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甚至覺得,「必、選修」這種規定可以免去。

  以下是我這半年來想到的方法:

  入學時雖然依據志願選擇了校系,但毋須強制規定「系必修」,只要系辦公室定出「主修科目」及應修學分數,並列出「參考選課順序(年級)」,同時授課教授在授課大綱中確實列明「先修科目」,同學依據這些資訊選擇目前自身能力適合修習的科目,自由安排課表;而所開課程,除有專業性質之要求外,不該有「系」的分野,學生依據教授評價、上課方式與時程及其學分數選擇課程與教授。
  至於畢業,該生於學分達應修學分數後向學校申請畢業許可,審核通過後統一於畢業季頒發畢業證書。(或者可設立「各系畢業考」時程)

  如此一來,學生可依據最適合自己的方式選擇課表,對教授的評價也可以「事實」方式判定,不再有因評鑑系統設想不周導致評鑑不實的狀況;又因課程為同學自選,該可提升學生學習該科目的態度,同時教授授課方式高下立判,是為警惕。
  重要的是,修業年數完全仰賴自身能力,不再被制度死綁,造成多餘的困擾;為此,學分上、下限,二分之一、三分之二學分不及格退學等等規定也可免除--只要學生付得出學費,毋須擔心其修課時數--畢竟,何時畢業由學生自己掌控。

  這制度對我最大的好處是,因為「年級」已形同虛設,像我這樣的轉學生,學分抵免該更加自由化:所有我修過的科目,該全部予我抵免才是。
wink.gif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的世界豈止是「君不君、臣不臣」這麼簡單?連基礎的師生態度都不對了,這個世界還怎麼得了?

  之前我總有「教授授課方式有問題,其態度不對導致學生態度不好,是教授自己該檢討」云云;今天我發現,無論教授態度如何,學生的態度也不見得會好。

  身為一個學生,上課認真聽講是本分,老師什麼都沒講到,那想學的回家自己念書也可(當然這樣的老師該罰),不想學的,一拍兩散,正好。
  所以,身為一個學生,有義務將老師提過的課程盡力研讀、思考後,才向授業者提問;所謂學而不思則殆。

  但今天,我發現許多人都沒盡好自己的本分,上課時玩鬧不說,連助教講解「必考題」也不認真對待,更可惡的是,總是想都不想就發問。
  今天班上同學提出的許多問題,要不是教授之前教過、回家研讀便可了悟透徹的基礎,就是只要動一滴腦漿就可以知道答案的問題。他們越問,我越火。

  本來這門課就很耗時間,大家都急著學、也都急著走,淨問些沒意義的問題虛耗光陰究竟有什麼意義?甚至有不認真上課,在發現有地方抄不懂時才問「怎麼回事」、「可不可以再算一次」,實實在在消耗我們這些認真聽講的人、及助教的精神。

  偏偏他們熱此不疲。

--

  都該罵。無論教授或學生。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應該是老舊的電影,至少電影中的年代是相當早期。內容有個單純的觀念:上了大學,就有好日子過。

  那是,念大學很風光的日子,聯考的日子。

--

  故事內容有悲有喜,而那五味雜陳的滋味,看得我哭了。能這麼感動人心應當要歸功於各個演員的實力--好像我看了一場人生,而非戲劇。

  這部片子讓我深刻感受到,不管日子過的如何,那都只是人生的一個階段,想要跳脫這個階段,除了努力別無他途。

  我不曉得是刻意突顯還是我的扭曲本意,這部戲讓人深刻感受到大人的無能。孩子們的成長全都是孩子們自己的相互磨合、相互激勵,老師、家長幾無一個幫得 上忙的--能突破現狀的,靠的都是那些孩子自己的努力,他們四周的大人,全都只存在個自以為是;唯一像個樣兒的,只有要他們(打架群)跑操場的教官和關心 同學的班導師吧。

--

  不管那些大人說了些什麼,孩子還是要靠自己的毅力成長。從大人身上得不到的榜樣、讚美、尊重、平等,就從同儕中感受吧。

  這部戲,演出來是這樣的。不論成績、品行好壞,他們是團結的。
  是互相照顧的朋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被說沒神經。

  沒神經的說法滿多的:神經太大條、神經太小條、沒神經。

  統計而論,「大條神經」是錯誤修辭。(啥鬼)

--

  據說是誰和誰尷尬我沒看出來的樣子。虹雅學姊也說,覺得我偶爾沒神經;貞茹學姊也說,知道我是個怪人。
  志忠同學還沒問,答案八成大同小異吧。

  然後,怡霖同學說不會呢。 grin.gif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微積分寫到好生氣。我討厭英文,我討厭外國人。他們腦袋根本不清楚。 angry.gif

  我不懂為什麼題目硬要出到小數點第六位,難道整數就不能算嗎?出這種題目意義到底在哪裡?不懂嘛!
  所謂的by cutting out到底是從別的地方剪下來,還是說要被剪了?不懂嘛!
  所謂的cost of order shipment到底是付錢給人還是收人錢財?為什麼下訂單還要付錢?不懂嘛!

  我不懂嘛!

  我看不懂,怎麼寫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實證明,完全不行。

  一、沒耐性。
  二、易焦慮、易被干擾。
  三、懶。

--

  今天有努力嘗試教他們微積分,卻覺得沒弄到什麼。一來,他們自己題目也沒做完,沒辦法從題目問出確切的問題;二來,我也沒整理過我腦袋裡的東西,總是一股腦兒的傾囊相授,雜亂無章;三來,講太快。

  而且我很容易煩躁。在我「教」的時候打斷我,我會生氣;明明「教」過得的東西,因為忘記或什麼其他理由要我再講一次,我也會生氣。

  所以這次一整個就是煩躁,因為才開始就被打斷了。(囧)

  一個有底子沒寫題目,所以不曉得自己該問哪裡;一個沒底子有寫題目,卻只想知道「題目怎麼寫」。

  沒寫題目很難教,所以我從眼前的題目找出可以講的觀念和技巧一一說明;「只想知道題目怎麼寫」的同學便不耐煩,因為我講的東西他不想聽。

  這讓我很生氣。

  我不敢說我講的東西可以讓你考試考滿分,但我可以保證,聽懂我講的東西,你題目可以做快一點--更何況對方很多問題都是起因於不知道我所談的東西--擺明了不想聽,就是不尊重我。
  如果不想「學」、又不能「教」我東西,那根本沒什麼好聊的了。

--

  我很不能接受有人微積分用背的。對,有些題目該背,但那是有特殊解法或解法複雜的題目才有這樣的必要;一般的練習題也想背起來,究竟是小看了微積分還是托大了自己的大腦?
  而且,「答案該如何表達」不能問我,要問老師。天曉得教授接不接受我的寫法。

  與其問我「接下來該怎麼寫」,不如我把東西寫完後影印一份給你。快很多,也減少很多怒氣。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幸福,果然還是要經過比較。

  他們討論著插大甘苦談:無法融入班級、同樣是(北商)轉學生卻聊不來、社團只照顧大一新生、虛偽與排擠……

  我沒遇到。融入班級雖然不是那麼容易,但不至於困難:不論男女,班上的大家都是好人;轉學生無論是不是曾經同校,也都有許多話題聊;社團不管是不是大一新生全部一樣關照(我還被「特別看待」了?);大家的心都是真誠的熾熱的,虛偽與排擠就算存在我也看不到……

  這麼幸福,我還抱怨什麼?

--

  感受大家能力不足,就把大家拉起來。
  在同一個舞臺上,享受同樣的光,磨合砥礪著前進。

  進步,要大家一起。當年的我們,也是這樣上來的。

--

  「以我為目標吧」,如果你們真的感受到我比你們強。

  「以你為目標吧」!夜晚漫長著,未來更長。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不過聖誕節--似乎有這樣的歌。很多人的時候,過的,其實也不是聖誕節。
  因為沒有滿街的聖誕鈴聲、沒有福音、沒有唱詩班,沒有莊嚴的祝福。

  廣播中,女歌手以莊嚴的聲音唱出Merry Christmas,那樣的震撼,才是聖誕節。

  或者這是因為我不是基督徒的緣故。我不了解聖誕節的真意,我膚淺。

--

  去吃這趟火鍋,是開心的。雖然有五個人沒到、不想看見的人到了,但不影響心情。(我發現我對他的態度平常到了一個境界:沒有對話,但很平常。我真是表裡不一……)

  我喜歡看一群人熱熱鬧鬧的。跟這群人在一起,會有熱鬧的感覺。
  常常聚會,很好。真心的這麼覺得。

  就像那樣的薩尼,醉了、茫了,感受著身邊的人的溫暖與關懷與愛,讚嘆著這個人世,詠嘆著神的愛。

--

  原來今天是聖誕節。講到薩尼,才有這樣的感觸;即使從昨晚到現在,好多人跟我說著"Merry Christmas"。

  難怪我想喝酒,難怪我胸悶、呼吸困難。

  元旦那天,買瓶莎哇來喝吧。這次要自己喝掉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考卷到最後是一種美德」今天我感受到了:不只是對老師的尊敬,也是對同學的尊重。
  以今天來說,資料處理這門課,因為word幾乎成為我的專業(專題360頁不是排假的、TQC進階級也不是考好玩的),考這種東西對我來說,不諱言的,確實是小兒科--不用念也成!(不過學科我還是要靠人啦。 tounge.gif

  於是,如往常一般,三十分鐘卷子和檔案就交出去了。

  以前五專交卷時,大家都是不聲不響的出教室,監考(出題)老師也不會跟你多聊些什麼--早出去早念下一科,也代表學生有準備--所以很習慣如此,幾位同學也會比較「誰結束得早」(這是種樂趣不是嗎?同儕之間的);可今天,老師問了我:「是不是題目太簡單?」。

  期中考的時候他也問過了,我不記得我怎麼回答的;今天,我覺得我的回答很白濫。

  「好難喔我都不會寫~老師要加分喔。」

  什麼蠢回答?老師也叫我「不要騙他」(知道我是開玩笑的嘛)。

  走出教室的一瞬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愧。

  我不想自傲於自己的文處能力,畢竟,我不是真的「每題都會」,在做題目的時候也有諸多疑惑,我不想表現出「我就是懂」的態勢;但今天,好像我這麼做了。

  應該說,我的確這麼做了。

  第一,這樣可能讓老師自尊心受損,好像這學生沒必要上他的課(確實沒必要,這是學校程序問題);第二,其他同學會心存不滿,似乎我太早交卷刺激到老師,會讓之後的課程過得很辛苦(或是瞧之不起--應該是我想太多)。
  好像錯了,提早交卷這回事。但不該是這樣子的,人不該為了面子弄些不該弄的東西呀。

  --提早交卷,代表學生有準備,代表學生重視這個科目--為什麼不能這樣想呢?雖然我確實是沒準備,但解題的時候,我是全力以赴的。
  交卷的時間應該不是重點,重點是,對這門科目的重視程度。如果因為提早交卷而認為我不重視這些東西、忽略了我在過程的認真,會讓我很不愉快。

  很不舒服。這些表面功夫。

--

  很懷念以前的日子。提早交卷也沒人會說話的,自由的日子。

  有什麼關係呢?為什麼要介意這些事情呢?

  為什麼不能相信那顆善良單純的心,往好的方面想呢?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校上星期開放模擬排課,我排了12門課,總計25學分,不曉得是不是太多。

  問了不少人,都覺得25學分太多:以考試來說,要考九科;以報告來說,四至五個跑不掉,其中還有我自己選的系外選修,若要做報告,組員很難找。
  不過這12門課中,一科微積分似乎可以躺著過(下學期應該也沒機會教太難)、一科資料處理也是可以輕鬆解決(Excel不曉得還記不記得)。
  而且要我放掉那門系外選修,有點困難:一來老師評價不錯,二來課程也很吸引人(專案管理耶!這不是我最想學的東西嗎?)(我好像一直在拿磚頭砸自己的腳。是哪個人信誓旦旦地說來淡江不是來唸書的?),實在是很想選。

  --要不要慫恿系學會長來修呢?反正他雙修企管系……
  如果能說服成就好了。

  總之,這樣的二下好像會很累。但套句紀芸同學說的:總要試這麼一次的。

  是啊,總要試這麼一次的。累不累、能不能處理,都是對自己的考驗。至少這有努力的價值。

--

  我發現我這次沒有檢討我的期中考。

  不過,這種混散的日子,要檢討也難吧。

--

  轉瞬之間,期末考已經到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施恩的感覺,噁心;被注意的感覺,噁心;後悔的感覺,噁心;好多事的感覺,噁心。

  好噁心。

--

  最近想到ISG就覺得噁心;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感冒而覺得反胃,天曉得?

--

  「不管你信不信,我們其實有特別關注。」
  這句話讓我最為噁心。

  我一直想說,其實我也沒有懂的比較多。
  但我也一直有種,莫名奇妙的感覺。

  有些事情,或者可以更好,但它就是沒有;可能是我太過理想化、事情真的只能這樣。

--

  下學期修25學分,12堂正課。看看有沒有比較充實一點。

  其實我只是想找個忙碌的感覺,忙碌在點上的感覺。資服很忙,但不能給我那種感覺。

--

  喔,對了,我要說。

  「學習第一、業務第二」好像才會是對的。

  時程上,我們招商好像來不及了,所以其他的東西我們就別想碰了。

  這樣對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通知那個人會到,害我瞬間不太想去聖誕節聚餐,不過為了親愛的飄飄同學、芷君同學,還是去了吧。反正酷兒同學也在,尷尬不到哪兒去的吧。
  不過那個人到了,同樣會到的那個人,跟我說話的機會就少了吧。好久沒說話了,想當年我們一見如故的;「好朋友」的感覺,竟然撐不過三年。

  和白爺也是這樣,結婚後,多了好多擔子,也不太能見面了。

  就算當年一見如故,最後也只能這樣吧。滄海桑田啊。

--

  今天才發現我寒假似乎不太能回家,(後知後覺?)趕快跟娘親talk talk,取得諒解。

  「每次過年都沒人幫我打掃。」
  「把很煩的那個退掉,就能幫你打掃了啊。」

  她開玩笑地抱怨,我也開玩笑地回答。天曉得之中有幾份真。

  娘說,她很擔心我的脾氣。這點從那好久的以前--國小算久了吧--就讓她擔憂到現在。我只能聳肩,畢竟脾氣糟糕是天性,忍不住。

  這時候娘提到我的八字。她說我是「雙七殺」,當時看了就擔憂,擔憂這個脾氣不好的女兒將來會吃苦。

  雙七殺?聽起來超炫!

  我也只能這樣想了。誰叫這個詞聽起來這麼囂張呢?grin.gif

--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徳以報天。
  殺殺殺殺殺殺殺。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覺好久沒回家了……冬至軟掉的湯圓雖然口感不好,但還是很好吃。娘煮的嘛。

  其實距離上次回家,不過隔了兩個星期罷了,會出現「久違了」的感覺,還是因為最近發生太多好累的事吧。

  重點不是這些。

  總之,我回家後就拿起《銀英傳》開始看了。我上次看到哪兒?喔,吉爾菲艾斯掛掉那裡。
  ……

  人家的吉爾菲艾斯死掉了啦~~~

  於是我決定從第一集開始看。(其實也沒差到太遠,反正都是黎明篇)

  然後我才發現我有多想念楊威利。

  記得田中殺人魔在後記時有提到,對於女性說「楊是最好的老公人選」一事感到無稽,當時也想不到什麼來反駁田中芳樹(誰讓他是作者呢?),現在我可以講出楊的魅力所在了。那種身處其中,卻又超脫物外的瀟灑。
  他是歷史的創造者,卻也是歷史的觀察者,這點很神奇,這就是楊。

--

  理智的說出什麼,理智的做些什麼,理智的做到什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的是「算數」到天亮。沒天理的蠢教授出了個爛作業,要我們用三種方法求出五階方陣的反矩陣。要命。

  我算了太久--五個小時真的是太久--用盡了所有人教導我的一切技巧,還是求不出答案。太複雜了;尤其當我看到47/53這個分數,我放棄了。不得不。我找不到任何方法可以讓這個五階方陣變的簡單;即使在五階方陣中弄出八個零,降成四階後還是很複雜;何況高斯消去法是天殺的麻煩。

  我覺得,就算教授期末考考出來,我還是做不出來,那我何必在這種題目上面花時間?原理我會,只是我不耐煩於算數--瘋狂的加減乘除--我不懂這樣的意義何在。就算我弄出了五階方陣的反矩陣,這對我將來學習回歸分析又有什麼幫助?我又不讀統計所。

  我不耐煩於計算無理的題目,是我的問題?

  我已經不曉得,究竟是這個題目真的太無理,還是我太想逃避去計算。我只是很明確的知道:我不想算。

--

  那一瞬間我後悔上大學。如果大學代表著沒意義的課程、複雜無用的作業和交差了事的教授,那,念大學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不要學歷。我可以不要學歷。

  我對大學的熱情和幻想,在我進大學後就破滅了。我覺得這才是我的問題。

  我不想這麼糟糕,可是我感到很糟糕。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轟轟烈烈的大事大家幹不出來了,於是,小人物的小故事就更顯溫興與偉大。《時代》年度風雲人物是「鄉民」,大概也是這樣的體現。
  不然呢?每個人每天每個時刻都在改變這個世界,怎麼著,就是鄉民得了名啊?

  榮耀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最近發生的事情應該也是不太多,所謂的最近,也不是多久以前;但就是覺得有很多事情。

  首先,讓我煩躁的是功課。排定的行程一樣也沒完成。可能是我太懶。
  再來,資服的工作還是繼續。找董大哥談過了,好像談到了什麼,也好像避開了什麼;講完的結果是繼續。

  我幹麻啊?

--

  我也思考過,是否我逃避了很多事情。我想做的事,真的是因為沒有時間而沒辦法做嗎?
  確實,時間要多少有多少,很多事情都是「改變心態」就能解決的;但改變自己去迎合這個世界--好像不太對,好像不太好,但好像必須去這樣做。

  很多習慣必須改變。改了那樣的習慣,我會變的在忙碌中一樣從容、在混亂中停止焦躁嗎?

  我認為,我應該要掌控我的生活,而不是讓生活掌控我;但當我因為忙碌而重新安排活動時,到底是我在掌控生活還是生活強迫我掌控自己?

--

  「你習慣讓世界照著你的規則走。」昨晚董大哥是這麼說的,沒有被醍醐灌頂到。畢竟我也確實感受到我嚴重的大頭症帶來的困擾。

  當我處在世界之中時,必須在我的規則與大家、各個人的規則間找出一個平衡,秩序才能維持。人不能太有原則就是這樣(←不對)。

  「你在急什麼?」昨晚的一個核心問題,「這裡所有人中就屬你最沒有壓力,你在急什麼?」
  當我回答「沒有壓力也是種壓力」時,志忠同學笑了一聲。他本來很努力讓自己變成不存在的。什麼話這麼好笑啊!

  沒有壓力,才是最大的壓力。當我發現我腦袋過得太輕鬆而身體過得太緊繃,我就覺得糟了,於是我很急。
  當我發現,台科同學們做了許多的報告、延續在五專的驕傲與尊嚴的同時,我仍在原地踏步甚至往愚笨的方向前進時,我就覺得糟了,於是我很急。
  當我發現,兄弟如往常一樣知性,我卻越來越世俗,覺得現在的自己與以前的自己越來越不同,我就覺得糟了,於是我很急。

  我被太多人超過了。從很久的以前到現在,太多太多人了。「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這詞兒,我真的不想體現在我身上。

  若是跟以前的我比,現在的我太弱了。我能不焦躁嗎?我能不著急嗎?

  倒底我該丟掉哪些東西?

--

  人在歇斯底里的時候會失去理性。我的理性、我的自我控制,必須努力的回來才對。
  太白目了現在。

--

  我不是什麼都行,我不是什麼都好。和你們比起來,我還太多要學--如果這種心態,能真實的被我體會,我可以再謙遜點、我可以再隨和點。
  不要讓我看見缺點,不要讓我看見醜惡,不要讓我看見那些,給我負面影響的東西。

  請讓我覺得「待在這裡很好」。拜託。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瀟洒掩飾不了我的不安

   歌唱昂揚不起我的胸膛

   肆意在波動的宇宙穹蒼

   旋轉如曼陀羅花的奔放」
            --摘自「提的部落格」

  持續,在忙碌的世界中奔馳著。會有那種感覺的絕對不只一人,天地之間蒼蒼茫茫,來來往往之間一定有你的伴。

  沒有人能無驚無懼的,就是有,也不急著欣羨。
  因為我還在用我的一切體會世界--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6 Sat 2006 11:15
  • 降價

  對外聯絡許多公司,大多數以「時間」、「預算」這方面的理由拒絕了我們的企劃,害我這個聯絡人好累。
  有時候還是會想:天殺的我幹麻這麼認真?可是秉持著「接了就要弄到好」的負責心態(所以我還是負責任的嘛),我就盡我所能的弄了;只是,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的,許多事務窒礙難行,諸多種種只能自己吞。
  幸好我還沒虧到,只是疲倦而已。

  至今,許多有意願的公司都被我們的價格嚇跑了。這點我覺得滿奇怪的,畢竟我們給公司的企劃案擺明了有灌水,加上我們的時程很趕、現金很缺,怎麼看,都該有降價空間才是;可阿聰學長(行銷學老師 囧)很堅持跟我說不得降價。

  我實在不懂這有什麼好堅持的。明明有錢賺還不賺,我們一沒品牌、二沒商譽的,降這個價是會損傷到什麼嗎?況且不管對方怎麼砍價,我們都是有賺到不是嗎?畢竟,「我們的議價空間很大(由前後兩份企劃書刊載金額可判知)」啊!
  在我們時程很趕、現金很缺的時候,我不懂我們有什麼資格堅持不談判。不一定要照對方的意思走,我們也可以提出相對要求,一來一往達到雙贏態勢,明明有機會的。

  所以,現在的我還是不懂團隊的運作基礎到底是什麼。


--

  寒訓時,逸楓學長(我好愛這個名字,就像我的逸展逸清逸靈逸柳)跟我解釋了。
  解釋了什麼我忘了,但我現在接受「不降價」這個說法。似乎是要彰顯「我們不是隨便搞」這種心態吧?

  但其他配套應該還可以吧?我不知道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蔡志浩的blog:
  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

  經常有人講:「態度決定高度」,但人生許許多多的事情,該使用的卻也是不同的態度。
  當然,「認真、負責」的態度是不能改變的,但細部的心態,可能都得再調整一下。

  調整成,適合那樣的團體的態度。
  那攸關於文化。

--

  此篇說的,是面對事物的態度。
  待人處世接物做人,用的,是一樣的態度。

  因為人的文化,說到底就是那樣而已。只是現在的人,不打算深思為人的文化罷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為了傳說中的國際化,許多學校要求專業科目必須英語授課--我能理解這樣的要求之中的遠景與理想,只是,用他國語言教授本國學生專業,實在有其困難度與障礙。

  第一,專有名詞解釋不易。
  第二,授課內容彈性低。
  第三,學生學習意願低。
  第四,教授授課意願低,或有能力授課之教授嚴重缺乏。

  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而這些問題交互作用下,就是沒有人能學好專業科目。

  我真的覺得英語授課是莫名奇妙的事情。當然,能增進英文能力是很好,但這是否矯枉過正?光是理解課文就產生了困難,學習意願降低是必然的事,之後造成學生成績不佳、上課態度混散,又是不可避免之事。
  可這些事,最後承擔的都是學生:成績不好是因為學生上課不認真(誰理你聽得懂聽不懂)、上課不認真聽講絕對是學生的錯(誰管你教授有沒有認真教),然後,因為擔憂莘莘學子的國際競爭力,學校又更用力地推崇原文教學,認為磨練之下才有鑽石……這樣的惡性循環下,英語授課的成效出得來就怪了。

  最妙的是作業。叫什麼都不懂的學生抄他們看不懂的課文,我懷疑到底有誰會有怎樣的長進。我只知道我的憤怒增加了,每天想到管理學概論我就很生氣。

  今天的爆發點是「潛在競爭者」。第八章講的是SWOT分析,SWOT是個什麼玩意我是知道的,但當我從威脅中提到「潛在競爭者」時,我赫然驚覺我不曉得它怎麼拼,查了半小時的網頁也沒找到,於是我怒了。

  寫中文又怎樣?管他去死。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