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約莫三年前,我因為死不念會計、不想念要考會計的系所而跟娘親吵了一架;而今天,我竟然把公司的資產負債表、損益表及現金流量表做出來還做平了。(菸)儘管一些原始資料是別人給的(譬如學生人數、會花多少錢等等),甚至損益表的原始格式也是夥伴先弄出大概我才接手,但總之,我做平了。
  所以我驚覺,只要在商學,或說錢科打過滾,就不可能和會計完全脫鉤。娘親果然還是對的。

  另外,說真的,我這營運長怎麼什麼都能插一腳?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小逼把學士照當成無名留言大頭照,我才想起有這回事。不過我照片已經交給學務處,就等這學期有沒有前三名--我不是要講這個,我要講的是:我覺得我的學士照,搞笑的那兩張,弄得還真的不錯。

  第一張是戴牛仔帽,用手壓了一下帽沿、頭抬45度,一副很囂張的樣子。那感覺就像牛仔打完架,抬起下巴對對手說:「你下次再來吧!」的驕傲,加上背景是天藍色,整個很英雄。(笑)
  第二張是擺出搞笑動作。把眼鏡拉到鼻頭,拿一把假刀往自己頭上砍,還翻了白眼。據說,全班只有我搞這種笑,被大家好生稱讚了許久。(默)
  我是覺得,既然要搞笑,拿個什麼玩意正經的燦笑太普通,有機會的話當然要做些平時照相不做的事。何況這麼多道具任你選,不發揮點創意留下點回憶那怎麼成?不過好多同學不是把自己變天使、就是裝可愛。太可惜了吧?……不過有些女同學戴起兔耳裝起可愛,真是可愛到鼻血亂流啦……可惡怎麼這麼可愛,我要蒐藏!淑淑同學快把照片傳給我!(少糟糕了)

  總之,我大學兩年半來的正經嚴肅形象,八成就毀在那張照片上面吧。雖說滿得意的就是。XD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是Christmas Eve. 陶老師請吃Pizza,一組兩個大的,因為是我們這組跑腿去買,偷偷用了折價券拿到有Cheese底的海鮮和普通的野菇燻雞。一口咬下有起士的比薩真是超幸福的!而野菇燻雞雖然是普通面皮,但滿滿的燻雞肉吃起來味道超華麗!加上我帶去請客的蘋果西打和黑松沙士(買不到百事可樂,拿台灣傳統「可樂」去應應景。XD。),大口吃肉大口喝汽水,著實幸福滿分!
  看其他組好像就沒我們這組吃得開心。可能是因為坐比較前面,不好意思在老師面前歡樂,但也可能是我們這組的風氣本身就比較活潑。我總覺得修SoC的眾人之中,好像我是最開心的。據說除了我之外,還沒聽過別人會說「晶片學程很好玩」。

  隔天下午就去小逼家吃點心過聖誕節。雖然大家去小逼家的目的是打麻將,懶得動腦的我帶了《伊嵐翠》去看。是說這本書也是一出版就買了,但只能和《龍魘》一般放在書櫃上生灰塵;這次去小逼家也沒機會看完,但我發誓一定要在近期內看完它。太好看了。
  重點是,作者真的很討厭,每次寫到重點就換角(三個路線),氣煞我也啊!

  聚會結束大家從捷運站分道揚鑣,路上淑淑同學拿了聖誕禮物出來發給大家。我有被嚇到,想不到竟然有人是很認真得過這次的聖誕聚會,我一直以為是很普通的「正取慶祝」強碰聖誕節(小逼跨科系上保險所喔!超強!),就用只是出來一起吃個東西的心情跟著大家上台北,所以拿到聖誕禮物的時候很不知所措。總之,謝謝淑淑同學這麼用心,有機會再給妳補償喔。(啾)

  然後Mr. Donut 的多樂拿堡很好吃。

  聖誕節就是吃吃吃吃吃,唉,好幸福。

--

  過了一個聖誕節,我仔細思考各路老師給我的建議。女王大人希望我不會後悔今日的抉擇,盈如同學對於我一直說「我是因為她才去報名的」一事開始感到不耐與不悅(但我是以很開心的心情談論這事的);池畔角東大人鼓勵我:要開始做學問了。
  於是我開始接受自己是研究生的事實。

  許多人這樣祝福我:恭喜來到地獄。但我覺得我大學時就做不少報告,曹老師也說我做的某些事是研究生在做的,有這些定心丸,我不覺得研究所會太誇張--除了聽說要看很多英文Paper外啦,那聽起來還真是可怕。

  希望我是真的很厲害,這樣我在研究所就不會太慌張。

  我今年有個很具體的新年新希望耶,好難得喔。

  聖誕快樂、新年快樂。:D。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說,不管怎麼樣,好像都應該說一下的。
  我上了,而且是他媽的很囂張的正取第一。聽到消息的時候我罵了髒話並宣佈公平正義已死。(喂)去成功嶺懇親兼撿人再回淡水後拿到成績單,面試成績和書審成績一模一樣(媽的是想騙誰啊?),總分也還是多了最低錄取三分多。
  感謝各位鄉親的關懷與支持與指教……是說哪來的鄉親啊?(菸)(真的都不是鄉親)

  預定是星期六放榜,不過我星期五就被通知到了。在慌亂之中跟好多人聊天,最後開始傳簡訊報喜,順便把幾個不曉得還有沒有在用的號碼確認一次,於是找回幾個朋友這樣。是說研究所正取這件事原來還有這個好處。
  學姊回來的簡訊是:「恭喜,目前可以好好玩樂了,英文多讀。」不過我有三個報告今天要完成,根本還不能放鬆。
  親愛的培說這是件很帥的事。謝謝。
  何老師說由衷地為我感到高興,但我覺得好不踏實。

  我很怕星期三遇到眼線密集、人脈太廣的陶老師,應該說這個榜單讓我不曉得該怎麼面對那些說我「一定會上榜」的同學朋友學長姊,因為每次他們這樣講,我回的差不多都是「屁啦」這種話,譬如上星期陶老師說「妳放心,我知道林XX呼聲很高。」我當場嗆回去「哪來的呼聲啦!」因為這個消息只會讓我更緊張而不是放心。是說好險沒罵髒話。
  不過所謂的「呼聲」到底是怎樣?甄選過程到底是什麼狀況?說實在的我怕死了,很不想被一堆認識的人盯著資料評鑑,然後莫名奇妙被灌以過度的期待。

  然後我在思考請客的事。當我為請客煩惱的時候,我家水主在收到我的報喜簡訊之後回來這樣的東西:「喔喔喔好猛不愧是我家大烏烏,請你吃飯慶祝?」
  喔喔喔好善良不愧是我家水主,每個人聽到消息都要我散財,只有這個夠意思說要請我客啦!(痛哭)我心裡脹滿滿都是愛啊!(抱著水主猛親)(髒死了)
  總之我忙到連一塊錢一個的糖果都沒空買,所以請客的事就算了,請大家把消息當聖誕禮物默默收下就好了。(巴)

--

  是說,我還是有點排斥唸研究所。我知道說這種話一定會被打,可是我還是說了,而且還在這種心情之下傳好多封報喜簡訊出去。對不起我真的很爛。
  阿酷同學聽了我胡言亂語兼懺悔快一個小時。真是感謝。罵過自己之後好像可以比較平靜了,儘管「我很爛」的事實不會改變。「煩惱」這種東西大概就是這樣,說出來就好了。儘管其實他一直在。
  對不起沒辦法陪你去看「當地球停止轉動」試映。

  然後,我要說一個事實。「正取第一」這個位置八成是被「拔擢」的,系排第一或系主任、所長等人認識且想收走的同學都是口袋名單,真正厲害的應該是第二名。如果我不是系排第一,依我的面試水準根本沒有正取的可能(英文自我介紹只說了三十秒),這我太清楚了。所以才說那個成績是騙人的。
  也因為這樣,唸研究所這回事特別讓我害怕。我真的不曉得我憑什麼。

  還有就是●江大學保護傘真的開太大,陶老師說「依慣例,會有一半以上的名額給外校同學」但我們「自己人」卻拿走2/3(全是系內前五名),備取前十也塞了兩個,搞到最後六個人都在榜上。不過成功一樣開很大啦,否則我們家(不是)革命烈士怎麼會落榜,聽說他本來跟我一樣會被拔擢第一的。

  我還是不太懂我在做什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基本上我對嘻哈音樂一向沒什麼喜好,但我好愛這首。我愛阿肯Na Na Na的唱,我愛這沒意義的尾音。(笑)

  Akon - Right Now (Na Na Na)



  以下歌詞。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部電影只告訴我一件事:不管愛了多久、愛得多深,愛上另外一個人永遠非常容易。
  所以羅伯捨棄南西而選吉賽兒,南西也能放棄羅伯投奔愛德華。愛德華你真是好人,請讓我為你哭。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必須說服自己:「我不是在介紹微軟,是在介紹開放網路與免費經濟的關係,軟體市場只是順便。」可是總覺得好難。底下的小朋友和台上的老師似乎對軟體世界非常不熟析,我猜,他們連我們的主題「OS」都無法判讀為Operating System吧!說不定連自己用的瀏覽器叫做「Internet Explorer」都不知道,遑論Fire Fox?遑論Unix-like system?若不知道開放式原始碼,不知道有M$系統以外的軟體,怎麼能理解網路與免費與軟體的關係?這樣的介紹何其困難。

  我不會像其他電腦玩家或反微軟人士一樣怨嘆台灣教育,但確實感受到了所學不同造成的溝通障礙。我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我根本不是電腦玩家,什麼CSS、code根本看不懂,連重灌電腦也不會,但這些東西對我而言就像常識一樣。

  我覺得OS很偉大,但微軟這間公司很討人厭。其實,若不是微軟當初發明視窗系統,電腦科技或者網路說不定不致這麼普及,或說要到今日之成可能會耗上更多的時間。Windows其實是很偉大的系統,就歷史意義而言。
  但微軟這間公司在心態上就讓人很不能苟同,從Vista或更早以前就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們對獨占(嚴格而言是壟斷)與巨額獲利的喜好。商人是該這個樣子,但盜亦有道,商人更應該注重商道。在「開放才能創造規模經濟」的網路時代,開發出不具相容性的基礎程式、利用自己在市場佔有率的優勢強迫普羅大眾使用自己的基礎系統來處理各項事務,就像縣老爺獅子大開口。

  在介紹免費、開放與盜版,若底下的人沒有相關的基礎認知,我沒辦法講什麼。他們上網就只是聊天、瞎逛,根本感受不到介面底下的編碼和後端的戰爭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我很虛無,工作一直沒有進展。沒有產出也沒有精力去產出。腦袋裡想著「不工作不行--」然後繼續睡覺,和當年準備轉學考的心情一模一樣,或者說從那時候起我就沒進步過。沒進步的日子太久了就根本不打算進步了。

  之前一直說「執著就是入魔」,可是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懸念的話,人生也就沒有意義了。每天這樣懶懶的過日子,簡直比入魔還糟糕。這才是墮落。我簡直是沉淪在虛無之中。
  沒辦法振作。總覺得一切都可以這麼順其自然。以推甄來說好了,落榜我也無所謂,所以一直沒有打算很拼的去準備。所以當陶老師和文督學長很盡力提供我許多協助時,我感到惶恐與不知所措。當然我也不想落榜,對自尊心來說太傷,但上榜可能比落榜還要令我害怕,因為等著我的可能是過度的期待。叫一個把自己弄得和行屍走肉相去不遠的傢伙拔腿狂奔,不太人道吧?

  我真的是被同學問到才想到要推管科的,和那些很認真的以入學為目標的人不一樣,我沒有心。儘管我的推甄資料上顯示的好像我很有企圖心,但實際上我沒有那種東西。我對人生沒有太多執著。譬如盈如同學是「很認真的想念研究所」,筱可同學也是,她甚至認真到四處探查敵情;但我準備研究所書面資料的心態和準備報告差不多,就只是想把東西交出去而已,面試也只當是一般考試。所以文督學長說「要幫我訓練口試」我很不知所措,當然我很感謝他,非常,問題是我很墮落,想隨便應付這個口試,所以想到要把東西準備好來去「練習」口試,就覺得「很麻煩」。對於這種懶散的自己,我覺得非常討厭,但沒有所謂的覺悟要擺脫。
  但我也不想讓文督學長失望。不想讓陶老師失望,不想讓盈如同學失望,不想讓家人失望(雖然我不曉得他們到底是不是真心希望我繼續攻讀管科),也不想讓自己失望,只是「不想」和「要去做」對我而言相去還太遠,我習慣「盡力去做」,但還沒習慣「努力」。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得來得太過容易,所以覺得失去也無所謂;因為不是努力而得來的、或說沒有想要努力去取得,所以覺得沒得到也沒關係。

  我不太確定這是否就是「恬然自得」,但「放著等爛」應該是一定的。

  沒有執著、沒有熱情,相對來講就是沒有競爭力。但我如果有競爭心的話,有多少人會失業啊?光想到這裡,就覺得有退路的我不應該太過認真,或說想到自己明明有退路,就不覺得認真是必要的。非常爛的心思,但我已經是這樣了。

  我不太確定該怎麼辦,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停滯不前。總覺得很多人應該和我有一樣的想法,覺得自己像攤死水一樣停滯不動。但董大哥曾經跟我說:「經過一個階段然後進步,那是故事裡才有的情節。」而我相信了。我不想把自己沒有覺悟這件事推到董大哥頭上,但這種說詞確實成了一種隱含的藉口。我自己中斷了自己的人生,所以甘於平凡。縱然不喜歡蹲辦公室,但也還是會去,如果有必要的話。

  我也不是放棄自己,但就是墮落。

  我羨慕有可以執著的事物的人。對某種東西的不想放手。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抓著什麼。

  入魔和墮落,入魔應該比較幸福,至少是有目標的。
  墮落到連自己是誰都不想去堅持,這樣的人生未免也太過可悲。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了快一年的政治哲學(政治未來、自由主義),或者我還沒本事談這種根本性的問題,但不可能沒有什麼思考或感覺。從「野草苺運動」開始(我不想說這是「學運」,他們就學生而言也是太過激進而欠考慮的一群,不該代表「學生族群」。),我就很想知道社會大眾對於「公權力」與「規則」的想法。
  「自由是否有其界線?」我在蘇哲安老師與鄭光明老師的兩堂課中不斷被灌輸這樣的問題。而儘管我不贊同過度的限制(亦即我對積極自由的過度解釋非常厭惡),本身也對「受限」這回事深惡痛絕,但我深信人類的自由必須受到限制。因為若不對這樣的權力進行範圍的界定,一個人的自由很可能--或說絕對會--侵犯另外一個人的自由。

   國父 孫中山先生的主張,學過「國父思想」或「三民主義」的人應當都了解。我該科目的指導老師為胡小娟博士,在法國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主修政治學;由這樣的人教導我們「國父思想」,我覺得非常適當,她所編寫的講義在我看來,自然也是中立又中肯。
  而我,非常接受「自由應受合理限制」之說。

  不管就讀什麼系所,只要唸到大專以上,應當修過基礎的法律課程;而修過基礎的法律課程,就該了解「法律」保障的主客體是什麼。「法律」主張的是權力的擁有、義務的歸屬、責任的施行,其所要保護的,便是可能受到侵害的國民。「法律」主張了權力的施與範圍,相對而言就是義務的存在,違反者則須對其行為負責。「法律」就是規則的制定。「法律」要保護的,便是全體國民的自由與平等。我們有行為的自由,但不可忽略平等與公義。
  「平等」與「自由」是相互矛盾的。可能很多人還沒弄懂:當某個人過度行使自己的自由,便會侵害他人的自由,而這兩人之間就失去了平等。「野草莓」所要求的「人權」,至今也未在兩者之間劃下一個權衡點。這也是我之所以說他們「不務實」,僅僅憑藉一股硬氣來表達自己的思想。很帶種,但是蠻橫的種,終究是以暴力為起源,流著傲慢的血,似乎只有自己的主張為權力,而他人的權力便可「暫時犧牲」。

  有人說,「法律保護的是懂法律的人。」並因此駁斥法律存在的價值,但細想,規則本身也不也只有懂規矩的人才會遵守?規則本身立意良善,但因為某些人投機取巧,不願意遵守遊戲規則,而導致「遊戲」本身失去公允,「公權力」便因此失去「公信力」,但這並非是規矩的不完全,而是行使的人的良知的問題。
  而今,我看見了一群不打算遵守現行規則的人,以「行使自由」為名,意圖創立新的規則。

  舊規則與新規則間的優劣高下,我無從比較,我只知道現行政府的預定政策之中確實有「修改規則」這麼一項。如此一來,該團體在現階段要求政府修改規則,是否有其合理性?

  這就回歸本文主體:政府為何存在?

  在我的認知裡,政府存在的意義就在於「制定規則」與「維繫秩序」。公信力讓政府得以制定讓民眾願意遵守的規則,而公權力則讓政府有能力懲罰違反規則、破壞秩序的人民。我覺得將這兩項任務交給政府是適當、合理,且無人能出其右的,因為對我而言,政府仍有公信力、仍得以行使公權力。
  而今造成問題的主因,在於政府的公信力被質疑、其公權力之行使遭反對,所以會有「九劉道歉」、「部長下台」之音,所以該團體認為自己有權力要求「政府機關」「立行」「修法」,他們認為自己是具有公信力的團體,得以代政府行使公權力,也決定以集會遊行的方式來彰顯自己的主張、闡揚自己的理念。

  上段提到政府存在的意義,現在來談政府存在的法理。為何政府會有公信力?
  在我的認知,是因為人民將自己的一些選擇權交予政府,在「授權」的過程中,隱性表達對政府的信任。而因為社會大眾信任現行政府,現行政府才有能力施行公權力,才能維持「政府」本身。

  政府背叛人民的信任了嗎?這是我想問社會大眾現今正行反政府運動者,包括野草莓、綠營組織的。

  這裡跳過綠營組織不談,他們已經演化為操弄民粹的暴民黨,不能以理性論述。至於野草苺,他們認為政府背叛了他們對「人權」的主張,政府對與「人權」相關的規則定立不當,行使秩序維護的行為不當,所以他們要以自己的本事來處理這個部份,並要求政府所有負責人負起「背叛」的責任。
  但到底誰有資格定政府的罪,說他們「背叛」呢?最近「未審先判」、「未判先罰」這樣的詞彙相當出名,野草莓之舉是否也是對政府的「未審先判」、「未判先罰」?是否政府為政府,應當滿足人民,因此理當承受來自人民的不滿,而自然成為人民發洩的管道甚至針對(怨恨)的對象?而在「懲罰」政府的行動之中,對於侵害我們這些普通小百姓的人權之舉,這個不信任政府的團體,當然不接受來自政府的責罰--政府上頭還有人民,野草莓上頭還有什麼?

  他們認為政府傲慢,卻忽略了自己也是傲慢的一群。(認為自己的公信力足以替代政府,並藉此行使公權力)
  他們認為政府侵害人權,卻沒發現自己也正在侵害人權。(集會與遊行嚴重侵害他人寧靜與路權)

  對野草莓而言,沒有人有資格說他們不中立、不踏實;但對我而言,他們還不夠格質疑政府的公信力,三大主張的討論方向從根本上有極大錯誤。這是我對他們的不滿。

  政府背叛人民的信任了嗎?我認為還沒有。捫心自問,儘管你對政府心懷不滿,但這代表政府背叛了你嗎?若你認為政府背叛了你,那你的立場是否真的具強烈的合理性,強烈到有資格大聲說「政府背叛我」?

  最後討論一件事:我們為什麼需要政府?

  在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中,曾對「政府」存在的價值懷有兩種極端的解釋。積極自由主義者認為政府應當充裕干涉,消極自由主義者則認為政府的干預應當越小越好;相對於通俗詞彙,前者是「大有為」,後者為「小而能」。
  我在「yahoo! 知識+」中找到相當有趣的意見:
  人民有能有德,不需政府干預,自然只需政府小而能!
  人民無能無德,急需政府干預,自然需要政府大有為!

  不過既然人民無能無德,政府來自人民,政府又怎會大有為?


  扣除最後一句的諷刺,這句話完全解釋了為何我信任政府:人民無能無德!至於這來自「無德無能」人民的政府是否真因此而不可能大有為?我想,有句俗諺是「歹竹出好筍」,儘管許多政府官員已經嚴重官僚化,但不代表之中沒有真心憂國憂民者。

  從很早以前,我就提過我的疑惑:人民在急什麼?為何大家會一廂情願地認為政府無所不能,又一相情願的失望,總是不能發現自己的嚴重錯誤?
  在我眼裡,這些未經深思熟慮便大肆批評政府的人們是多麼的不理智,多麼需要教育薰陶。若然這些只懂得「比聲音大」的人們因為自己嗓門大而奪得主導權,這才是國家之不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康熙來了」+「大學生了沒」真的是黃金線,超棒的這個連環。XDDD

  今天談12星座的地雷,水瓶座是容易生悶氣的類型,只要心情不好,就會想找點什麼事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而面對這樣的瓶子,最好的處理方式,如果是比較親密的對象,請默默陪伴在他身邊;如果是普通朋友或同事,那拜託把他放著就好。
  我覺得「放著就好」真是非常正確的處理態度。我如果心情不好,會不斷的做事和思考,直到自己的情緒有個出口。寫網誌也是,只是情緒的發洩,事情過了就會好。
  當然不代表沒有追溯可能,有些時候我會很希望把事情說開,畢竟愛說理不只是水瓶座的本性,也是處女座的天性。處女座就是想證明自己是對的。
  然後我也會失控發怒。我曾經在教室抓狂過。據說這是射手座的性格,提到之後才想到:啊,是啊,有這回事。

  星座真的好準。Orz

  我愛死了那句「放著就好」。真的,不管怎麼失控、怎麼團團轉,放著就好。放著就會好。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討論SoC時,有個同學問了非常實際的問題:如果計劃失敗怎麼辦?
  我覺得這個問題跟「你們登記資本額五千萬,如果募不到怎麼辦?」一樣實際。很實際,但沒有討論價值。應該說根本不該拿出來討論,或者說該拿出來討論的不是這個問題。

  「為什麼會失敗」才是這個問題後我們要討論的東西。但對方卻希望我們能討論出「失敗後的配套方案」。我覺得不應該討論這個東西,但當下卻說不出理由。

  在回家的路上,比較冷靜之後,我終於想出個道理。

  我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你說的實務問題,就那個「失敗怎麼辦」的問題。
  我在想,之所以做行銷研究等等等等的這麼多準備,就是為了要避免方案失敗,也就是替自己的企劃案增加可行性與人員信心。
  我在商管學會做企劃案的時候也是這樣,其實企畫方案的主要計畫一直都只有一個,貫徹始終;畢竟,如果有一個替代方案是可以彌補第一方案的失敗的話,為什麼不一開始就選擇該「替代」方案,而選用有極大失敗機會的企劃?
  所以其實不是想「替代方案」該是什麼,這個當然也要想,但重心不該放太多;我覺得應該要想的是:妳認為這個方案為什麼會失敗?我們應該要找出企劃的缺失並加以補強,並不是思考失敗之後該選擇什麼路,畢竟我們沒道理一開始就放棄第一方案。
  這不只是我的經驗,也是我經過多年學習後的心得。

  另外,妳提到「如果牛皮紙袋行銷沒有預期那麼多的學生購買怎麼辦」這個問題,我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好事:因為和學校特約的專案金額是我們「已經入袋」的預收帳款,如果買的學生少,我們剩餘的款項就多,我們的虧損自然就會少--畢竟本來就是以流血價賣給學生,買的人少,補貼出去的少,留下來的錢自然就多了。
  所以,買的人少,我們能有多餘的資本進行其他的行銷活動;買的人多,我們便有更多市佔率保證。不管怎樣都是好事。
  只是,如果買的人少,我們第二波的行銷手法就必須更加激烈。這個部份就麻煩妳啦。


  除此之外,我覺得還必須說服她一件事:這篇報告是建立在許多假設之下的,和經濟學一般,以一種「強烈的假設」為根基,創造出一個空中樓閣。空中樓閣並不是不好,活在空中樓閣中才是糟糕。
  希望她能了解「模擬」的重要性,畢竟我們是在學習。

  而且,如果無法排除技術性與實際性的困難,這份報告我是怎麼也不會下手的。就像我逃掉的電子書企劃案--沒有執行實力,我沒膽子寫下虛偽的企劃。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