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把鄉村、yam新增的文章都轉過來了。因為這段期間沒用什麼特別的東西,所以就算是純文字模式也可以使用。
  可能今後都要用純文字模式寫文章了吧,順便練一下語法……反正基本的我也還算可以,大概就是圖片和色碼的部份比較弱……好啦我只知道怎麼改字型大小,其他都不懂,開心了嗎?(踢石頭)

  是說今天用一用,大致上還可以習慣啦,譬如時間列表用拉的就比以往用選的方便;只是那隻醉狐真的可以弄掉,後台的功能列就不需要卷軸了不是嗎……(菸)
  還有就是刪除文章,點選格和刪除鍵距離有點遙遠,一時間還不怎麼上手。但這些都屬於習慣問題,久了就好了,不是什麼需要抱怨的事。

  分部那邊不曉得會不會就此移轉yam,再看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測試一:空兩格。(重新測試)
  這個要發出去之後才會知道。
  其實是可以,純文字基本上就是語法編輯面,之前就知道這個頁面是可以儲存鞚格的,但每次經過修改後就又恢復原樣,甚至連「斷行」都不認定了。因為在輸入文字的時候沒寫下斷行的語法,雖然初次發出時會自動辨識,但終究沒寫在語法中。
  就我所知,痞客工程師對這項問題並不注重。因為我沒像其他人一樣吵鬧嗎?我可以去罵他們:「與其計算相片的大小,不如直接去拉控點」,然後大聲哭鬧我不能在文章前面控兩格嗎?

  測試二:分行與分段。
  分行與分段造成的行距影響已經消失了。
  其實當行間距變得可以接受後我就覺得這種功能可以習慣了,要改正的只有「切換編輯器後段落會莫名增多」這項問題,不過痞客工程師是直接移除分段功能啦。無妨。
  測試三:list。
  這個很久不能用了,我也不曉得純文字畫面要如何寫list語法,沒有記起來。
  所以暫時不測。

  測試四:照片。



  還是可以上傳,只是出現的是語法,於排版不利。譬如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置中,想拉大小也不太行。
  這張是本文一開始重新編輯時的語法。必須重新斷行感覺很討厭。
  無論如何,每當我要修改文章的時候就是必須全部大修,這對我來說很不方便。
  快點把進階編輯器的限制減少,這些問題我都可以不計較的。真令人不耐!

  測試五:繼續閱讀。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想全套賣掉,於是重看了一次。但就是無法腳踏實地地一頁頁看完。
  會突然想要賣,是因為看了外傳《黑衣騎士》,仔細回憶這套書,發現在我人生中沒有佔多大的地位(真要說的話,這是同學合資送我的生日禮物。對不起。),書的內容也沒太多可以回憶的……雖然我真的很喜歡戰爭的部份,但實際上的著墨太少了,看完後只想嘆氣。

  這是一部設定厚實、牽連甚廣,甚至從一而終的奇幻故事。雖然說是劍與魔法的世界,但劍與魔法都不是萬能,甚至一個法師作掉一票戰士的場景,除了《灰色魔女》中的千年魔法師做到了之外,沒有人嘗試這樣做:對力量的極限以及無能的部份,限制得非常好。
  所以那片土地,被詛咒的羅德斯島,變得非常真實。就連主角們也都是非常艱辛地在活著,為了自己以及大家的和平明天在奮鬥著。
  我喜歡裡面驚險而寫實的戰鬥場景,喜歡裡面那些國王的掙扎與決定,喜歡裡面那些「英雄」的行動方式與處事哲學。水野良創造了鮮活明朗的各種人格,隨著不同的事件安排不同的戰鬥夥伴,而每一個人物在那篇故事的結尾,卻通常是下一篇故事的重要引線,讓七本書、五個段落的故事一氣呵成:從馬莫開始、就從馬莫結束,而整個 羅德斯島、七個國家都緊密地牽扯在一起了。這是雄厚而結實的戰爭,所以是踏實而精采的故事。

  最大的缺點,就是這是日本人寫的故事。日本人對文句敘述的手法實在平實到令人難以接受,即使人物從某一個狀態蛻變到另一個狀態,也無法牽起讀者的感動。作比方的話,就是用平板而毫無抑揚頓挫的語調來說故事,這故事是否精彩是一回事,聽的人無法融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羅德斯島這個故事,創造了很多英雄:在這個故事裡,不論正、反方,主要角色都是有一定器度與高貴情操的英偉人物;但比起被稱為羅德斯之聖騎士的帕恩,我可能更喜歡精力充沛、不知節制到和法師這項職業所帶來的印象完全兩樣的衝動男孩賽希魯,甚至連只出現半集的雷德力克王子,在性格與態度上也比帕恩更靈活。要說是我不喜歡死硬派的主角吧,可我也很喜歡卡諾三王子、復國王雷歐納,甚至性格死板,即使生活在邪惡的馬莫,一舉一動卻仍像個高貴戰士的亞修拉姆也順利贏得到我的敬佩與崇愛了。為什麼就是無法喜歡帕恩?
  這麼說來,我喜歡的角色,似乎不是國王就是丑角。我要的不只是高貴或正義,而是稱得上為一國之王的胸襟,而這個胸襟就是帕恩無論如何也不想妥協的:願意犧牲某部份人、而取得極大利益的決策法則。帕恩拒絕成為亞拉尼亞的國王,不是因為不貪戀權勢,只是因為無法為了一國或說一己的利益,而違反了正義的大原則。他不願接受這些必然的骯髒,因他有屬於他的潔癖般的堅持。身為騎士對「對的事」的執著。
  羅德斯島諸國有多位偉大的國王,且都是與帕恩一同出生入死的新王。正因為有這些偉大的尊貴朋友,帕恩才能堅持自己的心性,成為羅德斯島的自由騎士而不受任何一國束縛:他們喜愛並尊敬帕恩,他們震懾--不能說臣服,但確實欣賞並接受--於帕恩高貴的正義之心,並選擇讓帕恩成為他們心中的尺。這是帕恩的福氣,因為有這樣的舞台,他才能夠盡情揮灑。
  帕恩的「不為王」是很重要的關鍵。即使他可以使內亂中的亞拉尼亞恢復和平甚至壯大,但他是帕恩,他若真的成為國王,這個故事會非常難看。為了故事的精采與英雄性,這位自由騎士註定得不到我的偏愛。我還是尊敬帕恩,但相形之下,為了馬莫、為了貝魯特、為了自己而想得到支配之權杖,失敗後活在對自己的膚淺的悔恨,最後又因部下的冀望而堅強起來,擔下所有罪孽,帶領馬莫「邪惡的人民」尋找屬於他們自己的天地的亞修拉姆,更讓人有「活著」的感覺。
  再與之比較,帕恩從頭到尾都沒什麼改變。或者時間會讓這個年輕人漸漸變成男人而顯得成熟,但他的浩然正氣和那股滿腔熱血,就像是靈魂的一部分,由始至終影響著他的一言一行。故事中,不論充滿傲氣的妖精蒂德莉特、衝動行事的史帕克,甚至頑固退縮的史列因都改變了,帕恩卻也還是帕恩。
  或者是因為,水野良對帕恩的著墨,與其他角色相較之下是少得多。他出現的場景多是在抉擇、戰鬥中,但思考不是他的事,所以我們不能確定他是否有任何心性上的變化。他只是越來越像個騎士、越來越像個大人。總有一天,他會從對卡修的崇拜當中畢業,擁有自己的凜然吧。

  羅德斯島是個全然光明的故事,沒有什麼事是出發於錯誤,也沒有什麼決定造成了缺憾。或者有些人因為這些不同的理想交會而喪生,但那不是什麼需要去追悔的。或者是因為這個故事太過光明,即使它再怎麼深厚,我也不能說我會再三把它拿出來翻閱,所以才想將他拿離開我的書櫃吧。

  回憶這套故事,我會深深嘆息。即使它的結局是何其圓滿。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卻對Numb3rs念念不忘。我知道台灣沒有進DVD,所以開學之後要每天追看有點困難,大概就是星期一沒看、星期二看早上十點重播與下午五點首播、星期三照樣不能看、星期四看早上十點重播和下午五點首播、星期五看下午五點首播,錯過一次都不行。God。
  然後,幸好我沒在AXN首播第四季的時候直接看了。真的。

  然後,那個柯比葛蘭傑,是說我擔心了兩個小時,突然又變成三面間諜,變號又變號就變回來了啦。我都做好他不是好漢的心理準備了,現在來個英雄式大犧牲是怎樣?我當下真的在心裡罵幹。
  就算還了他清白,黃金組合曾經裂掉的事實不容忽略啊。(踢石頭)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格蘭傑格蘭傑格蘭傑!!!為什麼啊啊啊!!!!!(尖叫)
  喔我好想看第四季,可是又好害怕啦……我不要沒有梅根的數字搜查線……

  下面有捏啦。(大哭)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然若真的叫「吳淑珍法案」,全台灣不知多少數量的「吳淑珍」可能會很生氣吧?只能怪這名字真的太芭樂充滿了台灣味啊……對不起請不要拿芭樂砸我,會痛。(抱頭蹲下)

  是說這個「吳淑珍法案」,據我娘和兄長的說法,應該是「後門法案」,就是避免政治人物「前門作官、後門拿錢」的手段:公職人員六等親在金錢往來的規範方面等同公職人員。這應該是可以修法的吧?
  這樣政商關係可能會慢慢恢復正常……因為沒有「管道」提供賄賂或潤滑。當然政府的辦事效率也要有更多進步,道德感要更加提升才行,不然許多事情仍然「不得不靠金錢潤滑才能順利進行」,對經濟的影響可能甚於防治賄賂之前。

↓↓↓我覺得我很理智,就像我現在還是覺得陳致中沒有參與貪污,他從頭到尾都是用父母提供他的錢財這樣……(這就是不理智)
感覺: 激怒
↑鄉村特有的隨機「心情表示」XD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說我啊,是說我啊!Orz

  跟同學那裡拿來約八百筆問卷個資(姓名、生日、電話、E-mail),星期五前要整理成Excel檔送過去,輸入幾筆就有多少錢的涼差好工作,以我的速度,全力進行的話一天就可以完成、稍微休息的話兩天應該也嫌多,但我偏偏想拖到三天、四天,每天打個一、兩百筆就給他算了想休息……怎麼可以這麼懶惰!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可以這麼懶惰,明明一小時可以打一疊(約一百筆),只剩下兩疊了我只要花兩個小時就能結束就可以完成任務了結責任,但為什麼就是不想處理呢?
  如果因為這種惰性,鬧得星期五東西還沒出去不就糗大了?我自豪的打字速度豈不成了空口白話顏面盡失……不,我不該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工作,我要工作啊啊啊--(在說什麼?)

  總之就是厭膩的很快。和打字速度沒關係,這種工作其實很容易累。一來是很多人字很難看,名字這種沒有多少邏輯的東西又很難猜,有些人連姓氏都寫得讓我看不懂,我又發現原來自己對中國人的姓氏了解是如此之少,所以無法從形狀猜測……這讓我好挫折。Orz 二來是說,不知道是我姿勢不對還是怎樣,總之,要看清楚資料的話就必須駝背(讓視線和桌面接近一點),但這樣很容易腰酸背痛,挺直腰桿又會看不清楚資料(字真小……好啦是我瞎),而且不管用哪個姿勢,一開始飆速度右肩就會又酸又痛……所以我果然不適合這種工作嗎?可是這是我難得的可以馬上用的長處啊!(飆淚狂奔)

  可惡我要好好工作。兩百筆資料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啦!(哭)

  可惡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煩什麼,這幾天情緒一直很不好。可是生理期明明才過去的說……(碎碎念)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是在打嘴砲,總是嘴巴上講講,其實一點建設性也沒有。有人說看我的格子就會很開心,我倒想知道到底是哪一點讓他們開心了--快告訴我吧,我的人生就建立在讓別人開心這上頭--總之,純粹意識的東西太多,引據的東西越來越少。不學無術的感覺真討厭。

  譬如我討厭青木瓜四物飲的廣告,覺得「以胸部大小取決人生一切」的教育很噁心,可是我說不出什麼鏗鏘有力的言詞,我只知道胸部大不方便的部份多於方便的。
  譬如我還討厭最近那個稅率與經濟比較的那個廣告。根據我以前所學,稅率與經濟有個平衡圖,稅率不可以太高更不可以太低,要有適當的稅制才能創造經濟活力(因為政府支出、環境建設和稅收成正向關係),但我不記得是哪張圖、哪個理論,只知道在課本的黃金索羅前面。
  不過我知道瑞士的稅率有40%↑。瑞士還是很適合生活啊。

  俺兄長聽了我對那則廣告的想法,說那些人後來一定還會有大動作,不可能只是打打廣告、煽動民眾就算了。我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但這些都是說說就罷。說說就罷。

  一輩子都要當個說說就罷的人嗎?

↓↓↓是啊,我為自己存在的價值感到憂慮。我可以只求自己的快樂嗎?不能認可自己又有何快樂可言?為什麼我要靠別人的情緒來認可自己?--為什麼明明這麼想了,卻還是希望那個人能在回頭的時候就發現我還在,然後因此感到開心?
感覺: 憂慮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可愛的首推捲捲頭黑洞查理艾普斯(大心),這個外號是他哥哥唐艾普斯取的。(噗)當他用帶著害羞彆扭的表情說出 "I love work with my brother." 時真是可愛的不得了。(ノ >▽<)ノˇˇˇ

  然後是阿部隆也,一邊給自己練習超時的投手夥伴轉腦袋兼怒吼,一邊在心裡發誓要讓他一戰成名,這種不坦率表達自己感動的傢伙真是彆扭得可愛。(掩面)
  另外,看見三橋背上那個用麥克筆畫上的一號背號變淺了,就立刻拿筆補上的田島實在單純的過火,而因為背上的一號被重新畫實就覺得自己「有精神」的三橋也是大笨蛋一個!這兩個笨蛋太好笑了吧?為什麼可以白癡到這麼可愛的地步?|||Orz
  然後在旁邊說「是很可愛啦,可是聽他們說話就覺得好累」的那兩人……形容詞是怎麼回事?(笑垮)另外說「還好啊,我已經聽習慣了」的泉其實也是怪人一個吧。怪腳都配在同一班,西浦中學是怎樣啊?XD"

  不過我總覺得明明很懦弱、卻霸著投手丘不放、對一號情有獨鍾的主角給我一種很意外的不協調感。(搔頭)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管什麼理由,我覺得提供了人頭帳戶就差不多和共犯沒兩樣了。因為你許可他人使用你的帳戶,代表你願意為這個帳戶所行的一切負責,以及不容否認的,你使得他人犯案過程更加順利。這就是「共犯」了吧。所以陳致中一副無辜的樣子說自己不過是母親的人頭,斷然沒有脫罪可能。
  但他說「不明白財源及流向」,我倒是願意相信,不是完全相信,因這是合理的,所以不會憑著好惡駁斥他;只是這和清白是兩回事情,因為父母的錢,將來就是他自己的錢,他在這整體流動中要說沒有貪念,三個字叫「不可能」。

  我不曉得當陳同學說「他是母親人頭」時,其他人有什麼想法,我只能興嘆,所有的一切遇到父母絕對會變樣。我能理解「因為是母親的人頭所以不明白財源及流向」以及「相信父母清白」這些話,我覺得對一個孩子而言,不管這個孩子年齡多大,父母永遠是近乎不容違抗的龐大存在。這個人確實有貪念,但在這次所謂的「貪污」案中,他的涉入程度可能沒有大眾希望的多--對,我用了「希望」,因為媒體和輿論是這麼造就他的,但實際而言是如何卻沒有相當證據。

  我也是我父母的人頭。我不曉得自己有幾本銀行帳戶,只知道有些帳本是父母在處理的,甚至連印鑑章都是放在他們那裡,我唯一能自己使用的只有郵局存簿。當然,印鑑章是用父母手上那一個,所以我若要換存簿,還得回家跟父母報備才行。
  同樣的,身為人頭戶,我不曉得現在我戶頭裡有多少錢、錢如何來、會往哪裡去,我唯一做的就是信任我的父母,即使我知道他們用贈與下限把錢慢慢匯給我們來逃避未來的贈與稅或遺產稅,也知道他們利用「工讀」這項名義另外又做了些什麼動作(但我有每個月做兩次總帳,所以工讀是真的),但不管他們動作多大、操作的金錢有多少、流向是向外還是向內,我都不會有意見,更多的時候是不知道。
  因為我對他們有完全的信任。

  所以看見這位同學對媒體說了這樣的話,我只能嘆氣。人不能選擇父母,就只是這樣。

  很多人希望小孩能大義滅親,但還是那句忠孝難兩全。或者他應該基於國家格局,吐露他對家人金錢操作的一切所知,這才是協助辦案。但在這方面對人民「忠誠」,人民不會以信任或好感回報,他們只會見獵心喜,大肆撻伐;如果是我,也不會合作成這樣的吧。這已經是自由與尊嚴之爭了,並不是官才護官,家人也會替彼此護航。

  很遺憾父母造的罪都由孩子承擔。每次看見陳家的消息,我都想到趙家那三個孩子,然後想到王家的總總。世上為何會有這種父母?(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晚上,菜盤子裡出現一整盤的牛培根。娘親把爹不知道什麼時候買來的一整盒牛培根放敬鍋裡煎熟小炒,還用九層塔、奶油提味爆香,奶油的鹹味加上羅勒的香味配上牛肉本身的甜味,以及肥瘦搭配適恰的鬆軟口感,一口氣放嘴裡咀嚼,充斥口腔的美味讓人感動不已。
  所以我一面夾起三片牛培根往嘴裡塞,還不忘碎唸著:啊,真奢侈!
  這可不是抱怨,是實實在在的感動啊。(掩面)平時若是和大家一起去吃燒烤或火鍋,肉片就只有那麼一點點,哪能像現在這樣一次夾三片進嘴裡?何況還是這麼高級的調味培根肉。五星級飯店都沒有的享受啊……(滿足)

  真想每天都過著奢侈的生活,但我又覺得人一生中就只能奢侈一次。(遠目)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今日頭條,聯合報放陳家洗錢案,自由時報放馬開放陸客金馬落地簽。先不論藍綠,至少我個人比較喜歡自由時報的選擇;陳家洗錢案干我啥事,他們想拿的都拿差不多了,要盡的人事斷不是我們這些小百姓表示的憤怒,而是檢調能查明真相到怎個地步、以及追回多少吧?
  而且我心中還有一小部分相信陳致中是清白的……(咦?)

  越來越覺得我中間偏藍的立場快被翻覆了。(惑)

--

  總之,相較洗錢案這種「過去的事」,我對攸關台灣建設與發展的「未來的事」有比較大的興趣。金馬落地簽讓我感到很疑惑:有這個必要嗎?

  我讚許馬總統的開放態度,這也是我當初摒棄謝先生的主因,但「過度開放」就讓人很反感了,畢竟炎黃子孫受的是孔儒教育,應當篤行中庸之道,深知「過與不及皆不宜」這個道理才是;我贊同「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因為前任總統的「戒急用忍」近乎等於以不變應萬變,追不上世界腳步,但馬總統此番「力求開放」卻讓人感到害怕,似乎是被逼急了只能自亂陣腳、飢不擇食。

  我剛才找了一下中國與台灣的人均GDP,沒打算找得太清楚(看到google出現一票對岸新聞我就反胃,對不起,這很直覺),乍看之下好像是兩千與一萬之比(單位如何不太肯定)(資料來源:http://www.stat.gov.tw/public/Attachment /861117253371.xls,行政院主計處)雖然我不太了解人均GDP能不能概括的解釋一國的經濟狀況,但多少能表示一國的經濟背景;故就此點而論,對岸中國怎麼看也不該被列為觀光進帳重點國家,那為何又要進行如此過度甚至輕率的簽證方式?
  我不知道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對對岸有怎樣的想法,對我來說,那是一個有林木、有山岳、有溪谷、有溝壑、有江水、有湖澤的壯闊國家,但除卻風景觀光,這個國家似乎就只剩下骯髒雜亂、迂腐封閉以及欺瞞訛詐,一如沉沒的亞特蘭提斯。我不可能從對岸鄉城市鎮的生活中找到樸實之美,我甚至不奢望他們在生活中闡揚諸子學說,以往思想興盛的泱泱大國至今只剩力圖經濟壯大的資本主義與劫盜剽竊。我不喜歡這個國家,貪圖外在的名利,卻損及了內裡的尊嚴。在那個世界裡找不到君子。
  相較之下,對岸中國又對台灣還抱著怎樣的遐思?或者是統戰思想教育下的「懷舊」、「思鄉」,又或者真如報紙所寫的,是對繁華進步的國人的孺慕,但不論哪一種,懷抱這種心態來台灣觀光,肯定是錯誤的心理建設。那都不是真正的台灣。

  台灣的主張,絕對是小而美。她不用像對岸那樣幅員遼闊,更不用像桂林、敦煌那般保留住所謂的原始,台灣最大的特色是山水與都市比鄰,原始共科技一類,從南到北都沒有太大的差異,卻又可以明顯感受到景色的自然與壯麗。台灣的美就是這種一覽無遺。
  面對這樣美麗的台灣,我們有必要專注於某個國家,利用他們錯誤的思維來賺取短暫的觀光收入嗎?我們何不規畫一個整體的觀光推廣企劃,讓台灣優勢盡出,除了吸引我們那遼闊到無國能及的鄰居子民,尚能吸引大海另一岸、甚至大陸另一端的異色同窗?確實,中國對他們而言,因為難以言喻的神秘感而相比之下更吸引人,但台灣這種「活在景致中的便利」難道就沒有推廣並享受的優勢?
  而相較於台灣本島,金門的觀光價值在於她是戰略要地、又是近代戰場,他對台灣本島島民絕對有觀光誘因,但於對岸人民就不見得了。那種感覺可能更像「踏上金門就等於征服台灣」,他們對八二三炮戰遺址、大大小小有如尋寶般的金門風獅爺可能一點興趣也沒有,金門的特色根本無法被那些高傲無理的中國人放在眼裡,那究竟為何要把金門列為「對兩岸觀光發展重點」?遑論金門至今仍算軍事重地。

  我不知道馬政府上任至今究竟多少日子,那自有專人在數,我沒這麼無聊,但就我看來,馬政府的政策從來沒有經過分析整理,近乎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看不見整體的規劃性。若高層對媒體、對人民所發出的命令是這麼地讓人無所錯手足,信心、支持度乃至於政策的長久實施,又怎會得到幫助。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廣播主打一首歌,個人認為根本就是某林我的主題曲,連歌手名字都跟我一樣叫「阿林」喔。(姆指)(大誤)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pixnet最近在修改後台,結果不知道bug太多還是怎樣,總之機台完全當掉,不太能用……所以我也就一句話都不能說。可惡,我想寫部落格,我一天沒發洩情緒就會生病,我得了沒有部落格會死的病!(這不是騙人布式發言)(被巴爛)

  總之,我家爹娘總算把話越說越明白!然後在他們之上的大人就只剩下我外婆了,拖磨拖磨大概還可以撐個一年,一年之後會怎樣很難說,但我總覺得我該好好找個老師來討論所謂的財產精算,不然一直只是把帳單上面的數字抄到帳本上面再開支票,對熟悉工作一點幫助也沒有。雖然我還是不想當會計,對於爹爹這麼大把年紀了才開新工程也有諸多不滿,可是!為了將來的遺產(不是),我還是得努力放棄我的人生才對。(錯了)

  對了,上次娘親發作的時候跟我說了以前一些她自己的事情。似乎是因為爹爹不知道又怎樣才讓她想起那些事吧?總之,原來我娘曾被台南首富之孫追求,甚至在她嫁人之後還千方百計找到人就是想連絡!喔,好個風流韻事,若不是那個首富之孫早就有老婆,我娘不願意介入那種莫名奇妙的關係,大概早就嫁了吧?(然後我也不會出生,真是太好了(誤))
  所以,男人喔,想娶新老婆拜託先離婚啦!害人不償命真爛死了。

--

  聊天的時候,紅石小姐幫我算了一下,發現在台北市光「生存」就差不多每月兩萬,我要離家出走(?)恐怕得先存個20萬再說。嗯……唉,我還是先乖乖在家裡開支票,等悶死了再找祖先算帳。(喂)
  ……再不然就是我餓死了被祖先找帳算,噗。

--

  那天問老哥:你當兵後是不是會搬出去?他很乾脆俐落地給我了個肯定句。好個肯定句,你自己搬吧,我死了也不會通知你。
  不,如果我將來要離家出走(?),麻煩借個地板給我睡順便幫我保密……我還是去找便宜的房子比較好。

  我不知道他怎樣啦,是我的話,搬出去……大概連過年也不想回家。因為搬出去就等於不管家裡的帳,那和從家裡切割了也沒兩樣嘛。學電機真好,可以用「領域無相關」來避免掉這一切,甚至連稍微了解都不用。他到底知不知道我暑假過得很痛苦啊?
  越想越生氣,幹,我五專念國貿、大學念決策(管理科學),會計這種是干我屁事,不是所有的商科類組學的都是會計好不好!大人就是膚淺啦!(哭奔)

  害我好想推進社會科學相關研究所讓他們用憤恨的眼神放棄我,噗!

--

  讓我看見這種狀況還想勸說我好好交個男朋友乖乖結婚的人真是頭腦有毛病。

--

  剛才把「王牌投手 振臂高揮」這部卡通看完了……我覺得,這根本是過分明顯的BL卡通,絕對不是我想太多或太腐太黑。我深信我已經是正常人了。
  日本人真的很怪。譬如「嚴窟王」這部所謂的得獎卡通也是BL意味濃厚。收斂點好不好!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是為了拿書,但每次都會順道跑去什麼地方;上次好像是打桌球,這次就是去KTV,同行還有名人游老師,把我嚇的。|||Orz


  事實證明,游老師是好人,還有唱歌超好聽。我家水主唱歌也很好聽,只是赫然聽到小貓般的細緻可愛歌聲,一時間不知道到底是水主唱的還是那首歌的導唱。聽到那種歌聲,總有種「你騙人!」的感覺,但沒錯,水主的歌聲就是那種跟小貓咪咪叫一樣可愛的清細溫柔,而且音準很好。
然後,我這種音癡在他們兩人之後唱……對不起,慘狀我就不說了。我不要回憶啊啊啊啊!(跑走)(巴)


  不過,我唱了圖騰的「我在那邊唱」,還把原住民語給唱完了。(他們竟然讓我唱完而我竟然也真的唱了!)然後,當天好像只有我唱男人的歌,他們都選擇女人而且是高音女的歌在唱。(掩面)以及,最後我終於挑了女人的歌來唱。就是要繼續挑戰蔡健雅。不過我又solo了元若藍的「愛x無限大」,只有一個人裝可愛的感覺真可怕。劉若因的「一輩子的孤單」莫名的好唱,也或者是到後面我的嗓子比較開了才漸漸能穩住,不然都是中氣不足的。


   我記得我說不要回憶,結果還是回憶了嘛。


  拿到一本幕音。


--


   如果以後都是這種不能「前面空兩格」的狀況,我會發瘋。換了後台之後,文章編輯有點太過自作聰明了,怎麼辦呢?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從頭罵談德罵到尾。從兩前年前罵到兩千年後,結局還是讓我很不爽。我倒希望是由虎凱幹掉肅慎王,然後等到千年之後琦荷的轉世。這兩個什麼都沒有的人總該討一點好吧?虎凱就這樣當炮灰喔?你談德胡作非為、始亂終棄之後,又抱著懺悔的姿態帶走琦荷,是以為能有什麼幫助啊?人家琦荷其實巴不得自己死掉然後早早忘記你,那副「其實我還是愛妳的」的高傲神態是什麼意思啊?你以為這樣是施恩還是怎麼?你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兄弟!
  一頭亂髮+鬍渣的虎凱帥翻了啊!(偏題)裴勇俊留鬍渣真是不倫不類糟糕斃了。還有棲露你小時候這麼可愛,怎麼長大後就一點也沒有美青年的影子了?(淚跪)(炸)

  其實從第一集那個傳說開始,我就對賽澳以及桓雄德非常沒好感。我對於硬把嘉真的火之力奪走,然後當成什麼信物交給另一個女人的桓雄非常厭憎,也對死巴著別人的火之力不放的賽澳感到不滿。他們得到的所謂的和平與幸福,是在剝奪某一族或某一人的所有一切後得來的,這樣的他們憑什麼抱著大義凜然的氣勢宣揚和平?應該早早認了自己得罪然後回歸才是,結果最後逼得嘉真自殺,桓雄一副大義滅親的樣子把賽澳當真的火鳥一箭射死更讓我狂罵髒話。
  然後那該死的桓雄轉世成為談德,先是用那虛偽的外表與深沉的心思外加蛇般的智慧騙走了單純的琦荷,又用那屌兒郎噹的態度拐走了活潑好動的秀芝妮,最後又因為他人的讒言而放棄琦荷,任她與吃人不吐骨頭的火天會獨力周旋(真的幸好有史亮,你這小子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好人(掩面泣)(發卡)),還對秀芝妮若即若離恣意玩弄,這種賤男人根本就該死,根本就是韓國人大男人主義的顯像!

  相較之下,秀芝妮說「虎凱大人只要淺淺一笑,國內城的女人都會為之瘋狂」真是再對也沒有,完結篇時他帶著一頭亂髮與毫不修飾的鬍渣深情款款地看著琦荷,除了感動之外更希望那個橫亙在兩人中間的那個舊情人早點死一死,讓虎凱成為英雄凱旋,最後在癡心地漫長等待中得到屬於他的回報;但最後卻只能看著自己忠心的護衛隊長的屍體,抱憾而終,更糟的是,心愛的女人不曉得有沒有輪迴轉世,可能被舊情人直接帶到某個不知名的世界去了……幹,你談德真是吃人三碗還嫌不足!(狂怒)從王位到戰爭到神器都讓你一帆風順的過了,你就留這麼一口飯給虎凱會死啊?你不是早就不要那個穿過的舊鞋子了嗎?怎麼又在人家好不容易整修翻新找到新頭路之前硬要搶回來啦!

  最可恨的是那個全劇終是什麼意思?你不會留個史官唸一下談德消失之後的高句麗歷史喔?我最討厭這種明明是假的歷史故事還搞個不明不白的結局,歷史故事就該以歷史敘述為終結,閃幾道光就可以騙過英明的觀眾嗎?看到這種爛尾不罵髒話就罰我今天晚上被小強妖怪群攻擊!幹!

  然後,我很喜歡秀芝妮那貪酒好賭的個性,喜歡鐵匠神那種充滿市井小民的卑微氣息卻又自傲的氣勢,喜歡淵加黎那明知天意卻仍要偏袒自己兒子、最後自殺身亡的忠國之心,其他人物不能說不喜歡,只是沒有這麼突出。
  故事方面,琦荷那完全的悲劇女主角營造的非常好,虎凱和談德這對表兄弟(驚)在鬧宮鬥時的對立氣勢與先前的溫馨情誼的對比也處理得很好。對虎凱來說,談德是背叛者,外兼殺母弒父之仇不共戴天;對琦荷來說,談德是負心漢(殺了負心漢再自殺的橋段好老梗。XD"),但該死的,對談德來說,他自己竟然是受害者!!!!(再怒)

  後期的戰爭很難看。下重本又怎樣,臨演的武術指導不行就是不行,隨便瞄幾眼就知道鳥掉了。看在你服裝、道具、場景很精緻的份上,不多罵了。

  反正這是我看完之後會願意用力罵的戲劇。重點是,就算中間罵到死(譬如某高句麗王竟然面對匈奴大汗時因為對方說了不中聽的話而直接轉頭離去,留下一堆二愣子臣子,你是叫那大汗面子往那兒擺!這樣匈奴不翻臉才怪,最好是會跟你締結什麼兄弟之邦!#這類的。),我還是把這部連續劇看完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來是死不看的,但偶然在(充滿前第一家庭醜聞的)新聞一角看見「1上南韓V.S.中華 7:0」超傻眼,於是猛然開電視看--所有廣告、宣傳都在大喊「中華隊吃泡菜」的氣勢下,第一局就失七分真的太誇張,到了連我都想一探究竟的地步。這哪是吃泡菜,根本是請南韓吃小籠包嘛!到了二局上還8:0……
  好險二局下搶下兩分,是說小籠包裡面要包泡菜了?

  現在開始醃泡菜來得及吧?(絞手帕)

  是說中華隊不管哪個項目都像見鬼了一樣的被爆冷門,從射箭、網球到桌球,跆拳道說不定也不安穩。簡直就像被下蠱一樣……這哪來的鬼打牆。Orz

--

  另外是說,其實在MSN上和朋友瘋棒球的感覺還不錯,可以尖叫、罵髒話卻不會吵到人。當然追到五分、六分最後打平的時候我還是真的吼出聲音了啦。只是從八局下開始我就知道不能看了。(掩面)
  這次對戰南韓真是說不出的精采刺激,我竟然真的喊出「逆轉勝」。

  真的好想吃下泡菜口味的小籠包啊……(遠目)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看到便利商店擺著《大哥大》我就一肚子氣。我知道是遷怒,但我就是不高興。

  嗯,我不討厭九把刀本人,他寫的書也沒糟到讓我覺得討厭,事實上,《狼嚎》確實讓我感動過。他真的是個不錯的作家,只是和我常接觸的不同,也和我會喜歡的不同。因為太不同了,所以我現在很困擾:他不錯,只是我不喜歡。但若要說「因為推薦而找他的書來看,本來就是個錯誤」,我偏偏又很欣賞他的某個部份。這種只是欣賞卻怎麼也無法喜歡的感覺真是討厭。

  我生氣是,明明同一家出版社、明明是相同的出版時段,為什麼莫老大的宣傳期就這麼短,為什麼莫老大好像拿不到該屬於他的掌聲?

  因為這樣而遷怒九把刀,是我太幼稚了。可是當我看見博客來「華文作家」以及「出新書一定會看的作家」等等的投票中完全沒有莫仁的影子,我難過到快哭了。那些清單中還缺乏的是羅蘋,刺客系列的作者、田中芳樹,銀河英雄傳說的作者、希克曼和瑪格麗特,龍槍系列的作者、羅伯特,時光之輪系列的作者。這個投票到底是怎樣?到底是給誰投的啦!

  完全失卻了我想談九把刀的本意。其實我是想談談之前說要談的,看完九把刀的書之後對這個作者的感想。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不能免俗的談了奧運。不過我發誓,我一場比賽都沒看(這也拿來說?),我一直只有看自●時報的奧運專刊,了解一下比賽結果而已。我真的對體育消息提不起一點興趣。

  那天跟培說,所有的比賽中我只看得下桌球,一來是自己也喜歡,二來是這可能是我唯一能進入狀況的運動賽事。沒看過的人可能會想:桌球哪裡好看?不過是把球在桌上打來打去罷了。但正因為桌球不論規則或戰法都非常單純,相對其他運動而言是更加直接,攻防替換又是不可思議的迅速,如果大家都很愛打桌邊球,每一次回擊都會精彩到讓人想哭的。我就看過連續三次回擊都是在場邊--不只是桌邊,是人跑到場邊回擊--因為救球距離太遠,沒什麼機會動手腳,所以大家只能上旋、上旋、再上旋,看對手跟自己一樣跑遠了才橫了心打下旋,讓桌球在對方桌上很可恥,又很榮耀地彈兩下。看兩名球員紛紛衝到場邊救球,心都吊起來了。那是我第一次看體育競賽到熱血沸騰。這種速攻是棒球、網球什麼都比不上的純技巧的競賽。
  有人會覺得桌球和網球一樣,說到場邊救球,網球也很多精采的畫面,但桌球和網球還是不一樣的:網球賽事,不管人跑到哪裡,反正一定是在場內跑;桌球則相反,不管人跑到哪裡,總是在桌球的有效區外。所以擊球點和力道要特別注意,不是打回去就算了,你在場邊打,太小力可能過不了網、太大力又可能上不了桌,所以不可思議的球路會比網球多很多。
  這目前只說到一般的,若打的是雙打,自由區就更小,因為不像網球一樣分的是落點區域,而是指定對手,不見得每次都能沿著桌緣衝網前,而有時後對方擊來的球,那旋轉的力道正是自己夥伴剛才打去的,那球要怎麼走、怎麼旋,四個人都有份。我五專時看過三名桌球社同學(其中兩位為校隊,另外一位是同班劉兄弟)同老師打雙打,四個人落點全在網前桌緣,搶的上去就是你的,搶不上去就只能認栽,乍看之下簡直是圍著桌子打,不是一般的刺激。
  所以,報紙上刊登蔣澎龍、張雁書場中相互激勵的那張照片絕非做作,而是打桌球雙打就是這麼熱血沸騰。我大三和一位大四合作對付另一對雙打時,每次得分、換手都不自覺相互擊掌,那感覺真不是普通的好。


  這篇報導還提到,莊智淵打到決勝局還曾經三比六落後,光想到當時的氣氛我胃就開始扭曲,因為桌球一局只有11分,讓對手先落五分換邊已經很可怕了,還拉到3:6,再四分就要絕望了……但看到報導寫「危機時刻,莊智淵成功扭轉頹勢,連得七分,以10:6先聽牌,最後11:7逆轉」這段話,熱血就被燃起來了。連得七分豈止是不容易,尤其在落後的時候連得七分先聽牌更是說不出的緊張刺激!洪志昌那句「看到我的胃快抽筋了!」絕不是說假的,因為桌球比賽太過迅速,這場決勝局暨關鍵局逆轉過程絕對稱得上驚悚
  然後我說真的,和左手持拍的對手打球不是一般的奇特,從正、反拍到旋球方向都有差,第一次遇到真的會吃鱉。(瞄向魚喵同學)

  因為桌球的報導一直很少,看到●由時報(這樣打馬賽克是有啥意義)拿內頁半版報導男團二連勝爭銅搶金,一時之間high了起來,跑去跟自己娘親哇哇叫,結果她三番兩次潑我冷水:桌球是大陸的天下、他們教練是大陸人、他們不管怎樣都是靠別人……諸如此類難聽到我想翻桌的話。我知道我娘一向不怎麼了解世界上有所謂「別人的方式」這回事,她甚至不想承認自己女兒有自己的生活哲學,但選擇外國籍教練難道真這麼罪不可赦?若要對一個選手進行主成份得點計算,儘管教練能力確實是必須列入的變因之一,但更多的是選手的體能、技巧、年齡、球齡以及慣用拍,教練國籍怎麼會是重點?她怎麼可以因為教練不是台灣人就駁斥中華隊桌球團的成績?我知道她和我一樣對奧運這種代表國家顏面的運動賽事沒多大興趣,但萬般也想不到竟然會得到這種回應。有妳的,最好妳小時候沒拿過美國人的麵粉袋!這世界上可以仇日反美厭韓恨中只有我,其他人都給我懷抱著開明的心來看待世界!(跺腳)
  不過,想到桌球隊最終目標是團體得銅、女單進十六強,就覺得我娘說的話突然之間他媽的有理,心都冷了。可惡,男團,把你們的氣勢拿出來!能不能奪金看得不過是氣勢而已啦!(卡米那化)(喂)

  可惡我好想看決勝局……|||orz
--

20080817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尤其去看物品欄的時候。一開始只覺得是個設計完整的論壇,後來覺得是群組內化性很高,很有家人味的社群,但也總是會有讓人不知所措的狀況發生,譬如社群成員年齡、領域差距過大,話題很難搭之類的。話說,這個社群的存在宗旨是什麼?若是以創作為宗旨……我在那幹麻啊?(被巴)

  呃,樓上篇題了。我是想說,奇怪,到底為什麼物品欄會多一些不認識的人送來的莫名奇妙的東西。如果是店面遊戲裡的商品,那我還勉強可以理解:就是好奇心驅使嘛!但送了商店街裡的一般商品卻沒有搭配遊戲券,還是從來沒聊過天、沒有物品欄「贈與人資料」就一輩子不可能知道名字的人,我就只能像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了。
  以前轉蛋遊戲風行時,我還曾因為各路陌生人的熱情而直接蒐集到完整的一套,但當時只覺得:這些人八成是想要清理物品欄所以隨便找人亂送,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所以也不曾回信致謝什麼的),過年嘛,大家自己開心就好。(喂)但這次不是節日、沒有目的,對方只給一句「希望你會喜歡」就沒有其他資訊了,連來頭也不說明一下,我就困惑:嗯,要不要去信跟她講「謝謝,我很喜歡。」即使我對那玩意兒沒有任何感覺?

  這讓我想到有一次,我家水主家族裡有個人發文說喜歡某個冷門人物,剛好那個人物就是我從一開始就喊著好喜歡的,一時高興回應了一下,水主就說:我覺得對方的目的就是要釣妳,然後對「釣烏龜」這件事尋我開心好一陣子。我本來對這種說詞嚴正質疑,但後來的發展也是這種狀況。嗯,反正小女孩嘛,多認識幾個也不會怎麼樣,但我困惑的是,這樣有什麼意義?對誰都不會有好處,後來也不會繼續認識或深交(對方太年輕了),所有的行動到最後都是白費徒勞,沒有收穫。

  也許這次是人家純粹無聊,清物品欄的時候剛好選到我的名字(為什麼不直接「丟掉」就好了?),但如果是要釣烏龜,嗯,選錯餌了同學。(拍)不過,要我把小女孩送的東西丟掉,奇怪的就是會有罪惡感。(喂)

  所以說這個社群真是奇怪到不行。就像每次出門,看見親戚就必須對著人家喊一次稱謂,即使沒話好說、即使人家在忙、在聊天,也得把人家叫住一個個打招呼一樣。行動必然是為了求結果,而這些行動要嘛目的指向性不高,要嘛目標價值不高,一點邏輯也沒有。
  也不是我要玩遊戲玩得太認真,只是網路人際關係發展也是未來趨勢之一,這種「生活式論壇」在網路社交上應該很具指標性;雖然當前主流還是Facebook那種名片簿式的人脈存摺。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