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終於看到結局,還滿喜歡的。不曉得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覺得迪娃真的、真的很可憐呢?明明一切都是安錫爾的錯,赤盾那些傢伙卻只把迪娃當成最終大魔王……看到小夜最後為了迪娃的香消玉殞而哭泣,除了詛咒安錫爾之外我實在不曉得該想什麼。

  其實在這部卡通的前半部,我還沒什麼感覺,但隨著每位騎士對兩位女王的情感表現越來越明朗化,對這部卡通的好感也就日漸提升;雖然真要說的話,它的劇情還滿簡單易懂的:沒有心機、沒有鬥法,算是一道腸子通到底的故事。
  這部卡通的主幹雖然是在敘述小夜的戰鬥過程,但每位人物的內心情感才是主要內容吧。儘管對於這些事物的討論真的讓人有些時候會覺得:是因為有這些東西,故事的進展才會這麼緩慢吧?(笑)但正因為它的緩慢,結局時那種「凱長大了」的感覺也特別深刻呢。:)

  所有角色之中,我最喜歡索羅門了~雖然一開始我很喜歡忠實地追隨小夜的哈吉,但依循自己心意背叛迪娃的索羅門,那種孤注一擲的堅持讓我覺得他相當帥氣 --雖然那種自顧自的追求方式很嚇人--而當他對小夜宣示忠誠,說自己已跨越血緣、成為了小夜的騎士時,他的帥氣應該是到了最高點吧?連甚少發言、對迪娃 的騎士充滿敵意的哈吉都忍不住稱讚他是「高貴的騎士」,由此可見他是多麼的英姿逼人。
  可惜,血緣還是無法真正被忽略,畢竟是經由迪娃的血而成為騎士的人,導致他死亡的仍然是摯愛的人的血。那集讓我惆悵好久啊……以後看不到索羅門了呢。
  (另外我很好奇安錫爾對將死的索羅門默默低喃的那句「蠢蛋」是有什麼特殊涵意,畢竟他是引領索羅門成為騎士的人)

  第二個喜歡的當然是哈吉。(大心)那種用盡一切心力想要守護主人的撲克臉僕人我完完全全沒抵抗力,每次有哈吉出場的時候都看得特別認真,不想錯過他任何一個小動作。(笑)
  在一開始,小夜還沒恢復記憶、也還沒認同赤盾的時候,總覺得哈吉過得很苦。他最重要的人非但不記得他,好像還有點怕他?而主人的家人還對他充滿厭惡 (是怕小夜被奪走吧?XD),情境上還真像個小媳婦啊。那副萬年不變撲克臉絕對是所有誤會的根源!--只是過了這麼久沒有娛樂的生活,會變成撲克臉好像是 理所當然的事就是了。
  其實以前的哈吉會笑的,小時後的他甚至是喜怒形於色的美味正太,即使長大後情感收斂了許多(有了身為僕人的自覺?),在小夜面前偶爾也會露出那靦腆的 笑容。越南戰役後,重新出現在小夜面前的哈吉就完全沒有表情了--我一直認為是因為赤盾那次強迫小夜覺醒的關係--直到最後,哈吉還是沒有重新展現笑容。 這是結局唯一讓我遺憾的地方。
  希望小夜下次醒來後能擁有快樂,那這樣哈吉也會重拾笑容吧。

  接下來的角色就都還好了,除了安錫爾和詹姆士之外都很喜歡;但說到名場面,不能不提的就只有哪個了!

  摩傑斯與卡爾曼之死!

  在卡爾曼因為代表死亡的「印」出現、決定死在陽光下時,摩傑斯一句「不允許你隨隨便便成為記憶!」於是接受了詹姆斯的勸誘而前去謀殺「可以成為很好的 朋友」的那個應該很重要的凱;他對別人可沒這麼堅持過--其他同伴想死在陽光下不總是「成全」的麼?--另外攻擊失敗後,又痛苦地說著「那傢伙總是隱藏著 真實的自己、所以不能成為別人的記憶!那傢伙需要時間讓別人了解他!」是說,所以其實沒有人了解的卡爾曼,被你深刻了解了?結果,明明「印」還沒有出現、 應該還有活下去的希望的摩傑斯,卻在最後選擇與卡爾曼一同消逝於夕陽的照射之下,這這這,到底什麼意思?
  是說沒有卡爾曼你摩傑斯不願獨活嗎!!!(核爆)

  難得我這麼思想純正的看一部卡通,製作人還是要搞惡趣味啊……(大嘆)

--

  咳,亂七八糟的我就不多談了。其實會堅持要看完這些卡通,除了劇情精緻外,OP、ED從歌曲、演唱者到畫面都相當優秀絕對是一個原因;尤其 「Blood+血戰」製作群展現了所有動畫製作者會有的堅持來完成這部卡通,五十集換了四套OP、ED;雖然不知演唱者是誰,但都是好聽、耐聽、感動人心 的音樂--至少我這麼認為。 :)
  要說這個的話,OP我最喜歡第三代、最不喜歡第二代;ED最喜歡第一代(結局也還是用第一代的音樂呢!),好像沒有不喜歡的。事實上,血戰的OP總是 充滿了熱血與奮鬥的感覺,而ED也總是綿綿悠長,相當符合它血淚交織的劇情呀!不過第四代OP到底在唱什麼,真的很難理解。每次看到字幕上出現「空中霸 王」這玩意兒,總有哭笑不得的感覺;但聽起來很好玩就是了。 :P

--

  小夜最後還是沉睡了,沒有跟凱在一起。真是太好了。(認真)要我來說的話,凱是介於兄長與父親之間的存在,他再喜歡小夜也沒用啊。正如他自己所說的,哈吉是那個「愛著小夜」的人;至於哈吉到底能不能完整的出現在小夜面前,這個那個,我一點也不想思考。(很汗)

  反正,在所有一切結束之後,能陪在小夜身邊的,也只有這位騎士而已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6 Tue 2007 12:52
  • 嗚…

  其實我沒遇到什麼悲慘的事情,只是耳朵痛到我無法專心罷了。

  從上星期五晚上幫小逼同學慶生完後,我的耳朵就沒停止疼痛過。我在想,這究竟是中耳炎、內耳炎、耳膜破裂還是咬肌發炎併發感染?到底是怎樣的疾病會讓 我不能張嘴、不能說話、甚至低頭撿東西也會有強烈的刺痛感?尤其當疼痛的範圍越來越大(幾乎整個耳殼都處於不能碰觸的狀態)、耳朵附近皮膚有腫起的現象, 我真的很想到藥局買個止痛藥或消炎藥什麼的。

  不能專心,整個心情很不好。

--

  今天考完管數,草草了結考卷後決心衝去看醫生,無巧不巧碰到在外面閒晃等人陪她回家的淑淑同學。 happy.gif
  很想多聊一會兒,但我只要一聊天就會想笑、一笑就會裂嘴、一裂嘴就會動到下顎、一動到下顎我左耳就會產生劇烈疼痛……

  所以我今天都不怎麼敢和人聊天。幸好只考一科,沒什麼機會和熟人相處。

  所以啊,子祥學長,我不是刻意對你冷淡的喔,我是真的不便說話呀!XD

--

  醫生說是外耳炎,輕描淡寫的。可是我怎麼覺得是很裡面的地方在痛啊?|||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從上週四開始,就是本人我在淡江大學第一年的最後一個期末考,要考到這個星期三;不過到了上星期五就已經考完2/3了--星期五一天做掉三科實在是個大功臣--本週三天總共也只考兩科,感覺真是很輕鬆。
  不過考前心情沒有這麼free啦,雖然我都沒在念書,但還是有緊張過的;只是事實證明,這學期的科目沒幾個需要太認真在唸,大概就原文的人力資源、麻煩的管理數學和囉嗦的微積分有必要而已。

  主題說的累格實例,發生在星期五的第二科,零售業管理的時候。

  這科選修的老師是出名了的好混好過,具體是如何我就不說了,避免傳出去害了這位老師或後人;總之,莫約三十分鐘大概所有修課同學都已經把考卷給寫了個七七八八,監試人員也大發慈悲提早把我們送出去。
  而此時,我的好同學們雖然交了卷,卻還是留在教室裡;我本以為是為了吹冷氣、唸下一科的內容,但過不到十分鐘,他們就通通跑了出去。
  一個人待在教室裡太悶了(事實上還有兩位同學仍在寫考卷),雖然很想繼續吹冷氣、睡大覺,也仍是跟著他們屁股後頭出了教室--結果一出去就看見盈如同學與小逼同學歡樂的與某位男孩照相,而佩青同學則抓著本本子。
  此時我心裡略有結論,但那男孩實在面生得緊,所以把站在較後頭的佩清同學抓去問話:「可以借問一下這哪位嗎?」

  然後我得到平生最大的一個衛生眼。

  沒錯,和我猜想的一樣,那位是最近(?)頗出名的Judy周同學。看見他們在照相,我理智上可以判斷這位八九不離十就是是本班名人,可是情感上卻一點也不認識他。

  雖然我覺得猜得出這傢伙是誰已經很夠了,但想到盈如同學他們是從Judy同學進教室開始就注意到人家、還特地在教室中待著等對方交卷出教室,目的就是 要堵他照相,這樣的注意力、觀察力、忍耐力實在是我望塵莫及、自愧不如的;我甚至沒有「期考時間會遇到Judy周」的自覺。

  雖然我覺得這樣lag真的有點太超過,即使我很喜歡提這些小事來彰顯日子過的有點不一樣,我還是很喜歡自己這種略略脫節同時小小知道的狀態。

--

  淑淑同學當時因為和陳駿同學在廁所附近聊天,不小心錯過了照相的機會,於是在他們考商事法(我們考管理經濟)前到他們考場去堵人要合照,結果照出了很帥的相片來。
  淑淑同學真的很懂怎麼照相呢。這也是我望塵莫及、自愧不如的另一件事。tounge.gif

--

  對了,翁小逼生日快樂。wink.gif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校最近設立了個「晶片系統商管學程」,想要修讀還必須以在校成績申請,感覺上不是隨便就可以去唸的。
  我算考慮了滿久,畢竟沒有認識的人能陪我一起去唸,而且三年級的課程感覺上也都不怎麼簡單,至少不是簡單到能分心修讀旁系課程的地步;可想到在那邊修 到的課程可以和系外選修相抵、加上此學程在畢業證書上也是登記有案、以及市場上跨專業通才的人力需求增加,這麼好康大碗的學程放著不用似乎有點可惜,於是 我在前幾天下定決心:去玩玩看吧!

  我好像總是這樣,什麼都想插一腳玩玩看,覺得困難就退縮了。姆。

  下載了學程申請表,發現有「平均成績」這麼一欄--意思是,必須有一個學期以上的成績才行--可我只有二年級上學期的成績,有資格申請嗎?
  為了確定這點,我上星期五去敲門,上星期六寄信詢問,通通不果;今天還特地起個大早敲門詢問,也是無人回應。
  仔細思量,還是決定先去申請成績單,下午再去辦公室詢問。

  事實證明我的思考是對的。剛才打電話去,響沒幾聲周老師就接了起來,在閒聊中提到早上敲門無人回應一事,他誠懇地說:「大概是我們的人都還沒到,因為我們是下午才開始營業的」間或一些玩笑性的笑聲;我煞是同意。
  有什麼好反對的呢?轉學考那天要下台中時,我不就確認過「世界是下午才開始運轉」這回事,還吃了大苦頭嗎?

  雖然說在早上醒來會有種神清氣爽的錯覺,但一大早醒來到底要做什麼啊真是。

--

  總之,我還是可以去申請學程,會不會過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遠)

--

  說到這個購買在校成績單,我的意見就來了。淡江的規費真的好高啊!
  以前我們北商也是先付錢,隔天再上註冊組領取成績單,但在我們畢業那年,學校開發了新方法:在機器旁邊架設個印表機,即買即取,絲毫不浪費任何人力成 本,收費也只要十塊錢;是說我們貴族淡江,機器旁邊一樣有個印表機,申請在校成績單還是要拿收據去註冊組拿,還是要等個一天的時間,而且還收二十塊;真的 不曉得那個印表機放在那裡是做啥用的。

  二十塊好貴啊!如果他們將資料庫建立在該電腦中或設立連線,讓欲購買成績單的學生和北商系統一樣即買即取,工作人員少了一點工作、學生少了一點時間成本,豈不皆大歡喜?為何要這樣耗資費時地浪費大家心力?

  而且,二十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去看兄弟的文章,滿滿都是對人生的感嘆和煩惱。他也到了一個叉口了呵!

  可能是因為是男生,可能是因為當過兵,他在心態上,在所背負的責任上,和我差了很多吧?所以他很認真的在思考這些事情。
  我很想回他「人生就是我爽就好」,但又覺得,既然人家這麼認真在思考人生的問題,我以這種惡搞回之,他以後會很不想理我吧。是我的話就會。

  這種認真的話題真的很難回答些什麼。

--

  既然決定過一天算一天,那我還是覺得,人生就是我爽就好。
  不這麼想,多麼難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手上拿的是高點記帳士普考的參考書。

  剛才閒著無聊拿起「國文(作文∕測驗)」這本來翻翻,赫然驚覺裡面的歷屆試題內容和我補習插大考的國文有著95%的相似度;有點哭笑不得,但其實滿有趣的。
  比如說,我看見補習班老師要我們練習的作文題目、看見小考試卷上出現過的題目,甚至還看到我在中正考場上遇到的題目;一模一樣的。

  應該不能說國文考來考去就那些題目,而是那些題目真的很經典吧?但這種巧合感還是讓我精神了起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說之前被梅夫人問過「有考慮將來要做什麼嗎」時我很爽快地說「沒有」,但其實不是沒有,而是不敢。
  感覺上所有社會新鮮人都得從業務員開始。但當過半學期的遜腳業務員,我知道了依我的個性不可能往這個方向走;亦即,只要我無法讓自己的個性調整成適合社會的齒輪,我一畢業立刻就會失業。這讓我感到害怕與徬徨,因為我一點也不想改變我的個性。

  不曉得之前在這兒抱怨過沒?我很愛自己,愛到快要不見容於社會;我喜歡自己擁有「我」存在的特色。但要在社會上工作,太過「性格」是沒辦法的--想要有個性地生存著還得看夠不夠資格。

  而我肯定是沒資格的。

  五專最後一年,撇輪同學曾以班代的身分上輔導室讓我們全班做了個性向測驗。我記得當時的結果,我比較偏向分析師或研究員,比較鑽研比較沉悶的那種;而朋友們也覺得這樣的結果相當準確,我自身也同意這樣的結果。
  既然我明明白白地與社交型人類差了十萬八千里,強迫自己當個業務員豈不是害慘自己--像現在這樣,活得沒滋沒味,每天都在扮演別人?

  之前提過了對心理學感到興趣,現在則考慮自己是否有能力當個市調分析人員。其實這種想法不不是第一次出現,只因他不是那麼強烈,便也只是一個想法而未曾述諸於文字;但我現在在經營決策學系,學的是抽樣、迴歸分析等統計科學方法,統計分析人員好像可以是我未來的出路?

  剛才我上人力銀行查詢「市調人員」這種職業,發現主要需求大約都是熟電腦操作、擁有辦公室軟體技能以及中英打的基礎水準,或有要求會操作市場調查相關系統如SPSS、CATI,或者市調公司相關工作經驗的;但反正實務一向是新鮮人的弱勢,我也不大在乎。
  這樣大略看看,覺得自己似乎有應徵資格,除了我還沒畢業這點以外。或者我畢業那年,會開始找這方面的全職工讀生,從最下層開始看能否做到正職吧。

  好不容易,我對未來的計畫終於有個比較務實的了。這樣看來,大學也不是沒好處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宇宙就像一條五線譜
  每一個人都是一道音符
  只有當我們合諧相處
  生命才能奏出美好的音樂』

  原本是怎樣的敘述依然是不復記憶,總之是本校特色之一的廁所刊版上所登載的句子。

  看到這篇,我沒有被感動到,我只是想著:若然每個人都是一道音符,那我們的存在,就只是為了那被彈奏的一瞬間,而其意義便是帶出下一道音符。
  每個人都只是為了那一個瞬間而活,而每個人的存在,都是為了另一個人。

  好像虎次郎是為了佐為而存在、佐為是為了近藤光而存在,而佐為存在的意義就只是要讓近藤光看見那關鍵的一步棋。
  一個瞬間,為了另一個人。

  所以這篇短籤說的真好,怎麼解釋都完整。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18 Mon 2007 02:27
  • 疼孫

  剛才出門吃飯,看見一則老翁捨命救孫的消息,差點飆淚。

  我不是很感性的人,可這則新聞就是讓我很感傷。大概是聽到那老太太的那句「阿公疼孫」,那語調口氣與當年娘親那句一模一樣,揪起了我心頭的痛;又從主播的敘述中想像那奮力、緊張、哀傷的一刻;最後思起阿公不在的事實,許多情緒交融造成的結果吧。

  二十幾歲這個年紀,是失去長輩的年紀。大家家裡的年長者,到這個時候也差不多了,許多同學都接到了報喪的消息,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意外,也不曉得該不該安慰那些人。
  要安慰的話,我能說什麼呢?阿公生病、住院到去世那段日子我可是一滴眼淚也沒流,和那些擔憂、難過失去親人的朋友們是完全不同的,我怎能毫不負責地說「我懂妳的感受」或者「節哀順變」這種場面話?

  說真的,我不認識我阿公。雖然他年夜飯會來我們家吃,雖然許多場合上會看見他,但他的寡言和我們親戚的數量讓彼此產生隔閡;我們這些小輩沒幾人和阿公是相熟的。我不曉得他是嚴厲或慈祥,我不曉得他的喜愛或厭惡,我不認識他。

  他就這樣走了,而我竟然不認識他。

--

  今天,我終於為我去世的親戚落淚,因為另一位阿公的離去。

  「阿公疼孫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糯米正傳、荒野大飆客、勾引陌生人、王牌對決、報應(那天幹麻去看首輪啊真浪費)都是新上映,舊的還剩下三百壯士、小太陽的願望和太陽浩劫。

  去待整天吧!!!!要去的快說喔,我們約時間。
  平常日130讓你包整天,不去對不起自己啦!

  湳山戲院

  我的排程:糯米→荒野→王牌→勾引,這次乖一點四部就好。(其實我也只剩這四部要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聽人資課程的時候順便上網瞧瞧,點了幾張國中同學貼上的照片,嗯……原來我國中同學這麼帥啊?本洲果然地靈人傑,出一票帥哥美女。

  看到簽名簿多了幾句聊天,突然很懷念那些傢伙;聽大家說老師老了很多,也覺得有點感傷。我還以為那娃娃臉的老師永遠不會變呢。

  六年了呢,真久。

  這麼長一段時間,大家都成熟多了吧?本來這麼想,但也有些人沒怎麼變。
  可能是,那些世故的心態,在兒時的朋友面前不需要表現吧。

  這樣很快樂。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下午跑個大老遠從淡水到天母吃牛肉麵和豆花,再千里迢迢地搭捷運從石牌回淡水。一整個莫名奇妙,但還頂有趣的。

  是說星期五晚上,有些時候大家會一起約一約吃晚餐;只是因為是星期五晚上,大家會搭宗運先生或阿潘先生的車跑很遠地方吃,而只我一人得默默回淡水,所以我通常都只能拒絕這樣的邀約。
  今天算滿難得的,學長也跟去了。既然學長到時候要跟我一起回淡水,也就有勇氣跟他們跑老遠去吃飯了。當然,管理經濟早下課也是很大一個因素。

  是說我不甘寂寞到了一個境界,什麼攤都想跑的樣子。但跟大家一起去吃飯,對以前的我來說實在也很稀奇……也不是說我以前沒人緣還幹麻的,是我總愛耍孤 僻,也覺得吃飯和別人一起吃真的很討厭--總會有人嫌我吃飯慢--而這群人不趕時間,出來吃飯的目的就只是一起出來吃飯,不像以前是為某個原因而湊在一 起,所以也沒人會催我,可以放心慢慢吃,慢慢吃的同時旁邊還有人陪。
  雖然我不覺得大家一起吃的時候食物會更好吃,但是有人的時候心情會好些,會覺得自己還像個人類而不是什麼行屍走肉--當然還是要看對象啦,遇上某些狀況,還是得自動變成空殼子的。

--

  是說,我們一開始是提議去大直吃關東煮的,但宗運先生本來就很想吃牛肉麵,然後我們也同意吃牛肉麵,就這麼直接(?)開往天母北雙寶吃牛肉麵了。
  結果只有我、宗運先生、學長三人乖乖點牛肉麵,淑淑同學和欣慈學姊則買了隔壁的食物到人家店裡吃。(我不曉得那兩人抓了什麼來吃,因為我面前的清燉牛肉麵真的很好吃。 grin.gif

  吃飽以後,宗運先生在考慮要送我們回哪個捷運站,結果不曉得誰提議要去吃豆花,才決定送到石牌站。
  因為牛肉麵對我來說份量算足的,又一份鮮奶嫩豆花塞下去有些負效用的感覺。仔細想想,我果然還是該點冰吃,瀰漫整間店的香蕉冰味道根本讓我依依不捨、流連忘返啊……(吞口水)

  不過點了我也吃不完,還是不要白花那五十塊才是正確的。

--

  最後還是沒有在九點之前趕回家看「爆球HIT!」,有點小失望。今天是古道對照間呢。這兩人在整部卡通中總像插花一樣東來一景西來一句的,很難得這樣被聚焦的說。
  不過明天早上有重播,嘿嘿。

--

  是說今天在宗運先生車裡,莫名奇妙的大家在用很破的台語聊天。絕對是淑淑同學的緣故!(指)
  是說這樣也沒什麼不好,還滿好玩的。只是聽慣了爹那發音標準的腔調,今天這車聽起來有點小難過就是了。(但我也說不出標準的台語來grin.gif

  幸好這種破的亂七八糟的台語沒讓我爹聽見,否則又要被罵了。 tounge.gif

--

  突然想到畢業前那一陣子,總是和Janis同學一起吃飯、再一起去補習班。是與我一同奮鬥了最久的戰友吧?(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16 Sat 2007 01:16
  • lag


  我真的超lag的我覺得。(遠目)

  將近一年前,我剛入這所學校這個科系的時候,系學會長大羅就跟我們講過某某傢伙跑去弄什麼歌唱比賽若何若何,我聽聽也就算了;最近什麼星光幫,我也整個不明不白,是某天看到報紙說Judy同學和女朋友如何復若何我才開始發現:欸,這個出了名的傢伙和我同班是吧?(他女朋友是我們學妹是吧?)不過我至今還是記不住這傢伙的臉,即使他今天有上台弄個三分鐘的零售業報告。

  咳,這個我不認識的同學就算了。(啥呀?)

  是說我那天去吃義大利麵,剛好電視在播重播,我就順便聽了聽。嗯,楊宗緯你唱歌超好聽的耶!
  然後隔天就聽到他退賽。囧

  是說(我到哪天才會放棄「是說」這種詭異的發語詞?),我當時驚訝了一下就算了,畢竟我也只聽他唱一首歌,超級星光大道將來會怎樣我也不打算去觀望,冠軍是誰我也不感興趣。
  只是說(喔),剛才晃了fred先生的網誌,看到他對楊同學的評價和幾個轉上來的節目片段,也覺得這傢伙不唱歌可惜,上知識家看清楚他繼續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漸漸感受到自己多lag。

  有某種資訊在日常生活中被大剌剌地討論著,而自己卻完完全全不明不白,這不是lag是什麼?一個大學生怎麼有辦法活得這麼lag啊……(我倒)

  八成是XXXX害的,弄得我只能看卡通……(這叫牽拖)

--

  那首「新不了情」唱得真是超好。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陣子,「那個領域」(我不曉得啥麼領域,「那個領域」到底有沒有個名詞來方便別人論述?)流行的是長篇輕小說。這種「連載」的風潮終於從普通的漫畫吹到小說上面了。

  輕小說的特色應該是:薄薄一本,節奏明快,易讀(沒有晦澀難懂的詞彙與語法),以及強烈的故事性;對於不喜歡閱讀的人來說,這類的小說他們不但讀的下去,還可以如喜愛漫畫那般的沉迷下去。

  我也滿喜歡輕小說的,畢竟強烈的故事性相當引人興趣,而輕薄短小加上漂亮的插圖更是它的賣點之一;可是我後悔花錢買他們。他們不耐讀。

  輕小說剛推出的時候,小說出租店是看不太到的。你可以在出租店看見完整的言情小說與漫畫,但看不到完整的網路武俠,同理,最近才風靡的輕小說也是此狀況。
  所以當初,我因為好奇而買了奇諾之旅、今日魔王系列,但買到第五冊時就再也下不了手。

  前面說過,輕小說的一個特色是強烈的故事性以及易讀性(幾乎沒有排他性);易言之,內容的敘述全是為了劇情的鋪陳,所以除非讀者很喜歡該橋段,否則應該是沒有必要買下來一看再看的,是屬於「看過就算了」的類型。
  像漫畫一樣,只是消遣。

  小說的價值,除了故事性之外,詞彙的使用與語法的雕琢也是增加書籍可看性的元素之一,或者說,是一本書的價值所在;但輕小說存在的目的,卻是僅是以文字將劇情傳達給大眾這種簡單的存在,雖然充分的利用了文字的感染力,卻也忽略了文字最奧妙的所在。

  所以這樣的小說買下來,看完後會相當空虛。如果只是一、兩本那還無所謂,連載中的連環小說就很氣人了;那種感覺就像花了三倍的價錢買一本漫畫,幾句對話幾個笑點幾條人物設定的伏筆就把人打發掉了般的。

  我也不是要批評輕小說如何如何,我確實喜歡那些故事,而那些故事的編排走向也的確有一定的水準(不然哪可能出這麼多集?);但對於購買它,我的態度就像面對數以萬計的漫畫一般:值得買才買。
  而對於小說演進到與漫畫同質這件事,我懷有無限感歎。這可能是網路發表平台的發達造成網路小說充斥,形成簡短易讀的內容較受大眾歡迎之現象的現象;但這麼一說,就好像把所有的罪惡(?)歸到網路上頭去了。

  不過我最痛恨的是,這些連環小說總是一本有一個故事,然後全體有一個主線(有些甚至漫無邊際),然後在各本中每次只丟一根骨頭來要我們跟著他們走--好像隔靴搔癢般地撓不到癢處--久了真的會煩的;尤其他們出版的速度不比漫畫,這種煎熬真的會氣死人,實在很想叫作者不要再拖戲。

  相較之下,都是連載的內容,我覺得漫畫比輕小說好太多了--至少漫畫還可以欣賞漂亮的圖片,輕小說中的句子卻不見得美麗。

  很久以前,漫畫被稱為「連環書」;現在,這個名字給這些輕小說應該再適合不過:畢竟他們是「連載中的小說」。

--

  其實,這應該算是「日本現象」。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是有在蒐集的人,可能會很羨慕我剛才遇到的狀況吧?不過我是覺得滿窘的啦。

  反正就是我再度破戒出門買宵夜,排隊付帳的時候前面的光頭大哥(不是禿頭)買了一瓶酒,一口氣拿到七張點數。在店員交給他的那一刻,他一句:「給妳好了,妳有在蒐集吧?」就將那七點讓渡給我。

  是說,不是所有女孩子都會搜集那種東西的。不過我還是道了聲謝收下那七張點數。加上我之前不小心拿到的四張,嗯……又超過了。
  總之,白雪殿下,又被妳賺到啦。要感謝光頭大哥哪!

  那位大哥笑起來滿可愛的。(這是奉承嗎?畢竟人家戴著眼鏡帶著帽子。不過滿有型是真的)

--

  順便廣告:我家白雪在蒐集KITTY點數,有拿到不想蒐集的人可以給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準到嚇死人……沒錯,本人就是這樣子!這樣一來什麼都能解釋了!(不該是這樣的吧?)

  
1月29日 慈悲的戰士

  歐普拉和我同一天生耶。好High。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是我覺得厭煩,厭煩到不想去維持表面功夫。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0 Sun 2007 09:50
  • 研究


  哲學與心理學,哪一個比較接近我格子的核心呢?雖然心理學是哲學的分支,但終究還是兩種不同的研究方式。
  畢竟我總是近乎變態地在剖析自己的行為心理與思考邏輯。

  與其繼續問自己一些自己都答不上來的問題來煩自己,不如好好研究這兩種學門,了解自己究竟想知道什麼。

  我沒有笨到一股腦兒鑽進去,那太累了。畢竟這兩門都是廣而艱深的。

--

  那些書好貴啊……(遠)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9 Sat 2007 02:28
  • 同儕


  我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都很需要同儕的愛。
  我無法感受、無法接受那些人們的關心與溫柔,即使我知道我需要。

  很怪,我很不懂自己在想什麼,還有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我喜歡自己一個人。獨處有獨處的好處。即使身在群眾之中,我也想獨處;冷靜地、理智地,與每個人保持著淡淡的友誼。星座書說這應該是水瓶座的一個特性。
  可在這刻意營造的孤獨之中,那種「沒有誰是特別重要的,也沒有誰把自己當成是特別重要的」類似這種的疏離感,卻著實的,讓身體好像開了個大洞。

  要對誰好,要為誰忙呢?

  一個不小心,就把所有的感情放在那些肯對自己溫柔的人上了,然後還欺騙著自己:沒有差別的,對誰都一樣。

  以為心裡沒有人。

  唔,他們是很重要的朋友。但我「很重要的朋友」很多,多到我覺得,好像把誰給忘了。

  每個人都太重要了。重要到,什麼都分不清了……

  所以那份空虛感很重。是我害怕付出得不到回報而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所以也得不到任何或以為自己沒有得到任何而,而作繭自縛。

  我不懂啊……

--

  每個人都渴望和誰是聯繫著的吧。《KAUMI》在結局裡發現了,其實所有人都在追求相同的東西,卻因為拙劣和誤會而感到寂寞。

  人的一生中,那麼多的欲求,哪可能一一達成的呢?好多事情啊,一個人會更有效率,但有許多人才能安心。

  癡癡茫茫地,我是害怕什麼,又在追求什麼呢?越是追問我越是不懂……

  現在的我完全不能證明自己什麼。大概是這樣,才讓我備感空虛吧。在同儕中,我什麼也不是,什麼人也不是。

  即使有人願意溫柔以待。

--

  所以,人生不就是這樣子。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我就覺得那傢伙弄得很敷衍很馬虎,但我沒有堅持下去,結果報應馬上就來了。

  我也懶得解釋我房間的格局,我說明狀況就好了:也就是,某一天我發現只要一下雨,冷氣機附近就會漏水進來,沿著牆壁流到地板上,再沿著磁磚的縫隙流到房間中央,而地勢低漥的床頭通常會淹個一、兩公分,如果我放著不管而雨又很大的話。對,像今天。
  所以我從六點回家開始就不斷地擰抹布。早上我是將吸水拖把放在冷氣機下面才敢出門的,中午我又翹課處理了一次,才免於最初的那個惡夢:床頭淹個兩公分,鞋盒泡湯,廢紙回收箱爛掉。

  這次水災是從星期三開始的。出門看電影前就發現漏水的現象又見,咒罵了將近一年前幫我補洞的那位工人大概幾分鐘,才在下午打電話請代書解決;然後,現 在,星期五的晚上,那水還是咚咚咚地敲打著冷氣機,不聲不響地掉在我放好的抹布上,再在抹布「水位」額滿時發出警告音通知我擰抹布。

  雖然這樣的淹水不會損傷我的家具--家具都有腳,還不至於被泡壞--但我的廢紙回收箱、鞋盒就不一定了。但那些都還不是重點,問題是那些髒水這麼積在我房間,沉重的溼氣外加細菌,我要不生病也難。

  總之目前是個很難過的狀況。我也不能因為待在房間裡很難受就衝回老家,一來是要爹娘在大雨滂沱時來載太不孝,二來是,當我回來時房間恐怕會成為一片水鄉澤國。我半點也不能承受。

  我只能希望上帝能給我大約兩天的晴天,然後那位負責的先生肯在那兩天內跑來幫我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我想要求賠償金。

--

  說到賠償金,和信電訊一定要賠我錢,不然沒道理:我的手機在某些很正常的地點,比如三樓教室,竟然會很妙的沒收訊。
  差勁!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