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雖然一直都很煩,但至少還可以努力作報告。至少組員組長一直都是有趣,讓人很喜歡與她們一同工作的。
  現今還是,滿心歡喜地與她們一同作業,但還是有令人厭惡的地方。每個人都會有其令人厭惡的行為表現,我想我說出來後可能可以比較釋懷--事實上,我在 昨天晚上跟娘親抱怨後,就比較不那麼怒了……至於為什麼還是要來這邊說,我也不知道。這就是我令人厭惡的地方吧?誰惹了我,我就記著。
  不幹啥,只是記著。

  專題嘛,寒假也要開會。(orz)時間的安排一向是我們這群有補習的同學最困擾的事情。本來預定星期二上午,後因陳偉幫星期二補一整天,改期星期三。
  這讓我滿高興的。因為我和另外四個同學負責報告收尾(結論與建議),老師希望我們能在開會之前將草稿寄給她,好在開會當天便可以提醒我們該修改什麼而 不是又拖一個星期;若說開會日期是星期二的話,我們必須在星期日就將稿子寄出,非常的來不及、但改成了星期三,我們多了一天的寬裕時間,就比較搞的出來 了。
  但星期六的時候,我們北一幫的得知星期三晚上不上會計,也就是沒有補習;住在桃園的組長、住在基隆的白雪殿下,開始考慮專題改期一事:因為若星期三不 用上專題,她們可以不用出門。於是乎,原本基於諸多考量從星期二改成星期三的專題會期,又在星期六當天被他們強制改回星期二了。這項更動沒有經過全組討 論,只是公佈然後要求無法與會的同學說明原因。
  我滿生氣的。因為在星期六當天,他們討論是否改會期的時候我就說,我們結論組東西不可能在星期一之前搞出來(等於只有一天半給我們,搞屁啊?),她們 也老大不高興的表示,住桃園基隆要來台北很不方便,如果當日不用補習,很不想來。但,住桃園、基隆而補北一的,就他們兩位。等於我們專題為了他們兩位改 期。要說到台北的不方便,三峽等地可能更不方便,因為沒有真正直達的車。
  台北縣到台北市,有時候是比外縣市到台北市還要不方便。可惜他們沒有切身之痛,無法理解,只知道從桃園基隆到台北很遠。
  總之也就是說,若要說不方便,有許多人比她們更不方便,他們沒有補習沒有特殊順路因素,也是毫無怨言的配合我們這些要補習的人請假來台北市。但他們卻因為個人因素擅自改變專題時間,導致我們結論組的分配安排一變再變就是為了配合會期,感覺很不愉快。

  感覺他們有時候也太過自我。一但決定的會期,怎麼可以不經討論任意更改呢?我不爽滿久的,也不得已要求結論組成員在今天晚上之前交件。
  很趕很趕,我知道。我覺得她們好辛苦呀……

  然後還有一點不太高興。我們結論組的東西,要利用其他組員其他章節的稿子來刪取節用,但那些東西,根本稱不上完搞,說是草稿也嫌太草率,這樣的東西要做出結論實在是匪夷所思。
  我們這麼努力,你們到底在幹什麼?我真想問問他們,交出這種東西他們敢說任務完成嗎?
  不過我親愛的結論組成員,竟然辦到了。喔,真佩服他們。其實在一開始專題分組的時候,他們四人因為地處偏遠,以前作報告時多有遲到、無法配合之處,平常也有曠課習慣,因而被我們組的某些人認為是累贅。唉,不曉得誰才是真正拖累專題的人。(其實大家都不是,我知道的。)

  另外我除結論組,在下學期的工作分配當中,我選擇了書面統整排版的工作。(因為操作word我已有心得,也自認在這方面比她們更行)但在看見他們的「完稿」後,深深的覺得這個工作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簡單美好。
  那同學的圖表,竟然竟然,是利用空白鍵應將文字與圖表放在對應位置!也就是說,圖中的文字,在word分野上是屬於內文,其實圖與文字是貌合神離的兩 樣東西。這樣的圖表,一但word將文字重新排版--改個行距、邊界什麼的--就完全不再是現在看起來的那種樣子而一另一種完全不可能看懂的東西。
  都二十歲了,竟然還不懂利用word作出一張可以看的圖表,我深深佩服。
  事實上,能用這種方式土法煉鋼自欺欺人出一張圖表,確實值得佩服。|||orz
  (娘也說,可見對方多有耐性之類的,可是!既然我知道一個更快速、更輕鬆、效果也更好的方式,我何必在那邊用這種既累又差的方法啊?與其有耐性這樣用,為什麼不去學一個作圖表的方式?)

  也就是,這種書面整合絕對不如想像中的容易了。除了文字的安排之外,我還要替她們作圖表。我想,文字內容通順於否,錯別字這類的,我也得改了。
  唉。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