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花謝,酒醇。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總是莫名其妙就吃了一些平常不會吃的東西,最近。(遠目)

  首先是星期三,因為校慶本班三冠王+破大會紀錄的榮耀,班導師出500元請我們吃東西,受委任同學於是買了許多垃圾食物回來,讓我們吃到半飽。(畢竟500真的不多。wink.gif
  接著當天下午,和本來就約好的水泉一起出去,吃了一點魯味和很貴的摩斯漢堡。(本來以為會去丹堤,還跟同學A了張折價卷;不過沒用到就還人了)

  再來是今天,私法課最後一堂,之後就再也沒有劉老師的課了,於是乎劉老師派出2000元請我們吃披薩。喔!拿坡里的地中海漁夫真是好吃~~ˇˇˇ(三種口味,我各種吃到一塊。ˇ)
  還和很欣賞但以前沒機會互動的那些有趣的人拿可樂乾杯了。喔,如晴兒所說的,真是銷魂。(大笑)

  回家後又吃了三個水煎包子。爹買的。(可怕的口福--喔,麵皮包餡的食物怎麼這麼好吃!!!)

  明天,我們要幫很喜歡的老師辦慶生,也就是有順成蛋糕吃了。˙˙

  喔喔喔,全是熱量高的好吃東西。喔喔喔。

  話說今天中午被科辦學姊逼到電算中心作老師教學線上評量。聽說我們四年級僅十來個有作,所以科辦下令趕我們全班去搞這玩意兒。(茶)(五年級就是這樣。助教學姊真是有趣。ˇ)
  然後發現五年級每個老師都是好人。啊啊……

--

  很快樂的時候,就要畢業了。有人會在最後一年感到最快樂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差點忘了我開部落格的主因。|||||

  今天我主要想談的是我神秘的大眾臉。(我該自豪嗎?)

  話說,直到五專之前,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有所謂大眾臉。事實上我根本不認為有所謂大眾臉的存在--每個人的臉不都是各有特色嗎?你是你他是他,哪來的一模一樣?又不是雙胞胎--結果我錯了,真的有所謂大眾臉,而且還長在自己身上。orz

  說大眾臉也對,明星臉也對。反正我就是臉不錯看,所以只要是美女都像我。(踹踹踹)

  其實第一次被說像明星,是小時候母方的親戚看我臉上那兩道眉毛如是粗黑,於是說我有林青霞的樣子。這個其實不能算。
  第二次被說像明星,是上次去TIGI訪談的時候。當時公關小姐注意我許久,最後終於鼓起勇氣說我像SHE中的Salina。(同學們便很有默契的將目光集中在我臉上。orz)
  第三次被說像明星,則是上次的安麗經驗。一個國貿科的前輩說我像吳佩慈,且非常堅持。(我默)

  反正眉毛粗、臉有點大有點方的,都像我啦!一一

  話說一入五專,就不少人來跟我說:「妳長得好像我一個朋友喔!哪天帶照片來給妳看。」這樣,結果我一次照片都沒看見。

  然後第一次承認自己有大眾臉、承認這種臉很有親和力並開始利用這種優勢,是四年級替學姊買畢業禮物的時候。當時那位櫃檯姊姊和我們聊了一會兒,於是發 出我聽到快爛掉的感嘆:「妳長得好像我朋友喔!」時,我豁出去般地說:「是啊,大家都這麼說,我有大眾臉嘛,所以很多人都像我。」「這樣其實不錯啊。」 「對啊,很有親和力。」
  於是聊得很開心。

  那次和學妹出去的經驗,我開始習慣對陌生人主動說話、露出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所以說我有成為業務員的潛質。只要對著某個人微笑說:「唉呀你是那個……誰誰誰嘛!抱歉我記不得名字;妳記得我嗎?我現在……」八成可以搭上。因為對方對我的臉一定有印象--我大眾臉兼明星臉兼美人臉嘛。(毆)



  話又說回來,當人說「妳長得像我朋友」時,我的回應都是「很多人都像我」而不是「我很像很多人」;即便對方是指「我長得很像誰」。
  我想這是對自己有自信的一種。我喜歡我這種回應。

  其實我很喜歡自己嘛!(笑)

--

  人家說,世界上會有三個與自已很像的人。我說,DNA序列也不過如此。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受邀去聽安麗的演講。因為對方不斷地推崇說機會多難得、演講老師多好多好之類的,講得跟真的似的,我想說反正場地費五十元也不是太貴,就勉強答應 聽聽看。畢竟他說「議題是生涯規劃」,這種方面的演講該是百聽不逆、有益無害的,就去聽了。還為此翹了補習班的英文課。

  雖然我不喜歡補習班英文老師的教學方法,但聽完後我完全後悔翹課去聽。

  首先,第一件後悔:場地費因為主講的老師是他們的重要人物,漲價為100。(廷陽兄你該幫我出增加的五十元才合理吧?害我這星期才開始就嚴重超支。一一)

  再來,第二件後悔:時間拖太久。我今天本來快十點就可以到家,卻搞到將近十二點!我從沒這麼晚回家過,至少沒正當理由的沒有過。而我還是在快十一點時 才發現我人還在台北市,根本完全驚到。我覺得因為這種疏失而讓父母擔心是件非常糟糕的事,偏偏的確就是這麼晚了。所以我生氣。

  最後,最重要的後悔:耗費時間精神金錢,卻毫無有價值的回報。

  我真的很想中途就離開,偏偏廷陽先生拉我到最前排坐,我根本不好意思抓著東西就走--即使我是極度的不耐煩想離開。後來我想:反正說好時間到九點,撐 一下就過去了,跟撐補習班英文課同理;結果根本不是,上台主講的前兩位開場都講超多,嚴重耽誤時間,導致真正的主講人上台時只剩三十分鐘;偏偏這主講人還 不甘只有三十分鐘(或者是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只剩三十分鐘,或者是--喔,這多令人痛恨--不在意),一講講到十點半。
  如果講的好,就算講到十一點我可能也會覺得值得,偏偏不是。這是我最怒的地方:他們講來講去都在講安麗的直銷可以帶給人員多大的好處。

  拜託!!你的議題是生涯規劃,一直跟我推銷安麗作什!根本不可能是我要聽的東西!本來我以為這類的推銷、洗腦可能只是開場白,應該幾分鐘就會下場,偏 偏他老大從七點開始講到八點半都在講這些,我簡直是要瘋掉;更可怕的是後座的不曉得是誰(應該是聽了很多次演講深受洗腦的傢伙們)不時地配合台上演講做出 明顯做作的「哇」、「喔」、「天哪」等驚呼……令我渾身起雞皮疙瘩。還有應和冷笑話的熱切笑聲,太虛偽了!那種場合根本不可能那樣笑,偏偏就是有人會笑還 笑得誠懇!(會令我覺得噁心,該是因為可以明顯察覺他們的驚呼、回應都是假的,可他們的態度卻是如此誠懇。orz)
  更奇怪的還有:台下的人會莫名其妙的拍手!說實話我不懂他們拍手的意義與時機。台上的人講到一半拍手不就是打斷他們的發言嗎?另外在那些時點拍手,我完全感受不到他們是基於對發言人的共鳴而拍,或者說,我深刻感受到他們是為了拍手而拍手;偏偏他們拍得是那般熱烈!

  最令我厭惡的是他竟然開始講直銷通路與一般通路的比較;喔,當我沒唸過行銷學喔?這還要他教?這種感覺就像我上次被nuskin騙去敷臉然後對方跟我扯資生堂賣的產品是否超過其產品實際價值時一樣,我深感被小看。
  我五專唸四年半了還在這裡聽你這個大外行跟我講鞭長效應?那一瞬間我完全失去耐心。

  極度希望那個開場白主持人下臺,我做出最不禮貌的動作:打呵欠、看手錶、扭來扭去甚至英文單字都拿出來背了;他老大還是不顧一切地持續下去,用他那差勁的台風、頻忘稿的口才,還有台下人的熱情支持。

  所以當真正的主講人,所有人一致推崇的Kelly老師上台時,我已經氣力全消,失去所有的度量。而當這位女士跟我扯「每年幫助三個朋友、聽20個故事、參加大大小小的會議演講」這個鬼循環時,我完全憎恨她。

  這叫生涯規劃?你要教我的就是這個?我等了兩個小時聽前面那兩個人廢話就是等你這個和前兩個人一樣的廢話?

  我怒了,於是睡覺。(不睡白不睡)

  說實話這一個晚上給我的是滿滿的反感。演講後他們分成幾個團體作會後心得研討,本來我想逃掉,卻沒有膽子,只好留了下來,講幾句言不由衷的蠢話(什麼安麗很好之類的吧?我也忘了我說了什麼,總之又是發揮我能言善道的長才),還有聊天。
  本來聊到一半就該走了,但對方一聽到我說我是北商的便很高興地回應我:另外一個人也是北商畢業生;於是我想留下。

  我想知道那位學姊待在這裡的理由。在我而言,這裡的人滿滿的都是沒有主見的笨蛋,依循著安麗給的夢想前進卻沒有自己夢想的,自以為有眼光卻沒遠見的人們。

  他們愛上安麗,是因為那美好的遠景:收入,不在職收入,獎金,還有做商務艙、頭等艙出國。
  「講錢很俗,沒錢更俗」,他們在講這些的時候提出這個道理,而我可以接受;但他們的遠景、夢想未免也太糟了吧?搭飛機只為頭等艙,那你乾脆買組沙發。
  說出國,我之所以想出國遊歷,為的不是「去過哪裡」,而是「壯遊」。我想開著車環遊歐美國家,旅費不夠就在當地打工直到湊齊旅費再出發;我想出國過這種住在異地的流浪日子。如此你才可真正體會所謂風土民情。
  相較之下,他們的「出國」真的好小家子器。他們編織的「夢想」太過狹隘而沒有遠景,偏偏在場的人都安逸於這樣的夢;更糟的是,台上的人還用「不要安逸現狀」來騙他們安逸於這渺小的夢。

  所以我想見那個學姊,和我一樣北商出身,是否會比較不同?

  結果我錯了。那位學姊資歷太大,不是我這個世代的:她面臨的是中年轉行危機,不是未來規劃。
  不足以作參考。她所失去的競爭力,是因為我們這個世代的興起;她需要像安麗這樣的組織集團為其開啟事業第二春,而我不用。狀況不同。


  我不能在這群人面前明說:我不喜歡他們所崇拜的老師的演講。因為他們像群宗教狂熱者--誰敢在宗教狂熱者面前批評他們的宗教、指責他們的教宗?
  至少我不敢,所以只能在這邊訴苦。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這幾天快樂的事一個接一個來。誰說的福無雙至?(笑)(我記得「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似乎底下可以加三個字變成嘉言?)

  首先是星期五晚上得知我家兄長推甄淡大電研所積體電路與計算機系統組得到正取第一名。快樂的我於是在msn上四處宣揚,甚感與有榮焉。ˇ
  爹娘很愉快,哥哥回家之後也掩不住得意,感覺好光榮。很高興我有這樣的哥哥、這樣的家人。


  接著星期六我們北商校慶,咱們國五乙參加了許多田徑項目,似乎都是賽跑;其中單人競項全都是咱們家小護士奪冠。wink.gif(小護士萬歲萬歲萬萬歲~ˇˇˇ)
  另外接力賽方面,別科只有在我們國五乙沒有參加的項目有機會奪冠,只要我們五乙出賽,拔得頭籌的就永遠是我們。真是快樂得無以言喻。
  其中八百公尺接力賽,參賽的四位娘子幫我們跑出了破大會紀錄的優秀成績。= =+

  當天加油棒敲到手超痛。在這裡為咱們家的小護士、古令、組長、傻妹妹、橘嫂、辰辰、汶羽等娘子軍獻上所有榮耀的形容;你們太強了。XD

  最後壓軸的五專部大隊接力,全國貿科全年級似乎都有派人參加;喔,全科最團結就這麼一次,敲棒子敲到手又酸又痛也不願意停下--咱們國貿科不但超前第二名將近半圈,甚至在尚有三名以上跑者的情況下倒追最後一名呀啊啊!!!
  強!!!!看見咱們小公主、黑金剛(本班唯一參賽的男性;大隊接力也是他所參加的唯一一項)在場上奔跑,自己的血也熱起來了。ˇ

  想到國貿科所有獎牌中,可能95%都是我們國五乙贏來的,就覺得我們好厲害。

  我愛這個班級。這些記憶、這些感動、這些熱情我要記著;因為人一輩子只有這麼一次機會與這些人相處這麼久,未來即使還有連絡,這種團結應當是不會再有了。
  畢竟一但畢了業,「9054國五乙」就不是一個依然存在的團體,而只是我們的曾經了。

  話說,我們真的是很特殊的班級。不按排理出牌的莫名其妙、雖然瘋狂卻依然團結;一個term大概就是這樣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聖誕節算是收了很多人的糖果,結果我都沒回送;畢竟我沒有過這些節日的習慣。但我是很感動的,只是沒辦法說……畢竟「回送」這樣的事情讓我覺得好怪異呵!
  但校慶那天,我從球手中收到今年第一張聖誕卡。(班上今年都不送聖誕卡,呵呵!)

  剛才我從書包裡取資料時,才想起收到這麼一個東西,於是開啟;看見裡面寫著的句子以及結尾的「認識妳真好」,我實不知該說些什麼。
  認識我哪裡好?我什麼忙都幫不上,我知道我不是個好朋友。

  認識我到底哪裡好?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放學時,因為一時興起加上最近的煩躁,又去請毛大仙幫我算了一次。這次我問的是「以現在這種態度,到底能不能上淡江」,而答案……不出所料。毛叫我認真一點。

  「要再認真一點,有很多該唸的東西還沒讀完--這妳自己也曉得--另外就是妳在等什麼東西。」

  簡單兩句結論她就跑去看台大打排球了。orz

  說實話我雖非如受當頭棒喝,也有種一針見血的感覺。很多書沒唸完,我是曉得的……這代表我得認真起來實現我安排的行事曆:這月底前將個體經濟學看個透 徹(最好是趕快開始練習英文問答題)、微積分不熟的題目重新練習一次(最好是將不懂得觀念整理出來去問老師)、英文單字自己抓出來的改快背一背(最好是找 時間把上次買的《用英文說台灣》好好看過一次;或者紐時解析可以嚐試看看),這樣。
  我知道我該做什麼,可是我一直都沒有動。

  What are you wating for? What am I wating for?

  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身、心皆停頓了下來,不再前進?許久以前,我曾自問:休息夠了沒?但卻沒得到回覆。我不迷惘;至少在將來想念什麼學校科系方面沒有任何疑惑--我藍圖已畫到研究所,只差實現。
  但卻沒有前進的動力。

  我在等什麼?等待二技統測的考驗與挫敗?非得等到火燒眉毛了我才會開始認真嗎?
  不,我已確實感受到壓力,這份壓力囤積得讓我想吐、甚至煩躁--阿酷今天的專題也問我:妳在急躁什麼?我卻只敷衍地回答是因為報告,天曉得我的壓力來自於四方,主要是來自對自己的期許與要求卻無法達成的失望--但無論如何,卻都不足以驅使我不顧一切地前進。


  靈魂啊,妳在期待什麼?妳在等待什麼?

  妳是為何而停下呀……

--

  期待著一股掃除一切陰霾與積鬱的,清爽的風……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五是體育課,專五的體育是興趣選項,必修。我選了桌球。XP
  班上選桌球的似乎只有兩個人,另一個人是桌球社社員(我都叫他「劉兄弟」。XD),時段是星期三下午,而他星期五的興趣選項時間選了別的重修課好像;卻碰巧,今天停課。

  今天桌球本來是期末考,不過考的東西……我想說根本沒練習必要(發球有啥難的?隨便打都及格。= =|||),於是四處邀人打球,可是其他人不是練習等一下的考試,就是在繼續上星期沒結束的分組比賽(我上星期就搞定了。班上或者只有我在兩個小時內完成 連挑五人的壯舉。XP),於是乎想起劉兄弟提到說想與本班名人(我想也是本校名人,桌球社的超強社長)的會統科小白比賽,於是跑到桌球社社窩不時拉他聊天 看漫畫之類的……總之當他抱著想與小白打球的希望出現在球場的時候我就先拉他來打球了。ˇ(反正小白在考試……還是當老師助手之類的?)
  結果當然是被餵球。雖然一直打好打的球很無聊,可他若當真提高level我想我也只有趴在地上撿球的份,所以並沒有要求他「再認真一點」。反正至少是有人陪我打球了。

  然後很重要:我會切球了!!!(無限XD)(我很得意,因為兄弟不過因為好玩而試了一次我就學起來了;雖然不是很熟練。)

  其實說今天桌球課很快樂,我想是因為運動會分泌腦內啡之故。可是一直打球我就會很開心,不想停下來。資管同學說我有桌球瘋,我想我可以同意吧。我是體 育派。XD(打兩個小時桌球算什麼?不過大概是因為初學者打球都不怎麼激烈吧……即便我的程度是中上,和劉兄弟或小護士或小白這等人物比起來,我是絕對的 嫩腳。)

  (我覺得我認真一點絕對可以稱作十項全能……(呆)(感謝爹娘給我這麼聰穎的天資))←我是研究派兼分析派兼體育派。

  於是乎和上星期一樣,我打了近兩個小時的桌球。至於考試,我是等老師和同學大喊我的名字才驚覺輪到我,慌忙衝去考的(玩的太高興)。但成績不錯啊,反 拍發球十次,兩次八分五次七分三次四分加基本分二十……八十三算高分吧?(想我對牆擊球可是拿了悽慘的全班最低……沒辦法,真的太無聊了啊!地方又狹窄, 很難發揮耶。)

  話說我真的是有球給我打就好。orz

  後來劉兄弟的確是如願以償的和小白來了個激烈的對打,連本來喊說要集合的老師看見他們的狀態也同意等他們打完。(似乎很高興?)此時因為和我一樣是形 單影隻而成為我固定球伴的資管同學跑來跟我說,我剛才在和劉兄弟玩「餵球給你打」的遊戲時她在和別人練殺球,我問了「殺球是啥」的問題,她激烈反應說我每 次都殺她球還問啥是殺球……後來又問我是否發現她最近比較能接回我的球……我當然回答沒發現。因為我只在乎是否有球打到我面前給我擊回去。orz(所以今 天真是超級高興,因為一直打球打球打球。XD)

  不過她認為自己進步了也好,以後打起球來會越來越快樂。ˇ



  話說劉兄弟在和小白打球時,曾經有一球打進旁邊已經下課的舞蹈教室,他進去撿球時因為猶豫是否脫鞋而慘跌了一跤。和我站在一起的資管同學當然也同我一 起目擊現場(事實上當時全班都在觀摩他們的對戰吧?(茶)),她說他跌的很戲劇性,而我只是覺得跌的很爆笑而已。(到底怎麼能跌成那樣?)

--

  每次都覺得打不夠。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才去看了培的日記,也想寫寫自己的這樣的事情,就來寫了。(事實上是因為系統問題回覆發不出去才寫篇札記補償自己(嘎))

  我這個人,曾經很慌張、很慌張地在沒人的房間對空氣道歉;那一聲聲的「對不起」說實話把我也給嚇到了。即使當這種道歉成為習慣,我還是會為我因自己的思路而脫口說出道歉的話時感到驚嚇。
  每個人都會吧,想著自己的事情。我覺得我滿平常的,就是想一想就會想起自己和別人相處的事情;但最後總是會想到比較負面的經過,然後開始道歉。當然也曾經很多次不曉得自己在想什麼,而是被自己那聲「對不起」驚醒才發覺自己早已神遊太虛。orz
  不曉得自己是為了什麼人、什麼事物而道歉,或者這是自卑感的條件反射。

  最近在減少對「過去的人事物道歉」這樣的事,但不曉得是我「放下」了,還是只是沒有去想。忽略過去的錯誤不好,但是一直抓著也沒有用;吾日三省吾身,只是我反省的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真糟)
  我應該沒有太多的重蹈覆轍吧?(歪頭)



  曾經在這裡寫過的……大概就是同學的茶杯那件事吧?(默)我還是記得自己曾經兩度將她的紅茶打翻一地,但現在已經不怎麼愧疚,確切的,是已經不愧疚了。
  當我的愧疚感越少,我就越擔心自己是否太超過。我總覺得我該記得過去的錯誤而時時反省自己、提醒自己要小心注意。我的自卑是這樣造成的。

  即使已經被提醒應該正視自己,即使曾經被管理學老師勸說與鼓勵了一個小時,我仍是無法拿捏自卑與謙遜、驕傲與自信。

  光是察覺無法拿捏我就會開始自卑,喔,真煩,我覺得想這些根本是我自己在鑽牛角尖,卻總是不自主地繼續這個迴圈。

--

  哪,雖然這樣說,可是我在很多方面也很自信啊……我只是害怕與人應對吧。相較之下,我「太」重視他人了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一到家,就感到家裡氣氛不對。走到隔壁放書包,它x的,好的不靈壞的靈:爹娘又在吵架。
  吵啥?其實我不知道,也不想去聽。畢竟爹娘平常那樣和樂,能吵的事情就真的只有那麼幾件……事實上,當娘親說出「自家兄弟你也防成這樣」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們在吵禮金的事情。(上次吵奠儀、這次吵禮金,下次是啥?去它的親戚給我記住)

   大伯的女兒(輩份上是我姊姊,學名是堂姊還表姊我不知道。)星期三要訂婚,咱們身為女方親戚,似乎得去參加宴會外加包禮金;爹似乎和哪個兄弟姊妹(咳, 我的叔伯姑姨,但我其實誰都不認識,好吧,是不想承認自己認識)講好要合包一份還是每個人包一樣金額什麼的我不知道,反正又和兄弟姊妹在金錢上有牽扯就是 了。
  反正這堆人只要扯到錢就會吵架啦!="=

  講真的,不過是禮金,當年你們結婚他們包多少再加一成回去就好了嘛!哪要扯這麼多?爹娘心情不好我也跟著緊張--我討厭有人吵架,尤其是自己熟悉的人,會不知所措--整個人躲在隔壁客廳沒人的地方晃來晃去等他們吵完才敢回房間拿衣服洗澡……
  可是我錯了,我回房間的時候爹娘都是一副臭臉悶在娘親房間裡。這下好了,冷戰。
  阿公過世那一次爹還會溫言軟語安慰娘親,現在是怎麼著?orz

  天曉得怎麼辦。除了更討厭親戚這種關係之外我不曉得該怎麼辦。

  我曾跟部分同學提過結婚時不請婚宴不通告任何人,其實主要是不想通告自己親戚。想到婚宴中出現一些其實不怎麼熟、不怎麼希望他們出現(他們自己也不怎麼想來吧)的人通通到齊,多噁心?繁文縟節也會將我煩死,所以乾脆不要辦婚宴。
  或者和老公共同認識的一群人窩在KTV喝小酒唱唱歌慶祝了事。

  我結婚絕對不要告訴家人,除了我哥,而且是在有需要家人出面時我才會告訴他。
 
  家人的祝福算什麼?總比讓家人煩心好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實證明,不歧視不等於不排斥。

  今天補習結束,我穿越捷運台北車站打算到對面撘工車的時候,突然想到那裡的廁所解手(不然等一下搭公車,快到家的時候應該會痛苦萬分),最後我卻是落荒而逃;小解這種事,當然是回家再說。
  沒遇上什麼慘劇,只是在那莫約一公尺見方的小小密閉空間中,與五隻蟑螂共處了半分鐘罷了。(嘎嘎嘎嘎嘎)

  狂起的雞皮疙瘩。orz

  我害怕蟑螂幾乎可說是古典訓練機制造就的結果。小時候看見蟑螂還沒什麼,之後被蟑螂欺到身上就開始懼怕萬分,前後被侵犯了四五次外加上次獨立對抗外來入侵的四隻超級大蟑螂,現在的我只要看見那種生物就會回憶起那種恐怖的感覺,有蟑螂出現的地方我一秒也不願多待。
  不,曾有蟑螂出現的地方其實我待在那裡無所謂,但若那隻蟑螂就在我眼前……喔!可怕!是心理上的不舒服!
  就算牠是剛從我眼前消失也一樣,我會一直注意牠剛離去的地方擔心牠是否又會出現,總之只要一看見蟑螂我就會忐忑不安。

  什麼蟑螂是益蟲,屁!禍害遺千年這至理名言用來形容蟑螂真是再貼切不過=□=!(會清潔環境就是益蟲?那你去擁抱細菌啊!每件事都是正反兩面,不要太極端偏好好不好?這是對學生的精神虐待啊啊--orz)

  我這人哪,連與人類碰觸其實都不太自在了,何況是一個我不熟悉的非我族類?

   人類對「我」以外的生物其實是都有自然的排他性的,無論對方是否為同種類的生命--以陌生人來說,你不會歧視陌生人,當然,但若對方侵犯到你的領域你就 會排斥。於我而言,我不歧視蟑螂,當然牠是生命,是偉大力量創造出來的生物,理應有生存的權力;所以我不會在看不見蟑螂的時候也要把牠們挖出來趕盡殺絕- -何必沒事找事?--但牠們若出現在我眼前,現在的我無論大小通殺。不是因為我歧視牠們而藐視牠們的生存權,而是我,林某人,只要一看見蟑螂就會出現心理 上的排斥症狀而歇斯底里,不殺死牠們不安心--牠們只要出現,就是侵犯了我的領域。
  就像若陌生人對你猥褻,你就會告他一樣;蟑螂出現在我眼前讓我痛苦害怕,當然就要殺。如果殺不了我就逃--一如今天,那五隻蟑螂不是我對付得起的,與牠們相看(相信是我在看牠們)半分鐘後拔腿而逃。
  事實上我只殺過小蟑螂,大隻一點的我就要「落人來」了--我怕!

  我真的很排斥蟑螂,每碰到蟑螂一次就心靈受創一次。orz
   最近一次被蟑螂侵犯,是幾個月前的事了。某日上學前,剛將腳放進鞋子裡就覺得有扁扁的東西在裡面,本想說無所謂,大概是紙片或葉子什麼的還想就這樣出門 --後來想到:如果是蟑螂?……當場立刻將腳抽出提著鞋尖狂倒;喔,不出所料!真的是一隻蟑螂啊啊啊啊啊啊--(嚇呆)(當時是把正要去刷牙的老爹叫來殺 蟑螂)
  想到我差點就這樣將一隻蟑螂採在腳底過一天,噁心感又會擁上來。幸好我有穿襪子的習慣。
  最後我是花了很大的心力才將腳重新套進鞋子裡;隔天,仍是得穿那雙鞋,右腳是很快就套進去了,但左腳卻是直覺抗拒了好久才穿上……幸好這樣的抗拒只維持一天,不然我可能得換鞋子了。

  以前在睡覺時被蟑螂侵犯(直接爬到身上),我可是花了五天才能安心睡著。蟑螂無疑地對我是個禍害。

  今天要我承認會清潔環境的蟑螂是益蟲,可以,但別想要我接受牠;牠對我會造成破壞。這和觀念一點關係都沒有,會怕的東西就是會怕。="=
 
 
  牠們可以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活得好好的,我不干涉;只要別讓我感受到牠們的存在。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對歌舞劇形式的電影情有獨鍾--我知道沒人信。一一
 
  我第一次看見這類的電影,是一部名為「街頭的怒吼」的片子,內容是賣報童因為報社將價格提升,賣報童不堪負荷於是來個集體抗爭……其間劇情起起伏伏,人情冷暖皆有,也是一種人生百態的現實呈現。
 
  當然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些可愛的男孩們的歌曲與舞蹈。(笑)(光明與活力,希望與激昂,當然免不了些許的落寞)
 
  結局是歡樂的,各位有緣可以找來看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私法課的時候總是會扯到政治話題。劉老師似乎是深藍,不過滿開明的。說實話我一直不太了解他對政局的影響如何,好像也是什麼名人之輩?
  另外我覺得自己是中間偏藍。

  星期六的晚上,我看了電視冷靜的告訴母親:羅文嘉輸了。說我冷靜,實際上是因為我沒有做任何預期--誰當選我都不在乎,畢竟政治人物都是一掛的--至少陳定南落選我就很驚訝,畢竟他給人的印象一直是正直而清廉;除外的其他我都沒什麼感覺。

  娘親說,北縣過了這麼久終於回到國民黨手中,之類的話,我仔細一想,才發現之前的台北縣長都是民進黨的。(事實上尤清先生哪一黨的我真的不知道,娘親說是民進黨就當作是吧)
  當時我對兄長說,當初開放民選行政人員之時,國民黨會輸是因為人民不滿國民黨統治,而今民進黨會輸,也是因為人民不滿民進黨執政成果;無論如何,絕對不是因為勝選的人優秀。

  這樣的選舉到底代表什麼?

  星期三的保險學,我們習慣性地和老師瞎扯,自然就扯到了這次選舉上。老師問:「有人說這次選舉是給綠營一個教訓,你們覺得呢?」,當時同學們都不曉得該怎麼回答,所以難得地全場噤聲;我於是開口:是反映民情。
  不曉得老師是否同意,但與其說是給綠營一個教訓,我真的認為這是代表人民對執政黨的不滿,如此而已。
  教訓?綠營高層真的能從此次選舉中得到什麼教訓嗎?他們只是輸了而已,只是被打了一棒,但為什麼被打他們可能要經過久長的分析……也不見得真能分析出來。

  我之所以覺得我偏藍,是因為我真的很討厭代表民進黨的總統先生。今天劉老師談到時局,我對Janis笑道:陳水扁會不會精神崩潰?他之前一直很自信,自認民眾很愛他;現在證明事實不是如此,他的世界崩潰了,他是不是也會崩潰?
  不然他幹麻躲著。

  (事實上無論是六年前還是兩年前,我都覺得阿扁勝得莫名其妙。)

  人民對執政黨有諸多不滿,究竟是誰的錯?許多報紙社論不斷在討論這樣的議題;但這真的是找出「誰的錯」或「誰出來認錯」事情就可以解決嗎?問題根本不在這裡:因為不論誰出來認錯宣示負責,他在實質上都不可能為台灣現行的政經環境負責。

  候選人是否買票,我不知道,也覺得我沒必要知道。若人民的心與眼真的是清明雪亮的,自然不會投給賣票者,但為何買票風氣仍盛?Janis的經驗證明買票還是有所作用,這是令人遺憾的。
  我想無論是政黨(不管是哪一黨)還是人民,都該培養自己的素質。人民的素質需要教育來提升,所以行政者(無論中央或地方)應該將行為教育施行地更徹底些;要施行行為教育,他們就最應該潔身自愛!
  無論地方或中央,部長縣長市長鎮長鄉長里長,這些人都應該提升自己的水準與品德,如此人民的素養才會跟著提高,接著無論政治環境、經濟環境、生活環境都會跟著提升--這就是政治,執政者為何如此重要。
  有什麼樣的領導,就會有怎樣的人民,我相信這點。

  所以現在的執政人員,那些政壇名人,半數以上不及格對不對?(苦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應當提過,我和小猴不和。但現在我開始遺憾失去一位朋友,雖然那遺憾僅有一點。
  不曉得怎麼了,我開始覺得她也滿可愛的,也曾有(當然現在也有)與她合好的衝動;但我拿什麼去合好?更何況我不想放下這個面子。(默)

  我想,我們吵架時都還太年輕,太過幼稚:她年輕而幼稚,於是長出口傷人而不自知、我年輕而幼稚,以致無法包容她的無心惡言;於是,發展成打死不相往來的現狀。
  人在年輕無知時所犯的錯,並不會因為當時的年輕幼稚而可以忽略;未來的某一個時間絕對會要付出代價的。

  不過遺憾歸遺憾,我對這件事的感覺和對小學初戀告吹時的遺憾是同等級的無所謂。(默)

  事實上那說不定也不算初戀……畢竟根本沒有「交往」甚或表明喜愛的事實,只是對他很有好感而已,而這也是因為我和他當了六年的朋友之故我覺得。
  小學畢業前大吵了一架,直到畢業當天都沒有對話,然後就失聯到今天。不可能不遺憾,畢竟這傢伙也是個聰明人,當時感覺腦袋與我合拍的就此子而已。不過,也算了。反正這麼久以前又是這麼小時候的事,不怎麼需要在乎。

  所以和那隻猴子之間的「友誼」,也是同等級的,不需要去在乎。雖然遺憾。

--

  我漸漸在淡忘……現在可以對她笑了呢。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一,天冷,所以我把羽毛外套拿出來穿了。莫名地,到了學校猛被同學說漂亮。orz
  除了換了件外套外,前一天的我和那天的我是完全沒差的--頂多是頭髮放下來了吧,因為頭是出門前(約清晨五點半)洗的;可只有星期一被稱讚「好漂亮」,甚至有人是驚訝地喊:你今天怎麼這麼漂亮!

  我一直都這麼漂亮,我這樣說。同學無以為應。

  或者她們稱讚的是「穿這麼漂亮」而我沒聽到前面幾個字?(汗)

  不過那天我的確是稍微琢磨了一下穿著:本來是白毛衣配牛仔褲,但覺得藍色牛仔褲和羽毛外套的顏色非常不搭,於是換成米色的長褲;如此而已。但事實上那天我也覺得自己非常漂亮。(笑)(習慣性自戀)

  那天就比平常還要愉快。

  今天也是如此,因為覺得自己很漂亮,所以連同學要求拍畢業紀念照都愉快地答應了。(還拍了很多張,其中有部分我為了搞笑做出極不雅的動作。ˇ)我說,今天是畢業大放送,若不是要畢業了我理你啊!(笑)

  無論如何今天心情很好,甚至連談話都很流暢。國際私法課程的時候,因為班上超過半數同學不是去中正廳照學士照,就是根本沒到堂,於是和劉老師小聊了一下。若是平常的我,絕對是戰戰兢兢的;今天卻自認落落大方。(遠目)
  除了和老師談話,剛才進入自己很陌生的影印店詢問裝訂價額時,慣性的緊張不見了。我知道我該講什麼,也不覺得作出任何不得體的動作。

  只因為我覺得今天的我狀態很好。

  beeTV的心理測驗,今天測與初見面者交談時的狀態,我的選項代表「會讓人感受到在緊張,是謹慎小心的,給人的印象還不錯。」,滿同意的,畢竟我膽子真的不大……
  可是今天沒什麼緊張呢。

--

  被外表左右自信與自戀的程度,究竟好不好?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