫出兩份報告來討論現行環境的那樣的環境。

  但這不能成為任何理由,我不希望他受傷,不希望他覺得我背叛,不希望他因此而傷心難過失魂落魄;我看到條柱對小倪做出那些事時,小倪是如何的難過,我不希望這種難過,阿時也要體會一次,而且還是因為我……不要,我不要。

  為什麼,為什麼面試時要為我護航?為什麼要對我抱持信心?

  我很感謝他,真的,好感謝、好喜歡、好喜歡--但我可能深深地傷了他。

  天啊,天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義呆利Axis Powers,出版社是原動力亞細亞,我對這間出版社的印象就是「很奇妙」。

  基本上,這本漫畫就「漫畫」而言,需要改進的地方還很多,不過因為我今天下午看了《爆漫王》,聽說「搞笑漫畫可以不用畫得很精湛」這件事,就暫時不批評這點了。不然實在是混的太過亂七八糟,感覺上很不值得這個錢。

  嗯,我得承認,自從APH問世後,我再也不會把「分析層級程序法」AHP唸錯了。XDD

  至於APH本身……奧地利好萌!

  因為會影響音樂活動而認真想取消戰爭動員令的模樣實在太可愛,一副乾淨的少爺形象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戳中了我的萌點。
  這和他會幫德國縫內褲沒關係,可能和他戴著眼鏡有關係。

  另外,要說國家關係之中我最中意誰誰誰,果然不得不提的就是俄羅斯和波羅的海三小國!雖然也喜歡俄羅斯和立陶宛和波蘭的三角關係,但還是波羅的海三小國唯俄羅斯馬首是瞻的那種戰戰兢兢唯唯諾諾一邊服侍一邊發抖的感覺最好。(笑)
  俄羅斯真的很有陰戾的王者氣息(現實中也是如此吧),總是一副呆呆笑著的撲克臉,但就是不怒自威,有辦法讓人不寒而慄;笑著欺負拉脫維亞、恐嚇立陶宛等諸如此類的行為都讓我覺得他們的相處真是嗜虐的很美好。
  但最妙的是法國和俄羅斯的相處狀況。平時亂七八糟,只想坐收漁翁之力,發表意見以「反對英國與美國」為目的的自我中心的法國,在面對俄羅斯的時候卻意外地會變得很正經而溫馴。

  但不管怎樣,我最中意的是作者把美國每一個討人厭的點都確實地表現出來的那份觀察細膩。(拇指)

  啊?你問我對軸心國三國有什麼感想?……嗯?(歪頭)(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喔好值得抱怨。

  基本上,我還是不太清楚他們算不算硬底子的人。聽說期末報告要延用以前的東西,仔細一問,才知道那是企業比賽的東西,聽說有得獎什麼的,主題是數位行銷。
  雖然那是本組的阿賈同學,和班上其他人合作的成果,不是「這組人」做的;但反正這樣子讓我開始相信這個人的本事,總之就是好像還不錯。

  可是,下星期二要報告的那個心得是怎麼回事?我們本週二知道要報告,然後我就一直茫然到週五,因為不可能遇到他們,也沒聽說他們要討論。沒有任何通知。我整個很困惑,就算他們星期三人資很忙碌好了,當天結束了就該考慮下星期二的報告吧?
  我這幾天真是前所未有的注意手機是否有來電,避免忽略掉他們的通知;但真的就是一個音訊全無。

  幸好,星期五早上上完課,我有在路邊遇到柚子。我趕緊問問他們到底怎麼回事,然後才聽說他們星期二,班上開完研討會的事前通知會議之後,在我去上商情預測的那段時間就做好工作分配了。星期二當天、當天!但是柚子同學說他也是星期四才知道,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我趕緊問我的工作是什麼,他說他不知道,要我去問(很像組長的)阿賈;好不容易簡訊傳了MSN上也遇到了某些資料也拿到了,結果是還是不知道我是做什麼的。

  「大概是產品或推廣的其中一個,我問一問再告訴妳」,他這樣回答我。然後到了晚上,我在MSN上看見另一個組員泱泱,想說既然選項只剩下兩個,如果她的工作是這兩個其中之一,那我就不用等阿賈「問」給我;但很遺憾,她負責的是價格。她也不知道我被分配到哪一個部份,叫我去問ASue,最後一個我沒問過的組員。

  因為她人不在線上,所以我直接傳簡訊去問了。想說,既然其他四個(包括我)都不知道我是負責什麼的,剩下的那一個就一定要知道了吧?因為這樣看來,ASue一定有親身參與星期二下午哪場抽籤會。結果我收到的簡訊回答是這個:

  我不知道,我再幫你問。

  等一下,我所有人都問過了妳是要幫我問誰、問什麼?

  所以你們星期二開會到底開了什麼東西?沒有會議紀錄、沒有會議結果,最糟的是,工作分配竟然當場分完就算了,也不通知不在場的人(我想不在場的應該不只我,推理下來,當時負責討論工作分配的應該只有阿賈和ASue),還順便忘記自己把其他人分到什麼工作去了!

  如果我沒遇到柚子同學,我是不是要到星期一上課後才知道原來他們開過會還隨便給別人分了工作?如果我混一點,真的認為「沒被通知到就是沒我的事(我真的一度這樣想),到了星期二我的部份開天窗,導致整體結論出不來,這樣會是誰的錯?

  最後我收到果然肯定是組長的阿賈的回信了,在今天早上八點多的時候。簡訊裡清楚明瞭地列示了我我的工作內容和注意要件。
  他若早個幾天通知我,我會很感謝並且對這個組印象良好,現在我只覺得想罵髒話。不管這份報告是不是很簡單,明明有討論過卻不通知不在場的其他組員,這種行為我完全無法原諒。

  這到底是什麼做事態度。這學期果然是第一次的大集合啊。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奇幻名著《時光之輪》將被改編成網游(點擊進入)

  內文裡有提到「即將到來的《時間之輪》電影版」這麼一句話。嗯,電影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網路巨變元年:你必須參與的大未來》(點擊進入)

  當初不打算買的,因為覺得看完就可以算了,但最後還是決定買下,因為我懶得將「覺得有意思」的句子找張紙抄下來,又不覺得自己有時間看到第二次好好回味。

  嗯,這本書我推薦給每個人,不論是對網路資訊科技有相當感觸的,或者是完全沒有的--套句作者的話,就是「住在網路裡面的」和「不住在網路裡面的」人。

  如果我早半年看見這本書,說不定就不會推甄了。(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要我有所不爽,我就可以召集一群和我一樣激進的傢伙進行抗議,即使確知行為違法、會造成他人困擾,只要我覺得我的不爽是有理由的,那我就可以放膽繼續。

  所以,如果我不爽學校,我可以夥同有相同心情的人放火燒學校。

  如果我不滿餐廳賣的東西不是我想吃的、或者他們的餐點很難吃,我也可以找人圍住餐廳逼他們關門大吉。

  原來這就是人權。

--

  我不是藍營的,有一陣子我以為我在思想上可能更偏綠營一點;但我覺得,只要民進黨繼續使用這種民族主義形式的煽動,而不選擇任何有智慧的正面行動,我就會一直、一直痛恨這個黨。

  他們要抗議什麼?換個人來會更好嗎?這些都只是意氣用事。

  孩子氣的行為,卻有毀滅性的結果。

--

  看到葉金川怒極而泣,我很想說「我懂那個感覺」。我這輩子流淚八成都是在盛怒之下。

  好想替他打氣。任重而道遠,聰明而理智的人總是會比其他人擁有更多更多的痛苦。

  不要被那些無知、勢力的愚蠢傢伙們打敗了。那些人真的不是愛國愛台灣,他們愛的是自己,那些蠢人是真的把自己當專制獨裁的王,聽不見也看不見,只會矇著頭臉驅使暴力。

  我愛台灣,我痛恨那些可比癌細胞的毒瘤。台灣的傷口正在化膿,又爛又臭。

  不是一個「傷心」可以形容。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演講之前和同學聊到,結果大家都說覺得用無名很順,沒有意思要換,理由一是懶,二是「朋友都在無名」。
  對我來說,只要打開RSS讓我用google reader訂閱(其實沒有開RSS也成,Google Reader這套系統有網址就能訂閱……),別人部落格開在哪裡都沒差,反正只要更新我那裡就看的到,所以重點還是我後台用起來方便好用、前台瀏覽時方便美觀。

  無名容易當機、貪財、限制多,聽說最近還要取消文章備份機制。這麼鳥的BSP竟然還用戶最多,聽說m19先生幕僚還推薦他透過這個廠商搞政府CRM……說真的,160萬這類的預算是其次,許多鄉民、網友傻眼是傻眼在「竟然投靠無名」。一個連草稿都不願意幫你存的BSP業者,你還能相信什麼?搞不好他哪天就因為系統當機而把你多年來的心血全部搞丟,還跟你說這是「系統錯誤所以無法補救」咧。

  無名小站這種東西,我希望他繼續無名下去。不要再這樣掛羊頭賣狗肉,把一堆用戶當笨蛋。我更希望那些用戶不要甘願當笨蛋,繼續使用無名這種鳥到不行的BSP。根據統計,雖然無名小站部落格的使用人數最多,但他的用戶滿意度卻是倒數第二名。基本上,「人數」是無名勝過其他BSP的唯一項目。這和我(們)討厭的某個國家愛用人海戰術,號稱一人吐一口口水就能把某灣人民淹沒所以目中無人的驕傲態勢不是一樣嗎?
  說真的,我看到無名那種不能翻頁的主頁面就不開心。憑什麼我看舊文就一定要開月曆一篇篇點?普通的頁面瀏覽才符合人性吧?繼續使用不就是為虎作倀?

  如何從「無名小站」搬家到PIXNET

  基本上,痞客幫是我很推崇的BSP,用起來方便,外表看起來也美觀。至於上面那則搬家教學,說實話,這種東西只要有心找就是一大堆,之所以會PO上連結,主要是不來恩某句話實在太牽我心……

  「說實在的,無名小站能做到這麼讓人有.感.覺..,還真的不容易啊。

  至於是什麼感覺……我得說,沒感覺的就是沒感覺,那些人覺得自己「能活就好」,但只要網路活動稍微多層次了一點,那種感覺就會很深刻。(攤手)

  還有人說「無名的價值只剩下正妹的自拍照與影片」。這個……基本上還是有虛擬社群的凝聚力啦,雖然我覺得這是大眾姑息養奸、婦人之仁,以及後知後覺的結果……(被打)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知道,偏題、延伸、超展開,在現在這種資訊爆炸的時代,並不是聊天獨有的狀況,單是查個資料也會落入如此窘境,尤其你的資料來源是某些知名部落格(或稱資訊部落格)的時候。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收個e-mail。我的Outlook裡面大概塞了幾十封未讀郵件,想說清一下也好就開了。本來有一則類似電子報的東西,本來我都是看都不看就刪掉的,這次卻不知道著了什麼魔,就給它小小地瀏覽了一番。
  喔,超展開的開始總是這麼平凡。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蝴蝶效應。

  其實我是因為整理論文需要的資料整理得很累(其實也算告一個段落),才開一下電腦打算閒逛放鬆的,但偏偏讓我看見了這個東西:《宅經濟,這樣賺》《Google會怎麼做》才會打算仔細閱讀這則電子報(因為udn電子報原檔被我刪掉了,少很多資訊。找回這些玩意兒花了我爆多時間……煩躁到脾氣都上來了。)。本來也只打算把上面那兩則存起來,但偏偏讓我看見這則消息:〈書店印書跨出第一步〉
  瞭解我的,應該知道有一陣子我很迷數位出版(的相關資訊),所以我就按下了「more...」,進入延伸閱讀的第一步。
  瀏覽了一些相關文章(譬如Kindle電子書閱讀器竟然又出好多新版本)後,不但把該站首頁存進書籤,還不要命地按了「訂閱電子報」選了很美妙的一期:數位出版網 掌握數位出版大小事

  自此,蝴蝶翅膀撲出的氣流瞬間形成颶風。看看該頁面右邊的「trend 網路趨勢」欄位,裡面有什麼?〈無名、痞客邦:部落格行銷日趨盛行〉和〈Google:我們樂意為Twitter提供廣告〉!

  然後我就從為了興趣閱讀文章,轉變為為了論文資料蒐集文章。這一路跑跑跑還跑到Plurk的素人教學和從來沒研究過的Flock導覽去,等我感覺腦袋快處理不來了,才發現火狐分頁已經開到八、九頁。Orz

  資訊型產品的資訊,隨便找找都一大把而且莫名奇妙越找越多、越找越新、越找越趨勢!這簡直就是迫我拿人腦玩Data mining!虧我還號稱不能處理二位元以上(包含二位元)的資訊,難怪腦袋要爆掉!(菸)

  尬許這些資訊會不會太多?為什麼以前在找的時候都沒這麼多?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系統性搜尋和關鍵字搜尋的差異?

  所以,未來的搜尋引擎將不只有關鍵字查詢,還必須附上「相關文章的超連結」才是資訊服務的王道!

  Google,我幫你找好未來趨勢了,請記得付我顧問費。(拖走)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關鍵字,可以經由Google跑到很多地方。

  如果跑到你家的關鍵字,是你的名字、你的同學的名字以及你的外號這三個(同時存在),會怎麼想?

  我看到的一瞬間有想吐的衝動。噁心死了。

  就像明明有鎖門,回到家卻發現床上有別人的毛髮。既然不想被人發現,就不要留下任何證據;既然留下證據了,就給我說清楚什麼時候來以及為何而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子漢的承諾!(點擊進入)

  號稱是阿宅征服世界的第一步……其實只是一個阿宅自認打破「宿命」的閃文。但因為那個阿宅是宅神爺朱先生,這篇文章突然就變得別有意義……至少我很難只把它當成閃文,總會疑神疑鬼的想著是不是有些什麼特殊意涵在裡面。

  因為是朱宅嘛。這傢伙哪一次正經過?這傢伙平時太愛放羊(?)了,害我對這消息就是無法打從心底相信。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轟轟戰隊的劇情(與心得)(點此進入)。XD"

  是說,反正都看了啊。看文字版的比看電視解氣的多,畢竟特攝就很多部份而言,不如普通戲劇成熟,看多了難受。

  結局就是黑戰士負責接紅戰士不要的位置,成為紅戰士的替代品。反正黑戰士就傳統而言就是要一直背負紅戰士的陰影。

  是說,我一直不知道這部作品原來在觀眾間的評價很高……我之前還嘲笑他們窮,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啊!(羞愧)

  不,這只是證明了我對戰隊型的特攝沒愛。(攤手)
  隊伍型的作戰一直讓我很搞不懂這樣。一群人攻一個難道不會縛手縛腳?果然一對一才是王道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這位歌手,每次聽到她的歌都覺得少了什麼,聽到主打曲「Love Story」時我還奇怪:怎麼會紅?不過就是一首甜到發臭的美式情歌。

  上yam聽了許多她的歌,我的感想還是一樣:少了什麼。但絕對不是難聽。

  唉唷這感覺好怪。也許是她的發音吧,Tu的音都比較Du。天曉得。

  這首「淚灑吉他」我算找了滿久的,因為經常在路邊聽到,聽聲音就知道絕對是這位女孩的歌,但歌詞卻一直也聽不出來。所以很難找,要一首一首聽。
  好在還是讓我聽到了。真是個工程。

  我很喜歡她唱到「Wishing star」的瞬間,和那附近的曲調。那種「少了什麼」的感覺有比較少,這首歌,但收尾還是讓我難受了一下。

Teardrops On My Guitar-Taylor Swift(淚灑吉他-泰勒絲)

  以下歌詞。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大是騙子……還說把我放進去,後來又說五個剛剛好。都不照顧小弟怎麼當老大。(嘟嘴)
  老大同學搞不好還想:干我什麼事。嗯,確實和妳無關。

  老子我是有本事(?)自己來啦,反正我又沒有修人資,有的是時間啦。老師接不接受個人組……不接受又能怎樣?我都接受了老師你還想怎樣?而且獨立作業我也好發揮。(拇指)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嗯,這個部落格可以傳達到的人們的知識中,我不曉得有幾個人知道朱學恆。我也沒打算吹捧他、讓所有認識我的人一併也認識他--沒必要,因為如果你怎麼也不認識他,那就是一輩子也認識不了他!他和你就是兩個世界,你就是知道他的名字,也不會對這個人做的(或做過的)這些事產生熱情。

  星期二的時候,學校行銷課請來某外商投顧公司的不知道是副理還副總還誰的來演講。我那天晚上要Meeting,早上是期中考,下午還交一份報告,所以我上個星期很忙,星期一晚上根本也沒睡覺。但我印象中,小登登請來的人都不容小覷,所以即使累到眼睛要閉上了,我也還是從商管大樓奔馳到圖書館,就為了聽這人演講。
  但,他媽的淦,我錯了。我該死的應該回家睡覺,不應該自虐到跑去聽這什麼鬼的演講。

  朱學恆的演講,讓許多年輕學子這麼評判: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最好的演講,但確實是我聽過最精采的一場演講!

  我沒聽過朱學恆演講,他上次來我們●江時我有別的生死攸關的事要做(八成是考試吧?我是傷好了就忘了痛的類型,不記得自己當初是去闖什麼可能會死的關卡),但我確實聽過一場我覺得「這輩子聽過最好的演講」。當時演講的感想、心得,我應該也有放在網誌裡;讓我感受到這份感動的也是小登登,因為他的人脈與對學生的熱情,我才有機會聽到蔡局長那場風趣、精闢的演講。

  演講這種東西,從小聽到大,差不多都大同小異。每次聽到什麼勵志課程,我去聽之前就嗤之以鼻、聽了之後只對自己的判斷力感到驕傲,我從來沒有因為什麼演講而振奮或獲得什麼過;蔡局長那次的演講讓我非常感動,所以我相信小登登的評價、相信他找來的人,一定可以讓我再次得到相同的觸動。
  但我錯了。這傢伙的演講把所有的老套都放了上去:談行銷就講「賣梳子給和尚」、講基金就說「BRICs國家基金和定期定額」、說職場就談「南門市場賣螃蟹」。老故事、老事件、老劇情,一整個就是老套,沒一個是我沒聽過的。這場演講,我就是沒在聽也知道她說了什麼。就淨是放屁嘛!

  我一直很痛恨大學,從五專畢業進入大學之後這份恨意更深。大學以上學歷者聽到我們五專總是帶滿了不屑,好像我們就是差他們一截,但這位演講者(看看,差勁到我連她姓什麼、職位到哪都記不起來)說過的東西,我在五專課堂上就聽過了,那時聽過的故事、被傳授過的技巧還更多。是我無能,我沒辦法把我學過的東西整理出來告訴誰,但身為演講者,說的全都是我大約四、五年前聽過的東西,要我怎麼專心去聽?

  所以我撐沒兩下就放膽打瞌睡--我不是撐不住,譬如我曾經在濤哥的課就撐過去了,因為我想聽他怎麼說明集群分析的細節,值得聽的話我就撐的下去--但因為人數少,這麼明顯的睡眠肯定是被她發現了。當時她要我說個聽她演講後的感想或問個問題,我想告訴她:「定期定額相關的資訊我聽到耳朵都快出油了」、「請問妳演講稿和投影片,幾年沒更新了?」這些東西,但實在太嗆,我只好挑個不嗆的曖昧說法:「定期定額,聽了很多。」
  然後我看見了她的不屑。她不屑我我更不屑她:老娘只是打瞌睡,很給臉了,我趴著睡還比較舒服暢快!

  但我當然沒智障到做什麼不規矩的事。只是我這輩子不想再聽任何投資公司派來的行銷人員說的任何演講了。他們除了投資定期定額之外就沒話說了,當我沒聽過演講、沒看過雜誌啊?我知道的書說不定比她去過的演講還多!這種東西聽過一次就夠了。投資資訊還是自己分析的好,理財專員只能按照上級指示賣他們必須賣的產品,至於這些產品到底為什麼會賺錢、憑什麼賺,他們根本不懂:沒時間懂也不想懂。

  再說一個我五專就聽到的資訊:投資理財,一定要自己蒐集資訊,再參考那些金融公司配出來的產品,自己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產品,千萬不要聽信對方的讒言。

  我不信任任何意圖跟我推銷產品的人的任何說辭,我走行銷的,我知道行銷人員大部分多麼邪惡,如何真誠地說著要把靈魂交給你其實是在肖想你的家當。

  但朱學恆,他沒有要行銷任何東西,他四處去演講,燒自己的錢公益性地去演講,不是為了那些通俗的目的。這個人,為了理想為了熱情,幾乎要把自己翻譯《魔戒》得來的權利金給燒光,快要從有理想的富翁變成不值一顧窮光蛋了。

  十萬分之一的故事

  當然,說這話不是為了求誰可憐。我只是想說,當我看到那串圖片裡的紅字,我他媽的差點哭了。

  幹,我就是對社會失望、對世界絕望、活的不耐煩了,不行嗎!我痛恨、害怕自己哪天會被熱情燒死,所以老娘我什麼都不想做!去它的理想、去它的希望,社會什麼樣子我難道看不出來!它媽的世界很美,我知道世界很美,人生也美的亂七八糟,但這個美一點也不溫柔,我很嬌弱我已經被打敗了不行嗎!

  我去你媽的美好!

  我它媽的就是傻不起來!

  我它媽的就是除了哭除了叫之外什麼都不會!

  我它媽的就是想當一輩子的小女孩!

  但我它媽的就是會把我該做的事情做好,所以我還是會研究明天要報告的題目、還是會弄清楚老師要我弄清楚的名詞、還是會整理問卷題目!

  我它媽的還是會燃燒自己,即使知道燒到連骨頭都不剩之後也還是什麼都不會有!

  我它媽的就是有辦法每天都很快樂!

  我它媽的就是知道這個世界、人生、生命美好到可以殺人!我去它的殘酷、去它的現實,淦,我還是我啊!

  你它媽的就去燒錢吧,總有一天,會有多到你不想想像的人跟著你、被你燒起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需要被這句話震撼到的應該是本小姐我,因為我剛才竟然跑去看BF系列五本漫畫弄到自己不能準時睡覺
……沒辦法,女王系的美人我招架不住嘛。(*〞▽〝)///
  矮油我的人生是以快樂為宗旨嘛~(抓去打爛)←我家賢賢聽到這句話時還嘲笑了我一下……囧
  矮油OL本(OpenXLuck)快出吧看起來好歡樂。(打死)

  嗯,明天要報告,但是要報告什麼呀?AHP不就這樣嗎?做完就差不多瞭了嘛,難道要我開Excel檔當場操作計算???可是數值也不夠啊!我不懂啊!(抱頭)

  是說我不懂阿時怎麼了,每個星期交作業其實很正常,但每個星期都找玩意兒叫我上去報告就不一樣了。根據小道消息(根本是本人說明),阿時和我家賢賢已經找到機會交換手上資訊,所以,這個那個……

  矮油我覺得好煩!(扭動)

--

  最近太忙了,我遺失了很多想法來不及寫上來。(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