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札記】頗傷感情的抱怨。 寫於 1/31/06 10:15:50 pm

  專題書面的最後,我和阿酷及黑小子負責書面統整的工作。很多事想抱怨,尤其是當組員們交來的「完整稿件」在我們眼裡是那樣的不及格時,我們的怒氣是節節上升。
   更何況,在組長所設定的截稿日之前,阿酷於家族通知各統整人,希望她們照某種方式編排(相當簡單的方式,只要懂基礎輸入法就該會做;更何況這些人於專二 時都有學「文書處理」這門課,某些術語不可能不理解。)以利我們在統整時對標題的辨認及迅速排版,但這群人卻沒幾個照做,還弄得亂七八糟來。

  我曾對培說:「當我負責書面統整時,我只會盡量將書面整理成完整的一份」,但我發現我的EQ其實沒那麼好。

  我真的宣布退件了。因為那些東西,這幾百頁的長文件,我們不可能一個檔案一個檔案、一個段落一的段落的去整修;更何況這不該是我們的工作。

  當我宣布退件,我心中也害怕:她們,會不會抱怨「這傢伙憑什麼退我們件」呢?畢竟我什麼都不是,只是個負責書面統整的組員。

  於是我在msn space,我的象牙塔第二分塔(第一分塔現在是廢園,沒有東西了)中寫下了我的抱怨與苦衷,希望同學們若有看到,能諒解或提出意見。

  以下是原文,頗長:


專題書面的整理(我的抱怨與苦衷)
 
  阿酷這個年假都在整理專題書面,但是遇到的問題太多了。我們都怒了好幾次,最後終於受不了,於是決定退件處置--我們負責的是書面整理,不是書面內文。
 
  我想,每個書面負責人都應該對自己的書面內容做小統整,比如說格式統一、不該存在的東西要刪去等等,而不只是將工作分配下去再合併。可是這麼看起來,很多小組長都只是負責「合併」而不是「整理」。這帶給我們書面整理人很大的困擾。
  因為我們在整理書面時,首次的排版是不可能連內容一起吸收的,一定是將各大標、中標、小標與內文都安排到它們該在的位置,才開始看是否有哪裡失當、哪裡該修正;也就是,最初的排版我們所看見的不只是中文字,而是那些文字在這份長文件中的定位。
 
  但很遺憾,組員們都沒有照我們的希望去做,我們無法分辨那些標題究竟屬於哪些階層,因此帶來了很多困擾與怒氣。為了我們的時間與身體著想,我要求退件。
 
   或者有人會反應「憑什麼退件」,但我得說,這是不得已的。為了所謂的效率、為了我們的身體,我們必須將檔案退回,請最了解這份檔案的製作人對這份檔案的 文字標題做編排--原製作人可以很快的理解這標題究竟屬於哪一階層,相信比我們慢慢吸收再修改快得多--畢竟我們不了解這份檔案。
 
  另外就是強制換行的部分。無意識的強制換行對我們書面整理人來說太傷了,我們必須一行一行的刪除、一行一行的重新換行,才能對內文予以格式編排。若小量還好,這麼大型的長文件,我們不可能一頁一頁檢查。這種東西不退件不行,這是惹人生氣。
 
  (「什麼是強制換行」及「為何會出現強制換行」我在家族中說明了,但容我在這裡抱怨出現強制換行背後隱含的意義:這代表,這段文字是完全的複製貼上,並沒有做任何的整理、修改,是完全的照抄,是「瞧都不瞧一眼」的不負責任。)
 
 
  我們認為這些細節該是在各小組負責人手中就該解決的。若這些事情到了我們這一關還要編修,那各組負責人到底負責了什麼?(不會真的只是「合併」吧?那太差了。)
 
 
  其實我們已經攬下書面編排的很多事情了。像我個人,我將圖表的製作工作全攬下來。光聽我這樣說可能無法體會這工作到底哪裡多了,或者也有人會想:「何必重做圖表?將原稿複製貼上不就好了」,但我得說,重做是必要的。
  一來是為了圖表的統一性與完整性、二來是有些人所製作的東西,根本稱不上「圖表」。就像我初見那種東西時一般,我對娘抱怨:「那個不是東西!」
  是的,不是東西。所以我必須重做。
 
  我想這就不用舉例了。我公開在msn space已經很不留情面,再舉例就太傷人了;即使當時我氣到翻桌。(真的翻了,但桌子太重我只提起一邊)
 
  除圖表製作外,對於內文中的錯字、文法錯誤、段落銜接等,我們都負責。若各位再對各階段書面做小整理的時候有嚐試修改內文,會了解這麼多麼辛苦的工作;更何況我們負責這幾百頁的內容。
 
 
  很希望各位能諒解我們、配合我們。縱然機器都需要上油與保養,何況我們區區肉身,不是那麼耐操,很希望各位能在能力範圍內減少這些對我們而言不必要的工作。
 
 
  雖然這篇是抱怨為主,但我希望我們能彼此溝通、了解啊。


  我不曉得,若這樣的抱怨真的被組員們看見了,她們會怎麼想。我愛我的夥伴們,她們都是好人。
  是否這樣會傷了感情?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知道該說的一定要說。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曆啦,但我還是很愉快。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在新春一月一日慶祝生日的--雖然我家中打算慶祝的只有我這個壽星本人,不過何妨?爽就好。(咱家人都只慶祝農曆呀……)

  因為太屌了,新春一月一號實歲長一歲,我就四處宣傳;不過老實說,我每年虛歲只有在過年前十天和實歲差一歲,其他時候都是差兩歲,讓我覺得好像比同學都來得老啊。orz

  反正我終於達到完全的成年啦!不管娘親說什麼,這個暑假我都會去考駕照!不管是機車還是大型汽車~~

--

  新年暨生日願望:快樂。永遠的快樂。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夠快樂。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把底下那篇貼到msn space後,學姊留言說:替我告訴妳媽媽,東吳不要來唸。不是不好,只是太小……悶在一個小學校的感覺,在北商你應該能體會的……
  另外還說了很多,給了我很多升學的建議。真是令人感動啊!學姊真的對我很好。ˇ

  雖然我有「無所謂」這種想法,但其實不是真的無所謂啊!得不到娘親支持怎麼可能無所謂?只是即使沒有身邊人的支持,還是可以向自己想走的地方前進呀。人是會有這樣的固執與毅力的。

  另外mao也對我的決定表示支持。她當初選擇心理系似乎也和家裡有爭執,但她從未後悔自己的決定,而且滿快樂的。ˇ
  恭喜她呀。


  其實就是,如果我確定我不會後悔,大部分的人也都不會反對吧!只是父母會多了一份對子女未來的期許與擔憂,才會想反對他們認為的「不明智的決定」吧。

--

  呼,寫習題去!XD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經微組、目標淡大決策系」這個決定,是我在四升五的暑假便決定了的,娘當時也未予反對。而這半年來,我的目標一直都是這般清楚明確,未曾改變。
  但現在我感受到,她為此很不高興;可能是因為當時她覺得我只是講講而已,沒想到我是認真的。

  我不覺得我有錯。她答應了我可以想唸哪就唸哪的,而我也明確告知她我的目標。

  可是在這些日子中,從我提到學姊轉學考轉進東吳國貿開始,她就一直跟我唸:去唸東吳去唸東吳,理由只有「離家近」這一點;問題是我想唸經營決策(管理科學),不想走國貿或會計或財金。
  我相信校系的選擇,適性很重要。如果因為「有前途」這種理由選擇了一個自己唸不來或不喜歡的科系,未來也不見得會快樂。或者有人會說:唸歸唸,出來還是用不到;那我何必這麼辛苦選擇我不喜歡的科系來唸?根本沒道理。
  考科也是。我會計不弱,但要我花很多時間鑽研會計,我會煩。因為會計的題目又長又囉唆,還涵蓋許多陷阱,不是「了解原理便可以解題」的科目,所以我討厭它。
  我討厭任何刁鑽的東西,會計尤其刁鑽。相較之下微積分既靈活又有趣,好上手易投入,兩相權宜我當然選擇微積分。

  所以即使娘親跟我說,她希望我唸東吳、不想我搬出去,我依然堅持我想唸淡江,並且走經微組。

  其實我即使已經打定主意要考淡江經決,還是有考慮考考看文化、東吳、輔仁等娘親希望我去考的學校,我甚至還有打算考台大商用管理組企業管理系。我真的很上進啊。(踹)可是我剛才打算決定科系時,才發現無論是我想念或不想唸的科系,東吳都要考會計啊。
  我將這件事告訴娘,她說,她很遺憾我放棄了會計,並帶著怒意訓我:「不曉得妳學商是為了什麼」。

  她很遺憾,我也很難過。我不了解,商科之中,會計並不是一切,為何她會這樣偏重。我想,我對會計有基礎知識、看得懂四大報表、會做財務分析,那不就好了?為什麼我要花時間鑽研瑣碎繁雜刁鑽的會計原文題目?這根本是浪費時間。
  她一直期待我後悔選微積分。為什麼我會後悔?我一向確實遵循「選我所愛、愛我所選」的原則,我對我的事情都是考慮周詳,為什麼她就是不了解?即使我花很多時間與她溝通,她卻總是表面開明接受、實際上期待我反悔我的決定。

  真傷心呵!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今天和補習班微積分奇葩聊天(姓張,所以我叫他張兄弟),感覺很歡樂。說聊天也不大像,總之是我跑去跟人家搭話,漸漸就聊起來了。

  實際怎麼聊的我也不大記得,總之就是提到了志願,我老實跟他回答我想考淡江,他兩眼直接瞪大。
  我看他這個樣子,他心裡想什麼我也知道個七七八八,他也老實跟我說覺得淡江不怎麼樣,通常是好學校沒考好才勉強去報到的學校。同時以「唸得這麼辛苦只考淡江,值得嗎?」來對我曉以大義,我當即回答:「我沒唸得很辛苦啊。」

  現在想想,這種回答會不會太屌了點?好歹我經濟班排名也是二十以內。(排我後面的真的太混啦同學……)

  接著他問我除經微強之外,其他如何,我老實說我英文弱到一個極限、國文普普通通;然後我驚訝:「你哪時覺得我經微強?明明普普通通。」他就說我太謙虛了。

  問題是我哪裡謙虛了?懂和會明明是兩回事兒。

  於是我逼問,怎麼會覺得我經濟強?此時我才知道,我三年級因為聽不慣先修班經濟老師的教學方式而跑去聽學長姐的經濟課,這件事情被補習班老師和班導廣為宣傳,並在這些同學中掀起一番討論,我的名字(真的是名字|||||)就在補習班同學間傳了開來,說我是經濟達人。
  他還說,三年級的時候曾把我當偶像,因為他三年級時經濟還沒開竅,聽不大懂老師說什麼(現在他也知道是老師教得差),就覺得已經「不屑」聽三年級課程的我簡直是天才、值得崇拜。

  喔,講得我好爽。沒想到我曾經有這麼輝煌的過去我自己都不知道。XDDD

  當然我趕緊跟他說,我其實不強,目標是淡江,實力也的確在淡江上下。即使如此,他還是勸我找個高一點的志願(淡江很高了啊對我來說),我也只好說,我想念的科系只有淡江有開。

  他說很高興少了一個對手,我只能回覆,我本來就不是他的對手。

  說實話,經過這種聊天,讓我有種「要不要拼一下認真考台大看看」的想法,但擔心如果真的給我拼到了(只要有心,沒有不可能),將來我沒空考證照或唸得太累怎麼辦?我可不想用腦過度導致過勞死。

--

  補一下為什麼我會在三年級時就跑去聽四年級的課。其實不是我強,實在是因為我在三年級找補習班時,補習班負責招生的學長就跟我說「可以先去試聽經濟,剛好才開課,以後想來聽也沒關係,不用付錢」這樣,我就想反正對經濟有興趣,就跑去聽;剛好老師的教法也極對我胃口,就繼續聽了下去。

  加上很多內容學校正好有延伸課程,比如說貨幣銀行學諸如此類的,相輔相成下我對四年級的老師就非常崇拜。
  到了三年級先修班開課,時間和四年級經濟課撞期,我發現三年級的老師不怎麼樣:除了教的東西我聽過也了解、老師教得差還狂講黃色笑話也是我排斥的原因;於是我就繼續聽四年級的課。

  是這樣的原因。不是因為不屑聽三年級的課程(其實四年級講的也是一樣的東西),實在是因為我選擇的是老師啊!

  所以,你們都誤會了啦。|||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的好,給你五個大拇指
 
  所以,大部分的政治人物都沒有LP。:D
 
  (這不是侮辱喔。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收到《火星文傳奇》的廣告mail,當時內心嘲笑了一番,覺得這種東西,略有所知就好,不需要特意去研究;沒想到現在,竟然出現大學學測國文考題含有火星文翻譯題型這種新聞。
 
  「3Q得orz」
 
  我看不懂,真的。我看得懂「3Q」、看得懂「orz」(這我常用),組合在一起我就是看不懂。
  解答說,這叫「感謝得五體投地」,我很想大罵「屁啦」,這根本不是中文。我不是說這個火星文題目不是中文(它本來就不是中文),我是說.「感謝得五體投地」這玩意兒在我看來根本不像中文。五體投地真的可以這樣用?怎麼感覺意思怪怪的。
 
  那句話要我翻譯,我會把「得」當成「的」的誤字,上面那個題目我就翻成了「感謝的orz」,就是感謝的磕頭,磕頭是名詞,感謝的是形容詞。
  剛才電視也講說,網友也聲明火星文本來就沒有固定用法。
 
  所以大考中心那群人,簡直欠揍。
 
  另外再之前,新聞整理了一些所謂七年級生八年級生常用的火星文,那時我才知道所謂的表情符號也被歸類為火星文。(我以為我是不用火星文的, 原來我中毒已深?但我想堅持:表情符號和火星文是不同的兩種東西!前者是心情的表達,後者是語意的表達,豈可混唯一談!)(不要侮辱我!)
  而且那些「大人」的解釋可真令人啼笑皆非。「XD」竟然代表驚訝?我可沒見過幾個人用這玩意兒表示他很驚訝,多是用來表示她很開心、愉快或是虛假的或奸詐的笑這類的。反正是個笑。
 
  《火星文傳奇》是網友寫的書,應該不會有這些「錯誤」的解釋才對。可是,我還是不會去看吧。orz
 
  說真的,我不是因為老或不能理解而排斥火星文,我是喜愛中華文字,是基於中文程度的培養和維持這種理由才排斥火星文的。
  怎麼大考中心那群人會出這種題目?火星文這種東西,當作社會科系的人的研究論文主題還差不多,拿來考試就太侮辱國文了。
 
  我是七年級生,我會大聲說:「我不愛火星文」。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理書房會發現很多東西。我找到以前唸書時神遊寫下來的對這個故事的感想。由於時間已久,這篇感想不適合發表在任何地方,就放在這裡吧。
  算留作紀念嗎?

--

  我不會推薦風動鳴給別人,但我個人很喜歡這個故事。他不會感動我,但會令我發笑,甚至沒事時還會憶起它的劇情,不由自主地。
  雖然以一本書而言,它有許多缺點,但以一個故事而言……它無論如何是吸引人的。

--

  事實上,這套書除了「……」之外很難有其他感想啊!可是,是不錯的故事書吧。
  莫名其妙的我就是喜歡看啊。輕鬆愉快吧。

  事實上,水泉經常因為寫了這樣的故事而莫名其妙被評論、被謾罵。我覺得很多人,都滿自以為是的。
  有什麼作品,是寫出來該要被罵的呢?個人的不滿,怎麼可以變成作者的罪過呢?
  這套書的核心價值、這套書的定位,本來就是給小鬼頭和沒長大的大人看的嘛!何必以一個深刻的文學作品來批判呢?

  講得頭頭是道又如何?我覺得自己幼稚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記得昨天還是剛才,有想要說的東西和事情,卻忘記了。orz
  可能是專題吧……某個個案組的同學請我幫忙寫SWOT策略,說各SWOT分析她們會自己先寫,結果……對啦,她們是自己先寫了沒錯,可是三個人總共寫了三組SWOT,互有矛盾,最好這樣我策略寫得出來。
  最後是幫她們把SWOT整理了一下,才順利寫出SWOT策略來。有點煩。
  不過也覺得自己真的很強,竟然做得到。

  然後產品概述我是隨便當自己搞定了。POLA個案自認公認都是寫得很好。

  書面,大概快結束了。專題,大概也是告一段落了。
  明天的開幕式討論,我沒腹案。會被罵吧。(茶)

-

  今天整理書房,才發現自己留了好多不必要的東西。的確有些東西可以留作紀念,可是又能如何?過去的事情,不會忘記的無論如何就是不會忘記,不用睹物思人;而會忘的也忘的差不多了,睹物也不曉得該思誰。
  所以想留的、不曉得為何留著的、曉得為何留著但覺得沒必要留的,都丟了。櫃子瞬間變的好空。(之前到底是為什麼可以這麼亂啊?)

  可是還是莫名其妙把模型刀留了下來。那把刀光是握著,就會悸動。
  和他的關係也只剩這個了。唯獨這個不想放下。

-

  今天中午,傳了簡訊給白雪殿下詢問是否要補習。直到下午三點半也未有回應,便又傳了一封給組長。二十分鐘後發現六通雪殿下的未接電話,和雪殿下及組長的兩封簡訊。
  結論是不用補習。

  收到簡訊後我才想起,以前這種事情我都是問柚子的,但這次,完全沒想到要問她。這次也沒想到要問琦。
  原來,只是沒同以前般經常的隨意聊天,我就可以忘記她們了。
  我依賴白雪、依賴組長,卻已無法依賴像柚子、琦等真正相處了五年的朋友。

  事已至此,我能如何?就這樣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雖然我標題這樣給,但並不是我出書了啦!(你沒瞧見我放鞭炮嘛)是水泉的書、水泉的。(陳清)

  其實這不是第一次幫水泉寫序啊。本篇第三部(不曉得自己當時想啥寫成那樣)、前篇第一部與第三部,然後就是最近出的這本。前面幾本,雖然序交出去了可是博客來一直都沒取用呀……雖然傷心不至於,因為根本沒啥好傷心的,可是,這是取用了我總可以開心吧?(轉)

  沒什麼,只是感覺很有趣而已。在別的版子上看到自己的文章。(那不能叫版子吧?)


  所以我的下一步是哪裡呢?我沒無聊到自己出一本書,雖然很想但工程太浩大了。這種事情有空再說(通常這樣想就是這人不可能完成夢想了)
  嗯嗯,這樣好了。看我十幾二十年後能不能登陸遠見雜誌。(編輯當然是不太可能,專欄作家我總有機會吧?)

  喔喔喔,加油加油。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題雖然一直都很煩,但至少還可以努力作報告。至少組員組長一直都是有趣,讓人很喜歡與她們一同工作的。
  現今還是,滿心歡喜地與她們一同作業,但還是有令人厭惡的地方。每個人都會有其令人厭惡的行為表現,我想我說出來後可能可以比較釋懷--事實上,我在 昨天晚上跟娘親抱怨後,就比較不那麼怒了……至於為什麼還是要來這邊說,我也不知道。這就是我令人厭惡的地方吧?誰惹了我,我就記著。
  不幹啥,只是記著。

  專題嘛,寒假也要開會。(orz)時間的安排一向是我們這群有補習的同學最困擾的事情。本來預定星期二上午,後因陳偉幫星期二補一整天,改期星期三。
  這讓我滿高興的。因為我和另外四個同學負責報告收尾(結論與建議),老師希望我們能在開會之前將草稿寄給她,好在開會當天便可以提醒我們該修改什麼而 不是又拖一個星期;若說開會日期是星期二的話,我們必須在星期日就將稿子寄出,非常的來不及、但改成了星期三,我們多了一天的寬裕時間,就比較搞的出來 了。
  但星期六的時候,我們北一幫的得知星期三晚上不上會計,也就是沒有補習;住在桃園的組長、住在基隆的白雪殿下,開始考慮專題改期一事:因為若星期三不 用上專題,她們可以不用出門。於是乎,原本基於諸多考量從星期二改成星期三的專題會期,又在星期六當天被他們強制改回星期二了。這項更動沒有經過全組討 論,只是公佈然後要求無法與會的同學說明原因。
  我滿生氣的。因為在星期六當天,他們討論是否改會期的時候我就說,我們結論組東西不可能在星期一之前搞出來(等於只有一天半給我們,搞屁啊?),她們 也老大不高興的表示,住桃園基隆要來台北很不方便,如果當日不用補習,很不想來。但,住桃園、基隆而補北一的,就他們兩位。等於我們專題為了他們兩位改 期。要說到台北的不方便,三峽等地可能更不方便,因為沒有真正直達的車。
  台北縣到台北市,有時候是比外縣市到台北市還要不方便。可惜他們沒有切身之痛,無法理解,只知道從桃園基隆到台北很遠。
  總之也就是說,若要說不方便,有許多人比她們更不方便,他們沒有補習沒有特殊順路因素,也是毫無怨言的配合我們這些要補習的人請假來台北市。但他們卻因為個人因素擅自改變專題時間,導致我們結論組的分配安排一變再變就是為了配合會期,感覺很不愉快。

  感覺他們有時候也太過自我。一但決定的會期,怎麼可以不經討論任意更改呢?我不爽滿久的,也不得已要求結論組成員在今天晚上之前交件。
  很趕很趕,我知道。我覺得她們好辛苦呀……

  然後還有一點不太高興。我們結論組的東西,要利用其他組員其他章節的稿子來刪取節用,但那些東西,根本稱不上完搞,說是草稿也嫌太草率,這樣的東西要做出結論實在是匪夷所思。
  我們這麼努力,你們到底在幹什麼?我真想問問他們,交出這種東西他們敢說任務完成嗎?
  不過我親愛的結論組成員,竟然辦到了。喔,真佩服他們。其實在一開始專題分組的時候,他們四人因為地處偏遠,以前作報告時多有遲到、無法配合之處,平常也有曠課習慣,因而被我們組的某些人認為是累贅。唉,不曉得誰才是真正拖累專題的人。(其實大家都不是,我知道的。)

  另外我除結論組,在下學期的工作分配當中,我選擇了書面統整排版的工作。(因為操作word我已有心得,也自認在這方面比她們更行)但在看見他們的「完稿」後,深深的覺得這個工作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簡單美好。
  那同學的圖表,竟然竟然,是利用空白鍵應將文字與圖表放在對應位置!也就是說,圖中的文字,在word分野上是屬於內文,其實圖與文字是貌合神離的兩 樣東西。這樣的圖表,一但word將文字重新排版--改個行距、邊界什麼的--就完全不再是現在看起來的那種樣子而一另一種完全不可能看懂的東西。
  都二十歲了,竟然還不懂利用word作出一張可以看的圖表,我深深佩服。
  事實上,能用這種方式土法煉鋼自欺欺人出一張圖表,確實值得佩服。|||orz
  (娘也說,可見對方多有耐性之類的,可是!既然我知道一個更快速、更輕鬆、效果也更好的方式,我何必在那邊用這種既累又差的方法啊?與其有耐性這樣用,為什麼不去學一個作圖表的方式?)

  也就是,這種書面整合絕對不如想像中的容易了。除了文字的安排之外,我還要替她們作圖表。我想,文字內容通順於否,錯別字這類的,我也得改了。
  唉。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無限是個很有趣的東西。在玩極限的時候,有所謂無窮極限的比較次方,也就是,當無窮大的時候,無論是三倍無窮大或兩倍無窮大都沒有差別。
  這玩意兒可以顯示到年齡上。這是我剛才回想Big fish某片段時突然發現的。

  『我現在八歲、你十八歲,差距很大。十年後我十八歲、你二十八,差距還是很大。當我二十八、你三十八,差距還是很大;但當我三十八、你四十八,我四十八你五十八時,差距就沒那麼大了』

  對不起,原文我是絕對不會記得的,反正就是這種敘述。

  總之,當人的年齡往無窮大前進時,你是幾倍無窮大就毫無關係了,你們之間的距離將不被在意。


  無窮與極限,其實可以擺在一起;極限是無窮的這樣。
  多麼神奇。
 
 
  所以我愛數學,多麼生活與人性,無可質疑的完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