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想全套賣掉,於是重看了一次。但就是無法腳踏實地地一頁頁看完。
  會突然想要賣,是因為看了外傳《黑衣騎士》,仔細回憶這套書,發現在我人生中沒有佔多大的地位(真要說的話,這是同學合資送我的生日禮物。對不起。),書的內容也沒太多可以回憶的……雖然我真的很喜歡戰爭的部份,但實際上的著墨太少了,看完後只想嘆氣。

  這是一部設定厚實、牽連甚廣,甚至從一而終的奇幻故事。雖然說是劍與魔法的世界,但劍與魔法都不是萬能,甚至一個法師作掉一票戰士的場景,除了《灰色魔女》中的千年魔法師做到了之外,沒有人嘗試這樣做:對力量的極限以及無能的部份,限制得非常好。
  所以那片土地,被詛咒的羅德斯島,變得非常真實。就連主角們也都是非常艱辛地在活著,為了自己以及大家的和平明天在奮鬥著。
  我喜歡裡面驚險而寫實的戰鬥場景,喜歡裡面那些國王的掙扎與決定,喜歡裡面那些「英雄」的行動方式與處事哲學。水野良創造了鮮活明朗的各種人格,隨著不同的事件安排不同的戰鬥夥伴,而每一個人物在那篇故事的結尾,卻通常是下一篇故事的重要引線,讓七本書、五個段落的故事一氣呵成:從馬莫開始、就從馬莫結束,而整個 羅德斯島、七個國家都緊密地牽扯在一起了。這是雄厚而結實的戰爭,所以是踏實而精采的故事。

  最大的缺點,就是這是日本人寫的故事。日本人對文句敘述的手法實在平實到令人難以接受,即使人物從某一個狀態蛻變到另一個狀態,也無法牽起讀者的感動。作比方的話,就是用平板而毫無抑揚頓挫的語調來說故事,這故事是否精彩是一回事,聽的人無法融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羅德斯島這個故事,創造了很多英雄:在這個故事裡,不論正、反方,主要角色都是有一定器度與高貴情操的英偉人物;但比起被稱為羅德斯之聖騎士的帕恩,我可能更喜歡精力充沛、不知節制到和法師這項職業所帶來的印象完全兩樣的衝動男孩賽希魯,甚至連只出現半集的雷德力克王子,在性格與態度上也比帕恩更靈活。要說是我不喜歡死硬派的主角吧,可我也很喜歡卡諾三王子、復國王雷歐納,甚至性格死板,即使生活在邪惡的馬莫,一舉一動卻仍像個高貴戰士的亞修拉姆也順利贏得到我的敬佩與崇愛了。為什麼就是無法喜歡帕恩?
  這麼說來,我喜歡的角色,似乎不是國王就是丑角。我要的不只是高貴或正義,而是稱得上為一國之王的胸襟,而這個胸襟就是帕恩無論如何也不想妥協的:願意犧牲某部份人、而取得極大利益的決策法則。帕恩拒絕成為亞拉尼亞的國王,不是因為不貪戀權勢,只是因為無法為了一國或說一己的利益,而違反了正義的大原則。他不願接受這些必然的骯髒,因他有屬於他的潔癖般的堅持。身為騎士對「對的事」的執著。
  羅德斯島諸國有多位偉大的國王,且都是與帕恩一同出生入死的新王。正因為有這些偉大的尊貴朋友,帕恩才能堅持自己的心性,成為羅德斯島的自由騎士而不受任何一國束縛:他們喜愛並尊敬帕恩,他們震懾--不能說臣服,但確實欣賞並接受--於帕恩高貴的正義之心,並選擇讓帕恩成為他們心中的尺。這是帕恩的福氣,因為有這樣的舞台,他才能夠盡情揮灑。
  帕恩的「不為王」是很重要的關鍵。即使他可以使內亂中的亞拉尼亞恢復和平甚至壯大,但他是帕恩,他若真的成為國王,這個故事會非常難看。為了故事的精采與英雄性,這位自由騎士註定得不到我的偏愛。我還是尊敬帕恩,但相形之下,為了馬莫、為了貝魯特、為了自己而想得到支配之權杖,失敗後活在對自己的膚淺的悔恨,最後又因部下的冀望而堅強起來,擔下所有罪孽,帶領馬莫「邪惡的人民」尋找屬於他們自己的天地的亞修拉姆,更讓人有「活著」的感覺。
  再與之比較,帕恩從頭到尾都沒什麼改變。或者時間會讓這個年輕人漸漸變成男人而顯得成熟,但他的浩然正氣和那股滿腔熱血,就像是靈魂的一部分,由始至終影響著他的一言一行。故事中,不論充滿傲氣的妖精蒂德莉特、衝動行事的史帕克,甚至頑固退縮的史列因都改變了,帕恩卻也還是帕恩。
  或者是因為,水野良對帕恩的著墨,與其他角色相較之下是少得多。他出現的場景多是在抉擇、戰鬥中,但思考不是他的事,所以我們不能確定他是否有任何心性上的變化。他只是越來越像個騎士、越來越像個大人。總有一天,他會從對卡修的崇拜當中畢業,擁有自己的凜然吧。

  羅德斯島是個全然光明的故事,沒有什麼事是出發於錯誤,也沒有什麼決定造成了缺憾。或者有些人因為這些不同的理想交會而喪生,但那不是什麼需要去追悔的。或者是因為這個故事太過光明,即使它再怎麼深厚,我也不能說我會再三把它拿出來翻閱,所以才想將他拿離開我的書櫃吧。

  回憶這套故事,我會深深嘆息。即使它的結局是何其圓滿。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