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開新聞,看到的就是機場濺血的消息和 後續討論。有什麼好說的?我看到的第一眼,除了「台灣的知識份子真是少的可憐」這樣的感想外,也很難再想什麼了。今天看他們討論責任問題,法辦問題,還有 什麼好說的?「不管理由是什麼,犯法就要伏法,要不要減刑是視法官自由心證」,這不就是台灣的法律???
  那還疑惑什麼?當天在場的都全體當共犯先抓了再說嘛!搞這些廢做什麼?真是。

  請把目光聚焦到我們的高知識份子,我們的醫生,我們的醫院,我們的健保。

  在426機場濺血之前,好像有一個聲勢浩大的白衣大遊行?那些辛辛苦苦為人民與死神抗爭的醫生甘願犧牲上街頭,為的是什麼?這是忍無可忍則無須再忍,健、保、不、行、了。
  為健保(醫院的生存權)抗爭,和莫名其妙的426機場濺血案,到底哪一個才是與人民真正相關的?一群白痴在機場打群架讓全世界看笑話,和人民就醫權益及醫生的福利,到底哪一個才是迫切的?

  笑話已經弄出來了,你再怎麼追究都不可能收回來,你只能想辦法增加政治人物的素質和人民的水準,而這當是來日方長的事兒(大概等我當上總統就有可能 XD),非一蹴可及;但健保呢?雖然也不是一年半載便可達成的事兒,但總比前者快吧?而且應該是比較好下手,只是要花錢而已。不但政府要花錢,人民也要花 更多的錢。

  我是否可以把機場笑話看作當權者轉移眾人眼光的手段?

  台灣的人民喔……只要權利不要義務啦!健保費漲就給他漲,再貴也沒有李先生以前的一場高爾夫貴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也不是暗示,她只是敘說她的想法,她認為只要對方是老師,就算對方做了什麼錯事,也不該不尊重他。
  基本上我可以同意以上言論,畢竟能當上老師的,通常都是在他的領域極為突出或擅長,否則是不能當上老師的。

  我當然對「老師」這樣的職業的人,像培一樣,會有自然而然尊敬的感覺。只要他是老師,不管如何,實在不該隨意頂撞,冒犯。畢竟他是老師,他懂得絕對比學生多!

  但今天的問題是,那個老師不足以被稱為老師。

  我今天看見培的日記,然後在他的留言版這麼回了:

            ﹡﹡﹡

  尊師重道,這之前談過嘛!(笑)
  不過講真的,我只尊重能教導我的老師,除此之外的,只是虛長我幾十歲的人而已。
  即使比我年幼,只要能教導我,我就會尊其為老師;但即使比我年長,只要讓我覺得無用及浪費時間,要我把他當「老師」來尊重幾乎是不可能的。頂多看在他是長輩的情況下不要頂撞他,但不會視其為老師。

  像有位同學說的,好像是甚音吧?他說老師不過是種職業,不要寄望太高。我同意。
  老師是職業,那是現代。以前的「老師」者,如韓愈所言,是傳道、受業、解惑也。
  若有老師以其夫子之名荼毒學生,卻一不懂傳道、二不願受業、三無法解惑,此人豈可以一句老師稱之?不足也,不屑亦不願。

  掛名的先生,豈可真的稱其為先生?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這個師者,你會稱他為「老師」嗎?不,那只是教訓,只是正面或反面的榜樣,不是我們所想的老師。

  所以我只挑我想尊敬的老師尊敬。

  當然,我從小到大遇到的老師,只有四年級這位殷老師如此令我反感就是了。(笑)
  另外還有一個,雖然感覺他滿沒品的,可是我還是當他是老師。雖然他本身沒品德卻教我們國文,但她有知識。她不但當面羞辱同學,問他是否去做牛郎去了? 還特地換到不屬於她的監考場去觀察那位同學寫考卷的狀況,然後在他停下思考時出言諷刺他。太故意了。心眼狹小不足以教國文。但我還是稱她為老師,只因她能 教我東西,只因她學的比我多。

            ﹡﹡﹡

  我是很認真在說這些話的。只有有資格被稱為老師的人,才值得被人以老師的名義尊重!如果對方只是空有一個教師之名卻無教師之實(能力),那他只是徒有虛名,根本不是老師啊。

  這樣,即使考上了老師,又如何呢?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剛才從朋友(網友)那裡聽說,曾有個人用yahoo即時通問他,是否認識我。
  然後又請他能幫他介紹,希望認識我。

  朋友問我該做何回應,畢竟這事兒似乎我絕對是當事人。
  可是我該怎麼辦?一來,雖然知道那人的帳號,卻仍不可能知道他素行如何。(他沒在家族發言,也沒在我的家族發言,幾乎是沒有交集的)
  其實我不太想理他,畢竟朋友我並不欠。若他沒有值得我認識的特色,我又何必多花時間和一個程度不如我的人周旋?

  但若他程度並不是我想的那般幼稚,而是一個正人君子呢?
  雖然我覺得這樣的可能性不高就是了。

  不過,若他契而不捨(我覺得這句成語錯了),煩到我那個網友怎麼辦?我和他也不是非常熟識(但也算交情不淺就是了),就算是真的非常熟也一樣,無論如何我都會過意不去的。

  有誰有經驗,或者可以建議我該如何做?

  「要不要去認識他」是我這次的問題。

--

  我在想我是否該效法毛公薛公避見信陵君的態度。(汗)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高興,有共同的話題。雖然只是討論考試的答案。
  但是,不會相同的題目,用同樣的方法掰出同樣的答案,讓我覺得我們有共通的地方。
  所以好高興。

  我喜歡聰明人。

  這幾天可能是我第一次嚐到吃醋的味道。(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期中考到了,在期中考之前,同學一定會互相問問題的。
  或許我有點自豪,我幾乎都是被問的那一個。(笑)這代表我的能力在班上是受肯定的吧?不過我很容易激動,據說用詞太艱深,要不然就是沒有解釋的很清楚(因為我覺得沒必要再講一次,大家應該懂,實則不然啊),這樣加加減減我在班上到底算什麼啊?(嘆)

  所以我教人的態度要改,不過這不是我寫日記的重點。

  星期一的時候柚子問我,為什麼票面利率越高利率風險就越低?
  我不知道,因為我沒修投資學。當時我也這樣回答了。
  然後星期四,他們要考投資學的當天上午(考試在下午),我看到旁邊同學拿著講義在背,而我看見一個理論,叫馬凱爾。可以解決問題的是第五個理論:利率越低,其敏感度相較於利率高者高,類似這種東西。敏感度就是受到環境變化而變化的程度這類的。總之,解釋就是在這裡嘛!

  於是我興沖沖地去找柚子,告訴她答案就是這個。

  當我要她翻開馬凱爾定理,然後要解釋之時,她旁邊的,我非常非常討厭的同學突然插口:「啊答案就是這個啊~為什麼這樣呢?因為就是這樣嘛~」口氣非常差,很明顯是來亂的。
  我那一瞬間愣了一下,非常想罵過去。妳不想教人,就不要干擾我教導別人嘛!對妳又沒好處!真是沒水準。
  不過我被殷老師訓練到無法想到什麼就罵出去了,所以我愣了一下,柚子就請我繼續,我就把剛才想到的告訴她。

  這讓我心情很糟。

  那個插口同學就是以前說過的,覺得「不過三層樓高怎麼會死這麼多人」的那個自私傢伙。沒禮貌到極點。

  我和柚子同學很好,可是柚子同學和她更好。她獨占欲強,所以很討厭柚子同學跟我說話。
  因為她討厭我,跟我討厭她相同程度。

  感覺真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想逃家很久了。我說的逃家,不是那種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逃家,我說的逃家是光明正大的搬出去。

  許多人會說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吧?但是每個人的狀況不同,也許你覺得很幸福的事情對另一個人來說是苦難。而我也不是「不知惜福」的那種人。
  我很愛我的父母,我的父母也很愛我。我講真的,我活在超級幸福的家庭中。(唯一遺憾的就是當爹娘過世我能得到的也只有錢而沒有房子。XD)

  但是關心,有點距離比較美。我搬出去以後,會每天晚上九點打電話回家報平安的。(我很認真)

  我想逃家的最大因素,是我的自由太少了。(好像很多了,可是對我來說稍嫌不夠--人都是貪的)

  首先是我吵了很多次的上網。父母看到我在用電腦,直覺就是聊天。我在聊天嗎?說真的我沒有這麼健談。通常都是別人講給我聽、我回應,然後不知不覺扯了 一大堆這樣。但更多時候只是我一個人在回應,而沒有人回我(就是上討論區啦。一一"),或者是像現在這樣寫日記。這是遊玩的部分。
  但他們通常罵人的時機,都是我不得不上網、不得不熬夜的時候。
  上網找資料、開電腦做ppt,我覺得這理由再正當不過了。
  但超過時間他們就要罵,不管我的理由如何,就是希望我能作息正常早睡早起--我覺得他們太天真,時代明明就不同了,我這個世代能一覺到天亮的少之又少吧。
  基於如此,我覺得我有必要搬出去找尋做報告的時間和自由。(每次口頭報告日的前一個星期我都會脾氣不好,多半是內外交加的壓力造成)

  再來是,買書。
  我家人很奇怪,只要是我自己買的書,通通歸類於「浪費」。不管是哲學、文學、非文學,只要不是學校老師的指定書,通通都是浪費。即使和英文教學有關。
  所以我感覺上博學多聞(這是同學、網友對我的印象,每次聽到這些類似的感想我都想大笑),實際上是相當孤陋寡聞的。我絕對是井底的小青蛙而不是自由的大烏龜--即使我的綽號是烏龜。
  我爹娘避免我買書,已經到了神秘的地步。城邦讀書花園每個月都會寄一份書籍的「型錄」到書蟲會員家中,給我們管道看看有什麼好書出來了,我娘總是會在我發現那本目錄之前先將他們拿去包魚骨頭和菜渣。而每次我發現了,都只剩殘缺不全的。
  心痛。我連看見哪本書出來了都沒有權力。
  我不是每本都買,我當然會挑著買啊!而且有水準的書,讀後,人的水準也可以增加呢。
  我用他們給我的零用錢買書,為何不行?
  現代人要的是創意和能力兼具,我在學校學不到能力,連創意都要抹殺--(抱頭)(我承認我有點誇張)

  反正基於以上,我很想逃家。逃到一個屬於自己的住宅中,整棟房子放了滿滿的書櫃,滿滿的書,然後電腦開著,偶爾想到了再到電腦桌前奮鬥--啊,完美!


  會有這些想法,是看了今天的聯合報的關係。繽紛版中有位台北盆地先生,寫了篇〈一屋子書〉。
  他的母上大人教他,買書那天在扉頁上寫下日期及簽名,並在書的空白處做札記、寫眉批,而他再後來重讀那本書時可以找到當年的自己,然後笑笑。
  我爹娘呢?我的人生短短二十餘載,有的,大概只有被我遺忘的學校課本。
  雖然那也是一種回憶啦。的確,空白處有札記(恍神時的塗鴉)、字裡行間有眉批(老師上課時的筆記),只是我之後沒辦法重讀而已。(都丟掉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很久以前就很多大人這般教導:不可以說不好聽的話、不可以罵髒話……諸如此類的。
  最近好像還發生因為罵了髒話所以官員必須下台的事件?
  嗯……的確,那些髒話若帶有意義的話,真的是非常難聽。可是如果把它們當成語氣詞呢?很多時候,光是嘆氣是不夠的。
  當人覺得心中鬱結難發,大吼大叫來紓解胸中的鬱悶會被當成瘋子,罵髒話就會讓胸口舒服些。這是我的經驗談。
  就好像外國人說fuck一樣,那是沒有意義的。就算字本身有意義,說的那個人,只是讓那一口悶氣從胸腔發出而已。每個人都會有一兩個最適合自己的句子 讓胸口那團結在那裡的鳥氣牌出去。像我,是「媽的」,我爸是「幹你娘」。相較之下,我娘說這些話就會非常拗口,可見她不適合。
  我常說「你爺爺的」,因為比較不難聽,可是這樣說我胸口的那鼓悶氣出不去,一定要是「媽的」才行。

  我前幾天試過了,罵兩聲「媽的」、「他媽的」之後,馬上就舒服了、不火了。(當時只有我一個人啦)

  我同情那個必須下台的人。雖然我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定是沒耐性的。可是如果有人能有耐性到在茫茫數碼資料中花很多時間一個個瀏覽然後找到自己要找的那份資料,我佩服他。

  找資料不難,依據自己要找的題目,設想有哪些東西和它有關聯,由大到小抽絲剝繭地,一定會找到。
  可是我很討厭從網路上找資料。非常之討厭。

  尤其討厭每次輸入什麼關鍵字,找到的就是那些以聳動為目的的無聊新聞。偏偏,無論輸入什麼,百分之七十都是新聞,而其中百分之八十是沒意義的垃圾。
  那我找個什麼勁啊?有時候google翻了二十幾頁還找不到要找的東西,是人都會發瘋吧。

  上網路找,無論你多麼努力篩選關鍵字,沒意義的資料還是會跑出來。有時候更神,明明你已經使用「-」符號將那個關鍵字扣掉了,結果搜尋引擎還是會將那些東西放到你眼前。火大。

  上網找資料,會讓人發瘋。因為有時候忙了一天還沒有成果。明明,許多文字就在眼前,卻半個都沒幫助。最討厭就是這樣。
  找不到還好,那麼所找到的那僅有的一點點就是有用的。偏偏,找來了一大堆,能用的不到百分之一。

  哭出來。

  我討厭將時間浪費在網路上。明明我有事情要做,卻被阻住了。我討厭這樣。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感覺,越往社會走一步,就越積下一些憤怒。或許這是學生時代的特色,大家年輕、有思想、有熱情,所以如此。(當然有例外,我真的很想罵路上那些欠罵的、撞路上那些欠撞的、打那些路上欠打的,毆那些電視上欠毆的。)
  也許在我入社會的幾年之後,這些憤怒會被那稱為「淡漠」的東西給取代,終於成為標準的齒輪,然後這般悽慘悲哀地死去。死因是衰老。

  (大嘆,用力搖頭。)

  我可以想像擁有這樣的人生、過這般的日子,但是不能接受。
  不想接受。

  因為我還是學生、還有希望的關係吧?如果我已經到了那種年紀,就算不能接受不想接受也得接受了。

  若我將來真的有機會寫些什麼出版品,那其中,一定有一個人物會在孩提時期發誓「決不成為像他們這樣的大人」,而在哪天突然回首,才發現自己早已成為他最厭惡的那種人,卻無力回天。

  或許在我將來年紀夠大的某一天,將自己的過往人生加油加醬地寫過,就會成為這樣的故事也不一定。
  若當真如此,那我或許會在寫完後大嘆一口氣,接著自我了斷吧。

  希望不會變成這樣。

  我很怕自己變成動用私刑作掉某個嚴重浪費社會資源的人而一點罪惡感都沒有的人。淡漠很悲哀,卻也有好處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