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都是自作孽不可活。本來想借漫畫來配遠距教學(半學期只上線四小時,時數太少了),結果卻不小心租了三部電影(Hero電影版、花與愛麗絲、迷幻公園),本來打算看完電影睡覺,卻是熬夜把要當遠距教學佐料的《蜂蜜幸運草》和《烙印勇士32》給看完了,然後今天一天就在洗衣服、烘衣服和睡覺間度過,地也沒掃KM演講心得也沒寫自由主義期中報告也沒作,然後電影的還片時間又是星期五,結果我剛才只把Hero看一半,DVD放映機就又壞掉了……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租「地獄少女」二籠的最後幾集回來看(在工學大樓錯過很重要的一集,淚)而已,卻借了一大堆回來而重要目標卻沒找到。Orz

  再來就是《蜂蜜幸運草》真的很好看。會去借這套漫畫,說實話是因為卡通的關係。當時就很喜歡森田忍這個超現實的角色,也很喜歡真山那執著的戀情;我喜歡這種某部份超脫現實,但很大一部分卻貼貼切切的真實的故事,尤其竹本因為一時鬱悶騎著鐵馬衝出去,不自覺跑了將近日本一週,那種「尋找自我」的途徑讓我覺得真是似曾相似的懷念,而他的煩惱相信也是許多人的煩惱。
  但最受歡迎的角色肯定不是竹本(笑),至少我這種人最喜歡的一定是充滿光采的森田。
森田忍有才華,但有天才共通的病:在某方面天才,另外一面(日常生活)就是白痴,經常因為謎樣的打工而翹課、甚至沒繳交畢業作品而留級延畢到一個很誇張的境界(自己也沒「這很誇張」的自覺);但他其實是個聰明的人,從頭看到尾也不能分辨他到底是真蠢還是裝笨,但莫名奇妙就是可愛。(菸)
  這種人要有自己的天空。但世界很少會給這種人天空。

  蜂蜜幸運草是一群就讀美術大學的學生們,嗯,有些在故事中順利畢業了,但反正還是他們,的故事。學生的夢想、迷惘、作業、工作、親情、戀愛,就是這樣的日常生活。但奇妙的是,這部作品中或者你會有最喜歡的角色,但你很難肯定誰才是主角,每個角色都很吃重。這大概就是青春的複雜味道。

  所謂的青春就是愛與熱血,完完全全滿載在這套漫畫中。我想,唸藝術的人應該會比平常人有更多機會燃燒熱血(和生命),至少在夢幻的虛構故事中得以這樣發揮。

  說到複雜,凱茲和古力菲斯之間的關係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看著看著我頭髮都快被自己扯掉了。(打滾)

--

  對了有個東西一定要談,就是愚人節。Hit FM在4/1當天愚弄了所有的聽眾,或者是DJ模仿成其他人的風格、或者是節目內容整個變動,基本上這是滿有趣的巧思,但我因為威廉一直在介紹莫札特、播放莫札特的很溫和的鋼琴協奏而沒有報時而遲到了那天早上。(大默)

--

2008/04/11(五)(隔日補充)

  然後,花與愛麗絲也不錯看。

  關於這部電影,因為片名相當有趣,看到報紙登記首映廣告就記下來了;前陣子看見Mr. Tuesday曾經論述這麼一部作品,便加深了我對這部片的好奇與好感(當時我沒有點入觀看,有興趣可以點),這次看完之後,才知道部片子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樣:第一次看兩個女孩的故事,當是很多年前的「殺人計畫」,那是兩位形影不離的好朋友最後分開的故事,很沉悶,很難看懂;以此為基底,我以為花與愛麗絲也是這樣的故事,幸好它不是。它是更為青春洋溢的故事。雖然一開始我很害怕花,但或者那就是年輕。

  電影存在的最大好處就是光影和聲音,藝術片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氣氛的締造和情感的呈現。為了這部電影,我要去愛小提琴協奏曲。(喂)

  不論蜂蜜幸運草、花與愛麗絲,我看的都是這種類似藝術片的愛與青春的故事。(遠目)Hero不用說了,只是因為是前作延伸才看的,不是什麼值得看的電影;迷幻公園還沒看,但我記著《事發的十九分鐘》;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晚上要去吃牛排、多變量講義還沒寫、數理統計還沒研究這樣。不過地掃了自由主義報告也寫完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