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5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覺得我的設概筆記好有啟發性,真想給人看看。
  但我周圍的人一定看不懂我怎麼會作此聯想,甚至看不懂某些key word。

  啊啊。

--

  把筆記弄下來好了:

  I've already know. Do not remind me again!(談到「中國與印度優秀的學生比我們所有的學生還多」、「科技日新月異,要學習『不存在的技術』來『解決沒想過的問題』才有競爭力」等等,放映某個美國高中生必看短片時的感想。)

  今日議題:EDA(自動設計)

  「懶是進步之母」明明是名言,何以總是遭受唾棄?(這門課第二次聽到類似的話了哇哈哈(這種話我一年前就講過))

  效率競爭→技術使用→技術創造
  ↓↓↓↓     ↘創新創造
  基礎累積→基層勞力
      ↘人才?  →M化?囧

  人才無法培育:日新月異→誰來教?大家都在學!髒話就出來了
  →捨棄實質技術,創造商品銷售力……

科技:
  功能需求-電腦→自動程式設計(EDA)
商業:
  上司指示-大量低階勞力→自動(!)完成目標。FUCK←對應「髒話就出來了」
  「大量低階勞工」=電腦無法取代?

  Speed up→省略繁複的設計(繪圖)過程
  商:1. 以器械替代人力 2. 加強基本功

  FPGA使晶片的製造與設計分開:make→台積電;design→戰國
  →製造是基本功,但台積電卻做到國王等級;設計要下功夫,卻是百家爭鳴:好妙!
  我終於了解「台積電的未來?未來的台積電?」這個問題的意義:台積電是晶圓代工廠,是勞力密集產業,這種產業的未來在哪裡?但同時台積電也是標竿企業,除了台積電,台灣還有什麼公司有本事成為全球指標?

  國王的地盤靠的是技術保密來維持,其餘是大量的人力需求。

  「科技越發達,你就越廢」→瑋伯說得好。
  跳過繪圖轉換←→跳過公式推導
 →不會有哪一天,須從「根本」解決?(debug←→公式變化)
 →公式不會成長。

--

  大概就這樣,寫了A4的一半。
  另外還註記了幾個待查的專有名詞,後話不表。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真他媽的愛死妳們了!<( ̄︺ ̄)∕

  會覺得失落,不正是因為我愛她們?
  這麼簡單,之前竟然想之不透,可笑啊可笑。

--

  下午一覺醒來(雖然不過三十分鐘),頓覺腦袋異常清醒。真的就是清醒。

  希望這種清醒能維持久一點。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一定要找到那些資料,應該說,不一定要整理出來,有個大概就好。

--

  第一次報告分工分到「只有口頭」,有點擔心--不,是非常擔心。總覺得別人整理出來的資料、別人做出來的投影片好像都會「不怎麼樣」或不配合自己,要 在兩天之內理解並編排自己的口頭稿,實在是一大挑戰;尤其在知道書面整理人員有多弱之後。(有了紙本文章,竟無法找到其在網路上的原始版本……是不是這麼 不懂資料查詢?基本關鍵字都不會利用嗎?)
  於是我只好把資料都記在腦子裡,等他們投影片和小書面出來,才能立時整理與補充,才能趕著鴨子上架。

  今天報告的第三組,兩位男生,好優秀。口齒清晰、不疾不徐、內容完整、條理分明。
  好優秀。

--

  我在想,如果我擅自做了期末報告的工作分配、擅自說「口頭報告方面平均分攤」會不會出事。假裝自己是組長的感覺好怪,尤其我剛才還出了「應該給資料, 卻碰上網路斷線,還傳簡訊去道歉」這種包。(就是那個我給了紙本的那些資料。對方跟我說「網路找不到」所以要我手上的電子檔。唉,笨。沒話說)
  但他們的腦袋應該是不錯的,至少反應很機靈,說不定比我還快。真不曉得怎麼一個回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剛才網路斷很久,讓它重複撥號一個多小時才終於連上線,什麼工作的心情都沒了。

  本來我很有心想工作的,現在寧可睡覺。

  本來很多東西想分享的,現在寧可睡覺。

  寧可睡覺。

--

  真想叫他們給我精神賠償。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9 Mon 2007 20:14
  • 評論


  看了評論,會對該標的有更深刻的了解。
  看了評論,就會不想去看那個標的物。
  評論,只有在懵懵懂懂地看了那部戲之後看,才能得到最好的效用。因為你肯定會想再回去重看那部戲。

--

  所以我不會去看色戒。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經有同學這樣問我。他覺得,根本不曉得我們怎麼有辦法在網路上耗這麼久。

  嗯嘛,我上網,一來是看文章(小說、網誌等都有)啦,那種東西不小心就會花很多時間而不自知;另外一個是上論壇聊天,畢竟發現有其他人在就會很想按「重新整理」等留言;最後就是,看自己的網誌發呆,欣賞自己的各種言論。

  嘛,最後一項應該只有我會這麼做啦。我就是自戀嘛。 grin.gif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正是年輕人所追求的樂活精神。誰說只有功成名就者才能慢活、樂活?快樂,要趁年輕、有本錢時做起--至少我是這麼覺得。

  草莓就草莓吧

  講到我心坎裡的一篇文章。

  這麼說來,與其當中國城街邊放了不會壞、捏了也不會流汁的超級草莓,我更想當個若沒有即知即行、立刻享用人生,不出兩天就會發霉的天然草莓。
  我平時每天有四個指標,來決定我這一天過得好不好,那就是做一點NGO非營利組織的助人工作,和家人享受一點平靜美好的私生活,寫點想寫的東西,還有一段完全懶惰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的時光。如果這四個元素在我的一天裡都出現了,我就知道無疑這是幸福的一日,但是如果只任性地做後面兩項的話,我可能不會太快樂,因為我知道沒有為別人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這樣的我,是不配享受愛∕被愛與慵懶時光的
  這麼說起來,這四件事情可以這樣歸納:
1. the impossible dream,一個不可能的夢想。
2. the thing I know I can do well,一份我知道我已經在行的工作。
3. the joy of build life together with the love of my life, 與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共享生活。
4. live my life at my own pace, 用自己的步調過「my pace」 的生活,這也是最關鍵的一點。

這四個元素,就像愛爾蘭勳章上的四葉幸運草,構築了我心目中認為的幸福,而每天都能找到這四個元素的人,就是那找到幸運的人。


  四個元素啊……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目前的我,除了最關鍵的那一點,好像就沒有了呢。自我的很空虛,真糟糕。

--

  我真的很愛30雜誌,雖然我還沒到30歲。(汗)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慢、慢著,你他媽的給我等一下!!!(超級驚)

  我覺得不能怪我日子過太混,事實上,日子真的就是這樣混過去才不會痛苦;也不是忙碌、困難、身心疲憊的那種痛苦,是虛無。一個眨眼九月就沒了,一個瞬間十月也沒了,這到底是怎樣?

  果然,一個星期只上三天課,卻沒找點正經事來做是錯誤的。我錯了上帝,我懺悔。

  考完試來嘗試去台中集集,或者宜蘭羅東、龜山島。時間上我可以玩上一個星期。不過我下星期就報告(只負責口頭),考完試的下星期也有課文導讀報告(還是有口頭),能這樣悠悠哉哉的跑去台中嗎?(重點是有地方住嗎?)

--

  新竹的遊記一定要改寫,既然我照片沒辦法轉過來的話。(遠目)

--

  今天因為迴歸作業的事情鬧得有點不太愉快,不過我有盡到自己該盡的責任,所以就不覺得有什麼。他們不愉快我也沒辦法了,就是有人這麼不盡責,也就是有人對此會相當在乎。
  當然我也是很在乎的人,不過,他們比我在乎,我就能漁翁得利。就是這樣。

  所以我抄作業去了。wink.gif

--

  附帶一提,我21學分7門課,只有主科四科要考試。喔,感謝主,讚美主。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利波特」在新注音算一個名詞耶。(震驚)(Rowling阿姨真的很強)

--

  熬夜看完HP7可能是個錯誤,但那個當下真的很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Rowling阿姨真的很會說故事。

  先直接說主要感想:我喜歡瑞斗,但不喜歡佛地魔;我欣賞賽佛勒斯,並對他的生長環境與人格感到惋惜;我對波特家的命名能力感到無奈;我討厭哈金配

  以下捏很大。還沒看的請忽略。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突然想起我家科謝是個腹黑祭司。他只要套個招,讓小楚不得不幫他們一個忙,再讓小楚知道他們的目的,不就順利弄在一起了?反正小楚雖然號稱賢者之徒(不,並沒有這樣自稱),也不過是被養大順便陪老人聊天罷了,其實心性單純的很,還相當死心塌地。

  不過他們找傳說中的賢者到底要幹麻啊?說穿了,他不過是個瘋癲老頭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一次的在第幾頁也不知道。找日期吧,唉。

  這次的題目是「創業育成與技術移轉」,我聽完也沒啥特殊感受。羅達賢主任很懂演講,三個小時下來其實沒怎麼冷場;雖然遠遠不及饒教授好笑(人家不是為了逗聽眾笑才來演講的好嗎?),但也是讓人精神一振。

  創業育成--類似創投的東西,只是創投在乎的是投資報酬率,創業育成在乎的是企業成長力與創新研發力還有商品實用性;所以他們不但提供各種資源(辦公室場地、技術機器),也身兼外部企業金源投資的媒介。
  所以,創業育成這玩意兒,簡直是科技人的築夢天堂,好像弄隨身碟的那個群聯、甚至要命的聯電都是這樣搞出來的(不,聯電其實不是)。

  提到創新科技研發、專利權,自然要提到技術移轉。聽說有那種專門搞技術服務的,讓技術移轉不再只是單純的技術(使用權或使用方法)買賣,整體往一個更高的層次去了。

  如果台灣的科學園區、工研院真的如此優秀,為什麼我們還老覺得台灣沒希望啊?我覺得很怪,台灣的發展其實是多面向的,精緻農業現在也幹的不錯、高科技 產業也有拿過世界第一,多麼的極端啊!而科學園區、工研院的發展史也充滿故事性,導致他們的「上司」竟不能用常理來推斷究竟是誰……是說台灣真的很妙,但 妙有妙著,看我們的應用科技多麼的發達,這就是拿經濟部去推展科學園區的效果:將「創新是為了商品化」這個目的發揮的嚴嚴實實。

  專利權是很麻煩的東西。

  以上。真是沒什麼好講的。就算「人才培育」是現在的潮流,還是無法脫離效率競爭的地獄。
  效率競爭這種東西,還真是永無止盡、不分領域:要嘛拿高薪順便爆肝,要嘛沒工作在家連自己都不能吃,這就是人才的人生。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星期六就想好好寫篇遊記,卻沒確實執行--首先是鄉村進不來,再來是今天有一場迴歸分析的小考,所以我也只能在其他地方做做草稿。

  今天考完試了,就來把遊記填滿吧。

--

  終於嚐試了一個人去旅行,雖然只是「內灣→薰衣草森林尖石店→內灣南坪古道」這樣普通的行程,但終究是一種嘗試。

  旅途上的心情,我用照片寫了,所以才會有兩百多張照片;而咱們這種都市人看見「自然景觀」會太過興奮,可能也是導致照片數量超出預期的成因之一;至於「城鎮」,對我而言,不管在哪裡好像都一樣:我分不出新竹市的街道和台北的街道有什麼不同,都是似曾相識的樓房與街道。

  在去之前就聽說內灣很小,事實上也真的是很小,很快就逛完了,但我很喜歡這個樸實的小小村鎮,可以感受到客家人的熱情好客,而也只有這種地方,可以讓 我隨意亂走而毫無後顧之憂;薰衣草森林也是包圍在壯闊的自然景觀之中,若能在那裡悠閒度過下午,甚至睡個午覺什麼的,一定非常愜意。另外,薰衣草森林裡有 個「許願樹」,上面掛滿了遊客的許願籤……我覺得大家能這麼天真、充滿夢想實在是件很可愛的事。

  我沒有寫上願望,更沒有將許願籤別在許願樹上。我不是那種人。
  我也有夢想,但我的夢想還沒有實際到可以寫出來的地步。因為我沒有那種熱情與天真。

  一個人旅行,自由度真的很高。雖然在「住」的方面會貴了些,但能夠「想去哪就去哪」的感覺真的很好,我喜歡這種自由;畢竟,我只是為了「閒晃」而出遊。若有什麼想與他人分享的東西,用照片照下來,自然有機會的。
  有些人聽到我「一個人旅行」,會覺得讚賞、欣羨,那種正面的肯定,即使沒有朋友在身邊,也能堅持繼續下去;至於那位很不以為然、完全把我當壞孩子,還質問我「怎麼沒去上課」的阿姨……妳一定是有自己的孩子才會這樣想,所以我原諒妳。

  這次旅程中最有趣的,莫過是遇見了彭先生。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個小時,但也聊了很多東西。彭先生的經驗相當豐富,也相當健談,算是頂「年輕」的一位老先生。happy.gif
  一路上,彭先生先是介紹各種植物,即便他自謙說「園藝是他的興趣」,其博學程度,還是讓我三度懷疑他是否是在哪間大學教書的教授(據說其子也是台大畢 業,還是能和同學兩人結夥到美國自助行的那種英明人才……);也談了許多他的童年回憶:釣蝦、抓魚、吃花蜜等--我那天也在他的熱心下嚐到了兩種花的花 蜜,實在是畢生難有的一次經驗--後來又談到出遊經驗,聽到彭先生除了印尼、新加坡之外,竟連非洲都去過了,實在讓我無比驚訝,好像連我也親身經歷了非洲 那緩慢而悠閒的時光流逝。
  另外,我竟讓彭先生請客吃了個芋仔粿,說實話還真有點過意不去。不過芋仔粿真的又香又Q,客家美食不是蓋的。wink.gif
  最後,他還將自己在內灣照的幾個相片寄給我,有些是我沒去、或者忘記照下的,有些是他替我照的,相當珍貴的一些相片。真是很有趣的緣分。

  彭先生聽到我這是第一次自己出來玩,說我是「成長了」。聽到這種話,應該也要略有感觸的吧?但這趟旅行中,我並沒有得到我最想得到的:充實感或滿足感,所以要說成長,我還是得遺憾地說:不,沒有那麼多。
  但真的,從調查資料、排定行程到與相關店家連絡,這一系列的旅遊準備,我也的確是第一次親力親為。若是從這方面來看,要說我在獨立性、執行力上有所成長,確是不為過的。

  這趟旅行,雖然也有失敗的地方(沒有找到蟠龍吊橋,也沒有走到南坪古道……Orz),但說實話,是滿有趣的旅程。如果有機會,也該和同學來內灣一趟,一起逛逛這個純樸而美麗的小村鎮。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爛片。虧我還期待那麼久,明明輕微發燒、萬分疲憊,卻只為了看完這部爛片。

  1. 我討厭女主角對男主角神魂顛倒到不能自已。
  2. 而且女主角還是弱勢地位(拉丁裔、女傭、離婚、育有一子)。
  3. 我討厭一見鍾情。
  4. 我討厭男主角那種「紆尊降貴」的感覺。
  這部片物化女性。用白人無腦美女和拉丁裔知性女性做對比,然後高下立見?如果那位白人女性也是個知性美女,那我可能會比較喜歡這部片子:至少男主角不會像是因為「新鮮」才和女主角在一起。

  整部片看不出兩人由相識到相戀的「原因」為何,好像兩人一旦認識了就必須在一起。男主角一開始,絕對是因為「新鮮」這種感覺才和女主角約會,而女主角也說明了自己只是為了無聊的虛榮心而和男主角約會;這種貧弱的關係,竟能讓兩人突破萬難只因可笑的「一見鍾情」、「相識投緣」?女主角確實是有能力的堅強女性,但該片在這方面的著墨太少,兩人相處期間,並未確實把女主角這方面的優點完全展現,光是這點,就讓男主角在劇末的「堅持」顯得相當虛偽而濫情;就算兩人能在正式交往後逐漸發現對方優點,雙方階級身分差異如此之大,卻能在真正認識彼此之前在大眾媒體之前展現「相愛」的證據,是否太有勇無謀了點?
  而且在我看來,男主角只是個以「獵豔」為興趣、任性又自我的爛男人,女主角如此優秀,怎麼會看上那種男人?怎麼交往得下去?我最痛恨「花花公子為了『真命天女』而改過向善」的劇情,沒有經過充分的轉折,這種「形式上」的專情只見虛偽而未有真誠。
  尤其尤其,劇終的雜誌報導「前女傭與現任參議員交往一年後仍然甜蜜」要講的到底是什麼?還不是「身分差異如此之大竟然還能繼續下去」這種意涵?世人並沒有「承認」女主角曾為飯店女傭、又能與參議員交往的事實--即使她已經升任飯店經理--如此一來,豈不是完全失去了該片的「核心價值」?社會階級低下者永遠也擺脫不了他們的身分,即使身任要職、即使飛上枝頭,在他人眼中,他們還是原本的那隻醜小鴨,不可能「真的」成為天鵝。

  所以我討厭這部片。濫情的愛情片。大爛片。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16 Tue 2007 20:10
  • 孤單


  有些事,要嘛沒人分享,要嘛可分享的人不在,要嘛分享了沒人能領會。

  沒有所謂的宿敵(勁敵),也沒有所謂的盟友(同伴)。

  很怪很怪的感覺。相同電波的人真的這麼難找?

--

  然後,那個人仍繼續鬧失蹤。

--

  我因為白色的多變而感到驚嘆,旁人竟對我投以白眼。
  我因為一首歌而感到感傷,卻無他人心領神會。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OR課看到和微積分很類似的微妙東西:上限限制式。
  這和我們之前做的「浪達」很像嘛!(講不出名詞←完蛋了這下)都是「在有限條件下取得要素可使用最大值」,只是一個利用一次微分=0的概念取得極值在判定大小,一個直接用矩陣(單純法)解多元一次方程組。
  至於兩者間的實際關係,我還有待體會。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陣火大。

--

  SOC設概課程,老師請了一個好像很厲害的講師來替我們解釋IC設計,講著講著,他看我們沒有反應,竟然問了:「難道你們只要來這間教室呼吸就能拿到學分嗎?」這種見了鬼的話。

  當下,我所知的所有髒話全部傾囊而出--當然是在心裡--覺得眼前這傢伙實在太差勁。

  對方好像是我兄長研究室的學長,姓夏;我還記得他是和兄長一起去美國實驗室研習,也記得兄長對這傢伙的評語是「光『吃』不『做』」,住同一宿舍的台灣人們也因為這點而對這位學長不太爽。

  他剛開始講課的時候,我還覺得這傢伙頂風趣的、也因為他講課的流利度而頗有好感,但三兩下,那種「傲氣」一出現,對他的好感全部打了折扣,最後轉為厭惡。

  「不曉得教到怎樣叫做難」
  「在電機系講課的時候都是同一個背景,所以很好教」

  還有許多言論,在在充滿著對我們「非本科生」的歧視。

  什麼叫不曉得怎麼教?我們是其他領域背景的人,對晶片設計完全是門外漢,那麼,把我們當小大一教不就好了?難道說你們電機系的孩子,從剛進校門就知道什麼是晶片、晶片設計流程為何、甚至了解邏輯圖形?不要騙我,我不是被唬大的。

  所以他那些言論讓我很不爽。他教的好不好是一回事,人品如何就又是另一回事。

  難怪到了國外,大家必須相互協助的場合,他也有本事「光『吃』不『做』」。

--

  今天課程內容:MOS(n→p→c),晶片設計過程(邏輯設計與模擬→layout;取矽→矽柱→矽盤→光罩(MOS加入、電路形成))

  「晶圓是半導體的材料」好像哪次,聽兄長提過類似這樣的句子。今天我才了解「半導體」的意義何在:CMOS,在某些狀況下,會阻止電子流通,某些情況下允許電子通過(依晶片電路設計產生不同狀況;以NMOS和PMOS為基礎)。
  類似這樣的東西。

--

  我有在動腦思考、有在理解上課內容。不要以為商科生都是理工笨蛋好嗎?有種你來學行銷、來學廣告、來學心理啊!媽的真令人生氣。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甜甜圈


  不知道是怎麼開始的--反正一定是從阿本開始,這點不用懷疑--我喜歡上這首歌。我可以反覆聽這首歌聽到睡著,可以因為這首歌而心情平靜,也可以因為這首歌而感傷。

  歌詞很普通,雖然有趣,但不是什麼非常優秀的貨色。
  小薰的唱技還有待磨練,很多地方在仔細聽時會忍不住皺眉。
  平滑柔軟的旋律該是這首歌最大的賣點。

  然後,我覺得小薰的聲音有拯救人的特質,至少我被拯救過。

  多多努力吧,希望妳能從腦殘妹妹的框框中脫穎而出。



  我看的書多嗎?好像有些人會這樣覺得。但我看過的書真的算不上多,至少「經典必看」等級的我都沒看過。
  我龍槍只看過一次,刺客系列只看過一次,莫仁的作品是看了不下五次,龍族也看了不下三次、Gundam Wings小說版也看了不下五次,銀英傳倒是只看過一次,黑暗精靈買到現在也還沒心情打開,魔戒也只看過一次,即便我很想重新翻閱。

  大概就是這種程度吧,我看的書。

  我沒本事說「我看過很多書」,我也沒自信說「我看過好書」,因為我覺得「好」的東西別人不見得這麼覺得。(龍族很好啊,鋼彈很好啊,但誰會接受呢?)

  我覺得啊,與其看了很多書,倒不如多花點時間去思考。

  那些故事,是把某些人的人生濃縮,變成一個精采可期甚至值得深思的經歷。要想的大概就是這些吧。
  所以,我思考了幾個人生?

  但我現在正面臨一個難題:腦內與現實間的差距,這種落差可不是一句「原來如此」就可以平復搞定的;越感受現實的勢利與殘酷,就越對自己那思考的習慣感到後悔與怨恨。

  不是說思考不好,不是的。

  吶,我期許一個大同世界,難道太天真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4 Sun 2007 20:08
  • 名嘴


  我喜歡江中博!!!想講很久了一直忘記。

--

  等待某人可能的回覆最痛苦。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4 Sun 2007 20:08
  • 無聊


  我該做的事情不少,但提不起心去做。我承認我在害怕,害怕不曉得什麼時候,我的腦子又蹦出一些奇怪的想法引導我憂鬱,所以我不想啟發自己,一點也不想;但又不想浪費時間在漫畫、遊戲上(明明昨天很想玩遊戲),鬧得自己現在什麼也沒做。

  不想看OR(明天大概也只考單行法,隨便看看就算了,計算錯誤我也認了),不想寫迴歸(標準誤助教又還沒教到,我也沒有熱情去重新整理統計學、管理經 濟學和迴歸分析三本課本),不想練習Ecxel(這純粹是懶),不想看書(亞細亞的孤兒?我看一段深思一段,殺了我的就是它),不曉得現在是能做什麼。

  胃火旺盛,可是不想去看醫生。想閉上眼睛睡覺,卻怎麼也睡不著,更怕晚上睡不著。

  該做卻不想做的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迴歸分析作業寫到很鬱卒(我想念我整理出來的管經筆記←無法脫離悔恨狀態),於是來研究OR和管數筆記,研究研究,也煩了。我真的很討厭計算、求解這種單純(?)模式。

  我很不了解為什麼我要會矩陣方法,為什麼要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修正單行表,為什麼不能挑最簡單的方法來學就行了(事實證明大家是殊途同歸)。我怎麼想都覺得:老師這樣教只是為了考試方便出題目,和我們會不會、懂不懂OR一點關係也沒有。
  看不下課本裡的計算演練,我決定從頭開始看,想了解「作業研究」究竟代表什麼,但就算有了概略的了解,我還是很困窘。

  所謂的作業研究(OR),代表的是排程(效能分配)的計算方法:金錢的分配(財務規劃)、人力的分配(服務業管理、工廠)、以及物料或採購的規劃(存 貨、生產),這些事務,可以利用作業研究的方式來排出一個「最佳排程」(就是我們要求的最佳解),達到效用最大(Max Z)或成本最低(Min Z)。
  OR所使用的計算方法很多,有些可以徒手求解,有些則必須求助於電腦演算;於是乎,我們要學習的就是「如何徒手求解」,於是我們學習單行法、單行表矩陣表示法,以及修正單行表法這些矩陣演算法,目的是得到「最佳解」。

  OR的手動程序是:定義問題、制定數學模式、演算求解;若要加入電腦模式,還要建立、模擬、測試再執行--多了一些小動作,但百變不離其宗,我們的目的除了「最佳解」之外沒有別的。

  看似定義很清楚、目標很明確,那,為何我仍感到困窘與厭煩?我想來想去,赫然驚覺:高等教育之於我簡直是浪費。(喂)(人往高處走,人要往高處走……再說我翻桌喔!)(欠打)
  我很喜歡對事物定義,也很喜歡做結論;讓事情變得明確是我最喜歡的事,也幾乎是我畢生追求的目標,但我討厭解決問題。
  解決問題的第一個步驟:定義問題,我想我是停在這裡--不是所有的問題都能被清楚而明確的定義,也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會有答案,要能掌握、釐清所有的變數就實際面而言是不可能的--於是我很憂鬱。
  明知這一點,卻還要求自己將複雜的問題釐清至清楚明確、寄望能掌握、計算所有的變數,卻又因為做不到而對自己失望。
  不曉得這是強人所難還是癡人說夢,總之,我為這樣的自己、為這樣的問題而感到憂鬱。

  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跑錯棚了……我和科學方法根本就無緣。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