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早上幫娘親(應該說幫爹親)到郵局劃撥。距離不遠,來回繞一圈只要過三個馬路,其中兩個連在一起(就是中間有個小black),所以嚴格來說,應該是兩個。

  但很好笑的是,這兩道長長的馬路,我都沒看見紅綠燈。不,不是說市政府沒為我們設置紅綠燈,事實上他設置了……我想想,六、七個左右(就兩個路口,行車的與行人的合計),可是,碰巧我完全受益不到。

  首先,去的那個馬路,行人指示燈的確設在斑馬線正對面,就地理位置而言是正常而適當;可是它的方向不對,號誌燈是面向路口斜對面,也就是我目標馬路的相對馬路的另一端--就是我的左手邊那個路口,要在我左手那岸的彼方,才有機會看見行人號誌燈究竟是紅是綠。

  那一瞬間,我笑了,笑得很開心。這種紅綠燈到底設來給誰看的啊!

  後來,是回程的那個馬路。唔,很妙,沒有給行人的紅綠燈,只有給車子的。我這個方向看不到任何交通號誌。

  說實話我不能理解。給車子的紅綠燈設了這麼多,為什麼給行人的卻這麼……漏洞百出?這個公車集散地,行人的安全不是最重要嗎?不告訴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走,是要我們任意闖啊?

  不過,行人可以看著車子走這是真的。因為這兩個方向,就算不曉得何時是紅燈綠燈,車子也撞不到你--給他們的交通號誌可足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算早睡吧?九點就寢,卻是十二點醒來--可能是冷氣停了將我熱醒,可能是我白天睡太多(雖然我睡了十小時,可是有中斷的話,是這樣算的嗎?)--之後徹夜無眠,只能看書。(所以現在我老眼昏花、頭暈目眩,腦袋一片空白)

  本來如果是這樣的情況,我會找我看過的書來溫習(?)一遍,目的是等待眼睛疲勞後的沉睡;但這次,我卻拿起了之前看到一半的《致命的均衡》。理由吻合我買它的初衷:這玩意兒和經濟學相關。

  只是一個樂趣。我只是想看看,用經濟學能寫出怎樣的推理故事罷了。事實上我對推理是不怎麼迷的--我厭惡用頭腦想事情,我想當沒用的花瓶(我夠格當花 瓶嗎?靠這張「親和力」很夠的臉嗎?orz)--但因為這基礎的經濟學理論(通常我們稱為「經濟學原理」),我對這本書起了興趣;不過看完這本書之前,我 先了結了《愛上經濟--一個講經濟學的愛情故事》。tounge.gif

  然後我發現這兩本書有可怕的共通點:經濟學家受到其他學科的學者們鄙視甚至仇視。不要問我為什麼,兩位經濟學家都這樣寫,什麼經濟學家太過功利主義, 是資本主義的崇拜者,喪盡天良缺乏同情心兼不愛大自然……之類的,看得我很想大罵啊!--不是罵作者,是罵作者故事中出現的那些天真的人--「尊重一下別 的領域好不好!經濟學雖然年輕,但也是人類極重要的社會學啊!」

  雖然我覺得,這些是作者那個年代才會碰到的事,現在的人應該都很了解經濟學的重要,和其中比較基礎的理論;但我並未和商科以外的朋友們談論過相關的話 題--最深也不過劣幣逐良幣,不過那時用的是我的歪理(亨利用的更好:劣幣會驅逐良幣,但壞產品沒有道理驅逐好產品)--我不曉得是否其他人,還會對經濟 學產生這種可怕的誤解。

  我不會在這裡談經濟學是怎麼個一回事:我根本不到那個程度來談這些事。可看完這兩本可怕的書(咳,那樣的誤解真的很可怕,經濟學只是理性分析邏輯判斷,卻被講成那樣。orz),我想說,經濟學該成為通識課才對。所有人,至少到了大學,甚至高中,就該學經濟學原理。

  理由無他,因為經濟學是研究人類日常生活行為的一門學科。它幫助你跳脫過於死板的刻版印象,在面對人類行為時多了理性思考。

  說真的,如果社會心理學、中國文化史這些東西必須成為通識課,為什麼經濟學不用?經濟學代表人類歷來的演進,同時解釋了人們行為的心理動機。

  接下來我要去看《邊際謀殺》。現在的理由是,我很喜歡作者筆下的那位冷靜理性的經濟學家。wink.gif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曾經呀,我想過要當個完人。我覺得身為一個人,有某些責任、有某些尊嚴必須維護與保存,所以不可以太過任性、必須時時約束自己、不可以給別人--任何人--帶來困擾:只要有能力,就該靠自己解決--其中包括團體行動的問題。

  之後呀,我依然要求自己某些事情。覺得,那是不可捨棄的屬於自己的原則、規範於自己世界底下的規矩,而這樣的要求曾讓某些人以為,我還想當個完人。

  我承認我還想立下尊嚴,給自己留個臉面活著,但打腫臉充胖子的事我不幹的。所以我學習任性,學習將責任丟給旁人--至少不該我來負的,不擔了;可以由別人處理的,不接了--但該屬於我的,我還是拿下,這是對我能力的肯定,刺激的挑戰,理應接受。

  我不曉得,是我先放棄了當個完人,還是這個理想因為能力限制而先放棄了我。現在的我即使憧憬這種人,也不想成為這種人。被完人帶領很好,但做自己更好。我容許自己有許多做不到的事,和能做卻不想做的事;應該說,我在學習,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能很多人覺得這樣不好,我在這麼思考著的時候,也是如此認為:只做自己想做的事,那該做的事呢?

  但我對自己有信心,該做的事,我會想去做的。因為我知道那些個「非做不可」,是我給我的世界的原則與規範。但我對自己的要求,沒道理四處向別人宣示的吧?我覺得,在別人面前,是得保持「這個樣子」的。那個,我覺得最舒服的樣子。

  隨性,但不馬虎;懶散,但不無能。

  --懶的適當。這可能是我對自己外在行為的最大縱容。

  可是縱容的結果,卻是像現在這樣,從骨子裡腐化了。我失去了迎接挑戰的勇氣--因為再也沒人要求我挑戰了,那些事情可以交給別人,而我也不打算主動去要求挑戰。

  而那些「非做不可」的事情,衡量之下,竟也變得可有可無。比如我的功課。畢業後,我好像在也沒碰過經濟了--除了那些小說。

  我惶恐了。那一切的一切,都化為曾經了。

--

  消失的熱情,拿不回來;徒留不切實際、不打算實現的理想。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性格測驗
  滿有趣的。我喜歡。XD(這是真的嗎?)(聳肩)

  這種測驗真是百玩不膩,我是說「了解自己」這種東西。其實不管測驗出來的結果是怎樣,我還是這個樣子。所以一切都是為了一個爽字。XD

思考型(好學不倦,機智過人)

  您具有退縮、聰明、專注、安靜、客觀的傾向。您不愛表露情感,內向而自給自足,以疏遠冷漠而非害怕來展現自我。
  您精通心智的分析,常說自己是「染上資訊毒癮的人」。您喜歡事實和系統,將聰明才智投注於這個世界上只有少數人才明白的神袐事物上。(什麼神秘事物?外星人?|||)

優點:
  您的生活形態只求最低限度,只要一點點就過得去,簡化了物質的需求。

缺點:
  您以局外人的身分體驗日常生活,和自己以及外在事件皆保持距離,因此無法輕易感受即時的感覺和想法。

愛情:
  親密關係成功與否,在於伴侶對您需要私隱的諒解及尊重。
  允許您擁有個人空間的人,才會得到您的歡心,任何侵犯或被要求的經驗都只會令您退縮。

  您不輕易流露感情,只是把關係放在心靈的某個間隔裡。
  「當我們開車外出時,她在車上睡覺或看書,並不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不過她還是在我身邊。」(為什麼用男性用語?)

安定方位:挑戰型
  在安定的狀態下您會變得願意承擔,既明確又平易近人。(同意,狀況不明時我則猶豫不決)

壓力方位:活躍型
  當面對感情的壓力或情緒對抗時,您會變得享樂主義。您會搜尋所有可能的逃脫策略,不願對任何事情做出承諾,而且顯得慌慌張張。(像現在這樣嗎?XD)

建意(寫錯字太誇張了吧!|||orz)
  接納身體的感受和情緒的出現
  准許自己奢侈享樂(原來我不夠奢侈嗎!?XD)
  避免原地踏步,嘗試採取行動

最渴望:全知,洞悉一切
最恐懼:對身邊事物感到無知,束手無策
最難達到的美德:忘我 (Detachment)
最難克服的執念:吝嗇 (Stinginess)



  很XD。XD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都不想看新聞。當然,考生開電視是罪大惡極,可是我卡通照看(還有退化的跡象)、影集照看、電影照看,就是不看新聞。理由很簡單嘛,政治不能看,只報政治的新聞當然也就不能看了。

  政治話題哪裡還能看啊?雖然我只能承認我這死老百姓什麼都不懂,但政治人物又有努力讓老百姓懂了嗎?他們喊罷扁,罷個鬼啊?這麼做除了浪費台灣社會資源之外,還有什麼好處?他們喊倒閣,倒個屁啊?這麼做除了為你們出一口鳥氣之外,還有什麼好處?

  我擺明了說:我討厭台灣現在的總統,我受夠了本土化,我厭煩有人自稱「台灣XX(包括台灣阿誠)」。但這樣的厭煩厭惡憎惡,不至於策動我去支持罷扁倒閣。

  所謂的罷扁倒閣,是那些人衝著「我跟你拼了」的心情搞出來的,這不是台灣人民的心聲--人民啥都不懂,哪曉得罷扁、倒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這和綁架年幼無知的孩童何異?

  「強姦」這種形容不夠好。那些政治人物是誘拐年幼無知的孩童去當雛妓。

  是不是撕裂台灣,我不知道,因為我覺得台灣早就沒有團結感了。但這些行為,無論是貪腐還是反抗運動,的的確確是在破壞台灣的政治安定、社會安定與經濟安定。

  我不能理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只是這麼想著,他們再搞下去,我不是鄙夷政治人物,就是開始懷疑他們還是不是人。

  非人哉,良心何在。



  總統昨天的報告人民,我沒看。雖然我也不記得我那時在幹麻。
  台語嘛,我又聽不懂。

 

 

  話說我很愛宋楚瑜。不過,唉唉……

  你,能拿出罷扁或倒閣之後收拾殘局的配套方案,我再考慮支不支持你。

 

 

  還沒,還不是革命的時候。人民理智尚存一天,離革命就更遠一天。
  不是現在。現在的政治,揭竿不起義。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好像突然發起奇妙的分析。以下分析來自「搖頭搖頭羊」(《未知領域》作者 Arni(小山羊)的站)BBS。

  一、未知領域分析機,看看你在未知領域會有怎樣的結果:
  其實就是藏鏡人:40.63%
  怎麼活下來的都不知道:37.97%
  消除防礙者的清道夫:13.27%
  得到了無可挑剃的才能卻失去最重要的東西:4.99%
  做炸彈還去炸別人:3.09%

  看起來很強。

  二、妳到底算不算是個攻?
  以天真為武器,壓倒為動力…天然攻:37.97%
  考慮當攻的話可以從這裡跳下去,下次再來吧。:33.16%
  你老實說!!你是不是貓耳控!!:20.74%
  以愛為牢龍,佔有為綑綁…鬼畜攻:4.99%
  領帶不要隨便亂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3.09%

  看起來還是很強。囧



  在這裡推一下《未知領域》,一本背景設定相當有趣的書。即便作者自稱「這樣的設定很普通很老調」,我還是覺得這樣的設定是我前所未見的精采完整--當然不排除我書籍涉獵過少這個可能--反正這是本可以拿來娛樂的故事書。

  因為本人真的不懂怎麼介紹或推薦一本書(我只會說:「請自己去看,我覺得還不錯」這樣),所以……orz
  上面那個超連結可以讓你找到這本小說的內容。雖然他已經是「出版品」,可是畢竟是自印版,作者似乎還沒有要將作品從網站上撤架的意圖。
  本來有機會正式出版,不過討論許久,小山羊還是決定自己出。250一本,如果各位有興趣,支持一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2 Mon 2006 11:55
  • .

  畢業了。
 
  不要叫我談畢業典禮,也不要叫我談謝師宴。因為我無話可說。
  我承認某一瞬間我差點哭出來。不過這不是新聞。(咦,對你來說是嗎?)(我老實承認:撥穗那時候。老劉,你真的很有老師的架勢,一點都不像在玩。)
 
  某首歌獻給我親愛的同學們,和老師們:張震嶽,good-bye。
 
  我怕我沒有機會 跟你說一聲再見 因為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你
  明天我要離開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離 我眼淚就掉下去
  我會牢牢記著你的臉 我會珍惜你給的思念 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遠都不會抹去
  我不能答應你 我是否會再回來 不回頭 不回頭的走下去
 
  重複第一段,重複第三段,重複第四段最後兩句。XD
 
  我可以清唱喔。謝師宴那天打算唱完再走,看大家頂開心的決定不要殺風景,於是歡樂地先回家了。幾點的事不可考。
 
  MV不曉得怎麼上傳,想聽的可能可以跟我取。可能而已喔。
  喔,恭喜各位和台北商業技術學院正式分手。這是正確的決定。可惜我和某些人還在藕斷絲連……放心,快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傑倫特成為德菲力的權杖是德菲力的不幸,那我上了台大就會是台大的不幸。我該追隨傑倫特嗎?
 
  呵呵!
 
  啊,龍族真是可愛的小說。要我現在死也甘願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書館應該是個絕對安靜、充滿書卷氣息的地方,但待過學校圖書館的人(或者不只學校圖書館)應該都曉得:那裡很吵。學生嘛,聚在一起美其言是唸書,實際上還不是逮到機會就聊天。
  敝校圖書館當然也有這樣的現象,而且相當嚴重(將近60%的學生未成年兼無壓力),可是這種現象不會出現在六樓資料室;五樓閱覽室亦是如此,但偶爾還是會發生。理由是什麼?我想,可能和空間擺放的書籍有關係;當然座位的安排也是原因之一。

  二樓是自習室,沒有書只有一張張六人座的大桌子,非常好聊天。(只要沒人瞪你,通常會越說越大聲)三樓是期刊室含上線空間,即便電腦只有四台,各色雜 誌與長桌子的組合就是如同休閒空間,只差不能喝茶吃甜點。四樓是一般閱覽室,座位是整棟圖書館裡最少的,但無論如何,大桌子就是容易聊天。
  五樓,一樣是閱覽室,但內容物和四樓就是有差。四樓擺放的多事小說一類,再不然就是軟硬體相關的教學書;五樓就差多了,全都是教科書。在擺了一堆教科 書,座位雖是兩兩一組但用木板隔開甚至裝上檯燈,明擺著是要各位坐下專心念課的地方。這種空間聊天機會就少了,基本上到了這裡,大家都會自動自發的唸書 (不,其實是被考試逼的)而壓下聊天的欲望的。但偶爾,還是會有碎言細語出現,甚至笑鬧的。

  六樓不可能。和五樓不同,資料室是由六人坐大桌與沒有檯燈的有間隔個人座組成,書架的數量大概和期刊室差不多少,乍看之下應該是個悠然自在的地方;但 出現在六樓的人,無論老幼都會自動安靜下來--即便六樓座位較少、書架較少,但或者是因為色系暗沉,出現在這裡的只有沉重。而色系暗沉是因為,書架上的書 都是受過百年歷練的精裝百科全書之故。
  或者百科全書給我們感覺,如同一位睿智的老先生,而在這樣的先生面前,我們不敢造次,於是大家都很潔身自愛地低頭用功、不發一語;甚至有時候,我發現我留連在百科全書間的腳步聲、翻頁聲,突兀的惱人非常,好像整個空間都是我的聲音一般。

  在一般的圖書館--說明白點,是外面的圖書館--道理也是相同。雜誌期刊的區域永遠比較嘈雜、百科全書或論文區則充斥足以壓死人的寂靜。書的地位與分量果然影響了環境,不是圖書館所有地方都是這般莊重肅穆的。所謂君子懷人小人懷土是這樣嗎?(啊?)

  昨天在六樓算我的微積分,弄得我手好痛。三、四個小時只能算20題而且還是簡單的題目,弄得我有點挫折:果然太久沒練習真的會廢掉,於是我起身晃晃,看看這呆了五年的圖書館到底存著些什麼書--我不常上六樓,好像很多灰層似的。
  我發現一套很棒的字典,雖然字小到連我這樣的年輕人都有拿放大鏡觀察的衝動,但份量十足,一可充場面二可當凶器,重點是,那是可以當百科全書用的字典。那時我屏息凝神,莊而重之地取出,翻著書頁幾乎感動到掉淚。
  (當我興起想找人才和人材之差時,看見了「人面狗心」這詞,乍看之下我將它視為「人面獸心」的同意辭,觀察之下才赫然驚覺差異存在:前者意指「貌美而無才之人」,後者才是禽獸。亂有意思的。另外,並沒有人材這個名詞。唔,是的,沒有。)

  不過,最令我心神激盪的不只是那部十幾本水泥塊般的字典,而是多達1500冊的四庫全書珍本。四庫全書!真的,天下哪裡還有書?四庫而已矣!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7 Wed 2006 08:12
  • memo

  我很喜歡《龍族》這套小說。我開始想「影 響我最深的一本書」要不要再展現叛逆性格寫下這套小說。我也有點想談論之前不曉得誰說的「龍族是網路小說讓我好驚訝(失望)」這件事。它最初是在哪裡被發 表的,一點都不重要啊!這不影響它的價值與深度。英雄不怕出身低,不也是這個道理嗎?

  看哪!《龍族》裡有這樣的句子:
  「一個官吏有沒有能力,這是很難在當代就評斷出來的。」

  看哪!台灣的人民要的是什麼呢?



  這篇只是memo,哪天衝勁來了,可能會完整地寫下吧。但似乎不是現在。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培遇到了一些鳥事,想安慰卻又覺得我說的都是屁話。而且還演變成自己在發牢騷。orz

  可是打了就不要浪費,剪下來貼過來。

  雖然我覺得現在說「我們做專題報告時也碰過這種事」一點意義都沒有,但看你不太舒服(不只吧?),我幾乎是感同身受的難過。

  我不喜歡專題的題目,但我只能接受;我不認同某位同學對市場調查下的推論(主觀意識太重,完全忽略數據),但我負責總結,與接受提問。
  專題內容整個亂七八糟,但我選擇忽略,只提大家想提的。
  市場調查……當然被抨擊得很慘,感覺自己是被推去當墊背,平白受了個鳥氣;但即使我想說「不是我結論的問題,是各同學各內容本身就有矛盾」也沒辦法--事實上我事前說過了,負責人也選擇忽略,快樂的複製貼上並推給另一個混仙上台,然後讓我接受其他師生的質疑。
  即便我內心幹字連篇,還是得努力將彎的說成直的、黑的說成白的,可惜連組員都不想支持我。腹誹的內容自然又更髒了。

  我想這時候將錯誤攬給自己並不是好事。即使當下,就連組員都不認同我並加以抨擊,即便口頭上承認錯誤內心仍是得支持自己的。不然自己的立足點到底會在哪兒呢?
  所以我那時的想法是:算了,反正老娘盡了力,你們這些該死的不認同不幫忙兼拖人下水(這四個字被新注音當成一個詞,我好驚訝)沒關係,我知道我對就好了。
  後來再和那些夥伴相處,雖然內心充滿了「因為你上次的白爛害我那次很衰尾」的感覺,也必須有「事情過了就算了,同樣的報告不會出現第二次」的認知。總之這種負面情緒與事件因由都必需快點忘記,因為在意它對一切都沒有幫助。

  所以即使我在上面想起這件鳥事,我還是可以罵一句「棍,你們這些白爛說的那是什麼屁話」然後甩甩頭,事情就過去了。

  我想你該試著停止「承攬錯誤」這件事。即使口頭上承認,內心也不可以將事情看成「錯誤」--學到的教訓自己記著,但那不是罪過。妳何錯之有?

  發覺不對勁就停止了,丟出去的是別的但有類似的東西。

--

  放輕鬆。這種事出了社會會更多。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曉得之前有沒有提過一個微積分奇葩?--應該有,說我有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光榮過去的時候絕對有提到他--而今天我才發現,這個奇葩不只聰明和善,還很幽默。

  話說昨天晚上劉兄弟傳簡訊問我:微積分有沒有教到用參數表示雙曲線?
  我這個好久沒碰高等微積分(沒有這種名詞)的人根本不曉得有沒有--即使我知道參數、知道雙曲線,我就是不能肯定吳鼎到底有沒有教、教到哪種程度--於是我說,等我改天問人,其實我馬上就傳簡訊給奇葩;不過當時子夜已過,正常人都是睡著的,我也就暫時忘記這件事。
  然後今天中午,我接到奇葩的簡訊:「有的,只是雙曲線很害羞,都躲在角落。你有興趣明天幫你介紹」

  很害羞!?他說的是一個數學名辭嗎!?(完全傻眼)

  另外所謂「明天幫你介紹」這句話也很有問題。我沒補會計,如果不到學校他明天(星期二)是見不到我的。難道他要到學校幫我補習?於是我傳了封內容是 「你要來學校幫我補習嗎?」的簡訊嘲笑他的健忘--誰叫他又忘記我沒補會計--結果他打電話來了,理由是想問清楚這個唐突的傢伙是誰。囧

  因為我過年的時候有傳簡訊拜年,我認為他理應有存我的電話,結果是沒有?先不論我是否受了打擊、又這打擊有多大,我更驚訝的是,他對著一個「陌生人」,也能用這種幽默的口氣?什麼叫「雙曲線很害羞」啊?雖然我真的很愛這種形容。
  (不是我們這種呆子,不能了解這種幽默感吧?呵。)

  當然我將簡訊轉達給兄弟了,至於「雙曲線很害羞」是什麼意思,就請兄弟自己領悟了。(茶)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妹剛才跟我說,她要改名了,理由是原本的名字不好,接著問我于庭、于真、于玲三個名字哪一個好。說實話我都不喜歡:都不是個有感覺的名字;而且我也不覺得她本來的名字哪裡不好。
  名字嘛,當然響亮點才好!像我的名字諧音是「凌雲飛」,氣勢磅礡意像鮮明,多好記啊?而學妹的名字也是屬於會讓人過目不忘的印象深刻型,改成上列任一,就沒這種優勢了。

  我說,我不會無聊到去改名啦,只是若要隱性埋名,我想叫自己思炎。因為好玩。

  所以哪天我的暱稱改成了思炎,也不用在意嘛。

  ps.「思炎」來自「私炎」,來自《烏鴉》。不過我不是很喜歡這個角色這本書。不是作者寫不好,是因為它讓我難過;另外我是真的不喜歡私炎這個人,沒有理由。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