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蜜蜂同學今天去退選會計課,理由頂讓人訝異,卻也不能說超出預料之外。

  據說星期二,她因為學校程序的關係才剛選到課,所以前兩個星期並未到課;而這次,她的第一堂,遲了五分鐘,座位只剩最後一排,以及第一排的左右側;她選擇了最後一排。
  很令人疑惑的,她被老師盯上了。總總細節不計,總之是老師在全班面前無理地以言語謾罵、羞辱她。

  蜜蜂同學想了很久,覺得唯一的理由是她穿了紅色外套(因為期間提到施明德、台語使用相關話題)。

  喔好糟糕,這老師。雖然蜜蜂同學確實是深藍的,也的確參與過圍城活動,但在這樣的教學場合,身為教授,不該以這樣的立場對立為由侮辱學生。政治立場可以在私下表示、甚至你在課堂上闡述思想也無所謂,但把對立帶到課堂上就是不對。

  我們大家都要知道的是,無論倒扁還是挺扁,這些活動唯一的象徵是言論自由,沒有別的了。台灣的言論自由風氣可能相當盛行,但很遺憾,台灣人還必須學會一件事,才能得到真正言論自由的環境:尊重他人的意志。
  所有人都有表達立場的自由,都有「選邊站」的自由,應予尊重,不得無禮;事實上,這樣的對立是可笑的,台灣人對政治的狂熱實在令人無法習慣。
  「政治是暫時的」,我們都該知道這件事。這場紅綠抗爭,歷史課本將來可能也只是幾句話帶過,幾十年後,誰還會崇拜施明德、崇拜陳水扁、崇拜馬英九、崇 拜宋楚瑜、崇拜……?甚至連戰,也已經從螢光幕前消失了。那現在的我們,因為這些暫時的政治偶像而對讓彼此對立,難道是成熟的行為嗎?

  很希望大家能深思。當然,那些在第一線的學生們一定也很希望我們這些旁觀者深思這場活動的重要性,但請知道: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好的。我們希望台灣能停 止紛擾,他們希望台灣能脫離貪腐政權,另外一群他們希望……對不起,我不曉得他們希望什麼,陳水扁的簽名照?喔,維護台灣尊嚴。可能吧。總之立意都是好 的。
  但就像我上面說的,這些活動代表的只是言論自由的彰顯,不可以是革命、不可以是抗爭。若要革命、要抗爭,請不要以靜坐、集會遊行為名目;因你們在浪費社會資源。

  若大家只知道自己的言論自由、忽略了他人的言論自由,這樣虛偽的言論自由帶給台灣的只有對立、只有分化,沒有進步。當這場對立污染了校園純淨的學術環 境,單純的學生們將如何自處?我們甚至得時時警惕科任教授究竟是哪一黨派,是否言論過度表現自己的政治立場;一切的小心翼翼、步步為營都只為了不要因為立 場不同而被當掉……這像話嗎?我們來學校只是為了學習如何與團體相處,以及自學學不來的深入專業科目,不是嗎?什麼時候,成了學習看人臉色過日子、學習虛 偽?

  要能維持純淨的學術環境,必須及早結束對立才行。請快點做好協商機制,給兩邊一個交代,還我們一個和平。

  「咱們法庭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流啊!在一片亂七八糟之中,身處異地與這些紛擾毫無關係的王建民,真是純淨清澈到令人感動;令人感動到即使對棒球完全沒興趣的我也想知道他拿不拿得到十九勝、成不成得了大聯盟勝投王。

  王建民為什麼會成為全民崇拜的偶像?因為他距離我們遙遠,影響不到我們的生活;影響得到我們生活的,好比某馬某宋某施某陳某王某某某,看久了就厭膩、就煩悶、就失望。

  至今,我還是無法支持倒扁活動,甚至有厭惡、不滿的情緒存在了:還沒結束啊?真的要罷工罷課?
  搞什麼飛機啊!

  昨天看到自由時報頭版下方廣告,某人士聲明了民主與革命的不同。大部分的內容都忘得差不多了,但中心思想與我之前說的差不多。

  我們是民主自由的國家,要一個總統下台,煩請循法制管道,開公投吧!不要像個沒有教養的野蠻人,妄想以革命推翻政府。
  集會遊行,真的只能闡述想法,不可能要求總統下台的。

--

  不管如何,看到現在紅的綠的各佔一地群聚叫囂,除了深刻感受到資源的被浪費、環境的被污染外,沒什麼了。難道真的要我等璋泉械鬥場面重現江湖?

--

  對倒扁活動厭膩,不代表我支持挺扁。你在那邊喊挺扁台灣也不會真的進步啊!有點建樹吧你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Sep 26 Tue 2006 05:26
  • 札記


  上次自我介紹的時候,聽到一句話讓我有了其他聯想,但後來卻忘了;之後正式自我介紹,又再度聽到那句話,就覺得應該寫下來才是。

  「我不太會跟女生相處,因為我說話很直。我比較常和男生相處。」一個女孩在台上,毫不忌諱的說了。
  這給我的感覺就是,女生小心眼、女生心機重。事實上這是真的呢。所以許多時候和女生相處好麻煩,要注意東注意西的。

  然後,當初那個幫忙面試的學長特別跟我說:「你說話要再慢一點,還是太快了。」
  可是我只有真的完全準備好的稿子,才能講得慢啊……|||orz

--

  我發現,許多事情一旦開始回憶,原本以為忘記的東西其實就會源源不絕得湧現。我甚至想起了去年教師節時我幹了些什麼事。

--

  今天的社課,課程表說要教「如何撰寫報告」,結果台上老師只略略講了幾個「蒐集資料的方法」(上圖書館、利用資料庫、入口網站諸如此類)便交差了事,然後我們這群新生被派去幫忙插下星期活動用的廣告旗子。
  不爽。很多人都不太高興。
  一來,這些事情都不在行程上;二來,行程上的事情都是騙人的。
  太糟了。再糟一點,只要再糟一點我就退社。不過再那之前我要先雪恥:將完整的報告和企劃交出,讓對方知道留不住我是損失。(這心態不好)

  不過老師上台起用的第一個例子,竟然是洗髮精的問卷。你填過我們問卷齁!不然怎麼第一個就拿洗髮精作例子~~~(誤)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交資服第一次作業。

  資服本學期作業有兩類:管理書籍心得報告與感想,分三次交;「商管學會新知電子報」發行相關建議(心得、想法),分五次交。

  我當初聽到就在問:心得這種東西怎麼分五次交?那交了第一次,把所有能寫的都寫完了,下次還要硬ㄍㄧㄥ一份「新的」出來?
  主管說對。

  好樣的,她堅持要我把心得分三次∕五次寫。管理書籍心得還好,對方說「可分章節」(據說是擔心書太厚了我們看不完,問題是她開出的書其中一本我有,也 翻過,根、本、不、厚,還單純得很),所以我可以分段寫;重點是那個電子報:一來,不曉得對方要什麼東西;二來,我實在不懂心得感想這種東西怎麼分五次 寫。
  於是,我決定交一篇「如何設計電子報」的完整報告,從導論到結論一共五章,剛好分五次交上;今天交出去的東西叫「導論」,也就是整篇報告的大綱走向。

  我定的題目是「如何設計電子報」,因為是第一份,後頭有加個「之一」表示還有後續;文章的開頭也以最大標「壹」附在標題「導論」之前表示這是第一章; 整篇文末我也寫明「未來會以各電子報為例,從性質、版面到內容格式,一一介紹電子報設計之資訊及心得」。我要說的是:我做了充分說明表示「這是第一份,之 後還有下文請耐心等待」。

  然後看看主管給的評價:
  『哈囉~妳的「報告」真的很不錯~但是…我希望下次可以用更「具體」(還加雙底線強調)的方式來說明。
  EX: (1)利用歸納(雙底線強調) 比較(雙底線強調)的方式 (2)說說每份電子報的優缺點。
  妳給的資料…算是比較…像是我們要追求的目標(雙底線強調),但我要的事我們該如何(How)(雙底線強調)去達成!』

  很明顯,她沒發現還有後續。她天才到沒看見我寫了「未來會以各電子報為例……」云云,而提出了我已聲明未來會做的事情之要求。
  後來一個男幹部(抱歉我不認識)說了「沒提出具體方案」云云,我回應「因為這是導論」,對方才很驚訝原來我沒有全部交上。

  我很生氣。因為對方將我花時間做出來的東西當垃圾,而自己卻沒有看仔細。

  要別人分五次交,卻不能想到有人會以連載方式繳交報告,同時又沒有將對方交上的東西仔細看清楚(以為我的東西可以挑重點看,嗯?我報告做這麼多年,難道我會無聊到加許多沒意義的東西?),真的很糟。

  我覺得一切的問題是,對方問錯問題。她在內文的部分有另加小註,希望我提出「哪種形式的電子報最令我喜歡」這樣;欸,電子報的形式,是要看內容性質決 定的:活動廣告宣傳當然是一張圖片簡單明瞭最好、生活資訊當然是以內文呈現為佳;總之不能輕易說「我喜歡怎樣」的--這點我打算在第三章說明--如果要我 提出「我喜歡怎樣的電子報」,那代表我不是以企劃人的身分寫這份報告,而是以消費者的心態交上我的意見。
  既然如此,對方當初就該說清楚:要我們寫「我們希望電子報被做成怎樣的形式」,而不是叫我們交一份「對商管學會派發電子報一事的心得與建議」。

  不過,若真的問了這樣的問題,到底誰有辦法分五次繳交?

  邏輯、邏輯到底在哪!難道是我理解力差嗎?orz

--

  另外主管要我們寫這份報告的當時,並未告訴我們這份電子報的目的、用途、性質。這樣就叫我們寫企畫?而問題問出去了,還不肯解答?(自己想,自己想是什麼意思?你這樣是認真要我寫企畫的嗎?)
  我覺得這樣問題好大。不能因為組裡其他人都是初學者就這樣框人家啊!這樣的練習是不會有效果的,因為大家從頭到尾都什麼都不知道!

  然後我這個知道做企劃、做報告、施行專案最需要知道的事--目的--的人,也被這樣對待了。怎麼可能爽得起來?

--

  對方要我修改、紀錄後,這份再交上去。我交什麼呀我?好好一篇導論硬要它變成內文,這份導論還有寫的必要嗎?
  要人分五次交,就不要期待第一份就是完整的!真是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淑淑同學參與了學校親善大使的第二階段甄選,據說因為晚睡、準備不周,沒有表現出應有水準;服裝似乎也沒有合乎規定(要求穿跟鞋,但她穿的是包鞋--沒有跟鞋嘛)。後來在廁所換衣服時,淑淑同學聽到親善大使的幹部們很用力地在講她的壞話。
  說是講壞話,可能太過嚴重,畢竟對方提到的似乎有部分是事實(至少鞋子不合格的是);但總之是讓淑淑情緒相當低落。講真的,表現再差也不至於讓你們上廁所也要閒嗑牙吧!你們當年的表現又多突出、多優秀、多正式?
  然後重點來了。她們嘲笑一個根本在場的人後,用一句「專科生」來解釋這一切;這點令我們轉學生全體群情激憤,或者說,讓我個人很不爽。

  慢著給我站出來!你走「正常」管道升大學,也不過念到淡江(不要以為淡江是什麼好學校,碰到台青椒一樣死),所謂「前淡水英專」,憑什麼歧視專科生? 更何況以現在論,我們專科生是副學士,你們大二生算什麼?現在出去找工作,企業肯定選我們專科生而不是你這狂傲自大虛有其表的大學生在學生;憑什麼?就憑 我們是副學士!(要比學歷來啊!誰怕誰?)

  我會以自己是台北商業技術學院的畢業生為榮,那群不長見識的這般歧視、嘲笑,誠彼娘之非悅耳!

  空有容姿、未存內涵,虛偽虛偽,恥之恥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唔,電腦組裝、台風訓練、POP字體練習。

  台風訓練很糟糕,因為我不想上去,就什麼都講不出來,發呆三分鐘。(羞)
  字體訓練,嗯……真是多餘。
  電腦組裝,更多餘。交給哥就好了。(那將來呢?)(再說。)

  台風訓練,就是上台自我介紹。因為突然,所以沒什麼準備,所以我努力回想五專的事--才發現自己竟然記得這麼清楚。

  「會想念五專的同學嗎?」

  現在的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原來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我想念同學、想念老師、想念大家的專業、甚至開始想念專題;我甚至還記得珮君同學的聲音。

  請多保持聯絡,相處了好久的各位。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的。那種緣份,可說巧得不可思議--除非淡江多數都是轉學生。畢竟我們,走一走、轉一轉、聊一聊,遇到的就是轉學生。

  第一天,轉學生五個到了四個,認識了彼此;當天下午,同屆轉三的幾位也在課堂上認識了。
  第四天,我和淑淑同學修三年級的課,剛好後面就坐了三位老資格的轉學生(轉二升大三,和一個轉三)。當時我旁邊坐了一位外修生,當時沒有頂注意,只是問了一下其所屬科系罷了。
  之後,前幾天,我在四年級的選修課上遇到他、認出彼此、留了資料,然後今天,他告知我「我們都是轉學生」。

  前面轉三轉二的,因為有很多課一起修,所以那樣的認識可能有點刻意;可這位男士,完全是個意外。

  於是,出現在決策系的轉學生,我們應當都認識完了。

  除了一開始聯絡的弘偉學長。很妙,現在也沒機會好好當面聊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中午,轉決策三的朋友這樣問我。

  我短暫的思考一下,不曉得「想念」會有怎樣的感覺,於是也這麼回答了:「好像不會耶。」
  好像。

  今天晚上去桌球社團練習,有一點無聊。一是人數太多(球桌不夠)、二是球技不佳(所以陪我練球的人會不耐煩)、三是旁邊的人似乎不好熟(對,就是她)。結論是需要一個認識的人。

  習慣了大家都在一起,就無法一個人。連「有兩個自己就好了」的想法也不再吸引人;我不要兩個自己,我要個不一樣、但合得來的另一個人--能玩在一起就行了--至少在這種時候要有一個。

  我想念以前的同學嗎?可能是忙著認識新同學,所以忘了要去想念。
  可能。

  其實我愛自己,甚於愛任何人。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唔,專X時,有一天我將手機留在教室裡就回家了。然後到家時,教官打電話說夜間部的人「撿到」我的手機要我明天去教官室拿。在教官打電話之前,我沒發現手機失蹤:畢竟沒有人會用手機找我,除非父母。

  喂喂喂。放在那裡,我明天早上也拿得到好嗎?因為對方將我的手機放到教官室,害我還得花時間找教官;結果教官是下午才上班,很好,我還白跑了好多趟。

  現在想起來,還是不太高興。教官還要我向那個人道謝呢。真感謝妳將我的手機從我的座位移到教官室啊--(攤手)

--

  這種「要人來找自己卻不在」的事又一次遇到了,這次是微積分的助教。機車的個要死。
  如果不是基於禮儀,我大可不通知他說我實習課時段要修高年級選修而直接跑去(反正實習分才20%,也不屑要),竟然要我親自找他處理,然後不說時間。
  連找他一個星期,不見人影。先前用電話討論還生氣咧!

  我明明只是要問結果,幹麻跑這麼多趟科館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唔,我在自傳上說我想當秘書。對方說,我改掉缺點、增強英文、打字拼到70/min(現在是58/min,當年考試結果),大概就可以了。以能力而言,要當一線主管也是有機會,就看我有沒有心。真是莫大的殊榮。

  缺點是哪些?就是那些。

  說話速度太快。據說如此,是我在闡述時都過於專注在表達自己的意思,無法花心思去思考自己說的話;同時,也會因為總是照著預定來,而忽略了當下時間點對方的感受和最新的資訊。這點好難體會。orz(我果然是不易改進缺點的人)

  太急躁。這點從我的字就看得出來:我可以把字寫得很好看,交到他手上的資料卻是字體潦草難以辨認。他對這個缺點的代表意義做了補充,遺憾我沒聽進去。他不曉得我還有個缺點:一旦關係到自己,就很難冷靜;不冷靜,就無法使用大腦分析和記憶。

  自傲。他不是說我表現得太過自大,畢竟他還不曉得我的實力是否稱得上自信;但他要我多注意,是否過,是否不及。這點好早以前就討論到。我到底有沒有進步一點啊?orz

  過於主觀。太過主觀,就無法真正體察人意,了解別人的心思;做一個秘書,無法體察老闆就太失敗了,致命傷。這個那個,等時間讓我圓融了些該就不會了。

  他還說了:老闆是急躁的,當然做到老闆會有自知之明,但他還是會有急躁的時候。當他急燥時,能處理這件事情的,機會就大些。

  還有哪些我忘了,我太慌,也無法動筆紀錄。我的腦袋無法記住所有的一切,因我不夠冷靜。
  現在好後悔沒拿錄音筆將對話錄下來。真糟。

  然後他讓我進了行銷企劃部門。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果然太衝動了。

  我的大學計劃,重點有三:英文、證照、社團。(咦,沒課業?)我報了證照考試的補習,記帳士和理財規劃人員;我報名了社團,桌球和長拳;英文,我帶了不少以前買的書打算有空就念(這個有空是啥時啊?orz)。

  然後,我看到了資訊服務團隊,模擬企業。
  在一切都大勢底定,用我那超群的效率將一切安排好後,模擬企業這個社團才出現在我眼前。

  模擬企業,顧名思義,就是模擬企業運作的一切,培養單純大學生的企業經驗。光看,就想去。然後我去聽了說明會,得知滿晴天霹靂的事實。

  時間。我所有已安排好的計畫,只是讓我在時間上無法配合這家企業:企業的訓練時間是每週二、四,以及隔週的六、日;我的證照是每週六、日上課,長拳的教練只有星期四會到。
  整個,衝堂。

  我猶豫了很久,大概一天。(這樣叫久?)(因為種種事情不容許我猶豫太久)我在想我究竟要不要捨棄這個有趣的團隊,而選擇證照、長拳。我的感覺是,這 個模擬企業比我不太感興趣的證照(記帳士)和我很想學的長拳對我的未來更加有用;可是我真的很想學個拳,讓我在沒事做的時候可以動動身體、證照更是已經交 了報名費(還繳清了呢),不去上課我心會痛。(兩萬多耶!)

  可我還是報名了面談。事實上,在真正面談之前,我還以為我肯定會被刷掉,畢竟我說了我時間無法配合,哪知道面談的「學長」會資深到根本像個大企業家而不是我那天遇見的那個?然後我入取了。對方說我的能力能讓這個團隊做出不錯的成績(恐怕是誤解,好可怕)。
  於是我必須做出選擇。

  拳術,無法和教練學了(嗚,教練真的超年輕超可愛的……)。反正我現在的階段也只能拉拉筋,有無教練都沒有差別,去星期一就好了(所以我該把功夫褲的 錢退回來,反正我只去一天);證照,看看曠課的補救方案是怎樣,或乾脆轉函授吧!加錢就給他加吧!當投資。(因為過度衝動導致成本增加,我果然不適合作決 策)

  看來只有桌球能正常去。唉。

  如果順利,我會接受這樣的選擇。就看事態如何發展吧。

  所以星期三還要上台北一趟。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唔,倒扁嘉年華隨著時間點的演進而愈加華麗優雅。

--

  民進黨黨主席,一個我突然想不起名字怎麼寫的人,對美方說這次台灣內部的活動並非政治上的困難,而是言論自由的表現。
  也就是說,這群慷慨激昂、同仇敵愾的民眾,充其量也只是循著集會遊行法、為了同一理念而聚在一起取暖的螞蟻罷了。

  啊,游主席沒這樣說,後面這話是我說的。

  總之,我覺得很適當。畢竟,如果靠人民的群聚而導致民選總統下台,這不叫民主,叫民暴,是政變;要循民主方式導致現任可能不適任的總統下台,果然還是罷免。雖然這個罷免案似乎不易提成。

  我提過,施明德百萬人倒扁活動,不該只是號召人群喊喊口號便罷,該要有實際作為。人民有言論自由、有集會遊行的自由,阿扁自當有保持緘默的權利--如同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警察抓到賊總是說這麼一句:你有權保持緘默。
  人民有權在總統府前示威遊行抗議以表明心聲,總統當也能表示收到然後相應不理。你要說他臉皮厚、不知恥都可以,沉默是他身而為人的權利,畢竟目前沒有任何法律要求他對群眾的怒吼與以回應安撫或配合。他是個以法律為尺的律師,你能拿他怎樣?

  現在這種以靜坐為名的軟性政變,我不喜歡。這不是民主。

  注意:你們只是集會遊行;千千萬萬不要忘了這點。你們充其量也只能用這種炒作的方式讓社會上所有人知道你們的訴求、造就輿論壓力影響總統府決定,然後沒了。你們不能真的要求總統下台。

  民主首要條件:守法。因為道德存自於人心,毋需要求。(對不起,這是理想國。)

  咱們的總統不適任,也是當初你們選的。你們後悔了,請用當初選上他的那種機制,廢掉他;不是在這邊比大聲。

--

  陳水扁那句話說對了:「我是人民選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不是被點到,而是我自己想寫。人就是賤。

  這是從培(
The Half Story)那兒看見的遊戲,她說:不點人,若願意串聯可以告訴她。於是,我動筆了。會不會告訴她……嗯,嗯,再考慮。因為感覺怪怪的。

--

1.一本你不只讀了一次的書
  我的話,還滿多的,想得起來的都是套書就是了。比如說莫仁的《星戰英雄》、《星路迷蹤》、《夢華傳說》、《移獵蠻荒》和《翠杖玉球》這些,我就看了不只一次。這算是我難得迷上武俠吧……金庸我受限家庭而沒在看。
  不過,看到這題目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龍族》。這算是我課外書的啟蒙吧?若非《龍族》,我書櫃上的書可能都不存在了。

2.一本你如果身在沙漠時想讀的書
  我在想身在沙漠算是怎樣的景況。很無聊的話,什麼書都可以看吧?

3.一本令你發笑的書
  《龍族》。捨它其誰?裡面的笑點不管看幾次都是那般幾乎令人氣絕的好笑。

4.一本讓你哭的書
  《龍族》應該也有,不過我要提的是《刺客學徒》。這本書其實內容不哀傷,可是某個橋斷,我感到蜚茲應該要有某些情緒、可他卻平靜異常,於是我就哭了。不曉得我在哭什麼,可是我很傷心。
  蜚茲,蜚茲,可憐的孩子。我真的不了解蜚茲的一生中,到底有沒有自己,有沒有「滿足」過。

5.一本你希望是自己寫的書
  (抓)
  因為我很早就放棄寫故事了,所以應當沒有這樣的想望吧……

6.一本你希望從未寫就的書
  嗯,浪費我時間的書?我看完就忘了真的。既然是浪費時間,何必再度浪費腦力記住它、想起它?

7.一本正在讀的書
  很妙,看見的兩個人都說「現在是空窗期」,剛好我也是:日前才閱畢一本,還不想開書。(事實上有本《顛倒思考題》是正在看的,可這書……我不承認。)

8.一本讀來有意味的書
  不太理解「意味」是指怎樣的意味。若說「有感覺」,那很多書都是。
  最近讀的類似的,該是《傷心咖啡店之歌》。這書本就不好形容,何況是我這等人,更是難以敘述讀後感。總之,讀完後無比惆悵,卻也深感「莫不過如此」。

9.一本改變你一生的書
  同意培,一本書要如何改變人的一生?更何況我這人生還過未滿一半,講這太早了吧!
  不過,仔細思量,這樣的書還是存在的:《龍族》。它開啟了我的奇幻之門、購書之門、閱讀之門、思想之門。我的一切皆從龍族開始。
  不過,我在脫離幼兒期後的第一本課外讀物,是藤崎龍的《封神演義》就是了。XD

--

  既然是自己找死寫的,就不點名了。事實上,我點了的人絕對看不到這篇。(茶)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網路終於好了,可以在宿舍上網了。今後我可能過著半夜不眠白日眠的可憎日子?我盡量不要。畢竟我還有些書要看、還有些證照要考、還想畢業,還想活 著。事實上昨天桌球打太猛(很久沒玩了,所以動作很大想舒張筋骨),今兒個雙肩(右肩尤其)、大腿疼痛異常,走路也不太方便(何況淡江這兒走的是山路); 總之,是該休息的時候了。
  其實才開學我就把自己搞垮了。囧

  今天,星期三,本來沒課的。事實上上午有兩堂統計學實習,本著複習的精神,即使學分已順利抵免,我還是硬著脾氣去旁聽;事實上我本來不想去的,我想去 台北市繳補習費順便回家拿藥、拿衣服、拿課本,但跟我約處理網路問題的人說,他中午才有空,要中午來,我就決定去上課,然後中午在家等他。
  可是他沒有來。我很生氣。氣到眼淚濕了一枕頭--我一生氣就會哭--我最討厭因為別人的沒效率而浪費我的時間導致我自身的沒效率。

  想想看,我今天是六點起床,如果正常時間七點半出門,我八點半到台北市、大概半個小時處理完補習後續事宜,約莫十點可以到家,整理東整理西外加休息順 便吃個中餐大概十二點半可以離開,然後搭一個多小時的車回來,然後趕上兩點的服務教育課程,諸如此類,我這天的事情半天就可以完成了;結果為了他那句「中 午來」我放棄這項有效率的計畫,去聽一堂廢物般的課(老師教的目前我還記得,就基礎樣本統計量介紹)、再白等他兩個小時,為了避免像昨天一樣那傢伙在我有 事的時候出現、找不到人而逕自離開總之大家都白忙一場,我連中餐都不敢出去吃,結果他沒來。不守信用的東西。
  結果他下午三點半出現,是我昨天意圖跟他約的時間點。耍人嗎?嗯?

  結果,網路這東西,在那傢伙來的時候自動正常了。是怎樣?是怎樣?耍我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窗外的雨,做如是想。

--

  要倒扁,依目前局勢,可能還是提罷免案更適當些;更何況,缺乏革命必要性的現在,民變不易成功。台灣還未民不聊生到這般地步。

  所以那個一百元,由始自終都沒有捐出去。想著想著,就好像連考慮的必要也無了。

--

  政治是服務業,但和一般服務業性質、困難度皆大相逕庭。官員們不是沒在做,只是人民迫不及待地想見到施政成效,卻不明白施政成果通常需待個三、五年才能一以窺之;而長官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意圖大幅討好人民,於是不計後果地將成績提早呈現,孰不知一步登天的代價是跌得更深。要承擔的卻是我們這些後生晚輩。

  以前,是「家天下」的時代,官員們要討好的就是皇帝。
  現在,是「民為天」的時代,官員們要討好的則是群眾。
  主人昏庸無能,意圖討好他的人自然也不會多有建樹。

  以前,對人民而言,世局難過還可以怪皇帝。
  現在,怪誰?許多民眾認為是那個「偉大的公僕」不適任、貪腐、昏庸、無能。
  做主人的都是這樣的:事情不如預期就說僕人飯桶。

  以前如果覺得皇帝爛,只要時勢推個英雄出來殺光他全家換個人作主便成。
  現在?要改變青天之下的人民大眾,似乎有點太困難了。至少不像改朝換代那樣幾個寒暑便過。

  百萬人民倒扁活動,不該只是號召群眾。應要有其他更具建設性的作為。
  你看看,靜坐抗議,某人若當真決定暫時退位,然後呢?某人若不打算屈服,又如何?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宿舍網路還是沒搞定,於是回家打札記。(其實是回來看醫生,喉嚨好痛)這是九月七號的事情。

  這天,兩個場子。天氣熱到我所有的熱情都蒸乾了,所以心情很糟。(我脾氣本來就不好,和MC第二天一點關係也沒有。)

  第一,新生訓練。一整天下來只為了拿學分抵免結果,其他幾乎都和我們轉學生沒關係。上午其實還好,那是關乎學校,是所有新生的事情;但下午就不是了 吧!師長時間一過我們根本就可以離開了,輔導員還說得好像我們非留下不可!雖然某些橋段還有些意思,但大部分都在消磨我那為數不多的耐性。
  我討厭將時間浪費在沒必要且不美好的事物上。

  第二,轉聯迎新。因為新生訓練太晚放人,我是遲到的。天氣熱加上新生訓練的折磨,我已失了參加的興致;但既然徐淑婷同學聯絡上家媽,也就一起去看看。
  結果是於我不太合。Orz
  沒有正常的自我介紹(舊學校、新學系、年級等個人基礎資料交流與認識),卻是玩了一個很考記憶力的背人名遊戲。我最討厭記東西了,何況是名字這種沒有 邏輯性的東西?不認識對方我就不會記住那個人的名字--除非特殊,但還是有忘記可能--所以當有人做了小抄我是很欣然地接受(學長你省省吧,搶不走的)。 一輪結束,竟當大家皆已相互熟稔、玩起團康來了。
  彼其娘之!吾人之惡團康也。無聊的遊戲今早已將本人微乎其微的耐性消磨殆盡,於是宣告投降,遁逃是也。到生活百貨買檯燈、電扇還比較實際。

  其實有點同情學長,決策的竟都先走了。不過轉聯認學弟妹的場子頗怪,似乎不打算透露他們入學至今的任何經驗,而是當真來「聯誼」的。

  嘿,即便如此,舊課本還是要記得給我啊!比如管數、管經、資處、微積分……諸如此類。

--

  系辦的惠莉姊真的是大好人。以後要多連絡(跟系辦)。

--

  北新路的食物還不錯。

--

  突然發現內容和標題關係不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4新聞。
 
  剛開始報導時,我也在電視機前幸災樂禍(興高采烈)地嘲笑那個獎牌,娘說他們該用白X的什麼東西而非那種彩瓷;總而言之,它與牌位神似是個鐵的事實,也頗有娛樂效果。
  可看到後來我火了。那個出來解釋的官員竟然敢說「現在孩子喜歡打電腦所以不能領會」這種話,著實侮辱每個現在孩子(包括我)。
 
  首先,我不相信高中教材有出現「華表」、「真鰲」這類內容,「鯉魚躍龍門」在現代也是句普通俗語(成語)而無人在意典故(英九兄「穎考專案」確實是課文:鄭伯克段於鄢,我念過;「華表」肯定不是,國學常識也不見其蹤);試問,一般高中生哪有機會知道?學校又不教!若說是他們平時「喜歡打電腦」而不多接觸「課外知識」也於理不和:一來,「課外知識」找這方面對人生實在沒什麼大作用;二來,這種只有國文系或歷史系(中國文化史專攻)的人才有機會接觸的知識,要高中生自發性了解真的太誇張;擺明推卸責任。這是對文句上的不滿:「喜歡打電腦」和不能領會獎牌巧思沒有因果關係。
  其次,是那官員的態度。既然社會大眾(常人、媒體、學生,諸如此類)皆有感二者之相似,即此已為一客觀事實,他卻非有「高處不勝寒」之憾而是「學子程度不如人」之嘆,擺明鄙視我們這些「喜歡打電腦」的傢伙;自傲也就算了,囂張到這步田地實在很難讓人平心靜氣。太侮辱人了。
 
  另外,由於時代變遷,教材內容也隨之日漸淺顯(甚至罷黜文言文),當年的常識早已轉為知識化做學識,試問哪個管道能讓人通曉這類資訊?長官的決策效果顯映在學生程度上,卻讓學生承受「惜數年勤學,長受一生愧辱」之惡果,委實叫我氣憤難安。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雷洛,不禁想到老劉。那種笑得很誠懇、卻擺明藏了把刀的奸樣。
  好想念這個「壞人」。

--
  網路順多了,只是舊電腦的CPU完全跟不上。
--

  「為什麼幹警察?」長官漫不經心地問著,可能帶著點些微的煩躁。
  「那你呢?」他很好奇,興奮於可能聽到的答案,「是我在問你!」只可惜長官不領情。
  感到委屈,他收起了之前過分快樂的態度,懦懦但毫不猶豫地給了答案:「為了吃飯。」

  為了吃飯。人這麼辛苦,就是為了這句吃飯。

  雷洛,年輕的你和老年的你,真是滄海桑田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