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何我要這麼激動?我的發言越來越偏激、越來越沒感情。
  我想說不是我絕情,是我不屑於那樣的婦人之仁,但我說的話,的的確確是過於偏激了!

  我在帛琉的那段日子,只要一開電視,只要看見中文的新聞台,播的就是仁愛醫院的事兒。那時候,我越看越生氣。聽見中文是很令人高興的事情,因為什麼都不懂的時候遇到可以理解的語言,和他鄉遇故知是同等類型的樂事。可是,新聞的內容實在是太糟了!
  為什麼只怪那個醫師?他說得很明白:後續照顧不行。既然後續照顧不行,怎麼可能讓她在仁愛醫院開刀?若因為後續照顧不佳而女童死掉了,還是他的錯,他 幹麻沒事攬下這個責任?當然是轉院。我覺得他轉院的這個行為沒做錯。重點應該放在:為什麼會一轉就轉到台中?台北到台中之間還有多少個縣市、多少間醫院? 是不是這些地方的醫院院長也全部懲處一下以示公平?
  另外還一個很好笑的事兒。這件事到底和馬英九有何關聯?我不懂為什麼是他要接受質詢。女童腦死是他的錯嗎?這根本是借題發揮,那些議員想要出個風頭就罵罵馬英九。

  亂七八糟,根本是變態!一個社會新聞,大家卻當作政治新聞來看。從頭到尾的焦點都不對!

  那個林致男也很可悲。事情一大堆還要飽受折磨,這起事件一被媒體這樣報,他根本不用活了。本來只是死一個小女孩,現在多死兩個腦科醫生。社會人才還真好培養,根本不用成本。真是的!
  除此之外,他們的家人也成了眾矢之的,全是媒體的待宰羔羊。

  可笑啊可笑。這個社會明明就這麼變態,大家卻當作平常的事兒看待。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在旁觀者的眼裡都只是娛樂罷了!嘴上說說:「那個女孩好可憐,那醫生真沒醫德」,卻從沒想過這中間的複雜糾葛。

  膚淺!

  我也差不多,看到這些事情我只覺得煩,說不出的煩,然後就算了,不去理會--反正不關我事!

  我沒必要為了這樣的事情厭惡自己--我若不這樣想,我真的會厭惡自己!

  這種偏激的心態被我放到所有的事情上面(應該說我還沒調適完全):

  家族中有人貼了文章,說台中有個阿婆很可憐在做虧本生意。唉,不會做生意是她自己的問題,可憐她幹麻?
  我這樣表示後有人說我殺氣重,有人說她看著這個故事就哭了,以表示我的冷血。

  那你去養她啊。這麼有善心的話。

  那些天真的話,只有這些天真的孩子有能力說出來。正常的大人看到這個故事最多就是嘆氣,不會做什麼。

  到底怎樣比較好?整樣的心態才是對這個世界有幫助的?究竟是無止盡地愛著他人、還是希特勒似的完美主義?

  我們花了許多心思幫助那些看起來很可憐的人,但誰會去注意到,真正可憐的人、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是那些好手好腳,一個人撐起一片天空的人?

  在上位者不斷地開出支票討好選民,增加社會負擔,而那些愚民就是不會發現。短視近利的人!
  到底為什麼,為什麼要放棄真正有希望的人,而要花大筆金錢在那些已經走到盡頭、只會伸手要東西的人們身上?

  該改變的東西太多了,可是人們不願意改變。只要有人能背黑鍋、只要有人能收尾,他們安慰自己:我心安理得!然後繼續敗亂下去,這樣就好了。

  這樣會好才怪。

  沒有能力的人,就活該被淘汰。想活著就努力讓自己活下來,而不是單純的要求別人幫忙。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次我曾經有個大冒險。
  那天,我拿著地圖,自己到西門町看電影。雖然寫得很簡單,但對我這個路痴來說真的很困難,所以才會說這是大冒險。(話說,我按圖索驥還會迷路呢!花了半個小時才找到正確的方向)

  那天本來想看四部電影,最後還是只看兩部。亞瑟王和太極旗。

  所以龍祥首播的時候我才會這麼高興。

  這兩部電影,其實主要都是講戰爭,講戰友之間的感情。(太極旗是親情,不過無論如何最主要還是兄弟之間的感情,這和男人的友情也挺類似的吧?)

  但無論如何,亞瑟王對這方面的營造就弱很多。看完亞瑟王立刻看太極旗,感受更是深刻。

  看亞瑟王,給我一種不知所以的感覺。依然是外國人的英雄主義--而那個英雄英雄在哪裡還沒有很深入的寫出;相反的,這部太極旗從頭到尾我幾乎都在哭。真的很感人。
  隨便一個場景,兄弟之間的感情有多濃厚立刻就出來了。然後,前一刻很幸福的家庭,下一刻馬上就到戰亂時期,那份動盪不安、依依不捨也刻畫得鮮明。
  除此之外,兄弟間的每個互動,不管是吵架還是隨意的交談,字字句句衝擊觀者的心。提到深刻處,無論是音樂還是演員的表情,都是那樣的令人動容。

  相反的另一部真的很沒感覺。(認真)

  龍祥電視台正在播,千萬不要錯過了。

--

  我還沒看電影看到哭成這樣過。真的很感人。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誰說找路可以問路人的?騙子!問路人根本沒用--(打滾)

  今天我趁下班(在學校辦公室打寒期短工--就是底下那篇啦)跑去新生北路那裡拿得標的漫畫書,等到了捷運中山國中站才發現自己忘了把地址帶出來。(大默)
  我憑著印象,大略知道是撘公車285到民族東路口,但我不曉得在哪搭。所以我就問路人:「285可以在哪裡搭?」路人無論是甲乙丙丁戊都回答「不知道」、「不撘公車」。

  唉,這樣也就算了,我還是微笑說謝謝,並不因此感到生氣什麼的。人家就是不知道嘛,我能拿他們怎樣?

  後來我找到一個站牌,685的,上面寫著有到民族東路口。

  我記錯了嗎?--我當時很認真的這樣自問,畢竟我的記性糟糕到一個堪稱經典的程度。所以我就認為大概是撘這輛車沒錯。然後,雖然找到站牌了,重點是方向。我在站牌旁邊看見郵局,幾個郵差大哥(跑外務的)在外面聊天。

  「請問,若我要搭685到民族東路,該走哪個方向?」

  我又問了。問的是一個看起來稍微有點年紀的叔叔,但因為他們都沒在撘公車,他想了一下,就又問他旁邊的年輕大哥,那個大哥也不知道。不知道就算了,我希望他若不曉得也能直接告訴我不知道或大概民族東路的方向,但他回答我什麼?

  「你站在馬路中間把公車攔下來他就會告訴你了啊!」

  哇,好有禮貌的回答方式。那個什麼笑容?這是調侃吧?一一"(第一次被人這樣戲弄)
我能怎樣?只好說聲謝謝趕快離開。不過我的眼神應該很明顯的表示不屑了吧?我真討厭這種路人。

  後來我走到便利商店裡面,那個店員大哥很親切和藹的告訴我大概可以從哪裡撘公車。他真是好人。ˇ(同樣是大哥感覺差真多,以後要問路別找路人,請去找便利商店店員。今天這個是Family Mart。)

  然後因為我一心想搭685,走了一會兒才在捷運出口對面找到685的站牌。(也就是我白走了很多路)當時我又問了坐在椅子上的路人:「685這個方向有到民族東路嗎?」他當時很快的回答我「有!」,而我也相信他,慢慢的等那遲來的685。

  「民族東路?幾段?沒有沒有,不是這班!」司機大哥神色自若地回答。

  欸?怎麼辦?我看向路人,可是他早已失去了蹤影。可惡!

  因為看見站牌上的地圖,大概知道民族東路的方向,我就依著路去找,那時我看見了路中央有公車站。我覺得我真是厲害,真的給我找到了285的站牌!(所謂的靠別人不如靠自己…不過我多少也是靠了別人的幫助才能走到這步田地)

  看見285遠遠駛來,我覺得挺愉快的。沒有地址、沒有地圖、沒有路標,我也是找到去那邊的方式了。
  不過人還是要經過確認才會安心,於是我問司機:「這個方向有到民族東路口嗎?」
  他回答我有到新生公園。天曉得那是什麼鬼地方?於是我重複一次我要去的地方。他開始不耐煩了:「有啦,就是新生公園啦!」同時給我一個非常難看的臉色。

  大哥,我如果知道民族東路是長個什麼樣子,我還要問你啊?直接上車坐下就好了不是?

  所以我對那個司機的印象滿差的。連續碰了兩次釘子,我對大都會客運的印象非常不好。(人家說第一印象很重要?不過我大概不會再撘到這種客運公車)
  我還記下名字和編號了呢!25476的一位古先生。希望他的上司看見這段,能好好訓他一下,要他以後對迷路的孩子好一點。(認真)

  然後我順利的到了民族東路口。雖然沒有確切的地址但我記得那人說過「民族東路與吉林路尾」這樣的話,但即使是看見了那個coner,我還是找不到目的地。因為他是在巷子裡面。

  我在民族東路附近晃了好久,醒覺,沒有確切地址我是絕對找不到的。於是我開始尋找有網路的店面,比如網咖什麼的。但那附近可說是鳥不生蛋、裊無人跡,我上哪找網咖去?

  最後我抬頭看門牌,「德惠街」。我怎麼走的?這根本是個不相關的地方。雖然我知道怎麼走出去,但就這樣無功而返不是浪費我的車馬錢?不,不可以這樣,約好了今天去拿的……

  然後我又彎進巷子裡,眼裡看見兩家育幼院。

  能鼓起勇氣真是我的奇蹟,果然有行動才有希望……

  我走進幼稚園的門口,跟工作人員開口借網路。那個大姊姊真是親切和藹!聽到我敘述我的難處,馬上就將電腦借給我了。

  為了避免忘記地點,我還在筆記本上面寫著「在德惠街得到幫助」呢!這個街名果然是名符其實。(笑)

  有了地址和我記得的指引,當然是順利拿到東西了。賣方人也很好。

  這番流水帳到後來,我的結論是,問路人沒有用,問店員、工作人員等在當地領薪水的絕對比較有用。

  然後不要去問公務員。他們太無聊了會找你開玩笑。

  就這樣。ˇ

--

  進幼稚園借網路這件是我覺得是創舉。基本上這是我寫日記的主因。(遠目)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開始打工,在行銷學老師的辦公室。(用別人的鍵盤要好~小心,不能太大聲…-所以一直打錯字。一一")
  欸,到底要做什麼啊?電話我也不敢接,可是真的是閒著無聊。
  早知道買份報紙來看看。或者把書帶來。
  還是去還網路債好了……(聽說某人月底回來,要把她的文章回完……可是在辦公室看小說我好怕啊!|||||||||||||||)

  這篇是純粹無聊,想到什麼再補。(
不過應該是不會補上什麼吧?

  最近這裡好冷清。(遠目)(可是我還有寒假作業耶?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高興好高興--平均有八十三點二五!ˇ(轉)

  我的統計有八十九分,不曉得是老師加分加的還是自己真的有這個實力,總之我好高興。
  不錯耶!我的四年級上學期。

  下學期要更加油!期許前五名的成績!!!

  我要取回我的實力。我要變強!!!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了解為什麼國文這種東西也要提早考了--老師懷疑我們作弊。
  真不敢相信。竟然會這樣被懷疑,這是恥辱啊!(還是我該說,這是榮耀,因為我們看起來很混其實很厲害?搞什麼笑!)

  題目出很多,連我這個快手也幾乎寫不完(酸然如此也還是全班最早寫完的--我承認我有幾題略過不寫。我不會嘛。應該至少有七十吧,就算老師嚴格改。)不僅如此,還和考古題天差地別。期中考時看考古題至少還是有跡可循,怎麼到了期末考突然完全不一樣?而且份量多很多。
  翻譯、默寫,平常都是頂多三句話,這次竟然足足考了四段。有種存心整人的感覺。(若是默寫四段沒話說,有背沒考反而會心有不甘,翻譯四大段真的是不要命了。時間不多啊!QQ)(不過我〈四維〉、〈四順〉是自已沒看熟,怪不得人)

  總而言之就是怕我們太好過。挺刁的題目。

  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同學也可以證明,上次聽說的那個作弊事件是當時的監考老師自己發神經,怎麼她就這麼不肯相信學生?
  然後,我們班,她當時好像是當著我們的面質問一個同學:你沒作弊吧?
  唉唷唷,真討厭的感覺。

  在此為那個會四甲的同學默哀,說不定已經被當掉了,因為這個天外飛來的污滅。


  還一個誤會,是那個我很討厭的殷老師。今天導師這麼一提,我對她(導師)的印象又更低了……
  我不會討厭上她的課,身為一個統計學老師,她還算不錯。但身為一個導師,我絕對判她不及格--雖然個人情緒參雜滿多的。

  「我上次說過不再簽殷老師的假單,我有說過為什麼嗎?因為殷老師說你們班翹課太嚴重,你們都是大人了,若是翹課,那被記曠課是理所當然,該要自己負責。」

  什麼鬼,我們班誰翹過課了?頂多是遲到!雖然遲到也是不對,可是就是有些人要從三峽、龍潭、新竹趕來,又是早上第一堂的課,這樣的遲到算是可以被原諒的吧?
  怎麼,這樣就算曠課了呢?

  把遲到太離譜的當曠課好了,那樣的人數真的也沒有到可以稱之為「嚴重」的地步,最多的紀錄是六人,我們班五十三個,這樣很嚴重嗎?嚴重到要她去罵我們導師,然後我們導師再抹滅我們請假的管道?

  我覺得這不只是誤會,可能是更令人厭惡的情況了。要說缺曠,甲班絕對比我們班嚴重,卻不見她去罵甲班導師。可能性有二,一是她記錯班級,我們班何其無辜的被誤會;二是她針對我們班。
  若是後者,可能我難辭其咎,我承認我無時無刻不用眼神和彷彿天真愉快的語調挑釁殷老師。(羞)可是我也從來沒遲到過。˙˙

  不管怎樣,我們班雖然是怪腳班級(號稱9058戲劇科(學校共七科,四年級是九十年入學,所以學號開頭最大不過9057,號稱9058代表自創一科 系)),不過真的都是乖孩子。真的很乖!只是有些誇張過頭…不過是往好的方面。被人這樣說我真是感到萬分難過予不解。這位殷老師好像上輩子就跟咱們記下了 仇,上課第一天就明顯不對盤--她的事說得好像太多了?

  導師接著跟我們說,像缺礦這些事情自己要負責,不要找她,但若是像扣考、2/3這種大事就必須要讓她知道,她說不定幫得上忙…諸如此類的。
  其實導師今天會說這件事情,是有個同學拿母親寫的證明請她簽星期五的假,剛好有那位老師的課。然後導師打電話和那位同學的母親作溝通,似乎對方很強是硬要她簽假單,所以她才會這樣反應激烈(對我們)。
  嗯,那位同學正是她不簽假單就會被扣考的程度。(茶)我能說什麼?其實這次真的是那個同學曠課。(她那天只有早上殷老師的三節課,而且是期末考前最後一堂--按慣例是放我們自習不上課--所以她待在家裡唸書。)
  看她哭得這麼傷心,我們這群手帕也只能拍拍她的肩膀。(遠目)

  不過已經有人早在上上星期校慶時被點名(四年級沒活動,到學校真的是純粹為了預防被抽點)領了八節曠課,扣考。住新竹也要上台北來等點名!不簽假單就是不簽假單,硬得很。

  有事跟她說?之前才說自己是從後面數上來的沒那個權力地位膽量,今天這些個又是怎樣?而且,能跟她說的大概真的就是因為受傷這種因明顯外力導致缺課的事情,像家庭事變、心靈創傷等難以提出實證以考據的事情她都不認同。

  所以同學休學啊。因為她的冷嘲熱諷加羞辱。

  我挺喜歡上她的課的,但就一個導師而言,她真的不行。

*※*※*※*

  我今天在想,到底為什麼想將這些事情放上來。本來是覺得,大概是想知道看到這種情形後別人有怎樣的感覺,或許會有我所看不到的地方。可是細思,這是我在膨大自己吧!我只是悶騷而已。(茶)

  而且若別人有不同的意見,我會習慣性地反駁。很不禮貌我知道……可是對我來說,這種對辯能幫助我認同事物。(除非後來話題偏了)

  所以有想法要告訴我喔。
‧‧+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