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2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可愛的首推捲捲頭黑洞查理艾普斯(大心),這個外號是他哥哥唐艾普斯取的。(噗)當他用帶著害羞彆扭的表情說出 "I love work with my brother." 時真是可愛的不得了。(ノ >▽<)ノˇˇˇ

  然後是阿部隆也,一邊給自己練習超時的投手夥伴轉腦袋兼怒吼,一邊在心裡發誓要讓他一戰成名,這種不坦率表達自己感動的傢伙真是彆扭得可愛。(掩面)
  另外,看見三橋背上那個用麥克筆畫上的一號背號變淺了,就立刻拿筆補上的田島實在單純的過火,而因為背上的一號被重新畫實就覺得自己「有精神」的三橋也是大笨蛋一個!這兩個笨蛋太好笑了吧?為什麼可以白癡到這麼可愛的地步?|||Orz
  然後在旁邊說「是很可愛啦,可是聽他們說話就覺得好累」的那兩人……形容詞是怎麼回事?(笑垮)另外說「還好啊,我已經聽習慣了」的泉其實也是怪人一個吧。怪腳都配在同一班,西浦中學是怎樣啊?XD"

  不過我總覺得明明很懦弱、卻霸著投手丘不放、對一號情有獨鍾的主角給我一種很意外的不協調感。(搔頭)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管什麼理由,我覺得提供了人頭帳戶就差不多和共犯沒兩樣了。因為你許可他人使用你的帳戶,代表你願意為這個帳戶所行的一切負責,以及不容否認的,你使得他人犯案過程更加順利。這就是「共犯」了吧。所以陳致中一副無辜的樣子說自己不過是母親的人頭,斷然沒有脫罪可能。
  但他說「不明白財源及流向」,我倒是願意相信,不是完全相信,因這是合理的,所以不會憑著好惡駁斥他;只是這和清白是兩回事情,因為父母的錢,將來就是他自己的錢,他在這整體流動中要說沒有貪念,三個字叫「不可能」。

  我不曉得當陳同學說「他是母親人頭」時,其他人有什麼想法,我只能興嘆,所有的一切遇到父母絕對會變樣。我能理解「因為是母親的人頭所以不明白財源及流向」以及「相信父母清白」這些話,我覺得對一個孩子而言,不管這個孩子年齡多大,父母永遠是近乎不容違抗的龐大存在。這個人確實有貪念,但在這次所謂的「貪污」案中,他的涉入程度可能沒有大眾希望的多--對,我用了「希望」,因為媒體和輿論是這麼造就他的,但實際而言是如何卻沒有相當證據。

  我也是我父母的人頭。我不曉得自己有幾本銀行帳戶,只知道有些帳本是父母在處理的,甚至連印鑑章都是放在他們那裡,我唯一能自己使用的只有郵局存簿。當然,印鑑章是用父母手上那一個,所以我若要換存簿,還得回家跟父母報備才行。
  同樣的,身為人頭戶,我不曉得現在我戶頭裡有多少錢、錢如何來、會往哪裡去,我唯一做的就是信任我的父母,即使我知道他們用贈與下限把錢慢慢匯給我們來逃避未來的贈與稅或遺產稅,也知道他們利用「工讀」這項名義另外又做了些什麼動作(但我有每個月做兩次總帳,所以工讀是真的),但不管他們動作多大、操作的金錢有多少、流向是向外還是向內,我都不會有意見,更多的時候是不知道。
  因為我對他們有完全的信任。

  所以看見這位同學對媒體說了這樣的話,我只能嘆氣。人不能選擇父母,就只是這樣。

  很多人希望小孩能大義滅親,但還是那句忠孝難兩全。或者他應該基於國家格局,吐露他對家人金錢操作的一切所知,這才是協助辦案。但在這方面對人民「忠誠」,人民不會以信任或好感回報,他們只會見獵心喜,大肆撻伐;如果是我,也不會合作成這樣的吧。這已經是自由與尊嚴之爭了,並不是官才護官,家人也會替彼此護航。

  很遺憾父母造的罪都由孩子承擔。每次看見陳家的消息,我都想到趙家那三個孩子,然後想到王家的總總。世上為何會有這種父母?(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晚上,菜盤子裡出現一整盤的牛培根。娘親把爹不知道什麼時候買來的一整盒牛培根放敬鍋裡煎熟小炒,還用九層塔、奶油提味爆香,奶油的鹹味加上羅勒的香味配上牛肉本身的甜味,以及肥瘦搭配適恰的鬆軟口感,一口氣放嘴裡咀嚼,充斥口腔的美味讓人感動不已。
  所以我一面夾起三片牛培根往嘴裡塞,還不忘碎唸著:啊,真奢侈!
  這可不是抱怨,是實實在在的感動啊。(掩面)平時若是和大家一起去吃燒烤或火鍋,肉片就只有那麼一點點,哪能像現在這樣一次夾三片進嘴裡?何況還是這麼高級的調味培根肉。五星級飯店都沒有的享受啊……(滿足)

  真想每天都過著奢侈的生活,但我又覺得人一生中就只能奢侈一次。(遠目)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