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咱們二技是當天到北科大領∕繳卡,這個過程說實話是令人驚訝的愉快。因為莫名奇妙遇到好多認識的人啊啊啊--(笑)好像他鄉遇故知呢!雖然是沒這麼誇張啦。XD
  反正就是走幾步路,就可以和某個人打招呼,然後不約而同的大家就一起行動了。像旅行那樣,大家朝同一個目標前進,所以一起行動。
  只是到達目的地,最後還是各分東西了。總是這樣的,但我今天很愉快。

  遇到的不只是同班的,有補習班的朋友、有桌球課的同學、還有延畢的學長,兩個小時遇到將近十個人,給我一種好像我人面很廣的錯覺。|||(其中將近半小時是跟一群甲班同仁聊八卦,靠此得知許多同學上榜政大、東吳等名校,恭喜恭喜。wink.gif

  好像隨時隨地都可以跟見過面的人聊起來呢。嗯。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曉得每個小孩在填志願卡的時候是否都會被父母干擾。我是沒怎麼被干擾到(就算他們想插手我也不讓(不聽話)),但還是覺得煩。

  娘說,錄取學校通常是志願卡上的第10~15順位,所以要求我志願至少要填上十多所校系,我聽了直想笑。會有這種現象,是因為前幾個順位都被填上了完全沒有錄取機會的「夢幻校系」吧!如果正常來填,才不會有這種可笑的事。

  明天要去北科大領∕繳卡,娘問我志願想好了沒、選了幾個,我覺得這問題太可笑:如果還沒想好,我有那個膽子優哉游哉地看卡通?(魔神英雄傳XD)更何況,為了志願校系我們起了多次爭執,最好我還有沒腹案的可能。
  至於選了幾個,我很老實跟他說「五個」,令她極怒;她還是認為我應該填上十幾個才對。

  關於這件是我跟她溝通很多次了,我們都很頑固,誰也說服不了誰。她的理由我覺得可笑(見上),我的理由她則沒給我個否定原因,我只能直接當作她認為我是小孩子不懂事這樣。

  說真的,公立二技招管二的就那麼幾所:台科、北商、雲科、雄科、高餐旅;台科是二技中的台大,填了等於沒填乾脆不要去想它、北商我又不想繼續待(這麼 小一間念七年?)、雲科有我討厭的人(這是我的任性,但我拒絕任何再見到她的機會)、高餐旅那科系我也不感興趣,於是能填的就只剩雄科。所以我只填雄科, 加一所私立(朝陽,位處台中),共五個校系。
  那是我可能有機會被錄取的、同時我也有興趣要唸的科系與學校。我覺得填這些就夠了。

  那種「把志願卡填滿」的堅持,我不懂理由何在。不可能上的學校也就罷了,填了完全不想去的學校是要怎樣?就算被錄取了也不見得真的會去報到,搶別人名 額的人是會遭天打雷劈的。(我的分數算很好了,530分、名次在474/5007,公立有機會,私立差不多隨便填隨便上)

  就跟她說公立二技就只有五所,哪可能填到十幾個志願啦!別再跟我堅持這種不可能的事了拜託!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話說剛才在看網路文章《紅衣瑪莉》(第一部已出版
The Red Mary
)之時,突然一個老同學敲MSN給我,問我會不會會計。

  會計、會計,會計與我不相見,一、二年餘了;你說我懂會計嗎?

  於是我老實回答她:很久沒碰會計,簡單的道理還會一點,太難的就不行了。
  但似乎是求救無門,她仍希望我能嘗試為她解答;善良如我,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反正我是答應為她盡力,不是答應為她找出答案來,不是嗎?XD

  題目如下:
  花連公司94/1/1$92418買入甲公司債面額數100,000,票面利率8%(市場利率10%)每年底付利息1次,五年到期。花蓮公司將此分類為備供出售。
  94/12/31收取利息,公平價值為$95,000。
  94/1/1原始認列:
     借:備供出售    92418
     貸:現金         92418
  94/12/31收到利息:
     借:現金      8000
     借:公司債折價攤銷 1242
     貸:利息收入       9242
  求94/12/31公司債評價。

  這是我沒看過的題型,我第一次知道公司債還有這種出法。正當我覺得應該弄不出來時,她說可以給我答案,要我找出怎麼出現的就好:
  借:備供出售   1340
  貸:未實現利益    1340

  --湊答案?這個應該是我的強項。在心裡這麼對自己說,拿起計算機憑著直覺就開始按。

  機緣巧合,答案一試出來了。就一分鐘。

  這輩子沒碰過的題型、沒聽過的專有名詞(備供銷售真的是科目?),卻弄得出答案。果然懂和算是兩回事是吧。

--
(紅衣瑪莉閱讀中)(慌亂之中決定校系。五個系所重考機率好大。囧)(數字搜查線好看啊!)(只有數學,有無可質疑的完美。)(遇到野狼裝綿羊、遇到綿羊變野狼。) 說:
在機緣巧合之下我湊到一個數字。
95000(公司債到期後的公平價值)-92418(公司債現值)-1242(公司債折價攤銷)=1340=Ans.
請不要問我為什麼。

--

  雖然我老實說這答案是湊出來的,同學還是希望我能給個邏輯解釋。邏輯解釋?湊出來的東西要我怎麼解釋。於是我只好將選擇這些數字與決定四則運算式的直覺理由直述出來。

--
(紅衣瑪莉閱讀中)(慌亂之中決定校系。五個系所重考機率好大。囧)(數字搜查線好看啊!)(只有數學,有無可質疑的完美。)(遇到野狼裝綿羊、遇到綿羊變野狼。) 說:
欸,是否有邏輯性我很難說,因為你的答案有「未實現利益」,我就從未實現利益下手。
95000是到期後的公平價值,現值92418則是付出的成本,其中間差額就是可能實現而未實現的利益。然後第一年底折價攤銷1242,也就是花蓮公司可 得到的收益減少1242,所以從期後公平價值與現值的差額(95000-92418)所造成的未實現利益中扣除,即〔(95000-92418)- 1242〕=1340=Ans.

--

  對方跟我說這樣可以懂。也就是這樣是對的。(遠目)

  這一瞬間我覺得,我真是湊答案的天才啊!自信心完全的回來了。(這不代表我有勇氣相信我能被TKU錄取。Orz)果然我考二技時會計能及格不是單靠運氣,而是我本身有這樣的能力才是--才怪,沒看題目最好靠的不是運氣。囧

  所以所謂的自信,要發自內心果然還是有點困難。對我這種人來說,「受人需要」或「能替他人解決問題」可能才是我自信的來源?難怪一旦沒有課程沒有討論我就萎靡了……
  (以上兩件事不包括做家事)



  話說我在看紅衣瑪莉。第九章的時候出現「淡江大學」害我好shock。怎麼處處都是TKU的影子?
  (觸景傷情只好偷偷拭淚)



  其實那題會計我還想再解釋一下的,可是對方說「懂了」我也就不用雞婆了不是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1 Fri 2006 05:07
  • 下第


  雖然CCU下第是意料中事,可我現在好慌張。Orz
  我好怕TKU也一樣落馬啊……(打滾)

  我好慌我好慌我好慌啊--

  誰來給我二技填志願的意見?哪間二技是幹啥的我根本沒資訊,學校不宣傳媒體不在意,大家都只知道國高中生要升學啦~~~(翻滾)

  我真的好慌張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人越是長大,就更應該看卡通才對。(認真)卡通裡的世界多麼單純,主人公們總是一直線地往好的方向走,不會做壞事(頂多惡作劇)、不會做錯事(就算錯了也不會萬劫不復)、更能齊心擁載某人成為領導、同心協力抵抗外侮。

  話說我看的是無人惑星(之前看的是精靈少女組。XD),迪士尼頻道的卡通。聽說總是撥到一半沒有後續,害我現在好害怕。Orz(精靈少女組也一副會有第二部的樣子。弗伯王子(反派大魔王)很帥啊。XDXD)

  故事大要很普通,就是地球已經毀滅很多年,而在那之前人類發明殖民外太空的技術,所以大家都活在殖民星上,努力開拓宇宙。然後某次學校校外教學(可能 吧,第一集我沒看)帶領大家上宇宙觀光(只是可能),中途卻遇到意外,大家分搭救生艇離開母船,其中一艘小救生艇與大家失散,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這艘被孤立的救生艇來到未曾開發過的宙域,迫降在可供人類生存的無名星球;只是很遺憾這個星球沒有文明生命,而他們好死不死降落在島上,開始了新世紀的魯賓遜漂流記;只是這次的魯賓遜多了點。

  這種故事通常各角色都各有功用--孤島文學嘛,總是這樣子的--每個人各有各的故事,然後領導者就一一為他們開解,最後大家向心力都很強。
  最後一個被開解的就是我說的阿薰,荒野一匹狼,一個酷到骨子裡的少年。

  阿薰是這群人當中生存能力最強的。他會自製武器、工具、會打獵、體力好又有狠勁,(只是似乎不太會煮飯?看到貝爾(野營經驗豐富的少年)懂得處理魚就 被馴服了。囧)喜歡一個人行動,強悍到近乎不會死或說不怕死的地步。這樣的人理所當然很少笑,就算笑也是閉著眼睛、微撇嘴角的很cool的那種。
  之後陸續發生了幾件事(確實來說只有一件),阿薰對領導者露娜好感提升、並在一次落難中露娜也成功讓阿薰拋開心中的罪惡感(當時真是真情流露,淚、涕俱下啊)。之後阿薰也與露娜一般,張開雙臂投入前來迎接的夥伴中。

  我那時真是超擔心阿薰的改變。如果說這般改變只針對貝爾(臣服在能力之下)、露娜(臣服在溫情之下)兩人那也就罷了,但昨天那一集完全嚇傻我。

  冷漠如荒野一匹狼的阿薰,一夕之間成了光明開朗的溫和好青年。囧rz

  首先是慎吾(科技天才少年)、查可(寵物機器貓)與亞當(外星人小孩)要求暫居遺蹟以便埋頭研究歸鄉大計,露娜請求阿薰護送時。當時阿薰開心地抱以微笑並明確回答「好的」(以前點個頭就算很正面了),震懾於其突兀的光明形象的我即使坐在沙發上也猛地倒退了一格。
  這種閃亮的笑容不是阿薰~~Q□Q(我真的嚇到了)

  之後是為前往研究的同伴們(上述三人)準備晚餐時。雖然說當時大家都在填裝便當,可看到阿薰默默地帶著微笑準備東西時又再度shock了我一次。
  你現在隨時都帶著微笑是怎樣!你怎麼可以對已故的路易變節~~~(兩人並不是這樣的關係)

  最後是送了食物去遺蹟,在歸途遇到萎靡不振縮在樹根旁的亞當時。那個從不關心人死活(或說覺得「自有別人會關心」而認為不干己事)的阿薰,竟然主動搭上亞當的肩詢問「你怎麼了」!
  好嚇人好嚇人!阿薰冷漠而善良的形象便成了溫和開朗的光明少年!

  這集明明是充滿了重大轉折的一集(有歸鄉可能),可我卻被阿薰一連嚇了三次……

  那種帶著光明閃亮愉悅爽朗的笑容的傢伙,不是阿薰啦。OxO..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間福報真是好東西,不是嗎?

  
美14歲盲人 用舌頭看世界

  人類的潛能果然無限啊……所以就是什麼「上帝關了一扇門,會位你開另一扇窗」之類的俗諺的真實案例吧?

  我幾乎什麼都有所以什麼都不是。就是這樣吧。嗯,替自己加油吧。也不是「不要輸給誰」這種砥礪,而是「把自己做到最好」這樣的吧。

  嗯,加油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8 Tue 2006 12:02
  • 耍廢

  說實話,每次因為別人的札記或回覆影響自己也來寫一篇相關的這樣實在是很沒用啊!不過反正就是這樣嘛。

   話說耍廢啊,這種東西和壓力或環境有關耶。話說我五上的時候多認真啊!認真到覺得只要持續下去台大都沒問題--雖然我只是努力把補習班教的東西弄懂,因 為很有學習熱誠--以前(三、四年級)還想考台青椒呢。可五下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整個廢了,完全不想念書,甚至考二技的前一天還在看小說耍悠哉,之後 完全不碰考試相關的東西,只是煩躁著。

  很大一個原因應該是因為補習班課程暫停。

  真的,沒人教我就不想念,而我本人是最痛恨複習的,對念過、曾經懂過的東西完全不想重來一次;導致對英文放棄、對經濟放心、對微積分放任。
   之後插大衝刺班出現不懂的東西,我就用「淡大不考」這種理由裝阿Q,整個人呈現報廢狀態;即便我對這種狀態感到慌張,理智亦清楚地告訴自己:不唸的話會 死,真的會死;但還是沒有念。因為懂起來很快嘛!不想太花時間在根本就已經會的東西上頭,根本不想認真去記憶那些東西。

  說老實話,那陣子吳鼎上課時的口頭禪一直環繞在我心中:怎麼敢不念!
  就是不念!天曉得為什麼敢!

  那一陣子真的覺得自己廢了,好像手腳筋被人挑掉一樣;可是廢的只有手腳筋,氣脈丹田感覺上還是可以運轉啊!所以整個人很煩燥。不懂自己為什麼有膽子放任自己耍廢,可真的就是這樣了。

  --像個躁鬱症患者,我不否認啊。


  考試前後整個就在擔心自己是不是考不上。我很擔心,很煩燥;可越是心浮氣躁越是不想念書,甚至有種「這樣也無所謂嘛」的想法。

  到死都要耍廢。簡直是。



  說實話,我很無能,且因為這點而感到慌亂。故作堅強了太久,緊張或害怕等從我的外表完全看不出來;不是我沉得住氣,是我這輩子已習慣用隨便的態度掩飾我的不安,因為我害怕別人一眼就看穿我的無能。
  從四年級開始我決定拋棄這種看似從容的面具,幾乎傾盡全力展現我懦弱的一面,簡直要懷疑我是不是瘋了。

  其實從那時起我就開始耍廢了;只是曾經,對學習新事物的熱誠還能讓我提振精神。
 所以一旦學習不只是為了學習,一旦熱情與興趣消失,整個人就廢了。



  我要把書櫃裡的書看完。不只是為了想看書,是想找回熱誠--這種想法讓我很不想去看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小說中看見「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無處下金鉤」感覺很新鮮。平時看都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現下放長了看,山轉成了水,別有一番樂趣,便想知道出處為何、典故為何。
  使用酷狗大仙,只找到〈增廣賢文〉。話說這增廣賢文確實句句珠璣,但不是集古今明言之大成麼?若要說一句話的出處典故,說出自增廣賢文是不得的吧。可我沒找到其他的呢。

  到底出自哪裡啊這話。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我應該是愛甜食的沒錯,尤其是巧克力;但甜到膩人的東西我也是無法入口的。所以有一陣子,我在尋找市面上好吃的巧克力:不要太甜、不要太苦、不可酸澀,重點是,要有屬於巧克力的濃郁香味。
  呃,這種等級的巧克力,台灣可能只有金莎和法國松露巧克力兩者勉強及格吧?金莎還有點太甜了呢。

   昨天聽培說,便利商店七十一上架一種傳說中超苦的純度99%巧克力,遽聞其雖苦,但很香;頂著那個香字我想買來吃吃看。自NTU歸鄉徒中,只有一間七十 一,可架上的99%巧克力已告售罄,我「退而求其次」取了旁邊的86--事後證明,沒買到99實在是上蒼對我厚愛--本想順便買杯牛奶搭配,但思及帶回家 那杯牛奶不曉得會變成什麼形狀,便消了此念。

  方才看「連鎖反應」之時,撥了一塊放進嘴裡,強烈的嘔吐感衝上喉頭。不是因為苦,更苦的 巧克力我也是吃過的,只是明治的方塊巧克力有一種貫存的特色讓我難受:油水分離、又酸又澀。明治的巧克力香味是不濃郁的,加上可可脂的油膩感太過強烈,和 往常吃的巧克力太過不同,瞬間覺得我是放了苦味的豬油塊進入口中。實在受不了這又苦又酸,卻又嚐不出香味的油膩感,我灌了口無糖茶。可怕!平時喝起來略帶 甘苦的無糖茶,瞬間如同白開水般淡然無味。
  明治不適合我。在此肯定。

  要說我這輩子所遇到的,吃了巧克力而感到幸福的經 驗,只有兩次。第一次是很小的時候舉家至夏威夷旅遊,娘所買的一小盒含了夏威夷豆的巧克力。香味濃郁,甜度適中,那一瞬間才真正見識到什麼叫巧克力的美 味。第二次,則是去年畢旅帛琉所帶回來的三小盒巧克力,一樣包著夏威夷豆,一樣的香味濃郁,一樣的甜而不膩、香滑順口。很可惜兩次都是國外的消費,非但不 識品牌更不可能在台灣見到。

  食物,還是要吃了舒服才行。最近我對食物很挑,什麼東西都只想吃個兩口便罷。那種光聞香味就充滿幸福感的東西,越來越少見了。
  只能說我活得太幸福,麻痺了吧。

  86,你……唉,哪天融了當烘培巧克力吧!台灣真的沒賣什麼高級貨。

  突然想到「水過清無魚」這句話。當然有下聯只是我忘了。
  總之,純的巧克力反而不是美食。真正好喝的咖啡,要加牛奶加以潤滑才對。喝純咖啡的人,本人在此獻上絕對的敬意。
  所以我肯定我愛茶勝過咖啡,但我愛哪種茶,恐怕得花時間確定才對。不過應該是水果茶吧?花茶到是敬謝不敏……(我到底在說啥?)

  反正就是我吃不了苦就對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比較CCU、TKU、NTU三場我人生中的重大戰役,最慘的可能不是NTU而是TKU。那是痛擊,因為那天我幾乎梭哈了卻連機會成本都沒贏回來; 今天用所剩不多的籌碼押上NTU,不是破釜沉舟的決心,卻是不顧一切的毀滅般的愉悅。CCU就別提了,那種戰局實在太可笑。

  因為事先問了培,也詳閱了簡章上很精美的彩色地圖,加上之前去過幾次台大的熟悉感,我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找到了考場。意外地與白雪公主殿下同一個考場 --我本以為她要考工商管理組工業管理系,結果還是同我一般報了商管;確切說來,台大此科系不考會計的消息還是她提供的--自然是纏著她聊天了。就心態而 言,我們都是去當炮灰的觀光團,情緒上很輕鬆,就開始批評台大舊校舍了。

  不過,應該怪不得我們批評。台灣的夏天本來就是濕悶熱,台北盆地的溫度又常是高了同緯度地區幾度,今天的體感溫度35度有吧!可綜合教室,這間老舊的 日據時代建築物,沒有冷氣,沒有風--有風扇沒錯,但這種基礎兼貧弱的設施(可能很需要維修或清理)頂多只能將二氧化碳平均分布到教室各角落,帶不起什麼 氣流,甚至連人身周的熱氣都帶不走--若在這棟建築物裡待太久,我這種見光死的生物準熔化的。幸好我是不強求主義,考卷寫完了就交也無須疑惑,外面雖然飄 雨但總比屋子內涼爽多了。那根本是非人的折磨。

  頗懷疑到底怎樣的老師會選擇這樣的教室上課。悶的跟烤爐一樣,台大眾菁英恐怕在煉成棟樑之前就先化為廢鐵並宣告再起不能;除非台大信奉「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古典精神而決定磨練這群腦袋頂尖的人。

  所以要說我在NTU之役受到怎樣的磨難,我想真正擊敗我的是物理攻擊,相較之下,考題根本不算什麼;TKU才是真正在精神上(考題)打敗我的學校。

  第一節國文,依循慣例考滿分的作文。題目竟然是「知識人之定義」明顯與TKU異曲同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知識份子這麼紅?只是,知識與智慧畢竟是 兩回事兒,在這樣差異上的猶豫讓我無法輕易下筆,寫出來的東西自己也不怎麼喜歡。幾個字也無法評斷,反正是好是壞都是看閱卷教授的主觀意識。
  第二節微積分,呃,當然有不會寫的東西,但大致上都知道要幹啥所以沒什麼感覺。可能解題技巧上有難到吧?但反正我解不出來,難不難也不是我這種人答得 上來的,只能說,觀念很基礎,技巧很要求這樣吧?不過,真的有一題我完全不曉得該從何下手,瞬間有被羞辱到。台大,還是有水準地!
  第三節英文……真的,什麼都不用說了。單字,pass;文法,pass;閱讀測驗,勉強弄弄看。真想知道考出來幾分。(賭上我一輩子的運氣?不,我一輩子的運氣賭在淡江的英文上了)
  第四節經濟學,呃,四十五題令人痛恨的原文選擇,不難,只是看得很痛苦很想解脫。最後十分的作圖題很難動手,但還是勉強畫出個類似答案的東西;只是結構簡單到令人懷疑這樣有沒有分數。

  考完台大,一點考完的感覺都沒有。公主殿下也同我感觸,我將此歸因於考題寫的不夠爽。如果寫題目的時候有快樂的感覺,寫完了,當也有結束的感覺才對。寫的時候不曉得自己在幹啥,結束了當然也不曉得是怎麼個回事了。

  今天起的疹子,恐怕是以前一整個夏天的量吧!話說我這一熱就流汗、一流汗就起疹子發癢的體質,真不適合亞熱帶啊!考到一半我就對這所學校產生厭惡。一點愛都沒有的學校,真不想念。


  回家時爹還是問了我考了怎樣、有沒有可能上。我終於鼓起勇氣跟他說:我是考好玩的。
  不曉得他聽進去了幾分。

  我還是乖乖看二技簡章吧……休閒管理系有前途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來,我以為我最愛的是聯合報的家庭副刊,即使可樂報、工商時報有更多值得留下的有趣資訊,聯合副刊刊載的內文更能感動人心。可突然間,家裡出現中國時報,從那一天起,它成了我的最愛。
  和家庭副刊比起,三少四壯集更讓我傾心。

  我喜歡看他們寫些自己日常生活中發生的小事,以及從中延伸的思考;我喜愛他們用老練的手法敘述過去的經驗,以及他們所遇到的智慧。我的剪報堆中時不時 出現的馮光遠先生那詼諧而帶著諷刺的短文,即使反覆再三仍令我忍俊不禁;那些都是道理啊!就像交了有深度的朋友,隨意的聊天也可取得樂趣、取得智慧、取得 啟發。這就是為何我喜歡三少四壯集,即便我沒真正接觸過這些人可能膾炙人口的作品。
  只是,無論我再怎麼喜歡,也只是在想到或剛好東西在手邊時才翻開報紙的那一頁。畢竟,學生真的不是能悠哉看報紙的行業,尤其是畢業前夕。

  打自今年中起,三少四壯換了一批,其中之一是現在在年輕人間很受歡迎的九把刀--很少有喜愛閱讀的年輕人沒看過九把刀的書,無巧不巧我就是那很少中的 一人--這消息令原本以消極態度接近三少四壯的我有了積極尋找的動機,主因就是我沒看過這許多人推荐的人物的作品,想看看他的句子文章會生個什麼樣子。可 看了兩回,我再不看星期日的三少四壯了。
  比起九把刀的專欄寫作,我更愛鍾怡雯、賴香吟、黃寶蓮等人寫出來的文章。就是有些人,可以單就一個現象、一段對話,延伸出各方面的想法;除了自己思考,也發人省思。這也是我當初愛上三少四壯集的主因。
  九把刀的專欄,可能不是寫給我這種人看的。就像楊度寫了他的人生,另一個我忘記的人寫了台灣史,九把刀寫的是網路小說,也就是他最熟悉的領域,也是我 不可能感到生澀領域。對我這種人,沒必要被人以論文方式介紹什麼是網路小說了,更何況我本來就討厭看論說式的文章,尤其內容語法我不感興趣之時。
  我沒看過九把刀的書,不曉得其故事性及語法怎樣,但他可能很喜歡使用通俗的語句,比如屁啦鬼啦之類的,來表達他自己的意思。這種東西可能會用在自序、用在日記、用在部落格;但用在專欄,我覺得難受。

  所以我再不看星期日的三少四壯,但九把刀的書,有空還是會找來看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有了每天看報紙的習慣。距今未遠,只是我想不起來是從哪一個年級開始的而已;可以肯定的是,專三之前是沒有的。所以我開始看報紙,也不過一兩年。

  十八歲對我造成的改變可真多,現在想想,會不會是因為開始看報紙?Orz

  我會開始看報紙,很多原因是可樂報吧?--這和學生的生活習慣有關,該不用多做說明才是--總之,隨著看報的開始,我有了剪報的習慣。
  說剪報也不大正確,我只是將我喜歡的那一頁取下放著而已。那時的我沒時間為各個文章寫下心得與評語,也不曉得剪下的文章該被貼在哪一種本子裡,所以這些工作就這樣放著。久而久之,存放剪報的那個小小角落,變得像紙類回收區,整個家只有我知道那是我的剪報集散地。

  隨著淡江之役落幕,我開始安排我的暑期生活,首要目標是將那宛若垃圾堆的剪報整理好。這可真是件浩大的工程。
  首先我得將各個報紙分類,有短文、tips、美食、旅行、政商評介……等,另外還有很多不好分類的東西。我不想將類別分得太多,那只會增加整理的困難度與複雜度,但不知不覺也是多的亂七八糟的了。
  再來,我得將那麼厚一疊的報紙短期內全部複習一次。這才是我望之卻步的主因吧。更何況還有剪下、黏貼的動作,不是閒人不能完成的。
  最後,我得針對讓我有所感觸的文章寫下我當下的感覺。這才是剪報的真正目的不是嗎?

  今日事今日畢真的滿重要的。如果我當年,在決定留下剪報的那些日子裡規劃好這些事情,會否現在就有更多的時間做其他事,比如看還沒看過的DVD。

  不過最困難的,還是將書櫃裡買了未看的書看完吧。兩個月不夠的。Orz

  「寧可後悔做過的事,也不要為沒做過而後悔」啊,誰講的?真是的,真是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中正和淡江大概是彼此拿錯考卷了。為什麼國立大學的經濟學考二十五題中文選擇,私立大學的經濟學卻考五題原文問答?有沒有搞錯啊……|||||(有會寫的有不會寫的,最慘40分應該還拿得到吧?)
  微積分還是一如往年慣例,十題填充三題問答。不難,很遺憾的是問答題我全部計算錯誤。真想死。|||Orz(考前三十秒的改正天曉得有無功效)填充題有無計算錯誤就不知道了,寫下答案誰管過程?所以錯一題失七分,好貴啊。囧
  英文,老樣子,選擇題沒一題看得懂(聽說都是補習班老師給的單字,沒辦法,老娘不爽背),英文作文用的單字語法比小學生還簡單,有20分真的要偷笑。
  國文……可能是狀況最好的一科?不過如果老師不喜歡我的作文,那也沒用啊。Orz(題目是「知識份子與言責」無巧不巧,正是老娘最喜愛的題目。應該有寫上千字吧。)

  今天去,中午晚上都在兄長的宿舍待著。有個哥哥真好。不過我比較希望快點進入「有男朋友真好」的狀態;不過,我可能更想和某個男人培養男人間的友誼(啥鬼)。

  突然之間TKU離我好遙遠。難道我得寄希望於NTU、畢其功於一役?|||Orz

  怪了,三十九取五應該要很好上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我四點多快五點爬起來,一直到大約可以出門也五點十分了,此時奮力把芷君同學挖起來,(我想,若我和文三同學沒去的話,她肯定不去考試了)再去叫文三同學--結果人家也早就在廁所漱洗了--弄到差不多五點半,算是準時出門。

  其實芷君娘一直很想載我們去中正大學,但我們擔心她不認識路反而多花時間,就由芷君同學代表婉言勸退她這番熱心。

  到了民雄,雨下很大,我們一行三人只有文三同學有把傘帶出來,說實話有點悲慘。然後計程車又很難招(大家都搶搭計程車,沒叫車的話很難搭到),我覺得 減少批次可能是讓大家最快搭到車的方法,就叫文三同學去找看有沒有落單或二人組成為同伴(事實上,聽說一輛小客車可以擠八人。XD),不過文三同學很堅持 不肯五個人擠一輛車,就找了呆坐在旁邊,和我們一樣在彰化上電車、一起從女性車廂被趕到第三車廂的平轉生男孩結伴同行。有行動力的文三同學很快就搶到一台 車,四人愉快上中正。

  插述一下,其實文三同學早在彰化站等車的時候就注意到那位男孩了,據說是因為他手上一堆講義讓他很緊張(我說,考試當天才猛看講義的通常沒希望,然後 他就指指我們手上的講義苦笑。XD);而不管考是休息時間還是中午吃飯時間還是考完試的逛街時間,他都打電話給他一個男性友人抱怨考題很難、四周人都很認 真而自己穿的像炮灰諸如此類的(撒嬌?),最後我們北上時他還南下陪那位友人考成大,聽說是住同一間飯店(因為對方有訂房間),我和芷君同學在回家的路上 就拿這點趁當事人不在三八了好一陣子。XD

  到了考場那位不具名的、原本學校地處嘉義、今天考企管系的男孩就和我們分開了。文三同學和芷君同學這兩個考經濟系的幫我這個考財金系找考場,問了服務 人員,晃了共同科大樓二樓一圈,又再度與不具名男孩擦肩而過,只是這次碰面笑了一下沒怎麼搭話。最後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考場,約定中午再見。

  中正的專業科目考題……可能別系比較難我不知道,財金是簡單的過火了。
  微積分考二十題原文選擇,觀念用的都很單純,雖然有些字我不認識看不懂題目所以不會寫、有幾題我知道在幹麻卻忘記怎麼做,但感覺的出來是簡單到誇張。花了大概三十分鐘結束答卷,費了十幾分鐘看附近的人揮汗如雨振筆疾書,然後提早交卷出考場。
  經濟學原理更誇張,二十五題中文選擇題,八題以原文問答題之名行填充題之實的送分題,五題原文是非題,毫無難度可言。更讓我懷疑四周那些依然揮汗如雨振筆疾書的人到底是幹什麼吃的,總之我考了兩場卻半滴腦漿都沒動到。
  (這不代表我會寫,反正選擇題,乍看之下不理解的東西隨便猜就pass過去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到處亂晃,又遇見不具名男孩。我很想跟他說「在沒有約定的情況下同一天與同一人相遇三次,當將生命交予此人」,可想想這傢伙是中部之王而我們是北部三傑,就消了繼續搭訕的意願。

  下午的英文不曉得算不算挫折,不過,雖然沒一個字看得懂,既然是選擇題就沒什麼好慌張的了,看哪個字順眼繼選哪個吧!總會猜到一題的嘛。只是這次出現 不曉得幾分的作文,題目是「最刺激的經驗」這樣,我完全不曉得該寫什麼,就寫了小時候和父母走散迷失在菜市場然後靠自己走回家的事情。(為什麼這時候會想 起這種事?|||||)好像不少人沒寫完,不過我沒這個問題--我先看作文題目再寫選擇題,所以思考時間滿充裕的。
  國文就是我比較挫折的項目了。不是不會寫,只是覺得沒寫出水準。不曉得幾分的改錯字、不曉得幾分的成語語義選擇、五十分的作文。改錯字我有幾個字知道 錯但無法糾正,語義選擇倒沒有很難,覺得挫折主要是作文寫不到三百字(時間真的太短)。題目是:「子曰:『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 請根據此語寫下你的心得,並自定題目」,我看了只想到「願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這樣,題目就定「無情遊」,然後根據君子之交與小人之交漫談了一些自己也 覺得很沒水準的句子。
  可惡,給我電腦或打字機,我可以寫得好一點。

  帶著國文考卷的一點點遺憾,我要求芷君同學和文三同學陪我去看中正的研究生宿舍和寧靜湖,結果不小心多拐了兩個彎,像迷途羔羊一樣在名為中正的森林裡 隨便走隨便逛。在校園內繞了一大圈,就只看到很壯觀的大草坪、大學生宿舍、一條小溪、不怎麼樣的橋,就從側門走到大學路招計程車回車站了,因為芷君娘一直 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家這樣。文三同學很遺憾沒在大門口照相,我很遺憾沒看到湖。平白踩了中正的泥巴。

  回程的時候文三同學南下台南,我和芷君同學北上彰化,打算拿了東西就搭七點半的自強號回台北,卻在電車上聽聞芷君娘煮了飯(Orz)。因為前一天說好 出去吃,我們都覺得芷君娘不會煮,才悠悠哉哉地在中正大學迷路兼觀光;現在是有人煮飯沒人吃,頓時覺得過意不去,但另一方面也覺得,很愛煮飯的芷君娘真的 讓人很困擾啊!
  到了彰化,因為時間來不及,反正我的東西早就搬上車,芷君同學建議芷君娘載我們到速食店隨便買的個東西吃就算了,可她不太高興。她抱怨著我們在中正慢 慢散步像在逛花園,而她費盡心力煮了好多菜等我們吃都白費了諸如此類的,那時我好後悔住到同學家。(不過如果沒住同學家,半夜兩點人生地不熟的我上哪找衛 生棉去?)

  我終於理解父母不希望我住到同學家的原因是什麼了:對方會煮飯。真的、真的是兩方都困擾啊!

  聽著芷君娘抱怨東抱怨西,我覺得,一來我們沒要求這位伯母這麼做,既然她是自願做的,事後就不該報院我們糟蹋她的苦心;二來是,我南下的目的就是去看中正大學的寧靜湖,雖然沒看到但總之逛校園才是我的正事,你大娘卻把它當無關緊要浪費時間的事實在令人高興不起來。

  這種時候真想吟誦國文考題裡的句子。真的,女子與小人就是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啊!

  總之我回家了。以後如果還有遠行的機會,我會乖乖訂飯店的。

  另外就是,放榜那幾天,我要找藉口出去玩個幾天再回家。因為看到我落榜爹娘一定又會聒聒叫,明明本人南下是去觀光的,那種又老舊又髒亂還只有坐式馬桶(門還是壞的!)的學校,我是死也不想待三年,那些老人家還是認為考了就應該上榜。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價值觀是擇友的最重要標準,為什麼大家想找氣味相投的朋友?一來是這樣真的比較快樂,二來是受夠了父母。
  嘿,管東管西而彼此的價值觀卻天差地遠,除了煩惱痛苦沒有東西了啦。
  其實如果是同輩,還可以直接將事實講出來,討論一下彼此對事情的認知差異,釐清了大概爭端也解決了;可面對長輩,你不能這樣做,你不能跟他們說「我們 價值觀不同,觀念不同,所以結論和看重的東西不同」這樣,這也就是為什麼子女和父母溝通時會覺得痛苦,而父母會覺得子女不懂事講也講不聽。
  其實若和同輩有價值觀的差異無法成功協調,可以一拍兩散老死不相往來,反正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可對父母不能這樣。不能協調又不能散會,真是痛苦。其實一定有解決的方法,只是激情之下誰想的出來?orz

  我的狀況,昨天CCU之行有之,今天面對父親亦有之;癥結就是,我去中正考試純粹是為了觀光,可那些父母沒一個認為這樣合理。甚至在考試當天中午休息 時,有一個在等兒子考完的母親跑來和我搭話--因為他兒子是校內轉系,我們這些插大生、轉學生在她眼裡是莫名奇妙來搶她兒子的機會,她想了解為什麼--然 後聊一聊我說了:「其實我是來觀光的」而她回應:「不要這樣說,大家都有機會」這樣。問題是,我真的是去觀光的啊。|||orz

  所以剛才差點和父親吵起來。他就很愛哇哇叫,讓我很煩。

  我告訴他財金系有133人去考然後錄取三個(其實我不知道取幾個),他就一直喊:「那你怎麼有機會啦」之類的,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樣子,我就安慰他(其 實我說的是實話)說:「那種學校我不想念。」然後他就很生氣很大聲:「中正吶!國立的耶!好學校怎麼可以不念!」此時我就覺得,沒什麼好聊的了。
  我想告訴他我去考試是為了觀光,問題是我不敢,我不能,然後我就很煩就把脫鞋一踢音樂開到最大聲蓋過一切噪音。

  楊培安的「我相信」在這個場合,反而讓我想哭。


  另外還有就是,我要怎麼讓他知道公立學校=好學校這個觀念是錯誤的?糾正父親?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8中正轉學考,所以7/7和芷君(偽名)同學下彰化,打算在芷君同學家住上一宿,翌晨再搭火車到嘉義民雄,再撘計程車前進CCU;本以為文三(偽名)同學會和我們一起到彰化,後來才知道這傢伙學校還有課,要晚上才會來。

  星期五早上我先去學校交照片,之後晃到台北市準備逛街,時值9:30,那時我才發現世界的現象實在極其可笑:明明世界(商店)下午才開始運轉,為什麼會有人要早上起來啊?
  總之我極其痛苦地晃到了十二點吃了個不怎麼樣的中餐(擔仔麵+地瓜葉;那個小姐還跟我說地瓜葉就是小菜,哪有小菜這麼大盤的?她懂不懂小菜的定義啊……angry.gif),再跟芷君同學會合南下。

  生平第一次搭火車,自強號頂舒服的,路上風景也算宜人;過強的冷氣搭配自窗外灑入的陽光形成一個冬日暖陽的錯覺。剎時間,我很想來個鐵路環島之旅;但用膝蓋想就知道近期內不可能實現。

  到了彰化,是芷君同學的娘親來接。她是個阿莎力的女人,我完全招架不來;最可怕的是,她煮的菜完全不對我的胃……也不是南北部生活習慣的差異,應該是 我太挑食:我不吃蛤仔、不吃糖醋、不吃苦瓜、不吃內臟、不吃絲瓜、不吃香菇、不吃刺太多的魚還有很多東西,然後她幾乎全端上了。我知道人家煮的很辛苦,這 麼多菜也很耗錢,可是!總共四個人吃飯她煮這麼多也很奇怪嘛。每次看娘親主一整桌的菜我就懷疑她是哪根筋不對勁煮了一堆吃不完的東西;現在芷君娘讓我有同 樣的感受,只是這次我不能選擇不吃或說出事實……太痛苦了。結果我那餐只吃蛋和魚和飯。很失禮我知道,可是……你要我怎麼說呢?中國人就是這樣嘛!唉。
  扣掉這頓可怕的晚餐,那天還算愉快。只是我下午本想抄寫微積分公式,卻因故玩起電腦來了--喔不是我要說,同樣是中華電信,為什麼彰化這麼快我家這麼 慢?另外我還幫芷君娘抓了麻將遊戲卻來不及通知她--結果書是等到八點文三同學到彰化後才開始唸的(因為他很想上中正,他認真的結果是帶領我們一起認真- -芷君同學還是一樣在看電視啦)。不過說是唸,也沒唸到什麼就是了。

  不過我可能這天喝太多茶了:早上出門一盒純喫茶、白日一瓶冷泡茶、晚上一杯珍珠奶茶,導致我晚上竟然又、失、眠、了。|||orz
  印象中我是兩點多決心閉上眼睛什麼都不要想的,幾點睡著就不知道了。醒來的時候手機顯示0434,距離我調的鬧鐘時間0500還有一陣子,可是我還是起床漱洗了。

  附帶一題,南下第一天午夜一點半,我月經來了。真該死。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剛才去查TKU決策系二年級的報考人數,總共39人,其中要錄取五位。5/39=0.12,這樣的機率聽說是很高。
  該不會是我專報冷門系吧?台大商管報考人數也未破百,中正也不過133,感覺上都是極度稀少。

  這樣,還不上,就太對不起列祖列宗了。
 
  所以,等著吧!TKU!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要這麼一群人團結在一起是絕對不可能的。尤其很多人像我一樣,搞不懂怎樣叫團結;或說,弄不懂團結是為了什麼。很多東西誨 暗不明,沒有信念卻抱持懷疑的人們,不會有這樣的熱誠的;那些人再怎麼說,都無法打動我們這種人。也不是我們不想呀!誰不希望家園更美好,只是這種狀況 下,彼此懷疑的人們,哪能同心協力。我一直相信,唯有毫無利害關係的人,才能做永遠的朋友;若你的朋友阻在你非往不可的路上,你也只能把他趕開,這樣的過 程要說不傷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就算仍能以朋友相稱,也不若以往--除非彼此都異常的光明磊落啊。(哪有這種人呢!)咳,偏題了。不過反正我打部落格, 總是沒照題來的。(所以就算作文用文言文寫,老師還是很想嘆氣,即便她宣稱覺得那篇真的寫得不錯、乾淨俐落,還是只給我一半的分數。orz)

   今天的晨間新聞,很多都是昨天的事吧我想,不過我昨天沒看新聞。(趙意外昨天出生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不曉得陳建民說了什麼,不懂游錫堃說了什麼,總之, 似乎和團結搭上了關係。不太能理解他們現在是為了什麼而做爭辯(或澄清)--應該說不太能認同--他在表示:綠營很團結。有什麼意義呢!綠營的團結與否、 藍營的團結與否,到底在這個世界上哪裡重要了呢?重點是,你們是為了立場而團結、或者是為了國家社稷而團結;我有點覺得,若打算為了家國鄉土而團結,反而 比較困難呢。畢竟從經濟學上來講,若一心一意想要報效國家,得到的社會利益事實上比私人圖利來的少。之所以有這種矛盾,其實是看那為國為民的心,究竟是真 的還是假的。不過這真真假假其實也很難說呢。

  總之我不太喜歡這種表象的團結。我不了解現在這個社會缺了什麼,但肯定是缺了什麼革命時 代少了的東西。用直覺猜測的話,少的是共同的目標與單純的美好吧。畢竟在目標之前,阻著太多東西讓他們停下來了;好像劉邦對秦國的財寶動了心而身邊沒有張 良。這樣的感覺是否代表我對台灣的社會失去信心,我也不能肯定;就像我不曉得我的不唸書究竟是信心滿滿還是戒慎恐懼。

  民主進步黨是什 麼時候變的,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因為所謂的改變是漸次進行的。(爸,不要在我寫部落格的時候看新聞還放那麼大聲,影響我了啦!)可能是一年前,可能 更早也可能更晚,反正不是最近,看了那本書之後很想將它推薦給總統。十二國記的《華胥之幽夢》,十二國記系列目前唯一的短篇集。看完的當下,有種「這是在 影射台灣嗎」的感覺,不過這本書的參考資料本來就是中國典籍,會這麼相似可能不足為奇……不,不是這樣的吧。到底是相似得很詭異,還是就是那句 「history repeats hisself.」,可能小野本人也回答不了;這之中更有可能只是我個人的過度聯想罷了。

  現在的 我還是希望總統能在一場省思過後,宣佈自行退位,不過他退位之後會造成的風波我也不太想想像就是了。領導人退位就真的會比較好嗎?不盡然。因為這些問題最 後都得交給繼任者,而繼任者的能力與威望才是關鍵。所以宋提倒閣,很多人不以為然,主要原因是倒了閣之後,根本沒辦法有效解決問題,反而滋生更多難解的困 擾。通常這時候什麼都不做的人聲望反而會提升……像我哥在msn提出了什麼「蘇加十分,馬扣十分再加五分,宋扣二十分(原文更長)」,我就不了解蘇兄幹了 什麼事讓兄長給他加十分去,但我對蘇的觀感也確實勝過了馬先生。(不過我從國小開始就不怎麼喜歡馬帥也是真的……純粹感覺,而我的感覺一向很怪。)

   其實呀,台灣的領導人,也就是總統這個職位,感覺上其實應該……只是個公關。若這樣說的話,陳水扁當初做的真的很好:他成功的塑造了「台灣之子」的象 徵,給了國民一個團結用的口號,可就實質而言,他完全沒建樹。(可能有,但媒體沒宣傳。(聳肩))其實該對國家有建樹的,明明就是行政院,到底干總統啥事 來著?那個職位的人只要會登高一呼,給全體國民一個遠景與方向,剩下的啥都不必多嘴干擾,叫底下的官員們把政治經濟民生教育搞到好就行了。不過現在建樹不 建樹通通擺兩邊,因為大家只關心貪腐不貪腐。

  貪都貪了,你能要他們吐出來嗎?不,不對,應該是:貪都貪了,你就老實承認好不好!#

  話說十二國記的世界真是完美,君王失道只有一條死路,全國都在看著。

  還有一件事想說,卻忘了。不曉得是因為新聞干擾還是我昨天又沒睡……唉唉。

  啊,想起來了,好像是革命情感那裡。所謂的可以共患難不能共與安。革命情感就是這樣玄妙的東西。有些人 就是只適合救火或招攬人心,卻不能在需要的時候幹點事。創業容易守成難,民進黨也到這般地步了。不過,看得出台灣各大黨都在努力革新,只是這樣的革新仍帶 著濃濃的政爭味就是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