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次看見月亮,只半個圓亮著;今天買晚餐時抬了頭,差個弦就滿了。好快。

  時間好像是用年在算的。再兩個星期就是我在淡江第一年的最後一個期末考;是說將來我還要經歷四個期末考,但那也不代表什麼。
  一年了,在這所學校。雖然說還是不曉得自己做了什麼。看看自己的札記,除了抱怨還是抱怨,過的依然是沒有目標的生活。

  其實仔細想想,人生不就是這樣?「要做什麼」似乎是人生永遠的課題,所以放眼望去所有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半數都是跟我一樣的茫茫無依,他們的日子不也是以年來算的?甚至是八年、十年?
  所以這樣,應該也不是太糟糕。誰說年少時有個目標的,將來就一定會成功?不也有人晃然如我,一個契機就得到屬於他的成功?

  只是,雖然很多句子可以弭平這種蒼茫惶恐,內心的空虛依然讓人無法平靜。

  既然我的時間是以年來算的,十年後、二十年後,是否會成長些?又或者,正因為我的時間是用年來算的,十年、二十年的時間對我而言是否就像十天、二十天,不過是個月亮由缺到圓再從缺的短短週期,所以我半點也不會成長?

  好想知道我在做什麼。但正因為我什麼都沒有做,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會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滿腹怒火悶燒,多來幾次我大概就可以走了。

  因為在Happy書行銷期,表明了不參與行銷的我應該可以不用去參加那該死的檢討會,所以昨天開夜車今天打球打到翻,本來預計今天可以睡到明天早上然後開始OB Final Report的書籍閱讀,結果睡到正沉被電話吵醒。

  『開會、要來。』

  類似這樣的東西。所以我火速趕去。結果我跑大老遠到體育館,他只跟我要個E-mail說要我打企業行銷電話然後就叫我走人。

  我是你家養的狗嗎!幹!

  老娘早說過不參與你們的行銷工作,正確來說,老娘早說過要退社,今天是老頭用
卑鄙無恥的小人步數硬把我留下來,我才勉強參加一下會議,然後今天突然叫我打電話是怎樣?更重點是,那是什麼態度?上次給我分配行銷區域我已經發過火了,這次硬塞工作給我,是不怕出包嗎?面對一個已經明擺著不想玩的人,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硬塞工作給他,將來就真的不要怪他沒做好!!!

  幹,他媽的真的很幹。

  自己給我小心點,我是真的不會去打那啥笅鬼電話。

--

  講到電話就很銬夭。是說國中還什麼時候有玩過一種測試,忘記內容是怎樣,反正就是算「你將來會怎麼死」這種事;當時我被算到是「會被電話煩死」。

  幹,他媽的有夠準。

--

  管他家銬爸銬母,不爽做就是不爽做。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現在學運的素質,真是叫人心寒。

  剛才電視播出學生團體抗議捷運局錯估水道水線的事兒,舉抗議牌丟雞蛋表示意見。我傻住了。
  原來,我們的學生運動,和那些人一樣,只會丟雞蛋、喊著「警察打人」;知識分子的素質教養我半點沒看見。那些人用單細胞的衝動向公機關表達不滿,十足十的暴民。

  民主的時代不會有人物。台灣幾十年前做掉了一些知識分子,再造的這些,素養就是跟根本本的台灣化。

  我們的民主進步,目前就是停留在這種低水準的民粹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趕快去交個男朋友啦,我樂見其成耶』

  該死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航太2B蕭蕭的網誌。

  看到的當天,有一種共鳴。那是失望卻沒放棄和想開始的人會說的話。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雖然在實驗室裡做飛機很好玩,

  可是每晚回家除了疲累,

  總有種空虛感.』

  和他們相處在一起的時候,或許有很快樂的地方吧!但每次回到家,那種突然襲上的空虛感,濃到讓我想恨,卻不知道該恨什麼。

  「我到底幹了什麼?」這樣的問題問了自己千百遍了。拿去問老董,他總是有辦法回答,但都無法說到我心坎底。
  是要逼我用時間來解答這些嗎?為了等待那樣的時機到來,現在我就必須忍受空虛?

  單純的、炙熱的、濃厚的,那個被稱作熱情與興致的東西沒了。興之所至、興盡而返,我真的想收手。

  我理都不想理。不只是社團,學校也是。

  『我只是開始想讀書了,

  看的是是一般課本也好,航太雜誌也罷,是水滸傳也行,

  那只是一種單純屬於學習的喜悅.』

  單純屬於學習的喜悅。這就是夢想。

  若現在要我來說,我到底在追求什麼、在希望什麼、想得到什麼,我可以回答了。

  「我只想得到一種單純的喜悅」。

  單純的喜悅。因為興趣而打開一本書,因為理解而產生共鳴,因為熱誠而展開學習與研究,因為希望而共同追求……那種單純的、炙熱的喜悅,可以把心填滿的熱情與衝勁。

  「人不可以無癖」,因為人必須用某種不理智的熱情追逐著某樣東西,才能得到那種脹滿心田的喜悅。

  當初加入,是以為可以得到。現在,我們的心冷了。
  已經離去了的,就不該再強求。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開了MSN,才發現我不知道可以找誰哭喊「我家有白蟻~~Q口Q|||」這碼子事。

  培啊,你真容易讓人想念。

--

  剛才拿到白爺的離線訊息。上次莉雯同學也說很久沒看我上MSN。
  是說,開了MSN也只是掛著,光這種理由就能讓我不想開了。不過我這星期晚上很操也是真的,幾乎不想開電腦。

  總之,白爺說:「要來找我喔」。

  嗯,我會的。

  我想逃到別人家睡覺。可是附近有房間可以讓我睡的我只認識自己;而我也沒本事和別人共處一室。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才我家闖入了將近三十隻肥滋滋的喀嗒喀嗒,那種一到下雨會出現的兩片薄翅六條腿的俗稱白蟻的節肢動物。
  那個宣稱的將近三十隻,是真的,我有數。

  本來只有一兩隻的。事實上,不管什麼東西,只要有一兩隻出現,或者就該緊張了--那是徵兆,一切都還只是開端--總之當我發現我視線所及之處無處沒有 那種肥滋滋、喀嗒喀嗒響的生物,我嚇到了,我幾乎尖叫,迅速逃到門邊(那裡離窗戶最遠,白蟻最少),看著那些肥滋滋的喀嗒喀嗒在我眼前躁動,撲燈或撲向 我。
  我發現光是看著不行,因為他們越來越多,於是我闖入蟲群中,抓起之前買的殺蟲劑(特地買來殺螞蟻的。這些「蟻族」是太討厭我還是太喜歡我?)開始猛噴,不管這四個榻榻米大的空間能容許多少的殺蟲劑劑量,我還是瘋狂的噴到沒有東西在動為止。

  滿地蟲屍。我快哭了,真的好噁心。

  安全以後,我首先確認窗戶。奇的是我窗戶真的關得很緊,實在不曉得這些肥滋滋的喀嗒喀嗒究竟是從哪個縫鑽進來的,還鑽入了將近三十隻之多。
  接著我要處理死在床上的四隻,取了張衛生紙捏起與我的床單直接接觸的那隻,捏扁昆蟲的感覺瞬間讓我噁到飆淚:和茶褐色的長鬚昆蟲一樣會噴汁啊啊啊--

  腦神經斷線的我瞬間更衣,衝到燦坤買了個一千多塊的捕蚊燈。我再也不要噴殺蟲劑、再清理蟲屍了,我不要看到蟲屍!!!

  東西買回來後我冷靜多了,小心翼翼地將床上的生物屍體移動到地板上,開始掃地,順便計算戰果:十三隻死在中央地板,三隻死在廁所前面,四隻死在我床上,兩隻死在床邊,四隻死在窗邊,還有一隻死在衣櫃旁。

  屆時我發現,出去晃晃後回到沒有其他生物的房間,我冷靜多了。即使在掃地的時候蟲屍因為壓到電線下而留下他們的組織液在地板上我也不會因為那狀態太過噁心而失去理智。

  我想是因為,意識到「我的領域上沒有別的生物」這件事,讓我很安心。
  我不能接受屬於我的領域範圍內有我以外的生物,或者是除了我以外的會動的東西--即使是被風吹起的衛生紙也會令我驚嚇--在我的領域中,我只能接受我自己是會動的智性體,而其他物體的移動都必須是直接導因於我,否則我就會受到驚嚇。尤其昆蟲一類。

  現在的我則受到殺蟲劑殘餘的荼毒,暈頭脹腦中。但我也不敢開窗戶。|||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腦袋很昏沉,覺得快死了。開了電腦接了網路連了網站看了小說,才開始覺得活過來,因為腦袋在動了。

  網路成癮,我覺得不用去檢測了。

  首先看的是
killer的新作《勇氣》,很難得作者寫了篇女主角很花痴的故事,嚇到我了。我期待後記看看作者到底想表達什麼。至少《黑人》、《空氣與相簿》這兩本書讓我覺得作者很有意思,相信這篇應該也是別有意涵。

  然後看了
小山羊的「未知領域」第三部《詛咒之血》新進度。(詛咒之血是指姬家人嗎?)

  尖叫。

  嗯,很喜歡醉-卡希特這個組合,不過以塞亞的陰謀嚇到我了。事情演變到這種地步,我不知道故事會讓裡面那些角色花多久時間消化,至少我還要一陣子。

  或者新進度出來就消化掉了也未可知。(遠)

--

  狂推「未知領域」,大家要去看喔。經濟許可的情況下也請捧場,目前自費出版只到第一集《
伊都娜蘋果》。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覺得我再犯賤下去,總有一天會掛掉。前晚有靈感有產出也就算了,怎麼昨晚還是熬到了今天天亮?明明啥事也沒幹!

  正確來說,是因為這二十四小時超過四十八小時未滿的期間我只睡了三小時,導致這段期間後半段完全沒有精神力生產,偏偏壓力(必須唸書)和反胃(昨天熬了夜)的感覺居高不下,導致我睡也不是、醒也不是。

  反正我就是連昏醒之間的美好狀態都沒有達到就這麼強制清醒到現在。啊,鳥在叫了,我昨天也有聽到這隻麻雀對吧--(很明顯我已經錯亂了)

  媽的,今天真的考桌球啦……自由對打我不能在腳底板抽筋外加精神不濟的狀況下害死我的對手啊--殿下我對不起您……|||orz

  我、好、想、睡、覺、啊……

  只有在上網看小說的時候我感覺我有清醒……我說了我這是犯賤自找的,但是只有兩個半小時與其睡覺我寧可醒著……

  媽的,今天微積分有考試。

  (淚奔)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管理經濟有一章主要在講迴歸分析;事實上,它談的是「需求、供給」之估計,而最常被利用的估計方式就是一般性迴歸分析(因果關係分析)。
  迴歸分析就是集我之前提過的「背出公式、代入、求解」的統一程序之大成的學科,至少在大學時是這樣。(更甚者,連「背出公式」之前的「導出公式」也得一併背起來)

  其實迴歸分析若學得好,將來在統計分析上應該無往不利。事實上,這門學科應該有許多較為靈活的應用實務發展,比如行銷研究等等,許多統計研究很難不利用到迴歸分析,除非是最單純的數量統計。
  三年級的迴歸分析聽說教的是計算演練,而一年級的管理經濟在這一章節則是實務面的應用,甚有本末倒置之感,但沒學過統計就玩不起迴歸分析,只能說決策系除了指導教授各個異於常人外,連課程安排也大有問題。

  咳,我離題了。

  迴歸分析真的好難。上次的作業中有「信賴區間」的計算和「假設檢定」,我本來想說五專統計學時有碰過這部分,應該回去翻翻統計課本便會對這一部分有所印象而順利解題,沒想到我完全錯了。
  我們的統計課本,用的是單純的數量統計,只有單純的統計數值而沒有其中因果關係的迴歸分析式,故而其計算信賴區間、判斷是否接受假設的檢定方式,和管理經濟課本裡所述公式大相逕庭;正確而言,是不同的東西本來就會有不同的算法,但想到目的是一樣的、方法卻大異其趣,我就感到一陣挫敗:好像我以前學的東西對於未來的學習竟完全派不上用場。
  這究竟是我沒學好呢,還是兩門學科的差異確實太大?我不知道,畢竟當初ANOVA表也學的零零落落、三三兩兩的,迴歸分析現階段又只學到迴歸式的列式,無法從中判斷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所以對於管理經濟中出現的迴歸分析,我只能硬背公式,持續進行「背出、代入、求解」的例行性作業,而無法理解這些所代表的確實意義。

  我不覺得我能把迴歸分析學好。一來它太繁雜,二來學校也沒有確實照步驟來引導學生進行正確的學習。
  這麼說好像我在怪學校,好像我又回到了一種迷思,認為老師的責任是引導學生順利學習而忘記了大學裡的老師只負責將東西丟給學生,學習的部分全由付錢的人自己解決這回事;但我覺得,就算我要自學,我也會循個順序找個途徑,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依著學校安排的錯誤道路跳躍前進,弄得現在一知半解、一事無成。

  迴歸分析真的好難。但我真想把它學好。試想,若學好這玩意,將來面對實務應用與演算時會是多麼刺激有趣的經驗。可惜,依我的耐性存量和計算能力和公式記憶體的大小來判斷,真是太困難了。

  迴歸分析真的好難。

  是說,我真的不知道這篇文章的邏輯性為何。|||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0 Sun 2007 12:21
  • 選舉


  我說了最近的我不敢談理想。對自己不敢談,對政治也不敢談,對社會,就更別提了。

  我沒資格談理想,因為我根本不會、也不能去實踐。

  誰應該盡全力談論、實踐理想?政治人物,那些操弄台灣政策法令與執行架構的人。若連他們都不談理想只談錢,那這個社會則再也無可救藥;而覆巢之下無完卵,有個組織崩散的政府,身為子民的我們日子大概也好過不到哪兒去。
  是說,越是這種時候,身為子民的我們更應該努力,為理想之實踐進一份心力才是;但我們要如何不絕望?

  或許只是我太容易絕望也不一定。最近的我,不絕望則無法生存。

--

  今天看到民進黨有個想幹立委的在黨內初選時落敗,並於媒體訪問時提出想往另一方面發展的希望。

  和這人不熟,但那一瞬間,我卻生氣這個人的沒有理想、沒有堅持、沒有執著。如果真心為家國社稷著想,覺得國家要進步少不了自己,那為什麼不堅持到底? 無法堅持、不堅持,豈不是在告訴大眾:「我沒有理想、沒有計畫、沒有安排,沒有事先對這個國家的建設與進步做任何設想,所以立法委員少了我也無所謂」這項 訊息?那他幹麻參加黨內初選、幹麻要參與政治事務?

  從政,剛開始絕對是為了理念的實踐;從政,當然也只是為了理念的實踐。為了要得到實踐理念的權限、為了要得到發揮的空間,所以大家參加競選、提出政 見、做出宣傳甚至抹黑對手,無不是為了勝選;但現在的選舉、從政,到底是為了什麼?每看到「立委拼過半」這種說法就不由得一肚子火。
  他們之中或者有憂國憂民者,但手段太糟,糟到從勝利的那一刻起就要思考下次勝利的手段,而無從盡力於國事;於是,勝利成了目標,選舉成了道具,至於理念,則被拋到了所有一切的後面。

  民進黨很會選舉,他們知道人民喜歡怎樣的人、怎樣的話,於是配合人民喜好來包裝每一個候選人;或者更甚者,想要成為候選人,就要屈服於人民的喜好,不 論那樣的人民有多麼的無能、沒品。於是乎,候選人墮落了,因為他們成了逢迎諂媚的商品,而不是實踐理念、達長理想、創造未來的希望。

  雖然我很想提出上次讓我在餐廳失態的事件因由,但我其實找不到話頭接。總之,因為人民的喜好問題,民進黨的黨內初選名單,有某些明顯是逆選擇,但也不能說民進黨此番作為是錯,因為他們要選舉。
  王世堅還是會繼續當他的立委;而若邱毅沒入獄,他可能也會出來選。因為人們喜歡他們那張嘴巴,因為他們的黨部認為他們有當戰將攻城掠地、打擊對手的資 格與能力;而這種現象暴露出,台灣下至人民上至政治操權者,無一不以「打倒對手」為目標,依然堅信「先安內後攘外」的優先抉擇,無法容忍另外一黨的存在; 因為,對方的存在是自己勝利的絆腳石。

  他們不知道立委是幹什麼的,不知道議員是幹什麼的,更不知道總統是幹什麼的(因為總統到底是來幹什麼的沒人知道);他們只知道:勝選,可以抨擊對方很多事情。

--

  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落幕之前,兄長看著電視抱怨「都沒看見政見」,而娘親、舅舅則都對他曉以大義:政見出來也沒用,因為會不會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我們怎麼知道該選誰呢?然而在辯論之後,馬英九提出了他的看法,一個具體的、有水準的見解。既然如此,總統大選我該投他嗎?有困難,因為他危機處理仍是 太差,給我的印象還時不夠好。
  總統正職候選人讓我無從判斷(民進黨如果推呂秀蓮說不定我會投……XD),是否我該從副手下手?這兩個候選人,哪個拿可以把院長這職位幹得很好的人抓來吸票,我就不投誰。

  為什麼?因為那證明了他們只是在推商品組合,不是在推理念執行者。

  立委,我想投給有理想、肯實踐的人。總統,我想投給……到底怎樣的人適任台灣總統呢?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還以為我的低潮期過了,想不到兩個任務就讓他們都回來了。|||orz

  我想過我的問題。沒有理想、沒有執著、沒有目標,所以活得很煩。如果不覺得這樣沒什麼那也就罷了,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往往活得最開心;偏偏我知道這樣的人生有多糟糕多頹廢。急著找個目標的結果就像急著嫁人的天真女人,通常得不到什麼好歸宿。

  真他媽的!

  其實我本來是個有熱情有理想的人--應該吧--但現在,卻完全不敢談理想、不敢有熱情。理想不是我這種人談的,而會這樣想的我,就是沒有熱情。

  「不要期待就不會有失望」,因為深知這項道理,這段時日下來,我不但沒有期待任何事物,還絕望了;而在我已經什麼都不在乎,只是等死的時候,那傢伙跟我說,要我提理想、做改革,然後把構思的權利交到我手中。
  惶惶然無所適從,茫茫然不知何往。

  不是說我奴性太重什麼鬼的,我也爭取過自由,只是失敗的很不自然而已。總之這種情況是,被奴役許久的僕人得到了某種改變的權利,事出突然讓他無從下手;但同時他也理解自己仍是別人家的一條狗,這項認知讓他完全沒有動機去做任何事。我現在正陷入這種情緒之中。

  被耍了、被玩弄了。即使這些都是無心的、即使造就這一切的都只是巧合與不可抗力,我還是有這樣的感覺。

  不殺了自己,怎麼做人奴僕?現在逼我清醒,是準備鞭屍了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吃了尚怡同學兩塊核桃桂圓糕。很好吃。

  我喜歡核桃蛋糕。不管是核桃奶油、核桃香料還是核桃粒,我都喜歡。
  桂圓(龍眼)的刺激感不怎麼受我青睞,但也不到討厭的地步。

--

  謝謝。只是請不要再這樣了。我不會拒絕,但我也無以為報。

  是說,我要受小逼多少恩才算夠?我真的可以再無恥一點……orz

--

  今天聽淑婷同學說了一些東西,用不同的立場看事情果然結論差好多;但對我而言,也只是「原來如此」的境界而已。

  小小的、活在自己的世界。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實上我尖叫過了。

  到現在我還是不太能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才一個瞬間,我接下了兩個人資企劃案,加上之前的舊企劃補強,案子爆增為三個。媽的。

  你敢叫我跑行銷你就完蛋了!(怒)←是說,完全不能拿人家怎麼樣。

  搞什麼飛機啦……等一下、等一下好不好?上次你也沒叫我接企劃組,怎麼今天說的和上次完全不一樣啦--

  騙子騙子臭狗子!(淚奔)

--

  唉唷,很煩哪……我是真的把那些東西拋諸腦後才活下來的,我已經什麼都沒剩下了,竟然要我回去撿垃圾……很重、很重的哪!

  有沒有人聽的懂我在哀啥呢?……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好像說過最近在看「爆彈!HIT」這部卡通。說實話,這真的可以說是給小鬼看的奇妙卡通,內容完全沒有吸引大人的因素;我想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為了吸引小鬼以外的族群,才把第二主角做那樣的設定的吧……畢竟那樣的人物設定(尤指外型)並不是這種「熱血!奮鬥!」為中心的卡通的公式設定。(主角就很公式)(我懷疑多數做雙主角對立制的卡通漫畫,其中的第二主角都是拿來吸引女性的;《勇者˙新傳》也是如此……(煙))

  『像你這種把彈珠戰鬥當是普通遊戲的傢伙,不要和我講話!』

  古道兄,怎麼你一副大人的模樣,講話卻這麼可愛啊……(完全被打敗)

--

  事實上我第一次看的時候還以為是什麼奇幻冒險卡通……金太小弟根本就是隻可愛的狐狸。|||orz(←拿狐狸沒輒)

--

  是說,雖然這部卡通算是以熱血為主題,但是其實一點都不熱血,完~全不推薦。(遠)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是說,最近的退社潮似乎讓某些人開始感傷、思考了起來。越是這種時候越想逛逛別人的網誌,瞧瞧別人心裡有什麼煩惱,再思索一番,了解別人的心態。人家說:水瓶座總是看似毫不關心、與團體疏離,其實總是在偷偷觀察。原來星座學是這樣準確。是啊,與其不明所以地鬧在一起,不如搞清楚再說。

  咳,回來。正在聽音樂的腦袋沒什麼邏輯可言就是了。
  人和人之間的聯繫,其實沒有想像中堅強。雖然朋友可以做一輩子,但有沒有那麼「好」就很難說了。所以當朋友離去、各奔西東,當孤身留連外地、夜深人靜之時,其實也不用太難受。

  只要有心,與家人聯繫一點都不難。
  只要願意,與朋友出遊也不需要什麼理由。

  之所以想家,是否是因為聯繫不夠?與其要父母通知,何不自己主動打電話去?覺得與朋友疏離了,約一約出去玩不就又回來了?
  但在這之前,是否應該思考這些關係的必要性。有時候,家人朋友也是自己的絆腳石。

  誰說家人會無條件支持自己?誰說朋友會是一生的知己良伴?一個不小心,毀了自己理想的就是他們。

  朋友啊,必須是「只是在一起就好」的那種。若是因某種目的而聚在一起的,要我單純把他們當朋友,太難。
  同事就是同事。

  「我們活在這個憤世嫉俗的世界,共事的都是強悍的競爭對手……」

  只要是同事,就是競爭對手。這是不會改變的。

  我記得在中正考場上,短文寫作的題目似乎是朋友。朋友要怎麼交?天天膩在一起是一種,但相互思慕的也是有。我不相信,真的有那種相互阻了路,高下判出之後還能繼續毫無芥蒂地相處的朋友。要當朋友,就不該牽扯過多。

  當怡君學姐知道我期末考只考到星期二,好像我很有空,脫口便要我籌備出遊計畫;我即刻拒絕。
  我們的關係,不是好到可以出遊的那種。

--

  「今日吾身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連晉啊連晉,你當真是一生乖舛……好在臨死之前,還有位女子對你情深意重,生死與共。

  《尋秦記》全四十小時,花四天終於看完了。以前聽說時以為連晉是大壞蛋,看完,對他印象還不差呢。反正人就是這樣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雖然我總是把網誌當作日記在打,但從未像真正日記一般,記錄「今天幹了什麼事」這種流水帳;但是為了避免讓某些人以為我星期三放假在家只會把自己擺到爛,我好像得說說我今天幹了什麼事,以正清白。

  我是下午一點起床的。
  講了這句話可能就有人想來砍我,可是我需要睡眠,尤其星期一、二的課都是早上八點,為了吃悠閒地早餐我得六點起床而我也確實有在六點起床,加上星期二下午的體育課,星期三沒睡到十小時是不可能的事情。

  回到我剛起床的間,也就是下午一點。

  我在下午一點起床,刷牙洗臉有的沒的,弄完也是一點半。然後開始看漫畫。
  講到這個,可能又有人想過來賞我幾句難聽的話,可我需要儲備能量,尤其這陣子一直有人跟我推薦某部漫畫,明明知道一部漫畫好笑又風行卻只聞其名不見其內容,與世界脫節的痛苦感太深,所以我一定要接觸一下。

  回到剛才那裡,看漫畫。

  看沒幾本,於兩點十九分的時候手機響起。欣玫同學要我開電腦連網路開MSN,要討論下星期的〈神鬼奇航三〉,所以我打起精神離開床舖開啟電腦,用MSN討論了一下,最後好不容易決定去看星期三晚場,並確定見面時點與吃飯時點。
  然後我回去看漫畫,又沒看幾本,手機又響--這次是孟修學姊,大概快四點的時候。她要我出門、領錢、填資料。

  我星期三很不想出門,很~不想,因為要換衣服。
  講到這個,可能還是會有人想要過來呼我幾個巴掌,說我竟然懶到不肯為了領錢換衣服出門。要知道,各位看倌!女人換衣服有多麼麻煩?最最討厭就是不能隨 便套件汗衫出門,一定要考慮東考慮西還要怕曝光,我光想到這是多麼麻煩的程序我就不想動作,何況當時距離吃飯還很久,特地出門再回來實在太耗時間了。

  回到電話響起的時間,三點五十四分。

  孟修學姐雖然不太爽(她想今天解決所有工讀金的事情),但還是答應我明天再解決,於是我努力把借來的漫畫看完,當時也五點多了。之後我上一下網,瀏覽了幾個網站。
  講到這裡,可能又會有人要對我予以唾棄。我無法否認瀏覽網頁是件很浪費時間又沒生產力的東西,但是看看自己的網站增加多少人氣有助於未來的網誌生產、 看看他人的網誌寫了什麼苦悶的內容再予以回應有助於人際關係的發展,還有上兄弟的網誌諷刺他一下有助於鬱悶的抒發--對不起,伯安兄,請忽略這一句話-- 所以終歸而論,瀏覽網頁是讓我前往生產第一線、像個人類一樣開心的活著的必要條件。

  說到哪了?喔,逛了網誌。

  我逛完網誌,前後沒花多少時間。之後我開始電子報的企劃書製作。明天星期四,要開會,若我能把企劃書草稿丟出去,是不是比較有用?是不是--比較可以 完成真正的願望?倚著這個希望,我開始寫企劃書,寫到剛才肚子餓,決定出去吃飯。吃飯錢,我想要跟大家報告一下今天的行程,避免有人認為我放假在家只會擺 爛。

  告訴你!這個企劃書我沒寫完是不會睡覺的。因、為!我本來就打算今天上午休息晚上寫電子報。這是我的預定計畫。

  若我遵照上面的命令今天跑去社團打那些鬼電話,試試看,我有沒有精神寫企劃書?

  我的活動安排,本來就是鬆散不嚴謹的。因為唯有輕鬆愉快的日常生活才能讓我有生產力,擺爛一事,是身心俱疲嚴重緊繃後的結果。

  什麼?你不信?你、你、你!

  你很聰明!

--

  出門吃飯去。寫網誌就花了二十分鐘。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膝上有一片淤青,卻不記得從何而來。奇也,怪也,卻不足驚慌。

  星期六、日去活動中心和工學大樓幫忙搬椅子,幾百張的椅子又推又搬又丟又甩,兩臂無力。不奇亦不怪也,卻足堪驚慌。

  老娘我不能握筆了。(右手魚際肌與手腕疼痛不堪)
  老娘我今天考桌球。(手臂無力打個鬼)

--

  今天是六連發。(遠)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整個很不爽,又不是不會。(是有兩題不會一題題目沒看懂,所以最高七十起跳。|||orz)

  ln1=0對我而言是常識兼直覺,卻被要求寫出來,沒寫就扣掉我一半分數;這些小地方零零總總扣到我不及格。人生的絕大侮辱。
  一年級的課就是這樣,吹毛求疵。

  「計算題就是要把計算過程寫出來」所以我2+0=2也要列式?這什麼狗屁,那我乾脆開始證明1+1=2好了(據說是十三頁的大題目),或者我25*4=100也要變成25+25+25+25=1+1+...+1=100?

  娘的時間是很多喔?

--

  該死!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優質街友守則」中有一條「不騷擾他(她)人」,讓我的眼睛閃了一下。對於「指定不特定第三人」的人稱用詞,我一向不大了解怎麼用;國小有學到「他」是男性與一般用、「她」是專指女性、「它」是用以無生命與植物、「牠」是則意指人以外的動物,這些在有明確對象的時候不難理解,但對象是「不特定大眾」是否亦要特意區分,沒特別研究該是不能輕易下結論吧!
  但特意加強「她」,則讓我有種刻意強調女性之感。

  兩性平等是近年來的熱門話題,但大家的方向都駐留在「女性不亞於男性」甚至是「無差異」這種論調,可我個人覺得這種方向不太好;所謂的平等,不該是這種齊頭的平等,而是認同兩者的差異與無歧視的接受。
  雌雄兩性在生物學上有怎樣的差異就不是我這裡討論的重點了。

  曾看過有節目廣告,內容是一位女性大方站到小便斗前,嚇壞如廁中的男士。當時我直覺閃到的是許久以前暴北熊(網友「暴走北極熊」之我們的愛稱)對某女性談論自己「站著小便」的評論:「這不是在提倡兩性平等,而是在說當男生比較好吧!」當時我深感同意,於今亦如是。

  要追求「兩性平等」,就不該刻意放大某一性別。今日社會太專注於女性主義的成長卻未給予女性應有的尊重與自信空間,為免流於形式、虛偽膚淺。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