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現在大概也已入土為安了吧,當時看過這書的學生們,大抵也做了人家的爺爺奶奶了。
  這書從圖書館借來至今也快一個月,差不多要還了,卻還看不到五分之一,現下心底慌呢,不知怎麼辦才好。想說看完,卻也沒那個時間精神,要我夜半頂著燈光看完嘛,怕專注力不夠,漏著了,要在平日時間看完,嘿,能的話早看完了。總是有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加上懶惰等等的干預著。

  話說這半世紀前的現代用語,真是有趣的緊。那個時代的書除了三毛、瓊瑤之外到底還有些什麼,根本也搞不清楚了,當初在圖書館看見書名卻就是非借回家看看不可,這一看之下才知道是這麼詼諧可愛的小說故事。那個時候竟有人能這樣寫小說,也難怪這本書盛名如此。

  說的是《未央歌》呢。才看五分之一,還弄不懂書名為何這樣取,卻是腦袋心裡嘴上都嚷嚷著「小童好可愛。」那個腦袋直、嘴巴快,偏生怪聰明一把的孩子教書裡眾多年長同學甚至學弟妹們喜歡得緊,全把他疼在掌心裡。那個年代竟能創造出這樣的角色。這書才看了起頭,便覺得近代小說似乎沒一個比得上了。

  8/5之前要看完還給圖書館。借來的書就這點麻煩,不能想看就看,非得有個期限不可。喜歡到這步田地了,我當是不願放著不明不白就這麼還了。這裡先記著那個活蹦亂跳的小童,看看到了後來,這些學生會變成個什麼樣子。

20080803

  今兒個終於看到一半了……下午才開始看,晚上又去大賣場買東西花了好多個小時,所以沒在今天看完。Orz
  反正星期一圖書館休館,說什麼也得在星期二還了。千萬千萬不要逾期。

  看到中間,扣掉了那些親暱與喜愛,書中不少思考與情境,不論對當初或現在的一些學子而言,尚都是針針見血、刀刀到肉的又利又準。我想這麼問大余:「你呢?你這麼批評別人,那你自己又是怎麼過的呢?那些人在歡快之中未曾後悔過,你哪能確知自己之後不會為當下的決定後悔?」但燕梅沒替我問。她已經決定了迎接大余創造的秋風,砥礪自己成長。

  大余和小童在某些心態上該屬於對立的,事實上,大余和不少人都爭起來了,但大家還是服大余的。可我看見桑蔭宅把課本「封印」起來,決心靠著靈感來考試,最後因為「了解透徹」而成了課堂第一人,我當下的興奮和桑蔭宅一道了。不是一直一直這麼用功才是對的,要憑著自己的方式、自己的喜悅來學習。但就結果而言,得到最好分數的,還是被大余調教出來的燕梅。只是大余自己肯定是不滿意的吧!人們說燕梅與大余是玫瑰與園丁,但燕梅得把自己看作樹材,才能迎接大余的砍伐。
聰明人的早熟。她自也懂得身為聰明人的痛苦。

  聰明人不能因為痛苦就放棄聰明了。大余的訓誨、燕梅的審思,我聽了這麼一句話。可痛苦還是痛苦,我還是不能知道自己生命的意義。或者就是這樣吧,終究要成為凡人中無所事事的那群,毫無目標的讓自己的生命如一場無奇的夢。

  一直大余燕梅的我快哭了。我想看大宴和小童。(菸)小童快把大余打倒吧!(苦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