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4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有兩個還在啦,不過也是吧。雖然主題是慶生,不過都過了。XD"

  喔,這樣弄起來好累。不過毫無顧忌的聚會聊天真的很有意思,笑翻我了。

  沒有細節,我累了。 ̄3 ̄(喂)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TIME雜誌將鄉民放作封面,Web2.0精神被大肆推廣以來,莫名奇妙的,以小市民為主角的各種節目就慢慢被做起來了。最紅的首推「超級星光大道」,現在連Hit FM也開始在廣告時間放一些小市民的卡啦,實在叫我非常不習慣。
  那些舊歌(不見得是老歌),如果新聲音唱的沒有原歌手好,那就沒有資格被拿上來放;就像有些市場上的歌手在翻唱以前的歌曲時,無不戰戰兢兢,希望能讓聽眾聽出自己的音質、希望能推展出舊囊中的新酒;但現在市場上的這些小市民,到底有什麼資格來參與市場機制?

  其實說到這種小市民跑到電視上去唱歌這項傳統,首推五燈獎,比較近代的就是校園歌喉戰;雖然我已經不記得哪些人上去唱過,但也記得當時的節目有多麼純 樸,毫無矯揉造作之風,上去表演的純粹靠一股實力與拼勁與硬氣,讓觀眾發現該民眾的實力之後,有潛(錢)力有前(錢)景的民眾就會被簽下來,在唱片公司窩 個幾年,再出來吸我們這些其他小市民的金。
  當時的評審也不會因為網友的批評而改變作風或故意下猛藥,全是真心真意、毫不掩飾的批評或讚許。

  現在這些算什麼啊,通通都是炒作!只是製作人看見「小市民正熱」,明顯有「利」可圖,才會做這樣的節目、企劃,然後就真的有很大一群小市民,不管參與於否,都跟著瘋。

  當然,我承認現在出來的一大票都是好聲音,但他們也必須承認:他們有待磨練,要成為「歌手」可能還得敖上好一陣子;現在就要他們出去賣,賣的還只是他們的名字而不是他們自己的東西,是想用過就丟嗎?

  每次被別人問起:那個誰不是你同學嗎?我都萬分羞愧。不是說我以他為恥,實在是因為我根本不覺得我和他是同學關係--我們根本是陌生人,我只看過他三 次,講過兩次話(而且不是對話)--在我這個旁人看來,那傢伙除了名字比較響亮、待人比其他同學謙和柔軟了點外,就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人。
  這樣一個還沒把自己的特色做出來的孩子,竟然要和那些正在受訓、廣受各方資源保護的潛力股在市場上競爭了嗎?在真正以實力創造市場效應之前,就要被我們這些同等級的小市民關注、嘲諷了嗎?這樣的小市民熱,到底有幾分的誠意、又有幾分變態?

  當然,現在年輕人有個好處就是勇於表現自己,這些節目、企劃可能是他們在大眾面前表現自己的絕佳機會,可就一個消費者而言,我真的不想聽到這些品質低 落的聲音產品充斥在市場上;這簡直和發表變的輕易,而一堆沒品質的白描輕小說(網路小說、垃圾小說)因為其出版前的名氣,在未經過編輯的潤飾與要求的狀況 下就被實體化並陳列在架上一般。

  光靠聲音是不夠的,好聲音太多了,現在的新人幾乎都是好聲音,只有少數是靠著臉與活力或腐味出線;正因為競爭如此激烈,這些聲音的行銷不可以只靠歌唱比賽時創造出來的人氣,而是在歌唱比賽之後,對簽下來的孩子加以研究,並做出最適合該目標的STP,創造優質的音樂產品才對,否則,他們要被厭倦、被淘汰,很可能是不久以後。

--

  不是新、親民就是好。一個產品,還是要有他的整體實力才會被市場接受。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設概主題式「嵌入式系統」,和我們期末報告同題目,所以我就認真的聽了一下。李維聰教授也是個神采飛揚的老師,如果我們系的理論學科老師也能這麼豐富就好了。

--

  說到這未來科技便利性,我還是那句老話:科技發展成這樣,會讓我們這些低層勞工希冀的休息成為萬惡不赦。

  所謂的科技未來,是由慾望與金錢堆砌而成;而夢想中的世界,只要扯上金錢就會變色--我不信每個人都能享受到科技發展的便利性,因為我相信更多的人,會為了讓那些「貴族」(會發展為貴族的)得以享受便利,而必須不眠不休的工作。

  所以,將來界定國家的,八成就是科技企業,因為他們掌管了「通訊與生活的標準」;可慶的是,那些企業因為語言的關係,可能會以「國家」為限制來產生。

  --但隨著生活方式的改變,也會讓法令的建立與執法的權威受到前所未見的挑戰,人類的社會化程度也會日趨下降:因為網路太過發達,法律制定的速度遠遠 及不上新科技的惡意利用創意;而同時,人們認為遠端通訊變得容易,很有可能忽略了在自己身邊的人、或不願意待在誰身邊、或身旁沒有真實的人,而喪失了與誰 共同行動的契機,失去了彼此相依的溫暖。
  這些都是比效率競爭還要可怕的社會現象。

--

  為什麼大家對這樣的未來不感到恐懼?我怕死了那個不在需要同伴在身邊的未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續第二篇)

 3.日月潭→台北
  第三天也是一早就醒了。只要是在外面住,我就會在鬧鐘響起之前醒來,連我自己都害怕的生理時鐘。

  山裡的早晨很冷,打開窗簾,發現起了一層水霧--我第一次看見露水是凝結在房間內側的,所以看到溼答答的玻璃有點驚愕--打開窗戶,吹進來的是濕冷的 空氣,但不會令人難過。大概是因為不悶熱吧?山裡總是這樣涼涼的,是相當舒服的提神方式。當然,要繼續睡也是可以(笑),但為了避免浪費時間,我打點好行 裝之後就下樓吃早餐了。

  早餐的時候,旅店主人跟我推薦行程:九族、搭船、騎腳踏車……一票有的沒的,不過我此行主要目的是放鬆和看風景,於是我跟店主人要了一張船票。NT200說貴不貴,說便宜也不便宜,不過我早餐有吃到回本,就算了。(大誤)
  喔,店主人真的是個好人,她不但想要載我去撘車,還讓我把行李放在民宿中,讓我能輕裝簡從(?)地環湖。

  從伊達邵往下走,會到德化社碼頭。那裡視野很好,幾乎一眼就看遍這潭水;而當這片綠波完整的映在我眼裡,失望之情難以言表。

  我一直以為日月潭該是相當漂亮的,但站在這碼頭旁,我只覺得這綠水是一片髒污;相較於這種暗沉,所謂的水色山巒,果然還是帛琉那種一整片的清亮透明最是美麗--而那份美麗,這日月潭幾十年前剛建立時就不曉得有沒有得比了,何況是被破壞得差不多的現在呢?
  於是,這搭船的途中,我一面計算接下來的行程,一面將心思放到兩年半前的帛琉之行上頭,感嘆著:「這水若換個顏色,我就真的回到帛琉了」這類奢侈的想法。

  這次在船上,我遇到的是全家出遊的三口之家,兒子才三歲。(從聊天過程中,某些資訊可以猜測那位可愛爸爸是竹科科技人,不過我沒當場聯想到)特別提這 三人,實在是因為那位爸爸太可愛了。(笑)他有小孩子的天真,又有身為父親的責任心,還有身為男人的豪邁與浪漫;唯一可惜的就是他已經結婚生子!(笑)那 個孩子也相當天真乖巧,即使討厭小孩如我,也不至於厭惡。相當有趣且快樂的一家人。
  另一邊的三口之家就很不討喜:那位媽媽一臉福態,爸爸身形也相當壯碩,兒子自然不用提,根本營養過剩;這三人當坐船是浪費時間和折磨,一點也沒有享受的樣子。真是可怕的俗氣有錢人。

  下了船,我發現我有點暈--碼頭很晃,船更搖--不過最可怕的是那個80元無限搭乘的觀光巴士:因為山路崎嶇,司機又搶速度,我的胃整個在翻攪著;不過我還是將整個半天的時間(十一點到五點)耗在車上。不然我能怎樣呢?
  幸好司機先生是個好人,中途還幫我安排行程呢!所以我幾乎是毫不間斷地來回搭車,從伊達邵到文武廟(返),再從文武廟到玄光寺(去),又從玄光寺到孔 雀園(返),再從孔雀園到水蛙頭(去),又從水蛙頭到大竹湖(返),最後再回伊達邵拿行李;其實我還想走走慈恩塔步道和松柏崙步道,很可惜,前者因為交通 工具問題無法前往,後者則是時間不足。
  其實我本來不想去水蛙頭,想去大竹湖,但司機沒注意到我要下車(我自己也沒按鈴),他才送我到孔雀園,並要我「先去水蛙頭、再去大竹湖,最後回伊達邵」。若不是司機先生這樣推薦,我這輩子也不會發現日月潭真正美麗的地方。

  之前在碼頭,深覺日月潭實在醜的可以;但在水蛙頭步道一片自然的景色圍繞之下,才終於被這綠意給征服。那份原始而優雅的美麗不是言語可以形容,要親身被包圍一次才會有所感觸。

  我好想在水蛙頭等日落。那裡正好面對西方,當紅色圓盤落入山中,佐以湖面反射的潾潾波光,豈不又是一張感嘆世界奇蹟之美的傳奇景色?

  可惜當天霧起的早(要入冬了嘛),我沒機會照到日落明潭。早知這麼倒楣,我就接受店主人的好意,讓他在天色未暗時載我去水社旅客中心,說不定不會搭到那貴死人的客運。Orz

  總之,五點多搭上車的時候,已經幾乎看不見天光了,到了旅客中心,更是暗的跟深夜一般,讓人心驚;所以我在驚慌之餘,隨意問了輛客運,確定可以到台北 之後就上了……在埔里買票、店家跟我說「500元」的時候,我真想說「那算我從日月潭到埔里好了,我再找車……」這樣(其實我也想,乾脆在埔里再住一天算 了(喂)),但司機等著開車,我行李也都在車上,已是騎虎難下的狀態,也只好乖乖把錢包裡最後的五百塊付給了櫃檯,再一路搖搖晃晃的回台北。

  還好統聯客運的座位相當寬大,我算搭的滿舒服的吧?(但就是搭國光客運我也一樣舒服啦!我的錢啊啊啊--(淚奔))只是他們電影第一部放詭絲(我不要 看啦啦啦--)、第二部日本人拍的大爛片(雖然很好笑,但內容有點低級與肥皂),讓我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實在有點難受;加上我暈了一天的車,這遊覽車 再寬大也不能平復我的胃,想睡也謂不著,就著睜著眼睛將近五小時。Orz

  另外提到,看到公路上掛著「台北」時,我真的有回家的感覺;只是沿路上的風景我都沒看過(新店、公館),又感到哭笑不得。tounge.gif
  還有,本來我應該在公館下車,卻因為爛電影還沒撥完(好笑嘛XD"),想說總站在忠孝X路,那應該是台北車站吧?就跟著眾人搭到總站去……結果我大錯特錯,忠孝東路是SOGO百貨,從藍線搭到台北車站再轉紅線,人真的超多的。Orz

  總之,回到淡水,也已經是深夜11點多了。這三天的行程還算充實,但還是有太多遺憾,導致我時至今日還無法將心思從那片融合了原始與優雅的青翠蒼鬱中離開而無心於課業。

  無論是集集還是日月潭,真的是玩一次也不夠,有機會絕對還會想再去的好景點。

  真的好想繼續待在那裡。就那樣什麼也不做,只是看著神所創造的景色。

  (全三篇完)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星期四,看了一下午《死神》,停了兩年半的劇情終於追上新進度。(朽木家的兄妹很危險。呼呼。)

  星期五,外婆生日,於是回家。本來星期四下午就要回去的,但和兄長約了星期五一同回去。
  結果還是自己回去,因為學校要查研究室財產。

  星期六,去聽講座,去拿蛋捲,和娘親吃兩人晚餐。

  星期天,今天,作帳,回淡水。

  於是我錯過了「料理絕配」湳山二輪。Orz
  變形金剛還在,可是,我下星期一樣忙。

  星期四下午,和水主約好打桌球。
  星期五下午,和公主殿下約好搭貓纜,回瑞芳。
  星期六,逛九份金瓜石,然後回淡水。

  據說很充實。

  可是我又覺得我該偶爾浪費時間在家裡一下。

--

  第三天遊記不曉得什麼時候才生的出來。
  《亞細亞的孤兒》不曉得什麼時候才看得玩。
  《論語別裁》不曉得什麼時候才會進入第三篇。
  「增廣賢文」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實現每日一句。
  SPSS不曉得什麼時候才會打開研究。
  EXCEL不曉得什麼時候才會練習、才會去考。英打也是。

--

  我還是一樣的我。沒有進步、沒有增長。

  還是一樣迷惘,還是一樣忙著沒有意義的事情。

--

  出去玩,不可以約。必須是當時想出門才行……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課文看得很透徹,各位同學如果沒有感想,但有疑問的話,也可以請教他們喔~」

  報告完後,我和同組同學時不時在聊天,老師在開放個案討論時,也時不時說出這句話。
  我直到下課、走出教室,才發覺他說的是「你們課文看很熟了嘛,一直講話。」

  真是白目掉了。對不起不會再犯了,我也是有努力在聽課/同學發表意見的。

--

  報告結束,老師說:「我們這堂課的報告,終於出現一組標竿。」
  我驚跳了一下,還聽到右手邊國貿系同學不太高興地說:「那後面的不就很有壓力。」

  麥啦,我只是講話(各方面而言)而已啊,不要這樣對我……(畫圈圈)

--

  說標竿什麼的,我還滿心虛的。畢竟老師以為的「準備的很充分」是騙人的--這次的口頭報告我跟期中考一起混掉了,哪可能有什麼充分準備--我連課文都沒看熟,要講的東西也還是上課前惡補的,這種樣子還被說「是標竿」,就連我也沒辦法自戀,而是自慚了。

  「很有大將之風」→因為我打定主意用聊天的方式混過這個報告。
  「準備的很充分」→這一切都是泰然自若的聊天創造的假象。

  發現真相的只有那個香港人:「你講話跟機關槍一樣。」
  是的,機關槍化就代表我的準備不足,所有的一切都是嘴腦同步,才會創造機關槍的連射效果;如果是準備充分,就算可以像上次設概課的企管二人組一樣,口齒清晰、不疾不徐、條理分明,但至少不會像被機關槍轟到那樣震撼。|||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想找個人來陪,和我同調的。
  至少要能理解我的憤怒。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還是翹了桌球課。

  我不是沒去上課,只是拖到八點十分才出門;我不是不想打球,只是他們讓我氣到無法繼續待在那個桌球教室。

  1. 他們不想打球。
  2. 他們不會打球。

  所以我利用地板和牆壁練了好幾回的正反拍、推擋球與旋發旋回,感覺自己有出汗,稍事休息一下後就回來了。

  你它媽的,幹麻選這堂桌球課,幹。

--

  我不爽他們討論兩個星期前的勝負討論這麼久。
  我不爽他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用很讓人生氣的打法和我打球。
  我打桌球沒打到這麼不爽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計算錯誤的話,模型當然不對啊!模型錯誤,我當然一分都不能給。」
  「那這和同學『懂不懂』沒關係嗎?」

  我忘了助教回答什麼,總之和「沒關係」是相近的。

  那種回答讓我很不滿。懂不懂和能不能算出答案其實有點不太一樣--有些人天生就是對數字有些許障礙--我們要訓練和考核的主要是「了不了解」、「會不會寫」,還是「能不能正確計算」?
  如果都有,就該斟酌給分。

  「考試」的目的和意義是什麼?

  我以為這答案應該顯而易見。

--

  原來,將手段與目的混淆了的,不只是政治。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續第一篇)

 2. 集集→日月潭
  第二天,我七點多就醒了。好像只要是出門,我就會在七點自動起床,不論是睡得多晚。是我會認床,還是我是個生理時鐘相當規律的人呢?總之,我一大早就花50元借了台自動變速腳踏車(順便寄放行李在車行),就開始了環鎮之旅。
  集集很好逛,因為平常日車不多,即使是不太懂怎麼騎車的我,也可以順利地繞完一圈而沒有雷蟬,但這不代表我沒有因為腳踏車而受傷--上車的時候小腿一直卡到踏板,多了好幾塊瘀青、下車時有一次右腳卡到行李架,在左腳站穩穩的狀況下把腳踏車給撲了。(大默)
  我覺得,幸好我是在四下無人的平常日騎腳踏車出遊,否則這些慘狀給其他觀光客看見了,我可能會跑去旁邊的鐵軌上躺著,等待未來的十八年。(喂)

  集集,我去的景點是明新書院(古色古香,但我真的不懂它是寺廟還是學堂……)→軍史公園(沒什麼好逛的小地方)→武昌宮遺址→腳踏車步道(通往神隱之 路(錯))→神仙洞(沒真的去,大概是拐錯彎了吧?我到的是一個很RPG的桃源鄉)→大樟樹(這裡好多年輕觀光客,剛才還半個人都沒看見的)→目仔窯(沒 開啦,旁邊還有蜜蜂養殖。囧)
  到武昌宮時,我因為口渴難耐,跟附近攤販買了一杯貴死人的甘蔗汁(觀光地什麼都貴),卻忍不住覺得買得好。說真的,若不是買了這杯甘蔗汁,我還忘了原來甘蔗是這樣清甜……happy.gif

  然後就去午餐了。

  其實,正常而言,應該是續行綠色隧道到龍泉站的,可是以第一次騎腳踏車的人而言,那種公路畢竟太危險,所以我沒有這麼做;我選擇的是,從集集坐火車到龍泉站,在龍泉休閒公園照幾張相之後就搭火車去車埕。

  也就是,午餐吃完之後,我就要跟集集說Bye-bye了。

  我覺得我在集集待得真的不夠久,我應該再騎去橋邊的腳踏車步道,多感受一下晴空萬里與和風徐徐加上樹影搖曳合成的天然美景才對,但當時我只想著:時間不曉得夠不夠用,就匆匆忙忙離開集集。真是失去了旅行的意義。

  另外說到中餐,我吃了兩次。(糟)
  一次是在集集,因為天氣有點熱,感覺很膩,就吃了一碗薏仁豆花(老闆是深綠,不小心跟他聊了起來,都不曉得該回什麼好;不過他女兒很可怕,聽說國二跳 級北一女、高二跳級台大公費、大二公費出國唸哈佛……我說,我只要待在台灣就好。另外老闆說我面相很好、態度又大方,將來一定當主管。是說,誰不是這樣說 我的?);第二次是在龍泉,等車的時候竟然點了一盤焗烤咖哩飯,騎一上午腳踏車所消耗的熱量一次全部補足還有剩。|||Orz

  順便提一下,集集到龍泉,車票是15元,龍泉站沒有售票亭、車埕站也沒有,到了車埕,要去二水轉客運到日月潭,當時才由列車長補票……所以龍泉→車埕→水里這段,我只補了車埕→水里這段的15元而已。(羞)

  當列車開到水里,列車長還問我:「你是去每個地方留念嗎?等一下還會回集集嗎?」
  我跟他說我要在水里離開,不過覺得這種對話頂有趣的。原來我在龍泉站下車的時候有被你記住啊?(笑)

  這趟旅行最有趣的地方,就是不管是吃飯地方的老闆、還是交通工具上的司機、或者是民宿主人,都和我像熟人一樣的聊天。可能是因為出門在外、又只有我一個人,就變得大膽,比較樂意和陌生人開啟話題並繼續;但也很有可能只是南部人對觀光客比較熱情罷了。

  是說,水里的原住民好多,那個口音一聽就知道不是平地漢人。(笑)
  直到隔天,我才知道那裡多數都是邵族人。南投真是個有趣的地方。

  在水里搭客運到日月潭,這次的民宿老闆是開車來載我,畢竟下車點和民宿距離太遙遠(我在旅客中心(水社)下車,民宿卻是在伊達邵),不是閒晃可以到達的距離。
  不過這位民宿主人確實相當熱情。我猜她也是邵族人。

  第二晚的民宿,畢竟和集集差了兩倍價,完全就是飯店的樣子。因為騎了一整天的腳踏車,我一進房,看了一下電視、洗個澡就趕快睡了。

  當天的電視內容,不管是新聞還是娛樂節目,我都有一點想談的東西。擇日再開新格聊聊吧。(遠目)(註記--當時最大新聞:陳菊勝訴)

  (第三篇待續)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嘗試寫遊記轉換心情。

--

  這次旅行,和去新竹內灣不一樣,我有跟朋友宣告我的行程。
  總覺得這樣高調的公佈自己的活動,好像有哪裡怪怪的,類似好面子或什麼的,所以每次提過,都覺得小小後悔;但在真的出門後,才發現:出門前說一聲,感覺會很好。
  因為我是帶著朋友們的愛出門的。滿滿的愛。

  相較之下,我真是冷心冷血。

--

  首先,說說最主要的感想:對不起,我沒有拍到日落明潭的照片!(跪歉)
  其實我有想去照的,可是最後一天湖面從四點開始起霧,根本沒機會等到日落天就黑了;否則,在水蛙頭待到日落其實是件很美的事情,沒人拜託我我也想這麼做的。

 1. 台北→集集
  因為是中午的火車,所以第一天幾乎都花在交通上。
  這次搭的是復興號,從台北到二水,再從二水轉搭集集支線;復興號真的有夠臭的,但待五分鐘就習慣了。三小時的晃蕩讓我睡得很安穩,雖然中途有照幾張風景,但一路是昏昏沉沉地,害我晚上在集集雖然很累,但沒辦法馬上睡著。

  在二水的時候有小走一下二水的腳踏車步道,發現二水其實也很漂亮、很適合觀光。
  在火車頭陳列場還有遇到一個很可愛(幼稚?)的老人,爬到CT278號上跟同行的少年人呼喊「喂!我在這裡啦!」要對方看看自己爬上火車頭,站在駕駛座上的英姿;那個樣子真的很可愛。

  (現在看到老人都會懷念起阿公……不曉得是遺憾還是什麼。當時竟不懂得傷心麼?)

  後來搭上集集支線,才知道,原來小火車的中間車廂都是圓的。我還以為只有內灣支線是那樣呢。果然某些東西,看第二次就不新奇了。(苦笑)

  因為時間都花在交通上,也沒特別去玩到什麼(真要說的話也只有二水),但也不能說沒有特別好提的東西。
  比如說,我在問民宿房間的時候,老闆很親切的親自來火車站帶我;比如說,在我翻來覆去累得半死卻睡不太著的時候,民宿主人來敲門,遞上樓下在慶生的同宿房客們分出來的巧克力藍莓蛋糕。

  我覺得住這種便宜民宿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和同宿人的互動。目前的我還不敢走到大廳參加他們,但我還是畫了一張小卡,表達對生日的祝福與分享的感謝。(越來越喜歡畫Q版自畫像,這次還有加小粉紅。/////)(忘記畫眼鏡就是)

  這是相當特殊的經驗呢。希望民宿主人有順利轉交,希望他們會記得這張紙條。

  另外有件事相當有趣:MP3的第一首歌是MRR的ED,第二首是OP。(笑)(有聽過就會知道有趣在哪裡grin.gif

  (接第二篇)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9 Mon 2007 02:11
  • 受創


  迴歸考卷發下來了,竟然只有57分。

  我不是不會寫,也不是式子和正解有什麼出入而被扣分,是因為我在輸入XY值進計算機的時候,X不曉得是哪個數值打錯了,一個40分的題目就從頭錯到尾。

  那題是變數變換,我在迴歸式的推導上拿到了全部的分數,這就證明了我這方面沒問題,這題的分數理當要拿個全(轉換後的XY值我也列表出來了,並無錯誤);但除了推導的十分之外,剩下的分數我就都沒拿到。
  即使我的計算流程是對的,答案不對,對「重視結果」的數理課程而言,還是沒有用。能拿到十分,其實助教對我很好了。

  如果只是這四十分(加上誤判卡方分配自由度的十分),我應該可以拿到及格,但很可惜,我漏看一個題目。
  因為該題目的計算,與同題目的下一個步驟有相關,所以目標數值我有算出來,於是助教只扣了我三分;但這三分,卻是決定了我的成敗。

  我從來沒想過,這門課我會拿到這種成績。我真的會,我甚至懂到可以去教人,但我卻拿到一個令人傻眼的分數;這讓我有受創的感覺。

  有一點點不想接受,但也只能接受了。

--

  很想說「這和有沒有唸書其實沒有太大關係」,但其實心態上的不重視,導致寫考卷時的不用心,應該也是敗因之一。
  我沒資格說「大學的考試都不用檢討」。我從來沒用心過。

  但我又覺得:這麼拼是能怎樣呢?

  這種模糊的感覺真是可怕。

--

  即使出去旅行了幾天,我的視野、心胸也沒有比較開闊或豁達。
  我永遠都是這樣的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師拿到的測驗,徵20個故事失敗。

  請用自己、兔子、鑰匙與橋四樣東西編個故事。

  解答與我的想法放留言裡。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去玩回來了,昨天晚上就回來了。
  暈車暈到今天,還是很累。
  沒體力寫遊記。

  有空再說,我要去午睡。(會睡到早上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提過科技管理導論課程要交演講的心得報告,我就把之前寫在這兒的三篇「演講後紀錄」略作修改交給老師--當然有排一下版--然後,評語下來了:

  這是老師所看過最異類的報告,也是最好的一份之一
  寫法與鋪呈架構均很有創新,內容討論的深度與廣度兼具
  老師給妳最好的評價!
  繼續努力,前途無量;如果有空,可以來研究室找老師談談囉。


  說實話,我有爽到。grin.gif
  只是我哪敢到他研究室找他談啊?|||Orz(我沒內容給你啦)(要給我正職那當然OK(伸手)←你慢著!)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頂想把翔兒秒殺掉的」
  寒憬殿這麼說。

  喂,除了商店日誌,誰來挖掘一下「醋意橫飛的公關社」?(菸)

--

  指向性太高所以很難看懂。想懂的問一聲,我再慢慢解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的精神年齡36歲
與您實際年齡差15歲

幼稚度48%
成熟度54%
老化度53%

  喵的好可怕的結果!

  不過和五專時比起來,我的精神年齡應該有變年輕。

  總之,喵的我好老!老化度53%根本不想活了啦!|||Orz

  測驗轉轉轉:
http://myidk.com/age.php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遇到水主,她說,她有在看我的格子;另外,親愛的女王大人好像也有來看,的樣子。

  嘛,看到什麼好玩的就回吧,我想知道我說出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之後,是否有人會有一些感想。

  不然我真的會成為碎碎念魔人啦。Orz

--

  不過,這樣要我在哪裡大言不慚地說別人的作品怎樣怎樣?Orz

--

  我一直在想怎麼沒人來纏著我說「不可以外遇!」……是說我身邊真的沒有這種玩笑的元素。(茶)

  我倒很想纏著培說「不可以外遇」,不過這樣一點道理也沒有。

--

  喔,對了,我好像提過我要談從本篇到那沙沙。我就當作水主看了不會傷心--不敢看的話記得轉走喔,過幾天這篇可能就會跑到下一頁了。

--

  其實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這部作品,或說,這麼喜歡這部作品裡出現的那些人物。
  我喜歡龍族的卡爾、傑倫特,喜歡刺客的蜚茲駿騎、唯真、珂翠肯,喜歡銀英傳的楊威利,但真的沒有什麼人物可以像亞維康那樣讓我「愛」這麼久。
  (我一直想說,是因為亞某和我很像的緣故,但其實我沒有那麼豁達。)
  不過,水泉筆下其他人物--不管是她進步前、進步後還是退步後所寫--我就都沒什麼感情了也是。會萌上留萊完全是出乎於意料之外,只能說是同人創作的威力。

  嗯,是的,我提到了退步。我覺得現在的水泉,筆法上面可能又回到了本篇的程度,但內容上似乎又更不用心了點。

  退步的主因,可能是因為比較新的兩個故事,在題材與內容上不得作者本身的歡心,但我覺得就一個作者、就一套出版品而言,那樣的內容是很可怕的--那是我沒辦法專心閱讀的內容。

  《神臨》其實還好,因為水泉的特色就是筆下角色鮮明而有趣,會讓人想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而該人物又會有什麼反應,所以我至少還能像看一般網路文章一 樣掃過去(重點是有主幹劇情啦),跟著接受主角的改變、並喜歡上它的結局;但最新的那沙沙篇,在故事創造上讓我覺得太薄弱--比「手牽手去郊遊」還要可怕 的薄弱,人物對事件的反應也太過突兀,極為不自然(雖然主角三人本來就都很怪)。

  水泉書的價值,應該是某種情境的營造--基本上,她也就是為了將那些情境順利的帶出,才會開始動筆完成一篇故事--而那些被她用心描寫的段落,也確實 令人印象深刻,不得不讚賞;但在該段落被寫出來之前,那些過於茶水的對話、修飾不夠用心的敘述語句,在在讓人感到一種輕小說的隨便感--所以我不曾跟同學 推薦過這套書,即使這個人、這些故事,在我生命中佔去了很多的時間與愛。

  我覺得,本篇相較於之後的其他故事,是最純粹的,那時的她還只是單純的寫著一個故事;但那沙沙篇,可能,只是為了寫而寫,為了交代而交代,卻又礙於現 實因素,必須將這個故事中的「隱藏事實」寫成可以出書的長度,造成她必須專注於主角三人的相處模式、寫寫三人的笑鬧場面,才能拖長篇幅,同時介紹這個只出 現一本,但卻相當重要的人物。
  我印象中,「緹依傳」也有這樣的缺點:著重於角色的相處(對話)過程,而忽略的劇情的前進與文句(敘述)的修飾;但「那沙沙傳」的狀態又更嚴重了一點,因為這篇的重點在於那種結局,沒有主幹劇情,使得通篇流於開水,讓我連「掃」過去都害怕。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喜歡《昨日‧今日》,除了討厭安某鴨子之外,通篇的開水也讓我看不下去)

  要介紹一個人,又沒有直接的事件來引導故事,其實可以不用在那些瑣碎的對話中下太多的著墨:可以寫他對事物的想法、做事情的態度,可以用這個人的角度來寫他所看見的世界與他所遇到的事件;如此一來,敘述上可以更縝密,通篇的結構也不會那麼鬆散。

  我希望她能再仔細思量,看看用什麼模式來表示那沙因薩若這個人才有最好的效果,而不要只是讓大家歡樂的郊遊打鬧,如以往一般,利用為數眾多的對話來表示一個人的個性。

  表示個性的對話,其實只要一句就夠了。

--

  想說的大概就這些。有點偏題就是了。(搔頭)
  我也是已經寫不出具嚴謹組織性的申論文的退步到死的人。(淚)

--

  「批評家老對我們恨鐵不成鋼啊!但我為什麼非要成鋼呢?我成木頭不行嗎?……」
  這是約略是前年或大前年,上海大學舉辦的「中國作家周」(實則是《上海文學》的版聚),受邀者莫言先生的發言。相當慧黠吧?(笑)

  只是,引用在這裡,有種對大師的不敬之感。罪過罪過。

  (該文出自青田所寫「談一曲高山流水,說一段儒林版聚」中,刊載於聯合報或自由時報,年月日不明。對不起我是不及格的剪報者……(掩面逃))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開始懷疑是否這幾年走爛桃花。

--

  前幾天吃麵被討厭學長纏到,我分70%的心思在自己的麵上,想要早點吃完早點走人所以不理他,他就只好盯著我,害我尷尬到又撥15%在麵上以忽略他。
  然後,這該死的變態竟然問了「被人這樣盯著吃飯你是什麼感覺?」這種變態到死的話。
  當時我只剩15%使用率用以分析資料與回應,所以沒有翻桌;但事後,我覺得我很想說「喵的我想把麵往你臉上砸你說什麼感覺!該死的變態!」這種話。

  另外再前幾天,第一次見面就跟我要了MSN的英文系阿宅僑生阿文先生在MSN上問我要不要一起吃飯,幸好那時我已經下線,看到的是離線訊息。
  封鎖啊還有什麼好說的。是有熟到可以一起吃飯嗎?喵的死色胚!油腔滑調的新加坡人,跟林達一個樣。

--

  呸呸呸,不曉得什麼是禮貌距離的傢伙退散!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不論感到尊榮與否,進這種店消費一定會折壽。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