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不能免俗的談了奧運。不過我發誓,我一場比賽都沒看(這也拿來說?),我一直只有看自●時報的奧運專刊,了解一下比賽結果而已。我真的對體育消息提不起一點興趣。

  那天跟培說,所有的比賽中我只看得下桌球,一來是自己也喜歡,二來是這可能是我唯一能進入狀況的運動賽事。沒看過的人可能會想:桌球哪裡好看?不過是把球在桌上打來打去罷了。但正因為桌球不論規則或戰法都非常單純,相對其他運動而言是更加直接,攻防替換又是不可思議的迅速,如果大家都很愛打桌邊球,每一次回擊都會精彩到讓人想哭的。我就看過連續三次回擊都是在場邊--不只是桌邊,是人跑到場邊回擊--因為救球距離太遠,沒什麼機會動手腳,所以大家只能上旋、上旋、再上旋,看對手跟自己一樣跑遠了才橫了心打下旋,讓桌球在對方桌上很可恥,又很榮耀地彈兩下。看兩名球員紛紛衝到場邊救球,心都吊起來了。那是我第一次看體育競賽到熱血沸騰。這種速攻是棒球、網球什麼都比不上的純技巧的競賽。
  有人會覺得桌球和網球一樣,說到場邊救球,網球也很多精采的畫面,但桌球和網球還是不一樣的:網球賽事,不管人跑到哪裡,反正一定是在場內跑;桌球則相反,不管人跑到哪裡,總是在桌球的有效區外。所以擊球點和力道要特別注意,不是打回去就算了,你在場邊打,太小力可能過不了網、太大力又可能上不了桌,所以不可思議的球路會比網球多很多。
  這目前只說到一般的,若打的是雙打,自由區就更小,因為不像網球一樣分的是落點區域,而是指定對手,不見得每次都能沿著桌緣衝網前,而有時後對方擊來的球,那旋轉的力道正是自己夥伴剛才打去的,那球要怎麼走、怎麼旋,四個人都有份。我五專時看過三名桌球社同學(其中兩位為校隊,另外一位是同班劉兄弟)同老師打雙打,四個人落點全在網前桌緣,搶的上去就是你的,搶不上去就只能認栽,乍看之下簡直是圍著桌子打,不是一般的刺激。
  所以,報紙上刊登蔣澎龍、張雁書場中相互激勵的那張照片絕非做作,而是打桌球雙打就是這麼熱血沸騰。我大三和一位大四合作對付另一對雙打時,每次得分、換手都不自覺相互擊掌,那感覺真不是普通的好。


  這篇報導還提到,莊智淵打到決勝局還曾經三比六落後,光想到當時的氣氛我胃就開始扭曲,因為桌球一局只有11分,讓對手先落五分換邊已經很可怕了,還拉到3:6,再四分就要絕望了……但看到報導寫「危機時刻,莊智淵成功扭轉頹勢,連得七分,以10:6先聽牌,最後11:7逆轉」這段話,熱血就被燃起來了。連得七分豈止是不容易,尤其在落後的時候連得七分先聽牌更是說不出的緊張刺激!洪志昌那句「看到我的胃快抽筋了!」絕不是說假的,因為桌球比賽太過迅速,這場決勝局暨關鍵局逆轉過程絕對稱得上驚悚
  然後我說真的,和左手持拍的對手打球不是一般的奇特,從正、反拍到旋球方向都有差,第一次遇到真的會吃鱉。(瞄向魚喵同學)

  因為桌球的報導一直很少,看到●由時報(這樣打馬賽克是有啥意義)拿內頁半版報導男團二連勝爭銅搶金,一時之間high了起來,跑去跟自己娘親哇哇叫,結果她三番兩次潑我冷水:桌球是大陸的天下、他們教練是大陸人、他們不管怎樣都是靠別人……諸如此類難聽到我想翻桌的話。我知道我娘一向不怎麼了解世界上有所謂「別人的方式」這回事,她甚至不想承認自己女兒有自己的生活哲學,但選擇外國籍教練難道真這麼罪不可赦?若要對一個選手進行主成份得點計算,儘管教練能力確實是必須列入的變因之一,但更多的是選手的體能、技巧、年齡、球齡以及慣用拍,教練國籍怎麼會是重點?她怎麼可以因為教練不是台灣人就駁斥中華隊桌球團的成績?我知道她和我一樣對奧運這種代表國家顏面的運動賽事沒多大興趣,但萬般也想不到竟然會得到這種回應。有妳的,最好妳小時候沒拿過美國人的麵粉袋!這世界上可以仇日反美厭韓恨中只有我,其他人都給我懷抱著開明的心來看待世界!(跺腳)
  不過,想到桌球隊最終目標是團體得銅、女單進十六強,就覺得我娘說的話突然之間他媽的有理,心都冷了。可惡,男團,把你們的氣勢拿出來!能不能奪金看得不過是氣勢而已啦!(卡米那化)(喂)

  可惡我好想看決勝局……|||orz
--

20080817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