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這樣來說,是我的不成熟。當然。

  因為之前的簽名簿洗版事件,我搞了套高等小白行為理論(?),然後又在自己家說了「歡迎知識份子鬧場」這種話。之間當然還有諸多情節事由,個人以為影響不大故在此略過不提。

  然後,怎樣是知識份子?我說,腦袋裡有東西的我就當他是。

  然後她說了,那還得看是哪方面的東西。

  光這一句我就有點怒了。因為對方不是個笨蛋,所以這句話擺明了來鬧。
  知識份子來鬧場我無所謂,但所謂的鬧場不等於耍白爛。

  之後又互相說了一堆,雖然是討論但因為我的怒氣而變得帶有火藥味;然後對方打算道歉。
  但她道歉我反而覺得奇怪。因為我又不是要她那句抱歉才說那麼一堆的,我是希望對方能理解我所謂知識份子是指啥才費心力去扯。
  但她有些回答就讓我覺得根本是在鬧。我覺得她很聰明,我說的抽象性概念她應當能夠體會;但她卻覺得我的定義很模糊,只因我對知識份子的定義使用的是唯我主義的標準,也就是以我自己的感覺為量尺。
  但誰看人不是這樣?一個人是否有深度,不和自己比要和誰比?和某個更有深度的人比?那你是怎麼知道那個人是更有深度的而不是兩個人一樣厲害或一樣膚淺?
  自己就是那把尺,無庸置疑,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以自己為尺來衡量他人;不,是一定會的吧!

  這和尼可拉斯凱吉曾演過的一部和天使有關的電影很類似。剛墮天時會很餓,但不會知道那是餓。只因沒餓過。
  而前輩餓過了,以自己的經驗知道那叫做餓,所以告訴尼可拉斯凱吉:會覺得餓。

  所以當她說「>>正常的,然後比我強或我可以接受就是有腦袋 這標準還真是模糊不清啊-」的時候我整個人覺得很煩。

  我當時的原文是這樣:
  哪方面的東西這當然就不言而喻。我覺得這種明顯的事情我不需要多作說明。= =
  通常這種事情我會說,「正常的,然後比我強或我可以接受就是有腦袋」,問題是光那「正常的」一個條件就因人而異,那我說個鬼啊?
  加上我是自我本位,當然都拿自己做量尺。◆

  也就是我已經說過了,這種東西的條件根本不是條件而是個人感覺,但她卻像那樣子回應。真的不是在鬧嗎?

  後來她說,會提出覺得模糊是因為不想曲解我的意思。唉,講成這樣了,竟然還有可能曲解嗎?就是「我能接受的強者」這種感覺啊……

  所以她就是不理解我。以她的聰明才智,當然可以理解字裡行間的意義;但她不懂我。
  所以不能體會字面下的意義。

  然後我因為她這樣的反應而感到不滿而生氣,而口氣差勁。

  我真差勁。


  她說,她只能盡量去猜,因為沒有人可以百分之百了解別人的意思。
  我的話,我這個人,必須讓她小心翼翼的猜測與提問才能小小理解?

  有點傷心。不過也還好。但無論如何這種心情絕對叫奇怪和難過。
--

  我真的不覺得我有那麼難懂。唉。不過朋友也說我思想很難懂;但她也說我會盡量說到別人懂。這是技能,不是麼?所以,我的功夫果然仍不到家。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電台常放楊某小姐的歌(不曉得名字怎麼寫,只知念起來是「程零」),雖然不合我的胃口,但也沒怎麼討厭。
  可昨天電台的hit DJ請她來當,我當場爆體。我想可能是我不能接受那樣的女孩吧,即便她長得很可愛。
  談吐是那樣就不行。



  不久以前,曾和朋友討論過戰爭片。說討論也不大對,只是闡述個人對戰爭片的想法。
  她很討厭看戰爭片,理由和她不喜歡悲劇差不多,都是因為已經了解那種悲愴,沒必要特別再讓自己難過一次來理解。
  我不討厭戰爭片,也沒什麼理由。當然人都是討厭戰爭的,我自當不例外。我也沒矯情到,需要靠看戰爭片來理解戰爭的不該;我只是單純的看著生存在戰爭之中的人們,表現那份堅強罷了。
  我看的不是戰爭,而是故事中的人們。戰爭之於他們,不過是生命中的劫數、不過是生命中的插曲罷了。
  看這些故事,並不是只能瞭解戰爭的悲傷,同時也能看見人類的堅強。

  至少這可以讓我喜歡人類一點。即使有許多邪惡可惡的事情,還是有大部分的人是堅強而美麗的。



  我找到自己的生理時鐘了。發這篇主要是想講這個,卻淪落到修改時才有機會寫。

  星期天,我不是很早就睡了,但無論如何也是比平常早--十一點多些。
  然後星期一,五點半就自然醒來了。精神不錯。

  所以我知道怎樣的時間可以讓我早睡早起了。可現在能夠一上床就睡著的才是主因吧?若是以前,不翻滾個幾小時是睡不下去的。

  曾經,我是入睡不容易、清醒更困難的人。現在不是了。

  真好。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我要做報告的時候都會遇到一件事:傳輸定格。別人不到一分鐘可以搞定的事,我可能要花到一個小時甚至更多的時間才能完成;更有花了時間東西卻根本沒傳上去的事情發生。
  絕對不是學校ftp發生問題,因為同一時間別人可以三秒鐘上傳下載無礙;唯獨我,等了一個小時還不見得有成果。

  所以我熬夜弄報告,真的不是因為我平時太混或怎樣,一切都是不可抗力。偏生爹娘只會要我早點睡覺,卻從不考量到我為何必須晚睡甚至不能睡覺。
  好比今天,其實東西我早在三十分鐘前就完成了,卻因為傳不上去而一直龜在電腦前面。投影片我負責,所以我一定要傳上去;明天口頭報告我負責打頭陣,所以我一定要睡眠充足。
  除非有超人般的體力我才能達成上述任務吧。orz

  我很想說不是我的錯。十一點半才回到家,是因為補習班老師總是喜歡晚下課、232路線公車總是喜歡慢慢開然後讓台北車站的人等到死(我今天是坐末班車的前一班,感覺很嚇人)、整組直到今天才有空到電算中心討論口頭報告模式,這些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熬夜把這份今天才開始的投影片做好。因為是小組報告,昨天找資料今天作ppt,其實是很正常的事兒。何況這份報告本來就比較趕。

  現在可好了,投影片我完成了,卻傳不上去。如果東西做好了不到場,和沒做有什麼兩樣?為何每次都要遇到這種爛事?

  如果有一台隨身碟,我哪需要坐在電腦前面發勞艘等那個不曉得能不能順利上傳的網路決定我的生死?將做好的資料放到隨身碟裡面,然後去睡覺。多美啊。

--

  白天的馬路很堵塞、晚上的網路很擁擠;難怪夜貓子這麼多。唉!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學校一小段距離的地方,有個專賣素食的小店,那裡的食物非常好吃。
  我們常去那裡吃東西,好吃當然是最大的理由,而另一個理由是便宜。

  這是「貪」。

  吃素的人,多是信佛的人。我以為所謂信佛,就是不再有多餘的慾望。靜心。

  因為貪食而吃素,感覺上好像不太有道理喔!(苦笑)

--

  可是真的很好吃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補習班放學等公車的時候,看見了以前非常要好的同學。
  她一向和與我不合的那傢伙在一起。

  看她們如此親暱,我一瞬間覺得心痛與寂寞。

  今天稍早,我與另一個同學吃晚餐,我埋單當作對她平時幫助的感謝以及生日的慶賀--雖然她不是今天生日。
  進餐過程中,我曾予她看我手持湯匙造成的壓痕;她問我是否取匙相當用力,我當答是。畢竟的確是。
  事實上無論是什麼東西,只要是握在我手上,我便會抓得很大力。我問:這是否代表我獨占欲很高?她默然,只因無法回答我。
  我也曉得這問題可笑,畢竟我已預設了答案。
  所以我接著:看得出來嗎?

  這次她回答了,毫不猶豫地:看不出來。

  當然,看得出來我就白活了。即使想抓得緊緊的,一旦知道那不是屬於我的,我就沒膽子繼續強求。強摘的果子不甜,我曉得的。

  所以我總是表現的很豁達,彷彿很大方、很無慾。

  但就算理智上做出了這種事情,感情上仍是會痛的。

  說不痛都是假的。

--

  其實我只是漸漸地不再奢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刪除的理由,我在那邊說是因為「後悔」,但並沒有說是為了什麼而後悔。

  為了什麼而後悔?絕對不是「洗版」這件事情。基本上我覺得他們的反應有點太過度。的確,那些孩子的狀態真的太超過,整整五頁都是他們零碎的聊天;可人 非聖賢,孰能無過?每個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選擇過於激烈的手段抵制這些孩子,真的不如殷殷勸導來得適當--我懶,我不打算去做這件事情,自然不能勉強管 理階層去擔下這個責任;畢竟,洗版不能太超過也是網路的基本禮儀之一,管理人有資格將他們當作小白看待。(聳肩)
  所以也不是他們不好,只是我覺得不太適當,但不是不可行的地步。就讓他們去幹吧!我這個市井小民死老百姓就在旁邊看著。

  喔,這是很糟糕的心態我知道;沒有出面阻止的都算是幫兇。

  咳,真的離題了。

  我後悔的,不是洗版這件事情本身,而是我所發出的內容。
  我覺得我是莫名其妙在對他們說教。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何必我來干涉、何必我來影響?何必我要去斥責啊!我是誰?

  本來昨天就該把它們刪光的,但我看著自己的言論,覺得,我說的話還滿好聽的嘛!(踹)
  這種感覺就像在看自己的作文,若是很滿意的作品當然不會丟掉而選擇存著了;簽名簿的發言也是如此--我覺得寫的不錯,還算是個東西,就留著了。

  但有人因此,嗯……反省?讓我覺得我這樣的行為像是老師在講道教課,我禁不起這樣的責任和壓力。
  我自知沒有資格說他們些什麼,我想告訴他們「那只是我粗淺的想法」,或許我曾說過了但他們沒看見;總之,他們也因我的那些發言而……我不曉得算不算反省或懺悔,或許說,感到自己行為的不當。
  我覺得這樣不好。沒有理由,就是覺得不應該。

  我很喜歡講道理,但當別人依著我講的話去實行的時候,我就會害怕。

  這樣講,我是不負責任的。我不敢對我說的話去負責--所以我不適合當個領導者。
  或許不是沒有能力,但絕對是因為沒有勇氣。

  曾經,應該是星期五吧,和專題的組長聊了一下天,內容是財經時事分析的分組。她和我們一組,我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她會被委派為組長,結果是另一個人。
  我有點驚訝,她說也該換個人當組長了,她很想過過由別人委派任務的日子而不是擔下一切。

  以前我就說過了:看著別人的背影,很輕鬆啊。

  好像是在我的小說吧,不過這段沒有被寫出來就是了。(茶)那個故事是,一個國家有兩個王子,兩個都受人愛戴。長皇子生性愛好自由,不受拘束,且深受二皇子的尊敬;但多數臣子比較希望由二皇子繼位。
  後來大皇子自動放棄繼承權,繼位為王的二皇子將他封為武官;之後發生一些事情,他先自貶為平民,後為了保護國家而回歸戰場,之後就因為意外而下獄。
  在眾人的壓力下,王上必須下令處決自己的兄長。那一夜他去見他,表達自己對兄長的欽慕與自己的不適任--那是根本沒有意義的悲痛。

  被關在牢中的兄長只是這麼說:看著別人的背影,很輕鬆啊。

  王上被點醒了,那一瞬間他才真正成為一個國王。
  雖然為了要讓故事繼續發展,他把人偷偷放走了。據說是國王的任性。(笑)

  總之我這句話是這樣的意思。這裡所謂「輕鬆」,不是真的很輕鬆,是一種矛盾的沉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態度。

  領導者有義務要將自己的背影印在別人心中,所以壓力非常大。

  不能負責,就不要做。這樣才是對自己負責。

  所以我刪掉了那些。

  像我想就這樣當自己一樣,你們也當你們自己就好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個地方出現了抵制洗版的言論,其主要是針對簽名簿的洗版。
  出現的因素是,有些孩子認識了朋友,很高興的就在最方便的簽名簿聊了開來,但因為太過得意忘形,不小心小小的簽名簿給他們洗了好多頁去,有人不高興地發表情緒性宣言,家長和副家長也發現情況嚴重而出言制止。

  以上是實況報導。(謎)

  當然這件事情還有後續討論,不過似乎是不在檯面上,我就不提了。(某人在隱版告訴了我們一些沒被公開的事情wink.gif

  我會扯上這件事--雖然正經來講我並沒有被扯上--是因為有人在我的家族表示了,認為狂洗版的孩子們很白目這樣的事情。

  就我的角度,因為他們洗版洗到天荒地老也和我沒有關係,所以在這件事情上面自然不會有情緒。當然那些孩子在我家族表達他們的情緒當然也OK,我不反對。

  只是有件事我很想講,算是隱忍滿久了的吧。這時就爆發出來了:
  數落別人的罪之前,先探尋自己的罪。責難難成大事。
  話是這麼說啦,這些道理在現代根本不是東西啊。
  不過對後輩的不滿,或者可以在私下表達不爽,但真的沒有資格提出來表示他們的不是。
  完完全全沒有立場啊。(遠目)
  事實上我覺得「認為他們不對」我們都沒有資格。這當然不是對所有事情而言啦。

  這裡的「我們」不包括權力管理者,當然。◆

  以上是我第一時間的回應。之後副長反對了一下,表示那些孩子真的太超過了;另也有幾人表示那些孩子當真需要人指正。

  那些孩子是否太超過不在我的管轄範圍內,副長覺得他們太超過當然就,去管啊。事實上她也的確展現魄力抵制洗版潮流,家長也去放狠話。

  (事實上家長那篇真的亂好笑的,不過會覺得好笑主要是因為家長我認識吧。像我一個朋友,就覺得家長太過自大……這我當然只能不予置評,不客觀嘛!(笑))

  我不曉得我為何突然間不受控制了,總之我又莫名其妙扯了一堆,又在今天下午太無聊犯X的跑去灌廢話洗自己的版。(默)(後來我上癮了,發現洗版真的很有趣。XD)(成功洗掉一面。ˇ)
  無論如何,畢竟那是我的思想,就放上來。所以下面是後續報導。(笑)

  副長反對簽名簿洗版,理由是簽名簿並非聊天之地,留言也不大適合;應該是拿來討論輕鬆的不適合討論區的東西。同時她也聲明必須適度。
  (過與不及皆不宜,我又再度感受到這個金玉良言的適用廣泛性。)
  另外一個朋友則認為,因為曾有過經驗,可以過來人之身提出警語,說明指正之必要。

  回應副長那番話,單純是我反骨,這我承認。畢竟感覺副長給的條件有點模糊而嚴苛,直覺感覺是,簽名簿根本就是個禁地。orz
  所以我這麼說了,滿沒意義的就是了。happy.gif

  簽名簿留言版化是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是另一種情況的積非成是。若要說「簽名簿」的定義,就只是讓人簽個名表示到場罷了,哪能討論什麼東西呢?(笑)◆

  之後的轉載才是我的主題,剛好銜接:

  不過我主要想說的不是簽名簿的事情,是「指正別人」這件事情。(遠目)
  以這次來說,簽名簿長久以來被當作留言版、聊天室,最主要的原因是家長副長不常管,偶爾為之也不過是提出警告。事實上常有人提出:喔,洗好快,但真正因此而自省的人絕對是極少數;理由何在?因為發言的人沒有公信力,有公信力的人不發言。
  所以「指正」這種事情,必須是有想法的人提出才有用、有立場的人為之才有效。這是我指的責難難成大事。
  不過無論如何,除非家族出現這條新法律並廣為宣傳,否則故我者將仍多如過江之鯽。◆

  隨後是針對上面敘述的補充:(都是轉載|||orz)

  所謂責難者,是指提出其錯誤卻沒給予任何解決之具體方法。在教導後輩上或許是一種幫助,但在維持秩序上便與光說不練無異。
  最好的例子就是親愛的政府。很多人知道政府有點腐敗,但卻不曉得如何改正。只曉得罵,還是改正不來。
  我突然好討厭全民開講,感覺上是一群刁民。="=

  其實我從上次到現在的發言都有點偏頗,並不是對事或對人,我只是想說說這些事情而已。
  基本上,我滿不喜歡有人自認元老而對後生小輩予以糾正或胡罵,畢竟再怎麼老經驗,都沒有提出「你這樣的行為在此家族不適合」這件事的立場,除非對方所犯之事有明文規定其不可為。
  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這是我從很久以前就想講的事情,和這次的簽名簿流水事件完全無關。◆

  其實在出現以上發言的同時,我就是那個自以為是元老的人了,這點我很清楚。我猛烈的覺得這些發言在當時都很不適當,而且不像是現代人說的。
  或許是我崇尚集權?

  我是真的贊同外儒內法。能自律的人,儒家學說自然就可以讓世界接近完美;至於那些害群之馬,就該用法家的思想來管束。漢武帝獨尊儒術、罷黜百家聽說是一例。

  不過到了這裡我是離題了。(苦笑)

  總之,就是這個樣子。許多事情就算看不過眼,一旦沒辦法提出更好的辦法,就只能閉嘴。



  其實我主要是對洗版一事感到疑惑。多數人的感覺是,洗版=小白這樣吧。
  所以我後來就用我的言論我的思想洗自己家的簽名簿,洗不到半面有點辭窮就開始提自己的報告瓶頸和想法。這樣洋洋灑灑也寫了將近一面,再來一點討論,一面就過去了。
  洗版就是這麼簡單。言之有物但文不對題,這該也是洗版的一種,但因為它言之有物(?),多數人就認為它有趣,也就接受了。
  或許是因為認識我。

  但無論如何,這還是洗版。若說洗版是罪,言之有物的洗版依然也是罪;感覺就像殺普通人和殺罪大惡極的人一樣。

  所以我說,我是高級小白。因為我雖做了小白行徑,但程度與普通火星小白不同。
  但小白就是小白嘛。
  我那樣洗版,他們說「受教了」、「很好笑」,甚至「可愛」都有。
  這究竟是怎地?其實所有人都有雙重標準呢。

  我在想,若是小均、若是甚音,不曉得會怎樣想?小均大概有「幹啥洗成這樣」之感;甚音我不曉得,也滿久沒見了。


  若是培呢?

  大概就不予置評了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聽到這種話,一開始反應還好,聽到理由我就瘋了。

  其實該說的應該都說過很多了,總之還是那一句話:把教育弄好啦!
  說真的,台灣的教育若真的這麼優良,何必擔心招不到學生?為了不要讓學校招不到學生而不承認內陸學歷,這怎麼形容,本末倒置?總之就是反了。

  研究一下人口好不好?學校招不到學生不只是因為學生少,更有部分原因是學校太多。orz
  (不要拿你們那種戰後嬰兒潮跟現在比好不好?)

  這和杜正勝說他看不懂阿房宮賦然後說古文無用一樣,根本不懂的檢討自己。

  台灣的學生不是你搞主權獨立的籌碼。不要拿我們當犧牲品。求知無罪、教育有理!

  別想叫我們為你們這些離譜的政策負責!可惡。真是反了,辦學的目的究竟是為才還是為財?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30
  一年中總是有些日子不想吃飯。或許我個人該用「月」來計?無論如何,今天就是這樣。
  有點餓,但遊蕩了20分鐘,完全找不到想吃的。沒有主意、沒有慾望,可能只是太累了。
  最後選了一個略大的雜糧麵包,結實耐咬又不硬,很讚。食物,應該慢慢吃。能發呆就是福。

  累,不耐煩於會計。

  台灣的教育把英文複雜化了,我這麼覺得。語文就是渾然天成啊。

  討厭上會計課。本來很悠閒,一上課就全敗掉了。angry.gif

9/4
  我一向討厭親戚,這提過很多次了。

  今天不曉得啥日子,總之我們在拜阿公。姑姑叔叔伯伯嬸嬸都到場;然後,開始吵。
  我不曉得她們在吵啥鬧啥,畢竟那時候我也才起床漱洗更衣準備下樓拜拜。總之就是樓梯間很吵。orz
  那簡直是瘋狂的嚎叫,我相信我不誇張。

  後來娘上來叫我去燒香,我藉故問了事情因由,結論是,我姑姑也是妄想症患者。啊啊……煩。
  加上我爹,他們那一輩五男二女,其中我四叔、二姑患有妄想症。於是我開始懷疑是否為遺傳性精神病。
  問我娘這有沒可能是遺傳,娘也不能回答,只是要我作息要正常。(默)(代表她也覺得有可能)

  我個人情緒不穩這件事並不是新聞,甚至到了想找個醫生來鑑定鑑定的狀態,然後今天又讓我知道了這件晴天霹靂般的事情,滿擔心的。好可怕。

  我身上遺傳性疾病因子還滿多的,像癌症、肺病、心血管疾病等等,但都比不上這種來的嚇人--畢竟精神病到了一個極端,會傷人呢。

  唉。反正天無絕人之路,我活我的吧。

  *

  昨天把後援會宣布休站了。感覺很爽。
  希望我真的能認真唸書。orz(我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啊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