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陸找工作,學士比碩士容易

  一樣是udn兩岸財經報上的。

  其他專業我不知道,就我所感,商學唸研究所根本是屁;除非你很喜歡研究個案。
  所以,與其認真唸書,不如認真考證照。

  這是個證照時代不是嗎?雖然學歷才是前景的入場卷。

--
  為什麼學歷依然是前景的入場卷啊……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厭煩了,那無聊的、一成不變的行銷遊戲。

--

  今天從山上跑到山下,再從山下尋原路上來。CAT的鞋子總是會將我左腳腳跟磨破,即使在鞋子上貼了OK繃也是一樣。

  我好累、好痛。我想搭公車,但我想去的地方公車不會到。
  而且,搭公車到底能不能報帳,幾個學長姐講法也不一樣,多搭幾次,我飯就不用吃了。

  上次那個學長,應該是兩個,問說為什麼不騎機車。說到這點我就要罵髒話了:有機車騎我要走路嗎!
  真的,那什麼蠢問題,還問得這麼不屑;我才被問得莫名奇妙呢。

  今天我跑的地段若非騎機車不可,他們當初在分配個人區域時就應當將交通工具考量下去;若未考量交通工具,就更應當開放交通費請款;而今,什麼都沒有。他們隱瞞事實(或說明不全),且未將資源做最有效利用--沒有把正確的資源放在正確的位置上。

--

  對於這個團隊,我寫出來的好像都是抱怨。現在想想,確實沒幾個值得談的事情。

--

  原本行事曆上只寫著寒訓一星期,期末考後我們預期大概是晚一個星期回家。
  今天發現我們太天真。傳說中的聯合勸募,會將我們的寒假時間幾乎完全奪走,要我們晚將近一個月,大概過年前幾天才能回去掃除陪家人。

  這種重要的事情,一開始就要講,不是我們問了才說。

  另外暑假的山河戀,號稱自由參加,結果是若人數不足,安排計畫不夠「緊要」的人還是得強迫參加;而山河戀這項計畫,確定,需要機車。

  幹,我說我想看書、看雜誌、寫心得,這不叫緊要計畫。

  他媽的幹。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才收到一封信,說南陽街的橋大書局可能因房東惡意調漲房租而關門大吉、或是以二樓小書店的方式苟活,聽了萬分難過。

  橋大是很好的書局,至少我沒看過有對消費者這麼好的書局。有多好?好到我在南陽街混的那段日子裡,完全不想上博客來買書。

  橋大書局藏書可說應有盡有,我還沒遇到幾本想看的書是橋大找不到的,完整度媲美博客來;另外橋大打折也打得慷慨,要貪便宜,再不用等博客來書展優惠或那不知何時才會出現的特價活動;加上當時幾乎把南陽街當生活領域,橋大是我殺時間的好去處,簡直是當雜貨店在逛。
  現在想想,我書櫃上近1/3的書都是在橋大買的。

  在我因淡江四周書局欠缺而萬分想念橋大的同時,這個噩耗的傳遞無疑是給我一記重錘--我本抱著每次回台北時順道去橋大懷念順便購物的冀望的,若橋大真的關門,那是不可能了。

  我真的沒見過開價比橋大更便宜、藏書比橋大更豐富的實體書局。便宜而且立即取書,這是橋大的優勢;很可惜這樣的優勢還不足以度過環境威脅。

  剛才收到一封信,希望橋大的老主顧能來個「一人一書救橋大」活動衝高橋大營業額,讓他們能撐過這次房租危機,然後再和房東談談是否通融。

  一人一書,其實沒有這麼簡單--至少我辦不到,這個月都不會回台北;而且我最近才發瘋似的買了城邦的特價活動28本書,搞得自己像個窮鬼(而且不敢跟家人說)。

  唉,書很貴,希望更貴。

--

  在南陽街的朋友們,看你們是要保護橋大,還是要保護自己的購書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大家可以討論。」

  在四天前的udn兩岸財經報中,立委提出「登陸上限拉高」的提案,也清楚知道陸委會會有意見,於是說出這種話。
  很美好,這句話。好像一切有個開始、有個希望。

  但台灣似乎不是個可以「討論」的地方--像群化外之民--所有黨派各據一方,相互鬥爭致死方休,就不曉得是某個黨先死、某個人先死,還是包容這番爭執的台灣這塊土地先死。

  其實很多事情可以討論,就是不曉得能不能討論個結果出來。大家的談判空間都太狹窄,隨意就碰到「不得妥協」的原則範圍,不花一番心思,還真的沒有討論空間。
  所以這種討論有用嗎?也不是沒用,至少大家知道了彼此的信念,認不認同而已。

  台灣的認同問題,自從某人選總統以來就被大眾以顯微鏡放大來看著:你是哪一族群、我是哪一族群,不同族群勢不兩立這樣。台灣這種小小的土地,竟也可以鬧出這種紛爭--我們說這叫鬧劇--著實是蔚為奇觀;更奇的是,台灣人還樂此不疲,只要彼此立場的不同,不論是非黑白蜿蜒曲直,一律撻伐杯葛反對挖包,看對方出糗就萬分愉悅,也不明白這消耗的是國家根本:信任。

  現在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是可以被信任的,至少天王級的沒有。可怕的是,這些不被社會信任的人,被盲從著,被拱擁著,處理著我們的國家大事。

--

  現今這樣的社會亂象,絕對不會是「某個人」的責任。是整個社會的責任。
  正因為這是大眾的責任,才更要找出幾個特定身分的替死鬼,成為人柱,成為眾人宣洩的對象。

  現在被揭出弊案的許多天王級政治人物,無疑是人柱的一員;但這人柱要埋不埋,恐怕也是一番爭戰。

  誰來救救他們。誰來救救我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兩個不一樣。聰明不見得高明,但其實要高明一定得聰明。

  無論如何,我應該算是個蠢人。只是不夠蠢。
  滿糟的一個狀況。

  其實改變一下心態,這可以是個幸福的狀況。(聳肩)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黃興同學真的很嚴苛,和志忠同學比起來。規定一定要跑到20家、明擺著刊廣告也無意義也沒意願刊廣告的店家,也一定得跑到三次以上。
  你們,這叫行銷還是推銷?

  推銷:強迫弄到好。
  行銷:根據客群配合需求掌握範圍內所有客群。

  所以,質與量的要求,還是要權衡一下的。

  我知道我跑的家數少(每次一趟下來,至多不會超過十家。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談得多也是這個數字、談得少也是這個數字),但我更知道:再多我負荷不了。
  所以有些明擺著沒什麼意願的,我不走進去了。哪天想到了、有空了再說吧!

  屍變吧我的熱誠!這樣你是無敵了還是瘋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2 Wed 2006 05:41
  • .


  曾經,我不想開口。因為害羞、因為顧忌旁人,因為許多。我也厭惡說服別人認同我的想法,卻萬分需要有個人認同我的想法。
  曾經,因為我的不曾開口,我得到了很深的後悔。可能吧,其實我不記得。但總之我知道,我應該是受到了什麼打擊,導致現在的我,不想去顧忌旁人。
  我得到了個結論:我只要愛自己就好。

  於是我成了個有話就說的人,並忽略了我的強硬、不圓融、冥頑不靈。
  要成個有話就說的人,必須有擔當。所以我對自己發誓:決定了,就不可以後悔。

  於是我要求自己敢開口、有話就說,作什麼事都像梭哈。

  所以我至今一無所有,除了本我。

  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常說我有大眾臉,畢竟經常有友人說:你和我朋友好像!或是:我才遇到一個長得和你一模一樣的人,害我認錯!甚至是:你前幾天是不是有去某某地方?我有看見你;但天曉得,我這傢伙只會在家裡蹲,他看到的絕對不會是我。
  同樣的,我也曾看過毫無血緣關係,卻有著相同長相的人。為何我能確認兩人毫無血緣關係?因為其之一是我在澳洲認識的上海人,其之一是我在北商見到的同校同學。
  只能說,大自然無所不巧。

  不曉得會否有人希望找到一個,與自己有相同面貌的人。這或許會蹦出樂趣的火花,但也可能有完全相反的反應。試想,有個人擁有與你雷同的樣貌、甚至擁有與你類似的人生--那自己的人生到底算什麼呢?

  整體看來,像是上帝的一場玩笑。或者還能分辨誰是實驗組、對照組,還是實驗品與完成品?History repeats itself, 為什麼?究竟是人類真的無法從歷史中學習教訓,還是神就是這樣安排的,要人不斷的重蹈覆轍,直到統計出一個結果、一個宏觀、一個概向?

  人生真的很奇妙。是我的或不是我的?

--

  這時候,只能不要想太多,過自己的日子最愉快。
  那不是我們可以思考的事情。

--

  無血緣,「相」遇成雙胞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取自留言版。

考完了。(滾動)
應該要去跑行銷順便洗頭。(滾動)
我好想睡。(滾動)

漾子受我欺騙灌了Linux。囧(不過應該還是繼續使用暈倒系統)

(滾動)

--


我突然想起貓滾動。(遠)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二晚上看的電影,衛視電影台翻做〈魔戒前傳:黑暗王朝〉,後來查詢了一下,DVD代理商翻做〈魔戒傳奇〉、北歐神話原名作〈尼伯龍根之戒〉。
  片名不是重點--只是提一下讓看官知道我看的是哪部片子--重點是,這部片看得我好痛。

  貪婪、欺瞞、背叛、利用,而男主角從頭至尾竟然都被蒙在鼓裡。國王對於他所立下的誓約,一點意圖履行的心態都沒有,因為那是建立在欺騙與隱瞞下的。

  貪婪。當那人憤恨的說出這個單字,我想我這輩子不會忘記它怎麼唸。

  和電影〈殺破狼〉一樣,沒有誰得到好結局。

--

  我愛北歐神話。ˇ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之就是昨天的物流管理考卷中,有一題不管怎麼算答案都沒變,代入驗算卻不對--事實上,算出來的數字也很奇怪--一開始我懷疑我公式背錯,但反覆組合,答案都不對。
  利用刪去法,我只能懷疑老師的數值--果然,他合計值給錯了,還錯得離譜。(那數字到底怎麼弄出來的?)

  算出正解、驗算後確定無誤之後,我交卷之時想跟老師說一下這題的奇怪狀況,但以下犯上的恐懼讓我無法堅持立場、更不敢說太多(畢竟大家都還在寫),只得默默離開。

  朋友說,這只能大家私底下討論討論,再去和老師理論--如果老師扣分的話--但我想想,一來大家都是四年級的,人難找、二來半數都是外修生,看他們手上的簡單計算機就知道這題大概沒幾個人能算;總而言之,發現題目出錯的人,搞一個不好是獨我而已。

  何況這題只有十分,小case,送他--可能很多學長姐會這樣想。

  但我不行啊!我問答題有兩題答不太出來,申論題第一小題「解釋SWOT分析法」也寫不全(SWOT還能怎麼解釋?我根本沒看老師的講義……orz),也就是說,我不及格的機率實在有點偏高,這題分數我捨不得。

  然後還能怎麼辦?等結果啊不然怎麼辦。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服務團隊本次專案:2007年日曆手冊。
  這手冊,將免費發放給商管兩院師生,美其名是培養這些學生安排行程的能力。
  而我們要做的,是將手冊中的空間賣給附近店家以為廣告平台;於是我們開始「跑行銷」,說服附近店家投資這份日曆手冊。

  我很確定我不想跑行銷,不想走行銷。但他們強迫我接觸行銷,口上說著:行銷實務很重要。
  我當然知道行銷重要,不然學校安排我們學了兩年的行銷是假的?問題是,我不想在「行銷實務」這個領域上專業:我不想做業務員。
  他們老說「行銷」與「業務」不同,我也知道「行銷」與「業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但他們所謂的跑行銷,根本就是跑業務。
  究竟不懂的是你們,還是我?是你們不懂行銷與業務的區別,還是我不懂你們其實是利用了我們?

  很多店家,我真的不想再跟他們說下去。不是不喜歡他們,而是我知道這種廣告的效益真的不怎麼樣,卻得說服他們投資。
  而我手上的投資客,多數都是以「回饋學生」的名義出資的,讓我們這組現在號稱進度落後(拜訪店家)卻進度超前(成功金額)。哪有成就感?超無力的。

  哪那麼閒呢,吃個飯還要跑這麼遠,又不是非常、頂級的好吃。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曉得自己是在過怎樣的日子。不曉得自己是怎麼樣在過日子。

  這是我要的嗎?

--

  我進大學,不是要學大學的東西。我是想增進能力沒錯,但我知道一般的大學幫不了我(台大能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不在我的決策選項中:那是名校,我 不想沾上邊。一如我現在受夠了「北商?那不是很厲害!」這句見鬼了的話),我只是想找個悠閒的環境,積極地增進能力;像培那日的有感而發:只是想學。
  於是我訂雜誌,想多學些學校不教的事。
  於是我補習,想考些我感興趣的證照。
  但這半學期來,卻是一事無成。

  為什麼?為什麼我無法增進我的能力?

  我發現是瑣碎的事情太多。那些小事,很麻煩,因為得靠時間解決。因為我不想解決。
  於是我知道我安排時間的能力還是太弱:我無法專心。在這個太過散漫的環境我無法專心,沒有事情讓我專心,沒有動力讓我專心,我不想專心一致的去做件事情--咦,原來我廢了。

  這樣不對。不行這樣。

  我不能再說自己廢了。我不能再讓自己廢了。
  不能再廢下去。升學考廢,廢的是名聲;日子過的廢,廢的是真真正正的自己。

--

  我發現團隊很破壞個人計畫。常有人說,想得權利就得先盡義務,所以我們得耗資費時地遊說附近店家,換取待在團隊的權力、得到來上課的權利,但慢著,有些課我不想聽。
  他們大概沒遇過這麼明確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吧!一年級,好像都得從基礎開始。

  我要的實務,不是與店家、廠商接觸的實務。我要的是企劃規劃的實務--因為那裡我弱,但有興趣。
  他們會說:妳規劃了一個企劃,下一步是要說服廠商接受你的企劃,所以你要從接觸廠商開始培養你遊說的能力與勇氣。
  抱歉,我說想學企劃規劃、想弄企劃規劃,就真的只是想弄而已。我不打算讓誰來聽從我--如果覺得有意思,我們大家來弄;如果覺得別人的企劃更好(別人的口才更好),就去弄別人的吧,我看著自己的報告出爐就會很開心了。

  但看看我現在在搞什麼?我在跑業務,就只在跑業務而已;甚至這是亂槍打鳥的業務。多麼茫然!

  二年級的學長姐,手上幾乎都有專案。
  到了三年級,他們也該有別的事情忙。

  那我到了三年級、課業很忙的時候,手上會有什麼團隊的事情忙?要死不活的專案,還是要死不活的領導統馭?這就是晚別人一年的缺點,晚別人一年的劣勢。

  團隊事務之於我,是不曉得在忙什麼的茫。好多人退團的理由是「想擁有自己的時間」,難道我不想?但我確實擁有自己的時間,只是大部分花掉的時間沒花在點上,覺得憾恨罷了。
  讓我甘願吞下這些憾恨的,是董大哥畫下的餅。為了那塊餅,我要撐過這浪費時光的二上(別人的一上)時期,要撐過這段茫然。

  可茫然,比忙碌痛苦千萬倍。

  因為茫然,我渾不知今夕何夕;因為茫然,我渾不想專心致志;因為茫然,我渾不明身處何地。

  我該怎麼突破茫然、取回動力?

--

  明天起,就是期中考週。入學以來第一次的期中考,卻完全不緊張。

  不,我沒唸書。我剛才在唸,卻跑來了。

  我想把物流管理唸好,卻沒有衝勁。
  我不想念品牌管理,因為好無聊。
  我不想碰管理數學,一來是挫折(當年那個數學天才上哪兒去了?)、二來是不想背公式(開Excel好唄!)。

  我不緊張期中考。很奇怪,我該緊張卻不緊張;就像當初知道應該要唸卻死都不唸一樣。
  我因為自己的不緊張而緊張。那這樣到底是緊張還是不緊張?

--

  啊啊……難道是我不年輕了嗎?

  不,我要振作。我得振作。我想振作。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什麼好聊的了。

--

  其一,是以前五專同學;其二,是以前五專學妹。實在有點受不了。

  因為備份存在很多問題(我、不、想、搬、家,只是做個保險),我想開MSN問一下培,但對方沒上線(其實是我上線時間不正常),反而被大猴同學和小真學妹(我提過她改名了吧)找到,問了幾個蠢問題。

  大猴同學問的是「目錄怎麼弄?」,我腦袋第一件事就想到:有沒有設定標題的大綱階層?如我所料,沒有。
  然後發生了幾個蠢事,逼的我得不斷地將動作分解圖截給她才順利進行。問我問題,我講什麼卻都沒在聽。這種兩年前就該會的東西,怎麼到了二技還弄不來?太差勁了。
  其實很多同學都這樣,像我現在這些個轉學生同伴,沒幾個文處經驗者。我沒有驕傲於專題經驗的打算,但對於他們之於文處軟體的不熟悉,我感到非常……奇 怪。我覺得北商畢業,這部份得要很熟才行--至少不可以輸給現在的大學生,這是台北商業技術學院畢業的基礎能力(訓練)--結果不是,很多人還搞不懂 word的基礎操作,甚至沒做過口頭報告。

  太誇張。幸好我念的是國貿,萬分慶幸。

  雖然同是國貿出來的許多同學,文處能力還是貧弱到讓我感到驚訝。

  不過其實這都還好。有些人真的天生對電腦處理不來,我還可以接受這點程度的困擾;但學妹弄的問題就讓我很想砍人了。

  她對國際私法這項課程的考試方式,問了不下一次。我剛開學跟她提過、上星期也跟她說明過,但她這次還是問了我與上星期一樣、且被我澄清過的問題:「老師怎麼沒給我們講義?」
  那一瞬間我內心整個爆發。老師根本沒發過講義,過去不曾,未來也不會。上星期就講得清楚明白事情,還來跟我哀什麼?更誇張的是,當我再度回報「沒有講義」這個事實時,她竟然回應「可是有人說會發」。
  那是誰?你信我還是信她?你要信那個不知道是誰的人而不想信我,那幹麻跟我哀「老師沒發講義」這回事?都說了不會發講義、老師也真的沒發講義,那你跟我報告「老師沒發講義」是有什麼意義?

  那時我們有了將近一分鐘的白痴對話,讓我充分體會到學妹的蠢與白濫。即使她有時候很貼心,讓我很愛她,但這種時候就是讓我感到厭惡,厭惡到寧可沒這個貼心的人。

--
  「老師沒有給我們司法的講義耶」

  跟你說了沒有講義,是自己上課的筆記。他沒抄東西在黑板上嗎?上課時從來沒抄過?

  「有呀,可是有人說他會發講義」

  誰說的?我這屆沒發過講義,我也從沒跟你說他會發講義。(OS:上面不是提了『跟你說了沒講義』嗎!怎麼這麼番!)

  「我沒說是你說的」

  對,我沒說。然後你信了誰去?(OS:X!我上面不是清楚明白的說了我、沒、說嗎!番仔番仔番仔!angry.gifangry.gifangry.gif

  「我們班就是謠言一堆 司空見慣」

  那你在跟我哀什麼?一一我沒說會有發,上次也跟你說過不會發,就相信我。

  「我一直以來都很相信你」

  那你上面那個問題是怎樣?乖。不要再迷惑了,跟我上次說的一樣,把老師上課抄的東西背到完全熟。(OS:那你現在是在跟我確認什麼?幾百年前就跟妳說了沒有「發講義」這回事,既然說信我何必這樣找我麻煩?)

--

  整個弄下來就是她很番。說相信我又質疑我,知道班上謠言一大堆又偏要去信,正蠢材!

--

  弄得我滿肚子髒話。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些人的心,真的讓我很痛。那一瞬間讓我傷心得想哭,只是忍住了。
  世人就是這樣,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大難臨頭各自分飛。總是獨善其身、潔身自好,說好聽是自愛、講難聽就是冷漠了。
  明明,這個題目解出來對大家都有好處,他們卻對我的堅持感到厭煩。在答案呼之欲出(事實上我想到怎麼算了,只是懶的按計算機)時撤手不理、在我算出答案時興奮萬分,卻不願對我提出的其他問題予以解答--皆因自身難保。

  我能理解,只是真的好傷心。

--

  現在太多太多的人都不願意出面解決一些,可以解決的問題,而讓自己歸於冷漠、讓社會歸於冷漠。這讓我熱騰騰的一片心,慢慢的開始破碎。
  我還是想幫大家些什麼,只是許多事憑一人之力不可得;但我需要幫忙時沒什麼人願意幫助我,即使這是對大家都好的事情。

--

  後來古錐同學(數甲)替我解開迷惑,很感謝。那一瞬間我開心的像個瘋子。(=w=")這種悲喜交錯的矛盾延續到晚上跑完行銷也未散去。
  只要有人能替我指點迷津,我就會非常喜歡他;因他能讓我有「進步」的感覺,不再停滯。即使能力不足以替我解惑,你真心誠意地幫我,讓我感覺到你的認真,也夠讓我開心的了。
  那一瞬間我感到了對彼此的尊重,對彼此的需要以及關係。因我的心也是炙熱的,也願意幫人,而有人在我需要時幫助我,會讓我覺得幸福。

  所以我好喜歡數學:每理解一次,就成長一次;那是真理、是無可質疑的完美。

  我也,需要一個「老師」。有你們這些個熱心的同學真的很好。

  謝謝。謝謝你們的包容。因你們的古道熱腸,我破碎不堪的心才能完整。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