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同學會辦到國小真的超酷。最酷的是,大家竟然還在同一個區塊生活著,大部分都找回來了。雖然沒有做什麼特殊的事,但光是看看大家,就覺得這次聚會有意義。真是既成功又開心。

  慣例老規矩,其實所有辦同學會的都想做這樣的事吧?就是座號從一號背到最後一號。國小畢業至今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所以這次的背座號活動完完全全失敗,很多人連自己幾號都忘了(我就是那個),也有人自己的忘了,卻絕對記得某個同學的,但最失敗的,是我們竟然記不起自己班上總共幾個人!幸好最後一號的同學有到場,她娓娓說出自己36號就是最後一號,我們才確定自己班上總共有三十六人。這算小班級吧?在當時。而今天,竟有整整20位同學到場,若不是某些人已經有了預定事項,可能還可以增加個兩、三位,這樣的出席率能說他不成功嗎?(笑)
  然後,原來我是23號?怎麼我覺得這個號碼好生疏,一點都不像。XD"

  然後,竟然有兩個同學和我的國中同學是高中同學,還有不少人是國小、國中甚至高中都同一所學校甚至隔壁班的,不知該說世界小,或者是我們緣分好,但聊這種關係還滿讓人開心的。

  半個天這樣聊下來,發現大家其實都還滿單純的;或者只不過是我們聊著的是單純的年代,所以表現出來的也相對單純,但這種純聊天的聚會也可以這麼聚精會神地聽著或談著以前的事,真是很難得的機會。所以我覺得辦這國小同學會實在是太好了。
  但畢竟是雜亂的聊天,實際上聊了些什麼也不太記得,大概就是問一下之前唸哪個學校(除某些特殊狀況,大部分人都大學剛畢業)、某個沒來的人是否有什麼消息(譬如李同學變胖了、王同學竟然進了看守所)、有沒有男∕女朋友(大部分要不是沒有就是爛桃花一堆)……等等一般資料,資料問完了就談些小時候大家幹的蠢事(譬如大家曾經一同欺負過某個同學,很希望能再見她一面、給她道個歉之類的,可一旦聊起當初怎麼欺負人的,就彷彿回到當年無憂無慮的快樂時光,不自覺也殘忍地興奮愉快起來……這真不曉得是懺悔還是炫耀了?)、當時誰喜歡誰(竟然有人幾乎被班上快一半的女生喜歡過!許同學你造孽!XDDD)等等等等可笑的事情。
  另外,突然確知某個畢業前夕跟我大吵一架的男生竟然在國小時段愛了我四年,這消息真是讓我聽了愉快(←虛榮的女人),還說什麼看我以前和別的男同學牽手他羨慕得要死之類的,真覺得他很有膽量,竟敢承認曾經喜歡我(這是拿來吵氣氛的話題吧?)。可我也得承認,雖然不清楚是幾年,我也是欣賞他滿久的(歹勢我不好意思說出口(笑奔)),當時若是他要和我牽手的話,我應該不給他牽吧?我會害羞呢。(笑)國小真是莫名奇妙的時光。
  另外他還說,曾經作文課寫的是「最欣賞的同學」還什麼的,他勇敢了寫了我,我卻寫了個班上最有家教、表現也最優異的徐同學讓他傷心好一陣子。嘛,我是欣賞他,可我更喜歡你喔。(笑)畢竟六年和一年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升四年級的時候分過班),會欣賞他也只是因為他最有家教、是典型的優秀青年,又和我認識了六年、玩在一起六年的某位同學在行為舉止、進退應對上差很多,感覺很新鮮罷了。(噗)其實只要是聰明人,我都很欣賞啦。(喂)
  這位和我很投緣的張同學現在是政大外文畢業高材生,正在等當兵。果然沒有愧對大家的欣賞,也是優秀青年一枚。是說我還以為這傢伙會成為哪裡的太保呢,畢竟當初欺負陳同學他好歹也算帶頭的……不過,大家都有過這麼個愚蠢幼稚的時光,只希望那位陳同學現在能過得很好。

  嗯,還有一段對話我記得很清楚,就老爹問我「有沒打算考研究所」而我回他「沒打算考試」的時候,他說「不考研究所」這件事「不像我」,但當我說「研究所考試就是考運氣和記憶力,幹麻考」時,他又說「這樣就像了」,讓我覺得國小同學似乎還是很了解我。這究竟是我好了解,還是其實大家真的這麼投緣,在最純真的年代認識了最真實的彼此,而且,萬幸,沒有太大的改變。

  這次聊天中我覺得最好笑的話題是中分。真的,當年的男同學,哪一個沒中分過?還有個自稱是靠中分在把妹的!(笑翻)除掉這些,其實大部分都是講些不在場的人的以前的事,同學會最多就只能回憶過去了吧。

  剛才翻了一下畢業紀念冊,仔細看了每個人的臉,才赫然驚覺其實大家都是有點改變的,只是那改變不是什麼突然的差異,不過是從幼稚的孩童臉孔轉變為成熟的大人臉孔罷了,熟悉一如往常。倒是有位女孩,以往我們總是「孟媽、孟媽」的叫,突然變成超級大正妹,只有眼睛的形狀勉強有些以前的影子,可愛到不行,要叫她「孟媽」反而是我們自己覺得怪了!加上人又溫柔,肯定會越來越搶手。當時大家就開玩笑的說要快點把她藏起來或訂起來,省的讓哪個不認識的男人帶走了。(笑)

  很慶幸我們姐妹其實很常見面,若不是我們有這樣的情誼,若不是在我們懵懵懂懂迷糊著長大的這段期間,某些人和某些人還有連絡,這次同學會可能辦不起來吧?畢竟有些人是真的完全失聯,教人怨嘆著可惜的。

  最後就是,我很驚訝老爹竟然會抽菸。好多男生今天都表現出「我是菸槍」的樣子,續攤十一人七位男士中只有三位沒抽,讓我只能帶著一身煙味回家。(噗)另外就是,好像續攤的男生台語都很溜,不怎麼說台語的似乎都沒參加第二攤,整個續攤聊天中充滿的就是鄉土味。XD"

  我是不覺得抽菸有什麼不好,雖然我一直聽劉兄弟洗腦:「抽菸是慢性自殺,他絕對不和抽菸的人當朋友」,但我覺得,若抽菸真的人讓人心情平靜,他還是有存在的意義的。況且同學們雖然會直接抽,但要嘛抽很快,要嘛把二手菸盡量往別的方向吐,總是有盡力不讓菸味嗆到我們女生,多少還可以算紳士吧(畢竟店內不禁菸,進去之前就必須接受裡面有人抽菸的狀況)。倒是有位成了進退應對很不得體的糟糕宅男,騷擾正妹呂同學就算了,還放著煙到處亂燻,他中途離開後我們就稍微感嘆一下這個糟糕的狀況。(聳肩)扣掉阿伯這次的唐突,同學會簡直零缺點。
  但或者就是聊得太開心了,最後簡直就是等某個人喊出「回家」才願散,否則似乎要回憶過去直到人家關店為止。:P

  下次要辦這種同學會,不知要等到幾年以後。若說要邀請老師,不曉得能不能成功喔?不過,這次通訊錄算是做了個完整,有聯絡上的,要再失聯可能也不那麼容易了吧!只是下一次再辦,要像今天這次那樣純粹,該也是很難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