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花了七千塊買了套裝跟鞋之後,在淡水中山北路一間好像叫「喜相逢」還「好味」之類的賣米粉湯的店吃晚餐(?),該店電視撥的「娘家」剛好結尾,放了這首歌。

  聽得我心一片悽涼。

  「牽手」本身就是一種承諾,在下定決心進入這個階段之前,雙方都會做許多掙扎。可一旦下定決心,說什麼都得走到完吧。

  他媽的你們最好給我走完。你們每一個人都是。

牽手-蘇芮

  我對蘇芮的印象,只有「酒干倘賣無」。聽說星光X曾有人唱過,但我沒聽過(和星光不熟),我只記得蘇芮的版本,也只記得酒干倘賣無。

  以下歌詞。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記得我發過文大吐槽「我愛美樂蒂」這部卡通,然後赫然驚覺這玩意兒竟然一口氣做到第四部……是說台灣昨天開始上映第二部,想當然耳我看了。(咦)
  因為第一部爛尾太嚴重,所以我想看看第二部開頭要怎麼演;因為馬里蘭的媽媽毒舌攻擊戳死一票人實在太GJ,所以我今天又看了第二集,結果是種下了我很想每天看的因:

  那個兔耳假面實在太變態、太噁心、太屈辱了!rz

  是說這個柊惠一也太悲慘,好歹他第一季也是差點毀滅世界的最終BOSS,那些馬你爛樂園裡用布娃娃外表包裹住變態殘忍壞心的一隻隻惡魔竟然要他在「巴庫」和「兔耳假面」兩者二擇一:是終生變成醜陋的巴庫,還是偶爾當一下變態兔耳假面
  柊老大最後垂頭喪氣地選擇了後者,但不管怎麼說,屈辱就是屈辱,我沒看過這麼不適合粉紅色的男人。
重點是,女主角和女主角的朋友和粉紅色布娃娃竟然有本事在見到那個變態假面之後說出:好酷好帥好厲害好崇拜這種見了鬼的話!????是說,兔耳假面這種東西,小朋友看了會做惡夢啊!(而且還在吃飯時間撥我現在好想吐啊!)所謂的又酷又帥到底是在哪裡啊!囧囧囧(不舒服)

  如果「在找到夢想之前」柊老大都必須偶爾打扮成變態兔耳出現、幫助身為罪魁禍首的粉紅兔子打擊酷洛米,也許有一天他會掐著酷洛米的脖子逼她別再使用什麼惡夢魔法,再不然可能就是像王后希望的那樣,順利找到夢想摧毀馬你爛樂園、燒掉國王和皇后這兩隻大象布娃娃……是說,這樣好嗎?囧

  雖然我是有辦法用看「轟轟戰隊」以及「幻星神」的嘲諷心理繼續看這部卡通,但真的有相對年齡層的小朋友會喜歡這部卡通嗎?只要有一點正義之心的人就會知道粉紅兔子是世界上最黑心、最邪惡、最無恥的粉紅色主角啊!我不管什麼時候都是站在酷洛米這邊的啊嘎嗄!

  兔耳假面實在是恥力無限大啊……Orz

--

  是說,我本來有打算找一些圖片輔助,寫一篇完整的說明和感想的,不過該有的東西以下兩篇部落格都已經放好了……以下就是這部既變態又白癡的粉紅色卡通的相關劇情說明。完全不用怕被暴雷,因為爆不爆都是一樣的……(我囧臉很深)

  ウサミミ仮面,参上!(兔耳假面,登場!)(點擊進入)

  [ウサミミ仮面]兔耳假面彩虹戰士團參上!(點擊進入)

  ED的檔案已經被檢舉刪除了實在是很可惜。(大笑)這是上又少一個恥力+腹筋爆裂的內容產品。

  還有,為什麼弟弟的兔耳裝扮這麼可愛龐克加適合,他老大哥就這麼恥?Orz

--

  我發現我好久沒做學期檢討了。Orz 總覺得五專的辛苦程度遠遠超前大學大概有三到五倍之遠。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系所評鑑終於結束了,從星期一晚上開會、星期三場佈一整天,直到今天晚上開剩食宴會,忙碌的一星期終於也是過了。
  說實話,好玩的事,笑完也就忘了。真的好多好多;這種事就像我想補完跨年夜的事,卻一直寫不到釣蝦場,而現在也到四月中了。

場佈

  九點就到了。將資料搬去簡報室、買要送給委員的伴手禮和當日餐點(魚酥、鐵蛋、新建成的喜餅之類的),這樣就快一點要吃飯了(真花時間);本來一點要預演,卻因為好多事情沒做完(會場佈置[貼海報、鋪桌巾等等零碎的佈置]),就只好延後,於是大家跑上跑下、一邊在準備名牌、印資料、裝訂,另外一邊負責把會場弄得很漂亮(跟好多單位借盆栽),光這些事就搞了一個下午,還有不少同學、學長姐(包括我)留到晚上九、十點才能安心回家。

  場佈最有趣的事是,明明是我們學生負責的事,牛老師要去晚餐之前下來看了一下--之前她在系辦等影印機(輸出名錄資料中,很久)時就順便幫我們處理裝訂事宜了,還差一點要請她幫忙顧系辦(汗)--結果主任拉她看看哪裡有待改進,發現了幾個後她就留在現場看我們有沒有改好,中途看見同學在整理桌巾,就拿了大頭針把每個桌腳都給整理好;這邊幫幫忙、那邊幫幫忙,最後還算清楚現場(與系辦、研究室)到底還留了多少人,帶著我去買便當請大家晚餐了。60*13人,加上兩位忙到沒什麼胃口的助理的飲料與地瓜,還好,不能說真的花到什麼錢,但也真是太慷慨了吧?
  所以我們全部的人都愛上了牛老師。(拇指)混在學生堆中都以為她是同學還學姊,有夠年輕,但對教學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對於訓練學生獨立思考、邏輯推理與聯想能力都很有幫助。

  我得說,系所最近新聘的老師都非常好。我曾經聽到有同學抱怨:「為什麼系上要聘這麼多新老師」,我反而困惑於他們為什麼要對這件事感到不滿,難道跟以前一樣讓一些很不會教書的博士生高傲的老資格教授亂帶比較適合他們嗎?我回想起某某老師(這人是後者,還當過院長)喊著「大學生沒資格聽我的課」就讓我們抄課文就當上課這件事就還是很火大啊。

  我沒搞錯的話,我們系所是這星期被評鑑的單位中最晚離開工作崗位的。不知道是我們太悠哉(慢慢磨)還是太慌亂(效率不彰),但最後都還算滿意就是了。

  當然,我們沒有預演,一切都是憑藉星期一開會時的印象硬著頭皮上。不知道是惠莉姐還是玉霜姊這麼說:「我們就憑默契來囉」。幸好,大致上表現的不錯。這一切都靠兩位總召學長的認真負責和玉琳學姐的精明能幹、很多看不見的地方,一定是學姐她們處理掉了、老大他們的應變能力與圓滑應對也讓事情變得很順利。

  為了系所評鑑,我們簡直花招百出。

評鑑日一

  嗯,第一天一大早我就發飆了。我真是容易生氣。有些老師事情說說就拍拍屁股走人,命令又下得模糊籠統,最氣的是,明明不瞭解我們準備了什麼,卻又要我們做其他事情來「補足」,最後只是多餘。為高權重就會變成這樣,忽略了底下的人到底做了些什麼、去做某些事又有哪些障礙之類的細節,想做好「某件事」卻不說是想做好什麼,只是命令「怎麼做」。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當人資長卻搞不懂這點規矩嗎?

  總之,第一天是很磨人的。一開始接到委員、帶去預備會議的時候,每個老師都非常緊張,交頭接耳地討論著哪個老師和哪個委員可能有什麼關係、要帶來社交一下之類的;後來帶委員實地訪評,卻有很多大二、大三學生不給面子,明明委員已經進去了,卻連裝認真也不願意,自顧自地玩手機、睡覺,弄得我們外面的人無限驚怕;訪評完應該要回簡報室,卻因為行程認知的不同,其中一位委員被主任帶去參觀計算機中心(商管大樓B2),被我們其他人誤會成委員走失,找得好累。我找一樓回來之後才知道委員們都集合好了(在二樓被發現,我卻沒接到手機,中途還被盈如同學他們發現[羞]),但又被帶去圖書館……喵的圖書館爆遠!我們跟委員的一個個穿著五公分左右(甚至有人更高)的跟鞋,樓梯上上下下跑已經很痛了(委員和老師搭電梯我們擠不進去,只好用走的),她們還跟著走上坡路段……
  幸好我晚到,只要和學姊帶著傘去接人,中途可以不顧形象拎著跟鞋光腳(當然,有穿絲襪)跑到圖書館前,否則那段路會讓腳斷掉吧我想。

  之後,果然下雨了。帶著傘光著腳跑去果然是正確的選擇,一切都是一個剛好即時JIT精準作業。= =+

  午休(?)後是對老師與學生的晤談。我們跟委員的評鑑組負責計時,但其他委員好像都很隨性,七、八分鐘就放人出來,只有我遇到的很準時15分鐘才放人--準時很好,讓我有事做又不會太緊張,真不曉得其他委員是在急什麼--當時出來的每個學生都說:「委員人很好,都只是跟他們閒聊生活上的事」,加上Judy竟然遞補佩青同學接受晤談(佩青被遞補寫問卷所以不能晤談),聽說委員對於晤談到大明星感到很開心,說了很多好話和合照,一副真的很愉悅的樣子,我們這些人就很安心地一邊閒聊(社交公關模式)一邊帶委員回簡報室,結果馬上就聽到「大四、大三學生對系所非常不滿」的可怕消息。

  嗯,我知道大四有很多痛苦的回憶,而大三正在感受這些痛苦,但在評鑑會上被提出就是一個傷心。其實系所有很多優點,但可能有些人利用晤談、問卷的機會吐了些苦水,最後卻讓主任與其他老師很難做人。聽說部份大四同學的反應尤其負面,主任在外面跟我們聊天的時候也稍稍抱怨了點他的難處(但不是罵人或責怪人,這我一定要講清楚),我和正妹同學聽了都不太知道要回答什麼--好吧,是我很難有什麼反應,因為主任一直對我說「你們班、你們班」,但我和班上真的沒熟到那種境界,幸好正妹同學印象中說了一些很讓主任寬心的話,但那又讓主任改變話題,虧我不懂應酬,「要學著點」。

  是說,我那天一直被主任虧:一虧不夠Lady、二虧不會說話,更糟的是,他每遇到一位和我稍微認識的老師,都要提到我在面試時究竟如何慌張、如何失態,簡直到了見人就說的境界。(囧)
  「不夠Lady」這件事被虧到第二天都還沒結束--當然這和我做了某些很「不Lady」的事有關,但很多人都做了就我被虧到,真是件怪事。

  第一天,就在委員們留下二十幾題「待釐清問題」後結束了。老師們為了準備那些問題而感到很緊張(很多老師簡直是徹夜準備),我們全部人則都為大四生晤談的結果感到憂心。
  那時,我和正妹同學有討論過,其實會說系所壞話的人真的不太有,儘管有幾個人有「爆走」的可能,但都覺得不至於會惡意做出這些事,所以很可能是掉進委員們的陷阱題裡。(主任也是這樣認為的,我要繼續替他說好話)但儘管如此,還是會擔心。研究所的學長姐似乎對於大學部學生這麼不給面子而感到很不舒服,因為大家真的很愛管科所。

  管科所真的是個莫名歡樂的溫暖家庭,歡樂到好像大學時受的氣全都是假的一樣。所以,在一般人員解散之前(留下老師們與他們的研究助理),知道隔天是碩班生與博班生晤談的我們,彼此勉勵要替系所多說說好話,一切負面印象都要靠我們扳回一成。

  那天回家後,猛然發現我的左腳大拇指一點感覺也沒有。(驚恐)也沒有瘀青,活動一切正常,但就是沒有觸覺。本來想說睡一覺起來應該就會恢復正常,但隔天早上卻還是這個樣子。
  想到還要穿一天的跟鞋,我就惶恐。不會搞到要截肢吧最後……(遠目)

評鑑日二

  第二天相對第一天,就真的輕鬆太多。接了委員進簡報室、檢閱資料,之後是實地訪評(又有學生不給面子好傷心、又被主任拉著其他老師虧說面試時如何失態[還說了「要跟玉琳多學學」,啊我有在學啊!不一樣嗎!?(傷心)]、還悄悄聽到他們談論推甄和早入的瑣碎八卦……夠了你們!將來有你們失望的啦!),訪評後又是簡報,再來是碩班、博班生晤談,最後就是資料檢閱、評分與下結論。

  因為下雨,實地訪評往來商管大樓語文學院間時,我們這些評鑑組就有比較多和委員聊天的機會(幫忙撐傘=共撐一把傘),希望我們的熱情款待有替系所加到分。

  學生晤談就不如前一天刺激了。前一天至少受訪的都是我的同學與學弟妹,等待期間還滿有得聊的,知道不少現在班上同學的狀況,讓我感覺距離他們不再是那麼遙遠,非常懷念(彥達同學還說:「這學期第一次見到妳」!原來是不知道我「畢業」了……真的,這學期第一次見到你們,我好開心)。碩、博班真的完全不認識,稍微談談後也不能再多說些什麼,不過讓我知道了有個碩二學姊原來也是北商畢業……真是處處都是北商人啊!(挺胸)
  學生晤談結束後,委員還跟我說:「你們所上很有向心力喔」,我聽了開心斃了,趕緊跟他說明同學間感情如何之好、師生間關係多麼密切;你以為我們跟前跟後是為了什麼?還不就是為了推銷系所!這叫潛移默化!行銷學、商業心理學都學過的啦!而且碩、博班真的很為系上盡心盡力,啊幹學長
(笑)還主動幫主任作簡報用的投影片,相信委員們一定感受到了我們師生上下一心、同心協力的那股團結的氣息。

  午餐之後就真的沒什麼我們的事了,畢竟委員們都關在簡報室,一般人員禁止進出,所以一大群人躲進休息室,通通脫掉跟鞋,或光腳或穿拖鞋,還把腳放在沒人做的椅子上好好舒展,什麼形象、氣質通通丟光光(沒必要留著!)。莊老師走進來關心的時候還對我們開玩笑說:「看看你們什麼樣子」,我就做出前一天也對主任做過的同一件事:「沒看到,老師∕主任你什麼都沒看到!」(笑)他們也很配合著當作沒看到--不然還能怎樣?休息室委員們又不會進來!XDDD
  然後我穿球鞋出去如廁回來時又被主任抓包:「啊妳的鞋子怎麼了?(很驚)」「鞋子……在裡面啊。」(笑著跑走)←實話
  我家賢賢也是這種樣子:「啊妳怎麼穿球鞋?別人都穿跟鞋的,一點也不專業!」(嘟嘴)「哪有,我一直都是穿跟鞋的,老師您瞎了!」(指)←沒禮貌

  反正就是一個歡樂。休息時大家先是狂睡覺,睡飽後簡直玩瘋了,幾個女孩在替小腿刮痧,後來開玩笑地要幫阿牛學長服務,莊老師這時走了進來,幫阿牛學長、啊幹學長兩人分別做了極度專業的半套服務(拇指),老大抓著系牌在他們後面讓學姊拍照留念,感覺上好像我們決策系(管科所)出去做什麼按摩比賽,莊老師就是我們的參賽代表那樣。
  後來委員們快要離開前,本來在門外站兩排等待著的我們,和其他老師一起玩了起來,女孩子圍成半圈和男老師拍照(當然表現出專業姿勢)、男孩子則和女老師合照,什麼十二金釵七大寇都出來了,本來很嚴肅的系所評鑑最後成了我們師生拉近感情的一次機會,說說笑笑的。說實話,有趣斃了!雖然很擔心委員們在我們玩鬧的時候走出來幹麻幹麻,可一旦情緒放鬆下來,要再嚴肅就難了。

  所以,後來委員們評完分要離開時,老師、同學們就像接待朋友一樣,熱情招待委員們上車、送車,還從商管大樓門口奔馳到科學院前面(當然全體正裝),和轉車前往捷運站的委員們招手送別。誇張的程度真的很有聊。(大笑)

  最後場覆的時候,大家收拾的動作算頂快的了,儘管要搬很多東西上樓、清潔休息室、拆海報等等諸如此類的,但情緒一直都很亢奮。期間一些打工的大學生大部分都離開了(除了大二的阿樹,這孩子聽說是「官腔哥」,非常會說話),但研究所幫忙的同學則留了下來,最後還利用委員們沒有動過的餐點,和牛老師、兩位系助理開了一次晚餐宴會,到後來根本玩開了,還搞個「看誰推最遠」的滑輪椅競賽,像群長不大的孩子。

  這個歡樂的結尾和前一天的擔憂反差未免也太大,但聽說本系評鑑結果好像還可以,所以大家也就盡量放鬆;雖然還有一些後續處理要做,對我們學生來說,畢竟不是這麼急的事。這次系所評鑑就結論而言,好像只是所上辦的活動那樣。

  所以,我才能在這邊歡樂的打著網誌。(笑)希望最後真的有好結果。某同學那天還說:「最糟就是和企管系合併,沒什麼」,但我一點也不想和企管系合併,我喜歡決策系和管科所的風格,也覺得把OR、多變量、其他決策理論當作主修是件很好玩、而且很能打穩基礎的好事,如果把主修變成五管,我大概會發瘋吧。

補遺

  1. 委員們都好可愛,還有人湊到咖啡機前說要自己弄咖啡,唯珍學姊趕緊把人家請回座位。
  2. A-so的皮鞋雖然會讓荷包瘦,但真的好穿到我想哭。我第一次穿跟鞋沒見血--雖然這次是因為穿太久,讓左腳大拇指失去觸覺直到現在。Orz
  3. 玉琳學姊生日快樂。
  4. 希望系所評鑑能順利過關,我們系的結構是很堅強的,大學部雖然聽起來問題很多,但成立也不過十年,現在聘了許多很棒的專任老師,正要步上軌道,看起來是很光明漂亮的。(是在說給誰聽?)


  下星期期中考。大家加油。(看向行銷課本)(頭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省喫儉用兩個月,全毀在這次系所評鑑。雖然這個月還算過得去,但就是有小小的哀傷。七千耶。付鞋子錢的時候,店員看我拿鈔票出來數(我帶了一萬出門),笑著說:「唉唷,提這麼多錢出來Shopping振興經濟嗎」,我只能尖刻地回答:「不,振興經濟的是教育部」。如果不是教育部搞什麼系所評鑑,這七千塊不會出去啊啊啊--我才丟一個錢包的啊啊啊--(錢包裡又沒錢)

  然後,體認到買東西果然要找女性友人,如果佩青同學沒陪我去……我一定不知道怎麼買衣服,不知道怎麼選鞋子,甚至和店員溝通都有難度。我好不懂買東西啊~~~我在購物這方面完全是個男人啊!(抱頭)

  真想交個細心溫柔體貼可靠(?)的女朋友(!)。

--

   事發原由我底下說過了。總之,我還是乖乖去買了一套正裝,因為實在沒辦法。所謂的正裝是西裝式外套、窄裙和白襯衫(純白),以及黑色有跟包鞋;衣服都是 在Net買的,花了大約26XX元,鞋子在A-So買,花了大約39XX元……不過鞋子是第二件特價360,所以是兩雙的價錢,所以整體而言應該還算好 吧?(女生就是會被特價騙走……)

  說實話,其實所謂的「正裝」我不是沒有,只是相對於今天新購入的戰利品(?),根本只是女性化的男裝:西裝外套、西裝褲、白襯衫、短領帶與黑色皮靴(充當皮鞋),不過我說真的,要把這些東西從老家搬來淡水也要花相當的時間、力氣與精神,結果還是白費。
  但我也不討厭今天買進來的衣鞋就是了……尤其是鞋子,兩雙都滿喜歡的,而且在店裡走了一陣子,嗯,「可能」不咬腳。

  其實包鞋我也不是沒有,一雙銀白色一雙粉紅色,都會咬腳,都不符合系上要求。我們系也希望我們當「黑暗騎士」的樣子嘿!

  經過這次購物,我發現我對鞋子還滿有堅持的,會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鞋子;比較麻煩的是衣服,就算穿上了我也不曉得到底合不合適,只知道合不合身。在NET換了很多件,最後佩青同學拿了兩種給我挑:「有條紋」和「沒有條紋」。她要我選我「比較喜歡」的,但我只能判別兩者的差異,至於哪種比較好看……我哪知道啊?差個條紋有差嗎?囧

  最後佩青同學幫我選了沒有條紋的。我相信她。

   所以,麻煩的衣服解決了,接著是鞋子。要買到合腳又喜歡的鞋子,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們兩個走遍了英專路的鞋店,要麼沒有喜歡的款式、要麼喜歡的款式 不符規定。Orz 最後挑到的鞋子我還滿喜歡的,只是那個黑色並不是純黑,只是「歸類」為黑色;但其他合規矩的鞋子都沒有非常喜歡,再拖下去佩青同學就要十二點才會到家了, 也只好就這麼買了。反正並不是不喜歡。
  只是,不管去哪家店,有點喜歡的鞋子都要調貨,特價選的米白色第二雙因為「全台灣都沒有這個size」,必須訂作,要五月多才能拿。我和包鞋這種東西應該真的是八字不合。

--

  這次購物有個滿有趣的「巧合」:我全身上下、從頭到腳都是八號。襯衫八號、裙子八號、外套八號,連鞋子也是八號。好一個旺福的四連發。(拇指)

  不過,六號的西裝外套我是擠得進去的(自豪)(不必),雖然當時是錯把六號當八號,還在奇怪八號和十號怎麼差距這麼大?直到佩青同學請店員幫我換一件乾淨一點的外套,這個誤會才得以沉冤得雪。這個事件讓我「八號女」的身分稍稍打了點折扣,但終究,我全身上下還是一個八號,我對此非常自豪。(說了不必)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要逃避現實的時候,我都會去看漫畫《棋靈王》。最常看名人對佐為、再不然是伊角中國篇、北斗盃篇等,至於葉賴國中篇倒滿少看的。但剛才就是看了,因為昨天看了那本番外篇,很懷念三谷。

  嗯,三谷是好角色。阿光因為一時的高興把一隻貓撿回家、撫平那隻貓渾身上下的毛,卻又為了其他的目標隨意地把那隻貓給拋棄。三谷就是這種角色。
  如果沒有三谷,阿光的圍棋的熱情可能會燒的比較慢。三谷就是這麼重要,但也只是這樣。每一個每一個,《棋靈王》裡的角色差不多都能看出一個「階段性」的任務,譬如伊角是為了讓阿光在失去佐為之後能振作、和谷則是帶領阿光從「院生」爬至「職業棋士」,在那之後,這兩人都不算有什麼戲份了。

  一個為了一個,一個機會一個音。之後就沒了。

  還有,從「棋聖降臨」到「我們在呼喚著您」,從一個浮躁的死小孩到沉穩的棋士,阿光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很少有漫畫能讓頭尾有這麼大的差異。不得不感嘆:嗯,從國小到現在,我有比較成熟嗎?沉穩和我的距離,大概就像第一集的阿光與阿亮的距離那樣的遠吧?

  也像獵人測驗時的小傑與西索。OTAKU話題我還很多可以放。(拇指)

  嗯,在思考這些之前,我到底要不要準備明天報告(?)的投影片呢?到底需不需要啊?Orz

  我厭煩了。那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之又是無所事事的一天。論文昨天掃完了,沒有很仔細看,因為對電子商務的解釋部分我根本懶得看。「e」除了代表「Internet」、「electron」之外,也代表「Information」,這些概念早已根深蒂固地扎進我腦裡了,完全不想重新學習,也不想理解別人的理論和說法……雖然他介紹了很多東西,但終究離不開電子資料庫和相關的運用模式。
  所以我只挑有OR的內容稍微細看,發現唯一重要的也不過就是「OR in e-business」的六項特點、優勢的那個表;畢竟論文的題目是「OR in e-business的未來展望(前景)」。

  也對,2001年的論文真的太舊。

  但我論文看完的時候已經早上四點,洗個頭、吹乾,天就亮了;然後八點被主任打電話「Morning Call」交代事情,把事情轉告給其他同學、花一點時間讓自己振作,結果就中午了。吃完飯回家想說來寫個被交代下來的「遠距教學使用心得A4*1 or 2」,卻發現眼睛又酸又乾又痛,只好趴回床上,醒來就是現在。

  一整個很告非土匕。有點想學某個艾伊爾人,把眼珠挖出來然後就這麼算了。就算是現在眼睛也還是酸的要命,而且肚子還餓了。
  對了,我睡覺時有夢到艾伊爾,以前是中龍槍毒,現在是真龍毒。Orz

--

  找資料。
  資訊管理期中報告。(一個很類似心得的東西……夠了我真的不想學習了……)
  知識管理期中報告。(完全就是文章心得)
  商情預測與應用計量。(問答題和程式題,距離動工還很遠,因為距離交件也還很遠。老師您佛心來的……)

  星期一要去問大牛:女生穿褲子沒關係吧?反正也是黑色西裝褲。襯衫不是全白色沒關係吧?真要裝正式的話我可以打領帶。鞋子不是跟鞋沒關係吧?好歹那雙也是黑色皮靴,就各方面而言沒有違反任何已知的限制。
  如果他老大跟我說「不行」,那老娘就推掉這次打工,不管這會給系辦帶來多少困擾;畢竟當初惠莉姊親口跟我說「女生可以穿褲子,襯衫只要素色就好」的,現在我沒時間跑去哪個什麼地方買白襯衫、黑窄裙和黑色跟鞋。這些條件不可以到了星期日才跟人家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回家就收到「包裹領取通知單」,今天剛到的新鮮貨,腦袋裡懷疑是什麼,結果竟然是剪刀磨菇。剪刀磨菇很厚,我星期一要報告(?)的原文論文(作業研究 in 電子商務)也很厚,可是剪刀磨菇在呼喚我啊啊啊--早知道就在網路上看完不要等出書再看,很煩捏!(炸)

  咳,重點是,我要去領件的時候管理員室圍了一群人,和伯伯閒聊之下,才知道是大二要來租房子--大概是沒抽到籤或本來就想搬家諸如此類的--於是就順便跟伯伯透露自己正考慮搬家的事實。本來只是打算知會伯伯一聲,畢竟也三年的交情了,結果他這麼說了:

  「想搬的話,可以找我喔,不跟你收那3000(仲介費);不過不要告訴別人喔,會害我丟工作。」(我還是說了)

  喔耶伯伯是好人!下次來約看房子的時間吧~(樂轉)

  至於會不會發生「樓下的房客」事件……說真的,也許刀大是對的:隱私這種東西,沒有被發現就跟沒被偷走一樣。所以我只要什麼都不知道就好。(遠目)

--

  啊,還有,我錢包(這種東西,最小那個,拉鍊是綠色)掉了。(巴)因為是在跟爹娘去吃飯的時候掉的所以被窮緊張了很久,健保卡、身分證諸如此類重要證件……都還在啦!我那透明錢包裏面只有學生證、提款卡、國圖影印卡、悠遊卡(不到五百)和幾毛錢而已!而且我學生證放在最外面,撿到的人只要有良知地送去隨便哪個單位都送的回來啦,沒良知就算了,當請他媽媽看醫生啦!
  不過裡面有安太歲的收據。佛祖會懲罰「暗坑」的人的~(喂)

  是說,我那透明錢包都用了快一年了,我爹媽還以為我還在用舊皮夾耶。我是都沒跟他們出門過嗎這一年?(遠目)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罵頭條了。自從某年某月某日起,我就沒什麼機會看報紙,即便運氣好拿到報紙看,也不能憑著當下那股氣勢抒發議論。

  政院瘦身,我不知道這樣做好處在那裡,但也不知道為什麼不能這麼做。反正部門過多、交流過少,終究會腐化成一灘官僚爛泥,毫無疑問。我們都痛恨官僚或公務員那張臭臉臭嘴臭鼻子。精簡瘦身就方向而言應該錯不了,解決問題要對症下藥,人員編制也只要夠用就好,所以這不是我在乎的方向。
  我在意的是,蒙藏委員會被併入陸委會、體委會被併入教育部這兩件事。

  要我來說,陸委會最好是能被編入外交部。但想想,敵人離我們這麼近,這麼做未免太過囂張,這話當然是說來自己爽的。但台灣想獨立、西藏想獨立、蒙古好像也想獨立,這種時候把蒙藏委編入陸委會代表什麼?

  既然陸委會和外交部是兩回事,在陸委會底下就不會有兩個政治區;這代表台灣沒有支持西藏獨立運動,甚至表明「把對岸與西藏視為一個個體」的立場,代表馬政府完全放棄追求台灣法理獨立。

  我知道馬政府親中,但也貼太快了吧?陸委會應該是與中國大陸周旋的部門、是台灣與對岸發展的連接橋樑,但同一個部會難道可以一面和中國握手一面和反中者握手嗎?還是說陸委會有本事一邊表明「本會協助藏胞來台」一邊處理台商在內地金融擴廠糾紛?當然是分成兩個部會才好辦事啊!

  看見這則新聞,我覺得很煩。我希望這只是我太龜毛、太敏感才想太多,我希望這些發言只是再一次突顯我的厭中立場而沒有其他。至於體委會併入教育部的抱怨聽起來就簡單明瞭輕鬆寫意多了。

  誰來告訴我職棒、高球國際賽、小胖子打到大滿貫以及撞球好手轉籍新加坡和教育部是什麼關係?(巴行政院長)教育部光搞教育就焦頭爛額、罵聲連篇、學子不聊未來了,怎麼有辦法把精神分出去給國際體育賽事和輔助體壇公會?體委會能分到的預算本來就比教育部少了,合併到教育部底下是能增加多少資源注意?

  馬政府說要搞教育,結果是搞一堆評鑑讓各大學忙著做門面;說要搞體育,卻是把體委會編進教育部讓兩個部門合併擺爛,是這樣嗎?如果是這樣,那我還能說什麼?學生都不聊未來了,我還聊個屁。聊個屁!

  然後,我最火的是這句話:兩岸經合協議 名稱可商量

  淦,當然要商量啊!可不可以是說的喔?而且,如果定位、方向、內容一清二楚,名稱需要用「商量」法來定嗎?你以為名目是重點嗎?現在唯一需要把名目放在第一目標的只有台灣獨立事實!(告非我又扯回來了真強)

  我很火大!尤其看見艾雯用那個玉座嘴臉對付麥特的時候!麥特是兩河最淘氣的孩子,但當他許下承諾,他就一定會做到!這樣還不是最棒的男人?伊蘭妳瞎了眼了!你們都瞎了!!!!!(憤怒)喔,誰來把麥特帶離這堆兩儀師,我的麥特只能活的自由又自在,就算被命運操弄也會遊刃有餘地做些自己想做的事!這才是我的麥特!

  對不起,《混沌之王》下冊看到一半目前。看完之後我就要去看阿時要我星期一報告的論文()、找賢賢前幾天千叮嚀萬囑咐要我找的資料、寫KM的文章心得報告以及ISM的期中報告。喔淦,兩天最好做得完,為什麼我要答應系評鑑打工啦--最好薪水可以讓我滿意!系辦!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嘛,基本上我是菸酒不沾的好小孩,就連火鍋聞到酒精膏的味道、加了米酒的雞湯也都會倒胃口,何況是真的去喝酒?雖然我曾經在和我家水主約會吃素菜的時候吞了一杯半的調酒,但我大致上還是不碰酒的!

  所以,我一直很困惑:到底我醉了會變怎樣?畢竟總有被公司帶出去灌酒的一天,(除非我一直窩家裡,不然就算搞學術也要應酬的吧?)若真的陷入連自己都不曉得會怎麼樣的狀況還頂令人害怕的。
  所以,這週一,在小七買些零食的時候看見架上同時還放了看起來很「輕」很女性化的調酒(柑桃味,5度),就決定買一罐來喝喝看。

  我很容易醉這件事應該不是什麼新發現,從某次和朋友慶生,一口思美洛就灌倒我的這個鐵錚錚的事實就可以輕易下結論,所以在打開拉環、聞到酒精氣味的當下立刻趕到一陣暈眩感這件事並不讓我吃驚,我比較吃驚的是:外觀上這麼甜、酒精濃度感覺上很淡(雖然我不知道5度到底重不重)的調酒,還能讓我立馬聞到酒味,可見我對酒精真的很過敏(精神上)。

  然後發現我是一喝醉就會看什麼都好笑而且會很認真笑,笑累了就任性睡著的自嗨型。

  那時我只喝了一口,看見新聞笑、看見海綿寶寶耍白痴笑、看見幻星神笑,還笑到跑去水系論壇發酒瘋文;笑累了之後,發現我那罐酒真的只喝一口,家裡又沒冰箱,於是豪邁地把調酒當氣泡飲料「咕嚕咕嚕」一口乾完。
  當時我還覺得精神很好,覺得「很清楚自己在幹啥」,但我並沒有阻止自己把酒瘋文發出去、後來也沒有刪(只是不想承認);然後就開始頭痛、腦袋發脹,照個鏡子才發現臉怎麼紅得跟關公一樣。嗯,我沒像戲劇化的酒鬼那樣「哈哈哈你臉好紅!」但我真的像個吃了興奮劑的瘋子(聽說平常就像了)大聲說:「哈哈哈臉怎麼這麼紅啦!」……Orz

  然後我就失去集中精神的能力,呼吸漸漸急促,雖然能保持清醒但肢體鈍重、腦袋昏沉的感覺卻越趨強烈,強烈到我懶得抵抗。稍微緩和呼吸之後就決定窩進棉被堆,從晚上八點爆睡到隔天早上八點還起不太來;一直到行銷課結束,我還一直有那種昏昏欲睡的昏沉感,四肢鈍重感也還異常鮮明,好像酒精還停留在我血管裡那樣。但我不覺得是宿醉--聽說宿醉頭會痛的不是嗎?--感覺比較像沒睡飽。

  我在想我爛醉會是什麼樣子,應該很好套話吧我想,只要還能醒著。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幻星神!!!!!真他媽的超智障啊!

  壞蛋:「快召喚斯洛卡尼!你們這些小鬼!」(說實話我不知道他要幹麻,沒有從頭看)

  戰士A:「小鬼?說我嗎?不是吧?」(指向同伴)
  戰士B:「哪可能是我,是妳吧!」(指向另一個同伴)
  戰士C:「不不不(裝可愛),不是我啦!」(指向戰士A)

  壞蛋:「可惡,不召喚的話,那我就逼你們召喚!」(強勢攻擊,戰士們狼狽躲避)

  戰士B:「可惡,就算我們同心,也沒辦法召喚斯洛卡尼啊!」
  戰士C:「你還在說什麼廢話啊!」(又開始吵架)

  我的重點是,你們三個根本沒有同心啊!躲的時候亂躲,逃的時候還丟下紅色!(爆笑)

  最爆笑的是,一般的戰隊變身之後頂多穿普通的緊身衣,這群人穿的卻是鋼彈護甲啊!!!!看見鋼彈式的頭盔我爆笑到停不了了啊!

  「轟轟戰隊」的白痴至少還有梗,「幻星神」除了智障之外就沒了啊!真他O的一整個智障啊!(笑到沒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概半年前,某課找某位銀行經理來演講OBU的事,因為我問了一些蠢問題被後面會計系的打槍,事後在自己部落格發表聲明自己對OBU如何不爽的言論,而今天,事實證明,各國執棍者跟我一樣非常不爽OBU,也認定逃稅者就是破壞市場的一個因素。

  G20峰會有進展 避稅天堂國同意分享客戶資訊

  看新聞很不清楚,這次我難得跟到了「文茜小妹大」……的重播。(羞)該節目就說的相當清楚;真不知這個節目有沒有出DVD?(喂)

  當然,過高的稅額是不適當的,但未了讓自己賺更多的錢而剝削人民、政府、員工,這樣的公司又算什麼?為什麼資本主義讓人又愛又恨,因為資本主義給了人們相當的自由,但許多人會為了圖求自己的利益而濫用這份自由,當自由侵害到他人的利益,這份自由就令人痛恨了。同樣濫用自由的還有所謂的人權與言論自由。

  我是覺得,當海外避稅變得不可行,這些「海外商人」終究必須決定自己公司的宗主國,而當企業終於決定了國籍,「商人無祖國」、「企業凌駕國家」、「財閥控制區域經濟」的紛亂(或進步)終究會得到緩和;儘管我是商科系所出身,我還是反對由大財閥控制我們的生活,畢竟商人的利益不等於國家的利益更不等於消費者(百姓)的利益,在商人眼裡,買不起東西的就都是賤民,而儘管你是賤民,他們還是有辦法從你身上榨乾最後一滴油水。
  商業版圖的過度擴張、國際貿易的自由開放,綜合兩者就是金融風暴的來臨,「腳踏實地」在講求「速度」的當下世界,只會在得到收穫之前先把自己餓死--商人賺到沒得賺,就選在你富足之前先榨乾你的老本;大家的老本都薄了,就選用名目泡沫填出虛構的獲利來安心。當大家都活在夢裡,醒來的時候自然死一票人。

  我當初以為,G20要搞的只是「反保護主義」,要求各弱小國開放自己的市場讓大國有機會剝削,但這樣看來,大國也不是那麼自私,知道(或者學到)完全的開放、放任的自由產生的邪惡影響;但這些還是等新聞把這次G20簽定的各項條約都放出來之後再做討論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布蘭登好孩子寫出完結篇了!米國預計今年九月底要出書!連霉果仁都決定要拆成三本來出的超級厚書啊!!!!!台灣要等多久要等多久?我才看到第五部而已,我要等多久~~~~~~~~

  我的麥特~~~~~~~~~(歇斯底里)我想繼續看麥特大發威啦!(大哭)

--

  該死的資訊管理報告寫完了,接下來是知識管理,然後是多準則分析;原文資料庫還是等等吧我想……

--

  未出版的時光之輪:第九部,冬之心;第十部,夢境之刃;第十一部,黎明十字路;第十二部(布蘭登版本,完結篇),光之回憶。

  我好想看蘭德的結局!好想看奈妮薇和嵐的結局,好想看麥特的結局,好想看好想看!從來沒有故事會讓我想看到像這樣發瘋,其他東西我都可以等的,我甚至可以為此放棄赫蘿的尾巴!嗚啊啊--

  麥特~~~~~~~(扭動)

--

  其實有一段時間,我曾想放棄蒐集大部頭的美式奇幻,也因此才會停止購買「時光之輪」系列,何況當時正值轉學考與專題的準備日,就算買了也不能看。所以每次聽到奇幻基地網友瘋狂地問、瘋狂地催書,我都沒什麼感覺。
  但就算有過這麼一段時間,我也終於把它買齊了。這應該要歸功於網路書店書展打折、生日折扣禮等等,敲開了我封印一陣子的買書神經,就批哩啪啦這麼花了幾千塊,買下從《闇影漸起》到《匕之道》的時光之輪,還有整套的德莫尼克。

  之所以會繼續,一定是因為麥特。麥特在《真龍轉生》裡展現了他闇帝的運氣,當這孩子正要嶄露頭角的時候,我沒道理拋下他。因著這麼一個懸念,續看的時候果然一發不可收拾。

  好想把家裡重新整理過一遍,丟掉已經腐朽的鋼琴,多放幾個書櫃。我想看書、想看書、想看書。

  資訊管理那什麼垃圾、研究所那什麼垃圾、工作薪水那什麼垃圾(慢著,薪水很重要啊!),我想看書。

  我總說我沒有熱情,現在發現我對看書有絕對的熱情。女人是衣櫃總是少一件衣服、或者根本就是少一個衣櫃,我是永遠也少這麼一個書櫃。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和朋友出門吃飯,因為討論到朋友妹,所以另外兩個就開始思考「宅」和「腐」的差別。

  小逼同學:「男生才是『宅男』,女生要叫『腐女』。」
  我:「噗!(大噴茶)」

  重修!你們兩個去把《我的腐女友》(點擊進入)借來看過一次就知道了啦!(你慢著)

  不過,朋友妹如果是腐不宅,那和我的電波可能會不太一樣吧?我已經脫離腐海皈依宅門了,雖然偶爾會故態復萌(我家水主就曾在需要我正經的時候遇到過這個狀況……沒辦法,大叔受太萌啊……),但宅和腐兩項數值來比,我……好吧,好像差不多高(羞),我實在沒辦法像許多科技宅那樣專業(不過,那種算「御宅」吧?),稍微得意的ACGN也經常落後別人,所以我只是比較不喜歡出門勞累罷了……

--

  說到腐經驗值,我在看「暮光之城~無懼的愛」時,就沒辦法像女王大人或同場的女性那樣嘆息,我只是在想:啊,艾莉絲好酷,維多利亞好美,貝菈好漂亮,好像我在審美上面比較偏男人(今天飯後逛街時我也展現了男人的一面:這種東西能幹麻?XDDD);不過我要說的是腐經驗值:暮光之城與其說是言情,不如說是耽美吧!!!!!醫生爸爸主動受、反派男主角強攻,然後目標都是愛德華!我有說錯嗎?(大笑)(回憶場景醫生咬下去的時候我真的笑了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事實上,我星期一、二才把《闇影漸起》中、下吃掉,那時候超期待麥特大發威的,當下決定晚上不睡,星期三再連啃兩本,終於把第五部《天空之火》(三本)也了結了……等著我的是《混沌之王》、《劍之王冠》和《匕之道》共七本,我大概要等到暑假才有機會看了,《德莫尼克》也是。現在我好想睡覺。Orz

  有劇透,後面藏。:)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